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风云起(7)考验/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夜。

陆漫漫睡在陌生的地方。

而她甚至不知道,她会不会在某个睡着的瞬间,就真的再也睁不开眼睛。

第一个晚上在秦正萧的别墅中度过,而那个晚上,秦正萧并没有回来。

秦正萧有未婚妻,未婚妻南之熏,一个可以为他的政治提供莫大帮助的女人,所以,他的一夜未归,也有可能去了南之熏那里。

现在未婚男女提前发生性关系,在北夏国这个不算开放但也已经跟上潮流的国度,一点都不觉得稀奇,而且这样的行为,现在还有个名字叫做,试婚。

第二天一早。

她从床上起来。

在被人的地盘终究算得不太安宁,偶尔一点点细微的响动,都会让她惊喜,然后要好久才,才会平静下来。

她看着镜子中自己惨败的脸色。

她用温水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其看上去不至于那么苍白。

洗漱完毕,她走出卧室。

那一刻,整个人突然顿了一下。

而那一秒,她感觉到了肚子的一点动静。

很明显,明显到根本就忽视不了。

她有些吃惊。

因为经常开胎教方面的书籍,所以自然知道,这样的动静,是传说中的胎动。

会根据孩子的月份,而有所动静。

一阵惊喜,却突然又死一般的沉默。

她总以为孩子的一切一切都可以第一时间分享给莫修远,不管是之前在一起时他陪在身边,还是说他们分开后用手机传递,但是现在,她只能将这份喜悦压抑在心底,反而还会觉得有些悲哀。

她的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抚摸着刚刚胎动的地方。

她不知道是孩子的小手小脚还是小脑袋,她只是因为孩子的那个无意识的小举动,让她突然莫名的感动。

手放在肚子上,抚摸了很久。

刚刚的触动仿若是幻觉一般,再也没有了。

她扬了扬嘴角。

努力让自己笑着,笑着说,妈妈尽全力抱住你!

而你,要坚强知道吗?!

深呼吸一口气,她拉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楼下。

秦傲在大厅恭敬的站在角落,而秦正萧不知何时回来的,此刻坐在沙发上抽烟。

烟雾在他头顶上飘扬,看上去似乎是有些若有所思。

陆漫漫下楼,一步一步走过去。

秦正萧看着陆漫漫走过来,将烟蒂熄灭,还用茶水浇灭了烟灰,这样的举动,不得不说,很绅士。

“睡醒了?”秦正萧问她。

“嗯。”

“吃早饭吧。”秦正萧站起来,率先走向了饭厅。

陆漫漫犹豫了两秒,还是坐了过去。

两个人的饭桌,早餐品种很丰富,两个人安静的吃着,不发一语。

秦正萧吃得快,尽管看上去依然很有教养,但他确实已经吃完了,看着陆漫漫还在小口小口的吃得很慢,细嚼慢咽。

他笑了一下,“昨晚上莫修远给我打电话了?”

“哦。”陆漫漫应了一声。

“不想知道他说什么了吗?”

“你想告诉我自然就会告诉我,如果不想告诉我,我问了也没用。”陆漫漫很淡定,淡定的继续吃早餐。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不骄不躁的个性,很合我胃口?!”秦正萧说。

陆漫漫放下牛奶,擦了擦嘴角,看着秦正萧说,“所以你打算放过我吗?”

“没。”秦正萧直白。

陆漫漫只是淡定的笑了一下,没什么特别的情绪。

“莫修远昨晚问你怎么样了?”秦正萧开口说道,口吻很淡,似乎就是在聊着家常般,“我说你能吃能睡,气色很好。”

陆漫漫继续吃早餐。

她得把自己喂饱了。

为了自己,为了孩子。

“我没说谎,你可比我想象的还要能吃。”秦正萧看着她面前的餐点,不知道原来女人的胃口可以这么大。

“我怀孕了,孕妇就是吃得比较多。”

“当我什么都没说。”秦正萧耸肩,然后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说道,“陆漫漫,吃完之后,带你去个地方。”

陆漫漫看着他。

“放心,不会杀你,只是带你散散心,我也怕把你憋坏了,莫修远就不帮我了!”秦正萧看着陆漫漫,“莫修远现在可是一颗,超级关键的棋子,能成为帝王家的棋子,还是大家都想要的棋子,你男人可真是很有能耐!”

