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风云起(11)营救陆漫漫/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正箫别墅。

陆漫漫住的房间。

秦傲在陆漫漫的指示下,将莫远离的衣服扒光了。

整个过程中,陆漫漫就背对着他们,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将自己小叔子的身体看光。

好一会儿,秦傲似乎是弄好了,起身说道,“莫太太,已经好了。”

陆漫漫转身,看着躺在她大床被窝下的男人,秦傲做事情确实太过保守,脱光了莫远离的衣服,却将被子给他盖得严严实实,她倒是半点都看不到,莫远离脑袋以下的身体。

她咬了咬牙,“秦傲你先出去吧。”

“啊?”秦傲更加诧异了。

莫太太这是要做什么?

陆漫漫也没给秦傲解释,也没有说出她和秦正箫的计划安排。

“出去出去。”

“你对他……”秦傲这么大一个男人,脸都红了。

想来是以为她挺着这么大的孕肚,准备给莫修远戴绿帽子?!

果然是单细胞动物。

她挥了挥手说道,“你快出去,我急着办事儿。”

这么一说,秦傲更确定自己心目中的答案了。

他忍不住说道,“莫太太,虽然他们两兄弟很像,但毕竟,不是同一个人……”

陆漫漫瞪着秦傲。

“我什么都不知道。”然后秦傲开门出去了。

出去的时候,似乎是很很艰难才将房门关了过来。

陆漫漫深呼吸,看着面前睡得安稳的莫远离。

我也不是真为了玷污你的清白,非常时期,我只能想到些非常手段。

想着,咬牙。

陆漫漫先从床头上拿出一个微单相机,这是下午的时候,佣人给她的,佣人只说是秦先生的交代,但没有说,是用来做什么。

她很聪明,猜到了。

她将微单拿出来后,就脱掉了身上的衣服,缓缓的也睡进了被窝里面。

她尽量小心翼翼的避开了莫远离的关键部位,让两个裸露的身体,其实是没有什么触碰的,只不过是通过照相机的视觉效果,看上去亲密无间而已。

陆漫漫拍了很多很多张,挑选,删除,挑选,删除。

终于用了半个小时时间,将自己想要的一幕又一幕照了下来。

她赶紧起床,然后穿上衣服。

她打开房门。

秦傲恭敬的站在门口,似乎是一直在等待。

估计一直在期待着,就怕她真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

陆漫漫将微单给了秦傲,“你帮我保管者。”

“什么东西?你拍的照片吗?”秦傲询问。

“你别看。”陆漫漫说,“不会是你想看到的。”

秦傲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莫太太到底在做什么?!

陆漫漫没有说她要做什么,只是离开了卧室,然后下楼在客厅等待。

秦正箫出门的时间也太长了点。

如果仅仅只是想要给她出手的时间,自然,一个小时完全足够了。

但是现在,都已经过了将近2个小时了。

根据药性,莫远离应该都快睡醒了。

她不急不躁,知道这个时候最不应该就是让自己慌了神,不管在任何时候,对待秦正箫这种人,只能平静,然后思考,揣摩,一不小心,就怕万劫不复。

秦正箫的出门,确实不仅仅只是为了给陆漫漫时间,而他此刻,在召见莫修远。

两个人坐在秦正箫的小车内,小车就停靠在莫修远别墅周围不远的地方,两个人在谈事情。

“说说你准备怎么让我诈死,而又不被统帅怀疑?”秦正箫问莫修远。

经过一天的考虑,他对莫修远提出的建议,有了兴趣。

其实,当莫修远说诈死的时候,他就已经认可,他只是习惯了,任何事情都思考多想想而已,不得不说,莫修远给了他很好一个方式方法,让他可以在最快的时间,脱离统帅眼中钉的身份,脱离了而这层身份,自然,就不会发生,之前意料到的所有事情发生,包括再次被暗杀,被诬陷等等。

“我会主动来追杀你,为了让事情做得更加逼真,我会让统帅支援我,也就是会寻求他的人和我一起,对你追杀,单凭我自己,别说统帅不相信,我连自己都不相信我可以动你一分一毫,所以如果我说你死了,统帅其实是会怀疑的。而最好的的方法就是让统帅暗地派人来协助我杀你,让他自己的人来见证你是不是死了!你在我们的追杀中,你可以顺势的死亡。比如,坠海而亡。帝都有一片比较荒芜的海湾,那个地方有一个悬崖海角,海水很急,但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应该是可以在下面悬崖峭壁上一天一夜的。现在开始,你就让精通水性的保镖或者你自己的特种兵背着氧气罐在悬崖海水下的陡峭处等你,你一跳下去,他们就会在海底将你救下来,然后顺着海流,在下流处离开。”

