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江山易改(5)江山已改。/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天的新闻,一直在点击上持续暴涨。

据说,那天的新闻点击率已经破了北夏国这么多年的记录,上网看电视人数已经达到了历史巅峰。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头一天才接受了秦家的负面,统帅的去世,秦正扬的继位。

第二天。

又爆出了惊人的消息。

一段一段匪夷所思的录音,挂在了北夏国的网站上,又是那样,不管怎么关闭,都是关闭不了的。

这次新闻的爆点不再是隐晦,而是直接的针对逝世的统帅以及,现在的秦家。

音频内容简单直白,统帅为了让秦正扬继位,找人去刺杀秦正箫,秦正扬是参与者。

这似乎就已经说明了,为什么一向呼声最高的秦正箫没有上位,而是秦正扬。何况,在统帅死后的这么大个灵堂上,秦正箫没出现,间接说明了,秦正箫已经遇害的消息。

音频的可信度其实没有视频那么高,很可能会有人伪装成统帅的声音故意栽赃陷害,但现在的情况是,太多现实反而让那则音频成为了事实依据。

而信任的同时,也有人开始猜疑,是谁,敢这么大胆的做这种直接和皇家对干的事情!

这不是在自取灭亡就是在……

起义。

起义,反朝。

一些流言蜚语在大街小巷传播。

而在皇家还没来得及应对这则始料不及的新闻的时候,一张秦正箫的近照突然又挂在了网上。

整个人躺在病床上,身上都是仪器,脸色惨白,看上去就跟睡死了一般。

而那张照片上面清晰的写着:植物人。

三个字。

植物人。

陆漫漫捏着手机,手指都在发抖,她就这么看着这张照片,隐忍着暗藏的汹涌情绪。

原来,秦正箫受了这么重的伤,一颗子弹还在脑袋里面,居然没死。

居然没死。

陆漫漫喉咙微动,唇瓣紧抿。

没死,应该比死了更难受。

什么都知道,但什么都无能为力。

生不如死的滋味。

而他要是知道,他阴谋算计了这么多年的江山,被莫修远夺了过去,会是什么滋味?!

她原本以为,到死了那一刻,秦正箫都不会明白,自己这一切的惨剧是怎么发生的,虽然不甘心,但不得不说,他也死得洒脱,总之,就是他的一切就这么结束了。

现在反而还这么悲剧的活着。

莫修远没有第一时间杀了他,反而还让他活了下来。

活得生不如死。

大概也是莫修远想要给秦正萧的报应!

照片一挂出来,很多人就按耐不住了。

刚开始可能还在静观其变,现在是牵扯到谋杀,至少北夏国大多数人三观是正的,所以,开始有人在网上发声,质疑皇家的所作所为。

而与此同时。

在事情刚刚发酵还没有引起彻底轰动效果的时候。

国防部支队国防南军司长首先发表了自己的个人申明,他表示,作为国防重要职责职权的地位,对国家的安全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不管是外忧还是内患,都应该尽职尽责!而现在,对于现任统帅秦正扬和前统帅联合刺杀秦正萧的行为,表示极大的不能理解,甚至不可宽恕,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希望秦正萧统帅,能够给与一个合理的交代。

南明启的申明一出,蠢蠢欲动的北夏国再也按耐不住了。

网上各站的帖子疯狂而出。

刚开始还会被人屏蔽。

屏蔽的后果就是,不停地有人刷新,开帖。

后来,就干脆将各大可交流平台全部进行了封闭。

一时之间,北夏国各大网站全部处于禁止状态,全民不能上网。

不能上网,民众将情绪发泄在了现实。

有些地方开始暴乱,游行!

要求秦正扬给一个说话,打着横幅,是不是天子犯法,可以无视法律!

北夏国一片动乱不堪。

开始的时候还会有人出来威胁,对游行的人实施关押,这样的举动非但没有让民众恐慌,反而更是引起了民怒,特别是有人在后面推波助澜,事情就越演越烈,如果执意用武力镇压,更是不能服众,很有可能一个不留意,就会引起全民反政。

而事情发生过后,不仅民众开始有了举动,市政厅政权内部也开始有了动静。

陆陆续续有了官员开始发声,要求秦正扬统帅给与正面的解释及回复,否则将会请辞,表示自己无法为这样的政权服务。

一天的炒作过去。

帝都。

莫修远公寓。

莫修远挂断了秦正扬的电话。

此刻的秦正扬已经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大概是自己慌了阵脚,换成平时,如果统帅还在,也或许不会这般慌张,其实秦正扬不笨,算来也是一个聪明的人,只不过习惯了统帅的依赖,对自己少了些自信而已。

换成秦正萧,大概会更有魄力一些。

莫修远将手机彻底关了机。

叶恒坐在沙发上,因为不能上网,电视上也只是一些官方节目,有些无趣,就这么和莫修远大眼瞪小眼。

“跟我去个地方。”莫修远突然开口。

“去哪里?”叶恒询问。

莫修远没有回答,只是跟上他的脚步,出了他的公寓。

莫修远开车,往目的地看去。

叶恒靠在副驾驶室的后背上,“你不怕秦正扬现在找人来杀你吗?还这么造谣?”

