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风云起(6)交换/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幽静的别墅。

肖尘和叶恒离开。

王忠和莫璃在房间,没有出来。

偌大的大厅,突然变得冷清。

陆漫漫和莫修远坐在沙发上,莫修远脸色看上去很不好,整个人显得有些虚弱,此刻却没有说要休息,而是这么默默的看着陆漫漫,手指拉着她的的手,在微微用力。

似乎是没觉得自己的力度,陆漫漫渐渐感觉到了一丝疼痛。

“莫修远?”陆漫漫提醒他。

莫修远那一刻似乎才回神。

“不早了,我们休息吧。”陆漫漫说。

总觉得莫修远那一刻好像隐瞒了什么,陆漫漫总是很体贴,有时候莫修远不主动说的事情,她选择不闻不问,至少暂时,不想给他添什么麻烦,对现在的莫修远而言,应该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关键是清,她会等待。

“漫漫。”莫修远没有听话的和他一起上楼睡觉,幽暗的声音,无比的低沉,带着一丝沙哑。

“嗯?”

“我说……”莫修远欲言又止。

第一次真的觉得,有些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有些话,在嘴边了,酝酿着,但就是不敢说出口。

“怎么了?”陆漫漫嘴角微微一笑。

笑容总是能够感染整个世界那边的温暖。

莫修远忍不住,拉过陆漫漫,未受伤的那只手臂的手,托着她白皙的脸颊,他的唇瓣紧紧的亲吻着她柔软而有些诧异的嘴唇,嘴唇间,都是她熟悉的味道,他用他的唇瓣轻咬着,舌头在她的唇齿间,疯狂。

陆漫漫愣怔中,渐渐回应。

尽管莫修远吻得很急切吻得很认真,但她却觉得,那一刻的他其实是没有情欲的,只是很想很想,亲吻她,然后似乎是在感觉她的存在,还带着一些歉意。

她闭上眼睛,尽量避开他的伤口,搂抱着他的脖子,让自己的吻更加深入了些。

她很不喜欢现在的莫修远,很不喜欢他突然变得这么犹豫不决还似乎有些慌张的莫修远。

总觉得这样的莫修远,是因为遇到了,他不能掌控的事情。

而这份不能掌控,让她后怕。

如果真的到了莫修远都觉得这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了,她不知道还有谁,能够解决目前的难题!

两个人的拥吻,在彼此的真心付出中,缓缓结束。

莫修远的唇瓣在陆漫漫的能力亲吻下,恢复了些颜色,不会显得那么苍白和虚弱。

气喘的陆漫漫,看着面前在极力隐忍的莫修远。

隐忍的不是他的情欲,而是,他欲言又止的话语。

“漫漫,明天我会送你离开。”莫修远终究,用自己有些沙哑的声音,说出了口。

“嗯?”陆漫漫想,应该不仅仅是离开这么简单。

如果单纯送她走,她不会觉得莫修远这般难以开口。

“送你去秦正箫那里!”莫修远一字一句,一字一句说了出来。

陆漫漫那一刻其实是有些懵逼的。

第一反应是自己听错了。

莫修远怎么会送她去这么危险的地方。

第二反应是,嗯,她终于知道了,莫修远今晚不同寻常的情绪,是因为什么了。

她在压抑。

压抑自己心里翻滚的情绪。

她在让自己努力去接受,刚刚莫修远口中的事实。

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一直在努力保持着不变的神情,却还是会发现,她的情绪在变动,克制的变动着。

“今晚秦正箫让我去杀了文部长,因为我昨晚上做了手脚,将文部长的犯罪事实让冷俊成匿名给了统帅,今晚,统帅亲自到了文城处理文部长的事情,其实在这之前,秦正箫是准备让文部长的事情发酵以达成他的目的,也就是说,我出卖了他,为了让自己可以有机会接近统帅,利用统帅的势力,先除去秦正箫。”莫修远解释,解释的时候表情淡薄,整个人都有些麻木。

