第二十七章 叶初满月聚餐(1)/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早。

陆漫漫睁开眼睛,莫修远就不在房间了。

睡得正香的时候似乎有人在咬着她的耳朵说了些话,迷迷糊糊的,陆漫漫只是点头,现在醒来,也不知道这货在耳边都说了些什么。

她伸懒腰起床。

洗漱,换衣服,下楼。

楼下,她看到了莫璃。

这一刻才突然想起,莫璃和王忠结婚的事情。

又是天雷轰轰的在头顶上不停的飘过,昨天经历的一切,果然不是噩梦。

她一步一步下楼,走向客厅。

王忠和莫璃是保持了一段距离的,莫璃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王忠在另外很远的一个角落叫做清洁,对莫璃分明是唯恐避之不及。

陆漫漫那一刻真特同情王忠,一把老骨头了,都快安享晚年了,人生遭遇如此变故。

惨剧。

王忠看着陆漫漫醒来,连忙走过去,“莫太太,早饭都为你准备好了。”

“嗯。”陆漫漫深深的看了一眼王忠,终究无话可说。

毕竟,这一手的悲剧,都是她老公干的。

总觉得自己现在看王忠,都带着无限的歉意。

她刚坐到全玻璃饭厅,就看到莫璃很自若的坐在了陆漫漫的对面。

王忠推着他的早餐过来时,看到莫璃,整张脸又波动了,他说,“莫小姐,你不是已经吃过早饭了吗?”

“我饭量大还不行吗?”莫璃扬眉问他。

王忠瞬间闭嘴。

“还有,王忠!我有名字的,我叫莫璃,一天一天莫小姐莫小姐,搞得我们很生疏似的。”莫璃一字一句。

“我们本来就生疏。”

“我结婚证上到底谁的名字?!”莫璃询问。

好吧,尽管结婚证下来的时候,她看都没有看一眼。

王忠真想甩手就走。

他昨晚几乎一夜未眠,再这样下去,会老年痴呆的,他已经到了很需要保养很需要注意自己身体情况的年龄了!

“叫一句莫璃听听,快点。”莫璃故意说道。

越是为难别人的事情,莫璃越是喜欢。

陆漫漫已经早习惯了莫璃这种阴暗心理了,她都不觉得她是吃药长得,根本就是吃黑铁长大的,心这么黑!

“莫璃。”王忠干瘪的两个字,好久才憋了出来。

“我的乳名叫小璃,亲近的人都这么叫我。”莫璃又说。

“小璃。”王忠硬着头皮。

“嗯。”莫璃满意的点头。

王忠想结束了吧。

他一分一份早餐端出来,恭敬的放在莫太太面前。

“你叫我小璃,以后我会叫你老公的。”莫璃又说。

陆漫漫是生生的看到王忠的手,抖了一下,然后僵硬着,半天都没有放下来。

真是为难了王忠这个老男人。

“话说你什么意思啊!”莫璃尖叫。

王忠真的很崩溃,很崩溃!

到底又哪里惹到她大小姐了。

“你把餐点都放在陆漫漫的面前,我吃什么,我吃什么!你要不要这么偏心?你是不是喜欢陆漫漫,我马上要给我哥打电话,说你们俩暗中苟且!”莫璃说,说得还很激动。

“莫小姐!”王忠想要解释。

“你还叫我莫小姐,就是故意要支开我的意思是不是?!就是故意把我当外人了!”莫璃控诉。

王忠真的好想撞墙。

陆漫漫挥了挥手,淡定地说着,“王管家你先下去。”

“莫太太。”

“忙自己的去吧,这里我来就行了。”

“那麻烦你了。”

王忠甚至是连餐点都没有端出来完,就逃也似的跑了。

莫璃看着王忠被他算计的模样,整个人心情大好。

陆漫漫转头睨了一眼莫璃,自己起身去将餐点从餐车上拿了下来,依然都放在了自己面前。

“陆漫漫,你怎么这么自私?”

