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两全(1)我们还是夫妻/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晨的文城。

进入5月。

天气开始热了起来,早上起床,短袖太冷,长袖太热。

陆漫漫想了想,还是穿了一件宽松的薄长袖。

镜子中的自己,肚子看上去又鼓了很多,整个人,也稍微圆润了些。

她换好衣服,下楼。

楼下,莫璃不在。

以往,她一般都会在客厅等她一起吃早饭。

陆漫漫有时候觉得莫璃是真的有心里疾病的,分明很不喜欢她,却又莫名其妙的会故意出现在她身边,莫璃说就是为了让她添堵的,她反而觉得,也不知道谁比较闹心。

不过这段时间她也真的挺闹心的。

莫璃每天都会问她好几遍,“我大哥是不是不要你了?”

本来没什么情绪的,问次数太多,终究还是有些烦。

她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下楼。

5个月后,肚子长得明显快了很多,其实也不算特别大,但就是总觉得有些吃力了。

她下楼,自然的往玻璃餐厅走去。

脚步走过去。

陆漫漫顿了一下。

阳光正好的玻璃餐厅,一个男人坐在那里。

身上穿着白色衬衣,优雅的吃着早餐。

陆漫漫在想,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所以才会看到了一幕,应该是破天荒的事情。

她站在那里,停顿了一下。

缓缓走过去,坐在他旁边。

因为旁边,摆放了她的餐点。

她默默地吃着,吃得不缓不急,也没多少情绪。

沉默的空间,两个人没有谁主动说话。

离别一个月。

陆漫漫都快忘了,这栋别墅,是他的家。

“孩子怎么样?”莫修远突然开口。

陆漫漫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应了声,“挺好的。”

“你呢?”莫修远转头,看着她。

陆漫漫感觉到视线,抬眸,和他对视。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让彼此产生了距离,莫修远就坐在自己面前,就坐在自己身边触手可及的地方,她却再也不愿意伸手,她说,“很好。”

“吃吧。”莫修远回头,低头吃东西。

陆漫漫也继续吃着早餐。

她其实不知道,他突然的出现,是因为什么。

刚开始那几天,她以为莫修远多少是会回来的,等了一个星期,看他没有回来的迹象,也以为他或许会忙到,估计也没那时间关心其他事情,现在,又这么唐突的出现。

她甚至不知道是不是该感激涕零,至少在还没生孩子之前,他记起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她的存在。

吃过早餐。

陆漫漫直接上了楼。

莫修远也跟着她的脚步。

陆漫漫没搭理,在做自己的事情,简单的收拾着一点东西。

莫修远站在房间,靠在墙壁上,看着她一个人在整理自己的东西,她手上拿着孕检本,塞进了包里面。

“要产检吗?”莫修远问她。

“嗯。”

“我陪你。”

陆漫漫收拾东西的手停了一下,也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

陆漫漫将东西收拾完毕,问道,“你让王管家和莫璃离开了?”

