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风云起(5)要挟/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家人的悲哀。

锁在了文家人自己的大院里面。

统帅离开,这里曾经的辉煌,就在这个地方,画上了深深的句号。

从此以后,文家人在北夏国有的,只会是人们纪念的历史,再也没有了未来。

文部长站在文家大厅的正中央,久久无法平息。

这段时间一件又一件令人悲伤的事情,接踵而至。

就是报应。

一切的因果报应,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报应在了他的身上,在他的晚年时期,留下了不可毁灭的惨痛悲剧!

对外。

却没有人知道。

政治上黑暗最深的地方就在于,给人看到的永远都无尽的光鲜亮丽和一向的粉饰天平,实际上,没有知道,某一天的某一个时候,是不是经历了腥风血雨。

国家的法律,都是建立在,政治人之外。

政治上,从来没有法律!

统帅带着他们离开一行人离开。

身后的文家大院,就这么封存在了岁月的轮回里。

皇权这么多年想要除掉的文家,终于,落下帷幕。

此刻的夜晚已经越发的冷清,越发的冷。

统帅稳健的脚步突然停到了文家大门口。

他身后跟着的秦正扬、秦正薰以及莫修远都站在了身后,在统帅没有动作之前,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统帅停下脚步后转身,转身看着秦正薰。

秦正薰尽量在控制自己今晚已经压抑到低谷的情绪。

“正薰。”

“是的爷爷。”秦正薰点头,恭敬无比。

“莫修远是个得力助手。”统帅说。

说着的时候看了一眼莫修远。

莫修远微低垂着眼眸,一言不发。

秦正薰似乎是看了一眼莫修远,点头道,“是,他能力很强,敏感度很高,做事情很有自己的想法,不失为一个人才。”

统帅那一刻似乎是笑了一下,笑得和蔼可亲。

他上前,用手拍了拍莫修远的肩膀。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统帅的手放在了莫修远受枪伤的地方。

莫修远依然面不改色。

统帅的手突然停下,放在他的伤口处,手指弯曲,用力,看上去似乎是因为欣赏他有的举动,实际上,也只有莫修远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气,再让他的伤口处,极具疼痛。

莫修远咬牙,不出声。

统帅的手指越来越用力,越来越用力。

莫修远的脸色有些发白。

夜晚的夜在突然的沉默中,一分一秒度日如年。

秦正扬一脸事不关己还带着笑话的脸色对着莫修远,看着他脸色变化,嘴角笑得更加邪恶。

秦正薰依然脸色铁青,给人感觉永远都是稳重谨慎,丝毫没有一点轻浮。

持续了不知道多久。

统帅突然放开莫修远,说,“好好跟着正薰,皇家不会亏待了你。”

“是。”莫修远恭敬的弯腰,点头。

统帅睨了一眼莫修远,对着秦正薰说,“文部长的事情就这么告一段落,我不想听谁以后再说起文家的事情。”

“是。”秦正薰点头。

“你忙完了文城的事情,早点回去帝都。”统帅说,意思他以后尽量别出现在文城。

“是。”秦正薰继续恭敬无比。

统帅的眼神似乎再看了一眼秦正薰,扫了一眼莫修远,带着秦正扬走了。

身后的一群保镖跟随其后。

统帅走在前面,看上去依然势头很强,根本不太看得出来,已经还有不超过2个月的活命时间,不仔细看,还觉得是一个健硕的老人。

秦正扬跟着统帅一起,坐进了统帅的专用轿车。

车子缓缓离开。

留下了一方安静。

车内走出好远。

统帅突然一阵剧烈咳嗽,刚刚伪装的身体瞬间崩溃。

“爷爷。”秦正扬紧张无比的看着他,“你怎么样?”