“海水这么急,一般的人也不敢跳下来看你是不是已经死了,而且就算跳下去,海水这么大,怎么可能追得上你们的步伐,几分钟就可能已经冲出很远了。”莫修远说,“当然,制造死亡本身也存在危险,因为为了逼真,所以危险系数就会更大。我想着的那个地方,一般的人确实活不下来。”

“你觉得我是一般人?”秦正箫冷笑。

“我只是提出我的担心。还不得不提醒你一下,在你坠海的时候,为了让人相信你活不下来,你必须还得中枪!”

秦正箫看着莫修远,又这么笑了一下,那一刻却没有说话。

莫修远又说道,“这是我能够想到的最好方法,因为在他的人回去汇报说你死亡之后,统帅肯定不会对外宣布说你已经死了,毕竟没有尸体,统帅如果对外宣传,反而是让人怀疑,特别是在这个政权危机的时候,更何况,统帅现在一心只想要稳,稳定的让秦正扬即位,绝对不会让其他事情引起了动乱,你死的消息就会暂时是封闭的,而这封闭的消息,也就意味着,就算你突然活过来,也不会有人诧异,你的势力也不会因此瓦解,更重要的是,统帅不过几天的活命时间,你只要躲过这几天,而后,你想要怎么做,我想你心中已经有了你全盘的安排和计划,对你而言,就对付一个区区的秦正扬并不难,反正你在北夏国大多数人的心目中,你都是继承人的最佳人选,你篡位,所有人都以为是理所当然,而秦正扬,反而是居心叵测的那个。”

“统帅所有的计谋都很好,故意欣赏你标榜你让你成为所有人的敌人,避免了秦正扬成为别人的暗杀对象,以及权利争夺的牺牲品。而在让你处于危险中的时候,自己单独培养和教育秦正扬,秦正扬不管成器与否,对统帅而言,都是他认定的人,基本是没有什么改变了。到了这个关键时刻,统帅自然就可以利用多方关系将你铲除,还能将你的余党统统归属在秦正扬的权利之下,稳定他的政权。一切都计划得很完美,我不得不佩服统帅从你们出生开始就有的计划安排,可惜有一点,他大概自己也没有想到……”

“哪一点?”秦正箫扬眉问他。

“你这么得人心。”莫修远一字一句,“因为你得人心,所以如果统帅没有杀死你,那么政权就一定会在你的手上。”

“他不是没有想到,而是他觉得,他肯定能够除掉我。不管我发展到的势力有多大,他将我弄死,并不难。”

“我猜想也是。但他还是有一点没有遇到。”莫修远说。

秦正箫看着莫修远。

“他的病来的这么突然!”莫修远说,“他应该没有想到,这么快,他就会死,所以一切才会有些手忙脚乱,否则,如果一点一点来,他名正言顺的杀你,应该不难。”

“你确实很聪明。”秦正箫不得不说。

“只是尽最大努力,想到我能够想到的所有。我只希望,一切事成之后,你能够兑现你的承诺。”

“你指的是哪方面的承诺?”秦正箫故意问他。

“给我锦绣前程,以及……陆漫漫安然无恙的回到我的身边。”

“锦绣前程还是排在了你人生的第一位。”秦正箫抓住他的字眼。

莫修远抿唇。

“可惜了陆漫漫。”秦正箫突然叹气,“你知道陆漫漫现在在家里做什么吗?”

莫修远看着他。

“我也不会告诉你。”秦正箫冷笑。

莫修远依然紧抿唇瓣。

莫修远这么沉稳的个性,确实不失为一个人才。

但对于秦正箫而言,这个人神秘莫测的背景以及惊人的能力,他是真的没有那份魄力给他一份锦绣前程,至于陆漫漫要不要还给他……也许一个心血来潮,就不还了。

反正,他不是新认识了秦正暖吗?

反正……他活命的时间也不够长了!

