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风云起(4)文家的下场/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从房间下来的时候,秦正萧已经离开。

莫修远一个人坐在下面,在想事情。

转头,看着陆漫漫挺着孕肚下来。

那一刻,莫名有一丝说不出来的情绪。

他招手,让陆漫漫过来。

陆漫漫温顺的走过去,坐在他身边。

莫修远搂着她的腰,摸着她有些圆鼓鼓的肚子,突然说道,“有点觉得对不起你。”

陆漫漫看着他。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莫修远说。

陆漫漫靠在他的肩膀上,她其实知道,莫修远能够说这种话,就意味着,现在的局势真的已经到了,他自己都没有办法掌控的地步。

她摇了摇头,“没什么,我不怪你。”

莫修远笑了笑。

笑了笑,就这么紧紧的抱了她一会儿,好久才说,“我今晚有事儿要出去,你先睡。”

“会回来吗?”陆漫漫问他。

“看情况。”

“总会回来吧?”

“嗯,会回来。”莫修远肯定。

陆漫漫起身,离开。

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依依不舍,只是挺着她的孕肚,一步一步上楼。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她的身影消失,然后好久,终究起身,往外走去。

他拿出电话,拨打,“叶恒,带上你的面具,带着你的枪,出来!”

“阿修?”

“速度!”莫修远说。

说完,挂断了电话。

莫修远走出了别墅大门,大门口秦傲在,他看着莫修远,“莫先生?”

“你守好这里!”莫修远一字一句。

秦傲点头。

莫修远上车,启动车子迅速离开。

与此同时,停靠在周围的几辆轿车,也跟了上去。

莫修远透过后视镜看着比他之前还多了两个车,嘴角冷漠的笑了一下,眼神中闪过一丝嗜血的味道。

他车子开得有些快。

后面的车应该是怕跟丢了,所以这次几乎是紧追不舍,根本就不敢再留下距离。

莫修远一边注视着后面的情况,一边拿起电话拨打,“叶恒,出来了没?”

“出来了。”

“往文家大院去!”莫修远命令

“做什么?”

“看到我的车一到,立刻下车堵拦我!”

“你要做什么?”

“记得带上你面具和,枪!”莫修远重点强调枪!

说完,将电话直接挂断。

叶恒莫名其妙,但莫修远的命令,他只得服从。

他将车往文家大院开去。

速度有些快,听莫修远的口气就知道,莫修远让他先到,两个人这么多年并肩作战,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叶恒速度又开快了些。

到底文家大院门口。

门口很安静。

在如是冷清的夜晚,只有几个放哨的军人站在门口。

叶恒将车停在了离文家大院大门口不远处的地方,熄火等待。

等了大概五分钟。

一辆轿车疯狂袭来。

随后也跟着好几辆黑色轿车,速度都很快。

前面那辆黑色的轿车摔先停了下来,紧急刹车。

后面的车也这么停在了他的身后。

莫修远打开车门下车。

他手一挥。

叶恒立马戴上面具,一个黑色的怪物面具,下车,冲过去。

后面轿车的人以为莫修远的手势是给他们的,所以连忙也下了车。

叶恒当然速度更快,他冲到莫修远的面前,手枪在自己手心,捏得很紧。

“阿修。”叶恒冲上去,低声叫他。

“这里。”莫修远拉着叶恒的手,迅速的对着他的肩膀处,低沉的嗓音狠狠地的说道,“开枪。”

“阿修?”叶恒一下愣住了。

“快!”莫修远一字一句,看上去根本不是在开玩笑。

但是……

他妈的,他怎么可能下得了手。

“你不开枪我就得死,快点!”莫修远催促,声音极力压低。

在莫修远身后的人有些停了停脚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似乎在观望。

“叶恒。”莫修远的声音又压低了些。

叶恒眼眸一紧,食指终究扣动了扳机。

一声巨响,在如是冷清的夜晚响起。

“走!”莫修远让他快走。

叶恒看了一眼莫修远,连忙跑回自己的轿车,迅速离开。

后面的人似乎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忙上前,看着莫修远已经有些苍白的模样。

此刻,文家大门口守夜的军人也发现了异样,手上拿着军枪往这边急速的走过来。

“所有人撤!”莫修远说。

说完,直接猛地打开了车门,迅速的离开!

