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风云起(13)政权开始动荡/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傍晚。

夕阳洒向繁华的都市。

到处笼罩在一片昏黄之中。

下班的高峰,堵塞而井然的街道,川流不息。

莫修远依然在下班的时候到帝都检察院接秦正箫下班。

这段时间下班,明显比前期准时。

一到6点,他绝对不会耽搁。

此刻,也是如此。

莫修远恭敬的看着秦正箫出现在大门口,然后自若的坐进了小车内,他们之间隐藏着的阴谋就仿若是没有发生过一般,两个人看上去毫无任何异样情绪,显得很日常。

车子融入堵塞的街道之中,断断续续。

莫修远和秦正箫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彼此的沉默,都是在全神贯注,全神贯注的注意周遭的一幕又一幕。

春天的夜晚来得不那么早,但今天意外的交通堵塞也让天空就这么黑暗了下来。

华灯初上,帝都的夜,迷离而深邃。

好久。

交通终于得到疏散。

秦正箫的司机稍微开快了些,因为堵车的时间太长,怕惹得秦正箫心情不悦。

车子顺畅的在宽广的街道,渐渐驶入郊区,秦正箫居住的别墅。

郊区,车流量明显减少。

越来越少。

特别是郊区的富人区,地盘很大,人不多。

有些人仅仅只是为了投资,也或者有些人,根本就是为了安置第二个家而已,所以郊区的富人区,一般很冷清。

司机将车子停靠在一个红绿灯。

那是一个十字路口,周围都有车辆在等待。

司机一直看着红绿灯的方向,莫修远给了秦正箫一个眼神。

秦正箫知道,事情就要从现在开始发生了。

果不其然,不远处,突然冲出来一辆深色卡车,庞大的车身,加大速度的直蹦而来,似乎没有想要结束的痕迹,而那辆大卡车,显然是冲着他们来的。

“避开!”秦正箫大叫!

司机一怔,立即反应过来。

司机当然不是一般的司机,是秦正箫的贴身保镖,样样精通。

所以那一秒,瞬间一个加速,漂移,然后顺利的躲过了卡车的直接相撞,卡车没办法急刹,撞在了一边的护栏上,秦正箫连忙让司机开车,迅速的离开。

大卡车撞车后,整个交通瞬间就乱了,不明所以的群众下车,有些人报了警,交通又开始堵塞。

秦正箫的车开得快,没有被拦了下来,却在开了不长的距离,陆续有车辆不怀好意的通过,都在司机的技术下,成功脱险,但也因为被不停的追杀,导致他的车辆已经不得不偏离了他回家的轨迹,而这条路的轨迹,显然也不是莫修远之前给他规划的路线,他转头看着秦正箫。

秦正箫回视着莫修远,冷冷的说着,“我的生死只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上!”

莫修远抿唇。

他想到了。

所以他其实根本没有对他之前逃离的那个地方做任何手脚。

如果做了手脚,倒真的是暴露了自己。

他什么都没说,看着后面追上了的小车。

“那是统帅的人。”

“知道了。”秦正箫冷笑,冷笑着,让司机又开快了些。

后面的车也跟紧了些。

两辆小车,都在急速前进。

惊动了周围的车辆,但大家都习以为常,以为只是两个富家子弟的抽风举动而已。

车子不停的往偏僻的地方开去。

不停的开着。

秦正箫从座椅下面拿出了两辆手枪,给了一把给莫修远,副驾驶的保镖也在整理着自己的枪支,帮司机也准备了一把。

车子终于逼到了绝路。

前面是断崖,下面是汹涌的海水。

这里海水水质不好,而且没有沙滩,所以是完全没有被政府所开发,来的人,周围几乎没人。

车子不得不停下来。

秦正箫当机立断的让所有人都下了车,埋伏在车身周围。

后面那辆轿车追了上来,车子也猛地一脚刹车,停了下来,然后专业的从车上下来,手上拿着武器,巡视。

秦正箫使眼色,让保镖故意开了枪。

瞬间,安静的环境下,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声音。

莫修远一直躲在车后,手上握着枪,一发子弹也没有开。

“怎么,你不会?”秦正箫说。

“没杀过人。”莫修远字字句句,“上次去杀文部长,中途就失败了!”

