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风云起(14)被摆一道!/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过南之沁之后,翟安回到了酒店。

他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虽然已经想到了稍微能够有点突破的营救方法,但终究不能坐以待毙。

时间不多,此刻又到了关键时刻!

他得将陆漫漫救了出来,解决表哥的后顾之忧。

不管表哥多理智多知道现在的局面,因为陆漫漫会有一些分心,绝对在所难免!

他沉思。

沉思着,在想给南之沁交代的事情。

南之沁给他的回复中意思表达得非常明确,她和南之薰感情不好,而且南之薰从小得南部长的厚爱,一直优越性很强,南之沁突然示好或者突然让她帮南之沁做事情,其实是有些唐突的。

他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在他认识的这么多人之中,除了二表哥,也就南之沁和南之薰沾亲带故,而陆漫漫以前帮助过南之沁,南之沁不可能会拒绝,但也不得不说,让南之沁就这么去找南之薰帮她,其实是有些困难的,而且一不留神,如果南之薰够聪明的话,说不定还能发现什么。

他沉默着,沉默着,看着落地窗外的帝都景色。

这么想着些事情,努力的让自己想着些事情,脑海里面突然回忆起古歆昨晚上给他打的那一则电话。

古歆还什么都不知道,就开始担心陆漫漫的安危了。

他眼眸突然一紧。

那一刻连忙拿出手机,看新闻。

他记得古歆说,说表哥和帝都孙女在约会,爆出头条新闻?!

昨天的头条新闻,今天依然还在火爆之中。

大概是太劲爆了,所以让网民一直逮着不放!

他点开那则新闻,对于短短时间就评论无数的评论内容毫无兴趣,他至少看着新闻上内容,看着一张张,高清了表哥和统帅孙女秦正暖的亲密照片。

秦正暖,统帅的孙女,皇家正统学院。

是谁,应该都会礼让三分。

翟安灵机一动,打电话给南之沁。

那边接通电话。

翟安的第一句话是,“方便接电话吗?”

“方便,我真没有这么快,我还在想怎么去见南之薰,她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南之沁有些无奈。

如果不是时间紧迫,翟安应该也不会这么的来催促她。

翟安说,“不是,我只是想到了一个稍微好点的方法,可以供你参考。”

南之沁蹙眉,“你说。”

“统帅亲孙女秦正暖和莫修远昨天爆出了头版头条,你应该也看到了。”

“看到了,但我始终觉得,这只是炒作而已。”

“统帅的亲孙女应该不会拉下身份来和秦修远炒作的,所以我个人觉得,秦正暖应该是喜欢莫修远的。”

“所以对我们而言有什么帮助吗?”南之沁实在没听懂。

“秦正暖喜欢莫修远,你说她想不想亲自渐渐陆漫漫?”翟安提醒。

南之沁整个人一怔。

这倒是。

这倒是真的。

想当初她和文赟交往的时候,只听说陆漫漫这个人还未真的见过时,说实在的,那时候确实是很想很想见见这个女人,就算是抱着知己知心态去看看也好,有时候当然也是为了对比!女人的嫉妒心和好奇心就是这样,理所当然的这样!

她说,“翟安你想到了什么不妨直说。”

“秦正暖肯定很想要亲眼见见莫修远的老婆陆漫漫,女人都会看看自己的情敌,这是无可厚非。而你说,你让南之薰带着你去见陆漫漫存在困难,那么如果是秦正暖让南之薰这么做呢?我想,你说南之薰是个聪明的女人,也就意味着,南之薰应该不会轻易得罪了谁,特别是皇家的人,秦正暖开口,成功率会不会高很多?”

