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风云起(2)引蛇出洞/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叶恒家别墅吃过晚饭之后。

古歆就非常急切的拉着叶半仙帮她算命了。

叶半仙和古歆坐在大厅的一个茶室,其他人在客厅逗着叶恒的儿子玩。

“你生辰八字。”叶半仙问。

古歆连忙说了出来。

叶半仙点头,此刻鼻梁上还挂着一幅老花眼镜。

古歆有点紧张,看着叶半仙念念有词,但她又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叶半仙问,“你算什么?”

“啊?”

“你现在想算什么?比如,姻缘,比如运势?”

“不能都算吗?”古歆询问。

叶半仙又看了一眼古歆,微点了点头,“那就一样一样来。”

“嗯嗯。”古歆老实无比。

“你这段时间是不是有些心浮气躁?”

“你怎么知道?”古歆很激动,“你算出来的?”

“是看出来的。”叶半仙冷漠。

古歆无语。

半仙也这么幽默吗?

“从你的命格来看,你确实有血光之灾。”叶半仙说。

“什么?”古歆不相信的看着他。

“而且就是近一两年的事情。你得防身边的人。”叶半仙对着古歆说。

“谁?”

“要你自己去体会,我也不知道。”叶半仙直白。

“你的意思是我会被整个人害死吗?”古歆询问。

“你命格很乱,这里看上去是有一个劫,而且是你人生的一个大劫,如果能够过,你以后在事业上倒是很顺。”叶半仙说。

古歆似懂非懂的点头,又问道,“那我现在应该做什么?”

“我们算命只能算,人的命都是从你一生下来就决定好的,没有人可以改变,也避不了,唯一就是靠你自己能不能自救,其他人帮不了你。”

“哦。”古歆点头。

“至于你的姻缘。”叶半仙皱眉。

“很差?”古歆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命真不好。

“是不太好。”叶半仙说。

古歆有些难受。

“你的婚姻一直不太顺。从你和翟安的第一段婚姻就看得出来,这非你情愿,所以结束得很快。”叶半仙说。

“嗯。”古歆点头。

“而你和翟安离婚后,其实是有点先走回头路。”叶半仙直白。

“没有。”古歆摇头。

叶半仙看了一眼古歆,有些怒火,“我算得准就算,算不准就不算了。”

“是是是,我是想走回头路,我刚刚就是死要面子。”古歆连忙讨好。

叶半仙脸色动了动,又说道,“你现在的男朋友,你们的婚姻波折很大,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你们走不到最后。”

“为什么?”

“我又不是神,我怎么知道,只是看你的姻缘中途有断。”叶半仙直白道,“要问为什么,不应该问你自己吗?”

古歆嘟嘴,她要知道,也不用算命了。

“你和翟安的八字,倒是很合。”叶半仙突然说道。

古歆一怔。

“我说八字。但这个世界上八字和的人太多了,能和八字,不代表能和感情。”叶半仙若有所思的说着,“还好翟安和你离婚了。”

“半仙你这么说,我很伤心,我又不是什么怪兽,我又不吃他。”

叶半仙没有说话。

古歆也不多说。

反正算命的,总是欲言又止,搞得自己以为自己多神秘似的。

“那我近段时间老是不太顺,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破解的?”古歆连忙问。

“你所谓的不顺,是那方向不顺?”

“比如,就是不想看到的人,老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转啊转啊什么的,我能不能避开?”古歆询问,很认真。

“命运天注定,路却是走在自己的脚下。我们这一行,算天命是一方面,但其实,人的意识也有另外一种说法,这叫人的天知,也就是说,每个人其实或多或少就会知道点自己的天命,也就会大体知道自己的运势在什么地方。而人的意识会跟着这种认知而往下走,所以很多人强烈追求一件事情的时候,其实大多数都是会成功,这是知天命。而你刚刚问我的……”叶半仙说,“我只能给你解释是,你内心深处,其实是想碰见。”

“开玩笑的吧,叶半仙。”古歆颤颤的笑着。

她唯恐避之不及。

“既然觉得我在开玩笑,那我不说了。”叶半仙总是很有脾气。

古歆连忙讨好,又说道,“那我能怎么避开吗?”

