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风云起(20)对,我恨莫修远/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别动!”陆漫漫拿着手枪,枪口对着秦傲的贴身保镖,表情严肃而紧张。

第一次拿手枪,说不出来什么滋味。

其实她真的很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擦枪走火了。

那个正在和秦傲格斗的男人突然顿了一下。

就需要一下。

秦傲就已经占了上风,一脚狠狠的踢到了男人的头,从脸上过去,男人身体一侧,秦傲一个手肘过去,狠狠的敲打着他的后脑勺,找准位置,对方缓缓,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陆漫漫紧张无比的看着地上躺下的人。

转头看着秦傲。

她算是帮了秦傲了吧。

深呼吸。

努力让自己深呼吸。

秦傲走过去将陆漫漫手上的手枪拿了过来,然后对着她说,“莫太太,你忘了上膛了。”

“什么东西?”陆漫漫一脸诧异。

秦傲也没多解释。

反正,刚刚那一秒让保镖分心,他正好速战速决。

陆漫漫也没再多说,直白道,“现在翟安到了别墅,趁着秦正箫不在就我们来了,我们现在去阿离的房间找他。”

秦傲点头。

秦傲先走出自己的房间,探头。

然后才招手让陆漫漫跟着他的脚步。

两个人很快抵达莫远离的卧室。

此刻。

莫远离的卧室内,那个贴身保镖也这么倒在了地上,晕死了过去。

陆漫漫就看着翟安在换子弹,交了一把给莫远离。

莫远离拿着手枪的模样,还算熟悉。

翟安看着陆漫漫和秦傲过来,再次给了秦傲一把手枪,说道,“现在我们要下楼,然后离开。我保护二表哥,秦傲你保护漫漫。现在走廊外还有个保镖,我先出去解决了他,然后你们跟着我下楼,楼下大厅是三个,我会去偷袭他们,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秦傲你协助我,二表哥和漫漫在一边注意隐藏,保护好自己。按照现在别墅里面的人数,不出意外,我们逃生会很快,而我们也不能耽搁了时间,我们安全了,大表哥还要在外面,杀了秦正箫。”

翟安一字一句说着,表现出来的是惊人的冷静。

陆漫漫一直以为,和她一起长大的翟安,就应该和她一样,面对这样的环境时会有所惊慌失措,至少会不适应,她现在才知道,大概古歆那笨妞也想象不到,翟安拿着手枪的时候,这般的自若而冷漠。

所有人点了点头。

翟安给了个眼神让他们注意躲避,然后打开了莫远离的卧室房门,探头去看走廊上的那个黑色保镖。

保镖端着白开水,敲陆漫漫的房门。

敲了两声,里面没有回应。

似乎是犹豫了一秒,还是推门而进。

进去之后,翟安立刻就追了上去,动作很快,有时候就跟一阵风一样,陆漫漫惊呆。

而就在翟安跟着追上去后不到2分钟,翟安就似乎是将人解决完了,走了出来,出来的时候,还换上了保镖穿着的黑色西装,伪装成黑色西装的模样。

他给他们比了比手势,让他们跟着他往下。

翟安一步一步,小心谨慎的走在前面。

他让他们在二楼楼梯口走廊隐蔽处等他,他先一个人下去,动作很轻。

而他因为穿着保镖的职业套服,所以在如此有些昏暗的大厅,一时半会儿也是注意不到他的异样,他就这么一步一步下楼。

楼下的三个保镖往翟安身上看了一眼,然后说道,“你下来做什么?”

刚刚才有人下来倒了开水,这次又下来。

都化了责任区,今晚上因为老大不在,就都怠慢了?!

