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风云起(3)激发/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

莫修远没有去上班。

陆漫漫睁开眼睛,莫修远还在身边,搂抱着她睡觉,其实他已经醒了,只是想要这么多陪着她。

“你没走?”陆漫漫询问。

看天色,现在应该不早了。

“嗯,今天先不用上班。”莫修远说。

陆漫漫挣扎着起床。

莫修远扶起她,“要起床洗漱吗?”

“嗯。”

莫修远直接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抱进了浴室里面。

“要先上厕所?”莫修远问。

“嗯。”

莫修远将陆漫漫放在马桶上。

“你出去。”陆漫漫说。

莫修远笑了一下。

陆漫漫有些脸红。

莫修远终究还是走了出去。

陆漫漫上完厕所,漱口洗脸,然后走出浴室,换莫修远进去。

莫修远洗漱完毕,两个人一起下楼吃早餐。

陆漫漫现在越起床越晚,以前基本都是7点多就起来了,现在硬是要睡到了9点左右,她也觉得自己越来越懒,但怀上孩子后,就习惯了这么软绵绵的生活方式。

当然,也没有人说她这样不对。

怀孕的女人,其实真的挺幸福的。

如果老公还在自己身边。

她拉着莫修远,莫修远拉着她一起下楼。

刚走到楼下,就听到了莫璃抱怨的声音,“不爱吃。”

莫修远和陆漫漫转头看着那边的玻璃餐厅,看着莫璃在发脾气,而王忠分明是,满脸无奈。

“那你想吃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吃。”莫璃一口拒绝。

“你昨晚也是这么说的。”王忠开口。

莫璃狠狠的看着王忠。

昨晚上,昨晚上她本来就是气呼呼的,不想吃东西。

王忠这个老头子,却默默的做了饭菜放在她的床头上,她不打算赌气不吃的。

所以王忠第一次放在她床头上的美食她就看了一眼,遏制住了。

过了一会儿,王忠进来就将美食带走了。

她白了一眼王忠。

没过多久,王忠又准备了另外一份美食放在她面前。

她依然只是看了几眼,没动筷子。

王忠过一会儿,又端走了。

这么来来回回至少5次。

莫璃真的是抵不住这份有货了,王忠这个老头子做的饭菜,真的是色香味俱全,每一份美食都能让她咽口水,而且越到后面越是饿得发慌,终究在最后,她吃了。

她当时想的是,就吃一点点。

然后真吃的时候,就吃得一发不可收拾了,当看着那么大一份晚餐被她吃得一干二净的时候,她其实也有些打击过度!

“莫先生,莫太太。”莫璃在慌神的一瞬间,看到王忠突然恭敬的开口。

莫璃转头就看到莫修远和陆漫漫,亲密无间的走了过来。

每每都恨不得把他们牵在一起的手给,分开分开分开。

真是太辣眼睛了。

“我去给你们准备早餐。”王忠看到他们,赶紧说道。

然后下一秒,就跟逃也似的跑了。

莫璃不爽,她是猛兽吗,跑那么快?!

“大哥。”莫璃的脸色,变得比天色还快,一看到莫修远,瞬间柔柔的乖乖的。

“嗯,吃早饭。”莫修远提醒她。

莫璃点头,“嗯。”

然后莫璃就开始乖乖的吃早饭了,吃得不快不慢,但真的吃了不少。

王忠真的很擅长家务相关,最擅长的就是烹饪,他总是会针对他们不同人的口味调制不同的食物,变着花样的做,绝对一个星期让你不会吃到重复的,且王忠还有个很大的能耐就是,在你吃过他的菜1、2次之后,他就会根绝你吃的菜系而知道,你喜欢吃的食物,这份能耐真的很强。

王忠又准备了莫修远和陆漫漫的早餐。

都是分别准备的。

不算大的玻璃餐厅餐桌上,摆放着一小份一小份精致的早餐,不会特别浪费,但花样十足,看上去也可口无比。

陆漫漫习惯了王忠的饮食,所以每顿饭吃得都不少,但这么久了,就是没有长胖。

王忠会计算各种食物的热量,几乎每天的搭配都是在人体最健康的热量范围值内,真的是一个很牛逼的厨师,以及营养师。

“你今天会在家陪我一天吗?”陆漫漫突然开口。

“应该会。”莫修远点头。

在文部长的心目中,昨天他就已经是死人了,所以今天不用去上班。

他昨晚拿到的东西,他已经让冷俊成去黑客攻克皇权的国防安全网络系统了,等达到目的后,他就会调回帝都,然后做其他事情。

“意思是你会一直在家?”莫璃有些兴奋,“大哥,你很久没有陪过我了。”