统帅还在剧烈咳嗽,那般咳嗽让人听着心惊。

秦正扬连忙抽出纸巾递给他。

统帅接过来,嘴里满是鲜血。

“爷爷,我马上联系你的专用医生。”

“别慌。”统帅稳定下来后,拉着秦正扬说道,“先不要叫医生。”

“可是爷爷你……”

“我的身体我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我现在能在我仅剩余的时间内,只能尽最大可能包你坐上统帅的位置,同时不被人夺了权去。现在秦正箫一直虎视眈眈,他之所以没有出手那是因为知道我还没有过气,如果知道我现在的病情已经恶化到了这个地步,肯定会提前动手,他势力不弱,提前动手你得不到任何好处,所以我就算是伪装,也要让秦正箫看到,我身体还好。”

“但是爷爷你身体不看医生可以吗?”秦正扬关心无比。

“看医生和不看医生,结果就是这样。”统帅一字一句,“我们身边多少已经有了秦正箫的眼线,我但凡有点什么举动,秦正箫都会一清二楚,现在能够和他比的就是耐心。谁先暴露了,谁就输了。正扬,大家都以为我还有2个月的活命,实际上,医生早就告诉我,我的癌细胞早就已经开始癌变至全身,最多还能活不超过一个星期的时间。”

“爷爷!”秦正扬受不了的悲痛。

“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你应该想想,在这一个星期时间,怎么抓牢所有的权利!秦正箫手上支持他的官员不在少数,到时候就算我吧位置传给了你,也能够以各种理由将你拉下来,所以,秦正箫留不得。”

无论哪个国家,无论哪个政权变动。

都会死人。

死一大片人。

不管发展到了有着多少文明的国度,这是不变的历史。

仿若新起的一国统帅,都会用一些灵魂来祭奠,才能够真的,奠定了泱泱大国的基业!

“怎么留不得,我们总不能随便找一个借口就把秦正箫杀了吧。以现在秦正箫的能力,我们或许刚出手,逼急了,他也就这么直接和我们对着干,到时候谁赢谁输,还不一定。秦正箫从小阴谋算计就多,我怕他暗算我们!”

“利用莫修远。”统帅一字一句。

秦正扬看着统帅,满脸不屑,“这个外人,能有什么帮助。不过就是能力强一点,但终究只是一个毫无权势的外人而已!”

“既然是秦正箫重用的人,那这个人就一定简单不了。而且前段时间他在文城可是搞得文家人腥风血雨不得安宁。文家这么多年的根基,你真的以为就是我今晚上这么三言两语就结束了吗?如果不是之前的种种铺垫,我怎么会这么直白的让文江兴辞职送出国外,所以千万不能小看了莫修远这个人物!”

“但是莫修远毕竟是秦正箫的人,他怎么可能效忠我们?就算效忠了我们,又能保证,他会帮我吗?我实在不敢相信秦正箫身边的任何人!”

“不,今晚的一切,秦正箫已经要对莫修远出手了。”统帅冷笑,“秦正箫不可能让一个背叛自己的人跟在自己身边,莫修远再跟着秦正箫只会是必死无疑。而莫修远是个聪明人,他会知道,跟着谁现在才能够活命!刚刚你以为我用手抓莫修远的举动是在让秦正薰误以为我身体还好吗?不只是,我是在无声给莫修远传递信息,如果他够聪明,他就会知道,跟着谁才是明智之选。”

“可是秦正箫不是要杀了莫修远吗?”秦正扬看着统帅,“他能有那个能力从秦正箫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手上逃脱掉?我真的不太相信!”

“所以这就是莫修远的能来,我看人从来不会走眼!”统帅眼眸一紧,虚弱的脸上闪现着老谋深算的表情,他说,“莫嘘远会主动来找我们的!”

秦正扬似信非信。

“但是莫修远这个人也不能长留。”统帅提醒秦正扬,“就算他投奔了我们,但凡拉下了秦正扬,你就应该杀了莫修远!”

“嗯,我知道。越是功臣越大的人,对巩固皇权,越是有着极大的威胁。”

“不仅仅如此,莫修远的身份成谜!我到现在都不能真的查出来他的真实身份,当然,秦正箫也没有查出来,却不得不怀疑,莫修远很有可能是,莫家后裔。”

“他?”秦正扬有些不相信,“不是说,基本已经被我们追杀光了吗?”

“当年,还留下了遗孤。我以为多少已经过了这么多年,而且莫家的势力也在我们一直追杀中越来越败落,但始终不放心,所谓斩草没除根,春风吹又生。而你现在要做的事情除了稳固自己的政权,还要彻底的瓦解前朝的事情!”

