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风云起(17)行动,反将一军/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修远在秦正箫的势力中,打着“统帅”的关系,拉拢自己的人。

这个过程不是很难。

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何自保如何有效的自保,官场上的人,比谁都清楚。

一天时间下来。

莫修远已经成功的将拥护秦正箫的个别官员拉拢在了自己的权利之下,给秦正扬汇报的都是,已经成为了秦正扬的人,秦正扬不会怀疑,因为最先拉拢的人群中,本来也只是一些“小喽啰”,起不了太大作用。

有些重要的势力比如南之薰一家,这一家人,才会是他们的重中之重。

但秦正扬并不排斥莫修远的方式,这种“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法,虽然时间长了点,但没有那么冒险,而且成功率明显会比贸然行事直截了当高出许多。

秦正扬不急,因为他觉得时间还不少。

莫修远有些急,因为他怕统帅的时间不多了。

那个时候,秦正箫强势出击,他的如意算盘,很可能落空。

他忙碌了一天,直到晚上有些晚了才回到自己的公寓。

他坐在沙发上,一天的疲倦,在这一刻才似乎真的表现出来。

他拿起电话,拨打,“翟安,有进度了吗?找到漫漫的最新居所没有?”

“找到了。”翟安似乎一直在等他的电话,“没有明确,但有百分之八十的肯定,她在那个地方。”

“在哪里?”

“在二表哥的庄园别墅。”

莫修远脸色变得有些凝重。

翟安继续说道,“今天我通过冷俊成给我提供的视频找了一天的时间,秦正箫在故意和我兜圈子,安排了好几辆可疑的轿车循环在帝都转,浪费了我大把时间,后来我才想到,或许秦正箫的别墅也有一条暗道是通往其他地方的,也就去了他别墅的周围,翻越了别墅后面的那座大山,发现了一个很有可能是通道的空地,怕打草惊蛇,我没有任何动静,就离开了。离开后,我就给二表哥打电话,本来是打算转告你给我交代的事情,那边接通后,停了5秒钟才说话,第一句话还是你好,我想他肯定是不方便接电话。”

莫修远脸色紧绷,一言不发。

“然后我又回来看了交通视频,确实没有看到有可疑车辆驶入二表哥的别墅区,不过刚刚我就说了,秦正箫别墅有其他通道,我想陆漫漫去的交通工具,应该是直升机,也就完全可以解释,为什么看不到有车辆进出。”翟安说,“因为你说过,这件事情不能牵扯到二表哥,所以我不敢擅自进去打探情况,等你吩咐。”

莫修远紧捏的手指,在微微用力。

他似乎是沉默了有几秒钟,才说,“你说阿离接电话的时候,明显是有人在身边?”

“嗯。”翟安点头,“你知道我们之间是有默契的,一般在安全的情况下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我记得你说陆漫漫和秦正箫应该是在一起,整个帝都能够真的威胁道二表哥让二表哥不仅没有通过暗道离开而是任由自己被威胁,除了是秦正箫能够做到,应该没有其他人。而我总觉得,二表哥不自己走,是因为陆漫漫在他身边,他不会自己离开!不仅如此,我回来后,又将交通视频看了几遍,尽管没有可疑的轿车驶入二表哥的别墅区,但却有1辆送货的大货车今天傍晚时分进了别墅,当然,没过多久又离开了,不注意不会发现,以为是正常的送货流程,但因为心里面已经有了怀疑,越发的而觉得,那辆大货车也很有可能,其实是秦正箫进去了!”

“很有可能。”莫修远点头。

点头,认可了翟安的逻辑。

莫修远本没有打算去打听秦正箫真正的落脚之地,因为怕打草惊蛇得不偿失,他的想法是,先把自己手上的势力先巩固了再说,其他,不能太过冒险和激进!而现在,阴错阳差的,因为救陆漫漫而知道了他的藏身之地,这对他而言,是件极大的好事儿,也就意味着,他可以想办法,在秦正箫没有回来之时就把他杀了,他如果真的死了,他也不需要顾及,时间不够用。

慢慢和秦正箫的势力磨,慢慢就都成了他的势力。

他拿过了秦正箫的势力,在怂恿部分造反者,在混乱中自己强势出击!