莫修远看了一眼莫璃,“你都结婚了,不需要我陪。”

“可是我想你陪我。”

“王忠会陪你。”

王忠在旁边,觉得整个世界都是天崩地裂的。

“谁让老头子陪啊。”

“那你还和他结婚了。”莫修远直白。

“……”莫璃竟无言以对。

“吃完饭,陪着王忠一起做家务。你也要学会做一个妻子为丈夫分担。”莫修远又说。

莫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她哥是让她做家务吗?!

她从小都是被保护得一丝不漏,她什么时候需要做家务了?!

“我没有开玩笑。”莫修远再次肯定道,“王管家,你等会儿带着小璃一起做家务。”

“不,不用了,我习惯了自己做……”

“习惯也可以改变。”莫修远一字一句。

王忠不多说了。

他照顾莫先生这么久,也真是习惯了他吩咐的所有事情。

莫修远说完之后,对着陆漫漫温柔道,“吃饭。”

莫璃就看着莫修远分明两种完全不同的态度对待她和陆漫漫,心里的不爽很是明显,凭什么她哥对陆漫漫这么温柔这么好,凭什么啊!

吃过早饭之后。

莫修远搂抱着陆漫漫,去别墅外的后花园,晒太阳。

9、10点钟的太阳,最能补钙。

陆漫漫每天都会这么在外面走几圈,难得今天有莫修远陪着。

两个人坐在后花园的椅子上,太阳暖洋洋的照在身上,因为还是初春的太阳,所以不会热,只是觉得软绵绵的舒服。

“莫修远,你想过给孩子取名字没有?”陆漫漫突然问他。

昨天莫修远和叶恒的争执,其实她就想问了。

但是昨天一直处于紧绷装填,后来就没心情了。

现在这一刻,她突然又很想知道。

“想过了。”莫修远说。

“真想过了?”陆漫漫问他。

“嗯。”莫修远点头,“叫一诺。”

“嗯?”

“莫一诺。”莫修远一字一句。

“为什么是这个名字?”陆漫漫有些诧异的问他。

先不说好听不好听,莫修远怎么会想到这个名字的?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谈条件的时候,你说了什么吗?”莫修远问她。

陆漫漫努力回忆,回忆道,“你助我斩妖除魔,我送你锦绣前程?”

“那我的回答是什么?”莫修远问她。

“一诺千金!”陆漫漫说。

“嗯,名字就是这么来的。”莫修远将她楼抱在怀里。

一诺千金。

是对她的承诺吗?!

“所得得生个千金。”莫修远补充。

就坐实了“一诺千金”这个名字!

陆漫漫翻白眼。

她真怕自己怀的不是女儿,莫修远这货会不会……崩溃。

“话说莫修远。”陆漫漫靠在他胸膛上,懒洋洋的看着头顶上的太阳,说,“如果我说肚子里面的宝宝,生下来后跟着我姓,你同意吗?”

“嗯?”莫修远蹙眉头。

“我当时给我父母承诺的。”陆漫漫想起那个时候,想起那个时候还处于刚从上一世的噩梦中醒来,对这个世界的男人都是绝望的,她以为她从此以后就算是会结婚生子,也不会再付出感情,所以她当时一味的就觉得,她的结婚生子都只是为了传承,既然只是为了传承,自然就应该跟着她姓,然后将他们陆家的产业,一直一直这么继承发扬。

她没想到,最后又这么栽在了莫修远的身上。

无可自拔。

“如果你不同意就算了。”陆漫漫看莫修远没有说话,以为他是不开心了,连忙又说道,“反正我不提,我爸妈也不好意思开口,在北夏国,孩子跟着父亲姓,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装傻就行了。”

“其实我个人是不在乎这些的。”莫修远说,“孩子跟着谁姓,只要是我亲生的就行。”