“嗯。”莫修远点头。

今天一大早回来,就让王忠带着莫璃出去了。

莫璃走得心不甘情不愿,但还是抵不过他的要求,跟着王忠出门一天。

而他,就在餐厅等她吃饭。

其实等了很久。

他以前并不觉得陆漫漫会这么晚才起床。

好在,因为天气很大,她下来的时候,餐点并没有凉。

“走吧。”陆漫漫提着自己的包,先出了卧室的门。

莫修远跟在她身后。

她下楼身体已经开始有些不便了,走得小心翼翼。

而他在她身后,想要伸出的手,还是又默默的缩了回去。

出大厅的似乎,莫修远戴上了口罩和墨镜,武装得很严实。

陆漫漫看了一眼,没有什么表情,他坐在莫修远的小车上,莫修远开车,她坐在后座。

车内很安静。

一个月不见的夫妻,其实不应该这般相处模式。

但就是,因为彼此的沉默,而变得如此的生疏而僵硬。

车子到达目的地。

莫修远停好车,主动帮陆漫漫打开车门。

“谢谢。”陆漫漫道谢。

莫修远薄唇抿了抿,没有回应。

两个人一起走进医院。

医院人来人往,莫修远的穿着其实有些唐突,反而引起了一些人的注目。

莫修远只是低着头,走在陆漫漫的身边。

陆漫漫四周看了看,也没有过多的情绪。

到达孕检中心,因为是VIP,所以不用预约也不用排队,她直接走进去,医生做例行检查,莫修远在旁边陪着。

医生掀开陆漫漫的衣服,陆漫漫圆滚滚的肚子就这么映入他的眼帘。

长大了些。

一个月,也应该长大了。

“发育得很好。”医生说,声音温柔,“莫太太,注意饮食,如果想要顺产就要适当走动。”

“谢谢医生。”

“不客气。”医生笑了笑,转头看了一眼莫修远,说道,“难得统帅也会陪着莫太太来孕检。”

因为之间建档案的时候,丈夫一栏写的莫修远,而陆漫漫和莫修远的婚礼,文城无人不知,所以莫修远今天陪她孕检,医生自然第一时间就知道,这个戴着墨镜戴着口罩的人,是谁。

陆漫漫转头看了一眼莫修远。

想起医生说的话。

是啊。

难得“统帅”!

统帅。

她抿唇笑了笑,淡淡的,很轻。

莫修远对着医生,点了点头。

医生大概是受宠若惊的,主动热情的上前握手,“统帅你好。”

莫修远回握,“嗯,谢谢你照顾我太太。”

“我应该的。”医生连忙说着。

“产检结束了吗?”

“结束了。”

“那我们先走了。”莫修远说。

医生连忙相送。

莫修远和陆漫漫刚走到门口,门外似乎拥挤了一些人。

争先恐后的,在窃窃私语。

“真的是统帅吧,我看着很像。”

“陪陆漫漫孕检的,不是统帅还能是谁?”

“一定是他。啊,长得比明星还帅,可是我们的统帅呢!好像见见他真人。”

“应该一会儿就出来了吧,我们都等这么久了。”

“产检要不了多长时间的,别急别急……”

本打算出去的两个人,都停了下来。

莫修远看了看外面的人,转头看了一眼陆漫漫。

陆漫漫表情倒是很淡定,似乎是在等待他的解决方案。

莫修远终究还是拿起电话,拨打,“叶恒,你来市中心私立医院一趟。”

“哦,马上。”那边连忙说着。

挂断电话,莫修远看着陆漫漫,“等一会儿吧,叶恒马上到。”

陆漫漫点头。

然后就坐在医生办公室。

医生办公室的房门是玻璃的,所以能够看到外面的一切。

门口处,分明围观了人越来越多,而且拥挤着想要往里面看,当然,莫修远待的地方,外面的人是看不到的。

等了将近20分钟,叶恒赶了过来,然后开始疏散人群。

当时其实也有保安来疏散,但因为都是些VIP客户,所以也不敢太得罪,以至于外面一直都有人,直到叶恒来了之后,不出十分钟,整个外面走廊都空荡荡的了,陆漫漫甚至有种错觉,觉得整个医院都被清理干净了。

叶恒打开房门进来。

身后跟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上前非常恭敬无比歉意的说着,“对不起统帅,我不知道您亲自光临,让您受惊了,我真的很过意不去,对不起。”

“没什么。”莫修远淡淡的说了句。

“统帅,下次您来我会提前做好准备的,这次真的很抱歉。”院长还在赔礼道歉,大概是怕真的招惹到了莫修远。

莫修远点了点头,转身往外走。

陆漫漫看了一眼院长,也跟着莫修远的脚步。

离开的时候,莫修远看了一眼院长,看着他还弯腰鞠躬,目送他们离开。

她回眸,看着安静的走廊上,整整齐齐站着的两排黑色西装,从医生办公室,一直蔓延在走廊上,甚至到电梯,到楼下医院大厅,一直到停车场,真的不是陆漫漫觉得夸张,整个医院还真的被清空了,就在这么短的时间,人员全部都疏散了。