“爷爷我知道了!”秦正扬恭敬的点头。

对他而言,莫修远从不曾是威胁。

莫修远不过就是前朝遗孤,当然没有多大势力,而他现在觉得自己最大的敌人就是秦正箫,这个一直想要抢他统帅地位的男人。

本来之前,他和文家人的文赟有过几面之缘。

两个人达成默契的,以为即将会有所合作,却没想到,突然传出文家这么多负面的新闻,文赟还突然自杀了。

真是丢了他一步好棋!

不过他爷爷告诉他,文家人先落网了也不见得是坏事儿,反正文家早晚得除,以绝后患!

“正扬,爷爷能够帮你的不多了,以后很多事情,你要自己去做!秦家人的江山,爷爷放在了你的身上,你不要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统帅一字一句,终于也有了正常人该有的情绪,说得语重心长。

秦正扬点头,“从小你教我就多,在外人眼中看上去我处处不如了秦正薰,实际上,那只是爷爷你给我的一个策略而已,让其他人误以为,他们的继承之位最大敌人是秦正箫,而我就算受你青睐,也因为实力不够终究不足以引起他们的重视,反而让我处于比较安全的身份之中,将所有的导火线放在了秦正箫的身上!爷爷亲自教育了我这么多年,我并不觉得,我的手段,比秦正箫低劣了去!”

统帅笑了一下。

笑着说,“不枉我这么多年对你实力的隐瞒和教育。”

那一刻,似乎也稍微安心了些。

这里的一室和谐。

在他们刚走的地方,却大不相同。

莫修远站在秦正箫的对面,此刻他刚刚被统帅捏后的伤口正在滴血,湿润了他的衣服,从他垂放着的手指处,一滴一滴落在地上,红了一片!

秦正箫冷冷的眼神一直看着莫修远,两个人僵持了一秒钟,秦正箫突然从身上拿出手枪,手枪就这么指着莫修远的额头上,抵触在他上面是,冰冷一片。

莫修远喉咙微动。

“我这个人最讨厌被人背叛,莫修远我提醒过你很多次!”秦正箫一字一句,“本以为对你能有所期待,当初也因为陆漫漫的一番话将你从牢狱里面救了出来,你欠我一条命,却用这样的方式还给我,我还真是,第一次被人算计得如此心寒!”

莫修远紧捏着拳头,如是寒冷的天色下,身上已经湿透。

“杀人前,我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话,可想而知我对你的看中和失望,莫修远,我算是在你身上,白瞎了眼!”秦正箫说完,扣动扳机。

“为什么你不觉得,这是统帅故意挑拨离间?!”莫修远狠狠的开口道。

秦正箫扣动扳机的手,顿了一下。

“这个时候,统帅最想做的事情,不就是削减你的势力!首先除掉你手上的心腹,不用他亲自动手,故意挑拨离间让你自己砍掉了你的左右手,是不是他最乐享其成的事情!”莫修远问他。

秦正箫眉头紧皱。

“那份录音不是我给他的。”莫修远一字一句,“而我之所以要承认,你觉得在刚刚那个地方,我有任何可以反驳的身份吗?我除了承认这个欲加之罪,我可以说不吗?说不的下场就是,我下一秒就会被统帅的人,打成蚂蜂窝!”

秦正箫握着手枪的手在用力,“除了你,还能够有谁可以做到这种事情!不得不说,前天晚上你的消失让人本来就产生了极大的怀疑,我没办法再相信你!”

“你一开始对我就完全信任吗?”莫修远把话说直白了来。

秦正箫一怔,狠狠地说着,“既然你知道我不相信你,你自然不会对我衷心效力!”

“但是我没有其他选择,不管我做不做,最后你都有可以对我出手,如果我做了,也或许你会有那么点隐忍,这是为你做事情的态度!”莫修远说得诚恳,“而你现在,完全可以利用我,利用我去接近统帅。”

“怎么说?”秦正箫狠狠的看着莫修远。

这么聪明的人,杀了真是可惜。

特别是这个关键时刻!