秦正箫冷笑。

冷笑着,一直审视着周围的环境。

此刻,就等他的两个保镖中枪而亡。

对方小车上至少5个人,5个人对付他两个保镖,绰绰有余。

所以两个人等了将近十分钟,他的保镖以及司机,就这么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而那5个人职业杀手,已经开始往这边一步一步逼近。

秦正箫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点头。

秦正箫突然拉着莫修远,往悬崖边走去。

莫修远在秦正箫的身后,如果子弹从后面打过来,那么死的就会是莫修远。

而身后的人,根本没有半点犹豫,一枪狠狠的打在了莫修远的后背上。

莫修远一个吃痛。

秦正箫已经来到悬崖边,准备终身跳下去。

莫修远突然拿着手枪,对着他的胸口,“哐”的一声。

伴随着刺耳的声音,以及弹簧的回力,莫修远看到秦正箫自由落体的掉进了激流的海水里。

后面的人连忙追了上来,对着地下的激流不停的开枪,扫射。

好久。

耳边的枪声才平息了下来。

莫修远重重的倒在地上,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5个职业杀手看着下面的激流,回想起刚刚莫修远的那致命一击,这样下去还能活命的几率,几乎为零。

他们只是不知道,秦正箫穿了防弹衣。

防弹衣可以隔离子弹,就算这么强的震感,有可能伤了他的肋骨,但绝对不会要了他命,而在激流的海水下,还有人在接应他,所以秦正箫不会死。

他看着头顶上的天空,看着黑暗的天空上,零星有几颗星星。

刚刚好几秒,他都忍不住想要趁着秦正箫不注意杀了他,好几次,最后终究忍了下来。

这周围,说不定还隐藏了很多秦正箫的人,随时随地在暗处待命,但凡他出现任何想要叛变的举动,秦正箫就绝对不会让这个计谋实施下去,当场有可能,就会让他的人,直接干掉现场所有的人,包括他自己。

他深呼吸。

深呼吸,看着那5个职业杀手站在他面前。

冷血的脸,毫无生气的模样,僵硬的身体,似乎是没有正常人的呼吸。

莫修远以前也经历过这个阶段。

这个阶段,就跟机器人一样,上头有什么指令,做什么事儿!

没有任何情绪。

只是麻木一般的听从。

此刻,一个似乎是领头的在打电话,说,“秦正箫死了,尸体掉进了海水里,海水很急,打捞不上来。”

那边似乎给他交代着什么,领头人一直在点头,而后又说道,“莫修远中了枪。需要马上处理吗?”

莫修远看着那个人。

那个人放下电话。

莫修远其实是在赌,赌统帅此刻不会杀了他。

他还有利用价值,比如让他,协助秦正扬,将秦正箫的所有势力,瓦解。

统帅老谋深算,一定会想尽办法,榨干他所有的剩余价值。

所以自然会想到,秦正箫一死,莫修远作为秦正箫最得力的帮手,在没有秦正箫的统领下,很多人就会选择服从莫修远,莫修远活着,更有利于他们政权的最快巩固。

他警惕的看着面前的5个杀手。

在生死面前,其实是不能存在侥幸的。

因为生命只有一次。

一次而已。

而此刻。

5个杀手突然离开了,甚至没有再多看他一眼。

这就是命令。

命令是什么,他们就照着执行。

不会废话,也不会有思想上的冲动。

就是一个设定了程序的工具而已。

莫修远重重的呼吸了一口气。

5个人开车离开后,周围更加安静。

他躺在地上很久。

他受伤了。

后背枪伤。

如果不是穿了防弹衣,子弹会透过后背,直接穿透他的心脏,他立刻就会和这个世界说拜拜!

