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风云起(9)陆漫漫的聪明自保/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家盛宴。

所有人吃的小心翼翼,亦吃得各怀心思。

统帅没有开口说话,其他人也都默默的吃着晚餐,不发一语。

过了好久。

统帅放下了筷子,擦了擦嘴角。

秦正箫抬头看了一眼,看着他吃得不多,但也不少。

按照他这个年龄而言,这种份量,刚刚好。

心里越发的怀疑,他病情的真实性。

“我日子也不多了。”统帅突然开口。

所有人连忙准备放下筷子,听统帅讲话。

“你们继续吃,家宴,随意些就好。”统帅看他们的模样,淡淡然的说道。

其他人似乎是揣摩了一下意思,才又看似自若的吃着晚餐。

“今天叫大家来吃饭,也只是觉得,我能够陪在大家身边的日子,不久了。”统帅叹了口气。

“爷爷,你还很键朗。”秦正扬连忙开口道。

“爷爷的身体爷爷最清楚。”统帅笑了一下,难得看上去很和蔼,“你们就不用一直安慰我了。”

秦正扬表现得很无奈。

“我可能也就是这段时间的事儿。所以今天趁着大家都在,交代一下我的后事。”

一说到后事。

所有人更加沉默了。

不敢有任何表现也不敢有任何举动,只得安分守己,不动声色。

“正箫。”统帅突然叫他。

秦正箫看着他,“是,爷爷。”

“这么多孙子辈,爷爷知道你最辛苦。”统帅说得温和无比。

“为爷爷分担,是我应该做的。”

“从小就知道你是个听话的孩子,从来不惹事生非,也不爱和其他几兄弟斤斤计较,做事稳重,有智有谋。以后我离开了,将北夏国交给你,我最放心。”统帅说得隐晦,但字字句句都给人一个错误信息就是,他会将自己的位置,交给秦正箫来负责。

而这样的举动,无疑,就是让他成为了那个靶心,所有人的箭心都会朝着他的方向。

好一个,借刀杀人,调虎离山之计!

“爷爷过奖了,正箫还需要多加学习。”秦正箫表情严肃,一字一句无比恭敬。

“你们的能耐爷爷最清楚。正扬。”统帅转头看着秦正扬,“你从小跟在爷爷身边,但还是好好给你二哥多学学,你最是沉不住气。”

“是,爷爷。我会以二哥为榜样的。”秦正扬连忙点头。

秦正箫就这么紧抿着唇瓣。

今天的晚餐,看来真的不是那么好吃得下去的。

统帅是在故意制造矛盾,让他成为了众矢之的,本来之前他的身份地位就已经成为了其他继承人的眼中钉,此刻,根本就是加深了他所有的矛盾。

他心里很清楚统帅的意思,在这样的场合,却根本无力反驳。

“其他人我也就不一一说了,你们也都不小了,都知道该怎么做。”统帅看着一桌子人。

其他人附和着,点头。

但很多人不友好的视线,还是这么似有似无的放在了秦正箫的身上。

“对了,正暖。”统帅突然开口。

“爷爷。”一个20来岁的女人连忙点头,显得有些激动。

一般情况,他们爷爷只关心孙子的,对孙女,大多只是偶尔记起,从不上心。

所以那一刻,那个叫着秦正暖的女孩,有些受宠若惊。

“你多大了?”

“今年22了。刚大学毕业。”

“听说你还没有交男朋友?”

“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秦正暖连忙回复。

“本来爷爷也不太插手你们的婚姻,知道你们年轻人崇尚自由恋爱,现在在爷爷即将离开的这段时间,倒是想要给你撮合一段姻缘。”统帅说得直白。

秦正暖倒是有些懵逼。

秦正暖的父母连忙开口道,“爸,小孩子不懂事,正暖的婚事,全凭你做主。”

这种能够讨好统帅的机会,谁都不会放过。

秦正暖也没多大意见,能够得到统帅的亲自指婚,自然是一件值得兴奋的事情。

“莫修远如何?”统帅直接问道。

秦正暖诧异,“他是谁?”

