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风云起(8)皇家盛宴/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秦正箫的别墅。

陆漫漫吃过午饭之后,就回到房间休息了。

她站了一会儿,让自己不至于刚吃完饭就躺下睡觉,这样会让身体很难受,她就在房间左右走了走,才侧躺在床上。

上次做孕检的时候,医生就说了,孩子越大,就越不能平躺着睡了,孩子容易缺氧,而她总是很细心的记住了医生对她的每一句叮嘱。

她有点睡不着。

此刻。

肚子似乎又动了一下。

明显的胎动。

她的手轻轻的放在肚子上,感受着里面的动静,并不算太过强烈,但真的能够感觉到生命力。

其实,她今天很想很想让莫远离给莫修远说一声,孩子能动了。

那一刻却突然不说了。

她想对比起莫修远现在要做的一切,这些应该也不是那么重要,亦或者,还会让他碍手碍脚。

既然决定站在他的立场去帮他实现他的目的,她就真的不想,在这个时候让他有所为难。

她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睡着。

一边睡,也一边在思考,怎么能够名正言顺的从莫远离手上拿走那块地皮,她不敢保证秦正箫真的会一言九鼎,但至少,这是她目前能够以为自己可以保命的唯一方法,她不能放弃。

想着想着,终究还是让自己睡着了。

秦正箫好就好在,她住在他的地方,但他从来不管她的一言一行,不管她吃饭睡觉还是做任何事情,在他眼皮子底下,即可。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天色也知道,此刻已经是下午有点晚了。

她起身,走出卧室。

刚拉开房门,就突然看到秦正箫正好路过她的卧室门口,看着她睡眼朦胧的醒来,脸上还有些刚睡醒的迷糊,嘴角蓦然笑了一下,“你倒是真的能吃能睡。”

“我是孕妇。”

“孕妇最大,你自便吧。”秦正箫说完,就往前走。

陆漫漫看了他一眼,转身下楼。

刚走了两步,秦正箫突然叫她,“陆漫漫。”

“嗯?”

“能帮我一个小忙吗?”

陆漫漫看着他。

“帮我挑选一件衣服,今晚有个皇家盛宴,都是皇家的人,但得盛装出席。而我相信女人对男人的审美,所以希望你帮我看看,我穿什么更合适?”秦正箫说得直白。

陆漫漫点头,“寄人篱下,举手之劳的事情,我不会不识趣的拒绝。”

“我总觉得你话中有话。”秦正箫笑了笑,也不打算纠结这些字眼,“跟我来吧。”

陆漫漫跟上了他的脚步。

走进他的卧室,连着的那个衣帽间,都是他整整齐齐的各种衣服,挂得满满都是。

陆漫漫一点一点帮他看着他衣柜里面的衣服,很认真的模样。

秦正箫看着她,就这么看着她,也说不出来什么情绪。

陆漫漫挑选了好久,指了指两套,“因为和你不是太熟悉,所以不知道这两套衣服哪一套更适合你,你最好都试穿一下。而我觉得,这两套衣服让你去参加你们家的家宴应该都不会太违和。在我看来,你现在要的不是锋芒毕露,而是低调沉稳。”

“你很聪明。”秦正箫毫不吝啬的赞许。

所以让陆漫漫来帮他选衣服是对的。

他将那两套西装取了下来。

陆漫漫避嫌的转身离开。

秦正箫看着陆漫漫的背影,忍不住笑了一下。

他换上第一套。

黑色的西装,显得有些中规中矩,独特的剪裁手法,又让这套西穿在他身上不至于过于死板,一眼看上去很沉稳,多看几眼,会觉得很有底蕴。

有些衣服就是那样,看上去很普通,但穿上去,会特别显气质。

这套西装,给她的感觉就是如此。

“如何?”秦正箫问。

“很适合你。”陆漫漫审视着,回答。

“我以前很嫌弃这套衣服,当时因为忙,就给了个尺寸让人订做的,拿回来后,我连吊牌都没有剪,因为并不觉得适合我,现在看来,我有时候眼光也会有偏差。”秦正箫一字一句。

陆漫漫笑了笑,没有多说其他,只问道,“你要不要再试试另外一件?”

“我觉得没有这么麻烦,我挺满意的。”

“那就这件吧。”陆漫漫点头。

“什么颜色的领带你觉得比较合适?”

“最不会让人觉得唐突的领带就是暗蓝色斜条纹领带,正式不会轻浮,更重要的是,几乎百搭,除了夜店,都可以用。”

“听你的。”秦正箫说,说完,然后从领带橱窗中取出一根暗蓝色斜条纹领带。

他挂在脖子上,准备自己系上。

突然转头看着陆漫漫,“帮莫修远系过吗?”

