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风云起(21)不远离,莫远离/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幽静的房间。

众目睽睽之下。

陆漫漫亲吻着秦正箫。

亲他。

有时候会觉得生不如死。

有时候还是想要坚持着活下去,就是没有理由的要眷恋着这个残酷的冰冷世界。

她继续亲吻。

眼泪从眼眶中不停,她控制不住。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真的不知道。

她手上搂抱着他的脖子,缓缓放开他。

秦正箫看着她满脸泪痕的模样,看着她就算是恨得要死,还是冷静的面对着他,做最最理智就算是对她最最恶心的事情。

心口,因为陆漫漫疼了一下。

好像不是一下。

他手指摸着陆漫漫的唇瓣,湿润的脸庞,就这么泪眼朦胧的看着他。

不哭,多好。

为什么一定要哭。

为什么一定要让他看到她如此脆弱的模样。

什么时候,她不都应该伪装得,什么都不在乎吗?就算全身都在发抖,还是可以伪装成,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他眼眸一紧。猛地将她再次放倒在沙发上。

两个人对视着彼此。

陆漫漫依然如此模样,眼泪不停,眼眸中毫无神采。

但她没有闭上眼睛。

就算认命了,也没有闭上眼睛,让自己稍微好受一点,她还是看着他,看着他在一点一点靠近自己的身体。

那一刻她真的突然有一股冲动。

以后。

以后,真的不要和搞政治的人沾上关系。

这些人,很残忍。

她真的已经做好了,被侵犯的准备,真的已经做好了,天崩地裂的滋味。

但是。

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阵枪声。

枪声很急,完全是扫射性的,在整个大厅中突然响起。

所有人一听到声音,猛地全部趴下了。

秦正箫那一刻当然也是如此。

根本没有来得及做任何事情,就突然趴了下去,迅速躲在了沙发之后。

反倒是陆漫漫,就她一个人,躺在沙发上。

本来现在应该很害怕的。

经过了这么多,现在似乎就怕不起来了。

大概是想着,人这一辈子也就如此了,再惊险的事情,也不过如此。

客厅中的枪声停了一会儿。

大概是子弹扫射完了。

陆漫漫那一刻是真的不想有什么反应的,如果此刻出现的是莫修远。

可是。

不是。

此刻出现的是莫远离。

因为枪声是从后方厨房处传来的,她想秦修远现在如果真的要围攻进来,应该会直接走正门,只有莫远离,只有他,会在此刻倒回来,而且,在这么快的事情。

她转头,真的看到了莫远离。

看到他手上拿着的重型武器,大概是捡的专业保镖的,此刻大厅中,明显少了1个保镖,应该是在厨房留守的,然后被莫远离干掉的。

莫远离将那个重型武器扔掉了之后,拿着手枪又开始一枪一枪。

枪声在整个客厅回荡。

陆漫漫那一刻真的很想喊莫远离走。

回来做什么?!

回来做什么。

可是她喊不出来了。

现在走,也不一定能够来得及。

她咬牙,提上在脚踝处的裤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她的身体在那一刻,突然被人猛地一下拉扯到了沙发之后,被秦正箫狠狠的桎梏住。

枪声变得没有那么急了。

在地上还有没有死的几个保镖,开始了反击。

莫远离应该在隐蔽逃走。

耳边的枪声,来自不同的方向,不同。

“秦正箫,你杀了我吧。”陆漫漫说。

秦正箫手上拿着手枪,在冷笑。

“我想我你不杀我,我也会被自己给逼疯了。”陆漫漫一字一句。

“疯了也好,什么都不用想了。”秦正箫冷血的说。

陆漫漫狠狠的抱着自己的身体。

这一晚上够了。

本以为刚刚那一秒就应该会经历这个世界最残忍的事情,却没想到,也许对比着自己被强奸,莫远离的回来,更加让她,精神崩溃。

明知道这里面这么不安全,还要回来。

她是不是该骂莫远离蠢货!

