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1)/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真真真的是冤家路窄。

古歆看着这两个人从后面走进来,突然觉得自己身上穿着的这件新衣服都不怎么样了。

她睨眼看着他们。

显然,翟安和文妍走进来,第一眼也看到了她。

文妍冷笑了一下。

还真是阴魂不散。

越是不想看到的人,越是这般巧合。

原本没有望着翟安手臂的文妍,突然很主动的挽了过去,亲昵的靠近翟安,“翟安,你觉得我穿什么衣服好看?”

眼神,直接是忽略过古歆的。

古歆瘪嘴。

秀恩爱,死得快!

她走进衣帽间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出来的是看到文妍拿着一件衣服在身上比划,似乎是很满意。

古歆看着她臭美得意的模样,实在忍不住的说道,“文小姐,这里的衣服,从这里到这里,你穿得的型号都被我爸给预定了,你再臭美也没用,我爸就是这么壕。”

文妍转眸,脸色很不好的看着古歆。

“好心提醒。免得看上了又买不到,心里憋屈。”古歆故意笑得夸张,“你慢慢看,我先走了。”

“古歆。”文妍叫着她。

古歆停下脚步,看了她一眼。

“怎么突然不结婚了?”文妍直白的问道。

古歆看着她,又转眸看了一眼翟安。

文妍的脸色随着古歆的视线变化而变化。

古歆笑了笑,“偏偏不说!气死你!”

“你还真是把婚姻当儿戏!”文妍讽刺无比。

“碍着你了?”

“古歆,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会有男人喜欢你!什么都不会,长得也不漂亮,你这么自信的资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娘胎里面带出来的。”古歆看着文妍,“而同样的话,我也很想问问翟安。”

沉默不语的翟安眼眸微动。

古歆转头看着他,“你喜欢文妍哪里?长得也不够漂亮,也没什么一技之长,你干嘛喜欢她。”

“古歆你够了!”文妍怒吼。

古歆冷笑了一下,“文小姐你还是别招惹我,我有时候生起气来,也很吓人的。”

文妍怒火冲天的而看着古歆,咬牙那一刻在隐忍!

古歆才懒得管文妍的情绪,转身走了。

本来一个人逛街就够悲剧了,还遇到生平最讨厌遇到的两个人,她捉摸着,她应该去找找叶半仙,驱邪。

这么想着,古歆走出商场后就打了一个出租车。

她到了叶半仙的别墅。

此刻也就8点来钟,叶半仙一般晚上10点左右睡觉,这个时候来刚刚好。

这么想。

古歆走进去,一进去就看到叶恒那二货坐在沙发上。

叶恒看着古歆,同样皱了皱眉头。

“你怎么到我家来了?”

“也不是找你。”古歆直白道,“我找我干爹呢。”

“谁你干爹?”

“你爸。”

“我说古小姐,你也忒会套近乎了,叶半仙那个人可是油盐不进的。”

“油盐不进,就进水吧。”古歆笑得一脸贼样,“你爸脑袋进水了。”

“所以收了你。”

“你怎么说我也不在乎,反正从今往后,我就是你妹了,你以后不罩着我,看我不弄死你!”

“……”叶恒直接无语。

“话说你难得回来一次,坐沙发干什么,不去看看你儿子和老婆!也就夭夭还这么给你带着孩子,要我,早就给你戴了一打绿帽子了!”古歆一边说一边往里面走着,“半仙在楼上吧。”

叶恒点头。

古歆直接上了楼,还真是随便得很。

叶恒看着古歆的背影,这妞不去做公关,都真是屈才了。

他有些累的靠在沙发上。

下午阿修突然接到通知离开文城,他本来陪着要走的,阿修说让他在文城多待两天,当休假,所以他就给留了下来。

回来后,就和他爸吵了一架。

反正两个人一言不合就吵架,他也都习惯了。

而他现在莫名有些不爽的,当然不是因为和叶半仙怄气,他要怄他的气,估计得气死。

他就是有些不舒坦,今天唐夭夭见着他之后,跟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她要回娱乐圈了,以后叶初就留在这边,她如果还有奶会想办法每天让佣人将奶水拿过来,还说什么她已经让叶初学会了用奶瓶吃奶了,听着越发的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这唐夭夭喜欢钱,难道看不出来,待在什么地方钱更多?!