不管怎样,能避开就行。

“你不去想不去听不去看,自然就避开了。你越是在乎一件事情,那件事情在你心里的影响力就会越大。如果你不在乎了,这事儿,就不是什么事儿了。”叶半仙说完,又说道,“我能够告知你的就这么多,你自己命,还得你自己走下去。”

“就这样了?”古歆完全觉得不够嘛!

她还有很多想要知道的。

“你帮我把外面的翟安叫进来一下,我有事儿给他说。”叶半仙直白道。

古歆无可奈何,只得起身离开。

算了那么多,叶半仙到底都给她算了些什么啊?!

让她防身边的人?

说她和翟奕的婚姻,不顺?!

还说她有血光之灾!

果然,没一句好话!

她到底是要信还是不信呢?!

她走出客厅,陆漫漫转头看着她一脸苦逼模样,开口问道,“怎么,命不好?”

“是不太好。”古歆说,然后转头对着叶恒问道,“你爸算得准吗?”

“好的不准,坏的样样准。”

“……”生无可恋了。

“都说你什么了?”陆漫漫看古歆的表情,忍不住问道。

“反正都是些不好的。”古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刚坐下,突然想到什么,连忙转头对着翟安说道,“叶半仙找你。”

翟安点头。

然后起身去了角落的茶室。

叶恒对叶半仙算命的举动甚是不屑,“老头子一天,闲的慌。”

古歆一直就有些郁郁寡欢了。

坐在客厅也不太说话,看着他们逗叶初也不扎堆。

她这么坐了好一会儿,看着翟安从叶半仙的茶室出来,脸色也不太好。

她忍不住问道,“你命是不是也不好?”

古歆的话,让所有人的视线又都放在了翟安身上。

翟安无奈的点了点头,“是不太好。”

总算平衡了。

古歆莫名还松了一口气。

知道有人和她命一样不好,她就心安了。

“说你哪里不好?”莫修远突然问他。

“姻缘不好。”翟安笑了一下,坐在叶恒的旁边。

此刻叶恒抱着叶初,抱得很搞笑,但是叶初就不哭,萌萌的大眼睛看着叶恒,样子甚是可爱。

“姻缘的事情,不用叶半仙算,我都能给你批死,要你一直和古小姐这么暧昧不清,你也别想姻缘好了。”叶恒说得斩钉截铁。

古歆不爽了,“我说叶恒,你要说人坏话你不能背着人说吗?!我他妈的还在你面前呢!”

“我背着你的时候,说得更厉害。”

好,你赢了。

姐不给你一般见识。

因为叶恒和古歆的斗嘴,导致整个大厅气氛有些紧绷。

翟安突然开口,对着叶恒说道,“我抱抱你儿子。”

“你小心点。”叶恒不忘叮嘱。

他现在可宝贝他儿子了,长得这么帅,看着就是顺眼。

翟安很小心翼翼的将孩子抱在了怀里,基本上是很生涩的,看上去却有有爱。

翟安嘴角抿出一道好看的笑容,在努力的逗着叶初。

古歆不打算看的,但因为就坐在对面,就看到了……

看到了,他抱着孩子的画面。

眼眶那一刻一下就红了。

其实自己抱着孩子的时候,也会想起她流产的事情,却没有这般突然很想哭的冲动。

她微低下头,不去看,也尽量不去自己想。

而她的情绪,似乎只有她自己知道,其他人依然在热闹的聊天。

“你怎么想到这个名字的?”翟安问叶恒,“叶初,挺好听的,没觉得你能够想的出来。”

“别以为哥哥我成绩差,就真的半点文艺细胞都没有。”叶恒很得意,因为这个名字,倒是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可。

其他人只能冷冷的睨他一眼,让他别太嘚瑟。

“其实,这名字很好想的,我当时也是灵机一动。”叶恒说,“叶初的名字你们反过来念念。”

“叶初,初叶?初夜?”陆漫漫整个人都不好了。

叶恒看着陆漫漫,嘴角邪恶一笑,“那是唐夭夭初夜留下来的,所以就想出来了。”

所有人面面相觑。

以后,他们还能直视这个名字吗?!