其他人见着形势不对,赶紧上车。

文家大门口响起了枪声,在如是冷清的夜晚,震耳欲聋。

莫修远开车,开得很快。

后面的人也已经四分五裂,都在各自离开。

莫修远隐忍着肩膀传来的剧痛,往别墅开去。

这是他唯一能够想到,暂时让自己不至于死去的方法。

他为了不让秦正萧怀疑自己,所以一定得答应秦正萧来暗杀文江兴,所有他的部下都看到了,看到了他今晚准备行动,还按照了秦正萧所愿的,大张旗鼓!但是,他被人“暗算”了,所有人都有目共睹,他也不可控!况且,他看上去并没有作假,枪伤还在。

而他之所以让叶恒来演这么一出戏,也是因为让叶恒下手,自己不至于死!

其他人。

他甚至不敢保证,秦正萧是不是打算这次在暗杀行动中,将他一块处决!

他嘴唇开始泛白。

很白。

莫修远将车子停靠别墅大门。

他下车。

整个人因为疼痛和突然的失血,变得有些虚弱。

他下车的脚步,都有些不太稳定。

秦傲连忙上前,“莫先生?”

“帮我把肖尘叫过来!”

“是。”秦傲连忙点头,“我扶你进去。”

“不用。”莫修远说,自己走了进去。

秦傲看着莫修远的背影,快速的拿出手机拨打。

莫修远走进别墅。

别墅此刻很安静。

他动作很轻,很轻,尽量不去吵醒任何人。

叶恒给他打来电话,“阿修,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不用管我。”

“我过来看你!”

“今晚千万别过来,有事儿我会通知你!”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先不说了!”莫修远直接讲电话挂断。

他满头都是虚汗,肩膀处都是血,湿透了他的衣服。

他咬牙。

等了十多分钟,肖尘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阿修。”

“小声点,我不想把他们吵醒了。”莫修远说。

肖尘点头,声音压低了些,“哪里受伤了?”

莫修远指了指胳膊。

肖尘用剪刀剪开衣服,拨开他中子弹的地方,“你忍着点。”

“嗯,你尽快。”莫修远催促。

肖尘用碘伏消毒,又用医用酒精深度消毒后,拿起夹子和手术刀,开始取子弹。

莫修远咬着牙,一身不吭。

身体已经紧绷到,青筋暴露,原本苍白的脸色,此刻已经憋红,红的那般狰狞。

肖尘手法极快,将他子弹取出来之后,清理伤口,用缝了针,包扎好,打了消毒针!

莫修远深呼吸了一口气。

整个人那一刻,脸色极差。

肖尘拿了消炎药给他,“你吃两颗,最好别感染了。”

“嗯。”莫修远将药接过来,直接一口吞了下去,连水都没喝。

他似乎好久,才缓了口气说,“你先回去。”

“你现在的情况?”

“我挺得过来,你先回去。”莫修远说。

肖尘也不多说,起身离开。

莫修远让自己平静了两分钟,才上楼。

上楼,声音很小。

很怕吵醒她。

其实,她根本就没有睡着。

暗黄的灯光下,她睁开眼睛,看着他。

看着他明显有些破烂的衣服,以及有些虚弱的模样。

“莫修远……”

“你睡,我换套衣服。”莫修远说。

“还要出去吗?”

“有可能。”莫修远直白道。

陆漫漫咬了咬唇。

莫修远转身走进了衣帽间。

他忍着痛,换了一套深色的休闲服,然后又轻脚轻手的离开。

明知道陆漫漫没有睡着,却还是,没有靠近的,离开了。

他往楼下走去。

刚走到楼梯间,就看到秦傲发了信息给他,“秦正萧进来了。”

他抿着唇,自若的到达楼下。

刚到达大厅,秦正萧也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受伤了?”秦正萧冷冷的问道。

“我没想到,文部长那么聪明,会派人在暗处埋伏。”莫修远说得很坦然。

“我倒是觉得,事情不那么简单。”秦正萧狠狠地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依然坦然,没有为自己多做什么辩护。

有时候,不动声色,最不能揣测。

“你哪里受伤了?”秦正萧走近他的面前,问他。

莫修远指了指自己的手臂处。

“子弹取出来了?”秦正萧看着他的模样。

莫修远点头。

“这里?”秦正萧指了指他伤口的地方。

“嗯。”