突然对自己当初做的这么多事情,看到了点希望的曙光。

他拿着电话说,一字一句交代,“翟安,我现在要把政权和救陆漫漫的事宜,捆绑到一起了,所以说接下来,要看我们的默契,一并出击!”

“听你指挥。”翟安恭敬无比。

就跟叶恒一样,从小就习惯了,一切听从莫修远的安排。

很小的时候,第一次去训练场,第一次看到那个还是男孩的莫修远,看着他徒手杀老虎,看着他徒手行走在峭壁之上,看着他冷漠的开枪,他当时有怕,但真的没有叶恒的激动,他只是有些懵逼,然后那一刻真觉得表哥,好帅!

其实他也和叶恒一样,是崇拜表哥的,很多时候他都不愿意将自己的情绪,如叶恒那般,表露得如此直白。

而后,也因为自己的一些性格原因,退出了帮表哥的舞台。

当时的决定很艰难,因为得到了表哥的理解,才会走得那么义不容辞。

现在,他很庆幸,自己能够想明白重新帮他,实现他的使命。

一生的使命。

“翟安。”莫修远口吻又慎重了一些,“你先按兵不动,我要仔细想想,怎么样的方式才能够一击即中,你等我电话!”

“好。”

莫修远挂断电话后,整个人就有那么一丁点不淡定。

陆漫漫现在秦正箫那里。

莫远离也在秦正箫那里。

意味着,这个世界上,他最重要的两个人,都在秦正箫的手上。

不出手,真的对不起自己。

莫修远冷眸泛着血光,秦正箫的自认聪明,以为可以玩弄他们于手掌之中,以为找到了一个安稳的藏身之地,如果莫远离不是莫远离,也许那个地方,没有人会怀疑,连他都不保证自己能够想到,他会隐藏在这种地方,这种说危险不危险,说安全不安全的地方,可惜,天机算尽,生死有命!

秦正箫终究是被自己玩死的!

他沉下心,保持着自己绝对的冷静。

目前的局势,比较冲突的局势,需要好好分析。

第一。莫远离和陆漫漫在秦正箫的范围内,一不小心,两个人都会死于非命,如果他们死了,做的一切,就毫无意义,所以首先得保证他们的安全。

第二。要杀了秦正箫不会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秦正箫这个人做事严谨,他敢肯定,别墅里面甚至周围潜伏,都会有他的人,而且还不少,且应该都是精英,而他们单凭几个人,很难攻克。

第三。在筹备杀秦正箫的同时,还得隐人耳目,不能被秦正箫监控他的人发现他的异常举动,也不能让监控他的统帅发现他的不正常,所有一切的事情,得在看似正常的轨迹上,暗地执行,而这需要多方面的默契,还需要自己一定的实力。

他蹙眉。

看上去就简单的三件事情,实施起来,却比想的要难很多。

因为但凡出现一个不注意的举动,就会让这件事情,功亏一篑。

他不能贸然行事。

他想了很久,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从晚上想到凌晨。

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休息,也不过知道自己紧绷的那条弦是有多久没有释放过,就这么一天让自己处于战斗到一丝不苟的状态,不敢松懈那么一分一秒,就算是在睡觉的时候,也会因为一丁点的声音,瞬间惊醒,且同时处于无比警惕的状态。

他拉开客厅的窗帘,看着窗外东方升起的太阳。

太阳才刚刚露出来,微弱的阳光还没能够以可见的灿烂照耀在这座城市上,此刻的街道显得有些冷清。

他深呼吸。

这么让自己感受了一下清晨的清晰空气,转身走进了厕所洗漱。

洗了一个澡,让自己的精神再次好了很多。

他看了看时间,拿起电话,“秦先生。希望这么早没有打扰到你。”

“你说。”秦正扬传来有些冷漠的声音。

现在应该也已经起床了。

“我今天准备去找南之薰的父亲,南明启。”