“你二哥的得力助手。”统帅一字一句。

秦正暖看向秦正箫。

秦正箫恭敬的直白道,“他已经结婚了。”

“也可以离婚。”统帅直言。

秦正箫唇瓣轻抿,缓缓说道,“他们夫妻感情很好。”

“男人会知道,选择谁对他最重要。正箫,你这点就太过优柔寡断了,想要稳固自己的势力,培养自己的亲信,自然应该将自己人绝对的拉拢过来,爷爷也只是在帮你,怎么留住人才而已。”统帅一字一句。

而这份好心,分明是再次让所有人误以为,统帅会将自己的位置传给秦正箫。

现在,都开始在给他巩固政权了。

这份认识,在坐的所有人,都很清楚。

“爷爷教育得是。”秦正箫点头。

“正暖你不要嘟嘴,莫修远虽然结婚了,但爷爷保证,这嫁给这个男人不会委屈了你!”统帅看着秦正暖,说道。

秦正暖没有说话,但就是有些接受不了,已婚之人。

秦正暖的父母碰了碰秦正暖,在提醒她不要知趣,面脸堆笑的说着,“爸,你认定的人,肯定很优秀,我们当然不会有任何意见,断然不会觉得委屈的。”

统帅点头,“有空可以去接触一下,让你二哥帮你引线。”

“正箫,就麻烦你了。”

“三叔,我会放在心上的。”秦正箫点头。

“时间也不早了。”统帅开口道,“你们慢慢吃,医生让我多休息,我就不陪大家了。”

统帅站了起来。

其他人也恭敬的站了起来。

直到秦正扬陪着统帅离开后,所有人才坐了下来。

坐下来后,整个大厅里面的气氛就变了。

“二哥,恭喜你了。”一个男人开口道。

秦正箫看着秦正齐,“没什么好恭喜的,在爷爷身体这么不好的时候,我没心情管辖其他事情。”

“虚伪。”秦正齐说了两个字,不再多言。

秦正箫也不逞口舌之快。

“等爷爷这么一走,就是正箫你了,以后大伯还得依照你多多关照了。”

“爷爷时间还长。”秦正箫说。

“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总之,以后都靠你关照了,你不会将我们都赶了走吧。”

“大伯说笑了,我有何德何能,秦家天下,都是大家的天下。”

“小四,你怎么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儿子的,哪里像我那不成器的,只会吃喝玩乐。”

“大哥你过奖了,正箫也只是,做到自己的本分而已。”

“谦虚了谦虚了,反正以后,大家就都靠你们家多关照关照了……”

所有人,面和心不合的恭维着。

没多久,大家就结束了今晚的聚餐。

秦正箫从内厅中出来。

莫修远站在那里等他。

秦正箫看了他一眼,莫修远保持沉默。

其他家的人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

秦正箫带着莫修远,走得有些快。

“正箫。”身后有人叫他。

秦正箫停了停脚步。

莫修远自然也停在了他身边。

“三叔。”秦正箫叫着那个男人的名字。

“这位就是莫修远吗?”那个叫三叔的男人询问道。

“嗯。”秦正箫点头。

“果然是一表人才。”

莫修远有些诧异,还是保持着沉默。

“正暖。”那个男人招呼着旁边的有些心情不悦的秦正暖,大概还在心里不爽,统帅对她婚姻之事的无理安排。

“嗯。”秦正暖不情愿的走过来。

“这是莫修远,认识一下。”男人说。

秦正暖不爽的转头,看着莫修远。

看着莫修远那一刻,整个人完全就傻了。

莫修远的模样,完全人让她惊为天人。

她从来没看到这么帅的男人,完全是甩了电视上的当红男明星几条街。

而且这份沉稳又带着些冷漠的气质,分分钟秒杀所有人少女心。

她一直以为,政治上的人,作为她二哥的得力助手,应该就是上了年龄的中年男人,还长得一脸精明样,不知道是不是和心里面的反差太多,此刻完全觉得自己被这个男人帅晕了,就是这么看了一眼而已。

“正暖。”男人提醒有些走神的她。

秦正暖连忙回神过来,脸上一红,“莫修远你好,我叫秦正暖,我爷爷有提起过你。”

“你好。”莫修远恭敬的回复。

“不知道我爷爷给你说过……”秦正暖脸色红润,羞涩。

莫修远表现得很诧异。

“正暖。”秦正箫开口道,“他还什么都不知道,你们现在见面了,等我回去给他好好说了之后,接下来再好好相处。”

秦正暖看着秦正箫。

“现在二哥赶时间离开。”秦正箫说,“就先走了。”

秦正暖就这么看着莫修远跟着秦正箫离开的背影。

真的是连背影都这么帅。

这么帅。

她从来没有体会过,什么叫做一见钟情。

现在终于知道,这种兴奋无比的滋味,到底是什么滋味了!