“是高很多。”南之沁直白,“我大概知道怎么做了。翟安你真聪明。”

“只是突发奇想,而我真的时间不多,还希望你能够尽你所能。”

“嗯。”

“挂断电话后,记得将通话记录删除。”

“知道了。”

南之沁将电话挂断,然后在翟安的叮嘱下,第一时间将通话记录删除了。

删除后。

她躺在自己的大床上,若有所思。

从外面逛街回来之后,她就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房间里面,在努力的想,怎么不动声色的说服南之薰,让她去看看陆漫漫。南之薰和她关系本来就不好,从小到大她也没有求南之薰过任何事情,南之薰也没有让她帮忙做过一件事情,突然开口说让她去看陆漫漫,就算是以情敌的身份去奚落一番陆漫漫,也会让南之薰怀疑。

至少文赟死后,她表现出来的,也不是那么悲伤。

是悲伤不起来了,因为太多心寒。

现在如果突然给南之薰说要去见陆漫漫,看看她的悲剧,南之薰也会觉得,这事儿有蹊跷。

一旦她有所怀疑,很多时间就算是打草惊蛇了。

而就在自己一筹莫展的时候,翟安打了电话过来。

很好的方式方法。

翟安在说,利用秦正暖。

其实真的如翟安想的一样,南之薰很会做人,特别对外表现出来的是她的不拘小节和对每个人的热情,真心。她和统帅的所有孙女都能够有共同话题,都能够找到他们的喜好然后和他们成为朋友。

而她。

她也这么做过,显然能够到达的地步是绝对没有南之薰的程度的。

不过幸运的时候,她多少,和统帅的孙女,都有过接触。

这么一想,她猛地从床上蹦了起来,“小沁?”

“正暖,好久没有给你打电话了,你在忙吗?”

“不忙,嫌得发慌。”那边直白,“我父母在给我筹备找工作的事情。”

“你还需要找工作吗?”

“你不懂,我们家复杂着呢。”

“好吧。”南之薰沁微微笑着,“我今天给你打电话是想约你一起逛街喝咖啡,我也实在是和你一样,嫌得慌。”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想着出来陪我。”秦正暖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反正她习惯了被人讨好。

“自从离婚恢复单身之后就好像全世界都空了一样,也不知道能做什么,所以想着找朋友出来散散心,自然第一个就想到了你。这么多之中,还是觉得和你最能说知心话。”南之沁的口气明显是有些故意在阿谀奉承。

“你既然这么说,那我也好意思拒绝,到帝都北夏第一商厦的顶楼露天咖啡厅见吧,我只需要半个小时。”

“好的,那我早点过去等你。”

“嗯。”

通话结束,南之沁眼眸陡然一紧。

利用秦正暖去影响南之薰,上上策!

她快速的出了门,到达目的地,等了5分钟,秦正暖就来了。

想来,是真的很无聊,才会对她的邀请,毫不拒绝。

秦正暖坐在南之沁的对面,叫了咖啡,和她一起看着高层下,不一般景色的帝都。

两个人随便先谈了些家常。

南之沁突然开口道,“正暖,我看到你昨天的新闻了。”

“哦。”秦正暖耸肩,“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被人跟拍了而已,我和莫修远什么关系都不是。”

“真的?”南之沁用着故意的语气开口道,“看起,不像是没有关系啊!”

“准确说是我对他有意思,但他对我,就是敷衍。”

“不是吧,我们秦大小姐喜欢的人,对方还会拒绝的。”

“莫修远不是普通人。”三言两语就能够听出来,秦正暖对莫修远的维护。

南之沁心里有了一个小算盘,嘴角笑得单纯,“莫修远的现任老婆陆漫漫确实不简单。”

“你认识?”

“当然,以前我和她也是情敌。”南之沁说,“所以,认识得咬牙切齿。”

“哦,对的。你的老公,以前的女朋友就是陆漫漫!”秦正暖也似乎想明白这个关系,表情有些不悦,“这女人还真能勾引男人的心。真想亲自见见她,到底有何魅力,让这么多男人对她死心塌地。”

“你想见她?”南之沁问道。

“只是想见。”

“如果想见,还是不难的。”南之沁说,“在我之前只听说陆漫漫这个人,没有亲自见面的时候,也很有冲动想要见她,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

“但是又能怎样,我总不能真的去见这个女人吧,感觉自己好像很low。”

“你想太多了。”南之沁说,“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不知道陆漫漫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怎么和她抢男人?!”

“你别这么说,我和莫修远,八字都没有一撇!”

“你看上的男人,还能逃掉吗?早晚不都是你的。”南之沁故意讨好。

秦正暖有些羞涩,但还是笑了,“我是希望莫修远是真的会喜欢上我!”