“这么快就准备直接对他出手了?”那边问,倒是为莫修远的大胆而有些欣赏。

“我只是希望能够尽快辅助你,顺利上位,这么一直润物细无声,太花时间,也不代表,一定可以成功。倒不如,直接找最主要的,节约时间的同时,其他人如果发现南明启开始动摇了,反而有利于我急速的拉拢他们。”莫修远解释。

“倒是不失为一个好方法。所以你有什么是需要我协助的?”那边倒是很聪明。

打过几次交道后,莫修远才发现,秦正扬也真的不是传闻的那样没有什么能力,反而觉得,他对自身的实力,其实是有所保留的,这么一来,也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统帅一定要让秦正扬来继位了,原因很简单,在同样实力水平下,他当然姚选择一个,他自己更青睐的人,人之常情。

“我希望统帅能够出面。”莫修远一字一句。

秦正扬似乎是顿了一下,拒绝,“不行。”

“我作为秦正箫的一个助手,身份和南明启相差巨大,南明启并不一定能够受我威胁,甚至会对我不屑一顾。如果统帅可以亲自去,也可能会有事倍功半的效果。”

“统帅这几天身体有些恶化,不适宜出门。”秦正扬的解释,“所以这事儿,你还得自己搞定。”

莫修远蹙眉。

尽管秦正扬的话说得很肯定,但他总觉得,其实是对他有所隐瞒。

秦正扬根本就没有通报统帅一声,就直接说拒绝?!

这会不会,太笃定了一点,而且,什么时候开始,统帅的事情,需要秦正扬来决定了?除非就是……

要么统帅真的已经病入膏肓,也就是说已经严重到神志不清,一切事情需要秦正扬来帮他做决定!

要么就是,统帅其实已经死了!

死了?!

这个答案,让他心里一怔。

刚开始的想法很简单,自己没想那么多的就理所当然的把统帅的死想到了几天后,所以压根没有想到,统帅会已经离世,仔细一想,这两天他都是找秦正扬在沟通事情,统帅一次都没有出面过,本来就有些蹊跷,因为自己真的没往那方面想而忽略了这个事实。而且以统帅这么多年老奸巨猾为了怕发生动乱和突变,就算是死了肯定也不会先让秦正扬曝光了出来,而是等一切稳定之后,才会说明这个事实,统帅没死,至少很多人不敢轻举妄动!

想到这里,莫修远觉得自己的计划安排,似乎又应该有所转变了。

“你先自己再想想,别太莽撞,到时候我可不想为你收尸!”秦正扬丢下一句话,将电话挂断了。

莫修远握着手机,沉默无语。

他真的想了一个晚上,本来想到的方式是,利用统帅的去让南明启动摇,他一动摇,秦正箫绝对马上收到消息,一收到消息就会按耐不住,一按耐不住,就会忽略他对莫远离和陆漫漫的监控,而他制造这个契机,一方面就是为了减少去暗道救人的翟安一些危险系数,同时最大限度的保证那边的安全。

另一方面。

他还能合理的找到统帅要人,用强硬的武器来镇压南明启可能的拒绝和反抗,而他真正用的那些人其实是为了用来杀秦正箫的,秦正箫得到消息,肯定会亲自去找南明启以告诉他他现在的情况,让他不要分了军心,而这个时候,他完全可以半路对秦正箫进行围剿,真的死了,南明启也知道应该怎么做!

当然不会选择跟着统帅,跟着统帅自己早晚得死,他已经想好了,利用南之沁的关系,说服南明启归属,然后帮他一起,打下统帅的余下部队,如果真的拉拢了南明启,要对付统帅一点不难了!

他眼眸微动。

现在的情况是,统帅没办法出面了。

统帅没办法出面,所以一切的安排,又回到了原点。

首先,让秦正箫分心加大翟安救人的成功率,这点是首要关键,所以不会变,也就是说,他还是得先去找南明启。只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方法去找南明启会比较容易接受……没有统帅的威胁,光是他一个人去,会不会根本也没办法引起秦正箫的真正重视?!