他说,“莫修远,我诈死的事情,我会回去做详细安排,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别想在这之中来算计我,如果我没死,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我一直衷心跟着你。”莫修远说得坚决。

秦正箫当然不信。

但也不拒绝此刻这么去相信。

他看了看时间,捉摸着以陆漫漫的能耐,什么都已经搞定了。

他指使着司机将车子开到了别墅大门口,推开车门下车。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他的背影,走进了那扇,他隐忍着一直很想要推开的房门。

今天阿离给他打电话说他收到了秦正箫的邀请去他的别墅,阿离猜想的是,陆漫漫已经想到了什么方法和他谈地皮转让的事情,莫修远知道,以陆漫漫额聪明,想到什么方式方法应该不算太难。显然此刻,阿离应该就在别墅里面,而秦正箫突然在晚上打电话叫他出来谈事情,避开阿离和陆漫漫两个人,让他们单独相处,无非两个原因,第一是为了试探阿离,这么多年,试探得也够久了,没有查出任何端倪,多少应该是认定了阿离现在的身份,不可能再次怀疑。所以就会是第二种。

第二种,故意单独给他们两人相处的时间,让陆漫漫在阿离身上做手脚。

男人和女人单独在一起,能做的手脚有限,无非就是,用一些非人的手段来威胁。

刚刚秦正箫有些讽刺的问他知不知道陆漫漫在别墅做什么的时候,他就肯定的知道,陆漫漫现在在做什么了。

陆漫漫这么努力的在自保。

这么努力的,在不给自己添麻烦。

而自己……却没有让她有拒绝的机会,带她走进了这个黑暗的世界。

他原本说过,他不会死。

她也不会为他牺牲。

到现在,他才知道,当初只是因为他没有给自己选择任何退路,没有给自己选择任何会和陆漫漫分别的退路,他只是认定了,他到死,都会让陆漫漫,跟在自己身边!

果然,很自私的行为。

他在门口待了很久,很久,才让司机开车送他离开。

一切在没有结束之前,谁都不能先选择,绝望!

……

别墅中。

秦正箫推门而入。

陆漫漫转头看着他,看着秦正箫回来。

秦正箫往楼上看了一眼,走向陆漫漫,直白道,“搞定了?”

“秦傲。”陆漫漫叫他。

秦傲恭敬的递上相机。

陆漫漫将相机拿给秦正箫,“你看,如何?”

秦正箫打开相机,一张一张的在翻阅。

每一张照片,似乎都是经过精挑细选,屏幕上的,是两个暧昧的身体,还有陆漫漫微凸起的小腹,但她的其他私密地方,包括胸部以及双腿之间,其实是什么都看不到的,唯一能够看到的就是后背美丽的弧线,细腻无比的肌肤。

但这不影响,这组照片想要表达的意思。

秦正箫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嘴角淡笑道,“你倒是很会拍。”

“只要能够达成目的,怎么拍,不一样吗?”

“把自己拍得这么保守,把巴泽尔拍得这么暴露。你就不怕巴泽尔杀了你吗?”

“有你在,他也杀不了我。”

“你倒是信任我。”

“寄人篱下,不得不信。”陆漫漫一字一句。

秦正箫将微单放在茶几上,只是冷笑了一下,坐在沙发上。

陆漫漫也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两个人似乎都在安静的等着巴泽尔起床。

等了半个小时。

巴泽尔迷迷糊糊的从楼上下来,有些莫名其妙的神情,他看着客厅中的秦正箫以及陆漫漫,快速走过去,有些抱歉的说着,“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睡着了,不好意思,我很少这么失态,大概是这几天玩游戏玩得太多。”

秦正箫看着巴泽尔,“那现在睡醒了吗?”

“醒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巴泽尔说着,就起身准备离开。

秦正箫说,“等等,我有事情和你说。”

“这么大半夜了,还有什么事情?”莫远离表现得有些不耐烦。

这演技。

也真是不错。

陆漫漫就坐在旁边,看。

秦正箫将茶几上的微单拿给莫远离,“你看看吧。”

“什么东西?”

“看了就知道了。”

莫远离皱着眉头接过来,开机,然后点开图片。

脸色在那一刻,一瞬间就变了。

变得那么彻底,完全是暴怒。

他身体都在发抖,下一秒就想要砸了相机。

“巴泽尔,我劝你不要激动。”秦正箫看着他的模样,“你就算砸了相机,就真的以为,我没有备份吗?”

