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江山易改(2)江山,何解?/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修远的号码,就这么显示在陆漫漫新买手机的屏幕上。

所有人似乎都不自觉得看着她。

陆漫漫起身,拿起电话走向一边。

保镖退下。

其他人就这么看着陆漫漫的背影。

陆漫漫将电话接通,“喂。”

“你找我。”那边传来莫修远低沉暗哑的嗓音,和平时的声音不同,明显带着嘶哑,不知道是不是疲劳过度,亦或者,伤心欲绝的后遗症。

“你忙吗?”陆漫漫反问。

“嗯。”

“那等你忙过了再说。”

那边似乎是沉默了一会儿。

有时候反而觉得,两个人现在真的无话可说。

陆漫漫准备挂断电话,那边开口道,“阿离的死,和你无关。”

捏着手机的手。

紧了一下。

“忙完了,我就会回来。”说完,那边先把电话挂断了。

她拿着手机的手,缓缓的放下。

面前是一片落地窗,窗外是后花园,没有帝都莫远离的广阔,但也一片清新自然。

她缓缓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这一刻,似乎还能够感觉到莫远离用不太灵活的手,抚摸着她的肚子。

她嘴角拉出一抹惨淡的笑容。

总有一天,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会画上一个深深的句号。

而她,在等这一天的到来!

她回到沙发上。

何秀雯看着陆漫漫的表情,“谁给你打过来的?”

“莫修远。”

“他要回来了吗?”

“还早。”

“就留你一个人在这里?”何秀雯其实是有些不开心的,平时就算了,现在漫漫肚子都这么大了,还让她一个人在家,万一有点什么,怎么办?!

“阿姨,还有外面不亚于50个人的保镖,你进来的时候看到了吧。”古歆插嘴。

这货,总是很二。

何秀雯脸色更不好了,“我就说,别墅里面这么多人做什么,刚走进来以为走错地方了。莫修远干嘛叫这么多人在这里,他是得罪了谁吗?”

一想到这里,一阵心惊。

“妈,别多想了,莫修远只是不放心而已。”

“不放心,也不用这么大架势。”何秀雯自然是不能理解,她说,“好了,我也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里,你收拾东西,跟妈回去,妈也不是让你一辈子住我那儿,等莫修远回来了,我再送你回来。”

“不用了妈,我就住这里。”陆漫漫拒绝。

古歆又想插嘴。

陆漫漫一个眼神过去。

古歆嘟嘴,保持沉默。

她其实就是想说,陆漫漫想跟着你走,这一屋子的保镖还不允许呢!

“漫漫,你别这么固执,妈也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陆漫漫主动拉起何秀雯的手,“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我已经是成年人了,也结婚了,很多事情,希望自己可以做主。妈,你要相信我,我可以让自己活得很好。”

“哎。”何秀雯叹了口气。

从小到大,她就没有强迫过漫漫做任何事情。

一向都知道她能将自己的事情处理得妥妥当当的。

“别叹气了,晚上爸也会过来吧,我让王忠多加几个菜。”陆漫漫笑着,将话题转移了。

“嗯,我给你爸打电话了,让他下班就过来。”

“爸这段时间身体还好吧。”

“还好,不过人老了,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你让爸好好保住自己的身体,等我生完孩子,就去帮他打理公司。”

“这些事儿别急,你先好好养胎生孩子重要,工作上的事情,先交给你爸处理。”

“嗯。”

客厅中,何秀雯和陆漫漫一直聊着天。

何秀雯问着孩子的情况,又交代着陆漫漫一些注意事项。

古歆其实是有些羡慕的。

以前很小的时候吧,自从她妈去世之后,每次去漫漫家住的时候,都特别羡慕漫漫有一个这么好的妈妈,嘘寒问暖,无微不至。这种滋味,真的是有妈的孩子体会不到的。

她陪着客厅坐了好久,偶尔也会插上两句。

其实陆漫漫的妈妈对她也挺好,跟亲女儿似的,只要她去漫漫家,好吃的好喝的,都给她,她还老闯祸,每次都连累漫漫,但漫漫的妈妈从来不责备她,也从来不让漫漫不和她玩,反而受委屈,还会安慰她。

眼睛突然有些涩。

缺母爱的孩子,就是这般脆弱。

她吸了吸鼻子,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接通。

传来那边热情的声音,“古小姐,找到一个八字和你爸很合的,就是年龄稍微小了点,但绝对是你要求的,你看要不要安排你爸和她见见面?”

“多大?”

“28。”那边说。

“我滴个去,这也太年轻了吧,比我就大了不到5岁。我爸不杀了我啊!”