莫修远又陷入了自己的一个循环中。

一直在循环着,循环着,寻找能够有的更好的途径。

每天想的事情,一次又一次的,超过他对自己大脑的认知。

他眼眸一紧,又拿起电话拨打了过去,“秦先生。”

“这么快就想到了更优的方法了?”那边反而有些,饶有兴趣。

“能给我一些人手吗?既然不是统帅,统帅身边最重要得力助手也行!”

“你说的是要我?”秦正扬眉头一扬。

“不,我知道统帅保护你,所以不会让你轻举妄动,陷入危险之中,我所谓的得力助手,是在他每次出行时,都会跟在他身边的得力保镖!以那些人的身份,说明我的地位,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也是一种可行之举。”

“果然比我想的还要聪明,莫修远你可别让我失望。”秦正扬一字一句。

“所以秦先生是答应了?”

“随时跟着统帅身边的一共12个人,南家人都知道这12个人身份,我明天给你6个。给了你一半了,南明启就会知道,你的出现时代表着谁,你要知道,这种待遇,连我都没有享受过。所以,好好把握机会!”

“谢谢。我知道怎么做。”

“莫修远,我等你的好消息,事成之后,有你荣发富贵!”

“我会尽力。”

承诺之后,双方挂断了电话。

6个。

6个人之中,应该也会有几个,是这么多年,叶半仙安排的暗卫。

那些暗卫一直听从统帅的指挥,实际上在关键时刻,就会成为他们的有力武器,当然,不到关键时刻,绝对不会轻易用上,想来,也都换了几代人了,有些人到退休被暗杀,也都没有真的将自己心中隐藏的一切,抱负出来!

莫修远拿起电话,给叶半仙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大少爷。”

“现在统帅身边,会有6个人出现在我身边,你给他们一个暗示,如果是我们的人,来见我的时候,给我个提示。”

“是。”那边连忙点头。

莫修远准备将电话挂单。

“大少爷,你注意安全。”叶半仙不放心的关心道。

“我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我的实力在什么地方,你应该清楚。”

那边似乎是欣慰的笑了一下,“等这一天,我也等了很久了,好在,我还能活着看到。”

“嗯。”

挂断了电话。

等这一天?!

他们莫家几辈人,被冤死的,还活着的,身边的那些忠诚之士,都在等着这一天。

所以一切,只准成功不准失败!

他眼眸一紧。

拿起电话,开始给翟安交代他的安排。

他说,“翟安,你现在听好,我给你说我的安排。”

“是。”

“你一个人通过暗道去营救阿离和陆漫漫。人不能多,多了反而容易被人发现,所以我要求的是你一个人,好在秦傲在那边,他可以接应你。而你去的时候,我会给信号,在那边危险系数最低的时候,你才进去,目的就是为了保证他们的所有安全。凡是小心一点,武器准备充足,将离开的路线规划好,不要留下半点漏洞,让对方有机可乘!”

“是。”

“翟安,你知道你这边很重要的!”莫远离说,“莫远离在那里。”

他说的是莫远离,而不是陆漫漫。

好吧。

他也知道,他们围绕着这么多年的斗争战场,都是因为莫远离。

都是为了让莫远离登上政治的舞台。

他点头,“我知道,我会以最大的能力去保护二表哥。”

“翟安。”莫修远叫着他的名字,久久的停顿了很久。

翟安握着手机,一直在等待。

“重要确保阿离的安全。”那样的话,还是一字一句的传入了翟安的耳膜中。

虽然大家都知道,其实莫修远不这么说,翟安也知道。

既然这么说出来了,就表示着,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很重要!

翟安点头,“我知道的。”

“嗯,好好策划一下你的计划安排。”

“是。”

挂断了电话。

莫修远沉默了很久。

总是很容易让自己陷入无限的沉默中,然后有那么一秒的空白,不知道自己应该去想什么。

脑海里面,突然闪现的是陆漫漫干净而微笑的脸庞,闪现的是她微凸起的肚子,温馨而美好的画面。

如果真的辜负了。

他会,用代价来偿还!