陆漫漫点头。

“帮我一下,我不太擅长。”

鬼才相信。

作为一个检察官,仪表仪态对他而言何其重要,家里面没有另外一个女人在他身边,说不擅长……

但是陆漫漫识趣的什么都没说,她走过去,靠近他的身体,在帮他认真的系领带。

秦正箫低垂着眼眸看着她,看着她认真的模样,从他的角度,他刚好能够看到她上翘的睫毛,还有轻抿的唇瓣,他蓦然的转移视线,看着偌大穿衣镜前的两个人,陆漫漫背对着穿衣镜站在他的面前,这个角度,因为她怀孕只有肚子凸出,从后看,其实是看不出来的,倒显得她的身材很纤细,还很婀娜。

陆漫漫系好领带,离开他的面前。

秦正箫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挺好的。”他说。

说她手法不错。

陆漫漫没什么特别的情绪。

秦正箫也不再多说,穿好衣服后就走了出去。

陆漫漫自然也跟着走了出去。

两个人一起下楼。

秦傲依然在客厅规矩的站立着,只是为了尽自己最大可能的保护她。

秦正箫下楼后,直接走向了大门口,他脚步停了一下,“如果我说莫修远就在外面等我,你会不会想推开房门看看。”

陆漫漫看着秦正箫。

“今晚的家宴,统帅指名的让我将莫修远带起去,所以我让他到门外接我。而他大概,就站在这扇门之后。”秦正箫审视着陆漫漫的眼神,“需要我给你们通融两分钟吗?”

“不需要。”陆漫漫说,“这两分钟如果没办法让我救命,我何必在你身上消耗我的特权。”

“理智的女人。”

秦正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房门关了过来。

如果莫修远就在后面,那么也就是说,他们真的只是一墙之隔而已。

莫修远确实在门口等秦正箫。

他看着秦正箫一派西装革履的出现,眼眸看了一眼大门。

秦正箫看到他的视线,淡笑了一秒,“我给了陆漫漫机会了,但她说不见。”

莫修远没有什么异样的情绪。

秦正箫走向停靠在门口处的专用轿车。

莫修远为他打开车门后,才坐在了后座,副驾驶室是他的保镖,司机也是他的保镖。

车子往目的地开去。

车内有些沉默。

秦正箫说,“莫修远,你觉得我这身衣服如何?”

莫修远有些诧异,还是转头上下打量了一番,“很好,稳重又不拘泥于一格,很有气质。”

“是陆漫漫帮我选的。”

莫修远抿了抿唇。

“她眼光确实不错。”秦正箫靠在座椅上上,看着前方,“怪不得你会这么爱她。她果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莫修远依然沉默。

秦正箫说,“你说,我会不会喜欢上陆漫漫?”

莫修远隐忍的脸色,手指在微微用力,“你不会。”

“为什么?”秦正箫问,“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她对你的政权没有任何帮助,南之薰更适合你。”莫修远提醒。

“这么一说,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对陆漫漫好感有余,却难以心动,那是因为陆漫漫少了一个背景身份。”

“秦先生,希望你不要忘了,对我的承诺!”莫修远一字一句。

秦正箫冷笑了一下,“现在开始担心陆慢慢的安危了?当时为了保自己的命用陆漫漫做交换条件的时候,你想过会有这种结果没有?”

莫修远青筋暴露。

秦正箫一脸淡定,“别冲动,我不会对陆漫漫怎么样的,她不过就是一个我利用的过客而已!我的人生,怎么可能会玷污在这样的女人身上,何况,她肚子里面还有你的孩子,我没有什么特殊嗜好,会动一个大肚子!”

莫修远一直在强忍。

强忍着自己,不去发火。

压抑的车内环境,一直到了帝都皇家的专用宴会所。

门口处早就里三层外三层的占满了都是专业保镖以及特级军队。

秦正箫带着莫修远下车,往会所里面走去。

最里面的大厅,秦正箫和其他内亲带来的人一样,停在了门口守候。

最最里面的盛宴,都只有真正的皇族才能进去,就算是未进门的媳妇,也不可以迈入半步。

金碧辉煌的大厅中,偌大的一个大桌子,能够至少容纳30人以上的大型圆桌。

此刻桌子边上已经坐了些人,包括统帅的几个儿子,几个孙子孙女,都是现在还留在帝都的,一些去了国外或者在外地发展的,都没有办法回来,不过这样零零散散的,也有将近20人左右。

秦正箫坐在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旁边。

基本上都在等候统帅了。

大概很少有人会知道,曝光在外人眼中和睦的皇家人,其实私底下,根本是连话都不会多说的冷漠,偶尔为了一些新闻效应统帅会刻意的曝光自己的家庭,那个时候大家就会装的特别友好,而真正的相处,就是这般,谁都不待见谁!