翟安没有回答,而是一步一步往大厅中开口说话那个人走去。

那个人蹙眉看着翟安。

他们这群人是临时组合的,所以彼此对彼此并不太熟悉,秦正箫是一个疑心又谨慎的人,怕被人钻了空子,所以每次启用的特级保镖都是几个团队组合而成,避免万一有个团队是别人为他“精心”培养的,这样至少,不会将所有的筹码压在一个地方,也就给自己增加了安全系数。

“你怎么看上去有些面生。”虽说是临时组合,但这几天下来,多少还是有个照面的,看着翟安陌生得好像没什么印象的脸,分明是有些奇怪的,今天有没有新人到。

这么一想,正在诧异之时。

翟安突然拿起自己的手枪,对准了他的额头。

男人猛地一下惊慌了。

其他两个保镖也一下反应了过来。

根本是没有半点犹豫的,一个人就突然朝翟安开了枪,也不管翟安是不是对着他的同伴。

翟安身体一转,猛地将那个他指着头的人,挡在了自己面前。

那枚子弹穿透了男人的额头。

就在翟安面前倒下。

倒下的一瞬间,翟安一个疾步,一脚狠狠的踢向了那个开枪的男人,而秦傲,也突然从楼上抽了下来,直接是腾空跳了下来,奔向了另外一个保镖,两个人都占领着上风。

翟安一枪过去。

面前的男人倒在了地上。

秦傲也杀了阻挡他的保镖。

翟安给了个眼神给秦傲,自己走向大门口,观察着别墅门口巡逻的三个人,一直审视着,让秦傲带莫远离和陆漫漫下来。

还剩下三个。

逃命应该不是难题了。

他一边看着秦傲急忙忙的带着莫远离和陆漫漫离开,一边观察着外面的动向。

外面三个人隔得有些远,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动静。

翟安看他们已经安全的离开的大厅。

转身,跟着追了上去。

厨房入口处。

秦傲在搬动着厨房的暗道入口,翟安一直警惕的看着大门口的方向,随时预防会有意外发生。

入口大门打开,秦傲开口道,“莫先生你先进去。”

所有人都知道,此刻最需要保护的就是莫远离。

到这个时候,莫远离也不推脱,他起身,撑着那个洞口,往下跳。刚下去,就突然听到了一阵枪声。

翟安连忙下令了一声,“秦傲锁门!”

秦傲猛地将带着密码的铁门拉了过来。

莫远离就这么被隔离开了,他不知道刚刚那一秒发生了什么,而他安全了。

他看着头顶上的铁门,听着突然有的一丝响动。

咬牙,他往暗道外走去!

他知道,如果此刻不离开,有可能,他会死在这里,就如翟安和陆漫漫一样,有可能会死在别墅。

……

秦正箫轿车开到了山下。

他听到有人说,说跟丢了莫修远。

他眼眸一紧。

跟丢了。

跟丢了?!

他蹙眉。

他拿起电话,给南明启拨打,那边接通,“秦先生你到了吗?”

“我今晚不来了。”秦正箫突然当机立断。

“但是他们都在等你。”南明启说,“总不能让他们白走一趟,现在大家本来就比较不太信任你,你到这个时候了打退堂鼓,不太好吧,我都不敢保证,是不是他们会忠诚于你!”

“是吗?”秦正箫眼眸一紧。

“是,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出面一下,哪怕只有2分钟。而且今晚上你说的8点半,所有人都已经等到了10点多了,满肚子怨气不说,你说不来就不来,你让我怎么给他们解释,怎么给他们一个交代!”南明启说,分明是带着一丝情绪。

越是这个时候,秦正箫越是觉得,事情不会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他说,“那你再等我一会儿,一会儿就到!”

“嗯,我们等着你,今晚无论如何你都要来一下。我保证你的绝对安全,只要你到了我的地盘,你就绝对不会发生危险!”南明启补充。

秦正箫点头,应了声,“嗯。”

挂断电话那一刻,却突然开口道,“回去!”

开车的保镖一惊。

“回去!”秦正箫下令。

打电话那一刻,如果南明启没有极力让他出面他还不会有所怀疑,现在这一刻,反而觉得事情蹊跷得很,不管是不是会发生什么,但越是急切的让他要出面,他越是觉得,安全系数不够高。

在危险面前,他当然会先选择绝对安全。

他此刻反而有些觉得,这是一个局。

而这个局,是莫修远下的一盘棋。

故意引他出来。

故意引他出来,杀了他?!

如果猜测是对的,所以此刻断然不能出面!