“而今晚的举动,尽管我没承认犯罪证据是我给统帅的,但秦正箫这么谨慎的一个人,不会不怀疑我,而怀疑了我,自然就不会放过我,所以,我和他谈了条件。”莫修远抿唇,眼眸直直的看着陆漫漫,“而他不杀我的唯一条件就是,让你去帝都,在他的视线范围内,然后掌握我的一举一动。”

原来如此。

原来,是因为交易。

陆漫漫咬着唇。

唇瓣在那一刻,都不自己不自觉得咬得发白。

理智上其实是可以接受的。

莫修远为了完成大业,做了太多的努力,以前甚至应该是抱着不惜一切代价的,现在因为她,而变得畏手畏脚。

所以其实理智上,她真的可以接受。

但是。

她摸着自己的小腹,摸着那已经凸起的肚子。

如果没有孩子,她自己去,可以。

帮莫修远实现他的使命,她不觉得自己做不到,她是很怕死,因为死过一次的人,会知道死亡的恐惧,但她不会因为那点恐惧,会放弃去帮莫修远,她没有经历莫修远的一切,但因为很爱,所以她愿意为他有所牺牲。

可是现在。

现在,有了孩子。

这个还未出生的孩子,这么小这么小,也要牵扯到这样的政治当中吗?!

她望着莫修远,看着他应该比她更加难受更加煎熬的内心。

如果不是到了绝境,谁愿意将自己的老婆孩子,逼入绝境之中!

“漫漫。”莫修远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她白皙而干净的脸颊,指尖落在她柔软的唇瓣上,看着她这么呆立看着自己的模样,说,“你没有选择。”

心,还是动了一下。

带着点疼痛。

她知道她没有选择。

没有选择。

现在发脾气,只会闹得更加不愉快。

但是她有情绪,所以没办法这么快的,笑颜接受。

“我会让秦傲陪着你一起去秦正箫那里,他会舍命保护你!”莫修远说。

其他,其实也不太重要。

反正结果就是,她一定会被送到秦正箫那里!

她此刻只是很想问一句,很想问,如果你动秦正箫的时候,她是不是就得死?

可是那一晚上,她都没有问出来。

问出来,能有什么她想要的答案吗?

不会有的。

那晚上,在交代了她要去秦正箫那里之后,莫修远和她回到了房间睡觉。

没有人能真的睡着,只是两个人彼此沉默彼此没有开口。

莫修远连叮嘱她的话都没有一句。

大概是,在那样的环境下,叮嘱不叮嘱,结果都会是一样。

翌日的清晨。

王忠在帮她收拾行李。

莫璃郁郁寡欢的看着他们的模样,因为现在气氛不对,所以没敢抱怨。

担心你其实是极度不爽的,好不容易她死皮赖脸的住进了这栋别墅,用了非人的手段,为什么陆漫漫说搬走就要搬走?!

搬到哪里去?!