莫修远一字一句说道,“统帅肯定会以为,从这件事情后,你就不会再信任我,甚至是怀疑我,所以肯定会想办法拉拢我,如果我成了统帅的人,到时候再利用他们对我的信任为你效力,你不乐享其成?”

“你这么说,我倒是真的心动!”秦正箫狠狠的看着莫修远,“但是我差点忘了你是聪明人,聪明人的智慧有时候真的很怕,我为什么要放一个定时炸弹在自己身边随时警惕着会不会有一天就被炸得粉身碎骨?!我为什么不怀疑,你也会说同样的话给统帅听?到时候你到底是谁的人,也只有你自己才知道!”

“秦先生!如果你真的觉得现在杀了我比让我留在这个世界上对你而言更有帮助,你不妨这么做!我提醒你的只是,你既然一开始就不信任我,我做什么,对你而言又有什么影响,你从我身上达成你的目的就行!而我,也不过是求得自保而已!”

秦正箫冷冷的看着莫修远。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谈判技巧真的很惊人。

他明知道他对他不信任,还能够说出这么直白的话语让他开始对他有了迟疑。

刚刚在文家大厅的时候,他甚至很想,立刻杀了莫修远!

只因为场合不对,而没有任何行动。

现在这一秒,突然又开始因为莫修远的话而有所动摇。

是。

莫修远本来就不是他真的信任的人,他只是利用他,利用他的聪明和智慧去达成所愿,同时可以名正言顺的找个人背了他所有的黑锅,到现在,莫修远的身份依然没有变,他何必去计较,他刚刚说的话,倒是是否真实!

他嘴角蓦然一笑,笑着说,“莫修远,既然我们现在把话都说明白了,既然我们之间都明白的知道,彼此都不值得我们彼此绝对信任,所以在做任何事情之前,是不是应该有个交换条件。”

“我不明白秦先生你的意思。”

“在我看来,你说你要帮我对付统帅,我不相信你,我甚至觉得你可能会联合统帅一起杀了我,当然,我只是怀疑,因为统帅肯定也不会好好的用你,毕竟,在他看来,你既然可以背叛我,自然也可以背叛他,他如果用你,也只是为了利用你,到最后绝对不会给你任何好处!”

“我知道,所以我从没想过真的投靠了统帅。”

“而这就意味着,你可能只是为了自保而左右在我们之间。”秦正箫说,“你如此聪明,让自己在这场战争中保住自己的生命并不难!”

“秦先生不妨说重点。”莫修远一字一句。

秦正箫说,“我将陆漫漫带在身边,你去接近统帅,这样的交易,公平得很!”

莫修远狠狠的看着秦正箫,那一刻没有说出来一个字。

“怎么,不愿意?”

“我并不觉得政治上的牵扯,需要将女人带进来,不值得这么做!”莫修远一字一句。

“找不到你的软骨,我也没办法放任你在我身边。”秦正箫说,“亦或者,大不了我就走错一步,杀了你。杀你了,我也最多只是顺了统帅的意,让自己栽了个大跟头,我自认倒霉!而对你而言,你就什么都没有了。人没有了生命,其他还重要吗?”

莫修远狠捏拳头。

“你好好想想,我给你3分钟时间!”秦正箫冷血的话语,在如是冷清的地方,阴森的响起。

莫修远对视着秦正箫,看着他嗜血的脸色。

时间一分一秒。

秦正箫扣动扳机的手在微微用力。

用力。

莫修远说,“好。”

“果然,做大事者就是要这么不拘小节!”秦正箫一字一句,然后瞬间将手枪收了起来。

莫修远看着他。

“不要给我耍花样,明天上午,我在文城的国际机场等你们,你最好给陆漫漫做好心理工作,我不希望到时候他在我身边受到什么不必要的伤害。你放心,在你还忠诚我的时候,我绝对不会让她以及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受到半点伤害!”秦正箫说得冷血,“你知道我的意思!”

丢下那句话,转身就走了。

那群一直在旁边跟着他的人,也这么走了。

一时之间,文家大门口,冷清到吓人。

仿若这个地方,再也不会有了任何光辉,在暗夜下,只剩下萧条!