“你真够阴险的啊秦正箫,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也想的出来!我就说今晚上我怎么突然在喝你你们家的茶之后就开始犯困,原来今天你这饭局,就是鸿门宴!”莫远离说得咬牙切齿。

秦正箫倒是一脸轻松,“其实这手段不是我想出来的,是陆漫漫。”

莫远离狠狠的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表情淡定,“对不起,我也只是为了拿到你手上的地皮而已,手段恶劣了点,请理解。”

“我真是没看出来,果然是最毒女人心。”

“也不多说了。”秦正箫似乎不想太浪费时间,直蹦主题,“巴泽尔,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如果我们把这些照片发出去之后,会意味着什么,不管你怎么说,你未婚妻应该都不可能再相信你了,而且你未婚妻和南之薰关系还不错,我想我再出面煽风点火一下,你和你未婚妻的未来,会怎样?你猜?!”

“卑鄙!”莫远离青筋暴露。

“为了大家和睦,你将地皮转让给我,我保守我们之间的秘密,反正大家牵扯到的利益不多,以后依然可以当朋友。”

“我没有你这种,会暗算自己朋友的朋友!秦正箫,我原本以为你就是野心大点,但对人应该还是很真的,我倒是真没想到,从头到尾,你都只是活在你自己的世界中,你真是悲哀!”

“那也是我的事情。你现在说太多又有什么用?”秦正箫说,说着,起身,走向玄关处,将挂在门口的工作包拿了过来,抽出里面的几个文件夹,说,“合同我都帮你拟定好了,你知道我虽然钱不少,但不可能富可敌国,也就是说,我没有那么多钱,按照市面上标榜的价格来购买你的地皮,我只会出用百分之五十的价钱购买,同时,分期付款!如果没有问题,麻烦你签字,一式四份。”

莫远离身体气得更加发抖了,“你别逼我秦正箫。”

“能够抓到你的把柄,逼迫你又有何不可?!”

“你就不怕我告诉南之薰,你把陆漫漫放在了这里?!”莫远离狠狠的说道。

“她知道。”秦正箫说,“我比你聪明,所以知道提前报备,政治上的东西,南之薰比我更加能够理解,所以不会太在意,而且陆漫漫怀孕了,我犯不着对你一个孕妇实施强暴,不像你,如果照片曝光出去,也不知道外界会把你传成什么样子,大概口水都会将你淹死!”

“真是够狠!”莫远离狠狠的说着,狠狠的说着,然后抓起了茶几上的合同。

他一点一点的在看。

越看,脸色越差。

到最后,他真的是颤抖着手指,才让自己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签了4份。

秦正箫看着莫远离的模样,嘴角邪恶一笑,明显是一脸开心的签字,然后递了两份合同给莫远离,“你拿着,一周后我给你打款到你的账户下,到时候,记得搬走。”

“哼!”莫远离站起来,拿起那两份儿合同,脸上的愤怒何其明显。

秦正箫也站了起来,将茶几上的微单存储卡拿了下来,“拿去吧,没有备份。”

莫远离真的是脸色狰狞,忍无可忍,他大步的转身离开,大门很用力的关了过来,力气很大,不难看出当事人的怒火,完全是控制不住的怒火。

陆漫漫看着房门的方向,转头看着秦正箫,“我可不知道,你这么去算计巴泽尔。百分之五十,你比商人黑多了。”

“觉得我很不堪?”秦正箫满不在乎的将合同放好,一字一句说道,“别忘了,这么龌龊的手段,是你帮我想的,我只是,稍微修饰了那么一点点而已,最大的功劳还是你的。”

陆漫漫抿唇。

“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胎教。”秦正箫看了一眼陆漫漫的肚子,阴森的一笑,“你说你家孩子从小就在你肚子里面学习你的阴险狡诈,你会不会生个恶魔之子出来!”

“我不需要你担心。”

“我也是好心提醒而已。”

陆漫漫不想多说,站起来就准备上楼。

“陆漫漫。”秦正箫开口叫她。

陆漫漫停了停脚步。

“明天会发生一些突变,你最好安分守己。我说过我不杀你,就不会杀你,但你触碰到我的底线,我也可能,一个冲动,你知道人都是感情动物,很容易失控。”

“那我给你做的这么多,算什么?!”陆漫漫真的忍不住有些发火了。

“原来你也会发脾气的。”秦正箫反而笑了笑,“放心,我其实越发的舍不得你死了,我在想就算你没有给我签下这块地皮,我都有可能一个不忍心不会杀你,好在,你也帮我签下来了,我至少内心可以平衡,不用为舍不得对你下手,而纠结了。陆漫漫你知道你真的很棒。”

陆漫漫终究是不想再听到一个字。

她不知道秦正箫说的话有几分真假,她只知道,在真的没有触碰到秦正箫底线的时候,他是真的不会杀她。

但如果真的触碰到了。

这个男人,想杀也会杀!