他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

防弹衣能够防子弹穿透,但子弹的冲击力,还是惊人的大,他捂着自己的胸口,在默默的踹气,有时候呼吸太严重,都有可能让他咳嗽从而更加带动他的肋骨疼痛。

他缓缓的走进小车内,然后启动车子离开。

开着车,沉默的行驶在帝都的野外郊区。

安静的小车内,电话突然响起。

莫修远接通,“统帅。”

“恭喜你,你成功了。”

“谢谢。”莫修远显得很冷静。

“明天,我会让人在你的公寓来接你,我们见一面,有很多事情,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是。我明天会一直在家等你。”

“莫修远,选择我是对的。”统帅一字一句。

“我知道。”

那边挂断了电话。

莫修远也将电话随手扔在了驾驶台上。

选择谁都不是对的。

他选择的只会是他自己。

这几天时间,秦正箫诈死,就不会再回来。

而这几天,统帅肯定会宣布他后事的事情,也就是统帅继承人,没有秦正箫从中作梗,秦正扬自然就顺利即位。当秦正扬即位后,他想,统帅的大限也已经到了。

那个时候,秦正箫会突然出现。

突然出现,就会以莫须有的罪名给秦正扬定罪,战争就会一触即发!

这个时候,就是他乘虚而入之时!

国防的势力。

现在有两股在他们的手上,有一股在秦正箫的手上,有一股在统帅的手上。

显然,他们手上的两股势力比较弱,不足以对抗秦正箫和统帅那边,但如果双方两败俱伤,他正好可以坐收渔利。

事情当然不会是他想的那么简单。

秦正箫会不会有什么阴招?!

秦正扬到底势力如何?!

事情没有发生之前,一切都是个未知数,而他不敢保证,真的能够一举成功!

车子一路开,一路开,然后停到了秦正箫的别墅。

别墅此刻,已经暗黑了,只有几盏微弱的灯光,在那里敞亮着。

他打开车门,下车,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

如果,他此刻推门而进,狙击手就会将子弹直接打破他的脑袋。

而他现在,不管心里多冲动多想要跑过去,但理智一遍一遍在提醒他,不能这么做,不能这么做。

他隐忍着身体都在发抖。

不停的发抖。

对不起陆漫漫。

莫修远终究,在站了几分钟的时间,转身离开了,将那辆秦正箫的黑色轿车听到门口后,开着自己的车离开。

速度很快。

他紧捏着方向盘,一直在让自己平静。

平静的接受,现在面临的所有一切,事实!

他将车子一路停靠在公寓。

公寓大门口,叶恒已经有些焦虑的在跺脚了。

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来,他知道莫修远去故意杀秦正箫去了,时间太长,越发的让人没办法安心。

但就是,不让他跟着一起。

莫修远说,如果他没有活着回来,他还能给其他人通风报信。

越想,越是心惊。

而就在自己以为自己快要承受不过来的时候,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轿车疯狂的开了过来,那一刻就算看到他也没有停下,一直冲进了地下车库里,速度很疯狂,刹车很响亮,在如是安静的地下库中,声声回荡。

叶恒连忙大步跑了上去。

车子已经熄火了,车门却依然紧闭着。

叶恒敲门。

敲门,敲窗。

“阿修,你出来!”叶恒有些粗鲁。

莫修远一直将自己紧锁在小车内。

终究,好久,才打开了车门。

叶恒看着他的模样,脸色虽然不太好,但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受伤。

那一刻,他是真的怕了他一身血淋淋的模样。

“事情成功吗?”叶恒忍不住问他。

莫修远就是这么,不管天大的事情,表露出来的,都是惯有的冷漠,甚至冷漠得惊人。

他就微点了点头,直接走向了电梯。

叶恒大步跟上。

电梯一路往上。

两个人回到公寓。

叶恒不知道阿修经历了什么,但明显能够感觉到,莫修远此刻情绪的异常。

“发生了什么事情?”叶恒是忍不住的。

他是个急性子人,他没有那份沉稳。

“没什么。”莫修远回答。

叶恒知道他会瞒他的事情,绝对不会是政治上的事情,他会这么瞒他的,只是他的私事,不会影响到他们大业的私事儿,而跟着阿修这么多年,他自认自己对他是最了解的,当然,还有翟安,三个人一路生死一路活了下来,彼此的默契已经超乎想象,所以此刻,他知道,莫修远现在的情绪,大多来自于陆漫漫。

秦正箫现在暂时不会出现,而他却不能亲自去救陆漫漫。

这份隐忍和压抑,大概也只有他自己才能够体会。

叶恒突然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他就这么看着莫修远,看着他似乎就给了自己几分钟的平静时间,然后拿起电话,拨打,“翟安。”

“表哥。”

“你可以想办法救陆慢慢了!”