如果猜测是错的,观察一下,也没有什么不好。

他做事情,绝对不会冲动行事。

他让保镖把车开快了些。

秦正箫的小轿车快速的停靠在了庄园别墅,比他下山的时候,明显快了很多。

他打开车门,下车。

后面的6个保镖跟着他的脚步,门口还有3个,对他鞠躬。

似乎也是不明白,为什么刚出门不久,又突然回来了!

他大步走进大厅。

一走进大厅,看着地上躺着的三个保镖。

整个人猛地一下,瞬间脸色剧变。

“你们两个上去看看人还在不在,其他人赶紧来找找!”秦正箫吩咐。

所有人立马执行。

然后全部散开。

去楼上的两个人快速的上去快速的下来,报告,“秦先生,巴泽尔和陆小姐都不在,楼上三个保镖全部倒在了地上!”

秦正箫脸色变得彻底。

刚刚从他离开到他回来,时间并不长。

他来这栋别墅的时候就知道,这里只有唯一一条下山的路,而他回来的路途中,根本就没有看到他们的身影,何况,大门口的三个保镖还安全无恙。

也就是说,这里面有条暗道。

他脸色紧绷冷血,大声呵斥,“到处搜!”

不可能这么快。

他来回时间很短。

按照现在悲伤的伤亡情况,来救人的一定不多,否则可以让整个别墅的所有保镖全军覆没,明显并没有这样做,就意味着,他们因为人手不多,不想浪费时间。

一个保镖突然从一个房门出来,“秦先生,厨房有异动!”

话音刚落。

秦正箫就已经大步走了过去。

速度很快。

厨房此刻还是黑暗的,一进去就能够看到一个微弱的灯光,在地上。

而那一刻,秦正箫突然让人开了一枪。

伴随着枪声,翟安命令道,“秦傲锁门!”

与此同时,厨房的灯大亮。

翟安举着手枪,对着秦正傲,以及秦正傲身边,那9个保镖,9个保镖全部拿着重型武器,对准了现在还没有来得及离开的他们三人,陆漫漫,翟安和秦傲。

秦正箫看了看现在的情况,刚刚那一枪应该是打在了厨房的餐具上,所以响起了剧烈的声音。

他眼眸往下,看着那个黑色铁门,看着铁门被人关了过来,嘴角冷漠一笑,“谁先走了?”

没有人说话。

秦正箫的眼神看着他们,一个陌生人,一个陆漫漫,一个秦傲。

所以,是巴泽尔走了。

嗯,走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也无妨。

他说,“我劝你们别动,枪口不认人,我总不能什么都没有审问出来,就杀了你们!”

所以今天这一切果是个局。

如果不是他突然谨慎了那么一秒,突然想回来看看情况再观察一下局面,陆漫漫就会消失在自己面前了。

他冷笑着。

是莫修远设的?!

他刚回来的时候不觉得是莫修远的在搞鬼,就算莫修远今晚举动有些异常,他也并不觉得莫修远有那个能耐真的能够很快动摇了南明启,所以刚开始他还以为是统帅在暗中使坏,他还以为是自己假死的事情被统帅知道了,才会引他出门杀了他。但是现在,别墅出现了这种事情,明显是来营救陆漫漫的,会救陆漫漫的人,除了莫修远,就没有其他谁了!

很好莫修远!

倒是真的让我对你刮目相看!

连南明启都能够买通。

着确实是他没有没有想到的。

毕竟,他的身份还不至于让南明启,正眼相看。

他阴森的一张脸上,闪过一丝爆红的血丝。

他一字一句狠狠的说道,“带出来!”

转身,大步离开。

9个保镖一直虎视眈眈的用手枪对着他们。

翟安秦傲和陆漫漫,都不敢轻举妄动。

谁都知道,这个时候谁动,谁死。

三个保镖分别上前,专业的将翟安和秦傲手上的手枪取走人,然后搜身,确信没有了任何威胁之后,才押着他们,从厨房隔离开,到了大厅。

大厅内,秦正箫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

翟安陆漫漫和秦傲三个人分别被一个保镖指着后脑勺,站在秦正箫的面前。

秦正箫眼神放在了陆漫漫的身上,上下打量。

他突然开口,声音何其的冷漠,“这个时候不应该害怕吗?还是在伪装?”