“我一向如此。”陆漫漫说,“特别是对自己不喜欢的人,我就更自私了。”

“你这么讨厌我,你就不怕我告诉我爸妈,告诉我哥?”莫璃狠狠的说着。

“你觉得他们会信?说不定,还说你在搬弄是非,故意造谣。这种事情你又不是没有经历过,上次我住院来着……”陆漫漫提醒。

莫璃咬牙。

算你狠陆漫漫!

“莫璃。”陆漫漫一边慢条斯理的吃着营养早餐,一边对她说道,“人生不是你想的那样,抱着玩耍抱着作弄人的态度,很多人有很多事情是没空跟你这么周转和纠缠的。王管家是个好人,如果你真心想要和他过,你就乖一点懂事一点,如果你只是为了让我添堵,我奉劝你,最好是适可而止。否则得不尝失,到时候绝对不会是你想要的结果!”

“你这是在威胁我了?”莫璃看着陆漫漫,看着她吃得优雅。

她一早起床就吃过早餐了,王忠准备的。

其实一大早就已经折磨过王忠一番了,他做的早餐味道很好,但她挑了很多毛病,硬是让王忠一直在往返厨房,最后因为实在是太好吃让她觉得实在是太饿,放过了他,她在莫家装得可怜装的善良的日子太长了,从没想到释放自己天性时,这么爽。

她太喜欢这种,看着别人生不如死的滋味了。

太爽!

“不是在威胁你,而是在提醒你,简单提醒。”陆漫漫一字一句。

“我告诉你吧陆漫漫,你怎么威胁我都没啥用。说真的,我根本不在乎我的人生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在死亡边缘挣扎,当然你是不会知道,一次一次从死神手上活过来到底是什么滋味,好几次我觉得我都快要断气的时候,其实是有些恨我的父母,恨他们为什么要把我救回来。随着年龄长大,我越来越觉得,我的人生就是一个空白,我麻木一般的吃药打针装乖装可怜,唯一让我人生可以稍微快乐点的就是我哥,我哥常年不在家,他一回来,我觉得我的世界春暖花开,你不懂我从小就在家里眼巴巴等他时,我的滋味。”

陆漫漫抿了抿。

谁说不懂。

她现在不就是一天眼巴巴的等他回来吗?

“其实你以为我从小就这样吗?!不是的。”莫璃冷笑,“我小时候也真很乖的。但是你知道人被逼急了总是会反抗的,特别是无法接受,身体残缺的滋味,我曾经还自杀过,当然未遂,否则你现在看到我的就是幽灵了。我自杀没有成功,我还是得被我父母逼着我吃药打针,我哭啊哭啊哭,发现我怎么反抗都没用,我就不反抗了,我就开始顺从,顺从她们做一些事情,我发现我顺从后,反而更能够得到父母的关爱,更让他们觉得我的乖巧可怜,连我哥都对我更好,我就突然找到了我人生生活的方式。”

陆漫漫觉得这女人的心里阴暗程度,果然不是一天练就出来的。

“好像有点偏题了。”莫璃看着陆漫漫,转了转眼珠子,说,“我其实就是想要告诉你,我对我的人生期待不大,其实你以为我很怕在我父母面前没有了那乖巧的形象吗?其实不怕,只是很想再和他们玩玩而已,我就是想要知道,我能够装到什么时候他们才会发现,他们女儿其实就是蛇蝎心肠。就算最后被你揭穿了,我还不是我,我根本不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我连死都不怕,你觉得我会怕什么?”

陆漫漫抿着唇。

“而且我反正也活不长久,听说换过心脏手术的,也不过多活一二十岁,我已经换了将近5年了,我也就十年来的活命时间,我干嘛还要在乎,你们怎么对我?!我本来就应该,娱乐我的人生。”莫璃说得更加冷漠不堪,“上帝这么玩弄我的人生,对我这般不公平,我为什么要对他创造的这个看似天平的世界,以感恩的心来对待,我恨不得自己是撒旦重生!”