“那就别犹豫了,我和你一起去见陆漫漫。”南之沁很激动。

“现在去文城。”

“她在帝都,所以我才会毫不犹豫的带你去见她。”南之沁说。

“她居然在帝都的,和莫修远生活在一起?!”秦正暖脸色有些微变。

“没有。我有个小道消息,听说陆漫漫住在秦正箫的别墅下!”

“什么?!”秦正暖完全是惊呼的。

“嘘。”南之沁说,“我也是听说,听说是你三哥秦正箫将陆漫漫带去他的别墅,目的是为了让莫修远忠诚于他,当然,政治上的东西,我一个女人确实不太懂,我只知道,陆漫漫在秦正箫的别墅里。”南之沁尽量不把陆漫漫往政治的敏感上放,否则很容易被人识破,所以她会不动声色的让人用女人最关系的八卦新闻来转移话题。

“该不是,秦正箫对陆漫漫也有意思吧?!”秦正暖猜测。

“谁知道。”南之沁说,“反正那个女人,真的不简单,我和她正面交锋过,是看不出来什么手段,但就是你会觉得她很有气场。当初我和文赟搞成那个模样,少不了陆漫漫的功劳!”

南之沁说得咬牙切齿。

秦正暖对陆漫漫的好奇心越发的严重了。

陆漫漫到底是何方神圣,能够周旋这么多男人之间。

这些男人还都是,出类拔萃的精华!

秦正暖这么犹豫了两分钟,突然说道,“但是我三哥的别墅,是不能随便进出的。不只是我三哥,我其他几个继承候选人的哥哥弟弟,家里面都是这样,没有得到他的允许擅自闯入,很容易一枪暴毙,更是想见不能见了。”

狠狠叹了口气,又说着,“我感觉如果我去求我三哥,应该也是会被拒绝的。”

南之沁笑了笑,“你忘记了还有南之薰。”

“小薰?”秦正暖说。

“你和她关系不错,她和秦正箫是未婚夫妻,她可以在没有经过秦正箫的允许下,自由进出!”南之沁嘴角一笑,“你可以让她带你进去,正好,带上我一起,我也好久没有会会陆漫漫了!”

“小沁,我怎么觉得,你是故意在让我帮你搭线呢?老实说,你是不是很想见陆漫漫?!”

“好吧我也不瞒你了。我和陆漫漫确实积怨很深,我是想见见那个女人,然后给她点难看!当然,我也衷心是觉得你应该去见见那个女人,对你以后和莫修远在一起,绝对有帮助,那个女人给人的感觉,真的和一般女人太不一样了!”

秦正暖点头,“那我马上给小薰打电话。”

“你让她来这里吧,电话里面,反而说不清楚。”

“嗯。”

秦正暖给南之薰打了电话。

说是逛街喝咖啡。

南之薰不会拒绝皇家的人,这是她外交的一个重要手段。

20来分钟。

南之薰就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看着南之沁也在的那一秒,眼眸动了动,也不觉得奇怪,反正南之沁出处和她比较,只要她和谁比较好,南之沁也会效仿。

“小薰,你喝什么?”秦正暖很热情。

“蓝山吧,谢谢。”

“我还给你点了一份慕斯小蛋糕。”

“谢谢。”南之薰显得很有教养的样子。

服务员送来咖啡,三个女人围坐在一个咖啡桌。

秦正暖说,“小薰,我突然想到一个事情要麻烦你一下。”

“正暖你太客气了,不存在麻烦不麻烦,咱们是朋友不是吗?”

“也对,这样反而显得我们生疏了。”秦正暖说完,就直接开门见山了,“我听说陆漫漫在三哥的别墅里住着,这是不是真的?”