“他自保都来不及,哪里还有心思动我们。”莫修远声音很冷,“过几天,等事情发酵得差不多了,民众的矛盾也到了巅峰,我会出面,然后接过秦家的政权。这几天,先就这么,稍安勿躁。”

“那现在我们就是回文城吗?”

“不是。”莫修远说,“等一切尘埃落定了再说!”

“好吧。”叶恒也不在意,反正在哪里待着不是待着。

车子停靠在一家私立医院。

莫修远停好车,下车。

叶恒跟上他。

莫修远走进一间重症病房。

里面躺着的人,无非就是秦正萧了。

叶恒站在门口等他。

莫修远走过去,看着那个闭着眼睛,却还有着心跳频率的男人,看着他脸上苍白,以及一些还未愈合的伤口。

当时。

在阿离的别墅。

送走了翟安和陆漫漫回到这里清理清理现场的时候,秦正萧还有心跳频率。

但是他第一反应是,杀了他。

那一秒的冲动,他松手了。

他让人将他送去了医院,医治。

最后结果是,身上的枪伤都不致命,但脑袋里面的那颗子弹不能取,直接压迫在血管上,但又没有彻底的压破,所以性命是保住了,但人不能清醒了,医生说的是,神经受到伤害,一时半会儿应该是醒不了了,通俗一点就是植物人。

植物人。

也好。

他说,“秦正萧,从现在开始,秦家的江山就完了!你不明白的事情,我都会统统告诉你。第一,我是莫家的后裔莫修远,而你杀死的那个人巴泽尔,是我的亲弟弟莫远离,这就是为什么,我会知道你隐藏的地方;第二,统帅在你假死的第二天就死了,我没有告诉你,那是因为想要将你手上的势力全部拉拢到我的手上,而你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平台表现了自己的能力,所以拉拢你那些人不难,南明启现在已经开始拥簇我,不仅南明启,还有南明丰。不得不告诉你,南明丰在我来帝都的时候,就已经打算扶持我了。现在,你们莫家唯一还能够有的势力就是南部长。”

“可是,南部长也不是一个不识时务的人,你知道现在秦正扬面临的是什么吗?杀人,谋杀罪名,那个受害者还是你!现在全北夏国的人都在反对他,但他束手无策,北夏国已经乱成了一塌糊涂,如果换成是你,或许不会这么快就完蛋!当然,也是迟早的事情,这叫,还债。你们秦家这么多年对我们莫家做的一切,终究也要血债血了!”

“最后,秦正萧我不会杀你。医生说你之所以昏迷不醒但能够保持意识是因为你脑袋里面那颗子弹的原因,有可能子弹会压迫到你的血管你就会脑淤血死亡,有可能就这么一辈子在你的脑袋里面,陪着你躺在这张床上。而我会非常好心的定期来看你,告诉你,你们秦家的江山已经毁灭成了什么样子。”

冷漠的话,就这么一点一点传递在秦正萧的耳膜里。

他真的无法动弹,不管内心情绪到了多大的巅峰,表现出来的,都是死一般的寂静。

莫修远冷冷的看着秦正萧的模样,“别死太早。”

说话,转身欲走。

走的那一瞬间,似乎看到了秦正萧眼角的泪水。

莫修远冷漠一笑。

有情绪就好!

就怕,无欲无求!

他走出医院。

叶恒又这么屁颠屁颠的跟上。

两个人开着车在帝都的大街小巷,叶恒看着这个看似熟悉又觉得无比陌生的城市,开口道,“阿修,整个北夏国都是你的了,以后,你大概不可能再这样,随便开个车就出来到处晃荡了,那个时候,你身边应该都是几车人,走到哪里,都是声势浩荡的,想想都觉得有些恐怖!”