“但人挺成熟的,各方面条件都很好。大概是经历过情商吧,说年龄大点,也可以考虑。”

“你给她说我爸快50了吗?”古歆突然很想知道。

“不还有两年才50嘛。我就说了40多岁,她说那可以见见。”

41岁也是40多岁。

这49岁也是40多岁。

这是一个概念吗?!

做营销的,就是爱偷换概念。

她皱了皱鼻子,“你先把照片发给我,我看看考虑一下。”

“这就发你手机上,古小姐你要是觉得可以,早点给我说一声,我好安排。”

“嗯,知道了。”

古歆将电话挂断,很快收到了对方的传来的照片。

看上去长得还挺好的,清清秀秀的。

她将照片拿过去给漫漫看,“漫漫,你说这女的如何啊?”

陆漫漫刚刚也听到古歆打电话了,问道,“你爸的相亲对象?”

“会不会年轻了点?”古歆蹙眉,“其实我倒没什么,就我那爸,非得说找个老伴,其实你也看到我爸那气质那长相了,48岁看上去也就40出头,非要找个老的,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我看这女的其实也还行,不像是狐狸精。”

陆漫漫无语,“如果你觉得可以,就让他们见面看看情况吧。”

“怎么了,小歆,你给你爸找对象啊?”何秀雯也凑过来看了看,看着相片说道,“也太年轻了。你爸这么大把岁数,这太年轻的,怕是没办法过老。”

“那倒是。”古歆点头,觉得也有道理。

“不过,你爸这辈子也委屈在你身上了,你给他找个年轻点的漂亮点的,也是应该的。”何秀雯又开口道。

“真的吗?”古歆看着何秀雯,“你也觉得这是可以的?”

“我也不是那么古板。”何秀雯笑着,“你妈刚去世那会儿我也劝过你爸,但是你爸质疑不娶,我以为是念着你妈妈,后来你稍微大点了,你妈也去世好几年,再给他提起这事儿,他还是拒绝,说怕你接受不了。你爸对你是真的很好,你长大了,也该好好孝顺孝顺他。”

古歆点头。

是啊。

他爸在她身上付出了太多。

她说,“我也快结婚了,就这个月了,我结婚后毕竟就是别人家的女人了,不管我和我爸多亲,我爸应该都会有些难受的。所以我就想着给我爸找个伴儿,最好是在我结婚前就能让他们同居。”

何秀雯笑了一下。

古歆就是这么口无遮拦。

也就是这么直爽的性格,倒是让她对她从小就喜欢得很。

小时候调皮老是闯祸,有时候还连累漫漫,但每次看着这孩子委屈的表情就是没办法责备,反而想要对她再好点,现在不知不觉,也长大到,都快结婚了。

何秀雯笑了笑,“还是得听听你爸的意思。”

“我知道,要找也得找一个,他喜欢的。”古歆说道,“那啥,漫漫,你有阿姨陪着,我就先走了,我约个时间让我爸和这女的见一面,明天我没事儿再过来陪你。”

“你忙你的。”陆漫漫点头。

古歆摸了摸陆漫漫的肚子,走出大厅。

每每看到别墅中这么的巡逻的黑色保镖,古歆都觉得后背一凉,说不出的感受。

她走向大门口,走了好长一段路,才打了一辆出租车,坐上去,就开始打电话,“那个,你帮我安排一个时间,今晚上你看如何,我带我爸过来看看。你给人家说好了,我爸可是上了岁数的人,别让我爸自尊心受到伤害知道吗?”

“古小姐你放一百个心吧,我们做这行的,也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对了,你要看看她的简历吗?”

“不用了。反正我给你要求你也知道,只要不是妓女只要不是男女关系混乱只要不是在婚离婚有小孩的,就行。其他学历啊,家室啊,反正太好的也看不上我爸。”

“其实古先生在我们婚姻介绍所还是很吃香的。”

“知道你们会说话,定了时间给我说一声,我现在去给我爸做工作去了。”

“好的,拜拜。”

“拜拜。”

古歆挂断电话,捉摸着怎么给她爸说。

28岁。

古正英那老头子估计得气得暴跳起来。

其实也不怪她那么急,第一是她马上就要结婚了,她怕他爸一个人孤独。

第二是,那个八字是她好不容找叶半仙要的。

说和他爸能过一辈子。

这么捉摸着,车子到达目的地,古歆付款下车。

刚下车,就突然撞到了从另外一辆黑色轿车下来的翟安。

翟安?!