叶恒恭敬得给莫修远拉开车门。

莫修远让陆漫漫先坐。

陆漫漫也没有拒绝,坐了上去。

然后叶恒又去另外一边,帮莫修远拉开车门。

以前叶恒对莫修远也是唯命是从,现在的感觉,显然已经不是当初那种感觉了,叶恒在莫修远面前,变成了一个无比恭敬的男人,还显得一丝不苟。

一切都都会随着身份改变而改变。

她不知道此刻,是不是也应该学着其他人的模样,对他鞠躬卑微,然后无限讨好。

她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假寐。

身边,似乎感觉到有人靠近她的身体,然后一个貌似熟悉的怀抱,将她搂了过去。

她的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她低垂着眼眸,本来就没有睡着。

莫修远也知道她没有睡着。

车子开得有些慢,并不像是叶恒的风格,所以人真的会在某一个时期,发生天壤之别的变化,叶恒这么吊儿郎当的人,在莫修远的面前,也能够变得这般正常,果然是很难想象的事情。

车子停到了莫修远的别墅。

莫修远对着叶恒说道,“你回去吧,明天一早,来接我去帝都。”

“是。”叶恒毕恭毕敬。

陆漫漫就这么观察着叶恒的模样。

叶恒转眸看了一眼陆漫漫。

然后,陆漫漫看到叶恒嘴角那抹苦涩的笑。

那一刻陆漫漫忍不住笑了一下,看来,叶恒也真的是被逼无奈。

谁让,莫修远已经不是那个莫修远了。

陆漫漫回头,走进大厅。

空荡荡的大厅,陆漫漫现在反而希望莫璃在,她在,她就会缠着莫修远,缠着莫修远,而她就不用这般不自在。

陆漫漫坐在沙发上,开电视看新闻。

“你中午想吃什么?”莫修远问她。

“都可以。”

“中午王管家不在。”

“嗯。”陆漫漫点头。

“我来做饭。”

“嗯。”

“漫漫。”莫修远叫着她,“我们还是夫妻。”

我们还是夫妻。

是啊。

我们还是夫妻的。

但是,她却不知道此刻该怎么去回应他这句话。

她说,“我有点困了,先上楼休息了。”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陆漫漫起身离开。

他紧抿着唇,终究不发一语。

陆漫漫躺在床上。

说真的,今天一天对她而言,有些刺激。

她想过莫修远终究有一天会出现在这里,但不得不说,真的出现时,还是让她有些不知所措,特别是面对他如此被人注目着的时候,每每都在提醒她,莫修远现在的身份,如此特殊。

她也不怪莫修远。

真的没有任何埋怨。

她是个理智的人,理智的知道莫远离去世,莫家的江山打了这么多年,终于在最后一刻打了下来,打下来后,能够即位的就只有莫修远一个人,他不上,就天打雷劈了,她可以理解。

她只是找不到一个更好的身份去面对他。

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做好,他妻子的身份。

因为,她从来没有经历过。

上一世文赟也想叛国,成为统帅,可是毕竟,上一世没有成功,半途中,应该是很半途的半途中她就被扼杀了,不知道多年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这一世经历了的这一幕一幕,在自己根本就从来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来了。

她该如何坦然接受?!

她躺在床上,在睡觉。

明天一早,莫修远会离开。

今晚,就会留宿吧。

这么想着些事情,房门突然感觉被人推开。

不用想也知道,是莫修远进来了。

他进来后,就自然的躺进了床上,从后面环过她的身体,将她楼抱在他的怀抱里。

两个人静默无言。

陆漫漫一动不动。

“漫漫。”莫修远说,“埋怨我吗?”