现在气氛这么僵硬,她也不敢开口。

莫修远站在王忠旁边,守着王忠在收拾东西。

偶尔还会提醒王忠,注意拿上什么,注意拿上什么。

其实王忠比谁都细心。

莫修远大概只是想为她做些事情。

想为她,在还能够为她做事情的时候,做点事情。

行李收拾妥当。

莫修远带着陆漫漫吃过早饭之后,就出了门。

已到3月,文城一片春意盎然。

如沐的春风,灿烂的阳光。

总是这般,不管在人心多么寒冷的时候,天地万物也不会随之而有所改变,人的力量在大自然面前就是这般虚弱而不堪。

她坐在小车上,莫修远坐在她的旁边,一直将她轻轻的楼抱在怀里。前排开车的是秦傲,秦傲送他们,然后陪着陆漫漫一起去帝都。

车内很安静。

从昨晚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就不再说一个字,彼此沉默,彼此沉默……

陆漫漫拿出手机,点开新闻。

以往,莫修远会阻止她,不允许她这么抱着手机看,更不允许她在车上做这种危险的举动,可是现在,他只是紧抿着唇瓣,一言不发。

陆漫漫一点开新闻,就看到了今天的头版头条。

文江兴文部长,在职文城部长的32年后,今日发表个人公告,主动请辞。

这则新闻,大概已经让整个文城区的所有公民哗然了吧。

而文部长的请辞原因是无法接受这段时间接踵而至的失去,加上自己年迈想要安稳的度过自己的晚年,所以在慎重的考虑下,不舍的做出了这样一个艰难的决定。

陆漫漫点开了新闻评论区。

很多人为之惋惜。

很多人为文部长的这么多年对文城的贡献做了歌颂。

很多人也写满了祝福,但愿他的老年能够安详而平静。

陆漫漫看了一些,就没有多少兴趣了。

越发知道新闻的真实性后,就越觉得,这里面的虚伪。

她将手机放下。

放下,看着离文城机场越来越近的距离。

“漫漫。”莫修远终究还是开口叫她了。

“嗯。”陆漫漫应了一声,头看着窗外,没有回头看他。

“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莫修远说。

陆漫漫点头。

嗯,她知道。

所以他才会用她的一切去交换他的生命。

好吧,其实她知道,现在莫修远给她说的意思是,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让她想尽办法的一定要活着,而不是她刚刚理解成的,那个意思。

人在极度无奈的时候,总是会钻一些牛角尖。

她也如此。

以为这样,会让自己至少不会心灰意冷。

莫修远时候感觉到了陆漫漫的排斥,然后就再也没有说一个字了。

压抑的车内气息,一直到了文城机场。

停好车。

莫修远带着陆漫漫走进了专用通道,这个通道一般都是国家重要人才能够走的,莫修远拿出自己的证件,很顺从的走了进去,里面停靠的都是专机,直升机,里面驻扎的都是军队。

而在这个单独的机场内,不远处的一个飞机前,站着一个男人秦正箫,他嘴角带着冷漠的笑,看着他们一步一步走进。

莫修远的脚步停在秦正箫的面前。

秦正箫看了一眼莫修远,眼神打量着陆漫漫。

陆漫漫抿着唇,脸色不冷不热,也没有过多的情绪。

秦正箫冷笑了一下,“看来是已经说通了。”

莫修远拉着陆漫漫的手,更加用了些。

陆漫漫感觉到了,但没有给予任何回应。

莫修远直白的对着秦正箫说,“我需要秦傲陪着陆漫漫一起去!”

很肯定的口吻。

秦正箫脸色一变。

“陆漫漫在你那里,我不觉得一个秦傲可以做得了任何手脚,但是没有一个男人在陆漫漫身边,我不知道你会对她做什么,你既然答应在我没有做什么伤害你切身利益的时候不会动她一根毫毛,至少让我有个见证人。”莫修远谈条件口吻根本就是,不能拒绝。

秦正箫冷冷的对着莫修远,“你现在还来和我谈条件?”

“秦先生,很多事情需要一个相对公平,否则很容易失衡。”莫修远一字一句。

“很好!”秦正箫阴森的声音,冷冷的挤出两个字,他紧紧的看着莫修远,说,“你最好安守本分,否则,就算是十个秦傲,我依然可以,对她,轻而易举!”

对她,轻而易举。

这几个字,说得极重。

所以那一刻,莫修远的脸色其实都有些无法掩饰。

“时间不早了,我不想耽搁我太多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说完,秦正箫就先坐进了他的专用飞机。