莫修远,莫修远……

总觉得连名字也动听了起来。

此刻的莫修远,却保持着他绝对的冷漠。

他陪着秦正箫上车。

车内一片沉默,秦正箫脸色难看到了极致,一上车后,就再也无法掩饰。

“统帅找你说什么了?”秦正箫突然开口,打破这一室的安静。

“说让我在三天内杀了你。”

“他以为单凭一个你,就能够做到?”秦正箫满脸不屑。

莫修远抿唇不语。

“那你想过怎么做才能够给他一个交代吗?”秦正箫问他。

“暂时没有想到。”莫修远说得直白。

“那回去好好想想,想想,怎么可以给统帅一个好的交代。”秦正箫狠狠的说得阴森无比,“这个老头子,在故意刺激我让我乱了自己阵脚而已!今天在饭桌上,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北夏国以后就靠我,是也打算让其他人来暗杀我了?!他以为以我现在的能耐,其他人还能动我一分一毫?!”

“统帅的时间应该不多了,所以才会故意制造这么多的矛盾出来!”莫修远一字一句。

“不,我反而觉得,他时间还不少。”

“也许只是伪装。”莫修远提醒,“以统帅的智慧的计谋,越是表现得明显,越是这件事情,和他实际表现的,其实是相左的。我今天去见他的时候,听到他剧烈的咳嗽了,很惊人的咳嗽声,是无法隐忍。对于统帅这么警惕的人,应该是不会让外人听到,那一刻,却没有控制的,在我离开的时候,被我听到了。”

“也有可能是他故意的。”

“但刚刚你说他时间还不少的时候,我反而更加肯定我心目中的答案。”莫修远说,“他应该最想瞒的人不应该是我,而是你们。”

秦正箫沉默,似乎是在思考,莫修远说的真实性。

有时候就是觉得莫修远的思维能力惊人,观察事物的能耐也让他刮目相看。

他很少碰到如莫修远这么强的人,所以,真的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杀了他。

又是沉默的小车内。

秦正箫突然开口道,“莫修远,你刚刚的话,让我倒是想到一件事儿。”

莫修远看着他。

“你说越是表现得明显的事情,和实际表现的其实是相左的。会不会也在说明,你表现得对陆漫漫的如此在乎,其实也只是你故意为了博得我的信任?”秦正箫说,“否则,你连过多的挣扎都没有,将真的将陆漫漫送了过来?”

“你多虑了。”莫修远一字一句。

“你的话,有几分是真的?我现在持怀疑态度,何况……”秦正箫看着莫修远,“今天在家宴上,统帅还指名道姓的给你重新许配。刚刚的秦正暖,我三叔的女儿,也算得上是这么多孙女中比较出众的一个,他说要撮合你和她的姻缘。怎么看,比起陆漫漫而言,统帅的亲孙女,你都会毫无理由的选择她。”

“我不知道统帅有这份安排。”莫修远说,“也没想过,重新结婚。”

秦正箫冷笑了一下。

似乎越发的不相信莫修远说得话。

车子一路听到了莫修远的别墅。

秦正箫下车。

莫修远站在车门口,看着他。

秦正箫对着莫修远说,“今晚统帅给你说的那些,我希望明天你就能够给我一个完美的回答。”

“我会尽量。”

秦正箫大步走进了家门。

莫修远就这么默默的看着门口的方向。

现在这个时间,依照陆漫漫的作息,她应该是睡了。

他往二楼上的方向看了过去。

不知道陆漫漫在哪个房间,只知道,他确实让陆漫漫深陷危险之中,而他现在,没有想到更好的方法去保护她。

反而,等来了她的一句,不需要管她。

不需要管她。

他转身,走进今天一早自己开过来的小车,开着离开。

就是这几天,就是这几天,一切都会爆发了。

而这几天,陆漫漫怎么自保?

他怎么引起统帅和秦正箫的正面战争从而坐收渔利?!

他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大,至少这一刻,他因为陆漫漫,变得真的有些,畏手畏脚!

他真的很怕一不小心,陆漫漫就真的遭遇了……

而他,没有选择!

就如她,也没有选择一样!

……

别墅内。

秦正箫走进大厅。

大厅中很安静,陆漫漫睡得早。

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自己倒了杯酒,在想一些事情。

莫修远的话,他现在不敢尽信。

统帅现在的身体,他也在持怀疑态度。

如果统帅真的只剩下几天的命了,那么他在隐忍几天,等统帅一死,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杀了秦正扬,让自己上位。但如果统帅真的还有很久,以统帅这么老谋深算的人,可以制造很多杀他的机会,比如利用莫修远,比如利用他故意对他的看中让其他人对他虎视眈眈,这么一直周转着,统帅还有可能,找到很多理由将他治罪!

他甚至在想,任何来杀他的人,他如果反手杀了那个人,统帅就会以他杀人罪让他永无翻身之地?!