陆漫漫咬唇。

“我也不知道,有一天我会走到这个地步,我从没想过,阿离会死。”莫修远一字一句。

陆漫漫闭上眼睛。

有些残忍的画面,就这么在自己脑海中闪逝。

总觉得,欠了莫远离一句对不起。

“阿离的死对我打击其实真的很大,但是现在,差不多已经平复了,因为知道,有些事情去追忆其实是没有多大用的,而我能够做的,就是把现在做好。你知道,莫家为了北夏国,付出太多,而我,别无他选。”莫修远似乎是在解释。

解释他为什么,迟迟不归。

“我很长一段时间应该都会很忙,我不强迫你跟着我去帝都,但希望你不要拒绝我对你的靠近。阿离死的时候对我说,说我可以辜负了天下人,但不能辜负了你。我不知道那晚上你们都经历了些什么,阿离的死,秦傲的死,你的崩溃,翟安的重伤,而我,来的那么迟……我没办法放下北夏国的天下,也没想过让你离开。”莫修远靠紧了她一些,将头埋在她的颈脖处,“给我点时间让我做到两全。”

陆漫漫背靠着他,听着他喃喃低语。

她其实是以为,莫修远会责怪她,因为那晚上,死的人是阿离而不是她。

原本,一心想要保护的人,却突然离开。

谁都接受不过来这个打击。

反而,现在他却告诉她,让她给他时间,做到两全。

莫修远没想过一定要得到陆漫漫的答案。

有时候,行动比承诺更重要。

就如他曾经那么斩钉截铁的说,不会让陆漫漫陷入危险,不会牺牲陆漫漫,却还是做了,这么多违背诺言的事情,他一直以为人定胜天,经历了这么多才知道,他原来不是神,没有强大到,什么事情都可以计算得太衣无缝,他也会失误的时候,否则,所有的悲剧,不会发生得这么惨烈。

而他,只有接受那个事实。

然后,言不由衷的这么过下去。

两个人,默默的在床上睡了过去。

陆漫漫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几点睡着的,醒来后又是几点了。

她睁开眼睛,大床上莫修远已经不在了。他的出现就跟某一天晚上她的幻觉一般,感觉是不太真实的。

此刻,又突然消失了。

她下楼。

楼下,莫璃回来了,坐在沙发上,气呼呼。

大概一直在生气,莫修远让她离开的事情。

她环顾了四周。

王忠看着陆漫漫起床,连忙开始乘上饭菜。

“莫修远走了?”陆漫漫询问。

“莫先生,不,统帅有些急事儿,先走了。”王忠恭敬道。

陆漫漫其实也没有多大情绪。

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她是听说莫修远说的明天早上,但以他现在的身份,很多时候时间真的都不是自己的,越是位高权重,越是没有自由。

她走向饭厅。

王忠一边放在一边说着,“这是统帅离开前,亲自下厨为你做的,吩咐我,等你起床后,给你吃,而他自己,忙得根本没时间尝一口,就先走了。”

陆漫漫看着面前的三菜一汤。

“其实统帅的厨艺还不错的。”王忠又补充。

嗯,她知道。

她吃过。

莫修远当时说的是,因为阿离吵着要吃他做的饭,所以他才会学会做饭。

阿离阿离。

在莫修远的世界阿离到底有多重要,而他在失去阿离之后到底有多受打击,也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但在这个时候,他却没有去寻找安慰,而是强迫着自己去做了,他觉得自己应该要做的事情。

她其实真的可以站在莫修远的立场去想他的所有事情。

她其实真的可以很理智的去看待莫修远现在,所面对的一切!

她拿起筷子,一点一点吃着莫修远做的饭菜。

一点一点,在试着感受,他的温情。

吃过午饭。

下午时刻。

陆漫漫在后花园散步。

仿若已经习惯了整个别墅中,走到哪里都是人,黑压压的一片黑色西装,对着她毕恭毕敬。

电话响起。

她接通,看着古歆的字样,“怎么了?”

“听说莫修远回来了?”古歆八卦的问道,“不对,应该是统帅。不能这么大不敬!”

“你听谁说的?”

“网上有照片的,说看到他陪你产检了。”古歆直白道,“我还以为莫修远是准备抛弃你了,毕竟那啥,升官发财死老婆,莫修远都发展到这地步,怎么也应该找一个官二代什么的,好稳固自己的政权啊,你被冷落了这么久,我还以为早晚得离婚呢!”

