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风云起(16)等待救援/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如果我现在杀了巴泽尔,是不是就不用支付那笔昂贵的,购地费了?”秦正萧阴森的声音,深深的在如是空旷的大厅中响起。

陆漫漫真的觉得,秦正萧就是个魔鬼。

政治上的人,都是十恶不赦杀人不眨眼的东西!

她脸上的变化,就这么一点点的映衬在秦正萧的眼眸里。

他嘴角一勾,“怎么,受不了?”

“是受不了!”陆漫漫一字一句,“你把巴泽尔都算计到这个地步了,还要杀人灭口,我真不知道像你们这种有血有肉但没心没肺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乐趣点在什么地方?权力,权力,还是权力吗?!”

“有血有肉但没心没肺!”秦正萧截取她口中的一句话,冷冷的笑了笑,“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评价我,但不得不说,真的挺贴切的。”

陆漫漫什么都不想再和他多说一个字。

“陆漫漫。”秦正萧说,“其实我也不是生下来就一定要追求这些的,我也是被迫无奈,如果我不让自己变强大,就会死在别人的手上,这是一个强肉弱食的现实社会,我只是在自保而已。”

“我理解不了,也听不下去。”

“你很排斥我?”

“你觉得我应该亲近你吗?”

“至少这样,我可以考虑不杀你!”秦正萧一字一句,“你不觉得,讨好我,活命比较大吗?!”

“秦正萧,你答应过不会杀我的!”陆漫漫狠狠地说。

不是要讨好,是说过不杀的。

虽然,她自己也不相信。

但是,她需要给他明确。

秦正萧又笑了一下,“如果我不死,我不就杀你,要我死了,我就拉你一起陪葬!”

“凭什么?!”陆漫漫惊叫。

“喜欢你。”秦正萧说。

陆漫漫看着他。

“我说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想死的时候,也跟你在一起!”

“你疯了吗?”陆漫漫狠狠地看着秦正萧,“我们认识也没两天,关键是,我现在怀了莫修远的孩子!”

“做个便宜老爸,我也可以接受!”秦正萧倒是无所谓。

“你是真的疯子吗?!”陆漫漫实在理解不了他的思维。

“你是觉得我不可能喜欢上你,还是觉得,我这样的人,就不配喜欢人?”秦正萧看着她的模样,问她。

陆漫漫皱眉,咬着嘴唇,在控制情绪。

“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也觉得我应该是不会喜欢上谁的。和南之熏在一起这么多年,大家彼此有好感,但真没有到,生死相许的地步,唯独对你,有一种不想和你分开的感觉,甚至如果死了,也想拉着你陪我。”秦正萧说,“所以你还是祈祷,我们能够顺利度过这几天,然后我打下了江山,赠你一世繁华!”

“我不要!”陆漫漫毫不犹豫的拒绝。

鬼才要这种居心叵测的东西。

“这应该不是你可以选择的。”秦正萧说。

“疯子。”陆漫漫转身就准备离开。

“陆漫漫。”秦正萧看着她的背影,“你还没吃饭!”

“不吃了!”陆漫漫直接上了楼。

一个专业保镖跟着她的脚步。

陆漫漫转头看着保镖,脸色有些难看,“是准备让我上厕所洗澡也跟着吗?”

“回来。”秦正萧说,“陆漫漫很聪明的一个人,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

后面这句话,分明就是在提醒。

陆漫漫咬牙。

大步往楼上走去。

秦正萧看着她的背影,看着秦傲也跟着追了上去。

回头,对着自己身边的人说,“帮我包扎一下伤口。”

“是。”

秦正萧脱掉了湿润的上衣。

脱掉了厚厚的防弹衣。

胸口处,明显的红肿痕迹,还有其他地方,被礁石撞伤的地方,有些地方甚至已经渗血。

身边的人帮他涂抹膏药,处理伤口,巴扎。

秦正萧整个过程中,咬着牙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他低头看着自己肋骨处那块被揉的更红肿的地方,如果没有防弹衣,子弹就才传过去了,莫修远是不会开枪,开始,故意?!