“我怕就能逃过一命吗?”

“不。你确实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我让你安分守己的!”秦正箫说,一字一句入地狱般冷血的声音说道,“你总是不听我话,会让我忍不住想要杀了你!”

“那你杀了我吧!”陆漫漫直言,“反正落在你手上也活不了!”

“你在激将我?!可惜我这个人最不喜欢被人逼迫了。”秦正箫站起来,站起来,站到了陆漫漫的面前,他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冷静的一张脸,“是不是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是这样,让人看不出来情绪?”

他对视着她的眼眸,狠狠的问她。

陆漫漫眼眸微转,不去看他。

反正,莫远离离开了。

莫远离离开了,莫修远就不会再有所担心了。

而她和孩子,听天由命吧。

“陆漫漫,我一直很好奇,莫修远怎么会知道我的落脚点在这里?!嗯?怎么知道的?你有通风报信?可是,你用什么通风报信,你身上装有什么定位器?怎么可能,我早就给你做过电子仪器检查了!”秦正箫一边说,又一边否定了自己的猜疑。

“我不知道,但是莫修远的聪明,你难以想象。”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我比莫修远笨了?!”

“不见得聪明。”

“果然很伶牙俐齿的一张嘴,只是这张嘴的滋味……”秦正箫突然狠狠的掐着陆漫漫的下巴,一个吻猛地印了先去。

陆漫漫一怔。

想要反抗,又因为后脑勺的那把冰冷的手枪而不敢妄动。

秦正箫的吻和那晚上轻描淡写的吻不一样,根本就是粗鲁又疯狂,似乎是故意带着惩罚,狠狠的在她的唇瓣上撕咬,她甚至感觉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从疼痛的唇瓣上蔓延开来。

身边的翟安脸色紧绷,拳头紧捏。

因为现在被桎梏,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正箫如此侵犯陆漫漫。

看着陆漫漫紧捏着拳头,在不停的忍耐。

所以。

他真的猜得没错。

秦正箫之所以带上陆漫漫一起,只是因为,对陆漫漫的喜欢。

男人对女人的喜欢。

吻了很久。

秦正箫意犹未尽的放开了陆漫漫,看着她恶心的脸色,看着她紧绷的神情。

他手指擦了擦她带着血渍的唇角,“果然味道很好。”

“秦正箫你真的是个疯子!”

“亲吻自己喜欢的人,哪里疯了?这叫荷尔蒙分泌,情不自禁。”秦正箫说,嘴角还舔了舔,似乎是在回味。

而这样的举动,真的让陆漫漫恨不得杀了他。

“我吻了你一下,你就生不如死了,要我现在强奸了你,你会不会真的选择自杀?!”秦正箫问她,狠狠的一字一句!

“秦正箫你别让我看不起你!”

“其实,这一切你要怪就怪莫修远吧,如果他不搞这么多事情出来,我也不会报复在你的身上。陆漫漫你知道吗?莫修远根本就不管你的生死了,你何必还为他留着他的孩子,留着你的身体!而我现在这么做,也只是为了让你摆脱那个,冷血的男人!”话音落,秦正箫突然将陆漫漫外衣脱掉了。

脱掉了,直接掉在了地上。

陆漫漫身体惊吓。

“听说,4个多月的肚子,其实上床是可以的,只要不太激烈!”秦正箫说,眼神就这么看着她极具变化的慕言个,看着她整个人警惕到甚至是惊恐的模样。

他又说,“也就是说,如果我激烈点,孩子就能掉了。”

“秦正箫!”陆漫漫狠狠的叫着他!