“你还以为我会给你戴绿帽子了?!”陆漫漫忍不住开口。

莫修远笑了一下,“我的意思是,只要是我们的孩子,跟着你姓我姓,反正都是我们的孩子,不过……”

陆漫漫就知道有不过。

“不过,不管我和莫家有没有血缘关系,但他们把我当亲生儿子对待,我的孩子你也看到了两老的紧张和喜爱,我只是不想他们感觉我是不在乎他们,所以让孩子随了你姓。”莫修远解释。

“所以你还是不同意了。”

“莫一诺挺好的。”莫修远笑着说。

“陆一诺也不难听。”

“还是觉得莫一诺还听点。”莫修远肯定道。

“你就是故意的。”陆漫漫有点生气。

“我们可以多生几胎。”莫修远提议,“到时候,想要孩子姓什么就姓什么。”

“你当我是猪吗?”陆漫漫不爽。

莫修远抱着陆漫漫笑得很灿烂。

有时候幸福就是这么简单,简单到,就是和喜欢的人斗斗嘴就好。

晒过太阳之后,两个人又在客厅看了会儿电视。

但凡莫修远回来,看的电视都是动物世界。

莫璃看得吐血,忍不住抱怨。

抱怨后,莫修远就会直白道,“让你去陪着王忠做家务。”

然后莫璃就安静了。

陆漫漫其实看得也难受,但她聪明,不和莫修远争辩。

中午吃过午饭后,陆漫漫就会睡一会午觉。

莫修远完完全全的配合了陆漫漫所有的作息时间,反正她做什么,他就陪着做什么,直到晚上时刻。

晚上,家里面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陆漫漫没想到,秦正箫会亲自到家里面来。

莫修远大概也没有想到。

秦正箫来的时候,看了一眼陆漫漫,看着陆漫漫鼓起的肚子,说,“才没多久没见,肚子都这么大了。”

陆漫漫拉出一抹公式化的笑容,“秦先生也有很久没有来文城了,只是秦先生很忙,不知不觉时间就过了这么久了。”

“说的也是,我从上次见你后,也有4、5个月了。”秦正箫直白,“时间过得真的很快,看你肚子,都应该有4个多月了?到现在我还能想起,当时你为了救莫修远昏倒在我家门口的场景。”

陆漫漫微微笑了一下,“难得秦先生还记得这么清楚,当时也真是多亏了你,莫修远才能够平安出狱。”

“彼此收益而已。现在修远可是我的得力干将,我对他器重得很。莫太太可不要因为修远太忙,没时间好好陪你,就对我有意见。”秦正箫说得温和。

“当然不会,男人以事业为重。”

“真应该恭喜远修有这么好的贤内助,是不是?”秦正箫回头看了一眼莫修远。

莫修远不动声色脸上,依然没有特别大的情绪,只点头说了声,“谢谢。”

“这么晚了,秦先生还专程到别墅来,想必是找莫修远有重要事情要谈,我不打扰你们。”说完,陆漫漫友好的笑了一下,转身上楼。

王忠也识趣,让莫璃也跟着一起离开了大厅。

大厅中,就生下了秦正箫,以及秦正箫身边的几个贴身保镖。

“怎么回事?!”所有人离开后,秦正箫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口气也冷了很多,“今天没去上班,昨晚上消失了2、3个小时,你能告诉我,这段时间你去做什么了吗?!”

“昨晚上被文部长追杀,我只是为了逃命而已。而你给我装的追踪器,我真不知道我逃命的时候,丢了,当时太慌张了。至于我今天为什么没去市政厅,也只是为了自保。”莫修远说。

“那你这样,你觉得我们怎么名正言顺的给文部长安排犯罪罪名?!”秦正箫说,“你不是这么贪生怕死的人!”