他沉默着,沉默着,低头,看着自己手下已经滴了一滩血。

终究,还是让陆漫漫牵扯了进来。

这么牵扯了进来。

他从没后悔曾经将她抱在怀里的冲动,从没后悔让她怀上了自己的孩子,他甚至以前还自私的想过,就算自己死了,陆漫漫也是他的妻子,为他生了孩子,他没办法想象,她和其他男人一起的画面!

如此坚决的将她带进了自己的生活,在她主动靠近他之后,就没想过放手。

也没想过,要让她离开自己。

不管生与死。

现在。

现在反而后悔了。

原来人真的会有后悔的时候,后悔自己那么冲动的做了一件事情!

如果当初,当初在陆漫漫靠近自己的时候,推开了。

推开了,所有一切就和陆漫漫再也没有了关系。

他应该像以前那样,就看着陆漫漫,看着她在他的平行世界里,过着属于她自己的悲欢离合,不过怎样,也不至于,让她经历这些,人生惨烈!

他离开文家大门,一步一步走向公路中央。

他拿起电话,给叶恒拨打。

那边似乎昼夜没睡,一收到莫修远的电话,整个人就猛地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

唐夭夭睡得正好,被叶恒突然的举动惊醒,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叶恒,以为他半夜突然抽筋。

他听到莫修远说,让他去文家大院接他。

他掀开被子,风一般的冲出了家门。

唐夭夭想,这梦游,也太带劲儿了!

管他的,反正他奇葩惯了!

叶恒真的是以风的速度赶到文家大家的。

那个时候莫修远就一个人站在那里,黑暗下,昏黄的灯光将他的背影拉长,而他给人的感觉总是高大,又孤寂。

叶恒停好车,那一刻其实莫名有些鼻子一酸。

他突然想起他们在训练场的事情,莫修远身手最后,每次的野外求生,都是他带着他和翟安一路冲出去,有一次他一个不小心,被一头狮子袭击,反抗无力的时候,是莫修远差点用命把他换回来的,那个时候正好是夕阳,他当时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喘气喘气,满身是血的身上以及几乎睁不开眼的视线,就看到莫修远站在他面前,夕阳的余晖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他高高的站在他的面前,没有倒下,但是满身的血,满身的伤,却满身的孤独。

据说,那是他满了十四岁之后,受伤最严重的一次。

为了救他。

叶半仙曾说过,他的使命就是为了保护莫修远的安全,如果有枪口对准莫修远,那么最先死的那个人,一定会是他,而那一次,莫修远却站在了他的面前。

当时的感动,现在还记忆犹新。

当然,随后出去之后,在他还没复原就被他爸揍得半死。

到现在都觉得,惨不忍睹,所以很少回忆。

他有时候很讨厌他爸老是让他保护莫修远,从没想过自己的儿子也有需要人保护的时候。

心里的不爽,身体还是会那么去做。

只因为,这个男人,就是值得他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和叶半仙那老头子的使命无关!

他停好车,下去。

“阿修。”叶恒叫他。

莫修远转头看了他一眼。

动作明显比平时更加缓慢了些。

叶恒眼尖的看到了莫修远手上的血流痕迹,“你还在流血?”

莫修远点头。

叶恒一把抓住莫修远的肩膀,抓上去,满手的血。

“你捂着。”叶恒有些焦急,“我现在送你回去。”

莫修远那一刻似乎才想起止血。

他将手捂着自己枪口的地方,早就已经开裂,早就已经痛的麻木。

他坐在叶恒的小车内。

叶恒开得又快又急,一边开还在给肖尘打电话,说得莫修远分分钟就要死了的节奏,把肖尘吓得根本就是坐立不住,连忙又拿着自己的医药箱,往莫修远的别墅冲去。

去的时候,叶恒都还没到。

等了两分钟,才看到叶恒的小车急速的停了下来。

两个人连忙负责莫修远走进了别墅大厅。

莫修远任由他们搀扶着。

这一刻确实因为失血太多,而显得很是虚弱。

肖尘手法麻利的开始给莫修远清理伤口,看着已经破裂的伤,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他一边清理着,一边让叶恒安静点。