所以说,现在他和统帅都在比彼此的耐心。

在这个非常时期,谁先动,谁就会败。

只是越是到了这个非常时期,越是无法让人真的静下来。

不动,可能会被算计。

动,也可能会被算计。

已经两难的地步,他现在找不到更好的方法,让自己达成所愿!

这就是统帅的能耐,分明已经到了嘴边的肉,但就是吃不进去,而这个时候,他还在故意的制造各种矛盾,故意的让他不得好过!

如果,如果真的只有几天的命……

就好。

只怕是,统帅故意在混淆视听。

也实在不知道,莫修远现在到底是怎么一个人。

政治上的人,不是没有过,为了自己的权势,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抛弃妻子,何况莫修远还这么年轻,想要重新找一段感情,分明不难!

他眼眸微动,转眸看着突然从二楼上下来的陆漫漫。

陆漫漫穿着保守的睡衣,看上去其实倒像是休闲的外出服。

陆漫漫其实是在等秦正箫。

她等了有点久,没听到什么声音,但打开房门就看到了二楼下,一直在沉默喝酒的秦正箫。

她一步一步走过去,坐在沙发上。

秦正箫看着陆漫漫,“你找我有事儿?”

陆漫漫看着他手上的酒杯,看着他旁边放着的拿瓶喝了一般的红酒,“你没醉吧?”

“我酒量很好。”意思是,很清醒。

“我觉得我可能想到了,怎么让巴泽尔将他手上的地皮,转交给你的方式。”陆漫漫说。

秦正箫扬眉。

扬眉看着这个女人,“你一天都在想这个事情?”

“晚上做梦都在想。”

“说说你的计谋。”

“巴泽尔不在乎钱,也不畏惧你的势力,只能说明两个问题,第一,他很有钱。第二,他觉得你的势力不至于威胁到他。”陆漫漫直白。

秦正箫点头。

一边点头,一边抿酒。

“而通过你给我的信息,我是这么理解的,巴泽尔有钱,是因为他本身有钱。但是巴泽尔的势力,并不是因为他自己,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他的女朋友之内,因为你说了他是孤儿,还说了,你现在不敢动他的女人。”陆漫漫说得很认真。只是从秦正箫的信息中,以及上次和莫远离谈的时候,说道他女朋友只是为了政治需求才在一起的。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她敢肯定,这个女人身份绝对不会太简单!

秦正箫笑了一下。

真是很聪明的一个女人。

“让你都不敢动的女人,我想巴泽尔对这个女人多少也会礼让几分,我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就是说,巴泽尔应该不想因为其他外界原因,影响了他和那个女人之间的感情。所以,我们还是得从他女人出发。”

“嗯。”秦正箫难得应了一声。

“破坏两个人感情最直接也最快的方法就是第三者。第三者分为很多种,但最明显的也就两种,感情上的第三者和身体上的第三者。”陆漫漫对着秦正箫,说,“身体上的第三者,又快又准。还能有证据可查。”

“你的意思是,给巴泽尔身边安排一个女人?”

“就是这个意思。”

“怎么合理的安排?”

“找到了方法,实施就不难了。我昨天看你和巴泽尔感情很好,你邀请他来家里做客,不难吧。”

“不难。”

“来到你了的地盘,你还不能做点什么手脚?”

“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跟谁学的?莫修远?”秦正箫询问。

“人在极度绝望和嫉妒恐惧的时候,总是会超乎自己想象的灵感出发,这叫急中生智。和莫修远无关。”陆漫漫说得肯定。

秦正箫忍不住笑了一下,说,“陆漫漫,你觉得莫修远爱你吗?”

陆漫漫蹙眉看着他。

“长得这么漂亮,又为他牺牲这么多,你觉得他有多爱你?”秦正箫问她,似乎是很严肃的想要知道答案。

“那是莫修远的事情,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还是说你不敢肯定?”秦正箫将杯子里面的红酒一干二净,“你知道今天我去参加家宴的时候,统帅说了一件什么惊人的事情吗?”

陆漫漫看着他。

他说,“统帅准备亲自给莫修远拉红线,而对象是,统帅的亲孙女。”

陆漫漫脸色微变。

秦正箫讽刺的笑了笑,“是不是觉得很不值得。”

“没有值不值得,现在我能够想的只是,怎么活命。”陆漫漫看着秦正箫,“我就问你,我刚刚给你说的,你要接受吗?”

秦正箫审视着陆漫漫。

那一刻是真的看不到她脸上异样的情绪。

他放下杯子,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陆漫漫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然后弯腰,将自己的脸逼近,和她很近的距离。

陆漫漫甚至能够闻到,他身上的酒精味。

但她没有任何表情,就这么看着他。

“你说我安排怎样一个女人,才会不让巴泽尔怀疑?”

