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风云起(10)仙人跳/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正萧一早离开别墅。

打开大门,莫修远已经站在门口处,等他。

习以为常的事情,秦正萧很自若的大步走进自己的小车内。

莫修远待他坐定之后,坐在了他身边。

车子缓缓离开。

秦正萧说,“就没有想要推开我家大门的冲动吗?”

莫修远沉默。

秦正萧冷冷的笑了笑,“昨天给你说的事情,一个晚上了,你想到答案了吗?”

说着,还转头看了一眼莫修远,“不要让我觉得,你还没有陆漫漫聪明,我给她的难题,她也不过就花了一天的时间就想到了。”

莫修远表情冷然,没有什么波动的情绪,只说,“我想了一办法,但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你两口子果然是绝配啊!”秦正萧的口吻中带着讽刺。

莫修远依然淡漠。

秦正萧眉头一扬,开口道,“说说看,你的方法。”

“统帅让我杀你,其实就是已经视你为眼中钉了,昨晚上也听说他让你成为了众矢之的,应该对你是抱着必除之的决心,如果你不死,他应该会想尽办法,而且他的办法应该不只是放在我的身上,我对他而言,他是不会决定信任的,有时候也只不过是为了离间我们,一旦离间成功,就意味着,你少了一个帮手。”莫修远分析。

秦正萧点头,“继续。”

“我在想,不管是让我来杀你,还是统帅派其他人,亦或者你的竞争者来杀你,如果你反杀了对方,那么你有可能还会被认定杀人罪。”

“确实。”秦正萧点头。

他能够想到的,莫修远也能够想到。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能力,真的让他惊人。

他现在反而觉得,真的达成了他的所愿顺利坐上了统帅的位置,不管莫修远有多忠诚,他都不可能留他,一个太强大的人在自己身边,随时都可能成为莫大的隐患。

而莫修远表现出来的,已经超过了他对他能够接纳的范围之内。

莫修远似乎并没与在意秦正萧的脸色,继续说道,“与其中了统帅的圈套,倒不如,顺了他的意。”

“说明白一点!”秦正萧看着莫修远,脸色很严肃。

“炸死。”莫修远一字一句。“统帅的时间不长了,我预感应该不超过一周,熬过这一周,统帅去世,就是你的天下了!”

秦正萧脸色微动,表情更加严肃,似乎是在思考,莫修远话语的真实可行性。

车内又陷入了沉默。

莫修远也没有半点急躁,就这么看着秦正萧,在等待。

等待着。

直到车子已经停靠在了帝都检察院。

秦正萧打开车门,直白道,“莫修远,我要想想你说的事情。”

“嗯。”莫修远点头。

秦正萧做事儿谨慎,从来不会轻易地下定决心做一件事情,尽管那件事情他其实当时是认可的,也会再三斟酌。

“对了。”秦正萧下车的时候说道,“昨晚上我那妹妹,也就是秦正暖,给我打电话让我约你喝咖啡,我答应了,所以这个时间段,你就见秦正暖,别和她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我现在在秦家的身份很尴尬,树敌太多,不想惹祸上身。”

莫修远沉默着,微点了点头。

秦正萧离开,莫修远坐着车,将他停靠在了一个咖啡厅。

他下车,直接走进离去。

服务员直接将她带到了靠窗边的一个位置,秦正暖穿着粉色的公主裙,很乖巧的坐在那里等他。

抬头看着他出现,连忙站了起来,“莫修远,你好。”

莫修远显得有些冷漠,淡淡的点了点头,“你好,秦小姐。”

生疏而恭敬。

秦正暖似乎并不在意,笑着招呼道,“坐。”

莫修远坐在了她正对面。

“你想喝什么?”

“白开水。”

秦正暖有些尴尬,感觉自己的满腔热血被泼了一盆冷水,转念又觉得,或许他真是不喜欢喝咖啡,又转头对着服务员说,“给他白开水,温的。”

“凉的就行。”莫修远直白。

秦正暖抿唇,“听他的。”

服务员恭敬的离开。

彼此,都很沉默。

莫修远不开口说话,秦正暖又一脸害羞。

终究,秦正暖忍不住开口道,“莫修远你平时很忙吗?”

“是的,秦小姐。”

“你可以叫我正暖,不用这么生疏。”

“你是秦先生的妹妹,我为他做事情,该对你如此尊重。”

“真的不必要,而且……”秦正暖微笑着,“而且我三哥应该给你说了,我爷爷昨天在家宴上说的事情。”

脸蛋通红,羞涩得都可以滴血。

莫修远表情依然冷漠,“说了,但是我结婚了。”

“我不在乎的。”秦正暖说。

莫修远眉头一扬。

“不是,我说我不在乎你结过婚,只要你离婚就行……”

“我暂时没有想过离婚。”莫修远一字一句。

如果到这个时候,秦正暖还感觉不到莫修远的满身排斥,那她就真的是笨了,她脸色有些微变,“那你为什么在明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还要来和我喝咖啡?”