“你是巴不得我离婚,和你一样成为二婚妇女。”

“停。我还没二婚呢!”古歆不爽的嘀咕着,“你不是知道我改时间了吗?”

“就为了你爸,所以把婚礼时间也给修改了?”

“是啊,我爸和我那后妈都同居了,指不定我那后妈肚子里面已经有了我爸的种了,怎么着也得让他们先举行婚礼,我做女儿的,再隔几天,应该这般孝顺的。”古歆说得还很大度。

“是不想结婚吧。要不然按照你的脾气,就你妈从坟里面爬出来要和你爸结婚,你也不会让日子出来。”

“陆漫漫!”古歆咬牙。

“行了,不管你怎么想的,反正最好明白自己要什么就行。”

“说起来要什么?我其实倒很清楚,我这个人就是没心没肺得过且过就好,倒是你有想过你和莫修远,不,你和统帅,特么我还是叫他莫修远吧,你丫的别告我黑状!麻痹,我说到哪里了……”古歆有些气急败坏。

她分分钟就把自己给绕晕了过去。

狠狠的抓了抓头皮,死活想不出来。

“你说,我想过我和莫修远什么……”

“哦对!”古歆一个激灵,“你想过你和莫修远以后没有?他可是统帅,一国之帅!我虽然觉得其实你也有母仪天下的姿色和能耐,但我真的觉得你和统帅夫人身份有些不太吻合,但也有可能是我认识你太久了,一时半会儿改变不了观念。”

陆漫漫没有说话。

其实她也改变不了观念。

“莫修远居然是莫家后裔。你说我怎么都没想到,莫修远居然还有这潜质。你说当年,在没和你结婚的时候,我骂莫修远渣吧,我说他是渣男,北夏国就他和叶恒两个人最渣,现在想来,我他妈的是骂未来统帅呢!还真是很后怕,你说你家莫修远会记恨吗?一个不开心会不会那我开刀……”

“你有被害妄想症吗?”陆漫漫实在忍不住,打断她的自娱自乐。

“没,我其实现在还有些小激动。想起自己以前连统帅都骂了,感觉自己真的很牛叉啊!不过漫漫你更牛叉,你连统帅都给上了!不知道上统帅是什么滋味?采访一下,赶紧说说。”古歆真的很容易转移话题。

估计在自己都不觉得时候,已经话话题拉得很远了。

“我没上过。”统帅之后,真的没上过。

“得了吧,孩子都这么大了还说没上过!哎呀我滴个去!”古歆突然又惊呼。

陆漫漫实在受不了她的一惊一乍了!

“我现在才反应过来,我干女儿是小公主啊!我瞬间觉得我的身份也一下子就高大上了起来,我特么的也是皇亲国戚!”古歆一副完全膨胀的模样。

陆漫漫不用想也知道,她此刻是有多自豪。

“翟安是莫修远的亲表弟,这个世界上,唯一莫修远还有的亲人除了我肚子里面的孩子,就是翟安和翟安的母亲,所以,如果真的相当皇亲国戚,你嫁给翟安就行了。”

“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不好!”古歆翻白眼,“我也就是随便感叹一下,你觉得我是那么势利的人吗?你难道以为我因为你家女儿是小公主才这么喜欢她的吗?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可是什么都没说。”陆漫漫无语。

古歆抿了抿唇,又说道,“对了,我爸就后天结婚了。你方便出席不?”

“我没办法来。”陆漫漫直言。

一屋子的人,虎视眈眈的看着她。

除了产检,没任何理由可以出门。

“哦,也是,那算了,你记得把份子钱送足就行了。”古歆说,说完还不忘提醒,“陆漫漫,你家男人现在是统帅了,你别给我太小家子气了!至少要比当时送我结婚的时候多两倍。”

“古小姐你是在抢劫啊!”陆漫漫一字一句。

“别这么小气嘛。你家钱多。北夏国都是你家的,你还计较这点小钱吗?”