叶恒一副,莫修远马上要死了的表情,让肖尘真的看不过下去。

而因为叶恒的到来,大厅瞬间就热闹了起来。

别墅其他人被吵醒了。

莫璃最先出来,因为她住的楼下。

她打开房门,迷迷糊糊的走出来。

王忠也从二楼上走了下来,陆漫漫似乎也因为一些动静,而打开了卧室门,在二楼上,看到下面受伤严重的莫修远。

王忠脚步很快。

还未靠近莫修远的时候,就听到莫修远说,“你带着莫璃去睡觉,不要出来!”

“莫先生?”

“我死不了。”

王忠看了一眼其他人,终究转身,对着莫璃说道,“莫小姐,我带你回房。”

“不要,我哥是不是受伤了?”莫璃想要靠近。

“莫先生没事儿。”

“你别挡着我,我要看我哥!”莫璃怒火冲天,说着就准备掰开王忠过去看他哥。

王忠一个咬牙,突然将莫璃抱了起来。

莫璃一怔,下一秒大叫,“王忠你个老男人,你放开我放开我!”

王忠是直接将莫璃扛在肩上的,根本不听莫璃的大呼大叫,将她扛着往他的房间走去。

“放开我你个老男人,你这样都不怕闪到腰吗?学什么霸道总裁,放开我!”莫璃的怒吼着。

王忠扛着她的身体顿了顿。

他似乎还能够感觉到其他人的视线。

好吧,也就只有叶恒这二货这个时候还在看热闹。

刚开始分明一副,要死了的表情,瞬间就被分散了注意力。

王忠大步将莫璃抱进了卧室,将她放在了床上,然后关上了房门,自己抵触在门上,一动不动。

莫璃气得吐血,她狠狠地看着王忠,白皙的脸蛋被涨得通红。

“你让我出去!”莫璃狠狠地说着。

王忠不说话,但表情就是在很肯定的说,不让!

“王忠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你居然这么对自己老婆,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莫璃狠狠的问他。

她只是想要看看她哥伤得有多严重。

她分明看到他身上都是血。

想起,又心急了些,连忙从床上下来,冲向王忠,小手捶打着他的胸膛,看上去凶巴巴的,实际上力度不大,口里还一直念念有词,“老男人,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王总狠狠的抵触着门,就这么承受着她的又打又骂。

莫璃此刻恨不得将王忠碎尸万段,奈何她力气不大,怎么都推不开王忠。

反倒是让自己累的够呛。

她眼眸一紧,低头狠狠的抓着王忠的手,一口咬下去。

撕咬的力度绝对比用拳头痛很多。

王忠皱了皱眉头,却还是,一动不动。

莫璃觉得自己牙齿都痛,但是王忠居然面不改色。

她气得真的很想杀人。

根本不知道,怎么才能够推开王忠。

这一刻反而不只是因为她哥在外面受伤而迫切这么做,她就是受不了,她想要做的事情,被拒绝!

而她达不成所愿,会受不了,全身都在叫嚣!

莫璃狠狠的看着王忠,看着这个男人,跟一坨铁似的一动不动,对于她自己的暴露,他显得还很平静。

越是这么平静,越是让她火大。

她突然踮起脚尖,一把搂住了王忠的脖子,一个吻狠狠的亲在了王忠的唇上。

王忠那一刻明显有些慌张了。

但是慌张中,并没有离开,还是这么僵硬着,感受着莫璃的唇,在他唇瓣上,而她的唇,很软很软。

莫璃只是为了让王忠让开,她记得上次她这么做的时候,这个男人逃也似的跑了,但这次,这次,居然无动于衷。

她眼眸一紧,小舌头从嘴唇里伸了出来,舔着王忠紧闭的唇瓣。

王忠整个身体更加僵硬了,那一刻根本是动弹不了,感觉脑袋里面突然一阵空白。

而在空白的那一瞬间,那个灵活的小舌头,已经努力的努力的伸进了他的嘴唇里,毫不隐晦的找到他的舌头,然后在舔舐……

王忠紧闭着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而那一刻,他根本忘记了要去推开要去反抗,他只是这么感觉到莫璃的吻,变得越来越大胆。