莫修远拉着陆漫漫的手一直没有放开。

陆漫漫也没有挣扎,也没有退缩,眼眸看着面前着架专用飞机,一直沉默。

好一会儿。

莫修远放手了。

放手了。

所以,她其实也不应该期待着,他会突然反悔。

何况到了这里,怎么反悔。

反悔的代价就是,他们会被身边这么多军队站哨的人,打成蚂蜂窝,死得更快。

可尽管理智的觉得如此,却还是会莫名的抱着希望。

她深呼吸了一下,深呼吸,让自己保持最最平静的情绪,登上了飞机的阶梯。

一步一步,因为怀孕所以走得不快。

那一刻,她其实是巴不得早点离开莫修远的视线,她不想去想象,莫修远看着她离开时,会是什么感受。

最好是,冷漠得跟他表现出来的一样。

她走进了机舱。

秦傲一直紧跟着她,恭敬的站在她的旁边。

而她对面坐的是秦正箫。

秦正箫对着她冷冷的笑了,笑得有些讽刺。

陆漫漫不想和他对视,也不想看到他的脸色和神情,转移实现透过机窗看着机舱外。

然后就看到了莫修远。

看到他站在那里,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飞机。

飞机起飞的时候,偌大的声音偌大的响动,他僵硬着身体一动不动。

飞机离开地面,腾空而上。

他就这么看着飞机在自己面前,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陆漫漫回头。

那个人影已经看不到了。

在飞机飞上了高度之后,那个人影就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

“这般不舍吗?”秦正箫问她。

陆漫漫没有回答。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再爱这种男人。”秦正箫说。

陆漫漫看着他,“谁说我就一定爱了?”

“女人太口是心非的并不见得是好事儿!”秦正箫一字一句,“别用你自认为的小聪明来对付我,你得不到什么好处的。”

陆漫漫笑了一下,决定不说话。

“其实。”秦正箫将身体靠在座椅上,有些慵懒的模样对着陆漫漫,“看到你,就会让我想起,上次你晕倒在我家门口的模样,那个时候想过没有,救出来的莫修远,为了自己的利益将你的生死置之度外?”

陆漫漫眼眸微动,轻声说道,“倒是没有想到。”

“后悔吗?”

“因为不知道会面对这些,所以就算后悔了,一样会拼死救他。”陆漫漫说得直白。

秦正箫笑得更加讽刺了,“陆漫漫,作为我还算对你的欣赏,不妨提醒你一句,别找和政治沾边的人过生活,受伤的都会是你自己!而我也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只要莫修远没有把我逼到一定地步,我不会杀你。”

陆漫漫看着他,脸上带着怀疑。

“我要的不过我想要的东西,杀人这种事情,并非我的喜好。”秦正箫说得直白。

陆漫漫却觉得,杀人这种事情不算喜好,但有时候做多了,就成为习惯了。

习惯了轻而易举的接受别人的生命。

陆漫漫再次的沉默,让机舱安静了下来。

2个多小时的飞行时间。

陆漫漫在昏昏欲睡中,到了帝都。

那个时候她其实很困。

是真的很困了。

昨晚上一夜没睡,这么一躺下,就真的睡着了。

她挣扎着让自己睁开眼睛。

那一刻,却突然感觉到了一个陌生的怀抱,将她抱了起来。

“睡吧,我没有虐待孕妇的习惯。”耳边是秦正箫的声音。

陆漫漫想,反正早晚都是死,倒不如让自己享受享受,也就理所当然的靠在他的怀抱里,睡着了。

一觉醒来,是饿了。

她看着窗外的天色,此刻大概已经到了下午夕阳时期。

她果然是睡得有些久了。

睡得一身都有些不舒服。

她掀开被子起床。

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一切,那份恐惧,渐渐在自己平静的内心中缓解。

她推开浴室。

浴室里面,放着新买的一切用品,她漱口刷牙,洗脸。

然后走出卧室。

卧室外,她下楼。

大厅中,秦正箫已经换上了他高贵的睡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秦傲一直站在旁边,不发一语,看着她起床下楼,眼眸动了动。

秦正箫背对着她坐,也没有回头,似乎知道她醒了,声音淡薄的说道,“你果然很能睡。”

“我昨晚一夜都没睡着。”陆漫漫直白,然后走到他面前。

“想什么了?”

“想我在这里应该怎么过?”

“想到了吗?”

“没想到,但来了之后觉得,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吧,所以我现在饿了,我要吃东西。”陆漫漫说。

秦正箫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突然笑了一下,“你接受事物的能力,果真惊人。”

“谁说人不都是这样?没办法反抗,终究会成为你们政治的牺牲物,难道我应该每天以泪洗面吗?如果以泪洗面可以换回另外一个结果,我倒是可以哭给你看!”陆漫漫说得认真。

秦正箫有些无语的笑了笑,从沙发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就应该这样,陆漫漫。”