也就是说。

事情已经顺利在他的计划下进行了。

翟安点头,“嗯,我会尽全力。”

尽管,暂时没有想到更好的方法。

而他也知道,现在他表哥的精力,不可能放在陆漫漫的身上。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想的事情太多,总是容易失眠。

其实大多数时候,越是走进一个死胡同里,越是需要充足的睡眠,来支撑大脑的突然一个灵机一动。

他正在酝酿自己的睡眠。

电话突然又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号码,说,“二表哥。”

“翟安,想到救陆漫漫的方法了吗?”莫远离直白。

“大表哥提醒过我,不管任何时候都不能让你参与其中,所以,陆漫漫的事情,你不要去管了。”

“你和我哥一样聪明,所以你其实想到了,怎么利用我来实现救陆漫漫的目的是不是?”莫远离说。

翟安不得不承认。

“现在的情况,能够进秦正箫别墅的人,只有一个人,你我以及我哥都知道是谁,南之薰。”莫远离一字一句。

“嗯。”翟安点头。

“而现在这么多人,就只有我可以和南之薰以不被人怀疑的身份去和她见面,然后想办法让她带着我再次去秦正箫的别墅。只要能进去,出来也不是问题。我相信,我可以想到,你也可以想到。”

“大表哥也能想到。”翟安说得直白,“但是大表哥没有说,就代表着,这条路是不能走的。”

“翟安。”

“二表哥,我知道你的心情,但也请你理解一下大表哥的心情。对比起你和陆漫漫谁会活着,他既然选择了你,你就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来刺激他。”

“我就不能帮他做点事情吗?他那么爱陆漫漫。”

“在江山大业上,儿女私情显得有多渺小,你学政治这么多年,应该比我们大家更清楚。”翟安直白,“现在大表哥让我来救陆漫漫,我会尽我所能,而你,确保自己活着,是对所有人最大的回报。”

那边一直捏着手机。

一直捏着手机,似乎是在控制情绪。

“言重了,二表哥请保证。”翟安准备挂断电话!

“翟安,如果陆漫漫死了,你想过我哥会怎么样吗?”

“我只知道,如果你死了,你哥会怎样!”

“翟安!”莫远离有些暴怒。

“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因为你一直觉得你在大表哥的保护下什么都是他在替你遭受,而你一直在坐享其成。上次在大表哥的别墅我就劝过你了,你们的定位不同,没有谁真的欠了谁,你们彼此都在隐忍都在付出,你付出的也不比他少,一个是身体,一个是心,而很多时候,身体受伤了可以愈合,但是心伤了,很难好。”

莫远离紧抿着唇瓣。

“本来一心是不想要你插手陆漫漫的事情,所以任何事情都不想给你透露的,但是毕竟,我比起大表哥,要感性很多,所以,我现在要告诉你,我想到方法怎么救陆漫漫了。”

莫远离诧异。

这么快,想到了另外一种解决方案?!

“在刚刚和你通话的那一秒,灵机一动。”翟安直白,“人的潜力是无限的,我现在相信了。”

“你准备怎么做?”

“我只会告诉你,和你说的大同小异,人物换了而已。其他,你只要相信我就行!”

“我详相信你。”

“谢谢。”

彼此,挂断电话。

翟安重新躺回床上。

他其实只对救陆漫漫这件事情找一个漏洞。

然后找到了,什么都会破!

第二天的阳光,依然灿烂的照耀着帝都这座天子脚下的城市。

翟安睁开眼睛。

昨晚果真,还是睡得不多。

想到了策略,就要想过程。

过程很重要,出错一点点,什么都功亏一篑!