他转眸,让自己最快的将那些忧伤的情绪摒弃开,给叶恒打电话,“叶恒你过来。”

“好。但是妈的,我发现跟在我身边的人还真的不少。你说会不会我突然就被这些人给暗杀了。”

“因为你在我身边,所以怕我很多事情让你去帮我做。”莫修远解释,“而这样的日子终于要结束了。”

“你是准备做什么吗?”

“你过来了再说!”

“好。”叶恒答应。

十多分钟,叶恒就急匆匆的来了莫修远的公寓。

叶恒一看到莫修远的时候,整个人是愣怔了一秒。

他真没想到,也就一两天的功夫,莫修远整个人都疲成了这个模样,眼眶的黑眼圈,红血丝的眼眸,还有明显冒出来的胡渣。

他抿了抿,终究没有说出来。

至少,莫修远给人的感觉,精神还在。

莫修远让他坐在沙发上,对他说道,“现在的情况是,阿离和陆漫漫都在秦正箫的手上,目前落脚在阿离的别墅里。而现在我们要做的时候,就是先杀了秦正箫,同时将阿离和陆漫漫成功解救!”

“难吗?”

“不难。但得规划好每一步。”莫修远说,“救人的事情,我交给翟安了,因为翟安的举动不会被人发现,所以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通过暗道进入阿离的别墅救走他们。让秦正箫防不胜防!”

“你让翟安一个人去?”

“当然,在翟安去之前,我会保证里面绝对少的威胁。”

“那你是要做什么?”

“我要把秦正箫从阿离的别墅里面引出来,然后先杀了他。”

“哦。”叶恒点头。

莫修远的计谋,总是天衣无缝的,他一般只需要执行。

“你现在不需要安分了,但不要做得太过明显,就是让人发现,你在暗地里开始招兵买马了。”莫修远说,“你是认识军火商的是不是?”

“嗯。”

“正好,找他谈购买军火的事情。”

“你是让秦正箫觉得,你开始有了异心了。”

“对。”莫修远一字一句。

“那你会不会很危险,你身边这么多他的眼线,他会不会,找人直接暗杀了你。”

“有可能,不过我有自己安全的方法,你不用担心我,倒是你,如果你有什么轻举妄动,跟在你身边的那些眼线也会杀了你!”

“放心吧,我爸说了,我就是上天派来祸害人家的猴子,我死不了。”叶恒的表情还很认真。

莫修远点了点头,“反正,别让我看到你的尸体。”

“这句话,我也送给你。”

两个男人这么互相看了彼此一样。

如果再说下去,估计两个人都的恶心反胃。

所以,什么都没说,彼此自然的收回视线,叶恒离开了莫修远的公寓。

从现在开始,一切局面,那些可控的,不可控的,都会前面爆发了,且一发不可收!

晚上。

很多的行动,都会选择在晚上。

莫修远换了一套内敛又带着奢华的西装,出门前将自己的倦容收拾得干净,看上去很是高贵。

他开车,到达帝都繁华的宴会大厅。

大厅中,人来人往。

今晚是帝都的一个名流宴会,能够参加的,都是些举足轻重的人物,最高身份的莫过于帝王皇族,最低的,也至少是,南家国防。所以基本上算得上是一个,上上上层宴会,比起一般的上流阶层,都高了好几个档次。

他的出现,分明显得有些唐突。

很多人的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而他走得很自若。

按理,应该是秦正箫来参加,秦正箫没有来,也不能让莫修远这个根本地位就相差悬殊的人出现在这个地方,当然,也有那么几道视线是知道其中的缘由的,但大多数人对他的到来还是嗤之以鼻。

莫修远表现得很自若。

他没有主动给谁打招呼,自己站在大厅的一个角落,拿了一杯鸡尾酒,自己喝了起来。

其他人看他自若自在的模样,也就是心里讽刺了一番,倒是也没有谁指着他鼻子骂他没有自知之明什么的!