就算不杀,也会有可能,拿她威胁莫修远……

威胁莫修远。

她现在反而觉得,她成不了什么威胁,但终究,不愿意让自己去面对那样的事情,所以,她还是得想尽办法,自保。

她回到房间。

躺在床上。

漫漫长夜,不知道秦正箫说的明天发生突变是什么意思?!

会不会是,莫修远趁机开始行动。

而行动就代表着,很多事情会一触即发!

而她是不是要活命,就要看这几天的造化了?!

她翻来覆去,终究失眠了!

莫修远也失眠。

躺在床上,睡不着,连眼睛也不会闭上。

脑海里面一直回荡着刚刚阿离给他说的话,说是陆漫漫让他转达的,让他别死在她的前面,他们还有笔账要算。

他不知道为此高兴还是为此心酸。

陆漫漫能够说出这句话,就代表着,他们之间还有可能。

尽管他从没想过放弃他们的感情,却也会害怕,陆漫漫对他心死。

而在此刻,他没办法给予陆漫漫绝对的安全,所以也没办法心安。

他突然从床上坐起来,拿出电话,快速的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表哥。”

“翟安,有些事情,需要你来做。”

“嗯。”翟安点头。

“我长话短说,你不用太知道来龙去脉,按照我说的方式方法去做就行。”莫修远一字一句。

“好。”

“陆漫漫现在在帝都,在秦正箫的别墅。明天晚上,秦正箫会离开,会离开至少3天时间,这3天时间,我希望你可以想办法潜入秦正箫的别墅,秦傲也在里面,你们想办法救出陆漫漫。秦正箫别墅戒备森严,在来之前,你找阿离要一个里面的结构图,他出入过,应该会记下,而你一定要保证绝对安全下,才能救走陆漫漫,否则,很有可能,你们都会死在那里面!”

“好,我马上订最快的飞机过来。”

“之所以叫你来做这件事情,而不是让叶恒或者我来亲自做,是因为我和叶恒现在身边眼线很多,我们任何一个动静,都可能传入多方势力之中,唯有你,目前没有人知道你的身份,你的行动暂时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也就不会让人提前做好准备。而阿离,我不想他为此冒险。”

这就是莫修远真的很高明的地方,他们三个人,他一直避讳着不让翟安曝光身份,即使翟安已经说得明白,他决定帮他完成大业。

莫修远却说,先不用参与其中。

如果有可能,莫修远是真的不会让他参与进来。这么多年,莫修远就是这样,如果可以,他就会让尽多的人被保护,就不会将他们拉扯到这么危险之中,当时的想法,反而是让翟安有了更大的利用价值。

亦或者,莫修远其实早就有所考虑。

他能够想到的事情,比其他人多更多更多!

而对莫修远而言,最信任的两个人。

一个无非是叶恒。

一个无非就是翟安。

全世界都可以背叛他,就算阿离以后上位因为政权对他疏远,就算陆漫漫因为他的举动而寒心,但叶恒和翟安,这两个人,不管他让他们做任何事情,两个人都会,以死的决心去完成。

翟安一字一句,“我知道怎么做!”

“陆漫漫就交给你了,翟安。”莫修远的运气很郑重,仿若是在交代,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而自己又无能亲自去处理,带着一份无奈,又带着一份很想要成功的期待,反正,情绪很多。

“我会尽我所能。”翟安保证。

“嗯。”

挂断电话,翟安根本停留一秒的,连忙打开电脑订机票。

坐了第二天最早的一班飞机,凌晨3点多,去了帝都。

他是到了帝都下榻酒店后,才给他父亲请假说有事儿出门几天。

翟弘其实是有些不开心的,因为现在公司到了一个关键环节,本来有些事情会在这几天启动,翟安突然的临时出走,让他有些心情不悦,当然,温情知道翟安去做了什么,走之前翟安给温情发了信息,两个字“表哥。”

温情能够明白翟安的所有隐晦。

也就劝了劝翟弘,说儿子这么大了,自有分寸,给他点时间。

翟弘听温情的话,脸色稍微好了很多。

温情倒是有些担心。

这段时间一直在担心,为了不让人发现,她和修远联系的时间极少,只隐约知道,这段时间已经到了非常关键的时期,他们莫家的未来,就会在这几天,彻底颠覆。

而她,等这一天,真的已经等得太久太久了!

你们知道,周末宅一般都二更的。

下午6点钟,咱们不见不散!

所以月票神马的,你们都懂的。

飘走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