他起床。

还好,曾经的训练已经让他适应了,不管在任何时候不管自己经历了什么,很快就会让自己调整到似乎是打了鸡血的节奏,在一件事情没有彻底结束的那一刻,绝对不会倒下。

所以这两晚的失眠对他而言,不算什么大事儿。

他洗漱完毕,换了一套衣服,整装完毕,手机突然响了。

这是昨天晚上在接了莫远离电话后的大概2个小时后,他给冷俊成拨打了电话,那边睡眼惺忪,就开始在帮他查他要的东西了。

他看着手机上的信息,然后删除了。

他们都有个习惯,不会保留任何通话记录以及任何短信内容,也不会存留,重要的手机号码名字。

这是一种对自身以及对同伴的保护。

要是谁突然落网了,还不至于连累到他人!

他打开房门酒店的大门,出去!

闭关在这个酒店整整一天,他想他也是时候,出去转转了。

他先去熟悉了一下路线,规划了一下从秦正箫别墅离开后,有几个岔路口,而他可以从哪个路口往哪里转,怎么转最安全。

而后,他又去其他地方看了看。

如果来不及,得找个落脚的地方。

不会被别人发现,监控摄像头也找不到的地方,这种地方在这么偌大的一个城市其实不难。

最后,他让自己吃了一顿饱饭。

谁说,会不会出现意外,都说,饿死鬼很惨。

他吃完饭之后,去了商场。

当然不是让自己在死之前穿得光鲜亮丽一些,他只是,去伪装一下自己,然后买了一个黑色的大口罩,还有一个超大的墨镜,这么一看,他觉得估计他妈温情也认不出来他是谁了。

一路走过,还有人以为他是明星。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他去租了一辆日租车。

伪造了一个他人的身份证,因为押金足,所有老板也没有较真身份证上的相片和他本人不太符,反正能够赚钱,什么都好说,毕竟是私人企业。

翟安开着车,行驶在帝都的大街小巷。

他一路,将车子停靠在了一个街道的路口。

这里人挺多,来来往往,毕竟是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

他就在这里耐心的等待。

冷俊成的信息显示,她应该是每周都会来做两次美容,而今天,正好是她回来的时间,他守株待兔。

等了将近一个小时。

一个人影出现在了翟安的视野范围内。

他依然带着冒着,戴着墨镜,带着口罩,然后往前走去。

那个女人似乎是做了美容,还顺便逛了街,要不然,他还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比平时晚了半个小时。

他突然走向她。

仿若是一个不注意,猛地一下撞了她一下。

她手上提着的大包小包,突然掉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她身后的两个保镖开始往前。

翟安直接开口道,“陆漫漫,都A33078。”

说完,转身就走了。

保镖看着翟安的背影,回头问道,“南小姐,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

保镖恭敬的退下。

大概也觉得,刚刚也只是意味。

她转眸看了看刚刚撞他那人离开的方向,然后看到他坐进了一辆“都A33078”的小车。

她咬牙,回神,“你们别跟着我了,将我把东西带回去,我还有点事儿,知道自己回来。”

“南小姐,老爷说了,要对你寸步不离的,说这段时间,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可避免的事情,而你的安全很重要!”

“我的话你们当听不到吗?我让你们走,我不想随时随地去任何地方你们都跟一顿佛一般的站在我身边,再这样,我马上让我爸辞退你们!”

“南小姐……”两个保镖欲哭无泪。

她似乎也难得和他们废话,大步往前走了。

两个保镖沉默了半响,终究还是没有跟上,先回去了。

而她,就这么顺利的坐进了那辆黑色轿车。

一辆很普通的轿车。

只因为“陆漫漫”三个字,她跟了过来。

翟安将车子开走。

她有些紧张,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车子饶了几圈,然后停在了一个比较清净的地方。

她看了看外面,看着这个武装掩饰的男人,“你是谁?”

“我是翟安。”翟安将帽子取了,眼镜口罩都取了,“我想,你应该不会不认识我,南之沁小姐!”