莫修远没有说话,只是在认真的开车。

“从我第一次到训练场见到你开始,已经好多好多年,这么多年,叶半仙就一直在我耳边嘀咕,说莫家江山什么的,说让我一定要扶持你,然后就算死,也应该死在你前面,为了救你而去挡子弹。当时是真的很烦叶半仙的念叨,现在什么都快实现了,反而觉得有些恍然若失。以前,真没有想到,会是你去当统帅,我想的是,等阿离上位了,我们还能跟兄弟一样,加上翟安加上冷俊成、莫里斯还有汪海洋什么的,以及死去的秦傲,我们还能够跟平常人一样,把酒言欢,以后……”

“以后,你大概不会再和我们这般,称兄道弟了。一个身份的转变,就是一段迈不过的鸿沟,我就是有些觉得,失落而已。”叶恒悠悠的说着。

莫修远就这么淡淡的听着。

“我还在想怎么劝陆漫漫接受你的新身份,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真正到那一刻的时候,我能不能接受你的身份,我爸应该会让我一直跟着你,我想我也会一直跟着你,但我总觉得,我们之间应该是回不到从前的。”

“叶恒。”莫修远低层而沙哑的声音开口道,“我不能保证我们的关系能不能像当初那样,但我不会强迫你一定要留在我的身边,你有你的生活,不需要为我牺牲什么,这么多年,能够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够了,我会给叶半仙说,你还是你,不需要为任何人改变。”

叶恒笑了一下。

是啊。

他还是他。

但是他们认识的莫修远,就会彻底的变了。

变成了,一国之主。

他看着车窗外的街道,“我想我应该还是会陪着你的,除非,你真的没办法把我当兄弟的那一天。”

“不会有那一天!”莫修远一字一句。

叶恒其实知道。

他只是突然有些感悟。

陆漫漫大概现在的情绪比她还要极端。

所以,阿修才会怕,怕陆漫漫无法接受……

一个身份。

一个让人驾驭不了的身份。

不知道会是谁和谁的悲哀。

那之后。

叶恒很少这么感性过,他一向都是看得很开的人,想的都是,船到桥头自然直,明天需要考虑的事情,今天绝对不会多想。

一周之后。

秦正扬终于出面,全国人民等着他的道歉。

他道歉了。

不得不道歉。

外面看不到的很多东西,在内部已经在默默地执行。

南部长放弃了对秦正扬的支持,放弃了前统帅的委托,在南明启和南明丰的劝导下,选择了莫修远。

所以,秦家的势力,相当于全部瓦解,剩的一些小兵小将,起不了什么风浪。

秦正扬表率道歉之后,被绳之以法。

由南部长亲自送进了监狱。

秦家的江山,在那一刻瓦解,拥护上位的是,莫家唯一的后人,莫修远。

莫修远被推选出来之前,就在做各种铺垫,在那段秦正扬入狱,暂由国防负责整个国家的所有运作空窗期,莫家曾经的领导事迹在大街小巷通过不同的方不停的传播,那些莫家当年的一切政绩以及一些被陷害的悲痛,让民众得到共鸣。

所以,当莫修远以莫家后裔的身份被国防部提名下一任统帅时,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呼声,几乎达到百分之八十的响应,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大多数持中立态度。

而莫修远的身份也不用怀疑,墨绿色的眼眸已经说明一切,且莫修远之前在政坛上的一些成就也让百姓对他产生了好感,加上秦家的所作所为,一个对比,莫修远的人气更旺,重新拿回莫家的江山并不是想象的那么难!

但毕竟,是一个国家。

是管理一个国家。

莫修远上位之后,经历了所有大大小小的国内记者招待会,国外外交会,其他各种政党内部活动,一直忙碌的日子,就已经过了1个月。

一个月。

他原本以为,一个星期就会去的文城。

现在拖了一个月。

他坐在帝都最高权力统治办公室。

深夜。

到处都已经夜深人尽,陪在自己身边的除了自己的秘书长,还有他的贴身保镖,由原来的飞鹰改成了烈狼,而成员,自然只保留了属于他的那部分,其他需要新增的人,交给叶恒在培养。

他放下手上的电脑。

从办公椅上站起来,走向落地窗外。

这里的办公室不高,但却可以放眼望过去,看尽帝都的所有。

“张秘书。”莫修远叫他。

“是。”

“明天一早,帮我安排专机去文城,不需要人跟着,我自己回去。”

“统帅,烈狼也不允许吗?”

“不需要。安排叶恒陪我就行。”

“是。”

张秘书退下。

莫修远眼眸还是看着窗外,据说,东边,就是文城。

好啦。

莫修远终于当上统帅了。

然后。

接下来,要回文城了。

一个月了,莫修远和漫漫会怎样呢?!

宅也不知道,反正往后看吧。

能不能弱弱的求张月票……捂脸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