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风云起(15)揭秘阴险计谋/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修远按照统帅的“指示”,开始一点一点去和秦正箫的势力说秦正箫死的事情。

秦正箫诈死的事情,他不可能对他的所有势力说,很有可能,其中就会有统帅的人,他们都知道,他们的人之中,肯定会有对方的人,所以凡是才会这般小心,就怕被对方抓住了把柄。

一个上午的时候。

莫修远给其中一两个身兼重职的官员单独说了。

这是莫修远可以肯定,秦正箫是绝对绝对不会告诉他们的人。

这两个人也只是职位还算重要,但不是秦正箫的亲信。

莫修远是先从那些所谓的秦正箫拥护者却很容易被说服也就是说其实是不被秦正箫很重用的人抓手,这些人很容易动摇,一般都会成功,而他跟在秦正箫的目的,也是为了利用秦正箫的身份去打理自己的关系,但凡和秦正箫有所往来的重要人员,他其实早就暗地里,通过秦正箫的关系,和对方关系密切。

与其说是帮统帅说服归属到统帅部下背叛秦正箫,不如说,他其实就是在给自己搭桥,看上去是说服他们不要忠诚秦正箫,准确说就是在让他们跟着自己。

名义上,跟着统帅而已。

他们都不笨,在官场上几十年,多少也知道官场之道。也都知道,没有了靠山,然后去依附之前的死对头其实是自寻死路,等风头一过,可能在自己还反应不过来的时候,就会被莫须有的罪名斩立决,现在只是为了稳定政局才会,假装和谐。但凡秦正扬巩固了政权,那么他们这些人,必死无疑!

所以,莫修远告诉他们,假装顺从实际上跟着他时,至少这两个官员是没有拒绝的。

就算不敢尽信莫修远,也算是给自己留条后路,静观其变。

莫修远将两个官员搞定,因为其实身边是有人暗地跟着他的,当然是不可能参与到他的谈判之中,但他这几天什么举动见了那些人,那边会第一时间知道,他自然就会在每去一个地方时,报告一下进度,说明情况。

统帅那边应该是除了让他先将一部分拉暂时拉回自己的政权范围内,更重要的应该是想要通过莫修远,明确地知道,秦正箫的势力,到底都有那些人在暗地里帮他。

但直白一点,这些官员也只是一个辅助作用。

真正能够助攻秦正箫的,就是国防南之薰一家。

这家人的兵权势力不低。

加上秦正箫这么多年在官员和人民群众的口碑效应,要真的发生正面冲突,秦正箫也可以名正言顺。

莫修远有些累的从官员处出来,然后拨打电话给秦正扬说明了情况之后,准备回自己公寓休息一下,他现在时间也很急,他不能肯定统帅到底好久死,说不定明天就去世了。统帅一去世,秦正箫马上就会回来反攻秦正扬,以他擅自篡位的口号,直接将秦正扬从高位置上拉下来,而他自己策划了这么久的计划,保险的计划,就会增加一些危险系数。

莫修远回到公寓。

他将房门和窗户关好,拉开窗帘一角,眼眸一直在审视周围,身边确实有很多眼线。

这些眼线,有些来自于秦正箫,有些来自于统帅。

他转身,回到沙发上,拨打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翟安,紧张如何?”

“表哥,出了点问题。”

“嗯?”

“陆漫漫暂时是安全的,是我的营救计划,出了点偏差。”

“怎么回事?”莫修远控制紧张的情绪。

“今天上午,我就利用了南之沁的关系,打算让她缠着南之薰去秦正箫的别墅,南之沁利用秦正暖的关系,真的进了秦正箫的别墅,我原本的打算就是,让南之沁去通风报信,然后让秦傲避开摄像头去对付三个女人,最后让陆漫漫换上南之薰的衣服伪装成她的模样离开,我在门口接应,本来也规划了所有的逃脱路线,这个看似简单的安排计划成功率应该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只是没有想到,漫漫已经不在秦正箫的别墅了,据说是昨天一早就已经离开。”

莫修远脸色紧绷。

他倒是真的没有想到,秦正箫会真的将陆漫漫转移。

而对于秦正箫而言,还有什么地方,是比他现在的别墅,更适合监禁陆漫漫的吗?!