当事人唐夭夭,脸猛地一下就红了,简直是红透了。

她也不知道叶恒为什么会取了这个名字。

她还庆幸叶恒没有坑自己的儿子,现在不是一个大坑吗?!

以后叶初长大了,要真知道了名字的来源……

对不起宝贝,都是妈的错。

都是妈的错。

“你们什么表情,是不是觉得哥很有才?!”叶恒看他们的模样,有些不爽。

“太有才了!”莫修远说,“好在,我女儿不会有这么奇葩的名字。”

“那你女儿叫什么名字?”叶恒很好奇。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莫修远根本不想搭理叶恒。

“反正也不会有多好。”叶恒表现得很不屑。

“至少比你的好。”

“你怎么这样!”叶恒不爽透顶,“我好不容易做了一件这么有成就感的事情,你就不能给我一点自信吗?”

“你都快自信心膨胀了。”莫修远好不给面子。

叶恒咬牙,突然邪恶一笑,“阿修,我现在就盼着你的女儿出生,要生出来是个儿子,呵呵哒!”

莫修远脸色有些微变。

陆漫漫实在觉得这两个人吵架的内容很幼稚,她说,“其实儿子女儿都一样。”

“不一样。”莫修远转头对着陆漫漫。

“哪里不一样了?”陆漫漫不爽。

是她生的,不都应该一样吗?!

“男人和女人能一样吗?”莫修远开口。

“莫修远,要我生个儿子,你打算和我离婚了是吧!”陆漫漫突然激动。

莫修远那一刻似乎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

其他人就一脸看笑话的看着莫修远,这个老狐狸有一天也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莫修远被他们看得有些挂不住面子,突然站起来,一把抱起陆漫漫。

陆漫漫一惊。

所有人也都这么看着他霸气的举动。

“不早了,我们先走了。”

说着,就大步往外走。

“喂,你们倒是把架吵完了再走啊,哥们都等着看热闹……”叶恒的话,就这么消失在了他们的耳畔。

叶恒不爽,“难得看阿修吃瘪,可惜了。”

所有人回头又看了看叶恒,看这个人生怕事情搞不大似的,果然对叶恒的三观,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时间不早了,我也先走了。”翟安把叶初再放回了叶恒的怀抱里。

“你们这群人……”叶恒无语。

“我也走了。”古歆说,都走了她待在这里干嘛,她起身看了一眼叶恒,忍不住说道,“你抱好了你的初夜。”

叶恒脸色不好。

唐夭夭脸色也不好了。

她甚至在想,以后上学了老师让介绍自己名字的来源,叶初应该怎么回答?!

整个大厅一下就安静了。

安静了。

就剩下她和叶公子。

叶恒抱着叶初,洋洋得意。

唐夭夭觉得自己都没有办法直视叶恒了。

叶恒转头看着唐夭夭,“这么晚了,你不该带着叶初去睡觉了?”

唐夭夭将孩子抱了过来,然后上楼。

她以为叶恒今晚又得这么出去溜达一圈才会在深更半夜的回来。

她没想到她回到房间正在给叶初喂奶的时候,叶恒就打开房门进来了。

进来看到唐夭夭在喂奶。

眼神看了看,没什么表情的去了浴室。

唐夭夭松了口气,将叶恒喂得饱饱了之后,将他放在了婴儿床上。

叶初手脚动了动,一会儿就睡着了。

她将叶初拧好被子,等着叶恒出来后,自己去洗澡。

叶恒洗了有会儿,突然听到里面的声音,“唐夭夭,你帮我把我的睡衣拿进来。”

“哦。”唐夭夭点头。

她去衣橱里面翻了一件叶恒的衣服,走向浴室敲门。

“又没锁。”叶恒有些不耐烦的声音。

唐夭夭深呼吸,走进去。

叶恒刚洗完,将水关了,然后在用毛巾擦拭身体。

他擦了两下,觉得有些不耐烦,对着唐夭夭说,“你帮我擦擦后面。”