陆漫漫就看着秦正萧走出了饭厅。

是啊。

莫修远就是很有能耐。

可是很有能耐又能怎样,作为他老婆的她,现在还不是一样,任人宰割吗?!

吃过早饭之后。

秦正萧就真的带着陆漫漫出门了。

陆漫漫真不觉得秦正萧这么好心,更不觉得,秦正萧这么闲,他做的每一件事情每一个举动,她都没办法用平常心来对待。

秦正萧似乎也看出了陆漫漫的心思,没有解释,反而就这么笑着,笑着仿若很有兴趣。

对一个女人这般有兴趣。

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车子一直往帝都的郊区开着。

陆漫漫恍惚觉得这条路有些熟悉,但也不敢肯定,是不是自己曾经来过的,毕竟只去过一次。

她现在坐在秦正萧的车内,而秦傲,在他们后面那辆车。

那辆车有三个秦正萧的人。

所以想要逃走,也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车子开了将近一个小时,停在了半山腰的一栋偌大别墅门前。

秦正萧先下车,然后给陆漫漫拉开车门。

陆漫漫看着面前的大门,看着这个广阔得仿若庄园一般的别墅,诧异的看着秦正萧,“这是你的别院?”

“你太看得起我了!”秦正萧走进敞开的大门。

陆漫漫跟上他的脚步。

“这个地方寸土寸金,大概是帝都乃至北夏国最有价值的一块土地,我倒是很想纳为己有!”秦正萧边走边说,说的话,也不知道几句是真的。

陆漫漫就这么揣着他的心思,跟着他一起走进去。

如若宫殿一般的大厅,大厅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一本外国名著,似乎是在翻阅,而此刻透过大厅外的窗户照耀着的阳光正好落在他的身上,整个人放入自带光芒一般,有点跟天使一般的,无邪而美好。

他看着他们到来,将书本盖上,起身相迎,“正萧,难得大家光临,怎么舍得到寒舍来看我?”说着,眼神还往旁边看了一眼,“还换了一个美女?莫非是准备带我这里来金屋藏娇?”

秦正萧笑了一下,“你想多了,仅仅是朋友,因为怕她怀孕无聊,就带着她过来你这边看看,这么大一片地方,算得上是郊区旅游了,帝都也没其他地方,比这里景色更好!”

“荣幸之至,随便参观。”男人说,“我让佣人帮你准备茶水。”

“谢谢。”秦正萧点头。

男人离开的时候,还忍不住字秦正萧耳边嘀咕,“真只是普通朋友?”

“真的只是普通朋友。”秦正萧肯定。

男人似乎觉得无趣,耸了耸肩,转身离开。

陆漫漫就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出神。

秦正萧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是不是觉得有点眼熟?”

陆漫漫回神。

秦正萧坐在沙发上。

陆漫漫跟着坐了过去。

“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也觉得他和莫修远有点像!”秦正萧说,“所以,带你来这里看看风景的同时,顺便还能看看你日思夜想的男人影子,没亏待你吧。”

“你觉得很像吗?”陆漫漫转头问他。

秦正萧扬眉。

“我觉得不像!”陆漫漫一字一句,“莫修远更帅一些。”

“到现在还维护他?”