大胆到他有些招架不住。

亲吻持续了,不知道多久。

莫璃气喘吁吁的放开他。

看着他已经红透的脸色,其实自己的脸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睁开眼睛!”莫璃说。

王忠不睁开,闭得更紧。

“你是不是男人啊!做这种事情,就有这么见不得人的吗?”莫璃怒吼着。

本来刚刚那一秒,还有点……

说不出来的感受。

她真没想到,用舌头的接吻,和嘴对嘴的亲吻完全不一样。

她……

突然跺脚,“真是不懂情趣的老男人!”

转身直接回到的床上,捂着被子睡觉。

反正,也推不开这个门了,她也没办法出去关心她哥。

她躺在床上,那一刻心跳在加速。

和以前发病似乎的速度感不一样,而且她这么多年,因为身体的原因,她都会刻意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其实很多时候别人看到她的发病,多少都是装的,她的心其实很平静,这次……

这次。

她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柔软的嘴唇,脸蛋红透。

王忠是感觉到房间安静了好久,好久才睁开眼睛。

他到现在脸都是红的,嘴唇边似乎还有莫璃的味道,甜甜的,柔柔的,暖暖的……

好吧。

他承认他现在真的有些慌张,还有些打击过度。

他从没想过,他会被这么一个小丫头,夺走一个又一个的吻,而他没有反抗。

也没有那天晚上的无法接受,反而。

反而心里会有波动。

他看着床上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一小坨,心的位置在那一刻,突然有了些,神奇的悸动!

卧室门外。

陆漫漫从楼梯上下来。

一步一步下来。

莫修远的眼眸看着她,看着她走得不快,眼神放在了他受伤的手臂上,看到血肉模糊的一片。

她似乎是隐忍了一下,才敢靠近。

而这一刻,莫修远没有让她避开。

陆漫漫坐在了莫修远的旁边,伸手,拉着他的手。

他手心很凉,而她刚刚从床上起来,很暖。

暖暖的温度,让他觉得此刻的自己,更加的王八蛋。

而他下意识的动作是,握进他。

是,他承认他后悔了,后悔让她牵扯到自己的世界里,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想,比起他现在对她的后悔,依然会选择,义不容辞的让她在自己身边,因为他无法想象,如果她靠在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为另外一个男人生儿育女,他会是什么感受!

这就是他的爱,自私到自己都开始看不起自己。

而他却只会给她说,永不放手!

陆漫漫感觉到他手回握的力度,看着他隐忍着似乎有些难受的模样,她突然笑了笑,“我就知道你回来会受伤,所以做好了心理准备。”

莫修远那一刻笑不出来。

怎么都没办法给她一个安心的笑容。

他其实不知道自己给他说,他和秦正萧达成的交易,她不敢想象,她会有什么反应。

他只是这么拉着她的手。

不放开,就是自私的将她带到了危险之中,不放开就意味着,陆漫漫的生死,在他的一念之间。

肖尘一直在很用心的帮莫修远整理伤口,叶恒在旁边着急,看着那个自己打下的枪伤,真是说不出来的滋味,他可是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兄弟。

过了好一会儿。

肖尘包扎完毕。

莫修远动了动已经麻痹的手臂,没有过多的情绪。

他说,“你们回去休息吧,今晚够折腾了!”

“不用我们再陪着吗?”叶恒询问。

总觉得今晚上莫修远应该经历了,不只是他看到的那么多。

“不用了,你们先回去,有事儿我会通知你们。”莫修远说,“但得做好,最是面临最危险的准备,就这几天!”

“嗯。”叶恒点头。

“我24小时候命!”肖尘也变得很严肃。

莫修远微点了点头。

叶恒有些不放心的还是跟着肖尘离开了。

他琢磨着这个时候,莫修远准备和陆漫漫恩恩爱爱。

两个人都腻得出水了!

他是真没想到莫修远这么个男人,在面对情爱的时候,这么,肉麻!

呼呼,今天没二更了,亲们不用等了。

小宅保证万更就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