古歆怔了一秒。

卧槽,这个时候她来她家电视台做什么?!

翟安似乎也转头看到了古歆,看了一眼,带着身边的文妍,先进去了。

古歆瘪嘴。

见着未来大嫂招呼都不大一声?!

太没礼貌了。

她不爽的往大厅走去。

刚刚是自己走眼了吗?她似乎觉得翟安的脸色好像不是特别好。

管她什么事儿。

她走向电梯,直接走向了她爸的办公室。

习惯了不敲门了。

反正都是她爸。

所以推开房门就看到翟安又和文妍坐在他爸的办公椅前,真的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古歆顿了顿。

其他人都看到她了。

古正英问古歆,“有事儿吗?”

“你要忙多久?”

“一会儿,和翟安谈点赞助的事情。”

“那我先出去等你吧。”

“你过来一起听听,以后反正你也会接触。”

我不!

古歆觉得头顶上飘过无数草泥马。

她不情愿的走了过去,站在他爸旁边。

这么走进一看,翟安的脸色真的很不好,嘴唇都有些发白。

生病了还这么玩命,做給谁看啊?!

“翟安,你的意思是,你想在我们的节目中,增加你们产品的植入次数?”

“嗯,我和我爸商量过了,赞助费,可以根据你们节目的一个收益情况做适当的调整,目的是,能够互相受益。”

“我知道,但其实你们在的广告植入已经不少了,多了我怕观众反而反感,毕竟这还是一个综艺节目……”

“坚决不行!”古歆突然开口。

翟安和文妍看着古歆。

古歆也不在乎他们的视线,直白的说道,“这是综艺节目,又不是广告节目,都是你们的广告了,我们还做什么,倒不如拿一个半小时回来循环播你们的广告得了!观众也是有脾气的,我们能够想到嵌入的,都已经做到位了,你给多少钱都不行,爸,你也别考虑了,我也是从观众走过来的,广告这东西,多了真的会让人很反感。”

古歆虽然说得激动了点,但确实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植入广告的时候,其实就做过多人测试了,哪种方式的广告的植入最能够让观众接受,现在突然说要增加,确实是自己在砸自己的招牌。

古正英想了想,“翟安,回去告诉你爸,我也有我的难处。下次如果有机会,我们电视台还有其他优秀的节目,如果你们翟氏感兴趣,可以看看其他的,回头我让我秘书给你们一份我们会筹备的一些电视节目,你们可以回去评估一下。”

所以,就是拒绝了。

翟安其实也想到,但凡稍微懂点行情的人,都不会在这个时候,因为节目火了,就在这个节目上,压榨最大的剩余价值,更重要的还是持续发展。

他唯一没有想到的时候,古歆也能看得明白。

话语间虽然不专业,但至少,观点是对的。

他站起来,伸手,“既然古叔叔这么说,我也不好为难,回去我会好好给我爸汇报的,那就不打扰你了。我先告辞了。”

古正英握着翟安的手,笑着,“有的是机会合作。以后又是亲家了。”

翟安似乎是笑了一下,没什么情绪。

古歆心里嘀咕她爸,这么大把岁数了,还哪壶不开提哪壶。

“小歆你去送送他们。”

“不用了。”翟安说,“这次是冒昧打扰了。”

说着,就转头对着文妍低声温柔道,“给司机打给电话,在门口等我们。”

“嗯。”文妍微微一笑。

古歆就看着他们一前一后的离开。

“怎么了,是不是不舍了?”古正英看着自己女儿,故意说道。

“老头子你想多了。”古歆反驳,“我的个人问题我现在已经非常清楚明了甚至于马上就会开花结果了,现在你应该想想你自己吧,今晚上我给你安排了一场相亲,你别拒绝,我时间都给你约好了。”

“去去去,你安排的都去。”古正英反正也说不过他女儿,同意了。

“那啥,对方才……”古歆犹豫了一下。

算了不说了。

“你记得早点下班,打扮一下。别让自己穿得这么老气,买点休闲装穿啊,一天都穿西装,能不能有点活力。”古歆忍不住打击她爸的审美。

古正英无语。

古歆说了一通,才走出她爸的办公室。

走出办公室,看到翟安还站在不远处。

文妍却不在身边。

她诧异。

莫非翟安还在等谁。

她皱眉,往他身边走过。

“古歆。”翟安叫她。

古歆实在以为自己听错了,但还是转头看着他,在确认。

“你去见漫漫了吗?”