陆漫漫实在不想和古歆说下去了。

“那啥,时间也不早了,我上班了哈。话说你家男人真的好帅啊,你看新闻更贴,莫修远的颜值已经上下五千年绝种了,多少女人虎视眈眈,你不看好了,小心就是别人的统帅了。我挂了,拜拜。”

古歆就是这么风风火火的个性。

陆漫漫将电话放下。

有时候真的不得不感叹,任何事情,如果能够像古歆这么单纯的去看待,也或许,就没有那么多的烦恼了。

……

古歆给陆漫漫讲电话打完之后,又看了一会儿偷拍莫修远的新闻,才把心情放在工作上。

疯狂大作战还有最后一期了。

完了之后,就会接档翟奕筹备的新节目。

现在宣传什么的都已经放了出去,也开始录了两期了,其实剪接出来的效果不错,赞助商依然是翟氏,这算是古正英给翟氏的一个便利,而翟奕筹备的这档“真人不作秀”的节目,第一期邀请的嘉宾,也是“疯狂大作战”人气最热的女明星,因为参加“疯狂大作战”而跻身成为了娱乐女王的称号,算来,也是他们电视台捧红的明星,在片酬上,女明星在他们台的节目自然会比其他电视台的要求便宜很多,这也是行情。

古歆看了一会儿“真人不作秀”的时间安排和目前的准备情况,看了看时间,都快到了下班时间了。

今晚上约了他爸还有她小妈去帮她挑选她后天参加他爸婚礼的礼服。

她先去翟奕的办公室,敲门。

翟奕似乎在忙,看着她出现,还是放下了工作,笑了笑,“找我?”

“今天还是很忙吗?”

“我在看真人不作秀的第一期的节目效果,想着还能不能再有所优化,怕自己的第一个牌子,就给打砸了,以后就没脸在娱乐圈混。”

“你已经够牛逼了!我看了几遍了,作为观众,我觉得很棒,几乎没有尿点,而且全程笑点也很多,我是差点笑背气的。”

“有你的支持,我就足够了。”翟奕宠溺的一笑,“对了,你找我什么事儿?”

“晚上我约了我爸和我小妈去逛街买后天我的礼服,你要不要一起,顺便也去买一套,我爸结婚,我们还是盛装出席比较好。”

“我衣服倒是有,如果你想要陪你去帮你作参考,我就陪你。晚点再回来看也没关系。”翟奕说着,就准备关上电脑下班。

“算了。”古歆说,“有我爸和我小码陪着就行了,你大半夜再回来加班,又是一个通宵,还不如你忙,早点下班早点回去休息,后天我爸结婚,你可完全别再加班了,全天从早到晚都要空出来。”

“放心吧。”

“那我不打扰你了,你别累坏了自己。”

“嗯。”翟奕点头。

古歆嘴角笑了笑,离开了。

翟奕看着古歆的背影,回头,又将视线放在屏幕上。

他看的不是节目视频,看的是,这段时间古氏的股票动荡情况。

……

古歆离开翟奕的办公室,去找他爸。

急急忙忙的催着他爸下班,然后去接王薇。

王薇和古歆年龄相当,两个人倒是一见如故,很能聊。

古正英本来觉得古歆就真的够闹腾了,现在家里又多了一个……

而他其实到现在都没想明白,自己是怎么在自己女儿的拐骗下,然后和王薇发生关系的。

不仅如此,这么快,还搞了一次闪婚。

一把岁数,到这个年龄,居然就真的冲动了这么一次。

他们三个人先去吃了饭。

然后一起去逛街。

王薇婚礼的衣服都买的差不多了,就想买点平常穿的,换季了,女人总是会觉得自己衣柜里面少那么一套衣服。

所以在古歆去订好了礼服之后,就陪着王薇一起去逛女装。

而古正英就苦逼的一路跟随,然后提购物袋。

一会儿就是双手不空。

终于又走进了一个品牌店。

古正英坐在沙发上,服务员恭敬的给他倒上茶水。

他这把老骨头,也真是够折腾了。

女人逛街都真的不知道累的吗?他还仔细观察了一下,她女儿和她未来媳妇,穿的都是足够高的细高跟鞋。

他坐着品茶,看杂志。

王薇和古歆互相评价,互相审美。

古歆又进去换衣服。

王薇就站在大大的穿衣镜面前,对自己身上这套偏职业成熟的套装还算满意。

不管如何,古正英也比她大了20岁,怎么着穿成熟点会更好。

这么想着,她正打算让古正英过来帮她看看,转眸就看到一对情侣,卿卿我我的走了进来。

一走进来,两个人也都看到了王薇。

那个女的突然冷笑了一下,讽刺道,“哟,周川,这不是你前任吗?还真是很巧。”