“文妍的男朋友?”南之沁扬眉。

“还有个身份,陆漫漫从小到大的朋友。”

“所以,你是为了陆漫漫来找我的。”

“是。”翟安点头。

“需要我帮忙?”南之沁也不笨,一猜便猜到了。

翟安继续点头,“很重要的忙,但你而言不难。”

“你怎么知道我和陆漫漫之间,有关系!”南之沁反而很怀疑这个问题。

当时她和陆漫漫的合作,几乎是没有人知道的。

而后,也联系不多,反而是因为莫修远在帝都发展,私底下有过几次交集,也只是在商量政权而已,那都是她爸和莫修远的事情,私交完全为零。

“我也是文妍的男朋友。”翟安一字一句,“偶尔一次,听到文妍抱怨,说陆漫漫居然联合你一起算计了文赟。我猜想,你们都是聪明人,所以你们之间应该有持续的合作。”

“陆漫漫身边的人都这么聪明吗?”南之沁蹙眉。

“物以类聚。”

“你倒是半点不谦虚。”

“因为现在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来帮我,帮我救陆漫漫。”翟安一字一句。

“陆漫漫有危险?”南之沁有些惊讶。

“现在在秦正箫别墅,森严的看护着。”

“什么?”南之沁诧异,“秦正箫是疯了吗?把其他女人带到自己家里!”

“为了威胁莫修远。”

“真是够卑鄙的。”南之沁骂道。

翟安似乎没兴趣参与骂人之中,只说,“这几天秦正箫不在别墅,而唯一能够进秦正箫别墅的人,只会是南之薰。”

“你们想靠南之薰,将陆漫漫带出来?别太天真了,翟安。南之薰看上去温温柔柔的,实际上和秦正箫是狼狈为奸,你以为两个人真的是真情实意吗?只不过是政治联婚而已,我猜想南之薰早就应该知道陆漫漫在秦正箫别墅的事情,她不过是睁眼闭眼!现在这一刻,反正对他们而言,当然对我而言也是,政权的变动才是关键!”南之沁一字一句,“其他都是浮云。”

“我知道,但是生死攸关,所以还是迫切的希望,你能说通南之薰!至少缠着她带你去别墅。”

“南之薰可不笨,而且我和她感情从来不好。她在爷爷身边长大,优越惯了,我奈何不了她!”

“想想办法。”翟安说,“至少你是目前为止,我能够想到所有人之中,你唯一是和南之薰沾关系的,我只能寄希望在你的身上。”

南之沁蹙眉。

不管如何,陆漫漫也算救过她一次。

尽管以前因为一个男人彼此闹得很不愉快!

但所有一切,都成了过去式。

现在,她因为听信了陆漫漫的话,让她父亲和莫修远牵扯很深,于情于理,都应该帮她一次。

翟安很安静的在等着南之薰的答案。

南之沁说,“翟安,我不保证会成功,但我会尽量试一试。”

“谢谢。”

“不,这算是我还陆漫漫的。”南之沁看着翟安,又说道,“把你联系电话给我。”

“尽量不要存名字,如果给我提供信息,请立刻删除,包括通话记录。”

“嗯。”南之沁点头。

是真的没有考虑得这么心细。

她多看了一眼翟安。

以前对他的印象仅仅只停留在文妍的男朋友上,现在反而觉得,这个男人其实一点都简单。

就跟莫修远一样。

她将他的电话默记,然后下了车。

翟安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打车离开。

目前,能够想到除了莫远离之外接近南之薰的其他人,也就只有南之沁了。

……

莫修远被人带去了统帅的居所。

其实并不陌生,因为有时候为了亲民,统帅会故意将自己住的地方曝光出来。

不算奢华,但也绝对不差。

古色古香,给人感觉很低调。

其实仔细发现,任何一件东西,都价值连城。

莫修远转眸,看着统帅的模样,看着他身体似乎是越发的不好了。

这次基本上没有任何掩饰。

他坐在轮椅上,由秦正扬给推了过来。

“坐。”统帅招呼他。

莫修远规矩的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

统帅说,“相信你也看出来了,我时间不多了。”

“请统帅保持健康和愉悦的心情。”

“生死有命,我也看透了。”统帅尽显沧桑的声音,一字一句说道,“好在,在我走之前,你帮我解决了心头的一块大石头,我不会让正扬委屈你的。”

“谢谢统帅。”

“今天叫你来,是和你商量,关于秦正箫目前势力党的问题。”

莫修远其实猜到了。

留他,也就是为了从他身上打探秦正箫到底有多少势力在帮他,同时,有哪些,可以在他的帮助下,顺利归在秦正扬之下,而有哪些,是需要不折手段除去的!