“只是实事求是。”陆漫漫直白。

秦正萧耸肩,不发一语。

男人也从那边亲自端了两杯茶水过来,声音很好听的说道,“自己家种的,这种花茶,孕妇也可以喝。”

“谢谢。”陆漫漫接过来。

男人对着她一笑。

“介绍一下,巴泽尔,我朋友,也是这栋别墅的主人,身价……”秦正萧说,“比起你们家的家产应该,有过之而无不及!北夏国排名第一的钻石王老五,不过低调,媒体曝光少,大多数人不认识他。”

“是吗?”陆漫漫笑了一下。

“更重要的是,嫁给他还少了婆媳烦恼,他是孤儿。”秦正萧继续说道。

“我是有夫之妇,给我说这些有什么用?”陆漫漫询问。

“简单介绍而已,何况,他也有已经谈婚婚嫁的女朋友了。”

陆漫漫真觉得秦正萧有些啰嗦。

巴泽尔优雅的笑了一下,“别这么标榜我,女士会反感的。介绍一下你的女性朋友吧。”

“陆漫漫,如果你经常看新闻应该不会不认识她,文城的风云人物,被称作商业奇迹。不过现在因为怀孕了,在家待产中。”秦正萧说。

“你好,陆小姐,我是巴泽尔。”

“你好。”陆漫漫招呼。

“需要我带你们出去转转吗?”巴泽尔询问。

“不用。”秦正萧说,“你忙自己的,我带她走走就行。”

“那就不打扰你们了。”

秦正萧点头,带着陆漫漫走了出去。

宽广的草原,湛蓝的天空。

熟悉的一幕又一幕在自己脑海中想起。

她记得第一次也是唯一来这里的时候,莫修远和莫远离在这片草原上奔腾,当时,她还坐在了莫修远的怀抱里,从未有过的开阔。

她只是没有想到,莫远离居然和秦正萧也有关系。

是莫修远一开始就给莫远离铺好路了吗?

秦正萧就半点没有怀疑过,长得相似的两个人,莫修远和莫远离的关系?!

想来。

莫修远既然敢让莫远离去靠近秦正萧,自然就会有他觉得莫远离不被怀疑的方法。

莫修远比她想的,比任何人想的,大概都要深远。

而她一时半会儿,猜不透。

“在想什么?”秦正萧问她。

“没什么。”陆漫漫说,“只是有些受宠若惊。”

秦正萧笑了一下,“昨晚上你说,你有什么利用价值,和莫修远无关的利用价值是不是?”

陆漫漫看着他。

“我想了一宿,突然觉得,你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陆漫漫皱紧眉头。

“老早就听说你在商场上翻云覆雨,轻而易举让陆氏起死回生!现在我倒是想,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你说。”陆漫漫保持平静。

“帮我将这里收购在我的名下。”秦正萧一字一句。

陆漫漫蹙眉。

“这里风光正好,可惜我多次和巴泽尔商议,都以失败告终,毕竟他不缺钱。”秦正萧说。

“我能好奇你为什么非要买下这里吗?”陆漫漫看着他。

“听说,这是北夏国的龙脉之地。”秦正萧一字一句。

“那你大可以利用你皇族的身份,强行占有了就是,何必大费周章。”陆漫漫说得直白,“纵观北夏国所有地方,哪里不是你们皇家的土地?!”

“如果可以,你以为我还需要你提醒?”

“亦或者还有一个方法。”陆漫漫很认真。

秦正萧倒是很惊奇。

他真不觉得陆漫漫这般聪明,反应能力这般迅速。

“你杀了巴泽尔,他是孤儿,没有继承人,财产就会没收,自然纳入公家收入。”陆漫漫说,“岂不是,不费一分钱,就到手了。”

秦正萧看着陆漫漫,紧紧的看着他,突然笑了,“你真聪明。”

陆漫漫扬眉。

“可惜的是,杀了他,也不会是我的财产,那是统帅的。”

“早晚不是你的?”

“虽然这句话很动听,但我想你不笨,应该知道风云莫测。”秦正萧一字一句。

陆漫漫抿了抿唇,不多说。

秦正萧微仰着头,看着天空干净的蓝色,说,“陆漫漫,这是唯一,不牵扯莫修远你可以自保的方法,我保证,如果莫修远背叛了我,我不会杀了你!”