“我想过了,我不杀你。我杀了莫修远的孩子就行!而我可以保证,莫修远在不出半个小时的时间,一定会想办法来这里杀了我!我不跑了,反正,现在跑哪儿也大势所趋,很有可能,你家莫修远还在三下埋伏我,我跑了,倒是中了他的圈套,倒不如,就让他付出点代价!让他亲眼看到,我怎么强奸他的女人,怎么让他的孩子,从你大腿间,血流成河……”

“你疯了吗?”陆漫漫身体往后退了一步。

秦正箫一把拉着她,强迫她在自己面前,不准离开半步。

“我没疯。我只是第一次对自己做的事情后悔了。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栽倒莫修远的身上,从来没有!从一开始,我找到莫修远帮我,就错了,我以为这个男人至少不至于能干到这个地步,我以为我就算死了,也是死在我爷爷统帅的手上,我想不到,我会落在莫修远的手上,你说,莫修远答应让你在我身边是不是就是为了降低我对他的防备,让我潜移默化的就觉得他不会背叛我。然后,在我思想开始有这么点想法的时候,他说让我假死避开统帅。假死,就给了他机会动摇我的人,趁着我不在,做些手脚。想来。莫修远还是在乎你的,至少,还知道将我引出去,让人来救你!”秦正箫手指放在陆漫漫挺着的肚子上,没有使劲,但那一刻已经让陆漫漫恐怖到,真个人都是崩溃的。

秦正箫说,“知道莫修远至少还在乎你,我总得给他点致命的教训。就算比起他的权利你和你的孩子都不算什么,总得隔阂他一下,至少让他下半辈子,活得没这么安心,你说可好?!”

“秦正箫,报复莫修远的方式有很多种,你何必选择这么极端的事情。你不觉得恶心吗?强奸,孕妇!”陆漫漫说,在尽量让自己平静,“再说了,你不是说过,你死会拉着我一起吗?那个时候,还需要单独来杀了我孩子吗?我死了,我孩子能活得了吗?!”

秦正箫笑了笑,“别和我谈条件了。现在我最最最厌烦的就是条件。这一辈子,到这一刻,我不想去想也不想去计谋,我这辈子算计得太多了,每做一件事情都会去考虑它的后果和能都得到的最大效应,我够累了陆漫漫!”

陆漫漫咬唇,身体一直在发抖。

她就感觉到秦正箫的手,一直在她身体上抚摸,很暧昧的抚摸着。

而她,却不敢反抗。

“所以,我想做一件,不顾后果,不计得失,你不需要思考的事情。陆漫漫,人到最后要死的这一刻,就迫切的想要完成人生中最想要做的事情,比如,上你。”秦正箫撕开了陆漫漫的上衣。

陆漫漫看着他,死一般绝望隔得看着他。

秦正箫正准备撤掉她文胸的时候,突然停了停手,“算了。”

陆漫漫瞪大眼睛看着他。

以为,以为……

秦正箫邪恶一笑,“别对我抱有希望,我只是觉得,我享受了就行,何必让这么多人看你的裸体。”

所以,她将她的外衣又穿上了,还帮她扣了扣子,掩饰得很严密。

下一刻,直接将她抱在了一边的沙发上。

陆漫漫咬牙。

咬牙看着秦正箫异常的举动。

看着他突然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然后轻轻的搭在了陆漫漫的下身,双腿之间。

他说,“你别反抗别动作太大,我会小心翼翼尽量不让你曝光,但如果你质疑反抗,我的好心,也可以白费!”

“别动我不行吗?”陆漫漫问他。

“不行。”

“你动我,莫修远又能怎样,你让他后被子有点阴影,杀了我就行了,何必这样?!”陆漫漫问他,“你这样,折磨得到底是我,还是他?!”

“陆漫漫,你是不会懂一个男人的。有时候就这么杀了你,他最多内疚一下下,但如果先奸后杀还让你流产,我想应该不是一下下的事情,而且男人其实真的很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碰,这种滋味,我想我就算是想起你要是以后和莫修远上床,我也会忍不住杀人的。”秦正箫说,然后完全要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你恨我也没关系,但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我不得不提醒你,其实是莫修远!”

“你放开她!”翟安终究忍不下去了,他愤怒上前,大步往秦正箫的方向,扬起的拳头还没有打下去。

突然一枪。

一枪,狠狠的打在了翟安的后背上。

翟安整个人顿了顿。

秦正箫转头看着翟安,“虽然一直忽视你们,但这个时候你也应该安分守己的,都说了枪口不认人,你还这么冲动,如果你想死,也可以,你选一个你喜欢的人杀了你就行。何必这般冲动!你说是不是陆漫漫?”