“去了。”所以果然是在和她说话。

“希望你这段时间都可以去陪陪她,莫修远有点忙,可能抽不出时间。”

“哦。”古歆点头,她倒是没什么意见。

反正她就喜欢和陆漫漫玩。

翟安转身欲走。

“翟安。”古歆上前两步。

翟安看着她。

“漫漫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今天去看她就觉得不太正常,她又不说。是不是莫修远有问题了?”

“没有你想的那些。”翟安很肯定,“只是两个人之间有点小矛盾,不过我相信只是时间问题。”

“是吗?”古歆嘟嘴,不明白。

“嗯。”翟安应了一声。

“话说,你脸色看上去好像不太好。”古歆看着他的模样。

翟安眼眸动了一下,“身体有些不适。”

“不舒服就是看医生吧。”古歆直白。

“我知道。”声音,其实是有些冷的。

“我也就是随口说说,反正你家文妍会提醒你了。”古歆拉出生疏的距离,“你慢走。”

翟安点头,离开。

古歆往另外一边走。

两个人背道而驰。

古歆脚步停了一下。

停了一下,听到电梯打开关过来的声音。

她深呼吸,大步往前。

翟安坐着电梯一路往下,坐上车。

文妍在车上等他,看着他坐进来,笑了一下,“刚刚去在等古歆?”

“有点事情和她说。”

“我一直以为你们两个发展到现在,该是老死不相往来的。”

“我们都是成年人。”翟安没什么情绪。

文妍转头,看着车窗外。

她其实真的有些嫉妒古歆。

她真的不知道,像她那种没心没肺的人,怎么会有这么两个男人爱着她。

翟安。

还有翟奕。

翟奕这么心狠手辣的人,也可以为了古歆,有所隐忍。

真的是,越想越不公平。

越想,越仇恨。

车子一路无言,到达翟氏大厦。

翟安下车。

其实文妍老早就发现翟安今天的身体情况,可是,她说能有什么用?!

她的提醒,他也不会听。

她跟着翟安的脚步走进电梯,翟安说,“文妍你先回办公室,我去找董事长。”

“嗯。”文妍点头。

电梯到达,文妍先出去。

翟安直接到了翟弘的办公室。

“怎么样?”翟弘问他。

“拒绝了。古叔叔在商场这么多年,怎么对自己有利,不是分辨不出来。”翟安说,“我会想起他办法。”

“翟安,你答应过我,我就指望你了。”翟弘说,“我们不应该一直屈就在现在的排名上。”

“嗯。”翟安点头。

“对了,你今天第一天回来,你妈让你去家里面找她。”

“好。我等会儿就去。”

“你脸色不好,要是不舒服早点回去休息。”翟弘说,“其实,你应该告诉我,明天来公司也不迟。”

“小毛病,过两天就好了。”翟安笑了笑。

“反正别逞强,要不然你妈可会怪我。”

“嗯。”翟安点头。

“去忙吧。”

“好。”

翟安起身离开,然后回到自己办公室。

他打开电脑,在观察古氏集团的股市情况。

古氏的股市他其实已经研究很久了。

因为这两天突然去帝都,他没时间看,他翻出来前两天的股市作对比,看上去出入不大,实际上,已经在开始暗藏凶机了。

他眼眸微转。

后背牵扯着枪伤口,是真的有些疼。

他让自己打起精神,在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来做。

下午提前一个小时下了班。

他去了别墅。

温情在别墅等他。

她应该是收到消息了。

关于莫远离的死。

温情拉着他直接上了楼,因为动作有些粗鲁,所以拉扯到了他的后背,他忍不住疼得“嗯”了一声。

温情看着他的模样,“你受伤了?”

“嗯,后背,枪伤。”

“我看看。”说着,温情让他躺在床上去。

分明有些血渍了。

温情蹙眉,“怎么不说,你爸还让你去上班了。”

“以前也受过伤,反正都能好。”翟安无所谓的笑了笑。

“你说你这种性格到底像谁。”温情有些无奈。

她下楼去拿了医药箱,上楼,帮他重新消毒包扎。

一边包扎一边说,“阿离去世了?”