她没有说话。

那一刻却知道,秦正萧没有开玩笑。

也知道。

自己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能够办到。

“我可以找巴泽尔私聊一下吗?”陆漫漫突然询问。

“这么快就想到了方法了?”

“没有。”陆漫漫说,“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总得了解他需要的什么,才能够为我接下来的谈判,找到方向。”

“果然是个聪明的女人。你随便。”

陆漫漫转身离开。

秦正萧应该永远都想不到,她其实不是去谈条件的,只是找到了借口,单独和莫远离说话而又不会,被他怀疑!

客厅中,莫远离不在。

她问了问佣人,去了2楼,敲他的书房。

莫远离打开房门,眼眸一紧。

“别担心,现在秦正萧不会过来,也不会怀疑我们的关系。”陆漫漫直白。

“大嫂你进来。”莫远离让她进去,关上了房门,急切的开口道,“你为什么和秦正萧在一起?”

“你哥拿我做了交换条件。”

莫远离沉默了两秒。

“没关系,我接受了。”陆漫漫说道,整个人真的很平静,“现在秦正萧用我在威胁莫修远,我现在在他身边被他收了手机限制了自由,今天之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有机会出来,所以有些事情你帮我转告给莫修远一声。”

“你说。”

“告诉他,我可以想办法自保。”陆漫漫抿了抿唇,“让他别管我。”

莫远离真的对陆漫漫刮目相看。

他以为任何一个女人,在面对这样的处境时,在面对自己最信任的人被他这般利用时都应该是带着满目仇恨的,他真没想到陆漫漫会这样的接受,这样的就接受了。

甚至,还在为他们考虑。

陆漫漫也没有管莫远离的情绪,又说道,“现在秦正萧和我谈的条件是,让我帮他将这里从你手上收购了!如果你现在在我这么三言两语下立刻给我了,肯定会引起秦正萧的怀疑,他太多疑了。”

莫远离点头,“这只狐狸,三番两次的让我把这块地卖给他,不过就是为了虚张声势而已!”

“他说龙脉在这里?”

“这只是一个传说,不过他可以用其做文章。”莫远离一字一句,“比如他是龙脉的继承人什么的?引起一些舆论,现在秦正萧最想要的就是,民众的支持率,这对于他之后名正言顺的继位,很有帮助!而且不得不说,这块地皮在整个北夏国而言都是最值钱的一片,也没有经过人雕琢,风水极好,大多数人都想拥有!”

“你果真是捡到宝了。”陆漫漫忍不住说道。

莫远离点头,承认,运气确实不错。

可谁知道,这又是不是刻意安排。

他又开口道,“我会好好想想,怎么不动声色的将这块土地卖给秦正萧,你保我哥,让我来保你以及我哥的孩子的安全。”

陆漫漫笑着摇头,“不用。”

莫远离蹙眉看着她。

“对比起你的命,你哥更想保你。”陆漫漫一字一句。

莫远离抿唇。

“不用有任何不好意思,我能接受。”

又是简单的这么一句我能接受。

不知道是在告诉自己应该去接受,还是说,强迫着自己一定要去接受。

莫远离没再多说。

在这段时间政治的争夺中,总会有人牺牲,不知道会是说,但最后,能够全身而退的几率,真的不大!

“不说了,说久了,秦正箫就该怀疑了。”陆漫漫对着莫远离一字一句道,“我先出去了。”

“嗯。”莫远离点头。

陆漫漫打开他书房的门,走了出去。

大厅中,秦正箫已经从外面进来了,此刻坐在沙发上品茶,看着陆漫漫从楼上下来,眉头扬了一下,“怎么样,有什么效果吗?”

陆漫漫坐在他的旁边的沙发上,说,“谈判需要技巧的。”

“你的意思是,我完全没技巧可言?”