“翟安。”陆漫漫看着翟安有些隐忍的脸色。

明知道上前一步,就可能会杀死。

还这样靠近她。

她喉咙微动。

“算了,当被狗咬了一口。”陆漫漫说,“反正这辈子,被狗咬也不是一次了!”

“有几次?”秦正箫突然很好奇。

陆漫漫冷笑着,没有说。

秦正箫就是喜欢陆漫漫这种,就算濒临崩溃的地步,也能够这么,这么傲气。

他隔着他的西装,在撤陆漫漫的裤子。

动作其实还算温柔。

所以不是特别快。

所以陆漫漫在他的手下,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

越来越苍白。

她想这辈子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总是会经历一下惨无人道的事情,上一世还死的不明不白的,这一世,至少什么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预料之中,会这么死去。

她咬牙,连眼睛都没有闭上,就这么看着秦正箫,看着他这个表态,会做怎样变态的事情!

秦正箫解开了她的裤子,手指在她的大腿之间,还没有将她的底裤撤掉。

他说,“陆漫漫,告诉我,你现在最恨的人是莫修远。”

陆漫漫很咬着嘴唇,就这么看着他。

“快说,你现在恨的是莫修远,恨他!”秦正箫的手,突然掐着她的大腿内侧。

那个地方会很痛。

会真的很痛。

陆漫漫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尖叫了一声,说,“对,我很恨莫修远,很恨他!”

秦正箫突然笑了。

他看着她苍白的脸色,看着她绝望的神情,“嗯,恨他就好。恨他,就不会爱他了!”

他眼眸一紧,猛地拉扯掉陆漫漫的底裤!

……

庄园别墅下。

埋伏的人一直在等待。

确信,秦正箫的车辆并没有经过。

而此刻,莫修远也已经赶到目的地。

按照时间,应该是早就来了。

就算秦正箫谨慎,在谨慎,现在也应该下山。

他捏着手机。

到此刻,翟安还没有给他信号。

不可能这么晚了,还没有得手。

莫修远脸色难看了一分,难道说,秦正箫突然改变了主意。

但是,南明启没有给他说秦正箫不会出现了。

他拿起电话,拨打,“南军司令长,秦正箫又给你最新打电话吗?”

“有。才一会儿,打通电话突然说不来了,不过我劝了两句,也带着些威胁,他答应会出现,不过他这个人谨慎,可能还得等一会儿。”那边直白。

莫修远此刻却不淡定了。

秦正箫打电话,明显是在试探。

试探是否有什么蹊跷。

南明启如此威胁秦正箫去他的地方,不是让多疑的秦正箫,不是让秦正箫,打道回府,静观其变吗?!

莫修远猛地挂断了电话,当机立断的拨打,“你让你的人跟着我,我们直接上山,不能等了!”

“是,我马上通知!”

莫修远开车,迅速往上。

果然,秦正箫确实狡猾。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都到了这一步了,居然会突然反应过来,居然会突然回去。

回去,是不是正好会撞见翟安。

撞见翟安,会怎样?!

他捏着方向盘的手,都在发抖。

第一次,恐惧的感觉来得如此的,史无前例!

……

别墅中。

秦正箫拉扯掉陆漫漫的底裤。

陆漫漫咬牙。

咬牙,突然感觉到下体一阵清凉。

因为盖着秦正箫的西装,其他人其实是看不到的。

秦正箫嘴角邪恶一笑。

笑着,开始解开自己的裤头。

翟安隐忍着,隐忍着看着面前的一幕一幕,后背上的子弹还一直在身体内,他那一刻也感觉不到疼痛了,他紧捏着拳头,终究拼命地往秦正箫的方向,刚起身,却看到一道更快的影子,看到秦傲不顾一切的扑了过去,狠狠的将秦正箫压在了地上。