亦或者,在这个政权敏感时期,话多反而会引来,杀生之祸。

谁都不想在此刻,引起任何事端。

安静的大厅中,统帅迟迟未来。

秦正箫有意无意的看了看门口的方向,这里的设计特别的独特,为了安全起见,里面的人可以看到外面的一举一动,但外面的人,却看不到里面的一丝一毫。

他眼眸微紧,看着莫修远被人叫离了开。

果然,统帅想要利用莫修远来对付他。

他冷笑。

老头子真的是太天真了!

……

莫修远站在门口,突然被一个黑色的西装叫走。

他知道,统帅召见他。

就是这么毫不避嫌的召见他,大概是故意混淆秦正萧,想要让他乱了阵脚。

只是秦正萧何许人也,他倒是很乐意看到,这些无聊的把戏。

他走进了一件特殊的房间。

房间中只有秦正扬和统帅两个人。

统帅坐在轮椅上,不难看出,脸色的虚弱。

秦正扬站在他旁边,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显得很恭敬,“统帅。”

“这里面就我们三个人。”统帅直白。

“谢谢统帅的信任。”

“听说你妻子现在在秦正萧的手上?”

“是。”

“听说你们感情很好?”

“大丈夫能屈能伸,该放手的时候就会放手!我知道分寸。”

“很好,果断理智!不失可成为帝王家最需要的人才。莫修远,如果你能辅助正扬顺利接替我的位置,我相信正扬是不会亏待你的。”

“当然,我上位后,最先就是巩固自己的忠臣,现在大多数人站在秦正萧那边,我会一一铲除,而你莫修远,自然就是我最亲近的人!”秦正扬用无比肯定的语气。

“谢谢。”莫修远恭敬地点头。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莫修远。”统帅看着他。

“是。”

“第一,帮我杀了秦正萧。我会以你正当防卫为来洗脱你的罪名。”统帅一字一句。

莫修远薄唇紧抿。

“第二,让你妻子杀了他,近水楼台先得月!”统帅说。

莫修远紧抿的唇瓣更加用力了。

“你可以二选一。”统帅看着他,表情很严肃。

“反正,就是杀了秦正萧,在不动弹你们皇权势力的时候,让我来杀了秦正萧是不是?”莫修远问他。

“是。”统帅直白,“我现在没办法找人杀他,我甚至不知道我现在的身边有多少他的亲信,而我动静一大,他就反抗,一反抗就乱了,最后到底谁得到好处,谁都说不准!你知道秦正萧现在的拥护者很多,还有国防的一支队伍支持着他,国家不允许有战争发生!”

“我知道。”莫修远点头。

“你是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统帅说,其实是在提醒,“事成之后,我会送你一份大礼!”

莫修远看着他。

“我这么多待字闺中的孙女,总有一个,比你妻子更强。”统帅笑着,“而你,本应该配上一个,更能够辅助你未来的妻子,我相信你懂我的意思。”

莫修远点头,那一刻却终究,沉默不语!

“给你三天时间。”统帅说,“三天后,我不希望秦正萧还能出现在我的面前!”

“嗯。”

“出去吧。”统帅挥手。

莫修远离开。

关上房门那一刻,他听到了统帅剧烈的咳嗽声,应该是实在忍不住了,才会在房门还未彻底关过来之前,就想让他听到了。

而这般的无法忍受……是不是说明,其实统帅的病情比传出来的,更加恶劣?!

三天时间。

只给了他三天时间!

他越发的肯定,自己心目中的答案。

他被人带到了大厅外的地方。

里面都是皇家的人,看上去平和的地方,暗藏着多少风风雨雨。

秦正萧看着莫修远已经出现。

莫修远很聪明,总是很能够揣摩别人的心思,此刻,似乎也在给他传递信息,说明他已经离开了统帅。

他转眸,等着统帅出现。

却还是等了将近20分钟,才看到统帅稳健的脚步带着秦正扬坐在了主席位上。

“刚刚医生让吃点药,所以耽搁了点时间,用餐吧。”统帅看着一大桌子人,直接说道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而他的神情看上去和常人无异,仔细点能够看到细微的虚弱,却并不觉的他的病情严重。

秦正萧甚至开始怀疑,3个月的活命时间,还剩下不到2个月,是不是故意放出的风声,引他上当?!

一顿饭吃得各怀心思。

亦或者是,为了开启接下来的,腥风血雨……

二更求月票。

月票一多,小宅就容易抽风!

达拉达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