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风云起(18)一触即发/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开宴会大厅。

莫修远走出去。

4个保镖跟随其后。

一个飞鹰保镖上前,帮他拉开驾驶室的车门。

莫修远坐在小车内,飞鹰保镖关门的那一瞬间,莫修远问了一句,“统帅是不是死了?”

声音很轻,一般人听不到,远点观察的人,更是看不到他们有任何对话。

飞鹰恭敬的将车门给他关了过来。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专业的姿势。

意思是,死了。

果然,猜得没错。

秦正箫开着车,看着帝都繁华的街道,霓虹灯光让这座城市,笼罩在一片纸醉金迷之中。

他低头,看着突然响起的手机。

深呼吸一口气,他接通电话,“你好,秦先生。”

“怎么样?南明启那个老头子,说了些什么?”秦正扬询问。

“他说他需要考虑。”

“所以没有答应你?”

“嗯。”莫修远点头,“越是位高权重的人,越是谨慎,我们需要给他点时间。”

“你为什么将飞鹰的勋章从他们身上取走了?”秦正扬质问。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以及对他的尊重,他是知道,飞鹰勋章里面暗藏的摄像头。”莫修远说,“而如果我不取掉,他也不会真的和我说什么,凡是都会忌讳。”

“算了,我信你。”那边似乎也不想故意找茬。

“其实秦先生,只要南明启明天没有做什么躁动的事情,很有可能就是在观望或者变相顺从,不能将他逼的太紧。”莫修远一字一句。

“我知道。”那边说,“你找人盯紧了他的一举一动,别让他引起了什么暴乱。”

“是。”

那边挂断了电话。

莫修远看了一眼手机,然后缓缓将手机放下。

一切,从现在开始,就该有个结局了。

隐忍了几辈人的苦,到这一刻,成与败,就快揭晓。

他将车子稍微开快了些。

他确实得找人盯住南明启,盯着他会不会联合秦正箫,然后突然反击。

虽然他并不觉得他今晚说了那么多些话后南明启还会死忠秦正箫,但也不能排除,他万一就死脑筋认定了?!

他一路将车子停到了自己小区车库。

身后的保镖,以及接应的保镖,他让他们回去了。

任务暂时结束,就没必要霸占着他们。

而且这些人放在秦正扬的身边,有帮助!

莫修远回到自己公寓。

回去之后,他就拿出了手机,拨打,“叶半仙。”

“是,大少爷。”

“从现在开始,我们之前一直拉拢的,莫家忠诚人士的后裔,全部都要开始有所行动了,也就是说,按照我们原有计划,在我蠢蠢欲动的时候,他们可以传播留言,引起官场上的恐慌,先从官员上动乱,随后,我会爆出一些东西,让民众知道一些内幕,引起国名混乱。”

“我知道怎么做。”

“那几个飞鹰专业保镖,千万别让他们暴露了身份,他们对最后一击非常重要,不能让对方发现任何异样!”

“是。”

“那些忠诚之士的相关事情一直都是你在处理,所以我就不插手了。一切你去安排,现在开始,我要用我现在的势力,先去秦正箫拉下来。”

“大少爷你大可以放心,我们这边这些人都是几辈人传承下来的,不会出什么幺蛾子,你放手做你现在想做的事情,我会大力做好后勤支撑的!”

“辛苦了。”莫修远说。

那边顿了一下,“不管多辛苦,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

“不会让你失望了,早点休息。”

挂断电话,莫修远将手机放在了一边,让自己靠在了沙发的靠背上。

他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现在还不能行动。

现在还得观察南明启的一举一动,如果他现在有所反应了,那么就说明,南明启最终还是选择了秦正箫,意味着,他的今天的谈判失败,而他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去杀了秦正箫。

如果南明启今晚保持了沉默。

如果保持了沉默,就意味着,南明启在动摇。

一个会动摇的人,明摆着就是说明,他会找新的靠主。

两个行为,需要两种方案。

第一种。

南明启有所行动,第一时间肯定就是来杀他。

秦正箫肯定也知道了他的身份,同样会按耐不住的从莫远离的地方离开,况且他还告诉了南明启他知道了秦正箫的落脚点,不管秦正箫会不会相信他说的是不是真实的,应该都不会冒险再待在那个地方,而他为了会先出来打探消息,就绝对不会第一时间让陆漫漫和莫远离跟着,亦或者会让人先把他们送去其他地方,对他而言,他一直觉得陆漫漫至少还是有个王牌。