真是小鼻子小眼睛的,爷现在可是北夏国统帅旗下最最最受器重的人才之一,居然那么不识抬举,还说想要离开爷。

当然。

他倒不是舍不得唐夭夭,唐夭夭对他而言,和其他女人不同的地方就在于,这妞给他生了儿子,他老觉得,生孩子这种事情女人天生就具备的能力,这也没什么好特别的,所以也真没觉得唐夭夭特别,他就是觉得他太善良了,为唐夭夭的不识抬举,感到悲哀。

他看了看时间。

8点过。

这个点,他也是睡不着的,但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一回来就去夜店,要他爸知道了,估计不是吵架这么简单了,分分钟就可能断子绝孙。

说起断子绝孙……

叶恒突然猛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整整一个多月了。

爷居然还没有碰女人。

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碌着陪着阿修巩固政权。

不过实在话,现在看上去政权已经又回到了莫家手上,其实阿修手上能够掌控的事情并不是那么多,南家人看似对他的顺从也只是因为当时的局势所影响,当一切成了定居,南家人就开始了有了他们的小心思。

说直白一点就是一个关系的存在。

南家人需要扶持统帅,但不能完全的将一切都给了统帅,这样自身难保。

因为不能将一切全部奉献给统帅,就有可能会引来大不敬的杀身之祸。

这种有度量的微妙关系,就是君臣相处之道。

所以即使阿修夺回了莫家的江山,他现在实权也不大,南家人不敢将自己的权利交出来,其他重要官职人员也怕一朝天子一朝臣,不敢轻易做出表态和选择,阿修有时候甚至可以说是坐在最高领导人的位置,被孤立了起来。

叶恒总是觉得,阿修好不容易用自己的全力一步一步规划着实现了莫家天下,现在,就从一个萝卜坑跳进了另外一个萝卜坑,从头开始。

他得将莫家的主导权,一点一点,抓牢在自己手心。

这个过程会多长。

谁都不知道。

他叹气。

是真的觉得阿修这一辈子,很惨。

看上去荣华富贵,一手遮天,实际上,谁他妈知道他内心都遭遇着怎样的暴击。

还是连绵不绝的那种。

叶恒这么想着,突然又开始激动了。

他妈的,他现在不是在想关于自己一个月没有碰女人的事情吗?!

卧槽。

自从他第一次醒事之后,就从没这么洁身自好过。

他特么的都佩服自己!

但是今晚上。

他不想委屈自己了。

干嘛要委屈自己啊!

他猛地往2楼上走去。

路过叶半仙的卧室时顿了顿脚步,看着古歆一脸忧心忡忡的听着叶半仙吹牛逼,不用想也知道,叶半仙怎么在忽悠古歆了,也只有古歆这种少个弦的人才会信以为真。

他大步的走过,推开自己卧室的房门。

房门内,叶初在小床上睡着了。

唐夭夭并不在房间。

他转眸,四处看了看,看着亮着灯的浴室。

洗澡?

没听到水声啊!

他诧异,走过去,一推开浴室的大门,就看到唐夭夭在洗漱台挤奶,将奶水挤进一个透明袋里面。

唐夭夭应该是没想到叶恒会出现,她整个人明显被吓了一跳。

叶恒倒是半点都没有不好意思,他就这么看着唐夭夭所有奇异的举动。

“你在做什么?”叶恒问她。

唐夭夭脸蛋有些红,“我把奶水挤出来,然后再给叶初吃。”

“哦。”叶恒点头。

唐夭夭觉得很尴尬。

不管如何,这样的举动被叶恒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多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叶恒也觉得这么一直看着唐夭夭挤奶有点那啥,看了一会儿,转身退了出去。

唐夭夭正松了一口大气。

刚让自己放松。

房门突然又被人推开了。

唐夭夭又瞪大了眼睛,看着叶恒重新走了进来。

“我洗澡。”

“那我出去。”唐夭夭连忙往外走去。

“唐夭夭。”叶恒叫着她。

“嗯?”唐夭夭又停下了脚步。

“谁让你出去了?”

“嗯?”唐夭夭看着他。

“你就待着。”

“……”唐夭夭觉得叶恒偶尔就是要这么抽抽风。

其实她也挤得差不多了。

叶初的胃口不是特别大,她奶还算很好的那种,每次挤出来的奶,叶初都是吃不完的,现在基本上吃奶也有了顿数,不会再像才出生的那会儿,每两个小时就会吃一次。

她将挤好的奶整理好。

因为刚刚其实是是洗过澡之后再挤奶的,所以此刻唐夭夭只是用干净的湿毛巾擦拭。

整理好之后。

她将奶放进了小心储奶的专用冰箱内,忙乎完了之后,抬眸,就看到干湿分区的浴室区,叶恒光溜溜的在洗澡,淋浴,洗的还有些快。

而他是背对着自己,此刻刚涂完泡沫,洗的还很认真。

唐夭夭捉摸着叶恒此刻也注意不到她,就悄悄地抱着小冰箱出去了。

她将小冰箱放在指定的位置,插上电。

看了看叶初,转身准备回房间睡觉。

半夜叶初还会醒一次,她一般会早点休息。

这么想着,就打算掀开被子上床。

刚走向床边,就看到叶恒突然从浴室里面跑了出来,身上还有泡沫,脸上也有,也滑稽的模样。

唐夭夭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半天没说出一个字。

“唐夭夭,我让你出来了吗?!”叶恒火冒三丈。

洗澡洗的正嗨,一转身唐夭夭这女人就不见了。

真把他的话到耳边风了?!