“巴泽尔的举动倒是让人真的很意外,你说是不是陆漫漫?”秦正箫问她。

陆漫漫没有说话。

秦正箫脸色变得阴鸷了很多,他的手狠狠的伸向她的腹部,压在她腹部的手掌,在用力。

陆漫漫还是沉默。

“说,巴泽尔和你到底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回来救你?!”秦正箫狠狠的问,手的力度在加大。

陆漫漫咬牙。

就是,一言不发。

“这是你逼我的陆漫漫!”秦正箫眼神一冷,在下一秒,犹豫的下一秒,正打算用力。

“哐!”子弹,突然穿透了秦正箫的肩膀。

秦正箫一怔。

莫远离满身是血的模样,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他身上应该有很多伤吧。

他应该中枪了吧。

但是。

脸上都会血,而他此刻却这么大摇大摆的站到了他们的面前,举起手抢,打中了秦正箫。

秦正箫身体微动。

那一瞬间手枪猛地对准了莫远离。

“不!”陆漫漫身体一动,直接让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秦正箫的枪口。

秦正箫真的隐忍了一秒。

隐忍了一秒没有开枪。

与此同时,莫远离再次开枪,本来是对着秦正箫的头的,秦正箫眼疾手快的身体往后仰了一下,放下了陆漫漫,翻滚到了地上。

陆漫漫被弹了出去,离开他们一定的距离。

秦正箫躲在了另外的沙发后。

而陆漫漫此刻,倒是从沙发上暴露出来,才看到翟安也在混乱中,和两个专业报表厮打了起来,一拳一脚,残忍凶狠。

大厅中又混乱了。

周围躺了好多尸体。

周围流了好多血。

陆漫漫看着莫远离就将目标放在了秦正箫的身上,他根本没有一般人的觉悟,直接就往沙发后过去,整个人就这么坦然的暴露着,整个脸上夹着着血渍,阴森无比。

“哐!”一枪,打在了莫远离的大腿上。

莫远离顿了一下。

还是上前。

“哐。”又是枪。

莫远离连脸色都没有动一下,一步一步走过去。

走过去。

他艰难的举着手枪。

艰难的举着手枪,对准着秦正箫的头。

两个人正面相对。

秦正箫的枪对准的是他的心脏。

同时的枪声。

枪声。

在大厅中,响了起来。

陆漫漫紧搂着自己的身体。

够了。

这一切就结束了。

陆漫漫反倒是没有哭了。

反倒是,哭不出来了。

她只是看到莫远离倒在了地上。

看到秦正箫也倒在了地上。

莫远离在笑。

笑得很灿烂。

尽管脸上都是血,尽管,口里面还忍不住的一直吐着血腥泡沫。

秦正箫躺在地上,木讷的看着天花板。

子弹穿过了他的额头。

他眼眸微转。

额头上的血流入了他的眼眶中,他就这么一片血红的看着那边的陆漫漫。

真的很想杀了她让他陪着自己。

可惜。

做不到了。

他没有力气,没有力气再拿起枪。

他就这么看着陆漫漫,看着她爬向了他们。

他多喜欢,她是来自己身边。

但是没有……

她去了巴泽尔那里。

她蹲坐在他的身边。

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看着那个,血红一片的男人。

她说,“阿离。”

莫远离转眸,看着陆漫漫。

“你知不知道你很愚蠢。”

莫远离点头。

嗯。

是很愚蠢。

所以才会在走了之后,又回来了。

“你难道不知道,你死了意味着什么?”陆漫漫一字一句的问他。

“大嫂。”莫远离开口,声音很虚弱很虚弱,“其实,我并不喜欢现在的生活。”

陆漫漫笑了一下。

真的是很努力的在拉扯自己嘴角的笑容。

不喜欢,不喜欢。

可是你知道你的不喜欢,多少人为之付出了多少代价吗?!

“我一直觉得我是没有心的,做任何事情,都只是因为要求,都只是麻木一般的在执行。耳边总是有人对我说,说莫家江山,说莫家人的江山!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什么是江山,而为什么我并不觉得一定会让我有什么开心的江山,要压在我的身上,要压在我哥的身上?我其实只是很想做一个平凡人,陪着我哥,看着我哥幸福就好。”莫远离说,说得很急,应该怕自己说不出来了。

说完之后,最里面又涌出了一口血,很狰狞的血。

“大嫂,让默默我哥的孩子吧。”莫远离说。

陆漫漫隐忍着,隐忍着,缓缓的拿起莫远离满手是血的手,放在了她凸起的肚子上。

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她还在的。

她能够感觉到,她安然无恙。

“能够保护你,保护我哥的孩子,这是我人生到最后这一刻,唯一觉得,我做了一件,我想要做的事情。等到了下辈子,下辈子,我也会好好的,用真心去爱一个人。”莫远离说,“就跟,你和我哥一样。”