“秦先生的要求,我不会拒绝。”

“就只是因为我三哥让你来你才来的?!不是因为对我,也有一丝好感吗?”秦正暖鼓起勇气问道。

“不是。”根本不用思考。

秦正暖怎么也是皇家的人,被人突然这般拒绝,脸色一下就变了,完全是恼羞成怒,她狠狠地说着,“莫修远,我爷爷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居然还好意思说这种话,你以为我想把着你吗?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我知道自己配不上秦小姐,所以没有半点非分之想。”

“你……”秦正暖被莫修远这句话堵得,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有一种自己拿石头砸自己脚,完全是上了莫修远的当!

她咬牙,“我会回去告诉我爷爷你的态度的!你别后悔莫修远。”

说完,她愤怒的起身站起来,准备离开。

莫修远突然也从座位上站起来,一个用力,猛地一下抓着秦正暖的手臂。

秦正暖一个不稳,就这么扎进了莫修远的怀抱。

该死不死的,头发还挂在了莫修远的钮扣上。

莫修远蹙眉。

秦正暖何时这般狼狈过,整个人显得有些暴躁。

“你别动。”莫修远低声。

秦正暖咬牙。

莫修远低头弄她的头发。

与此同时,突然感觉到身边一个卡门的声音,莫修远转头,一转头,就看到一个人,背着相机,快速离开。

莫修远眼眸一紧,下一秒,他一把抓着自己的西装纽扣,一个用力,拽了下来。

秦正暖的头发自然就没再挂他身上了。

得到自由后,秦正暖站直了身体,“你拉我做什么?”

“秦先生说让我们之间不要发生什么不愉快!”

“就你那态度,我们能愉快吗?”秦正暖口吻不悦。

“对不起秦小姐。”

“说对不起就好了?”秦正暖冷眼看着他。

“秦小姐想要怎样?”

“陪我逛街。”秦正暖直白道,“我喜欢逛街,你陪我,一个高兴,指不定我就忘了你刚刚的事情了!”

莫修远沉默了两秒,然后点头。

秦正暖得意的一笑,趾高气昂的踩着高跟鞋,走在前面。

莫修远就走在她的后面,秦正暖不管多故意的停下脚步等他,最终他还是在她身后,而她一向优越惯了,自然也不会开口说出来。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在商场上。

莫修远的眼神在周围扫视。

很好。

一路跟着都是狗仔。

明天的头条新闻,他上定了。

他陪了秦正暖一个上午,还顺便一起吃了午饭,到下午3点多钟,秦正暖似乎是真的累了,说要回去。

莫修远送她到家门口。

秦正暖下车前说,“莫修远,你认真考虑一下我们之间,我可以等你。”

“嗯。”但是,不需要考虑。

秦正暖没有得到自己答案,她总觉得那句“嗯”就是敷衍。

她不爽的下了车。

小车后,莫修远就直接让司机开车离开,没有半点停留。

刚离开,莫修远电话响起。

他看着来电,接通,“统帅。”

“对我孙女还算满意吗?”

“挺好的。”莫修远说。

“多培养培养感情,我不会亏待你的。”

“谢谢统帅。”

“另外,别忘了昨晚上我给你说的事情,我不是一个耐心极好的人。”

“我记得很清楚,我知道怎么做。”

“识时务者为俊杰,莫修远你以后必定大有前程。”

“承某统帅的谬赞!”

“祝你好运。”

那边挂断了电话。

莫修远将电话放在一边,深呼吸,深呼吸……

紧绷的情绪,从来没有得到半分钟的松弛。

他从没现在这般,恨不得这一切,立刻结束!

……

下午6点。

秦正萧上班回来。

身边跟着莫远离。

显然,今天早上的事情,他说到做到了。

陆漫漫起身相迎,“巴泽尔先生你好。”

“你好,陆漫漫小姐。”莫远离嘴角一笑,笑的很绅士。

陆漫漫亲自给他们地上拖鞋放在地上,显得很有礼节。

莫远离故意在秦正萧耳边说道,“还说不是金屋藏娇,我看你未婚妻南之熏也没有这般待遇吧,你不在家的时候,她还能在这里?”