“我看我也帮不上忙,所以就出来了。”

“谁稀罕你帮什么忙,爷就是让你好好看着,欣赏爷完美的身材!”叶恒字字句句。

“……”好吧。

人自恋到这个地步,她也是没办法了。

她咬牙,然后嘴角拉出一抹笑,“那我现在陪你去洗澡。”

“不洗澡了。”叶恒说。

唐夭夭看着他全身的泡沫。

“你过来。”叶恒叫她。

唐夭夭从床边走过去。

刚走过去,叶恒突然一把,将她抱了过去。

唐夭夭就这么杵在了他的胸膛上,然后泡沫也染在了她的睡衣上。

“叶公子……”

“想我了没有?”叶恒问她。

问她的时候,身体还故意动了动。

唐夭夭当然知道叶恒是想要干嘛了。

这么明显的举动,她也不笨。

她笑了笑,“嗯。”

“爷也有点想你了。”叶恒的手开始不规矩了。

唐夭夭很想很想说,爷,你还是洗完澡再继续吧。

显然。

爷就是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的。

唐夭夭就这么在叶恒满身是泡沫的情况下,被那啥了。

算来,两个人这还是第二次。

却也是天雷勾地火,一发不可收拾,一直到晚上很久,久到叶初开始抗议了,叶恒都还不放过她。

她真怀疑,叶恒今晚是突然吃了那啥了。

她半推半就,“叶公子,叶初在哭了。”

“让他去。”

“叶公子,他吃了奶就好了,这道奶之后,我送保姆房间去……”

“唐夭夭。”叶恒狠狠的咬了她一下。

唐夭夭吃痛的叫了一声。

“别少了爷的兴致……”

而后。

叶初就这么可怜兮兮的哭了很久。

很久。

完事之后,唐夭夭连忙起身。

起身去准备抱叶初。

脚刚下地,猛地一下就给摔地上了。

她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这样,像小说里面描述的似的,双腿无力,双腿发抖。

叶恒看着唐夭夭的模样,心情还很好,他眼眸微动看着她,“脚软了?”

“额,嗯。”唐夭夭摸着自己的屁股。

叶恒笑了笑,从床上坐起来,下地将她抱在了床上。

唐夭夭揉了揉自己的腿。

叶恒将她抱上床后,起身去将叶初从小床上抱了起来。

叶初现在哭得已经有些凶了。

感觉到一个陌生的怀抱,哭得更厉害了。

叶恒蹙眉。

这个臭小子,哭什么哭,还哭这么大声!

他欺负他了吗?!

唐夭夭知道叶初是开始有些认生了。

家里面的人,除了她、保姆和叶恒他爸,其他佣人偶尔想要搭把手都抱不到,倒是古小姐这段时间有事儿没事儿往这里来找叶恒他爸还能逗着叶初抱一会儿,其他人,叶恒一抱着就哭。

“叶公子,你帮我把叶初抱过来吧。”唐夭夭说。

叶恒看了一眼唐夭夭,将叶初抱了过去。

唐夭夭接过叶初。

叶初声音明显就小了下去,但此刻因为委屈,还在抽泣。

原本就是用冰箱里面的奶温热了喂叶初的,现在这情况,她只得用可食用的湿巾擦拭了一下,让叶初直接吃。

叶恒蹙眉。

总觉得这小子好像吃了他的东西。

唐夭夭其实现奶不多了。

刚刚和叶恒上床的时候,会分泌,而且之前她已经挤过一次了。

叶初现在大吃了几口之后就开始不满足了。

唐夭夭转头看着叶恒。

叶恒被唐夭夭看着发毛。

“你要做什么?我又没奶。”叶恒直白。

而已溢奶也是她自己的事情,他又没有使劲挤。

唐夭夭真觉得叶恒有时候很二,好在她从小就挺会忍耐的,终究而言,她也不敢得罪了叶恒,只得温柔的说着,“麻烦你去帮我叫一下保姆吧,我让保姆来喂叶初。”

“她也有奶?”叶恒诧异。

“……是我存储在冰箱里面的,她知道怎么做。”

叶恒恍然。

唐夭夭对叶恒的二实在是不敢恭维。

叶恒出去叫保姆进来。

保姆连忙温热了冻奶,装进奶瓶中,递给唐夭夭。

唐夭夭将奶瓶放进叶初的嘴里,叶初吸到大口大口的奶,不哭了,整个人开始很认真的使劲吃,使劲吃,小手有力的紧握着,真的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在拼命的吮吸。

叶恒看着自己儿子。

有这么好吃吗?!