他眼眸一紧,“我想我明白了,陆漫漫现在应该是已经和秦正箫汇合了。”

“嗯?”

“我长话短说。秦正箫这两天为了避开统帅的眼线诈死,死的事情和现在隐藏的地方其他人都不知道,而他很防备我,不让我参与任何威胁道他安全的事情,所以不知道他现在安居之所。但我真的没有想到,秦正箫会将陆漫漫带在身边,是为了防备我趁他不在做手脚,还是说其他?”

“我倒是觉得,是你口中的其他。”翟安一字一句。

莫修远心口一紧。

翟安直白道,“现在对你而言,除开陆漫漫的原因,知道秦正箫的地理位置重要吗?”

“很重要。”

“那如果他们在一起的话,我想应该不难找到。现在我在让冷俊成提供帝都在陆漫漫离开的那段时间的整个交通,我会一点一点的去查,陆漫漫消失的地方。”

“秦正箫应该不会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我知道,但我一直相信,百密一疏。今天被秦正箫摆了一道,我不相信,他处处都可能考虑到我们前面去!”翟安说得肯定。

莫修远微点头,“陆漫漫的事情,我只能交给你去做,没人会怀疑你在动手脚。”

“明白。”

“你帮我通知一声阿离,让他这段时间稍安勿躁,不能冲动,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要保持冷静,过了这段时间一切就尘埃落定,到时候会怎样,听天命。”

“我会通知二表哥的,你忙你手上的事情,其他事情,我帮你解决。”

“嗯。”

不会有太多的煽情的话语。

三两句将事情的说清楚之后,彼此挂断了电话。

翟安电脑里面的信息已经在弹屏了,他接收冷俊成发来的视频文件。

帝都的交通确实复杂。

他现在在看一个宏观大图,整个帝都的一个交通枢纽情况,在给自己一个整体的影响和逻辑思维触发点,这么默默的规划了一下大局观,然后才开始进行局部攻克。

秦正箫的家门口的视频是没有的,交通视频监控是从秦正箫家大门口五公里后开始的,但好在这条路是他出行的必经之道,他不相信,他会让人带着陆漫漫从小路离开,他看了看时间,在8点多的时候,一辆可疑的黑色轿车从里面开了出来,翟安一直跟着那个黑色轿车的路线,一直看着他不停的在街道上穿梭,明显是在故意绕圈子,故意让人眼花缭乱,本来应该走的路线,他会来来回回走好几次,如果不是一般人的定力,早就已经看得神志不清了。

他深呼吸,按下暂停键,让自己眼睛休息了一分钟,有着继续。

车辆一直往前开。

盘旋,周转。

兜兜转转,至少2个小时时间,依然还在城市的街道上,根本没有往前走的迹象。

翟安抿唇,控制自己的情绪,不急不躁。

他拨打电话,“俊成,你再截取10点到12点的视频给我。”

“嗯。”

十几分钟,那边又传出来一个。

翟安这次聪明了很多,从12点开始寻找。

果然,12点钟,还在城市里面兜兜转转。

而他也快速的浏览了一遍车辆的行车轨迹,轨迹上表示,这辆车也没有停下过,所以不存在掉包的可能性。

他又给冷俊成打电话,让他给了他整个一天的交通视频。

找了一个下午,整整一个下午。

这辆车明显是为了引开他注意力的。

表哥说得果真没错,秦正箫这个人,确实不简单。

感觉他一直在他的玩弄之中!

翟安深呼吸。

将这辆车剔除,又开始守着第一段时间,将没一个车辆都进行了跟踪追查。

结果都让人极尽崩溃。

所有的车辆,有些明显是秦正箫的故意行为,有些倒真的是富人区的正常车辆,而他为了追踪这几辆从这里出来的车,根本就是,浪费了他将近10个小时的时间!

10个小时!

