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风云起(12)实施计划/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的清晨。

天色晴朗。

陆漫漫从床上起来,磨蹭了一会儿才下楼,她只是不想和秦正萧碰上,反正他会一早出门上班。

然并卵。

她下楼的时候,还是看到了秦正萧,他在客厅沙发上,等她吃早餐,手上握着手机,难得看得似乎很有兴趣的模样。

感觉到她下楼,转头看了一眼,嘴角笑得有些邪恶。

陆漫漫总觉得他不怀好意,所以绝对不去打探他的私隐。

“今天起床有些晚。”秦正萧开口道。

“昨晚睡的太晚。”

“别想太多,对你胎儿不好。”

“谢谢提醒。”陆漫漫勉强笑了一下,“我去吃早餐了。”

秦正萧也从沙发上站起来,和陆漫漫一起走向饭厅。

两个人的饭桌,很是安静。

只是今天的秦正萧,一直拿着手机,看着,还会笑。

陆漫漫绝对没有半分好奇,只是埋头吃东西。

“陆漫漫。”秦正萧因为边看手机边吃饭,速度很慢,他几乎都还没有怎么吃,陆漫漫就已经快吃完了。

“嗯?”陆漫漫停了一下。

“吃太快,容易噎着。”

“我不是小孩子。”陆漫漫都不知道,秦正萧的视线到底在什么地方。

“你想知道我在看什么吗?”秦正萧突然转移话题,扬了扬手机。

“不想。”

“关于莫修远的。”

“也不想。”

“关于莫修远和一个女人的。”秦正萧继续。

陆漫漫咬牙,“你想说就说吧。”

秦正萧一脸得逞,“我给你说过吧,统帅看上了莫修远,想把自己的孙女交给他,然后剧情就在今天的头版头条中发生了,莫修远和秦正暖感情还不错,至少从图片上看,又是一起喝咖啡,又是亲密相拥,又是一起逛街,又亲自送秦正暖回家。”

陆漫漫表情有些微变。

“我以为你会在我面前装作不在乎的。”秦正萧就一脸看笑话的表情。

陆漫漫放下筷子,“我也有情绪。”

“其实莫修远也就是逢场作戏。”秦正萧终于将手机放下了,然后开始认真的吃早餐,“因为不敢得罪我,不敢得罪统帅,所以得应付,但不得不说,秦正暖对莫修远,是真有意思。”

陆漫漫不知道秦正萧要做什么。

一方面似乎是在故意离间她和莫修远的感情,一方面又似乎,只是在故意恶作剧让她不得好过而已。

“想来,莫修远现在的身份真的很尴尬,也很危险。夹杂在现在北夏国最大两股势力之中,谁都可能杀了他,谁都有可能不会杀他,你觉得他现在什么感受?”秦正萧问陆漫漫,一字一句。

“他只想怎么活下去。”陆漫漫说,很肯定。

“你总是让我对你刮目相看。”秦正萧嘴角一笑,缓缓有开口道,“昨晚上,莫修远说会一直忠诚于我,让我要实现我对他的承诺。”

“你会吗?”

“我不会回答你。”秦正萧看着她,“我只会告诉你,莫修远将他的锦绣前程放在了你安危之前。”

陆漫漫听着。

听着,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但她总觉得自己的韧性很强大,就算有时候已经到了极度崩溃的地步,也会莫名其妙的,给忍了下来,发不出任何脾气。

就跟现在的感受一模一样。

她说,“其实,你不需要刻意提醒我,从他不顾一切的将我送到你这里来,还有什么是需要特别说明的吗?”

“会心寒吗?”秦正萧问她。

“会。”

“那以后还要不要跟着他?”秦正萧继续问。

“谁知道。”陆漫漫讽刺一笑,“这个世界,随时都在变化,人心如此,行为也是如此。”

“如果不想跟着他,可以考虑我。”秦正萧直白。

陆漫漫眼眸微紧。

她越发的不知道秦正萧说的话,有几分真!

“当然,前提是你愿意等我。”

“我不会。”陆漫漫直白拒绝。

秦正萧蹙眉。

“不是因为要等,也不是因为其他任何原因,我只记得你给我说过一句话。”陆漫漫一字一句。

“什么话?”