而这个时候,翟安可以趁机去救陆漫漫和莫远离,在他们离开之前就埋伏在别墅之中,只要秦正箫先走一步,翟安就能把握机会,何况阿离也不笨,他很会见机行事,也或许预料到了,现在外面已经有人在接应他了,只要胆子稍微大一点,就会拉着陆漫漫铤而走险,而这样的铤而走险,危险系数不大。

但这种方式,想要杀了秦正箫,有点困难。

因为南明启肯定会拼命去保护秦正箫,毕竟他如果行动了就说明他将所有的压在了秦正箫身上,秦正箫死了,他也得完蛋。所以这个时候,单凭莫修远自己,肯定不好杀了秦正箫。

他当然也有后招,比如就告诉秦正扬,其实秦正箫没死。

秦正扬或许会极恨他的隐瞒,但在那个关键时刻,杀了秦正箫稳固自己的政权才会更重要,也就会第一时间和秦正箫的势力,真的正面相对,而这种方式,总得有一方会失败,他等着一方失败收拾另外一方,过程辛苦点,希望也不是没有。

当然,第一种可能性虽然很艰辛,但他其实是觉得,发生的可能性也最多只有3成。

更多的就是第二种。

南明启按兵不动,而秦正箫主动联系南明启。

秦正箫主动联系他,就不会知道他们暗地里所有的事情,自然就不会怀疑自己的隐藏之地被人发现,也就不会让陆漫漫和莫远离离开,他会自己一个人偷偷地从莫远离的别墅中出来。

阿离别墅那一片,都是他们居住了很多年的地方,什么地方可以埋伏什么地方可以暗算,他们一清二楚,说直白一点就是,那时他们的地盘,只要保证了翟安那边可以顺利救下莫远离和陆漫漫,他们行动上杀了秦正箫轻而易举,不管怎么说,秦正箫为了怕别人出卖,跟在自己身边的人肯定不多,南明启不出手相助,秦正箫的人坚持不了几分钟。

一点一点分析着格局和形势。

莫修远靠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现在这一刻,就只有等待,等待谁会蠢蠢欲动。

而此刻。

莫远离庄园别墅。

秦正箫在接了一个电话后,脸色一下就变了。

变得彻底。

陆漫漫猜想,应该是发生了什么政局变动,才会让秦正箫的脸色毫不掩饰。

他突然从大厅离开,往2楼上走去。

陆漫漫看着他的背影,蹙眉。

回头,看着莫远离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似乎在说,我们快安全了。

陆漫漫微点了点头,表现得很淡定。

秦正箫回到房间后,又将手机拿起拨打,“你确定,今晚上莫修远带着飞鹰的人,去找了南明启?”

“是的。”

“谈了有多长时间?”

“大概,10来分钟,时间不长,走的时候,莫修远走得很洒脱,而南明启在房间内,很久都没有出来。”

“好,我知道了。你注意,别把消息传了出去。”

“是。”

“另外,莫修远是真的在暗地找人买军火?”秦正箫再次核实。

“是,就是莫修远身边的那个叫叶恒的人,做得还算小心翼翼,也在故意的避开我们的视线,只是没有想到,他找的人,其实也是我们一直以来的供货商之一,所以给我们通风报信。”

秦正箫冷笑。

果然,莫修远是有二心的。

其实他也早就料到,莫修远早晚会叛变,就跟他早晚会杀了他一样。

莫修远这么聪明的人,寻求自保,太正常不过!

他冷冷的声音说道,“找到机会就将叶恒作了,将尸体给莫修远送回去,警告他,别轻举妄动。”

“是。”那边连忙点头。

秦正箫挂断了电话。

他要让莫修远知道,和他斗,他会让莫修远半点胜算都没有!

当然,现在关键的事情,不只是在莫修远的身上。

而是,他现在要处理的政权。

挂断电话,秦正箫又沉思了几分钟。

他做事情就是如此,凡是,凡是都会更加谨慎一些。

他拿起电话,“南军司长。”

“秦先生。”那边声音还算尊重。

“听说今晚莫修远带着统帅的贴身保镖来见你,是打算让你归属统帅吗?”秦正箫直白。

“嗯。”那边应了一声。

“你应该不会背叛我的是不是?”