丢下最后一句话,莫璃突然走了。

陆漫漫转头看着莫璃,看着她愤怒离开的背影。

有那么一秒,她似乎看到了莫璃急红的眼,看上去是接受了自己从生下来就残缺的人生,实际上,是知道自己反抗不了,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来报复社会报复全世界,她只是在寻找公平,寻找从一开始,这个世界就对她不公平对待的,公平。

陆漫漫叹了口气。

这样的人……

她没办法苟同。

就像当初文赟一样,知道了他所有龌龊的行径之后,在别人开来是坏到骨子里面的男人,也只是为了,功成名就而已,但没有谁还会去原谅他,不管他其实是,背负着,文家的一切!

她总是在想,文赟之所以死的这么悲壮而决裂,也只是因为,他觉得他的人生玷污了文家的名誉!而他,无脸在面对这一切。

深呼吸。

觉得自己真不应该多想。

她现在是孕妇,应该保持一个愉快的心情。

不应该被往事,羁绊了双脚。

她不快不慢的将早餐吃完,起身走向大厅沙发。

莫璃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一些家庭伦理剧。

陆漫漫看了一眼王管家,看到王管家将家里所有地方都做了清洁,但就是,没有做莫璃身边的地方……

她确实有些无奈。

无奈,坐在了莫璃旁边的另外一个沙发上。

“你看这种电视剧吗?”莫璃突然转头问她。

“不看。”

“我超喜欢里面这个坏女人。”莫璃说。

陆漫漫不想搭话。

“她将女主角的孩子撞没了,哭得楚楚可怜的说自己不是故意的,然后男主就原谅了她。”莫璃说,“你说我哥会原谅我不?”

陆漫漫狠狠的看着莫璃,眼眸一紧。

“被吓到了?”莫璃冷笑,冷笑着,似乎心情很爽,“我早说了,这编剧就是傻逼,我哥这么嫉恶如仇的人,肯定得将我碎尸万段!”

陆漫漫没有说话。

“指不定哪天我不想活了,我就和你,同归于尽。”莫璃一字一句。

陆漫漫是真不想和莫璃待在一个屋檐下了,她怕胎教不好,所以站起来直接转身上楼。

莫璃看着陆漫漫的背影,笑得更加得意了。

她可没想过和陆漫漫同归于尽。

说真。

她确实不待见陆漫漫的肚子,但是……

神奇的,她半点没想过要动陆漫漫的肚子。

怕她哥真的会杀了她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总觉得以后家里面多了一个人让她折磨,她心情会很爽。

与其现在拼死去做一些明知道自取灭亡的事情,倒不如等着那个小东西生出来,她还能各种使坏,到时候陆漫漫应该会更紧张,应该会更加怕她的存在吧!

想想都心情特爽。

所以她现在心情还算好的,继续看狗血伦理剧。

里面的手段没一个有她技术高超,这种编剧也好意思说自己是王牌,可笑!

……

陆漫漫回到房间,真真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莫璃这个定时炸弹,什么时候真爆炸了,她可不想和她同归于尽!

各种心情烦躁。

莫修远这厮,就怎么答应了让莫璃住进来的!

这么暴躁了好久,陆漫漫让自己努力平静了下来。

尽管真讨厌莫璃讨厌到恨不得这个女人瞬间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消失,但是……

总觉得莫修远既然能这样安排,不可能不考虑她的安全!

她对他的信任,几乎到了无人能撼动的地步!

她深呼吸,躺床上看一些胎教方面的书。

看着看着,整个人就迷迷糊糊的要睡着了。

怀孕真的很嗜睡,而且这段时间真的很闲,闲得根本一天就是吃了就睡睡了就吃,她也不知道这段时间自己的人生追求在哪里!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陆漫漫昏昏欲睡的神经一下清醒,她伸手去摸手机,拿起来,“莫修远。”

“你还在睡觉?”