陆漫漫只是看着他。

秦正箫吩咐佣人上菜。

现在5点过。

也没有到晚饭时间,但就是一招呼,厨房就开始一一上菜了,大概是为她准备的。

陆漫漫坐在饭桌前,开始吃东西。

秦正箫不吃,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

秦傲陪着她一起吃。

听说是,秦正潇吃午饭的时候询问了秦傲要不要吃,秦傲非要等她一起,也就饿到了这个时候。

两个人吃得很安静。

陆漫漫打量着这栋别墅的所有。

尽管上次来的时间不长,但还是记得,这就是她上次来找他而晕倒在他家家门口的地方,所以秦正箫是完全没有避嫌的,将她接到了这里,他不需要隐瞒统帅隐瞒其他人吗?而这份不隐瞒,其实是在故意让莫修远在统帅面前,举步维艰。

他自己的老婆和未出生的孩子都在他这里。

如果莫修远没有一点能耐,说不定,统帅还会帮他杀了莫修远。

莫修远现在的处境不见得比她安全。

但……

好吧,她承认她没有这么大度,大度到现在不仅不怪他,反而还在为他的安慰着想。

她吃过饭之后,你离开了饭桌。

秦正箫似乎是看电视看无聊了,将遥控板放在面前的茶几上,“想看什么自己选?”

“秦正箫。”陆漫漫突然叫他。

“嗯?”

“怎么样才可以让你,不会因为莫修远而杀我?”陆漫漫询问。

“我说过,只要莫修远别逼急了我。”

“我的意思是,和莫修远没有关系的情况下,我做什么,你可以不杀我?”陆漫漫一字一句问道。

秦正箫突然觉得还很有意思,他看着陆漫漫的模样,上下打量,“你这是在极力自保?开始不相信莫修远了?”

“你试试看,还能不能相信!”陆漫漫将电视关掉。

房间中,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总觉得说正事儿的时候,不应该有吵吵闹闹的声音。

“既然他能够把我送到这个地方,不说百分之百的肯定他已经将我的生死置之度外,但有一点还是可以说明的,就是我在他心目中也不是那么重要,至少他可以让我为他牺牲,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不是我自愿的情况下。”陆漫漫对着秦正箫一字一句,“爱或者不爱,有时候真觉得不那么重要了。”

秦正箫点头,似乎是饶有兴趣的听着陆漫漫的一字一句。

“所以我想,你应该也会有什么很想要做的事情,何况你说了杀人不是你的乐趣,所以你说,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地方,然后你在最后可以放我一马。我没有选择,只得自保。”陆漫漫肯定道。

秦正箫看了陆漫漫很久。

很久,看着这女人和他自认为的大多数女人都不同。

能够这么快的清楚自己的位置,知道自己立场的人,不多。

他说,“暂时没有想到你有什么除了威胁莫修远的其他利用价值。不过,我答应你我会好好考虑一下,有什么可以让你不至于被我杀死,而我又能够说服我自己心里那一关!”

“谢谢。”

秦正箫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晚上我有个饭局,你别想着这里只有几个佣人就试图逃跑,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你只要走出这扇大门,你的脑袋就会瞬间开花,别怀疑我安插在我身边人的能力,我的狙击手都是一枪暴毙!”

“我还没有那么愚蠢。”

“只是真心提醒你,不想你死的太早。”

陆漫漫看着他的背影上了楼,很快,换了一套得体的衣服就出了门。

出了门后。

陆漫漫坐在沙发上努力保持着的冷静也有些坍塌,她靠在沙发上,心跳在加速。

不可能不怕,不可能不怕自己这么孤身和秦傲一起在这个敌人的阵营里。

“秦傲,你手机还在吗?”陆漫漫突然询问。

“被秦先生收走了!”

她就知道。

她醒来后,一般第一时间就是摸手机看时间,很显然,手机不在自己身边,她没有问,现在可以肯定,手机已经早就在秦正箫手上了。

所以,现在他们根本没办法给外界传递信息,莫修远大概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莫修远……

莫修远你最好别辜负我!

……

文城。

莫修远从机场离开,回到别墅。

莫璃诧异的看到莫修远回来,左右看了看没有看到陆漫漫,有些莫名其妙,“哥,你不陪着陆漫漫一起出门?”