翟安揉着自己生疼的太阳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全身都有些僵硬,眼睛最为疲倦。

他站在高高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黑尽的天空。

陆漫漫不可能会凭空消失。

总得会有一条路,是陆漫漫走过的。

他决定先让自己放松一下,不把自己逼进了死胡同里面,知道对方很能玩,越发的不能慌了自己的阵脚,有时候聪明人过招,其实反而想些愚蠢的办法,也或者会有意外收获。

他深呼吸一口气,突然想起表哥让他给二表哥传递信息。

而他也真没有那么冷漠,至少感情上还是有所波动的,所以他觉得,为了让二表哥安心,陆漫漫的营救进度应该给他说一声,否则真的一直瞒着他,反而让他更有叛逆的冲动做一些始料不及的事情。

至少他说一些好的方面,可以让二表哥相信他的能力,不会轻举妄动,然后会安分的等待他往下继续。

他拨打电话。

那边响了好几声,接通。

接通后,没有说话。

挨了至少5秒钟,才开口道,“你好。”

你好。

虽然彼此在彼此的电话里面都是一串11位数的阿拉伯数字,但彼此彼此的电话号码,绝对是熟悉无比。

他说,“你好,先生,请问你需要发票吗?我们这里提供正规发票……”

“哐。”那边直接挂断了电话。

翟安深呼吸。

事情的蹊跷程度,让他开始有些不淡定了。

二表哥突然不方便说话,是不是代表着,他身边有了其他人。

其他人……

他眼眸一紧,赶紧坐回了自己原来的地方,看着交通视频,看着通往二表哥庄园别墅的那条路线,因为是郊区,所以摄像头很少,很远才会有一个,好在,在他山脚下,其实是有一个监控车速的,都会执法拍照。

他提取那里的监控录像,对每一个通过那地方的车辆进行了排除,真的是没有一辆车,是他所怀疑的,而那些他怀疑明显觉得是有问题的车,全部都在城区内不停的游荡,几条街来来回回,一般的人,真的会被玩疯。

翟安放下监控录像。

这么一看,也就是说,陆漫漫是真的不是通过车辆离开的。

不是通过车辆,秦正箫别墅周围会有什么小路吗?!

他再次将秦正箫别墅的图纸拿出来看,前后左右。

他居住的地方是富人区的最里面,往后就是一片山脉,因为别墅传统姚靠山,寓意是人生得有靠山,所以基本上是条死路。而且不得不说,让陆漫漫去爬那陡峭的山脉,花的时间太长,秦正箫应该不会觉得是个安全之计,况且陆漫漫还怀孕了!

会不会,有一条小道,其实是可以直接穿过那片后山的。

表哥的别墅暗藏玄机,有一条地下通道是在特殊情况下,可以逃亡的道路,秦正箫会不会也有这么一条,为自己留了个后路,对他现在的身份而言,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人暗算,而保证自己的安全,是首要做的事情。

翟安不多想了。

有些事情,去看了就会知道。

他除了酒店的门。

此刻很晚了,街道都已经变得无比冷清。

翟安开着日租车去兰郡富人区,避开一些摄像头,往后山走去。

他直接爬上了陡峭的山坡。

自己亲生经历,才会越发的肯定,秦正箫绝对不会让陆漫漫来爬山,山体的陡峭程度,对于普通人的陆慢慢而言,根本就爬不上去,好多地方根本就是连一个好的落脚点都没有。

他好不容易爬到最高处,小心翼翼。

如果真的有暗道,那么这里极有可能就会有人驻扎。

他轻脚轻手的趴在地上,匍匐前进。

到前面的一个悬崖口上,看到了悬崖下面,半山腰处,背着别墅的另外一面山体,有一片唐突的空地,空地不算特别宽,但却特别的奇异,按照一般而言,这种没有多少人上来的山,就算有块平坦的地方,也不应该是这样杂草不生,而他透过月光,明显感觉到那块空地,似乎是被人利用过。

仔细一看,平底周围的有些树木,似乎是被人砍断过,留下了一些小树桩。

这里是树林保护区,肯定不允许伐木的,就算伐木,谁会去伐那么危险的地方,不是自己找死吗?!

所以,他几乎断定,秦正箫让陆漫漫离开的通道,就是这里。

这里应该是连接了秦正箫的别墅,而这里完全可以停靠一辆直升机,直升机飞过,所有交通录像,都是浮云!

他安静地离开。

知道了陆漫漫离开的途径,知道了离开的可能目的地,找到他们的落脚点,应该不难!