有这么好吃吗?!

味道分明,怪怪的。

叶恒转身走进了浴室,洗澡。

刚刚和唐夭夭疯狂的时候,也在浴室里面洗过了,此刻也就是躺在按摩浴缸里面,让自己放松舒服一下。

躺了一阵,出来的时候叶初就被保姆抱走了。

唐夭夭看着叶恒神清气爽的出来。

她现在觉得全身都是酸的。

刚刚抱叶初都是坚持着又坚持,完全是力不从心的。

她撑着自己下地,这次有了经验,就慢慢的踩在地板上,然后适应着漫漫去浴室。

她也想洗个澡,因为不舒服。

她就用淋浴简单冲洗了一下。

出来的时候,叶恒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唐夭夭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睡在自己那一边。

刚躺好。

一只手臂猛地一下将她拉了过去。

唐夭夭还没尖叫,就感觉到自己被一个怀抱紧紧的搂抱着。

这真的是受宠若惊的。

叶恒其实不太喜欢抱着人睡觉,很多时候两个人都是个睡个,因为够大,平时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可以再睡下两个人。

今晚。

今晚叶公子的举动,各种抽风啊。

唐夭夭安静的靠在他怀里。

此刻也不早了,她其实是真的很困了,迷迷糊糊就睡着。

耳边突然听到叶恒说,“你真打算回娱乐圈?”

整个人一个激灵,唐夭夭觉得自己那一刻瞌睡都被吓走了,点头说,“嗯,经纪人催了几次了,说给我看了一个角色,剧组要开机了。”

叶恒没再说话了。

唐夭夭也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叶恒。

想了想,也不敢多说什么,就这么安静的靠在他怀抱里。

第一次觉得他怀抱还是很温暖的。

这么感受着感受着他的温暖,真的就睡了过去。

叶恒反而有些失眠。

卧槽。

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失眠个什么玩意?!

分明今晚上被满足了之后心情还很好的,莫名的恍然若失,真是撞邪了都!

……

古歆从叶半仙的别墅出来时,叶恒那二货不在大厅了,她本来还打算和他说说话的,想了想时间不早了,也没再上楼去找他,打电话让自己司机来接她,就走了。

每次来找叶半仙,每次都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

能不能就让她命好一次啊!

她各种心情不爽,想起刚刚叶半仙说的什么,她身上的煞气重,让她一定要防小人,否则会惹祸上身。

麻痹的,让她防谁啊?!

她脑袋瓜子本来就不够用,现在更不够用了。

她今晚来分明就只是想要一个讨一个辟邪的玩意,否则这么一天两天有事儿没事儿的就撞见翟安和文妍,她怕自己一个气血攻心,倒真是有了血光之灾。

结果辟邪的东西没有要到,又是些不好的事情接踵而至的传入自己耳朵。

她抓着自己的头发。

真是够了够了的。

她发誓她下次不来了。

每次这么发誓之后,她还是会屁颠屁颠的过来,就是忍不住。

叶半仙看着她其实也头大。

每次看他表情就知道。

古歆靠在车靠背上,在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欣赏文城的夜景。

叶半仙指的防小人,到底是谁?

她身边这么多人,她应该防谁啊?!

根本就静不下来嘛。

她毛躁不安的一路回到了古家别墅,回去的时候,她那小妈还没睡,在客厅看电视。

她左右看了看,她爸呢?