“永远别和搞政治的人沾边。”陆漫漫说得直白。

秦正萧一怔。

而后,突然爽朗的大笑,口里说道,“我果然是在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秦先生,我总觉得,有一天我们终究会是两个没有交错的平行线,不管是你杀了我,还是你放了我,我们都应该是陌路,所以请不要给我开这种玩笑,我经受不住,而我也确实,招架不住你刚刚跟我说的那句话,不管是真心还是故意逗我,我都会当作,没有听到过。”陆漫漫总是保持着绝对的平静,用平稳的口吻,说着她想要表达的意思。

秦正萧听着,听着,然后突然放下筷子,走了。

直接出了门。

陆漫漫看着大门关过来的方向,整个人很沉默。

她可不相信秦正萧在这么短短时间就喜欢上了她,当然,就算每个人都会突然抽风那么一秒喜欢上了,也绝对不可能真的和她谈永恒,他会要的,只会是如南之熏这种,有着绝对能力支撑他政权的女人。

比如当年,因为文赟已经发展到了一定地步,接下来的路程,她的身份已经没办法帮助他更上一步,所以她被文赟杀了,为了娶南之沁。

她其实真的很庆幸,莫修远不是莫家继承人,而是莫远离。

到现在,又突然那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讽刺。

最后,在没有推翻黄泉的时候,她和莫修远到底会变成怎样,谁都不知道。

有可能,都得死!

只是因为没有到最后一刻,他们不允许,彼此绝望而已!

……

秦正萧走出大门,走进车内。

莫修远依然紧跟他的步伐。

两个人坐定,车子离开。

秦正萧说,“今晚我下班,你负责带人来追杀我。”

“好。”莫修远点头。

秦正萧既然这么说了,那么久意味着,秦正萧答应了他的策略。

他不动声色的模样,永远都是那般沉稳,内敛。

秦正萧也猜不透莫修远到底在想什么。

可有些时候,就是因为莫修远的太过聪明,他总是会顺了他意,然后按照莫修远的计划,往下。

“救我的人我都已经安排妥当,落脚点什么的也已经找好,你不用管这些事情,只负责,追杀我这部分就行。”秦正萧一字一句。

也在提醒他,别打探其他消息。

秦正萧终究还是不信任他的,所以除了追杀这一环节,其他任何环节关系到他最后安危的,都不要他的参与。莫修远甚至觉得,以秦正萧的防备心里,他后面那些所有环节,应该用的都不是他能够看到的秦正萧身边的人,启用的大概是一批,他从不认识的人,怕的是他做任何手脚。

莫修远点头,“是。”

“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替我好好瞒着统帅。”秦正萧再次叮嘱。

“嗯。”莫修远再次点头。

秦正萧想莫修远也做不了太大手脚,只要他从海里坠落后,之后的事情,莫修远根本不可能知道,也就不敢对他轻举妄动,何况,他坠海的地点他也已经临时改了,怎么可能让莫修远提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万一在指定地点做了手脚,他就真的会死在海里。

他做事一向很有自己的分寸,从不轻易去冒险做一件自己毫无把握的事情!

两个人各怀心思的坐在小车内。

一直停到帝都检察院。

秦正萧下车,下车那一刻,突然又想到什么,“莫修远,我劝你别在我不在的时候,试图救走陆漫漫,很有可能,你会害死她。”

“我不会。”莫修远说,“我的一举一动,就算你不在我身边,不也一清二楚吗?”

“聪明。”秦正萧冷笑着说,“所以但凡你以及你身边的人有任何一丁点动静,陆漫漫就会死,你最好有所觉悟!而我,真不想看到这种惨剧发生!”

丢下这句话后,秦正萧离开了。

莫修远看着他的背影,沉默着,也下了车。

招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公寓里,叶恒在家沙发上等他。

叶恒看着莫修远回头,忍不住问道,“这么急找我做什么?”

“有事儿。”莫修远说,“等我打个电话。”

叶恒就这么看着他。

莫修远没有搭理叶恒,走向一边,拨通号码。

那边接通,说,“莫修远。”

“统帅,今晚6点我会行动。”

“倒是当机立断。不用刻意给我说,我只要答案。”

“我一个人,我并不觉得我能成功,秦正萧是你的孙子,你知道他的能耐。”

“你说你的要求。”

“委派至少不亚于5人协助我,我想尽可能保自己安全。”莫修远说得直白,其实只是为了让这件事看上去更加真实而已。

“好。”那边一口答应,“下午4点前,会有人主动联系你。”

“谢谢。”

“等你好消息。”

那边挂断。

莫修远沉默了两秒,又拿起电话拨打,“翟安。”

“嗯,表哥。”

“你在帝都了吗?”