翟安回到自己的小车内。

开车又往二表哥的庄园别墅去。

庄园别墅在半山腰。

他将车子停在了山脚下。

如果他现在往上走,如果秦正箫真的在这个地方,那么他肯定会被发现,可能在自己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就会死于乱枪扫射。

说得有点夸张,意味着,他不可能强行闯入。

倒是。

这里也有一条暗道,这是为了确保二表哥安全,大表哥为他走的一条暗道,那条道不仅可以出,还可以上,设计的原则跟秦正箫逃生的设计原则差不多,能够进出通往的地方,都是悬崖陡壁。

他们试过了,徒手,都能进去。

他开着车,开始往回走了。

表哥说过,任何事情不能涉及到二表哥,所以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行动。

而他只能等大表哥的电话,然后等待他的指示。

……

别墅大庄园。

这是昨天一早,在秦正箫离开后,秦正箫的别墅里就来了4个黑色西装。

支开了所有的佣人,4个黑色西装直接带着陆漫漫和秦傲,走进了一个和特殊的通道,通道路口是连着秦正箫居住2楼隔断下的一个地下通道,通道很隐蔽,里面也很深,她只能顺从的跟着,不知道秦正箫的目的,想着也有可能将她暗地处理了。

她不懂秦正箫到底下一秒会做什么。

他们走了不到十分钟,就看到洞口的亮光。

亮光处,有着很大的风力,同时还响起很大引擎的声音。

陆漫漫知道,外面应该停靠了一辆直升飞机。

到现在,陆漫漫大概知道了,这应该是秦正箫为自己修的一条逃生之道,大概就跟莫修远之前给她说的通道是一样的,她只是不明白,这么重要的一条道路,为什么让她知道了,他就不怕,万一她出去之后,就知道了他所有的逃生之法吗?!

还是说自己就那么肯定,她逃脱不了!

她抿唇,在4个黑色西装的指使下,她和秦傲坐进了直升飞机上。

飞机离开。

在高空中盘旋,飞了将近30分钟,停靠在了一个山头。

山头人很少,远远地,看着城区离自己其实很远了,只隐约可以看到,帝都城中心的繁华。

而这么一直在山头待到了晚上7点多。

天色都已经黑尽,然后直升机才又起飞,飞往了下一个目的地。

她真的不知道秦正箫到底要做什么?看样子,也不是想要杀了她。

直升机落脚的地方,让陆漫漫有些眼熟。

陆漫漫皱眉。

没想到,她突然出现在了这个地方。

这分明是,莫远离的庄园别墅,此刻直升机就停在了他那一片宽广的草地上!

下了直升机,她就被人直接带着走进了大厅。大厅中,秦正箫在,坐在沙发上,身上还很湿润。

而莫远离就这么虎视眈眈的看着秦正箫,满脸不爽。

大厅周围,至少还有不亚于10个人的专业级保镖,手上拿着枪,毫不掩饰。

秦正箫看着陆漫漫出现,嘴角笑了笑,说话的声音还很家常,他说,“你来了?”

来了!

来干嘛?!

她瞪着秦正箫,静观其变。

“巴泽尔你也不要这么激动,反正这个地方你也卖给我了,我就提前享受一下特权而已,放心,我不会对你怎样,就是来,避难而已!”

“避难!”巴泽尔脸色铁青。

其实,刚刚那一阵是有些后怕的。

因为在秦正箫突然强势出现的时候,他正和翟安通完电话。

好在,手机设定了自动清楚功能,将所有通话记录和短信聊天等全部都已经删除。

早来一分钟,可能就会听到,他刚刚和翟安在说,关于救陆漫漫的事情……

然后,一切似乎就会被曝光。

所有伪装的所有,下了那么久的棋,就会满盘皆输!

“别这样。”秦正箫再次开口道,“我也没说我要将你撵出去!你还是可以住在这里的。”

“我为什么要住在这里?!”莫远离狠狠的说着。

“因为我怕你曝光了我的存在。我现在在非常时期,半点都出不得差错,而你这里,是我暂时能够想到最安全的地方,反正你在外界的社交不多,居住个几天什么的,也不会影响到外界的任何怀疑。”秦正箫直白,“说真的,我没想过这么算计你!”