其实终究而言。

统帅和秦正箫两个人一直虎视眈眈蠢蠢欲动,但就是没有谁真的先付出行动,也只是因为,彼此真的不知道彼此的实力在什么地方,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请统帅直说。”

“秦正箫死的事情,我暂时不会公布出去,为了不引起动乱,为了不一下就激怒了秦正箫的势力党派。所以我现在需要你不动声色的,将秦正箫已经死去的消息,分步骤传给秦正箫的人,一个一个看他们的反应,然后根据他们的情况,选择留下或者除去!”统帅一字一句,声音其实很虚弱,有好些话,莫修远觉得自己听得都有些吃力。

但他大概是懂了,“好,我知道怎么做,一周时间,我会给你们一个明确的答复。”

“我应该是等不了那么长了。”统帅直言。

莫修远看着他。

“反正你以后跟着正扬就行。”统帅说,一字一句,“别小看正扬,我一手带大的人,差不到哪里去,所以别想着去算计他,你衷心于他,以后自然会有你的升官发财!”

“是。”莫修远恭敬的点头。

“好好思考我交待你的任务。”

“是。”

“出去吧,会有人送你离开。”统帅挥了挥手。

莫修远大步离开。

离开的时候,又听到剧烈的咳嗽声,很狰狞的声音。

统帅是咳嗽了好久,才稳定下来。

秦正扬一直焦急的看着他,急切的问道,“爷爷你怎么样?”

“我,我怕是……”统帅眼皮在翻白。

“爷爷,你别吓我,你千万别吓我!”秦正扬那一刻终究还是有些慌乱了,“反正现在秦正箫死了,我去叫医生过来,你一定要坚持住!”

“正扬。”统帅似乎是废了最后一口力气,“你先别激动,听我把说完。”

秦正扬只得这么看着他,心里难受得要命。

统帅一直在呼吸,剧烈的呼吸,看上去整个人很难受,但他还是断断续续的努力说着,“我死了,你先不要公布出去,等莫修远将他的东西做完了之后,你先把莫修远杀了,再公布,然后再顺利即位,别让莫修远牵着你的鼻子走,这个男人不简单!他既然连秦正箫都能杀,你也要提防着他……”

“我知道的,爷爷,你别说了,你交代我的事情我都记得清楚,你别吓我。”秦正扬手忙脚乱,根本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

而此刻。

统帅突然呕出了一大滩污血,看上去几乎成了黑色。

可想病情,已经到了何等地步。

秦正扬吓傻了。

而统帅也终究在吐出最后那一口气之后,彻底与世长辞!

“爷爷!”秦正扬忍不住痛苦大叫。

虽然他期待统帅的位置已经很久了,有时候甚至很不得马上就能够坐上去,但真正到他从小养他到大的爷爷去世,还是让他感情上有些不受控制的波动。

从今以后,他身边就只有他一个人。

他爷爷再也不能为他护驾保航了!

他狠狠的抱着他爷爷的肩膀。

“爷爷,你放心,正扬绝对不会放你失望了!”

眼神,闪过一丝嗜血的痕迹。

北夏国的江山,终究会稳稳当当的,落在他的手上。

至于最大的功臣莫修远……

历朝帝王,但凡皇权发生变动的时候,一旦稳定,死的最快的就是功劳最大的那个,因为容易被,牵着鼻子走!

而帝王家,要的是自然是绝对权力和绝对,服从!

今天不抽风了。

所以没二更了。

当然,也不是宅不愿意二更,而是实在是忙的天昏地暗的。

那啥。

没二更就不给月票的妹子都不是萌妹纸!

话说。

你们别说养文了,一说养文,宅的动力呢!

动力呢!

反正很伤心,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