叫周川的男人也这么冷笑了一下,“是啊,难得很巧。王薇你买衣服?”

“随便看看。”

“这里的衣服倒是不便宜。”周川身边的女人讽刺无比,“周川,你说一个三流设计师,能买起这里的衣服,不是随便看看是什么?”

“别这样,宝贝。设计师还是有点钱的,不吃不喝,大概一个月的工资也能买一套。”周川看似解围,其实反而更是讥讽。

“现在的人就是爱慕虚荣,也要看自己多大本事儿不是!”女人上下打量了一番王薇,拉着周川,不屑的准备从王薇身边走过。

古正英其实是没注意到那边的情况的。

他只是无意的抬头,似乎看到王薇的脸色有些微变。

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走了过去,“薇薇,怎么了?”

王薇看着他。

那一对情侣看到有人叫王薇,也都忍不住转头,然后看着古正英。

古正英走过去,自若地问道,“看上这套了吗?我让服务小姐先把单开起。”

“哟,这是谁啊,王薇。”女人的声音,无比尖锐的响起。

王薇喉咙微动。

“你是薇薇朋友?”古正英询问。

“是啊,我是她朋友,以前还是大学同学。”

“哦,原来如此。你好,我是古正英,是薇薇的男朋友。”古正英还算绅士。

“你好你好。”女人连忙说着,“薇薇,你看你有男朋友了,怎么都不告诉老同学一声,有空也该出来一起吃吃饭的。你看要不是我们今天撞见,还不知道你都恋爱了,我和周川还说给你介绍男朋友呢!想来介绍了也没用,我认识你这么多年,现在才知道,你喜欢年龄大的。”

王薇就这么看着面前这个女人,脸色并不好。

古正英在商场上也不是一天两天,几句话其实就知道其中的滋味了。

他转头看了看王薇,看着她的情绪在有所波动,却忍着没有发泄。

古正英也不知道王薇是不是觉得自己年龄太大丢她面子,所以此刻也就选择了沉默。

何况对于他这种一直在商场上混的人,这点小事情都忍不下去,还怎么谈大事情。

他也就没太在乎。

倒是周川,忍不住又冷嘲热讽了一番,“薇薇,我知道我们分手了你有些不开心,但作为我们还是朋友,我想我应该还是要提醒你,你别这么委屈了自己,不要因为在我身上受伤就自暴自弃!何必找这么一个男朋友。”

古正英摸了摸自己鼻子。

他也不就年龄大点而已。

这说得他是有多差。

“行了行了,你别单纯了,你没看到王薇她男朋友说要给她买单吗?凭她的工资怎么逛得了这个地方。每个人追求不一样,你别狗咬耗子多管闲事了。”女人说得各种讽刺,然后拉着周川走向一边挑选衣服。

王薇就站在那里,狠狠的看着两个人。

喜欢上一个渣男,交了一个贱人朋友,她自认倒霉算了,当自己当了一次狗血言情剧的女主角!只是现在,这两个人还这么得了便宜又卖乖的在她面前蹦跶,她还真的没见过这么贱的人。

她心里其实是真的忍着气的。

如果不是古正英在旁边,她得注意形象,否则很可能一个冲动就会和那对狗男女打了起来。

她深呼吸深呼吸在压下脾气。

而她这般隐忍,反而放古正英觉得,王薇应该也觉得带着他是件很丢面子的事情。

他原本打算坐在一边等候,免得王薇不自在,刚准备转身离开,就听到那女人发嗲的说着,“老公,我看上了这件,你觉得好看吗?”