南之薰脸色有些微动,那一刻没有立即回答。

秦正暖看着她的模样,“该不会,我三哥瞒着你的吧?!他金屋藏娇。”

“没有,他给我说过,我没太在意。不知道小薰怎么突然知道的?”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了,我现在想去见见陆漫漫。”

“你见她做什么?”南之薰蹙眉。

“我喜欢莫修远,所以要去看看情敌。”秦正暖一字一句,“你不会拒绝我的是不是?我们都知道,我三哥的别墅外人是不能进出的,也只有你才可以。你带我们去。”

“我们?”南之薰一直有些被动,还有些懵。

尽管,一直在默默思考。

“是啊,还有小沁。小沁对陆漫漫咬牙切齿,很想要去打击一下陆漫漫,你就随了她的愿吧,你看她都被陆漫漫这个女人弄得离婚了!总觉得不给点教训给陆漫漫,我都替小沁咽不下那口气!”

南之薰看了一眼南之沁。

不用想也知道,是南之沁故意挑拨秦正暖来让她为难的。

南之沁的心思……

这个女人从小到大就是瑕疵必报,想来,大概是真的很想要狠狠的教训陆漫漫一番,当初被陆漫漫逼的离婚,能够咽到现在没有做出过激的行为,也是奇迹了。

只是。

这个时候去秦正箫的别墅?!

她平时很少去,很多时候两个人上床也是会选择在外面的其他别院。

秦正箫似乎并不是那么很喜欢他去他的地方,但好在,她还能自由出入,不能说是对自己的喜欢,更多的是为了表示,他对她的信任,而对她的信任,直接关系到她父母对秦正箫的支持态度。

她和秦正箫之间,反而感情平淡,但也不至于不能生活。

只是感情没有深到什么海枯石烂,好感应该还是有的。

“不行吗?”秦正暖看南之沁犹豫了这么久,连忙问道。

南之薰回神,说道,“过几天行吗?”

“为什么要过几天?”

因为秦正箫昨天给她叮嘱了,这几天在他没有主动联系她的时候,千万不要主动给他打电话。

而她,做任何事情之前,都是希望给秦正箫说一声。

他思考问题的能力,比她精神周全。

“就不能今天吗?现在!”秦正暖是个急性子的人,挑起了她的兴趣然后拒绝她,她根本就有些接受不了,“还是说小薰,你完全把我们当姐妹看待,这点小事,还需要这么犹豫吗?”

“不是。”南之薰连忙解释,“我只是说,你们要不要准备一下怎么对陆漫漫?”

“不需要准备了,我就是去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到底有什么能耐,可以这么圈住一个男人的心!”秦正箫一字一句,狠狠的说着。

南之薰想了想,想了想,终究点了点头。

反正,也不过是秦正暖和南之沁趁着机会去羞辱陆漫漫而已,倒不是什么大事儿。

只因为没办法联系秦正箫让她有些犹豫而已。

说来。

她对陆漫漫也有些好奇,没有南之沁和秦正暖表现得这么直接,但那个女人在文城的风光事迹她也是了解得不少,而秦正箫自从将陆漫漫带回到他别墅后,秦正箫就再也没有让她去过他的别墅,连一句随口托词都没有。

她也在想,陆漫漫既然能够勾引莫修远,能够勾引文赟,为什么不能勾引了秦正箫?!

她知道秦正箫肯定不可能放弃和她在一起,虽然她也不是很爱秦正箫,不过一想到他们结婚秦正箫还有个小三,怎么也会有所憋屈,何况孤男寡女的,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么一想,“那你们实在想去,我就带你们去吧。”

“小薰你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秦正暖很兴奋。

“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南之薰附和。

用这种方式加深和秦正暖的关系,也不算亏。

“现在结账,我请客,我们一起去见见这个传说中的陆漫漫!”秦正暖连忙让服务员刷了卡。

南之沁说,“等我一分钟,我上个厕所。”

“快去快去,别耽搁时间。”

“嗯。”

南之沁疾步的往厕所走去,其实并没有进厕所,因为南之薰警惕,她怕南之薰跟着进来了,她只是顺着厕所的方向拐弯,然后去了一个空着的包房,关上了房门。

她拨打电话,“翟安。”

“嗯?”

“南之薰马上要带着我和秦正暖去秦正箫的别墅了。”南之沁连忙说着。

“现在吗?”

“是。”

“那好。”翟安说,“你现在仔细听,你去了别墅要做什么!”