“不会。”南明启说,“我拒绝了。但是拒绝了,就立马会成为统帅的眼中钉,你如果再不出现主持大局,可能你手上的势力包括我,都会被瓦解。”

“我知道。”秦正箫点头,“统帅现在恨不得马上帮秦正扬巩固政权,而我是他最大额危害。”

“你什么时候出现?”那边询问。

“你先别张扬,我安排一下事宜,明晚上我会主动来找你,你注意点叫上几个我们自己的人,我出现一面,否则他们有可能真以为我怕了。”

“好。”

秦正箫知道,现在一直隐藏着,很有可能军心动乱,一个军队的信心很重要,如果他现在一直躲避,很有可能让他们产生怀疑,而现在也不是他彻底暴露自己的时候,他得等到统帅一死。

统帅不死,他的所有举动都是名不正言不顺,对他以后的名声消耗太大,结果会得不偿失。

这么考虑着。

他下楼。

因为明晚要出去,所以得做一些安排。

陆漫漫和巴泽尔他肯定不会带在身边,两个人只会让他碍手碍脚,而且他也是潜伏着暗地出去,办完事情就回来,带着他们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曝光了,他觉得陆漫漫的小聪明还是有的。

所以安全起见,他离开,而他们留下。

留下的话,委派几个人在这里来守点?!

其实,这次跟着他出去的人,不能太多,几个身手好点的就行。

他想着一些事情,已经出现在了客厅。

客厅中,陆漫漫和巴泽尔分别坐在一个沙发上,看电视。

他的出现,又惊动了这里的安静。

陆漫漫比较淡定,所以没什么表情。

巴泽尔满脸的不爽,也不是从今天才开始的。

他自若的坐在他们之间说道,“明天我会离开一会儿。”

陆漫漫看着他。

“你们不走,就留在这里。”秦正箫直白道,“我走之前,这里面大半人都会留在这里,意味着,如果你们有什么轻举妄动,会死的很难看,这是我对你们的提醒,不要因为没有我在,就做一些小动作,不要以卵击石,挑战我的极限。”

陆漫漫抿着唇,脸色其实不太好。

巴泽尔也这么看着秦正箫,那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愤怒,而说不出一个字。

“你们想要活命,就安分守己,同时祈祷我能够安全无恙的回来,否则,只要我一死,你们就会同样陪葬。”秦正箫冷血的声音,一声一声在大厅中回荡,“陆漫漫,我告诉过你,我死了的话,会让你陪着一起!”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他,看着他阴鸷的模样。

她眼眸微动,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

秦正箫看着她的模样,“怎么,就这么不待见我?”

“反正生死都在一起,你觉得我需要给你多点留恋吗?”陆漫漫一字一句的问他。

秦正箫突然笑了一下,“我很喜欢你的生死都在一起。”

“可是,我很恶心。”陆漫漫说完之后,就大步离开了。

秦正箫看着陆漫漫的背影。

转眸看着巴泽尔。

巴泽尔也回眸看着他,“你们的恩恩怨怨和我一个外人毫无关系,你为什么要拉我陪葬?我没有同性恋嗜好。”

“杀你只是觉得,你无关紧要。”秦正箫说,“对于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活着或者死亡能有什么差别,你只是顺便陪死而已!”

“秦正箫,如果你没死,我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

“谢谢提醒。”

莫远离也大步离开了大厅。

脚步停了停,转身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秦正箫,嘴角拉出一抹阴冷的笑。

但你,估计没那个命,看什么心理医生了!

……

一晚上。

风平浪静。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所以莫修远心目中的第二种可能发生了。

百分之七十的把握,其实就是百分之百会成的事情。

只是很多时候,为了更严谨,会做好突发事情的准备,才会让那百分之三十的几率放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他几乎又是一夜未眠。

不过一直处于刚强度紧绷的神经,不会让他显得迷糊不清。

他去浴室洗了澡。

此刻,打算睡了。

昨晚上是很关键的时刻,他不能睡,有可能在睡觉的那一分一秒,就会被人给暗杀了,所以一晚上保持了最高警惕状态,但现在,他需要高质量的休息,他预感,一切的一切,就是会在今晚发生。

他躺在床上,在静下心让自己睡觉。

秦正箫现在应该已经开始规划甚至蠢蠢欲动了。

不过一般的人,都不会选择白天下手。

白天在招摇了,晚上是个好时期。

而这个空窗期,他可以让自己好好的休息一下。

好好的休息。

默默的念叨着,浅睡了过去。

对他而言,浅睡即可。

深睡,反而让他没有了安全感。

一觉睡过去。

莫修远是被身边的电话声音吵醒的。

他看着来电,接通,“你好。”

“莫先生是我,南明启。”

“南军司令长。”莫修远声音半点都听不出来,前一秒中,他还在睡觉。

“昨晚你离开后,我想了很多,慎重考虑之后,我决定拥护你,重新登上统治者的舞台。这原本就是属于你们的江山,物归原主,我愿意尽我一点微薄之力。”

“你的力量从来都不微薄,我很需要。”莫修远说,“可以说,成功与否,你起着莫大的作用。”

“谢谢莫先生的抬举。从此以后,我将会誓忠于你,听候你的所有吩咐。”

“既然如此,我也半点不需要隐瞒。秦正箫昨晚联系你了吗?”莫修远直奔主题。

“联系了。”南明启说,“今晚上会亲自出来见我,同时让我喊了一些之前一直是他拥护者的其他官员,他怕这段时间因为他的不在。大家都动了军心。而我昨晚上联系过了,其中也已经有了你的人了是吗?”