秦正萧稍微用了点力气。

莫修远吃痛的忍着,忍得脸上的虚汗也开始在额头上滑落了下来。

秦正萧打量着莫修远的脸色,手指放开,眼眸一动,“养好身体,后面的事情更多。”

“嗯。”说着,秦正萧就打算转身离开。

那一秒。

他的电话又突然响起。

他看着来电,脸色明显变了。

似乎是犹豫了两秒钟,才接通,“爷爷。”

“正萧,你现在到文部长的居住地来。”

“爷爷……”

“我知道你在文城,不要给我任何借口!”那边挂断电话前一字一句的说道,“带上莫修远!”

秦正萧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转头对着莫修远,“跟我一起去文家大院。”

莫修远皱眉。

“统帅的吩咐!”秦正萧说,然后大步离开。

莫修远没有犹豫,紧跟秦正萧的脚步。

两个人坐在一辆轿车内。

车内的空气,如死一般的寂静,甚至窒息到,不能呼吸。

20来分钟,车子停到了文家大院门口。

门口处,多了几排人,整整齐齐的站在那里,手上拿的是重型武器,每个人都穿着军队统一的军绿色衣服以及超厚防弹衣。

秦正萧带着莫修远进去,让跟在他身边的其他人等候在外面。

一排排军人看着他们,没有半点表情,严肃得一丝不苟。

莫修远当然有看到,里面有好几个,带着飞鹰的标志。

秦正萧自然也知道。

统帅出行,一般不亚于20人的特级保镖,随时跟在身边。

他们走进去。

文家大厅。

一个头发苍白的老年人坐在正中央的位置,此刻在抿着茶,看上去精神还有,却明显比之前在电视看到的模样,虚弱了很多。

而他的旁边,分别站着3个军人,均拿着重型武器。

大厅中央,文部长站在那里,还有一个叫做秦正扬的统帅继承人之一。

他们的到来,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秦正萧连忙恭敬地上前,“爷爷。”

统帅那一刻,微点了点头,不发一语。

文江兴在那一刻也转头看到了莫修远。

脸色一下就变了。

变得很彻底。

昨晚上不是说,已经死了吗?!

今天一天没有来市政厅,他属下还问他要不要给他联系,他想等事情过了几天再说,现在上报得太早,反而对他不利,免得查下来,倒是给他惹了麻烦,他是真没想到,莫修远还能够这么好好的站在这里。

他压抑的心情,一直隐忍着,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也这么回头看了他一眼,没任何表情。

“二哥,你不好奇我和爷爷为什么会突然在深更半夜出现在在文城吗?出现在文部长的家中?”秦正扬开口询问。

统帅的继承人,包括秦正萧在内的其他好几个继承人,也就秦正萧的能耐最强,而秦正扬虽然最得统帅的心,但论实力,还是秦正萧。

如果统帅让秦正萧顺利继位,也就没有这么多事情发生。

天违人愿。

统帅一直以来对秦正萧都存在偏见,导致到现在,一直蠢蠢欲动的想要最后让秦正扬翻身,大概秦正萧自己也没想到,都到了这个地步,他爷爷还在利用他,还是没有想过,将位置传递给他。

“爷爷这么做,肯定有爷爷的目的,我无法揣测,也不敢有任何质疑。”秦正萧一字一句,说得很是得体,态度也很是端正。

被这么吭了一声,秦正扬冷冷的没再说话!

“大家都到齐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就直说了。”统帅开口,声音威严。

所有人都恭敬地对着他,不敢有任何其他举动。

统帅拉开话题,“老文,摒弃我们这么多年的主臣关系,我们也算是很多年的老朋友了,我很欣慰,你一直把文城的经济发展得这么好,甚至带动了全国的经济,你也算是北夏国的功臣。”

文江兴谦虚道,“统帅过奖了,那是我的本职工作。”

“这段时间我知道你们文家发生了些事情,特别是文赟的突然离世。文赟那孩子,我也见过,知道他很有才华,完全是继承了你的所有优点,听闻他去世,我也很是惊讶,也知道你的难过。”

文江兴脸色有些微动。

在听到自己孙子名字的时候,多少,还是有些内心颤动。

“所以我其实是理解你的感受,理解你因为失去了孙子,而想要讨回公道的决心,但是老文,你的方式方法确实不对。”

“我不知道统帅你的意思是什么?”