“嗯。”

“你去了之后,想办法单独找到陆漫漫,然后给她说,我们的计划安排,让她配合你。”翟安似乎是停顿了一秒,在给她准备的时间,又说道,“计划很简单,陆漫漫身边有个保镖秦傲,秦傲身手不错,你让陆漫漫指使秦傲将你们三个女人敲晕,晕倒之后,让陆漫漫换上南子薰的衣服,伪装成她的样子出去。注意提醒陆漫漫避开家里和外面的摄像头,绝对不能让正面对上了,要不然会死得很难看。在这之中,你还得提醒陆漫漫,让她不要妇人之仁,秦傲肯定是没办法跟着她一起出去的,如果秦傲跟着出去,就暴露了。”

“嗯。”南之沁点头,听得很仔细。

“陆漫漫出来之后,我就在门口等她,我会给她信号灯让她上车,上的也是你们来时候那辆车,所以最好是,那辆车由你亲自来开,不要上锁,钥匙就放在车上。方便我进入。”

“好。”

“这样的计划,你们也不会受到牵连。秦正箫不会怀疑是你故意放走了陆漫漫,毕竟你也是受害者,毕竟你也有合理的理由去见陆漫漫,就算车子忘了上锁,也有理由可以说过去,毕竟是停靠在他的地盘的,你自然不会想到,车子会丢失。”

南之沁点头,开口道,“我只是有个疑问,我们进去的时候是三个人,出去的时候是一个人,对方不会怀疑吗?”

“不会。”翟安一字一句,“就算是怀疑,也不会有所动静!因为出来的是南之薰,南之薰是秦正箫的未婚妻,南之薰在秦正箫的地盘有着绝对安全的权利,所以就算有人怀疑,狙击手也不敢马上出手,你想如果错杀掉了南之薰,秦正箫会怎样?!”

“那倒是。”

“而这个怀疑的时间,想要再次确认的时候,我已经带着陆漫漫离开了。”翟安说,“我现在唯一顾虑的就是,秦正箫大门口那两个狙击手,只要避开了他们,其他我有办法救走陆漫漫。”

“好。”南之沁也不多说。

“接下来就靠你了,我先去准备了。”

“嗯。”

南之沁挂断电话,转身走进咖啡厅。

秦正暖和南之薰一僵很不耐烦的站在了咖啡厅门口等她了,秦正暖忍不住抱怨,“下次别这么多事儿了,真是急死我了。”

南之沁笑了笑,“人有三急嘛!好啦好啦,由我负责开车去当时将功补过,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我也不想司机陪着,有些事情,总觉得还是我们偷偷的做就好。”秦正暖直白。

“和我想法一样。”南之沁笑着。

三个人走了出去,南之沁让送她来的司机下了车,自己坐在了驾驶室,招呼着他们上车,就直接开向了秦正箫的别墅。

此刻也已经是下午了,帝都一片阳光明媚。

“有点紧张又有点兴奋,你们有这份感觉没有?”

“我有。”南之沁开着车,附和。

“小薰你真实见过陆漫漫没有?”

“没有。”南之薰显得淡定很多。

“你会不会也很想见这个传奇女人。”

“有丁点。”南之薰点头,解释,“只是很想知道,她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真的不因为她住在秦正箫的别墅吃醋?”

“我相信正箫。”

“以前小沁也相信文赟。”秦正暖提醒。

南之沁说,“是啊,以前我也相信文赟。但是文赟和秦正箫还是不一样的,所以正暖你别杞人忧天了。”

“我也是随口说说而已。”秦正暖笑着。

整个车上,都因为要去见陆漫漫,而各怀心思。

车子一路到了秦正箫的别墅。

别墅大门口,门卫下车。

南之薰按下副驾驶室的玻璃门,“是我。”

“南小姐你好。”门卫很是恭敬。

“开门让我们进去。”

“好的,但是秦先生有规定,除了他的车子之外,其他任何人的车辆都不能进去,请你下车步行进去行吗?”门卫无比恭敬,但原则很强。

南之薰脸色有些不悦。

“算了,我三哥那个人就是这么龟毛,我们下车吧。”秦正暖难得和门卫纠结。

南之薰也不多说。

南之沁将车子开到一旁,车钥匙也放在车里面,也没锁门,三个人就下了车。

其他两个人似乎也没有注意到南之沁的举动,本来就不常自己开车的人,小细节都注意不到。

三个人下了车,门外才让他们进去。

里面其实不算很大,所以走了也就不到2分钟,三个人停到了一扇大门前。

南之薰直接准备去按下密码。

秦正暖突然叫住她,“等等,我深呼吸一下。”

南之薰笑了笑,“你是真打算去撕逼的吗?这么紧张!”