“嗯。”唐夭夭接过来,就去帮他擦拭身上的水珠。

上下擦了干净。

唐夭夭将毛巾放在一边的,转身准备出去。

刚往外走那一秒,身体突然被一个人拉进了怀里,然后铺天盖地的吻,又落了下来,在她唇瓣上,分明急切又渴望,还很霸道,让她完全没时间反抗也没时间喘气。

她觉得她要再这么被叶恒多吻一会儿,得真的断气。

叶恒的手又开始不规矩了。

唐夭夭一把抓住他的大手,“会有奶汁。”

“是吗?”叶恒嘴角邪恶一笑。

唐夭夭说,“这是身体自然反应,我控制不了。”

话音落。

衣服突然被掀了起来。

果不其然。

叶恒突然低头,然后……

唐夭夭整个人也懵逼了。

叶恒顿了一下。

两下。

三下。

猛地离开了唐夭夭的身体,然后在洗漱台上呕吐,不停的用水漱口。

唐夭夭咬唇。

等待。

等待叶恒发脾气。

叶恒确实发脾气了,他怒吼,“唐夭夭,怎么这么难吃,这么难吃!”

“……”她也不知道,何况,她也没吃过,她怎么知道到底好不好吃。

“你儿子是没有味觉的吗?”叶恒问她。

他每每看到叶初吃奶的时候,都莫名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冲动,然后今天突然一个脑门充血……

后悔死了。

那个口感,简直无法言语。

叶恒漱了好几次,所有兴致也都没有了。

他挥手,让唐夭夭出去。

唐夭夭出去前,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叶公子,月子期间是不能行房事的,我还有5天左右。”

“你以为我相碰你啊!”叶恒冒火。

“我就是随口说说。”唐夭夭声音有点小。

“出去出去。”叶恒不耐烦。

唐夭夭转身离开。

叶公子的脾气,真是一会儿一个样。

还有两个月。

两个月时间,她就可以离开了。

……

陆漫漫和莫修远走了之后。

古歆其实有些惆怅了。

她是搭他们的车来的,现在她坐谁的车走?!

翟安吗?!

翟安似乎也感觉到了古歆的尴尬,主动说道,“我送你吧。”

“每次都这么麻烦你。”古歆用极其疏远的笑容,笑着说。

“举手之劳。”翟安直白,“何况,你是我未来大嫂,也不算外人。”

未来大嫂。

未来大嫂……

古歆还是坐在了翟安的副驾驶室。

翟安开着车,表情严肃。

古歆问他,“叶半仙怎么说你的婚姻的?”

“没怎么说,就说我姻缘不好,让我多留意身边的人,多给自己点机会。”

“你和文妍八字不合吗?”古歆询问。

翟安没有说话。

古歆捉摸着可能是不合,要不然翟安也不会这样了。

“叶半仙说我这段时间还有血光之灾。”古歆靠在后背上,幽幽的说。

翟安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还是得多注意一点。”古歆开口道。

“嗯。”翟安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是啊。”古歆叹了口气。

两个人又没再多说。

有些沉默的空间,翟安的电话突然响起。

翟安接通,“表哥。”

“翟安你在哪里?”

“我在送古歆回家的路上。”

“具体坐标。”

翟安说了地址。

“你现在马上到上什路的十字路口的位置,我马上过去,你先把陆漫漫送回家。”

“发生了什么事情?”翟安脸色一沉。

“过来再说,速度!”

那边猛地挂断了电话。

古歆看翟安的脸色都变了,忍不住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把扶手拉好!”翟安根本没听古歆说什么,突然一脚油门。

古歆完全是懵逼,突然就感觉到一个极强的推背感。

要命吗这是!

她紧紧的拉着扶手,从来没有坐过,这么快的车。

她感觉自己都要被翟安甩晕了过去。

翟安一向温文尔雅的,开车也很稳,从来没有这么急速过。

她倒是真的很担心翟安的技术,但是此刻,又不敢说话,怕一说话,倒是影响了他。

翟安技术是保持在140码以上的速度行驶的。

突然面前一个急刹。

古歆真的是被安全带勒住的,否则就直接给撞到了前面挡风玻璃上了。

她觉得肩膀处一阵阵痛。

还未反应过来,就看到翟安已经直接下车了。

他快速的走向莫修远的那辆小车,从车后座将陆漫漫带了出来,里面的人似乎是对他说了什么,他应了一声,带着陆漫漫上了他的车,而下一秒,她就看到莫修远的车,疯了一般,往另外一个路口行驶走了。