耳边都是枪声。

练满不断的枪声,全部都打在了秦傲的身上。

全部全部。

秦傲全身都是血,全身都是血……

“秦傲,秦傲……”陆漫漫被枪声吓着,但更吓人是,秦傲身上,满身的子弹骷髅。

不需要的。

真的不需要的。

陆漫漫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她和秦傲,并没有多深的感情,真的不需要这么为她。

真的不需要。

她眼泪一直不停。

一直不停的。

秦傲动了动手指,大概是存留了最后一点气息,他说,“莫太太,你别怪莫先生……”

“哐!”又是一枪。

这一枪,是被秦傲推到在地上的秦正箫,从秦傲的头顶上,一枪打了下去。

“不!”陆漫漫惊叫。

那一刻,看到秦傲的血,崩裂得到处都是,甚至于,她的身上,也满身都是。

“秦正箫,你真是恶魔!”陆漫漫看着面前残忍的画面,看着秦傲已经不成形的头,看着他脸上,眼睛都没有闭上。

不。

不要这样……

陆漫漫真的崩溃了。

这一刻是真的受不了了。

秦正箫反而一脸自若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并不觉得自己刚刚的举动有任何吓人的地方,他拿起手枪,根本没有管陆漫漫崩溃的情绪,直接对着已经被人按下在地上的翟安,翟安剧烈的反抗,说明了他也很想杀了秦正箫,杀了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

秦正箫扣动扳机。

陆漫漫猛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不管自己已经裸露的下体,黑色西装就这么掉在了地上,她挡在秦正箫的面前,“秦正箫,你可以先杀了我,再杀他!”

秦正箫手指微动。

他低头,看着陆漫漫的下身。

陆漫漫的外套其实很长,面前更可以将裸露的臀部盖到一半。

他眼眸微动。

冷笑着将沙发上的衣服盖住了她的下面。

这一刻,反而陆漫漫不在意了。

真的不在意了。

她说,“不就是想要强奸我嘛,一个人有什么滋味,你放了翟安,我帮你让你爽个够!”

秦正箫身体似乎是僵硬了一下。

“你放了翟安,我陪你好好上床,怎么样都行!”陆漫漫说,“不是想要刺激莫修远吗?!我主动比你强迫,应该更让他难受,是不是?!”

秦正箫觉得陆漫漫的提议不错。

他看了一眼地上满眼红血丝毫不掩饰愤怒的男人,低声说道,“他不过就是一个外人而已,需要你这般护着!”

“他不是外人。”陆漫漫说,“是外人的人,只有你!”

秦正箫冷笑了一下,“虽然听着不是那么让人高兴,但至少,我还算特别。在你心目中,够特别就行了。所以……所以,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做?怎么和我做?!”

秦正箫阴冷的声音,在她耳边静静响起。

“漫漫,你不要……”翟安开口,声音暴怒。

“闭嘴!”陆漫漫突然大声吼着,她转头,转头看着翟安,“闭嘴翟安,求你了!”

翟安看到陆漫漫的眼眶红了。

很红。

那一刻,谁都不知道,陆漫漫心里的滋味。

翟安垂下眼眸。

从小和陆漫漫一起长大,从小一起长大,从来不知道,陆漫漫这般坚强,坚强到,他真的有些难受。

他被人桎梏在地上,狠狠的捏着拳头,强迫着让自己看着地板,不去看眼前即将发生的一幕又一幕。

陆漫漫此刻,到底……有多难受!

他觉得,已经不能用词语来形容,不能用量表来计算!

陆漫漫看着翟安。

看着翟安隐忍的模样。

看着翟安低下头,不去看她和秦正萧,即将发生的龌龊之事!

这是对她的尊重。

也是,对自己的强迫!

陆漫漫回头。

回头看着满脸邪恶的秦正萧。

秦正萧回视着她的视线,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明显。

他说,“陆漫漫,我真没想到你还这么的重情义!越发的觉得,你甚是对我胃口。”

“所以,就尝尝吧。”陆漫漫说得直白。

然后仰头,去亲吻他的唇。

她告诉自己,也就是违背自己遗愿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不称心如意,她就当这是,其中之一而已。

也许下一秒死了就什么都不知到了。

也许下一秒还能活着,活着,时间也能够冲淡一切。

她紧闭着眼睛,强迫着自己,主动加深了他们的亲吻。

别怕,你们怕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万更走起。

我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