“哼。”莫远离冷笑着,转身准备大步离开。

“巴泽尔。”秦正箫叫着他。

莫远离停下脚步,眼眸一紧。

“为了大家安全起见,把手机给我。”秦正箫说。

莫远离的身体在发抖。

“给我。”秦正箫重复,脸色僵硬。

莫远离紧捏着手指。

“我不想对你用强,对于文人,我一向都不喜欢太过野蛮。”秦正箫抬眸看着他,“但也别挑战了我的极限。”

莫远离看着周围的人。

咬牙将手机拿了出来。

“我要锁屏。”莫远离说。

秦正箫扬眉。

“我不喜欢别人看了我的隐私。”

“放心,我对男人的隐私毫无兴趣。”

莫远离似乎并不停秦正箫的,拿着手机就开始在屏幕上操作,看上去是设定了很复杂的密码,然后关机。

秦正箫看了他一眼,说,“手机放在这里,我不会限制你接电话的自由,所以你可以开机,只是接电话的时候,我在旁边听着就行,免得你一不小心说了些引来杀身之祸的事情,我也会觉得实在是对不起你!”

“我不接电话不打电话不行吗?”

“当然不行,你和外界的联系又不是一点都没有,万一你未婚妻要和你甜言蜜语,一给你打电话你说你关机,她一个激动就跑到这里来找你了,你说我是杀了她,还是杀了你?!”

莫远离咬牙。

“别让我说太多次,我今晚上经历了很多生死关头,没空和你兜兜转转浪费时间,我和你不一样,我得靠自己活下去才能够真的活下去,养精蓄锐对我很重要。”秦正箫的话语,听上去平静,但字字句句,都是冷漠又寒得吓人。

莫远离终究还是将电话打开了。

陆漫漫那一刻反而有些心绪不安。

任何人给莫远离打电话她都不觉得有什么,他相信莫远离可以伪装得不认识,而对方也知道见机行事,但要是莫修远给莫远离打电话,会怎样?!

就算没有名字,但是秦正箫对莫修远的号码,应该是一目了然。

她心跳有些快,看了一眼很是愤怒的莫远离。

莫远离眼神也往她这边看了一眼陆漫漫,两个人不敢给对方任何暗示。

秦正箫看着茶几上的手机,“以后电话响了,我的人会叫你来接的,你最好清楚自己现在的地位,别乱来,枪口是不认人的。”

莫远离不说话。

“时间不早了,我们都还没有吃晚饭。”秦正箫对着莫远离吩咐,“你去让佣人弄点吃的,注意,有人是孕妇,别弄得太辛辣。”

莫远离真的是气炸了的离开。

离开的时候,秦正箫让一个人专业保镖跟着他。

而这样的举动,无非就是24小时,让人监控着他的一举一动,如果有任何异常,都会被杀!

莫修远一直一直想要保护的男人,现在突然在这么危险之下,莫修远要是知道了会怎么做?!

大概不会像对她那样,袖手旁观吧!

她的沉默,秦正箫放在了眼里,他看着陆漫漫,眉头一扬,“没什么想问我的吗?为什么我突然出现在了这里,为什么你也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陆漫漫摇头。

不想知道。

知道得越多,死的越快!

秦正箫感觉到她的冷漠,子自己笑了一下,看着莫远离似乎给厨房吩咐了一声就上了楼,他的保镖一直跟着他,寸步不离。

他说,“你说如果我现在杀了巴泽尔,是不是就不用支付,那笔昂贵的,购地费了?!”

嗯,今天二更。

欢呼吧,骚年们!

推荐情非缘浅文《蚀骨疼爱》

为了重病在床的弟弟,她答应和他结婚,而他的要求是,他们只需有夫妻之名,无需夫妻之实!

她微笑点头,很好,正合她意!

婚后篇

昏暗的房间内,叶欣萌咬牙切齿的看着身边吃饱喝足的男人,“两百够不?”

冷睿泽嘴角微抽,“有点多,不过我可以买一送一。”

叶欣萌委屈的揉着腰,“不要成不?”

“晚了!”

宝宝篇

帅气无比的包子双手插兜,将冷睿泽打量了一番后道,“你跟我长的还真像。”

冷睿泽眉头微挑,“小子,话说反了吧?”虽然第一次见面,可他知道这是他的种!

“我来是要告诉你,那女人要去相亲。”

于是,当叶欣萌走出门的时候,“我想我们应该先算算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