“不,我只是告诉你我没有问他如何才会卖这块地皮!我的终点是巴泽尔为什么不卖给你?”陆漫漫说,“比起他卖不卖,为什么不卖给你,似乎更为关键。”

“他怎么说?”

“他说因为你没他帅!”陆漫漫直白。

秦正箫看着陆漫漫,忍不住大笑,“陆漫漫,难得你还会开玩笑。”

陆漫漫看着秦正箫的模样,“你确实没他帅。”

“所以……你是被他迷住了?”

“不,我说了,莫修远更帅。”陆漫漫一字一句。

“怎么听着这么刺耳呢?”秦正箫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有点不是滋味。

陆漫漫看着秦正箫,认真了些,“说真的,就和刚刚巴泽尔的简短谈话中,我确实找不到可以让巴泽尔愿意卖给你的任何种种理由,他不缺钱,他干嘛要卖掉这块风水宝地?”

“所以你的答案是,你做不到了?”秦正箫看着她的模样,“这样,也不怪我对你下手,我一向都是说到做到。”

“他不需要钱,总会有其他短板。”陆漫漫看着秦正箫,“比如,他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人或者重要的事情,是可以拿去威胁的。当然,你给我的信息不多,你说他是孤儿,但我好像听你说了,他是有女朋友的。不妨,你通过他女朋友下手,也或许会有点帮助。”

“女朋友这边可以不用想了。”秦正箫直白。

“怎么?那个女人你不敢动?”

“是还不能动。”秦正箫强调。

“没办法从人下手,有没有什么事情是他很在乎的?”陆漫漫问。

“暂时没发现。”

“想要从一个人身上拿到某一样东西,不应该对他进行全方位了解吗?他总有在乎的东西。”陆漫漫狠狠地说。

“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我没时间去做这方面的研究,因为我很忙!”秦正箫一字一句。

“我不是在帮你分析吗?”陆漫漫扬眉。

秦正箫那一刻突然觉得自己被陆漫漫堵得哑口无言。

“给我点时间,我多想想。”

“你时间不多,陆漫漫。”秦正箫说,“因为……其实我跟你一样,我对莫修远的信任度,基本为零。但我不杀他,那是因为我觉得对比起杀了他,他活着更有利用价值。”

陆漫漫抿唇。

所以莫修远将她送到秦正箫身边,分明就是让她去送死。

她脸色有些微变。

秦正箫看着她的情绪变化,没过多的情绪,他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说道,“不早了,我们该离开了。”

“不需要给主人打声招呼?”

“不需要,他不拘小节。”

陆漫漫跟着秦正箫离开。

离开这栋庞大的别墅区域。

坐在车上,陆漫漫一直沉默,沉默着一言不发。

她告诉莫远离让他转告莫修远不用管她,是她觉得自己在这段时间能够为莫修远做的最大的牺牲,她不是接受了他对他的所有安排,而是已经变成了事实之后,就不想成为了莫修远的负担,不管现在心里对莫修远是什么感受,但至少,在理智面前,她应该帮莫修远,度过他人生中最大的难关。

至于度得过否,至于度过了之后她会怎么对待莫修远,她想,那都不是当前应该去纠结的事情。

她从来都知道,什么是当下应该做的。

秦正箫看陆漫漫陷入沉默,也没有多说话。

他其实也很诧异,自己真的会给陆漫漫活下去的借口。

对他而言,刚刚那片地皮他确实很想要,但没有想要到他表现的这个地步,而他只是真的很认真的在昨晚,和南之薰共度良宵后,想起了陆漫漫的一字一句,想起她一本正经的和他谈条件,而他,还真的给了她一个条件可谈。

这个条件虽然不好完成,但至少,他真的给了她一个活命的机会。

史无前例的做了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情。

此刻,他反而还很期待,陆漫漫是不是真的有那个能耐?