“被你妹气得只想睡觉。”

那边似乎笑了一下,“你当她不存在。”

“你来试试。”

“我经常当她不存在。”

好吧,你赢了。

“话说中午我不会回来吃饭。”

“哦。”

“我现在在市政厅代表帝都来做文城的检查工作,所以这几天都会正常上班。”莫修远解释,“早上离开的时候你还在睡觉,所以没来得及给你说。”

“我猜到你是去工作去了。”所以才没有给他打电话。

一周内要让文家彻底完蛋,陆漫漫知道莫修远会有多忙。

“我现在给你打电话来就是给你说一声,晚上叶半仙喊去他家吃饭,他孙子快满月了,怕我们随时离开,所以让我们先去吃顿便饭,你准备一下。”

“嗯。”陆漫漫心情一下就好了。

从唐夭夭生完孩子后,她也好久没有看过夭夭和她儿子了。

不知道长帅了没有。

“那我挂断了,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嗯。”陆漫漫点头。

两个人依依不舍的讲电话挂断了。

陆漫漫挂断电话后还有些若有所思,莫修远借由工作的名义去查文部长的犯罪事实,按照秦正箫给的莫修远时间是一个星期,也就代表着,莫修远在这一个星期内必须找出证据,因为秦正箫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编造一个,然后用以将文部长含冤入狱,这个时候秦正箫应该和莫修远会暗中算计着嫁祸给另外一个人。但如果,莫修远手上真有了文部长的犯罪证据,最后就算秦正箫反过来咬莫修远一口,莫修远至少有把柄还能让自己抗衡一下。

陆漫漫觉得头有些大。

她完全不敢想象,短短时间的这之中会经历些什么,陆漫漫真不知道,虎视眈眈看着莫修远的人有多少?!而秦正箫现在就是聪明的将所有人的仇视全部都集中在了莫修远的身上,而他自己,到想着坐享其成!

政治上的人,果然都很卑鄙。

比起商场上的尔虞我诈,政治这块的黑暗程度,简直是一个无底洞。

陆漫漫这么想这些事情,电话突然又响了。

她看着来电,接通,“古歆。”

“漫漫,我无聊。”

“嗯?”陆漫漫蹙眉,“不是在上班吗?”

“上班也无聊。无聊死了。”古歆说,“现在翟奕到我家来上班了,我就更没事情做了,那些本来都是我要负责去处理的事情,翟奕让秘书直接去找他了,我就落得更清闲了。”

“你是傻的吧。你把什么事情都交给翟奕来做?那以后公司,都是他说了算了?”

“翟奕也是怕我累着……”

“古歆!”陆漫漫显得严肃,“你在公司上班时间也不短了,你怎么就点都没有点危机意识。不管翟奕对你多好,你都不应该付出全部的信任让他来帮你管理公司,管理公司可以,但至少,公司还是你家的吧,万一公司不是你家的了,你是又要准备自杀吗?!”

“什么叫又要!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自杀了!”古歆不爽,“而且你们真都把翟奕想的太坏了,我承认他对工作的热情已经超过了他对任何事情,有时候甚至觉得比我还重要,当时……”

“古歆,你也知道他对工作的热情比你还重要,那你说放在他面前的肥肉,他要不要啃。一边占有了你家的家产,一边抱着你,这种两全其美的方式,谁不想?”

“我的难道就不是他的吗?他的难道就不是我的吗?”

“你说你是不是天生缺心眼啊!这哪里一样了!你家的企业,古氏的企业,千秋万代的传来下来,可以传给你,可以传给你的儿子女儿,可以传给有着你们家血缘关系的任何人,但那个人就不会是翟奕,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古氏企业就这么毁在了你的手上,不对,是毁在了你爸的手上,你想过你爸最后能接受得过来吗?!祖训组训,这东西就是根深蒂固的,你根本就不知道,如果真的发生了预料的事情,对你家是多大的伤害!我告诉你,就媒体就能把你家给杀死!”