他冷笑着,脸上依然面无表情。

将伤口处理完毕。

秦正萧站起来,走向了饭厅。

此刻饭桌上已经慢慢一大桌子菜。

秦正萧一个人坐在那里,吃了两口,实在是没有胃口,他对着身边的保镖说,“让陆漫漫和巴泽尔下来吃饭。”

“是。”

越发的不喜欢,一个人吃饭的感觉。

即使,很小很小,就学着独立了!

等了5分钟。

陆漫漫和巴泽尔从楼上下来,两个人脸色都不太好。

秦正萧反而觉得心情很好。

是真没想到,折磨人的感觉,会这么的好。

他就这么一脸淡定的看着两个人坐在饭桌边上。

“吃吧。”秦正萧还好心的招呼着,“别客气。”

“这是我家。”

“马上就是我家了。”

“秦正萧,人不能这么不要脸的!”巴泽尔气得火大。

“我说的是事实。”秦正萧自若的喝汤,“你签了合同的。”

说起合同,巴泽尔的脸色更差了。

“别说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影响了食欲。”

“你也知道那是些不开心的事情?!”巴泽尔讽刺无比。

陆漫漫不参与他们的话题,就这么默默地扒饭。

她是真的吃不怎么下,不知道是因为想得太多,连身体反应也不明显了。

她总是在想,莫修远会不会突然给莫远离打电话,要是被发现了……

大概。

一般的人都猜不到,应该是绝对猜不到,秦正萧会在这里隐藏。

一个不算安全的地方,一个也不算危险的地方,但正好就是可以让人忽视的地方!

正常人的思维在这种情况下都是会选择在一个人烟稀少加上偏僻寂静的之地,秦正萧却选择了这么一个豪华居所,还住得这么大摇大摆,她真的不觉得莫修远能够想到!

而她也想不到办法给他通风报信。

按照秦正萧做事情的谨慎程度,这里的网线应该也被拔掉了,上网也不可能!

她咬唇,吃得很慢。

“不合胃口?”秦正萧询问。

“是不想吃。”

“那就是不合胃口了。”秦正萧笃定。

陆漫漫抬眸。

“别不好意思,这里反正早晚都是我的地方了,说不定我一个高兴就送给你了,所以当自己的地盘使用。”

陆漫漫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秦正萧的话几分真假。

她选择不搭话。

巴泽尔反而讽刺的笑了笑,“真够大方的啊,用我的东西来送人。”

“你要懂的,这个世界是物竞天择的,既然斗不过别人,想着怎么自保才是好事儿。”秦正萧一字一句。

“所以你是有那个可能杀了我了?”巴泽尔狠狠地说着,“你以为你杀了我,就真的可以逍遥法外吗?你可别忘了,我还有未婚妻!”

“很多政治上的东西,我不和你这种白痴一样的人解释,我只会告诉你,你要是太愚蠢,真的会死!”秦正萧说得直白。

巴泽尔将筷子一放。

直接走了。

陆漫漫看着巴泽尔的背影,转头看了一眼秦正萧。

看着他冷酷冷血的模样,终究一句话没说。

两个人默默吃完了晚饭。

吃过之后,各自上楼。

陆漫漫随便找的一个房间,其实是上次她和莫修远住的那个房间。

秦正萧也自己找了一个住房,专业保镖分批值班,24小时轮流不断。

陆漫漫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她现在反而觉得自己不那么容易死了,但是莫远离呢?!

秦正萧这个人喜怒无常,说不定,就真的杀了莫远离。

杀了,埋尸,谁知道是他杀的。

想到这里,整个人有些不淡定了。

莫修远拼命都想要保护的男人,她到底要怎么样才可以帮助莫远离不遇难,就算是她死了,他也能活着?!

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脑袋真的不够用。

真的想不到更好的方法,让莫远离能够安然无恙!

她咬唇,忍不住从床上起来,掀开被子,打开窗帘。

白月光甚好。

陆漫漫看着空旷的草坪下,那驰骋着马儿的莫远离,他骑马骑得很快,似乎是在发泄一般,一直在天机下,奔驰!

陆漫漫犹豫了一秒,披着外套,打开房门。

房门口,秦正萧似乎是准备回房。

“你做什么?”秦正萧看着她。

“我出去走走。”

“现在很晚了。”

“我吃了饭需要散步。”

“我陪你!”