“如果我说她晚上还在这里过夜,你会不会更加不相信,我和她是清白的。”秦正萧直白道。

“你果然是我们之中最不好猜透的男人,不过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了,我这个人就是这么单纯。”莫远离无所谓的笑着。

两个人一起走进客厅。

秦正萧让厨房准备了丰富的晚餐。

他们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就去了饭厅吃饭。

莫远离看着这么点大一桌子菜,忍不住开口,带着幽默的口吻,“今天突然这么殷勤,别告诉我你是有什么事情求我,我这个人可不是这么容易妥协的。比如,买地皮的事情。”

“就是吃顿饭而已,陆漫漫说上次去你那里打扰了你,现在想要回请一下,礼尚往来,别想太多。”

“你们这样,让我不得不想太多。”莫远离嘴角笑着,显得很是温和。

“吃吧,话这么多。”秦正萧一字一句。

莫远离耸肩,淡然笑着。

一顿饭在一言一举中,还算温馨的吃完。

吃完之后,所有人又坐在了沙发上,秦正萧让佣人在泡茶。

莫远离性格表现的很健谈,和秦正萧和陆漫漫都能谈。

交谈了不到十分钟,秦正萧起身接了一个电话,接完电话后,回来抱歉的说道,“有点事儿要出去一会儿,巴泽尔你先坐一会儿,处理完了我就回来。”

“我单独在这里不太好吧。”莫远离说。

“今晚想要感谢你的是陆漫漫,你总得给人家一点机会,我一会儿就回来。”秦正萧说。

莫远离点头,“行吧,反正你不在意,我干嘛在意!”

秦正萧笑了笑,往大门口走去。

陆漫漫看着秦正萧的背影。

秦正萧回头,给了她一个眼神。

意思是,给你留了机会,自己把握。

她回眸,看着莫远离。

莫远离也这么看着她,听到大门关过来的声音,准备开口。

陆漫漫使了个眼神给他。

莫远离当然懂。

这是秦正萧的地盘,到处都可能是眼线和摄像头,他还不至于笨到露出什么马脚。

“巴泽尔先生,今晚找你,除了感谢你上次的招待之外,确实还有一事儿。”陆漫漫开口。

“是地皮的事情是吧?”

“是。”陆漫漫说,“秦先生真的很需要,价钱方面你不用担心。”

“作为皇家人,秦正萧有钱我知道,但你觉得我很穷?”

“不是那个意思。”陆漫漫说,“只是,我们都是商人出身,我们都明白一个道理叫做利益最大化,而有些东西在有些人身上明显价值更高。所以我是希望,巴泽尔先生可以卖掉你手上的地皮,也给秦先生行个便利。”

“你真的很会说,但我的原则很坚持,没有什么可以触动我的条件,我不可能转让,就算这件东西在我面前一文不值。”莫远离说得很严肃,表情很到位。

陆漫漫咬唇。

莫远离笑了笑,“我想我们之间,不应该因为这点小事而闹得不愉快,大家都是朋友。”

“当然。”陆漫漫赔笑。

正时,佣人泡了两杯茶过来。

陆漫漫顺势说道,“上次你请我喝花茶,这次我请你喝红茶,希望你会喜欢。”

莫远离似乎没有发现什么一样,端起佣人给的红茶,抿了两口,“味道不错。”

“你喜欢就好。”

说着,陆漫漫也喝了两口。

两个人又谈了些其他话题,莫远离渐渐的将面前的红茶红完了,他揉了揉自己眼睛,“太晚了吗?有点困了。”

“但是秦先生还没回来。”

“我一定得等他吗?”

“他刚刚走的时候,说让你等他。”

“好吧,我再等十分钟。”莫远离答应,然后觉得自己更加困了。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突然靠近他。

莫远离诧异。

陆漫漫的唇放在他的耳边,这个时候的亲昵,就算秦正萧看到也不会怀疑,她得趁着莫远离睡着的最后几分钟,给他传递信息,她小声的说,“你被下药了,马上就会睡着,这是我能够想到最可能让你不得不将地皮卖给秦正萧的唯一方法,醒了之后,你按照我的剧本往下演就行了。回去告诉你哥,我可以让自己很安全!让他别死在我了前面,我还有账跟他算!”

让他别死在我了前面,我还有账跟他算……

莫远离最后听到那句话之后,就真的睡着了。

陆漫漫站起来,对着一边的秦傲开口道,“帮他扶上去,我的房间。”

“是。”秦傲点头。

陆漫漫跟着秦傲一起,回到了她的卧室,将莫远离放在了她的大床上。

陆漫漫看着莫远离昏死过去的模样,又说,“你帮他脱光,塞进被子里。”

“什么?”秦傲看着她。

“放心,不是让你强奸他。”陆漫漫直白。

“……”他只是觉得诧异而已!

达拉达拉。

虽然抽风晚,但还是来了!

求月票求月票,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