“能不这么开我玩笑嘛?”秦正暖受不了,“我只是稍微准备一下,现在好了。”

“好吧。”南之薰按下密码。

大门打开。

三个人进去。

秦正暖是一脸激动。

南之薰淡定了很多。

南之沁有些紧张。

因为她和她们的目的都不一样。

她在捉摸,怎么才能够顺利的给陆漫漫消息,然后,还不被她们怀疑。

她有些慌张,在尽量的让自己冷静。

别墅大厅,一片冷清。

陆漫漫不在?

这个点,难道在房间睡觉?!

秦正暖皱眉,她一直以为,她一打开房门就能够看到陆漫漫的,还想过各种见面台词,但居然,一室冷清。

“有可能,在楼上。”南之薰说,“陆漫漫怀孕了。”

“陆漫漫怀孕了?!”秦正暖惊呼。

意思是怀了莫修远的孩子!

这个打击,让她有些接受不过来。

南之沁也不知道,陆漫漫怀孕了。

怀孕了,怎么伪装成南之薰!

她转头看了看南之薰今天的穿着,好在,也不是特别谨慎的衣服,而且不得不说,南之薰和陆漫漫的身材和身高比例,都还是很像的,又都是一样的长头发,一时之间混淆视线应该不难,只希望,陆漫漫的肚子不是太大。

其实陆漫漫的小腹已经凸出了,但确实不大,而且经过处理强制收腹,应该是可以掩饰的,在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三两分钟的时间,对胎儿应该不会有太大影响。

这么各怀心思的三个人,就往楼上走去。

刚走了几步,似乎是别墅的佣人出来了,看着她们,看到了南之薰,“南小姐,你来了?但是秦先生不在。”

“我知道,我不是找他,我找陆漫漫,她在楼上房间吗?”

“你说陆小姐吗?”佣人问她。

“嗯。”

“陆小姐也不在啊!”佣人直白道,“秦先生没有给你说嘛?昨天一早就离开了。”

“什么?!”南之薰惊呼。

南之沁和秦正暖也一脸懵逼了。

“是一早就走了,还有陆小姐身边那个男人。而且秦先生说这几天他也会不在,所以家里面暂时没有其他人,就只有几个佣人在照看着。”

三个人听着佣人的话,面面相觑。

秦正暖有些失落,“所以我们是来晚了?秦正箫已经把陆漫漫送走了。”

南之沁也有些无语,如果让翟安知道他想了这么久的计划,好不容易想到这么一个方法,结果还是被秦正箫摆了一道,会不会气得吐血。

她就知道,按照秦正箫做事情的谨慎程度,他绝对会提前想到很多很多,突发的事情,然后避免发生。

“现在怎么办?”南之薰问秦正暖,“我也真的不知道正箫将陆漫漫带去了什么地方?”

秦正暖叹了口气,“算了,注定和她没有缘分,反正来日方长,以后总有机会见面的!”

“也只能这样了。”南之沁说,是怕自己太过异常的举动引起她们怀疑,所以附和其中。

“那我们先出去吧。”南之薰说。

“嗯。”

三个人下楼,往门口走去。

南之薰突然想到一件事情,穿着高跟鞋的脚一崴,猛地一下摔倒在了地上,痛的她龇牙咧嘴。

其他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她奇怪的一幕。

南之薰痛的眼泪直流。

尽管,这是装的。

因为她突然想到,她的车指不定现在已经被翟安占有了,如果现在出去,翟安很有可能就会被曝光。

她得给他传递信息。

“你趴在地上做什么,倒是起来啊。”秦正暖忍不住大笑。

南之沁痛的咬牙,“我脚崴了。”

“谁让你穿这么高的高跟鞋,活该。”说着,秦正暖和南之薰还是把她扶了起来,“你试试可以走吗?”