“我怕会撞鬼。”陆漫漫一字一句。

秦正萧蹙眉。

“都说走久了夜路总会撞鬼,在你身边,我怕遭到连累!”

秦正萧突然笑了一下,“陆漫漫你还真是不带脏字的骂人,随你便吧!”

说着,就走了进了房间,把房门关了过来。

陆漫漫看了他一眼,转身下楼,走出客厅,走向草坪。

草坪上,莫远离还在骑马。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他,看着他还算潇洒的模样。

她总是会想起,那天早上起来,看着他和莫修远两个人在这里,驰骋的画面!

她抿唇一笑。

命运多舛!

那个时候从没想到,有一天会活的,这么水生火热!

过了好一会儿,莫远离从马背上下来,牵着马儿去吃草。

那个跟着莫远离的保镖,一直寸步不离。

莫远离似乎也习惯了,当不存在。

他将马儿栓好之后,准备回房。

“巴泽尔。”陆漫漫主动叫他。

他停了停脚步。

“聊聊天如何?”陆漫漫询问。

“想讽刺我吗?”

“不是,你看到了,我其实也是受害者。”陆漫漫直白。

莫远离看了看陆漫漫,说,“跟我来,在这边有一个小花园,里面有个茶室。”

陆漫漫跟上他的脚步。

两个人坐在玻璃茶室里。

不得不说,这里真的风景极好,能够居住在这个地方,确实是很多人的梦想!

她看着天空的繁星闪烁。

莫远离让用人泡了两杯茶,递了一杯给陆漫漫,“我可没你这么阴险。”

意思是在说上次下药的事情。

“我真的是被逼无奈。”

“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在秦正萧的身边?不是莫修远的老婆吗?”莫远离蹙眉,看上去似乎是很有兴趣也毫不知情的模样!

陆漫漫摇头,叹气,“反正一言难尽。”

巴泽尔无所谓的耸肩,反正也不管他的事情,表现得很冷漠。

“你在这里住了多少年了?”陆漫漫转移话题,拉家常。

“很多年了。”

“会舍不得吗?”

“你说呢?”

“你会有朋友来吗?”

“我未婚妻。”莫远离说。

陆漫漫笑了笑,“你们感情很好?”

“还过得去。”

两个人就在这里聊这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聊了很久。

陆漫漫眼神一直有意无意的看着那个寸步不离的保镖。

莫远离也知道,陆漫漫在故意磨保镖的性情。

他们反正就没完没了的聊天。

她不相信,这些人没有三急。

果不其然。

保镖估计也觉得这么守着他们自己用处不大,而且有些时候确实也有身体需求,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还可以随便解决,穿着裤子解决也行,但现在,有地方,他为什么不用。

他再次看了两个人两眼,感觉两个人也只是在苦中作乐而已,想了想,转身走了。

也想着也就几分钟的时间,没有让人来替换。

何况那个时候真的很晚了,为了交接班,有些人已经先睡了。

陆漫漫看着那个保镖离开的方向,小声而急切的说道,“莫修远会不会主动联系你?”

“很少,你放心。”莫远离说。

“秦正萧肯定知道莫修远的电话,他要是打过来,我们就完了!”陆漫漫还是很焦虑,现在她很担心这个问题。

“我哥很谨慎,这点你可以放一个心!而且,只要不是我哥第一个给我打电话,换成其他人,我们被监禁的事情,就会被他们所知道!你要相信,他们的能力很强”莫远离给与肯定答案,又说道,“所以,我现在倒是在想,怎么才能够让你安全无恙,在他们来之前!”

“你能自保就好,别管我了,秦正萧不会随便杀我。”

“我感觉我做不到。”莫远离说。

感觉自己离开,做不到。

其实有条暗道,他是可以先走的。

避开那个保镖自己走,不会太难!

但如果他真的就这么甩手走了,秦正萧肯定会发现,一发现,外面的人想要进来救人都不行。

而他很肯定,总会有人知道,他们现在处于危险地步。

也就总会有人来一起救他们。

“如果你因为我发生什么意外,我想我和你哥也完了。虽然我现在其实还很记恨他,但不想把责任担当在自己身上。”

“你死了,我哥也开心不了。”

“他宁愿选择和我一起死,也会让你一定活着,这就是我们生命价值在他心目中的定义。”陆漫漫一字一句,“所以,你保自己的命!”