陆漫漫低垂着头。

她蹲坐在地上。

说不出来一个字。

她只能够感觉到,莫远离艰难的在她肚子上抚摸着,抚摸着,她甚至能够看到,他嘴角的笑,那么释然。

而此刻。

大厅内中多了一些脚步声。

很急促,很急促的声音。

陆漫漫没有转头。

她想,终于,到这个时候,莫修远赶到了。

莫修远走进大厅的脚,突然停顿了一秒。

一片狼藉不堪。

整个大厅,地上躺着都是人。

唯一坐着的,只有陆漫漫。

她蹲坐在那里,脸色空洞,身上都是血,感觉到来人,却没有半点动静。

而她身边,躺着的是阿离。

阿离的手,放在陆漫漫的肚子上。

阿离身上也都是血。

他大步的冲了过去。

陆漫漫似乎是抬头看了他一眼。

看了莫修远一眼。

莫修远的眼神,放在了莫远离的身上。

莫远离也将视线放在了莫修远的脸上。

莫修远表情真的很吓人。

陆漫漫从来没有见过莫修远,这般的……无法形容。

就好像,整个人突然抽空了一般。

她想,对于莫修远这样的人,应该第一时间就会注意到,莫远离身上的枪伤很多,很多,还都是致命的地方。

“哥。”莫远离叫他。

“嗯。”

“哥。”莫远离说,“你别哭。”

莫修远没哭。

只是,比哭更恐怖。

“我还好。就是快死了。”莫远离说,“最后能够等到你来,真好。”

“阿离。”

“哥,你还记得我小时候最喜欢做什么吗?”莫远离问他。

他笑着,不知道自己此刻的笑容,其实很狰狞。

“哥,你背背我吧。”莫远离看着他,一字一句,“我很想趴在你的肩膀上,我总会怀恋小的时候,你背着我,一圈一圈在家里面走的场景,当时爸妈都还在……”

口里面,已经开始不停的呕血。

不停。

身体,都在抖动了。

莫修远将莫远离从地上背了起来。

莫远离靠在他的肩膀上。

他说,“你背着我走走。”

莫修远背着莫远离,两个人的身影,离开了别墅大厅。

离开了都是尸体的地方。

外面一片冷清。

外面,风景正好,夜色正当时。

莫远离说,“哥,大嫂很勇敢,她为了你牺牲了很多。”

莫修远喉咙微动。

“这辈子你可以辜负了江山,辜负了所有人,但是不能辜负了她。”

莫修远背着莫远离,感觉到他还有的温热气息,在他的肩膀上。

“哥……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阿离。”莫修远叫他,声音很轻。

整个空旷的草坪上,只有他细微而压抑的声音……

而,那一刻,再也听不到任何回音。

他想起小时候,他们妈妈在他们耳边用温柔的嗓音喃喃着。

她说,“莫修远,莫远离就是……不修远,不远离的意思……”

莫远离,就是不远离……

……

大厅内。

翟安从尸体中起来,最后弄死的那个保镖,让他精神在那一刻,完全投资。

所以,他昏死了一会儿。

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满大厅的人,他猜想应该是大表哥来了。

而此刻,大厅中大表哥和二表哥都不在。

留下了陆漫漫一个人。

一个人,孤独的坐在那里。

他走过,扶起陆漫漫。

陆漫漫转头看着他。

翟安还没有死吧。

尽管此刻血色很差,尽管此刻,看上去很虚弱。

“我很好。”翟安说,嘴唇都已经发白了。

“但是莫远离死了。”陆漫漫看着翟安,说得清楚。

翟安似乎也隐忍了一秒,隐忍着,看着大厅外的方向。

“生死有命,这是他的选择。”翟安在安慰她。

其实,心里应该并不比陆漫漫能够接受。

陆漫漫整个身体,突然靠近了翟安,靠在他的胸膛上。

她一直一直在找一个安心的胸膛。

她以为会有的胸膛,就算是死了,应该也会紧紧的被他楼抱在怀里,现在大概是再也不可能了。

她就这么静静的靠在他的肩膀上。

周围都变得很静。

此刻很多人站在大厅,看着他们。

看着他们满身是血。

满身狼狈。

不知道多久。

陆漫漫睡了过去。

睡了。

在今晚的耗尽精力后,靠在翟安的身上,睡得很不安稳。

翟安看着陆漫漫。

看着这个女人,安静而坚强的模样。

如果,如果因为这件事情,大表哥辜负了陆漫漫……

会辜负吗?