“我说过,秦正箫大部分人,都已经在我的势力之中,你选择我是对的。”

“我很庆幸,我能够在这一刻想明白。”

“明天,秦正箫来见你的时间,肯定不会是他告诉你的时间,他这个人凡是都会比别人多想一些,疑心很重,绝对不会轻易信任了谁,越是对他威胁越大的人,他越是会小心翼翼。”莫修远说,“所以,明天就算秦正箫给你说了好久回来见你,你也不要轻举妄动,你只要告诉我他说的时间就行了,其他事情,你不插手,按照秦正箫的吩咐。”

“是。”

“南军司令长,莫家的成败,就靠你了。”

“您严重了。这是我应该做的,还你们莫家江山,还你们这多年的清白。”

“谢谢。”

莫修远将电话挂断了。

挂断后,他也睡不着了。

刚刚的睡眠已经让他精神好了很多。

他拿起电话准备给翟安拨打的时候,电话突然又响了起来,“叶恒。”

“阿修,我现在在被人追杀了,你这几天要是没有找到我也别惊慌,我逃命去了,手机可能会没电。”

“你别死了。”

“我不会死,但就是没办法出来帮你,追杀我的人不少,我倒是怕牵连了你。”

“是秦正箫想要给我一个教训,所以会找人少了你,让我知趣。你坚持住,过了今晚上,我会来支援你。”

“好。”那边急急忙忙的将电话挂断了。

秦正箫可能现在还没有想到,他的所有目的,自以为他在自保而已。

从一开始,他要的就是自保。

他冷笑。

然后又将电话拨打了出去。

“表哥。”

“翟安。”莫修远开口,一字一句,“今晚听我指挥。”

“是。”

“一定要确保安全。”

“我知道。”那边似乎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帝都的魅色酒吧3372房间,内阁之下密码8647,里面有武器,你带足了。”

“好。”

莫修远将电话挂断。

翟安知道,今晚上的成败,就这么压在了他的身上。

他表哥要去做的事情,是拿下江山。

而他要做的事情是,护主成功。

显然,两者都不能失败!

他抿唇,低头再次将自己的计划安排在稿纸上做最后的规划。

今晚上,绝对不让自己出一点点,纰漏。

这么想着,他又将心思放了些上去。

……

深邃的夜。

迷离而妖娆。

帝都的晚上总是,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诱惑,这和文城直白的张扬有所不同,这里似乎更有蕴含,带着一些勾人的魅力。

莫修远开着自己的小车,来来回回的在街道上行驶。

身边的人因为莫修远突然“抽风”的举动而感觉到莫名其妙,这么转了好几圈,反正也不脱离那几个人的视线,就自己开自己的车,感觉就是在无聊找事儿。

而刚刚南明启给他打电话说,秦正箫说的是今晚8点半。

莫修远觉得,至少得比这个时间晚一个小时。

所以他不急,就这么在这里转悠。

转悠着,不逃离秦正箫的视线,也让他能够安心,安心的出门,还不会考虑他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反正,他所有的举动,还在他的眼线之下。

其实也果真如此。

此刻已经8点了,秦正箫却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

他在看着手机,看着各方给他传来的信息,莫修远的举动,南明启的动态,秦正扬的情况,但凡能够威胁到他的人,他都做了精确的实时监控,不做到万无一失,他绝对不会轻易出门。

他同时南明启是晚上8点半。

实际上,他打算晚上10点才出门。

总得磨磨他们的性情,然后很有可能还能看出是否有所蹊跷。

陆漫漫就这么一直看着秦正箫,看着他拿着手机,脸色冷血。

秦正箫似乎是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直白道,“对,我今晚要出去,晚点。”

陆漫漫收回视线。

“你知道叶恒吗?”秦正箫突然问她。

陆漫漫咬牙。

“应该知道吧,莫修远的兄弟,也是他的得力助手。现在正在被我的人追杀。”秦正箫直白,“也就是想要给莫修远一个警告,莫修远现在对我的衷心程度可不太够。”

“你给我说这些,是想要表达什么?”陆漫漫狠狠的问他。

“其实就是想要离间一下你和莫修远的感情,他既然在你还在我手上的时候就刚轻举妄动,说明你在他心目中也不过如此,也就是说,我喜欢你,你以后可以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的。”

“你和莫修远难道不是一样的货色?”陆漫漫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货色?”秦正箫眉头一扬,“所以你能喜欢上莫修远,也会喜欢上我是吧?!”