“有这么严重吗?”古歆有些心惊。

漫漫不会是吓她的吧。

“比我说得还要严重,你自己权衡!”陆漫漫一字一句。

“好吧。”古歆歪着头看着窗外,她也觉得这两天确实太闲了。

而翟奕,分明从上班开始,就在连夜加班。

到底有多少事情,是要这么一直做的啊!

他们家以前那个总经理,也没见这么忙啊。

“漫漫。”古歆突然说,“晚上你有空没,我来你家吃饭,顺便看看我干女儿。”

“没空。”陆漫漫直白,“莫修远回来了。”

“重色轻友!”古歆不爽,“我就说你怎么不叫我去你家陪你了,原来你男人回来了!话说他也才走没多久,这么快就回来了?”

“有点事儿,所以就回来了。”

“哦。”古歆准备挂断电话。

有莫修远在,她总是觉得自己在漫漫身边,就成了第三者。

“如果你晚上真没事儿,又想和我聊天,你可以跟我一起去叶恒家。”

“去他家做什么?”古歆提高了声音。

“我们去看看他儿子。”

“他儿子现在也快一个月了吧。”

“嗯。”陆漫漫点头,“所以想去看看。”

“那我也去,我也想看看他儿子长什么样了。”古歆说,突然很激动。

陆漫漫就知道古歆最喜欢凑热闹了。

“话说漫漫,你不觉得叶恒那二货真特幸运吗?”

“怎么说?”

“就他那样的,居然婚结了,孩子生了,这都不说了,还能这么逍遥自在的在外面玩,你说他是不是人生赢家!你家莫修远一直跟他这么好,你得看着点,到时候生了孩子别你一个人自己带,哭死你。”古歆提醒,还很嫉妒。

“你多虑了,我家莫修远和叶恒,根本就不是一个频道的。”

“又开始嘚瑟了!”古歆翻白眼。

“行了,我困了,要睡觉了,你下班准时点,我到时候来你家公司接你。”

“好。”古歆点头。

挂断电话后,古歆就开始捉摸着,要不要给叶恒的儿子买点小礼品,上次去陪着他老婆生了孩子,后来就一直没去看过了,也没有送红包也没有送礼品,怪不好意思的。

这么一想,她就突然打开办公室的门出去了。

秘书整个人已经忙翻天了,据说是翟奕的要求很严,严格到,秘书已经开始抱怨,说这辈子,从没这么昏天暗地过,但听说可以加薪,又这么给忍了下来。

古歆看了一眼秘书,想打个招呼说一声,看她那赶天赶地的表情,也就自己这么先走了。

她其实一路都在想,她要怎么委婉的给翟奕说,说她的工作不需要他帮忙,毕竟他也是出于一片好心,说不想她累坏了,她现在突然说不要他帮她做了,会不会让他很尴尬?!

看吧,谁说她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了,对重要的人,她可小心翼翼了。

走出电视台办公楼,古歆让司机送她去了文城最大的商场,逛婴儿区。

就买几套衣服吧。

她这么捉摸着,就往婴儿衣服区走去。

服务员在她旁边一直热情的介绍着,她指了一件从衣橱中拿出来,真是好小好小一件,真真的太太可爱了,还是粉色的。

你不知道粉色的衣服穿在儿子身上,什么效果。

她嘴角邪恶一笑,让服务员都拿了粉色,拿了好几套,正准备结账的时候,耳边似乎听到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翟安,今天怎么想着让我来逛小孩的衣服,也太早了吧。”

古歆将衣服一丢,“我不要了。”

然后往另外一边跑了。

真是冤家路窄。

可怜了姐穿这么高一双高跟鞋。

她跑得有些快。

应该是没有被人撞见。

翟安却往那边看了一眼,看着她的背影,一闪而过。

服务员莫名其妙的拿着那几套小衣服,一脸懵逼。

刚刚分明还很喜欢的,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不要就算了,跑这么快做什么,她又不会让她强行买!