其实今晚的请帖是秦正扬让人送过来的。

秦正扬当然是有他的目的。

莫修远喝了几杯鸡尾酒,看着大厅中已经有人开始翩翩起舞了,看着很多人的视线,已经故意从他身上忽视了,他才起身,走向大厅的一个角落,然后恭敬的对着一个正在品酒同时又在和太人聊天的中年男人开口道,“南军司长,你好,我是莫修远。”

南明启看了莫修远一样。

眼神中是有些不屑的。

他冷冷的说,“我很忙。”

意思是知趣的,离开。

对他而言,莫修远只是秦正箫手下的一个助手而已,区区一个小人,他根本就不屑接见。

“我就当个南军司长几分钟时间。”莫修远极力开口道。

“我没必要浪费时间在你身上。”

“是受人之托。”莫修远说,“秦先生今天不在。”

意思是说,是秦正箫让他来找他的。

南明启冷冷的看了一眼莫修远。

莫修远他可以不在乎,但是秦正箫的面子,他也不能不给。

他这是有些是滋味,秦正箫居然让这么一个小喽啰来找他,完全是不把他的身份当回事儿。

他将手上的酒杯放在一边的服务员餐盘里,冷声说道,“你跟我来。”

莫修远跟上。

南明启直接将他带到了宴会大厅外,连着一个长走廊后的一个小房间里面。

莫修远转眸看了一眼,看着身边有人似乎是往他们这边看了一眼。

莫修远当然知道,这些人是谁。

无处不在的眼线,已经成为了政治斗争的必备要素。

两个人的房间。

南明启不耐烦的坐在沙发上,“你说吧,秦正箫叫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儿?”

“南军司长应该知道,统帅一直在找人暗杀秦先生,现在秦先生已经假死。”

“为了安全起见,不是让我这段时间不要找他吗?”南明启说,“莫非,他还会主动联系你?!”

这么一想,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怎么说,他的权利应该比莫修远更大一些。

反而还会对他避讳。

甚至故意隐瞒了他的藏身之所。

“他没有主动联系我,但我知道,他的下落。”莫修远一字一句。

南明启脸色更难看了,冷笑了一下,也没多说。

“不是他告诉我的,而是我自己查到的。”

“你什么意思?”南明启也是聪明人,一下子就发现了事态不是他想得如此。

“秦正箫其实谁都不信。”莫修远说得直白,“我为他卖命为他做了很多事情,但他对我防备还是很深,而我想,南军司长和他这么多年,大概也有同样的体会。”

“你是打算离间我们?”

“其实,秦正箫的大势已去。”莫修远说,“他现在的地方,我可以找人去杀了他,在他防不胜防的时候!”

“你大可以这么做,给我说,你以为我会帮你?!”南明启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莫修远,“我反而会杀了你!因为你暴露你的野心!”

“我知道南军司长绝对不会这么做,因为杀了我一个毫无权利的人,对你而言也不是一件多重要的事情,反而会让秦正箫误会,你对他的衷心,毕竟你杀的是他的得你助手,不管秦正箫对我怎样,至少在外人看来,我深得秦正箫的心。”

“莫修远,我不想和你兜圈子,你直接告诉我,你今晚的目的。”

“你还记得以前的皇室莫家吗?”莫修远一字一句问他。

南明启脸色一紧。

“在很多年前,被秦家推翻的那个统帅,就是我的曾爷爷。”

南明启脸色已经变得彻底,他狠狠的看着莫修远。

“你是目前为止,我唯一一个告诉的人,因为我希望你可以帮我。”

“莫修远!你觉得我会相信你!”