“嗯。”翟安应着。

“阿修现在怎么样?”温情问他。

“不太好。”翟安直白,“但表哥很强大,我相信他。”

温情叹了口气。

他给翟安将身体包扎好了之后,久久都说不出一个字。

翟安将衣服放下来,起身看着她,看着她眼眶红透,眼泪都流了出来。

“妈。别哭了。”翟安开口道。

“我控制不住。”温情其实一直在隐忍。

忍了很久了。

接到那个消息的时候,翟弘在,她不敢表露出来,翟弘走了,她一个人在房间坐了很久,终究没哭,现在听到翟安说起阿修,死活都忍不住了。

“别哭了。也许对二表哥而言,也是一种解脱。”翟安拿了纸巾给她,“二表哥已经给我谈过几次了,他真的不喜欢现在的生活。他和大表哥不一样,大表哥年龄比他大,亲眼经历过看过的东西比他多,二表哥支撑自己的动力只是因为身边有人一直在提醒他,他不像大表哥那样,因为亲眼目睹,所以才会那般执着。”

“我知道。”温情说,声音有些哽咽,“可是不管如何,阿离是一条命啊,阿修保护了他这么多年,眼看临门一脚。我现在想起阿修就难受,我完全无法想象他现在的心情……你不知道,他对阿离有多好。”

翟安喉咙微动。

可是,这是二表哥自己的选择。

他在现场,他很清楚。

当时整个大厅突然响起枪声的时候,他就知道,二表哥的决定了。

他在混乱中,也在极力的帮二表哥。

终究,抵不过别人人多。

二表哥最后倒下那一秒,他看得很清楚。

他在笑。

人各有命。

追求也会不一样。

“算了,这也是命。以前大多数人都不喜欢阿离上位,是阿修一直在坚持,现在好了,所有内讧都没有了,阿修不得不上!”温情擦了擦了眼泪,无奈地说着。

是啊。

以后,就是大表哥了。

以后就是大表哥了,那漫漫呢?!

漫漫会接受,这样一个身份的大表哥吗?!

“翟安,这么多年,妈总算是等到了。”温情说,说着,眼泪又流了出来。

翟安安慰了一番。

安慰之后,没有留在家里吃饭,先走了。

其实,他因为年龄比二表哥更小,除了经历了残忍的训练之外,也没有经历过什么亲人离世,也没有经历过什么惨烈人生,所以也不太明白,他母亲,他表哥等来的到底是什么?!

江山吗?

所谓的江山。

可是江山,又应该何解?!

……

帝都。

庄园别墅。

叶恒是在第二天才逃脱于难,然后给莫修远打电话,他只说,到这里来。

到阿离的别墅来。

来的时候,别墅大厅还弥漫着血腥。

佣人们在做清洗。

他其实都有看到地上好多血渍。

他不知道昨晚这里经历了什么腥风血雨的一晚上,或许就上演了生死离别。

可此刻,就是一切都落寞了。

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他去别墅找了一圈,然后在偌大的草坪上,找到了莫修远。

他坐在草地上。

身边多了一个碑。

多了一个碑?!

叶恒大步跑了过去。

看着简陋的墓碑上,刻着“莫远离”三个字。

旁边不远处,还有一个,刻着的是“秦傲。”

所以说。

是莫远离和秦傲死了。

他看着莫修远,看着他此刻的模样。

他面无表情,就是这么仰望着太空,看着蓝天白云。

叶恒一屁股坐在莫修远身边,一向很会说话的他,此刻也说不出来一个字了。

他就这么陪着他。

然后看到满地的烟头,洒落了一地。

还看到,莫修远的双手,都是泥浆和血渍。

又是,徒手挖的吗?!

叶恒静静的陪着他,远远看着马厩处,原本有的两匹马,现在只剩下莫修远的那一匹了,而它有些孤独的在那里,眼神中的落寞显而易见,此般模样,恍惚就和莫修远此刻一样。

叶恒这么大个男人,终究还是没忍住哭了。

他想起以前叶半仙给他说阿修的事情,说他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亲人离世,到现在还能够这么勇敢的活下去真的很不简单。还说,阿修之所以能够一直坚持,是因为有阿离在。

现在阿离不在了。

现在,阿修又一次经历了亲人的离世。

这个世界上,他还剩下几个?

“叶恒。”莫修远突然开口,声音嘶哑无比。

“嗯。”倒是叶恒,声音有些哽咽。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唯一继承人了。”莫修远说。

“嗯。”叶恒点头。

阿离死了,就只有他了。

“走吧。”莫修远突然从地上站起来。

叶恒看着他的模样,“去哪里?”

“将莫家的江山,打下来。”莫修远说。

说完,就大步离开了。

叶恒连忙跟着追上去。

莫家的江山。

从此,莫家的江山,就全部都压在他身上了。

以前还有阿离可以帮他分担。

现在,就只有他了。

莫家,唯一剩下的他!

叶恒只知道,不管以前还是以后,不管莫修远什么身份,他都会誓死效忠。

知道你们心里的不开心。

小宅只有二更弥补了。

约晚上6点。

有没有发现,今天更新真的超级早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