当时她就奇怪,为什么收衣服只有陆慢慢的。

后来一想,反正他哥本来也在帝都住,早就把行李收过去了吧。

莫修远不想说话,却还是开口道,“这段时间我和陆漫漫都不会在这里,你和王忠好好守住家。”

“你们都走了,我留在这里做什么?”

“你和王忠结婚了。”

“我也不想……”

“莫璃,我不想在为你的事情而烦心,你最好听话点懂事点,以后谁都没有办法真的照顾你一辈子!”莫修远说得冷漠,“我的话就说到这里,你以后想要怎么做,那都是你以后的事情,我不参与,但你别给任何人,添了麻烦,包括你父母!”

丢下一句话,莫修远突然上楼了。

莫璃就这么看着莫修远的背影。

她从小都是这么长大的,现在她哥突然这么严肃的对她说这些,到底是为什么?!

她还是第一次,被她哥这般教训。

不是因为愤怒,好像就是对她人生的一个怀疑。

她心里有些不爽。

很不爽。

还有些难受。

陆漫漫走了,他心情不好,干嘛发泄在她的身上!

王忠在旁边,看着莫璃的情绪变化。

从昨晚开始,他就没办法好好的直视莫璃了,那份心里的触动,他到现在也不明白,到底是因为什么,现在看着莫璃有些委屈,委屈到眼眶通红的模样,第一次觉得自己会对一个女人有了心疼?!

是因为莫璃看上去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实际上,因为瘦弱娇小,倒是显得很需要人保护。

保护……

王忠深呼吸。

都不是他的事儿,都不是他的事儿!

……

莫修远回到房间,躺在床上。

床上似乎还有陆漫漫的味道,他将自己捂在被子里。

昨晚上,两个人都一夜未眠。

他知道陆漫漫心里的所有情绪,但就是,到最后离开都没有说一个字。

没有说恨他,也没有说不恨他。

没有说话,是因为心寒吗?!

是因为觉得自己说什么,好像都无用了。

这份无力感,他其实可以体会。

他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就想过,陆漫漫会有的所有反应,而她的反应,在他的预料之内。

她不会大吵大闹,她只会,默默的接受。

谁知道,她心里在隐忍着什么……

谁知道,她心里是有多难以接受。

莫修远紧捏着拳头。

从现在开始,他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威迫到陆漫漫的生命,而他知道,有时候他根本,停不下来!

他拿起电话,给叶恒拨打。

“阿修。”

“定最早一班的机票,去帝都。”

“嗯。”那边根本就是,随叫随到。

这个时候,谁都不会怠慢。

下午。

莫修远就和叶恒一起去了帝都。

两个人坐在飞机上,莫修远一直很沉默,脸上毫无表情。

叶恒总觉得今天的莫修远有些奇怪,尽管平时也是这样话不多,但今天的他,明显更加沉默了。

叶恒受不了这种压抑到死的气氛,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你和陆漫漫吵架了?”

莫修远紧抿的唇瓣,依然僵硬。

“她是不准你离开吗?”一般女人都会这样,舍不得自己男人走。

哪里像他这般自由。

说来,唐夭夭貌似从来没有想过要留他,反而对于他的离开,在拍手叫好?!

卧槽。

怎么突然觉得那不是滋味呢?!

“陆漫漫去了秦正箫那里!”

“什么?!”叶恒爆叫,“她给你戴绿帽子了?”

莫修远没有因为叶恒的白痴而有任何情绪波动,依然冷漠而压抑的说,“这是秦正箫给我的交换条件!”