“比如,我。”

“你?”秦正箫扬眉。

“强奸孕妇,这个新闻不是更劲爆!”

秦正箫似乎是愣怔了好几秒。

好几秒后才开口说,“陆漫漫,你为了活命倒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

“没办法,人在生死面前,什么都不重要了。”

“你就不怕孩子受到伤害?”秦正箫问她。

“谁说一定要做下去。”陆漫漫说,“我相信你也不想看到自己家里面血流成河的画面。半途喊停,你应该会帮我的吧?”

“你信任我?”

“为什么不信任?!”陆漫漫对视着秦正箫,“在不影响你利益的情况下,你何必做那么绝!仙人跳的把戏,你知道怎么玩的。”

秦正箫突然笑了,大笑。

他看着陆漫漫,看着这个淡定的女人,看着她脸上的睿智和整个人给他的安静。

他眼眸突然一紧。

脸就这么靠了过去。

然后一个吻,印在了她的唇瓣上。

陆漫漫一惊,眉头一皱。

轻描淡写的一个吻,仿若不存在一般,很快。

秦正箫站直了身体,手指放在他刚刚亲吻过她的唇瓣上,“原来真的很软。”

陆漫漫捏了捏拳头。

“可惜,陆漫漫你身份不好。”

丢下一句话,秦正箫突然就大步上楼了。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的身影,整个人完全不是那么淡定。

刚刚秦正箫的举动,是抽风吗?!

抽风吧!

她狠狠地擦了擦。

心里也厌烦很排斥,但……她只会压抑着,不会大吵大闹。

她站在客厅很久。

整个客厅很安静,很安静。

她没有骗秦正箫,她确实想了很久,想了很久,怎么让莫远离手上的地皮,名正言顺给了秦正箫,而她可以给自己一点生机!

她深呼吸。

让自己内心渐渐平复。

她只希望,秦正箫不要食言而肥!

秦正箫。

此刻躺在自己大床上的秦正箫,没有习惯性的去洗澡,而是回到房间,就让自己躺在了床上,没有开灯,就看着头顶上,黑暗的天花板,发呆。

发呆的感受着,心口处,一点一点不受控制的跳动。

刚刚那一秒的亲吻,原来不是心血来潮。

他有些讽刺的笑了笑。

果然,陆漫漫的能耐,超乎他的想象!

他阴冷的笑,笑得何其恶毒不堪!

……

第二天一早。

陆漫漫醒来。

现在在床上躺久了,就会感觉到肚子里面的宝宝在叫嚣。

所以现在的她,起得越来越早。

她离开房门。

秦正箫也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

两个人对视。

秦正箫看了她一眼,笑着先下了楼。

陆漫漫脱口而出的话,还是这么咽了回去。

昨晚上她提的建议,他没有给她准确的答复,而她,也不敢逼着他答应自己。

一前一后的下楼,在饭厅中吃着早餐。

两个人都很安静。

安静的饭席间,秦正箫擦了擦嘴角突然问道,“如果整个过程,你没死,莫修远倒是死了,你会怎么办?”

陆漫漫吃着面包的嘴角,停了一下。

停了一下,还是很自若的将面包给咽了下去,喝了一口牛奶,还擦了擦嘴,说道,“生死各有命,我能怎么办?”

“会另外找人嫁吗?”

“当然。”陆漫漫说,“在不是我对不起莫修远的情况下,他死了,我没必要为他背负一辈子,我很理智。”

“看出来了。”秦正箫点头。

点头那一秒,嘴角似乎还笑了一下。

陆漫漫不知道他那么一抹明显的笑容是为什么,有些事情,不该知道的,就不用去知道。

两个人吃完早餐之后。

秦正箫准备出门。

出门的那一刻,他说,“晚上我约了巴泽尔。”

陆漫漫一怔。

“不是你想要的吗?”

“谢谢。”

“不,你是在为我做事情,如果成功了,我会谢谢你。”

“你只要不杀我就行。”

秦正箫看着她的模样,没有说话,就这么笑了一下。

嗯。

不杀你!

突然舍不得杀了。

突然觉得这个女人活着,比死了好。

他就是这么一个人,这么一个会寻求最大利益的人。

不杀莫修远,是因为觉得莫修远活着比死了有用。

不杀陆漫漫,是因为觉得陆漫漫活着比死了让他心情更好。

所以……

他觉得,有理由不用杀了!

好吧。

宅继续抽风。

抽得你们不要不要的!

今晚二更。

时间待定。

但绝壁的会有!

所以,月票花花草草神马的,来吧来吧!

小宅都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