“正扬。”统帅开口。

“是。”秦正扬恭敬无比,拿出手机,播放语音。

昨晚上变声后的莫修远和文江兴的对话,就这么播放了出来。

文江兴脸色一下就白了。

他有些慌张,“这是诬陷,我不知道这回事儿,何况,莫修远根本就没死,他不是站在这里的吗?”

“所以他才能够就将这份录音给了我!”统帅一字一句,“是不是,莫修远?”

莫修远看着统帅。

他站在那里,什么身份都不是。

除了统帅的目光,还有其他人包括秦正萧的目光,带着针刺一般的,狠狠地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沉默着,沉默着开口道,“是,我给统帅的。”

秦正萧的拳头,不自觉的捏紧了些。

统帅嘴角一笑。

秦正扬也笑了,唯独秦正萧,脸色铁青。

文江兴自然,那一刻脸色更加慌张了。

“你不要血口喷人!”文江兴指着莫修远的鼻子,怒吼。

“昨晚上文部长派人追杀我,我运气好,逃过一劫,正好拿到对方的手机,利用语音软件拨打了过去,然后录下了文部长说的话,交给了统帅。”莫修远阐述。

“就凭你口述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能用语音软件变音,就不能用语言软件模仿我吗?”文江兴狠狠地说着。

“老文,你别激动,我已经让人查过你的通话记录了,在录音的这个时间段,你正好拨打了电话给这个手机号码,通话记录是会直接存档在大数据后台的,这部分数据是由国家内网安防的存储,不可能伪造,莫非你说,那段时间你手机正好不在?”统帅说,那一刻还笑了一下,“不过刚好,我来的时候让人看了看你们家的监控录像,看到你从昨天晚上7点回到这里后,就再也没有出去过,而7点钟在你下车的时候,电话还在你手上,并且在通话。这份巧合……”

统帅停了一下,“以正萧你这么多年做检察官的经验来看,你觉得这算是可以判罪的条件吗?”

“人证物证俱全,还有记录可查,罪名已经成立。”秦正萧一字一句。

统帅看着文江兴,“我说过,我理解你的感受,这么多年,我不会因为你这点小事就真的将你送进监狱。”

文江兴就看着统帅,那一刻也真是百口难辨。

他没想到昨晚上那个举动将自己给搭了进去。

只因为身边没有相信的人,才会找自己觉得可靠的人,选择了直接联系。

“今天我是深更半夜来造访你,自然就是不想把事情搞大了。”文江兴说,“目前知道你事情的人,除了你自己,就只有我们四个人,我现在明白的说,今晚上以及刚刚我说的话,都不准告诉其他任何人,这算是我下达的命令!”

“是。”所有人只得点头。

“老文,我答应放你一条生路,就言出必行!但是,文成的部长,做了犯法的事情我没办法睁眼闭眼,所以我给你的选择是,自动请辞。”统帅说,“而你请辞的理由我都帮你想好了,因承受不住亲人的离去,且自己已经到了一定岁数,无能为文城效力,无能为北夏国效力。而你请辞后的第二天,我会派人送你出国静养,保证你余生,衣食无忧!”

文江兴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历代家业。

祖宗教训。

曾经的辉煌,所有一切,全部都毁在了这一刻,毁在了他的手上。

他不仅没有让文家达成所愿攀上最高峰,反而换来,如此报应。

他苍老的脸上开始有了一丝波动。

缓缓,身体那一刻也开始带着颤抖。

统帅看着他的模样,半点不为所动,只冷漠无比的说着,“从今以后,文城部长一直取缔,文城所有大少事宜,由文城市长负责。同时,帝都设立经济行政部,半年内,通过全国官员竞选,任命经济行政部部长!”

“是。”秦正扬连忙点头。

“这件事情,就这么告一段落。”统帅对着所有人,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向整个人已经明显有些打击得站立不住的文江兴说,“各自保重!”

各自保重。

换来的就是,身败名裂和,背井离乡!

二更求月票!

虽然更新有点晚。

但终究,我还是二更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