“这个龌龊的男人,劳资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叶恒狠狠的咒骂着。

莫修远一直沉默。

“陆漫漫走的时候,有没有哭得很凶,有没有怪你,拿她当交换条件,有没有说什么让你难受的话?”叶恒看莫修远的模样就知道,陆漫漫肯定伤害他了。

身体受过无数大小伤痛的男人,他总觉得唯一能够伤他的,大概就只有那颗,心脏了。

“没有,她什么都没说。”莫修远直白。

到现在,脑海里面都是她一夜的沉默,以及上午离开时的冷漠。

“不会吧,你别死鸭子嘴硬了,她肯定骂你了是不是?肯定说你是禽兽王八蛋!”叶恒说着,思维快速的跳动着,又嘀咕道,“虽然我也觉得你的举动挺王八蛋的。”

莫修远突然闭上眼睛,“你安静点。”

“……”叶恒觉得自己很受伤。

他真的只是想要安慰他而已。

这个不知好歹的男人。

叶恒不爽的看着机窗外的天空。

倒是……

莫修远真的将陆漫漫送去了秦正箫那里,而后会发生什么,而后陆漫漫会发生什么,真的……只能听天由命了。

他这么一个大大咧咧的人都开始有些忍不住的在想,如果陆漫漫真的因为莫修远而死了,莫修远会怎样?!

会怎样?

他不敢想象。

2个多小时。

飞机停到了帝都。

莫修远带着叶恒去了自己在帝都的公寓,公寓是秦正箫帮他找的,所以这周围,自然有很多他的眼线,他的一举一动,都在秦正箫的监控之内。

回到公寓内。

叶恒躺在沙发上,反正没事儿的时候,他都是这么逍遥自在。

“叶恒,今晚上我要去见统帅。”莫修远一字一句。

“怎么见?”叶恒躺在沙发上的身体动了动。

说见就能够见的吗?

“先联系秦正扬。”

“怎么联系?”叶恒实在不觉得这些人会这么容易联系的。

“我只是让你做好准备。”莫修远直白。

所以说,他特么的就只是一介武夫的存在了。

莫修远拿起手机,走向了一边。

叶恒看着他的背影,有些不悦的继续躺沙发。

秦正箫接通了莫修远的电话,“做什么?”

“我今晚去见统帅。”

“做事情的效率倒是比我想的还要高!”

“你给我秦正扬的电话号码,我直接找他。”莫修远说。

“嗯。”秦正箫点头。

“陆漫漫怎么样?”莫修远询问。

“比你想的要好。”秦正箫直白道,“能吃能睡,气色不错。”

“好。”

莫修远直接挂断了电话。

知道她还活着就行了。

至于其他,他现在管不了这么多。

他握着手机,看着手机中跳出了一条短信,仅仅11个阿拉伯数字而已。

莫修远抿唇,拨打。

那边好久接通,“喂。”

“秦先生你好,我是莫修远。”

“莫修远?”秦正扬估计将声音拉长了些。

“我想见你。”

“为什么?”那边询问,饶有兴趣。

“为了昨晚的事情,我想统帅的目的,就是要见我。”

“莫修远你很聪明啊!”秦正扬笑了一下。

“为了能够活命,凡是自然都会多想一些。”

“既然你这么迫切,我给我爷爷汇报一声,这是你的电话号码?”那边询问。

“是。”

“我倒是好奇,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

“我问的秦正箫。”

“你倒是够坦率。”

“我别无选择。”莫修远说得直白。

秦正扬又笑了笑,“等我电话!”

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莫修远就这么握着手机等着。

等了将近二十分钟。

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莫修远接通,“你好。”

“是我,那边传来一个年迈的老年声音。”

莫修远恭敬无比,“统帅。”

“我亲自给你打来电话,你也知道我对你的看重,果然没有辜负我对你的期望,今晚我没空,明天晚上皇家有个内部的聚餐,我会让秦正萧将你带上,到时候会找机会让你来见我。”

“是。”

“莫修远,希望你是个明智的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那边一字一句。

“我知道。”莫修远点头。

电话挂断之后。

莫修远又是一阵沉默。

叶恒看着他的模样,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今晚不去了,明天去!”

“哦。”叶恒点头,想了想,“那我去夜场了。”

“你小心点。”

“放心吧。”

“我是说,小心别感染上了艾滋。”

“……”莫修远是心情不好,拿他出气吗?!

叶恒不爽的起身准备离开。

“叶恒,现在我身边的人都有危险,不只是陆漫漫。”莫修远最后提醒。

叶恒嘴角一笑。

他就知道,阿修不肯能对他这么冷漠的。

而从他跟着他那一天开始,他就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天!

求月票!

求月票!

求月票!

小宅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