“在了,已联系上二表哥,正在做营救漫漫的计划。”

“最好明天再行动,今晚我怕万一会有变数,你那边求稳,不求急,所以保险起见为好。”

“是。”翟安点头。

“另外。”莫修远说,“绝对不能让莫远离参与你的营救之中,你知道我的意思。”

“当然。”

“在我没联系你的时候,发生再大的事情,不要主动联系我,我但凡有时间,都会给你信息。”

“是。”翟安承诺。

“靠你了。”

翟安笑了笑。

有些话,在男人之间,是说不出口的。

翟安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将电话放下。

现在他表哥已经到了非常关键的时期,而这个时期,他依然记挂着陆漫漫想要尽最大努力确保她的安全!可想,他心中的份量。只是,因为背负着的某些使命,让他的感情不能如平常人一般表达出来,甚至还会刻意隐忍,比如那句,发生再大的事情也不要主动联系他,大概是包括,如果计划失败,谁突然死去……

翟安垂下眼眸,在一张白纸上,一点一点的在画刚刚从二表哥手上得到的信息,他得规划好,怎么样进入,怎么样出入。

修长的手指指着狙击手的位置,两个。

如果杀了狙击手,很显然,他人手不够,因为怕打草惊蛇,他只得只身前去,而且就算是找到帮手让人去杀了狙击手,这么大动静,很有可能就会暴露,所以这个想法,行不通。

但两个狙击手,直接对准的是秦正萧的大门,只要陆漫漫一出去,秦正萧应该就会下达命令,一枪暴毙。

而根据别墅的设计,除了大门,其他地方是不可能逃脱的,周围有电网,还有警报,他没办法潜入进去,先将电路切断,如果依靠冷俊成去黑秦正萧的安全系统,不是不相信冷俊成的能力,而是他没办法保证,黑掉秦正萧的安全系统后,会不会有另外的应急系统启动,一般的人都会有一套原始的方法,就是所有系统都被黑掉之后,还会有不需要网络连接也能够使用的警报设定,秦正萧不可能考虑不到。

不仅如此,一黑掉他的系统,秦正萧暗处的人马上就会知道,他们就算再快,也不一定能够逃脱,毕竟加上秦傲他们也才三个人,也许,秦正萧的四周有30个人,300人都有可能!

而他表哥给他表达的意思非常明确。

求稳。

稳,就是不能有半点不确定。

翟安看着面前的规划图,一直在想,怎么能够让他顺利的进去,怎么又能够让陆漫漫顺利的出来?!

秦正萧离开三天。

三天时间,陆漫漫要吃要喝,会不会有佣人进出!

伪装成佣人的模样进去?再伪装成佣人的模样出来?!

显然,谁都不知道,这三天秦正萧是不是已经早就规划好,他可能守三天,一无所获,而且据说,秦正萧的佣人也是专车接送,他又不能易容,根本没办法伪装,也没办法靠近!

他抿唇,沉思,不能让自己急躁。

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没有解决的办法,任何天衣无缝的计划,总会有百密一疏。

正出神。

电话突然响起。

他看着来电,抿唇,“古歆。”

“翟安,你知道陆漫漫在哪里吗?”那边显然是,有些焦急,应该是一直打不通电话。

“不知道。”翟安带着些冷漠的声音。

“今天我看到莫修远的八卦新闻了,但是从一早到现在,我都没有打通陆漫漫的电话,她是不是在玩消失啊,关键是我去莫修远的别墅,王管家居然说陆漫漫去旅游了,你不觉得这事儿很蹊跷吗?”

“我不知道。”翟安依然冷漠。

“你都不关心陆漫漫吗?她不是你朋友?”

“她是成年人,她有她自己的自由。”

“一个大肚皮,自己去旅游?这叫自由吗?今天莫修远牵手统帅亲孙女,陆漫漫还一直联系不上,你觉得这是成年人会做的事情吗?”古歆一字一句,在努力的压抑脾气。

“我不知道。”翟安说。

古歆深呼吸,狠狠的呼吸,“我给你说什么,你都会说不知道是不是?”

“大约。”

“真是够冷血的!”那边猛地将电话挂断了。

毫不掩饰她的愤怒。

翟安将电话放在一边。

他从酒店的书房的椅子上站起来,转身走向酒店窗户外,打开窗户,看着明媚的帝都阳光和帝都景色。

不能把自己逼得太急。

明天才可以行动,他还有一天的时间可以好好想。

有时候越是急切,越有可能事倍功半。

其实。

他也想到了一个方法,但是大表哥说,不能让二表哥参与其中,所以他只能放弃。

不管对谁,包括大表哥自己的性命,包括所有人的牺牲,也没有二表哥一个人重要,这就是,大表哥的使命。

逃脱不了的使命,就算是为之付出一切,也得硬着头皮承受!

二更二更来也!

累死宅了!

反正就是求求月票,小宅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