车门被打开,翟安扶着陆漫漫坐进后座。

翟安回到位置上,说,“漫漫你坐稳。”

“嗯。”

陆漫漫点头。

点头,眼神还看着莫修远突然离开的方向。

刚刚他们开车回去。

莫修远依然开得很慢,两个人还一直在为生儿子和女儿的事情争吵,突然间,莫修远就不说话了,他整个人一下就紧绷了,眼神一直有意无意的看着后视镜,然后一字一句说,“漫漫,我们被人跟上了。”

陆漫漫一阵心惊,往后面看了一眼。

“我现在那个翟安送你回去,这些人都是冲我来的,我去引开他们,你照顾好你自己还有宝宝。”

“莫修远……”

“我不会有事儿。”莫修远一字一句,然后给翟安打了电话。

莫修远算得很准,在他们刚停下来的一秒钟时间内,翟安的车就到了,然后下车带着她离开。

她现在整个人都很紧张,紧张的感觉到翟安的速度也有些快,脸色很严肃。

“发生了什么事儿?”古歆终究忍不住,问道。

“不知道。”陆漫漫摇头,“翟安你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是要安全把你送回去。”翟安说,“漫漫,你回去后,就待在家里不要出来,表哥如果安全了他会自己回来的,秦傲一直会在别墅保护你,他身边的人也都是些身手很好的,你别担心。”

“嗯。”陆漫漫点头。

在他们的这种世界里,她只有保护好自己,才是对莫修远最大的帮助。

这点认知,她一直都有。

翟安点了点头,车子又稍微快了点。

几分钟的时间,翟安将车子停在了大门口。

秦傲已经在门口等候了,翟安给秦傲说了声,秦傲恭敬的点头,护送着陆漫漫回到别墅。

翟安看他们已经进去了,又是一脚油门到底的,冲了出去。

古歆一直抓着扶手,整个人紧张到,话都说不出来。

翟安直接将古歆送去了古家别墅,“下车。”

“翟安,你不会出什么事儿吧。”古歆惊恐的问他。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真的不知道突然为什么好像变得很紧张,连陆漫漫都被吓到了。

总觉得,好像是有大事儿要发生的。

翟安没有回答她,突然打开了自己的车门,然后转身走向副驾驶室,按下古歆的安全带,拉着她下车。

动作有些粗鲁。

粗鲁到,她觉得他抓着她的手臂,都有点痛。

翟安将副驾驶室的门关了过来,快速的回到驾驶室,扬长而去。

古歆就这么看着翟安的举动,然后好久都反应不过来!

这是连话都不想和她多说的节奏。

她是有多遭嫌弃!

……

叶恒是在自己准打算睡觉的时候,接到了莫修远电话的。

叶恒就知道,回到文城后,不可能安稳得了。

只是没想到第二天,就被人给盯上了。

他直接离开了别墅,速度很快。

唐夭夭被他突然紧张的模样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叶恒突然脸色变得这么彻底。

叶恒开车,快速的往莫修远说的地方去。

叶恒到的时候,翟安也到了。

莫修远让翟安先离开,翟安最终还是走了。

其实,莫修远在保护翟安。

翟安一直没有暴露过自己的身份,如果最后所有的失败了,翟安还是安全的。

莫修远总是,做着一些为别人考虑周到的事情,但就是什么都不说!

叶恒从车上下来,丢下自己的车,直接坐在莫修远的副驾驶室,“会是谁?”

“不知道,我怀疑可能是文部长的人。”

“怎么说?”叶恒询问。

莫修远本来甩开了那群人,现在又载着叶恒将车子开了出去。

其实就是在,故意引蛇出洞。

“帝都的人手不可能这么快,而今天我去市政厅的举动,肯定是将文部长招惹到了。”莫修远说,“我现在代表的是帝都去做检查,不管如何,从我上次发生事故后,现在是高升了,而他的孙子文赟,却因此而自杀了,你觉得他会忍得过去吗?!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也不能忽视,就是文部长怕我找到他的犯罪证据,所以先下手为强!”