莫远离看着陆漫漫,“我想这可能是缘分!”

“嗯?”陆漫漫诧异,为莫远离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

“翟安现在在帝都准备营救你,应该是打算潜入秦正萧的别墅来救你的,可能暂时没有想到,秦正萧这么狡猾,结果把你给提前就弄走了。当时,我是打算协助他们然后由我带着南之熏进去找你的,不过被翟安拒绝了,翟安说的是,我哥说了,不让我牵扯进来。那个时候,其实就我是最好人选!”

陆漫漫抿着唇。

嗯,她能接受。

反正莫修远已经不止一次表现出来,他在乎更多的人是莫远离。

她也吃醋吃得够多了,不想让自己一直浸泡在醋坛子里面。

所以此刻没有情绪。

“有点心寒吗?”莫远离问她,因为他刚刚直白的话语。

“没有,我很平静。”

“我哥有难处。”

“我暂时不会去计较。”

“好吧。”莫远离从来都知道,陆漫漫是个真的很聪慧的女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他接着他之前的话题又说道,“现在,上天都把你送到了我的身边,你说这不是缘分吗?注定了,你的安危,还是要系在我的身上。”

“阿离……”陆漫漫表情严肃。

正欲开口说什么。

那个专业保镖出现了。

陆漫漫将话咽了下去,“不早了,我要休息了!”

莫远离一副,请便的表情。

陆漫漫离开的时候,给了他一个眼神,眼神在说,别管她。

而他,就只是但笑不语。

陆漫漫回到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还是怎么都睡不着。

她翻来覆去,翻来覆去。

终究还是睡了过去。

第二天,并没有什么改变。

还是在秦正萧的监视下。

还是看着太阳,高高挂起。

她实在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会有多久,但现在局势这么严峻,秦正萧应该不会让自己躲避太久,躲避太久,在这个风尖浪口时,很容易被人背叛,如果他不出力,他就是会被人所不信任。

人都是为了更好的利益而活着。

没有什么事永恒。

到了晚上时刻。

莫远离的电话响了。

当时陆漫漫还在沙发上看电视。

秦正萧也在沙发上,只有他能玩手机。

莫远离也无聊到,只能看电视。

手机就放在茶几上,电话一响,屏幕一亮,那11位数的阿拉部数字,就这么在屏幕上闪烁。

陆漫漫看着号码,整个人一怔。

翟安的。

她抬头看着莫远离。

看着他表情淡定。

秦正萧放下二郎腿,很优雅的将手机拿了起来,看着来电,划下接通键,然后按下免提,眼神示意莫远离。

陆漫漫觉得心已经提到了心口处。

她不敢有任何动静,怕自己的失态,反而让人怀疑。

那边没有听到声音,也没有主动开口说话。

莫远离是挨了几秒后才开口,“你好。”

那边应该是反应了两秒,“你好,先生,需要代开发票吗……”

莫远离脸色很难看。

秦正萧帮他把电话挂断了,面无表情的放在了茶几上,继续看新闻。

陆漫漫看了一眼莫远离。

莫远离自若的在看电视。

好在,有惊无险。

“怎么,你又看上了巴泽尔?”秦正萧一边玩手机,一边问她。

“我困了。”陆漫漫起身,离开。

有时候,根本就不想和他多说一个字。

秦正萧看着她的背影,好久才回头。

“你喜欢陆漫漫?”莫远离用的肯定语气。

“很明显?”

“废话。”莫远离说,“眼珠子看着她的时候,都不会动了。”

秦正萧就笑了一下,表情淡薄。

两个人陷入沉默,自己看自己的。

秦正萧突然有开口道,“你真心喜欢过一个人吗?”

“你管我。”

秦正萧笑了一下,分明是,春心荡漾。

莫远离看着秦正萧的模样。

卧槽!

我大嫂你也想玷污!

简直太贱了!

他起身,有些怒气冲冲的也回到了房间。

但不得不说,今晚上翟安这个电话,翟安这么聪明的人,肯定发现了什么异样了!

而后,他只需要等着他们进来。

等着他们,让秦正萧这个男人,防不胜防!

最后他猜想,秦正萧应该死得很难看!

二更驾到!

不用多谢,来点月票即可!

飘啊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