翟安走向服务员,看着服务员手上的几件小衣服,“有人挑选了吗?”

“刚刚有人要,又说不要……”

“包起来吧,我买了。”翟安说。

文妍蹙眉,“你看都没看。”

“省点时间。”翟安直白。

文妍没多说。

今天上午翟安突然离开办公室,她问他去哪里,他说去买几件小孩的衣服和玩具,她直接放下工作说陪他一起去,翟安没有拒绝,翟安一般不会,特别的拒绝,除非那件事情,触碰了他的底线。

在文妍的印象中,翟安身边好像没有谁生了孩子,他买婴儿衣服做什么?!

问他,他也不回答。

两个人结完账,文妍说,“还要去看玩具吗?”

“不用了,太小也玩不来玩具。”

“那现在回去了吗?”

“嗯。”

果然就几分钟时间而已。

她实在不知道,翟安在赶什么,是在赶时间吗?!

赶时间,也不需要现在出来逛啊!

她也不多问,现在她和翟安的关系,真的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定位自己。

死皮赖脸巴着他不放的的坏女人。

大概,她的身份就是如此!

古歆站在商场的栏杆上,看着电梯下,翟安和文妍的离开。

这都能碰到,也真是撞鬼了。

好在,走了。

她回去那个商店,“帮我把刚刚选的那几套衣服包起来吧。”

“已经卖了,小姐。”服务员看着古歆,整个人又懵逼了。

不是刚刚说了不买了吗?

“你们家就一件吗?”

“我们家一个型号真的只有一件……”

“卧槽!”古歆爆粗口。

就不能有一件顺心的事情吗?!

“要不小姐看看其它款,我们家还有很多其他男宝宝帅气款的。”服务员热情推荐。

古歆根本就听不进去,她转身又走了。

服务员真觉得,有钱人太会玩,他们平民,搞不懂。

古歆没再买衣服了,去买了点婴儿智力类玩具,买完之后都还咬牙切齿的,但凡买不到心头好,都会全身叫嚣个不停!

气呼呼的回到车上,回去上班。

她坐在办公室,一个劲儿的捉摸,怎么给翟奕开口。

怎么开口,才会让彼此都不会尴尬,也不会影响了彼此的感情。

歪着脑袋,想得崩溃。

不想了!

今晚问漫漫去,她最聪明了。

这么一想,自己就放松了,放松的在办公室看狗血言情剧,她人生最大爱好,边看边吐槽,然后全身都舒坦了。

这么看了一个下午。

到下班时间。

翟奕推开她的门,听到电视剧播放的声音,有些无奈的一笑,“下班了,你还在看?”

“啊,一下看到这么晚了。”古歆突然反应过来。

“今晚我不加班,一起吃晚饭。”

“今晚你不加班了?”古歆看着翟奕。

前几天她每天都约他吃完饭,他都说事情有点多,可能会很晚,让她别等他。

现在她不等他了,他又说今晚有空了。

这么没有默契,是要闹哪样?!

“怎么,你有事儿吗?”

“我约了陆漫漫。”古歆直白道。

“那也没关系,我其实手上也还有点事儿,怕冷落了你,所以就搁下了,既然你晚上有事儿,我正好就不下班了去整理完,明晚再约。”翟奕也不为难她,还给她台阶下。

古歆有些抱歉的笑了笑,“那明晚再一起吃饭。”

“好。”翟奕点头。

“你也别把自己累坏了,其实不用这么辛苦的,真的。”

“傻瓜,我也是想多为你家的公司尽尽力,为你和叔叔,多分担一点。”

“哦,哦。”古歆到嘴边的话,还是咽了下去。

让她怎么说得出口?!

“好啦,你早点收拾下班吧,别让陆漫漫等太久,我回办公室了,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嗯。”

古歆看着翟奕的背影,有些颓败的坐回自己的位置。

她到底能说什么好!

各种,抓毛!

不多说,下午6点二更。

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