“这个老头子,亏了文城人民这么厚爱他!”

“他对文城做出的奉献也不能否定,但终究,他的野心太大了,不管是对于帝都现在的统帅,还是对于我们即将要推翻的事情,他都不能留。文城这座北夏国最奢华的经济城市,必须要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否则很有可能再次发生,文部长想要起义的事情!而这种事情,会一直让皇权很被动。”

“那你现在找到他犯罪的证据了吗?”

“今晚就是一个契机。”莫修远说,“否则我不会让你出来,还来故意引出他。”

叶恒点头。

莫修远的智慧,他从来不怀疑,甚至是无条件的崇拜听从。

“不能让秦正箫知道,我们手上有证据,所以我没有让其他人跟着,甚至是故意将他们甩开了。你知道秦正箫其实派了几个人给我的。”莫修远一字一句,“与其说是给我做帮手,实际上就是在监督我的一举一动。”

“政治上的,没一个好东西。”叶恒咒骂。

“统治一个国家,要的就是这份不折手段。”莫修远反而看得很明白,而秦正箫有的这些手段,也是因为他看得明白,才会见招拆招!

“以后阿离也会这样?”叶恒询问。

莫修远沉默了几秒,点头道,“以后,他就是会变成这样。”

叶恒有点不能理解了。

莫修远也不想再多说,他眼眸一紧,看到了后面跟随的车辆。

莫修远使了一个眼神给叶恒。

叶恒点头。

两个人将车子开得有些快的往一个黑暗的郊区。

后面的车子也紧追其后,已经毫不掩饰。

估计是已经打算打道回府了,因为已经跟丢,却没有想到,突然又看到了,那一刻就根本想不到是不是有所阴谋,放肆的追了上来。

车子越走越远。

停到了一个空旷的郊区。

黑暗的天空,到处一片寂静。

莫修远和叶恒将车子停好之后,就埋伏在了一边。

后面那辆车子看着车子已经停下,从车上下来。

一共四个人,手上拿着手枪,毫不掩饰。

莫修远和叶恒互换了一个眼神,猛地一下冲出去。

小心翼翼的四个人一惊,有人开了枪,但打在了天上。

莫修远和叶恒只花了不到5分钟时间,已经将四个人彻底制服,并一枪暴毙。

完事之后,莫修远开始摸着他们身上的东西,然后找到了一个领头人身上的一个手机。

他拿出来,点开。

手机上有指纹识别。

莫修远转头对着还有些气喘的叶恒说道,“给冷俊成打电话。”

叶恒连忙点头。

叶恒打完电话让冷俊成马上到他们现在的目的地。

很有可能,电话里面装有跟踪器,他们离开,那边的人马上就会知道,马上就会发现蹊跷。

所以,只能等人来。

十分钟左右。

冷俊成用了最快的速度到达。

他下车,拿出自己的专用电脑,找到连接线,然后接过莫修远的手机。

“别让人发现你在动手脚。”莫修远提醒。

“嗯。”冷俊成点头。

夜晚很深,到处一片安静。

又过了十分钟。

解锁成功。

莫修远翻阅最新的通话记录。

看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

“能让我的声音,尽量和这个手机主人的声音匹配吗?”莫修远提醒。

“我看能不能找到声音源。”冷俊成说,“如果之前通话过,应该不难。”

莫修远等待。

叶恒就在旁边下苦力,运送尸体。

半响。

“OK了,你现在打电话,你说的声音就会自动匹配手机第一次打电话的声音,不仔细听一般人都听不出来异样。”

莫修远点头,然后拨打了那个可疑的电话,按下录音键。

那边很快接通,声音有些焦虑及严厉,明显是文江兴的声音,“这么久了,怎么才打过来,怎么样了?!”

“文部长,已经将莫修远解决了。”莫修远说,声音已经和自己原来的声音,有了变化。

显然,那边没有怀疑,直接说道,“很好!今晚你连夜离开,钱我已经找人汇到了你们的户头上,风头没有过之前,不要回来,听我通知。”

“是。”

那边猛地将电话挂断了。

莫修远将手机递给冷俊成,冷俊成将里面的录音保存了下来,然后放在了他的专用储存盘。

叶恒气喘吁吁的将尸体都安放规矩了。

莫修远说,“上车回去。”

“嗯。”

冷俊成开自己的车离开,莫修远让冷俊成送叶恒。

叶恒不爽。

简直太重色轻友了!