他转头,看着大表哥从外面走了进来。

身上有些被二表哥染上的血渍,脸上毫无表情,二表哥也没有被他带回来。

莫修远的脚步停在了陆漫漫的面前。

翟安看着他。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的脸色,看着她身上的血,他蹲下来,横抱起她。

翟安抿唇。

莫修远起身,大步往别墅大厅外走去。

翟安跟上了脚步。

今晚上发生了太多太多。

多到,应该不是谁可以再负荷!

一辆轿车,由他自己开着。

他将陆漫漫放在了后座,翟安坐在副驾驶室。

其实。

从莫修远抱起她那一刻开始,她就醒了。

只因为不知道能说什么,所以只有沉默。

漆黑的夜晚,周围安静到,让人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死寂的!

车子不知道开了多久。

最后,停到了个小区内。

莫修远打开后驾驶的门,将陆漫漫依然抱起。

翟安依然跟着他的脚步。

莫修远抱着陆漫漫,走进了一间公寓。

应该是莫修远,下榻的公寓。

公寓里面,似乎还有他熟悉的味道。

他将陆漫漫放在了他的床上,然后转身,拿起电话拨打,“帮我订今晚或者明早最早的飞机去文城,两张。”

挂断电话,又拨打,“肖尘,你到我公寓来。”

然后。

他放下电话,回头,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也这么看着他。

他似乎是停留了一秒,离开了。

离开了,走出了卧室,一句话都没有说。

彼此,一句话都没有。

陆漫漫低垂着眼眸。

莫修远能这样,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

她不知道他冷血的那张隐藏脸颊下,都经历着怎样的,悲欢离合。

卧室外。

她隐约听到莫修远在和翟安交代一些事情。

而后,大门打开,莫修远离开了。

离开后不就,肖尘来了。

一直在帝都随时听候差遣。

此刻,在帮翟安处理伤口。

陆漫漫靠在大床上。

她眼眸就这么望着窗外的天空,看着窗外的黑夜一片宁静。

好久。

翟安似乎是将伤口处理好了,他走进来,看着她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并没有睡觉,他有些低沉的嗓音说道,“漫漫,你睡会儿,明天一早,我们的飞机。”

我们。

大概是不包括莫修远的。

“你身体怎么样?”陆漫漫问他。

“没大事儿。”

“那你也早点睡吧。”

翟安似乎是有些话想要说,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感情的事情,两个人的事情,所以,不应该有外人来,指手画脚。

……

第二天一早。

陆漫漫就和翟安离开了帝都。

坐的最早的一班飞机。

而整个夜晚到他们离开的时候,莫修远都没有出现过。

陆漫漫坐在回文城的飞机上。

第一次觉得,恍若隔世。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昨晚上一个晚上的脑海血腥,是不是在文城这个地方,会得到释然。

2个多小时。

她下了飞机。

来接机的是王忠。

因为没有了秦傲。

所以,王忠开车来接的她。

看着王忠那一刻。

陆漫漫鼻子一酸。

原来。

不是已经麻木到没有情绪,而是,还没有让情绪,发泄出来。

翟安看着陆漫漫的模样,先坐着王忠的车,陪着陆漫漫回到莫修远的别墅。

别墅还是那个别墅。

一切,却物是人非。

莫璃看着陆漫漫回来,非常心急的左右看了看,“我哥呢?”

陆漫漫直接上了楼。

莫璃觉得陆漫漫这女人真心太冷漠了。

有什么了不起吗?!

翟安也这么看着陆漫漫的背影,好久,他对着王忠说道,“给她多补补身体。”

“是。”王忠点头。

翟安离开了别墅。

开着莫修远的一辆车,离开的。

他后背上有颗子弹,取了出来,身体上有些皮外伤,能够从那样的环境中走出来,应该是大幸了。

他看着前面120秒的红绿灯,拿起电话。

那边接通,“翟安?”

“如果你不忙,可以来陪陪漫漫。”

“嗯?”古歆蹙眉,今儿个翟安也是撞邪了。

“她很不好。”

说完,挂断了电话。

是。

她很不好。

所有人都知道,她很不好。

但是莫修远没有安慰。

没有陪伴。

甚至没有……任何表情。

好吧。

宅要二更的。

但是宅不敢要月票了。

捂泪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