“你穿什么都好看。”

“你觉得我和王薇谁身材更好?”

“宝贝,那还用说嘛?王薇在床上,哪有你妖娆,她也就只有勾引一下老男人……”

王薇真的是忍得身体都在发抖了!

在自己真的控制不住之余,看到一个人影率先大步走了过去。

“其实。”古正英走过去,对着周川一字一句,“老男人也有老男人的好处。”

周川脸色一沉,狠狠的看着他。

“比如说,显摆。”古正英直白,从钱夹里面拿出一张卡递给服务员,说,“帮我把她手上这套衣服包起来。”

她,指的是那女人手上拿着准备去试穿的衣服。

“是,古先生。”服务员连忙上前,去拿过那女人手上的衣服。

女人咬牙,“我也买了,我先看上的。”

“谁说是你先看上的。这里的衣服。从这里到这里,按照我女朋友的尺寸,全部打包,送我别墅。”古正英狠狠的说着。

女人脸都气得涨红了,周川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好意思小姐,麻烦你将衣服给我。”服务员恭敬道。

“我说了我要买了!”女人怒吼!

“对不起小姐,古先生是我们这里的超级VIP,我们店里有规定,会先满足超级VIP客户,您不是,所以请您将衣服换给我们,如果执意不给,我会叫保全的。”服务员说得温和,但字字句句,充满威胁。

“你们就是这么开门做生意的吗?我要找你们经理我要投诉你!”

“对不起小姐,我们这里不提供普通用户的投诉渠道。”

“你说什么?!这是歧视吗?”女人怒吼,“怎样才算VIP,我办一张?!”

“不是歧视,而是规章制度。”服务员说,“而我们这里评定VIP客户的最低标准是一次性消费88万,请问您是打算消费这么多吗?”

女人脸色已经变了。

根本是变得铁青。

周川也说不出一个字。

“如果不是,麻烦请将衣服还给我们。谢谢。”服务员再次开口。

女人挂不住面子,将衣服扔给了服务员。

然后踩着高跟鞋,气呼呼的走了。

周川连忙跟上,“宝贝你别走这么快,喂,你等等我……”

声音飘过,整个品牌店安静了很多下来。

服务员说,“古先生你还要吗?”

“当然,我说的都要。”

“是,我马上就为你开票。”服务员连忙恭敬,离开。

王薇看着古正英,其实是半响没有反应过来的。

她真没想到古正英还能这么为她出头,想着那对狗男女今天这么丢面子,心里莫名一阵爽快。

想当年,她差点没有被他们给活活气死。

她转头看着古歆从衣帽间出来。

其实古歆好几次想要上前撕逼了,就是为了给他爸表现的机会,果然,他爸霸气的时候,这么帅,完全就是她的男神吗?!

“爸爸,你知不知道你今天……”

“买好衣服,就走吧,我逛了一天也都累了。”古正英有些疲倦的说道,将古歆兴致冲冲的话语打断了。

古歆蹙眉。

他爸怎么了,不是现在应该嘚瑟吗?!

王薇当然比古歆心细,隐约知道古正英的情绪,她说,“是不早了,小歆你要选好了,我们就回去吧。”

“可是我真还没看好,我还想逛逛。”

“那我和你爸先回去了,你自己逛行吗?”

“不带这样的。”古歆不悦。

一个人逛街什么意思啊。

王薇使了个眼神给古歆。

古歆不太明白也知道,估计是有私事儿和她爸谈,嘟了嘟嘴,不甘愿的妥协,“行吧。”

王薇一笑,“那我们先走了,你好好看。”

古歆看着他们离开。

一个人逛街。

一个人逛街,这是有多无聊。

她转身无奈的去挑选衣服,挑选着挑选着,就听到了两个熟悉的声音。

她还没来得及溜走。

就看到翟安和文妍了。

早知道,就跟着她爸一起走了算了!

冤家路窄!

达拉达拉啊达拉啊。

今天早早更新,就嘚瑟蹦跶一下。

又开始吼月票了。

就是吼月票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