这么急着回去,肯定是为了安慰陆漫漫了!

冷俊成看着叶恒的模样,忍不住调侃,“你说你不爱阿修,我都不信!”

“劳资是直男!”叶恒暴躁。

莫修远确实是为了早点回去安慰陆漫漫,今晚的事情发生得很突然,陆漫漫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全权听从他的安排,但他知道,她其实很担心。

他的车又开得快了一点。

很快停到了别墅小区。

秦傲在小区守候,看着莫修远回来,连忙上前,“莫先生。”

“嗯,暂时没什么事儿了,你注意休息。”

“是。”

莫修远已经大步走进了别墅大厅。

此刻大厅已经黑暗了。

但是王忠还没睡,开着一盏浅灯坐在沙发上。

王忠看着莫修远回来,起身相迎,“莫先生,你回来了。”

“嗯。”莫修远点头,“你早点睡。”

王忠点头。

“莫璃的事情,麻烦你了。”莫修远丢下一句话。

王忠怔了一秒,他看着莫修远有些急切的步伐往楼上跑去。

回头。

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卧室,犹豫了半响,还是走了过去,然后将房门推开。

他的房间内,莫璃娇小的身体睡在上面,身体卷成一团,很小一个,已经睡着。

他轻脚轻手的进去,看着他放在床头柜上那已经吃得干净的饭菜,嘴角突然笑了一下,他总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死鸭子嘴硬了。

他将餐盘端了出去,又将房门给她关了过来。

莫先生大概只是想要他多照顾照顾莫小姐吧。

他其实早就习惯了,照顾他人。

……

二楼房间。

莫修远推门进去,声音很轻。

陆漫漫没有睡着,但她闭着眼睛,没有转头看他。

莫修远往大床上去的脚步,突然停了一下,他转身先去了浴室。

陆漫漫睁开眼睛,看着浴室的方向。

莫修远回来先去浴室,这代表着……

她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她静静的躺在床上。

只要他平安,只要他没事儿,什么都好,而其他什么事情都不重要!

不重要。

莫修远洗了好久,将自己洗的干净彻底,才从浴室出来,然后掀开了陆漫漫的被子,靠了过去。

陆漫漫没有排斥他,一点都没有。

陆漫漫这么聪明的人,一定知道,为什么他会先选择洗澡再靠近她,甚至在自己没有干净前,连手指都不想碰到了她。

他只是没想到,陆漫漫不仅不排斥,反而翻身,抱着他的腰,将自己埋在了他的胸口处。

紧密相贴。

陆漫漫紧紧的靠在他的胸口上,能够听到他坚强用力的心跳声,就这样就好了。

“我还活着。”莫修远开口,将她回抱着,“别把自己捂着了。”

“莫修远。”陆漫漫离开他的胸膛,看着他熟悉的脸,“我其实真的很怕。”

“我知道。”莫修远摸着她的脸颊,声音柔了些,“但你很坚强。”

“我会一直很坚强,直到你达成了你的目的,但是你要答应我,结束了之后,就再也不要碰那些东西了,就再也不要做那些常人不会做的事情了,我们重新开始。”

“我答应你。”莫修远根本没有犹豫。

他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

原本就是,将阿离送上了统帅的位置,自己就功成身退,政治上的尔虞我诈,他不会再辅助阿离,那时候,一切就都得靠他自己!

陆漫漫忍不住,又埋在了莫修远的怀抱里,将他紧紧的抱着。

她不想表现出自己的紧张,是不想给莫修远压力。

但她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没办法真的坦然的接受,莫修远现在经历的所有血腥。

她只盼望,一切可以早点结束。

而她,可以早点和莫修远,牵手一生一世!

嗯嗯,咱们阿修要和秦正箫硬斗了!

宅说不是很血腥,你信吗?!

今天没有二更了,小宅这段时间都在加班,实在是很忙。

等过了这段时间,会好好二更多弥补大家的!

小宅飘走。

记得投月票哦!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