“我只是在想,怎么能够有更好的方式方法,在可以两全的情况下,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莫修远一字一句,“而不是现在这样,贸然行事。”

“那你这么一天时间,想到了吗?”秦正箫脸色一黑。

如果不是现在时刻非常关键,秦正箫完全不用,冒着危险亲自到这里来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暂时没有想到。”莫修远说,“但我明天会去市政厅。我想的是,至少今天一天我在家里面不去市政厅的举动,既然让你都产生了疑惑,让文部长自然也产生了困惑,这份困惑,能够很容易让文部长惊慌失措,不知道我们在打什么如意算盘,也就,会更加紧张。人一紧张的时候,很容易犯错。”

“最好别让我感觉到,你在背叛我。”秦正潇狠狠地说着。

莫修远紧抿唇瓣。

“你要知道,不管你多大能耐,不管我最后会变成这样,我想要动你,一点都不难!”秦正箫威胁,“我不想到时候,你们一家三口,太过惨烈!”

他说的一家三口。

自然,包括陆漫漫以及陆漫漫肚子里面的孩子。

“既然我跟着你做事情,我就没想过有其他二心。”莫修远说得肯定。

秦正箫多么谨慎的一个人,他也只是听听而已。

否则绝对不会在莫修远身边,放这么多眼线。

莫修远甚至觉得,比起秦正箫给他的那几个帮手,还有更多的人,在帮着秦正箫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他但凡有一点点不小心,很可能,就会真的……一发不可收拾。

秦正箫似乎也不想和莫修远多啰嗦,站起来就准备离开。

离开的那一瞬间,似乎是电话响了。

秦正箫脸色变了变,接通电话,口吻很冷,“什么事儿?”

“秦先生,现在那边有了新的动静。”

“说。”

“他们已经派人出发,准备先将文部长扣下。”

“什么?!”秦正箫脸色变得更加厉害了,“他们到底有什么借口扣下文部长?用什么身份去扣下!”

“那边拿到了文部长的犯罪证据,准备以最小影响力的方式,将文部长给无声无息的解决了。”

“现在谁过来的?”

“统帅本人!”

秦正箫脸色已经难看到了底。

“现在怎么办?”

“给我盯着,有什么动静随时给我汇报!”

“是。”

挂断电话,秦正箫转头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站在离他不远不近的距离,远远就能够感觉到他的怒火。

“莫修远,是不是你干的?”

“秦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莫修远一字一句。

秦正箫狠狠的看着莫修远,“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想办法,帮我把文部长杀了!今晚,在统帅来之前!”

莫修远一惊。

“我会给你增加人手,你自己想办法。”丢下一句话,秦正箫大步走了。

莫修远看着秦正箫愤怒的背影,拳头稍微捏紧了些。

这个时候,风口浪尖的时候,让他去杀人?!

杀了文部长,他必死无疑,不说其他人,秦正箫就会有正当理由将他就地执法。

以秦正箫的能耐,将刺杀文部长的事情和自己撇清关系,一点都不难!

而且秦正箫最大的目的是想让国家动乱起来,最好是民众都开始蠢蠢欲动,对国家产生排斥,对统帅产生质疑,而他这个时候才可以名正言顺的取缔统帅的位置,运用自己一些恶劣的手段。

很显然,莫修远故意让冷俊成将文部长犯罪的证据先给了秦正箫对立的人,是打算让那边提前找到机会对文部长下手,让这事儿不张扬的过去。

对现在的莫修远而言,先把秦正箫掰倒,让南家的势力多半归属在自己手上才是正解。

这也是他和南家人达成的共识。

南之沁的父母已经选择和他合作,而南之沁的父母也肯定明白的说着,只要秦正箫一倒,南之薰的父母就自然会归属到他的名义,而南之沁之所以愿意这么帮他,当然也谈了条件,条件就是,让南之薰家的势力在他们家之下。

每个家族都渴望权利,很大的权利,亲兄弟之间都不会避免,甚至是,越演越烈。

莫修远有些沉默的坐在沙发上。

不能去杀文部长。

这个时候去杀,死的是自己。

可是怎么能让自己不去杀文部长而又不会受到秦正箫的怀疑?!

他锁眉。

很显然秦正潇明显已经到了不太平静的时期了,今晚突然出现在这里来找他就意味着,秦正箫也开始发觉自己的势力不足以对抗统帅,所以想要快刀斩乱麻,早点把自己搞大,在国家动乱的时候,分散统帅的注意力,自己趁虚而入?!

秦正箫显然是想牺牲他,来完成自己的大业!

更新少。

下午二更弥补!

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