南之沁下地,一阵抽痛。

“算了,先去沙发上坐一下吧。”南之薰说。

两个人扶着南之沁坐在沙发上。

南之沁一边揉着自己疼痛的脚,一边拿起电话拨打,“喂,你过来接我,我车子在秦正箫的门口的,我脚崴了开不了了,然后顺便通知家里面的医生,就说我摔了脚痛,喊他到家里面候着。”

“是,大小姐。”那边恭敬道。

南之沁挂断电话。

南之薰看了一眼她的手机,“你都不存你司机电话号码的吗?”

“不存,我手机里面的都是我朋友和重要人的电话,其他人的,我不需要存。”南之沁说。

南之薰也没多想。

揉了十来分钟后。

南之沁觉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她一瘸一拐的和他们又出了门。

远远地,看着自己的轿车停在门口,而门口处,站着的是她的司机。

她松了一口大气。

虽然没有能够救出陆漫漫,但至少,没有牵扯到任何人。

确实。

南之沁还算聪明。

当时接到南之沁电话的时候,翟安已经打算潜入秦正箫的别墅外围了。

他看了外面的监控格局,明显是有漏洞的,比起里面的别墅区而言,简直是小牛一毛,所以以他的身手避开打开南之沁的车,并不是难事儿。

而他刚准备去,就看到了自己开着静音的手机亮了一下屏幕。

他接通。

听到南之沁的口吻就知道,事情肯定是有突变了。

没有成功,他当然不会贸然行事,所以赶紧撤退,离开。

他此刻开着自己的日租车,往酒店去。

他不知道是南之沁是出了哪点错,但按照时间,他们进去的时间确实不长,所以说一切应该都还没有开始计划,而南之沁还能打电话也就是说没有被人怀疑,那么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南之沁突然住手了?!

他抿唇,控制情绪,一路回到酒店。

回到酒店后,就这么安静的等待着。

等待着南之沁找到时间给他联系。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

南之沁的电话打了过来,“翟安,我们都被秦正萧摆了一道。”

“什么意思?”翟安蹙眉。

“我今天进去的时候,才知道,陆漫漫昨天一早就离开了秦正萧的别墅,而秦正萧的别墅现在除了几个佣人外就没其他人了。我就知道秦正萧做事儿这么谨慎的人,肯定会提前做好准备!这个男人,从来都不简单!”

“好,我知道了,我想想。”翟安点头。

“不好意思,没帮上什么忙!”

“不,已经帮了大忙了。”

南之沁也不再多说。

两个挂断了电话。

翟安有些沉默了。

按照南之沁说的意思就是,秦正萧在昨天一早就送陆漫漫走了,就是说,秦正萧在自己出事儿前,就已经规划好了陆漫漫的去留,完全是让故意在玩他们,是怕他表哥会想办法去救走陆漫漫还是说,只是为了将陆漫漫带在身边?!

眼眸陡然一紧。

虽然第二种可能性很荒唐,但不能排除,秦正萧确实居心叵测。

秦正萧聪明的地方就在于他在他们还没来得及去监控他别墅的一举一动时,就已经让人将陆漫漫转移了,而后的事情,都是在让他们白费力气,如果不是及时的让人进去看了一眼,大概到最后结束,他们都还不知道,陆漫漫已经不在那个别墅里面!

好在,没有去冒险!

翟安沉默着,是很想给表哥说这件事情,但既然他说了,反生天大的事情都不能主动联系他,翟安也只能自己往下行动。

他拿出电话给冷俊成拨打,“你现在可以帮我掉整个帝都的交通视频不?我只需要昨天上午7点到上午10点的,路段主要是从帝都的兰郡别墅区开始,所有可能走向的区域。”

“攻克全国交通网,我都已经做好程序了,随时等着你们吩咐,但帝都交通比较复杂,巷口较多,如果你要找人,可能工作量会很大。”

“你先提出来,发给我,我来找。”

“好吧,你反正是天才。”那边挂断了电话。

现在,只能利用交通录像视频来看,陆漫漫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哎呀,晚了点。

是宅的失误,宅悔过,然后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