……

莫远离站在外阳台上,看着崎岖的山路中,那越行越远的一行轿车,他转眸,拿出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阿离。”

“哥,我看到陆漫漫了。”

“嗯?”莫修远扬眉。

“秦正箫今天带着陆漫漫到了我这里。”莫远离说,“你放心,我们没有被发现任何异样。

“我知道。”莫修远说,似乎是隐忍了一秒,“陆漫漫对你说什么了?”

“她说,让你别管她,她会自保。”

那边似乎是沉默了很久。

很久没有说一个字。

“她说,秦正箫答应不杀她的条件是,让她想办法从我手上将地皮卖给秦正箫。因为不能做得太明显,所以我们暂时都没有想到办法,可以让秦正箫不怀疑的情况下,将地皮转让给他。”莫远离说。

“让我想想。”莫修远一字一句。

“哥,陆漫漫真的很勇敢。”

“我知道。”

“你别辜负了人家。”

“不会辜负。”只是,不知道会不会被原谅。

陆漫漫只是因为很理智,所以才会说出那么一番话,让阿离带给他。

“那我挂电话了。”

“阿离。”莫修远突然叫住他,“陆漫漫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不要插手,你现在还算安全,没有人怀疑到你的头上,我好不容易让你走进政权,以你财阀的身份,和政治毫不沾边的不被任何人所怀疑,你不能因为某些事情,露出什么蛛丝马迹,你要知道,你背负的不仅仅只是你自己的感情,你背负的是我们莫家的祖祖辈辈!”

莫远离哑然的笑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让我就算可以搭手救陆漫漫,也要避讳的,不要出手救她吗?”

莫修远咽了咽喉咙,“我会自己想办法保护她。”

“能够将她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你真的是觉得你可以保护好她吗?”莫远离狠狠地问道。

“我会尽我所能。”莫修远说得清清楚楚!

“那万一陆漫漫一不小心死了呢?秦正箫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很清楚。”

“那是我需要承受的,不是你。”

“果然,刚刚陆漫漫走的时候还说,说对比我和她的命,你更在乎的是我。”莫远离轻轻地说着,“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很平静,但我觉得她的心,应该是千疮百孔的。”

“陆漫漫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

“你是在自我安慰而已。”莫远离直白。

“在这个时候,我只会自我安慰,也顾不了那么多。”莫修远的语气真的很冷很肯定,“你只要做好我给你说的那些事情就行了,其他的,我会想办法。”

“好吧。”莫远离点头。

反正,任何时候他都倔不过他哥。

他哥会给他铺好很光明的一条大路让他去走,可谁知道,这条路上,是多少鲜血筑成的,谁知道他走在血粼粼的大路上,是一种什么滋味。

他讲电话挂断了。

一切的一切,从出生那一刻就已经注定。

他也别无选择!

而此刻,同样挂断电话的莫修远,也这么沉默了很久。

他没他刚刚说话时那么淡定。

他可以想象,今天陆漫漫去见莫远离时,给莫远离这么云淡风轻的说让他不要管她时,是一种什么心态,是一种,无力反抗然后又只能被迫接受的一种无奈心态!

他狠抿着唇瓣,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速战速决!

亲们问宅什么时候会二更。

小宅说是抽风的时候。

然后小宅今天抽风了。

至于具体时间,小宅真不知道,反正,总会二更的!

推荐好友的军旅言情文《军少强宠之地球的后裔》爱吃香瓜的女孩著。

【军旅甜宠+女扮男装+复仇虐渣+1对1,双强双洁之夫人要从小培养】

陈少军捡到陈暖时,觉得“他”像妖怪,左脸上有块像鱼鳞的胎记。

长大后陈少军觉得他更像妖孽,长得比女孩还漂亮,且时时刻刻盯着他,似想把他吃了。

面对这个无比粘人的小男孩,身为三栖特战部队总教官的陈少军决定:把他训练成一个男子汉!

于是拔苗助长的辛酸历程开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