“莫家人才会有的墨绿色眼眸,我有!”莫修远动了动自己的眼睛,一个已经很薄很薄的冞从眼眸中掉了出来,他的眼眸就这么出现在了南明启的眼前。

南明启整个人都有些震动,他眼眸一紧,突然手一招。

“南军司长,你想杀我其实很简单,但今天不行。”莫修远说。

那一刻,反而是他手一动。

几个藏在暗处的暗卫,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而更在南明启身边的保镖,已经全部倒在了地上。

南明启冷冷的看着莫修远,在往后退缩。

莫修远觉得自己今天运气不错,秦正扬给他的保镖中,有4个是自己人,所以他就叫了4个跟着自己,剩下的2个,留着随时待命,而此刻,身上的飞鹰勋章,也让莫修远给取了,很多事情,今晚要谈的事情,不适合秦正扬听到。

秦正扬就算是怀疑,也不能对莫修远定罪。

“这是统帅的保镖,统帅当然不知道我的身份,但他给了我绝对的权利。”莫修远说,“而我利用这儿权利,可以将秦正箫一网打尽!然后,在反过来攻击统帅。而我也不得不告诉你,其实统帅已经与世长辞了,只是为了让政坛不动乱才会故意让秦以扬粉饰太平!”

“你的意思是,现在已经是你的天下了。”

“如果南军司长你能够帮我。”

“你以为我会帮你?!”

“秦正箫的眼线无处不在,现在我带着统帅的保镖出现在你的面前,你觉得他会不会对你也有所怀疑,当然,因为你权利大,他不敢对你做什么,但你真的觉得,你现在帮助秦正箫可以达成所愿?我可以告诉你,你或许这个时候去帮秦正扬,也比帮秦正箫更有胜算!当然,帮我,最是上上策。因为我们在暗处,暗处出击,总是会得到始料不及的效果。否则,我猜想,我走出这个门之后,秦正扬应该就会对你动手了!”

“你在威胁我?”南明启狠狠的说道!

“不是威胁,只是在提醒你,怎么样才能够让自己的势力更大更稳。”莫修远直白,“而且我还可以明白的告诉你,以前大多数跟着秦正萧的人,现在都已经跟着我了,秦正萧唯一还有的势力就是你。一不小心,你也会成为了那个,历史上的罪人。孰轻孰重,希望你能够分清楚,而我现在也不强迫你,我知道你也有你自己考虑。告辞。”说着,莫修远是真的没有半天停留的离开了。

这样的坚决,反而让南明启有些诧异。

一般的人,不都应该死缠烂打的极力劝服吗?

居然能够走得这般洒脱。

是真的已经胸有成竹?!

但不得不说,莫修远的谈判技巧真的很强。

说得不多,就把要点梳理。

不浪费大家时间。

以前是真的没有把莫修远放在眼里,现在这一刻是真的有些震撼,原来他不同凡响的能力,是以为他原本就有一个尊贵的身份。

所以人才和出身,是分不开的!

南明启承认,此刻的他,开始有些动摇了。

其实一开始就知道,统帅不会将位子传给秦正萧,但为了让自己在南家的权力更大,所以是寄希望在了秦正萧的身上。

如果……

如果真的推翻了秦家,会怎样?!

……

莫修远直接离开了大厅。

他开车离开。

几个保镖跟在他的身后,一前一后。

所有的一幕一幕,都已经看在了秦正萧的眼眸之中。

他不可能不慌。

对秦正萧而言,能够让他最直接坐上统帅的位置,南明启的才是关键,所以他不允许南明启有任何动摇,所以,秦正萧再狡猾的人都会按耐不住。

而他,就是在等。

等秦正萧出现。

其实,他今天走得这么坦然,也是因为他并不觉得南明启不帮他对他有多大影响。既然现在敢把自己的身份是说出来,就没想过再隐瞒下去,就想到了要把事情搞大。

他不相信秦正扬和秦正萧会合作,两个人不可能合作,所以如果不是两个人一起对付他,他就没什么好顾虑,而且他还能制造很多社会矛盾!

来自于皇族的!

终究!

一切的一切,他现在得先把秦正萧引出来才是关键,至少让翟安能够容易得手,当然,引来之后,能够顺利杀了秦正萧最好不过,杀了他,南明启自然就会找到靠主,而那个时候,他也不用避讳,是不是有谁在秦正萧的手上了!

好啦。

马上就要开始爆发了。

别怕,很快就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