“永远不可能!”陆漫漫说得直白。

“很多事情都不要太过笃定。我以前也一直以为我不可能动了凡心,你看现在,还不是在你身上有了反应。我猜想如果你不是因为怀孕了,我应该会强奸你。但想着强奸怀着别人孩子的女人,心里总是有些疙瘩过不去。”秦正箫看着陆漫漫变得愤怒无比的脸色,笑了笑,“但总会有这么一天的,你做好心理准备。”

“禽兽。”莫远离突然开口。

整个人其实是压抑的,愤怒的压抑。

这货,居然还想要强奸他大嫂!

简直是胆大包天!

小心他哥让他断子绝孙!

不,断子绝孙都太轻了,应该是永不超生!

秦正箫转眸看了一眼莫远离,“巴泽尔,我希望在我说话的时候,你可以选择安静!”

莫远离冷笑,然后多说。

有些事情可以逞口舌之快,有些事情,选择沉默为好。

真的惹毛了秦正箫,就跟秦正箫说的那样,他是个无关紧要的人,杀不杀又能怎样,所以早杀晚杀也不能怎样。

陆漫漫似乎也在默默的调整情绪,她什么都没说。

现在和秦正箫,什么话都不想说。

她转身准备离开。

秦正箫突然眼疾手快的抓着她,“多陪我一会儿。”

“我很困了。”

“我走了,你可以睡个好觉。”秦正箫停顿了一下,“也有可能,就这么睡死了过去!”

陆漫漫狠狠的看着他。

“我大概10点出门,也就还有2个小时。坚持住,别让我觉得你很厌烦我,我会受不了,也可能会忍不住强奸你!”秦正箫一字一句。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他。

看着如变态一般的秦正箫。

以为至少是个正常的人,以为至少不会像文赟那样恶心。

现在才知道,政治上的人,真的没有一个好东西。

坏到骨子里面的坏,根深蒂固,谁都帮不了。

陆漫漫还是坐在了沙发上。

秦正箫看着她的模样,“果真是很聪明的女人,现在应该是恨不得杀了我,却还是能够保持这般安静的不吵不闹。陆漫漫,我真的是很喜欢你现在的模样。”

“我哪个模样你不喜欢?”

“貌似没有。”秦正箫想了想,有些无奈的耸肩。“第一次才知道,原来真的有360度无死角的人,你在我心目中就是如此。”

陆漫漫冷脸相对。

莫远离看着秦正箫。

发春的男人,果然真的是,什么肉麻的话都说得出来。

秦正箫这是真的对陆漫漫动感情了吗?!

卧槽。

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重!

等他哥来了,他非得让人对秦正箫先奸后杀。

对。

让几个男人先把他轮奸了,让他经历过生不如死的滋味后,再将他杀了。

大厅中,又陷入了安静。

秦正箫依然拿着手机,不时的看着最新的动态。

一直到了晚上10点。

准时一到。

秦正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陆漫漫看着他。

莫远离也看着他。

“我准备走了。”秦正箫说,“陆漫漫你等着我。”

陆漫漫咬唇不说话。

秦正箫似乎也没打算得到陆漫漫的回复,大步往门口走了去。

跟在他身后的,有6个人。

而按照之前这栋别墅的所有人计算,剩下的还有10个人。

10个人。

莫远离观察着这十个拿着重武器的冷血保镖。

不知道他哥会委派几个人来过来?!

亦或者为了谨慎,只会叫翟安一个人。

一个人,加上秦傲也才两个人。

而他只能算半个人。

陆漫漫连半个人都算不了。

也就是说,2个半人,要对付10个人。

想来,应该也不会太难。

翟安的身手还是很惊人的。

他以前也见过一次,有一次去训练地看他们。

那一次他才知道,什么叫残忍。

而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了。

他转眸看着陆漫漫。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要怎么给陆漫漫传递信息告诉她,今晚不要睡觉,随时做好逃走的准备!

好拉。

今天二更伺候。

简单三个字: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