“说明天有早会,就先睡了。”王薇解释。

“哦。”经过这么一提醒,古歆也突然想到,明天确实还有一个董事会议要参加的。

她点了点头,“那我也早点睡了,你马上当新娘子了,也别太熬夜。”

“小歆。”王薇叫着她,“给你说件事儿。”

“你别告诉我你现在是打算不结婚了。”古歆一脸打击过度的样子。

“能不这么天马行空行吗?”王薇实在无语,“我就是给你说一声,我跟你爸在一起不是为了他的钱。”

“你为他钱我也不在乎。”

“我的意思是说,今天不撞见我前男友和他现任嘛,其实我对我前任真是半点感情都没有了,而我之所以找你爸这种年龄大的,也真的是觉得你爸才能够给我安全感,但是你爸好像误会了,大概是以为我嫌弃他老。所以今天有些郁郁寡欢,我说什么他好像都不怎么听。我就是说,你帮我劝劝你爸,我既然愿意跟他结婚,就是死心眼的想要跟他在一起。”

“好,我会劝他的,他就是自卑。”古歆直白,“倒是小妈,你要真的想要让爸觉得自己不老,同时让你们之间的芥蒂消失,最好的办法其实不是靠我,而是靠你自己……”

古歆邪恶一笑,贼贼的说着,“男人觉得自己最能干的时候,可不只是在外面呼风唤雨的时候,还有在床上,征服那啥的时候……”

王薇脸有些红。

古歆也不说太多。

毕竟是她爸,她也会不好意思的。

“那啥,我先睡了,你考虑考虑。”古歆转身上了楼。

王薇看着古歆的模样。

有时候真觉得这妞傻乎乎的,有时候反而觉得,她比谁都古灵精怪!

古正英老是感叹古歆不太上进,在公司上班也是娱乐为主,真不知道以后怎么将这么大的家业交给她来管理,王薇反而觉得,古歆是那种很有潜力的人,也就是说,如果真的背负上了压力,其实古歆也很容易爆发,还是那种,让人惊艳的爆发。

她眼眸微转。

其实古歆刚刚的提议,真不错。

……

翌日一早。

古歆起床。

她发现了一个问题。

但凡前一天见到翟安或者文妍这两个人,她就会失眠。

失眠的后果就是,她早上起床的时候,真的很要人命。

因为今天早会,又不能迟到。

她打着哈欠,洗漱出门。

难得,她爸看上去精神也不太好,虽然穿着西装,也不难看出他的疲倦。

她转眸看了一眼王薇。

王薇当然知道古歆这脑袋瓜里面在想什么,也确实是她想的那些,所以脸红了一下。

古歆一个心领神会。

她就知道她的招好用,看看吧,两口子多亲密啊。

古歆和古正英一起离开别墅,王薇今天开始就请了婚假,在家准备结婚的事宜就不用出门了。

想着明天他爸就真的结婚了,她其实内心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说不出来的滋味。

车子一路到了电视台。

两个人都让自己精神了些,才下车。

古正英说,“半个小时后的早会你叫上翟奕一起,顺便说说他接档的这个节目。”

“好。”

电梯到达,古歆先下了电梯,她爸的办公室还在楼上。

她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坐下。

秘书跟随其后,“古经理,今天早上9点半有个董事会议,特别提醒你,一定要准时参加。”

“嗯,你顺便去给翟奕的秘书说一声,让他腾出时间,一起参加,董事长的意思是,让他自己给董事会说说他的新节目,提醒他稍微准备一下。”

“是。”

秘书离开。

古歆打开电脑。

真的很头晕啊。

捉摸着开完会,她就早点下班,回去补个觉,再做个美容,明天婚礼,她也不能让自己看上去太憔悴。

这么想着,她打开网页看了一会儿新闻让自己不至于打瞌睡,二十分钟后,秘书就提醒她该上去开会了。

她伸懒腰,起身去董事会。

董事会差不多一个月两次例会。

这是其中一次。

要不然他爸也不用到明天结婚了,还来上班。

古歆坐在自己的位置。

她现在也是董事会成员,手上有古氏百分之十的股份,是她爸划拨给她的,说是为了让她能够更好的融入古氏之中,所以就让她先成为了董事会一员。

说真的,这么多会议,就董事会,她觉得是最最无聊,但又不得不恭敬参加的会议,每次对着这帮老头子,她都有种想死的冲动。

她转眸,看着翟奕。

翟奕来得很早,坐的是最角落的位置。

翟奕感觉到古歆的视线,对着她温和一笑。

古歆也回笑了一下。

陆陆续续的,董事会人员全部到齐。

古正英清了清喉咙,开口道,“今天董事例会,我们就简单的看一下这个月的一个收益情况……”

“董事长。”一个董事会成员突然打断古正英的话。

古正英蹙眉,“王董事,有事儿?”

“我突然发现,今天董事会上好像多了一个人。翟总监?”王董事看了一眼翟奕。

翟奕抿唇。

“有什么问题吗?”

“董事长,虽然大家都知道翟总监是你的未来女婿,也是现在电视台的高层,但不管如何,董事会是董事成员的会,据我所知他是没有股份的,坐在这里,你不觉得显得太唐突了些?”王董事一字一句。

古正英脸色有些难看,“他等会儿要给你们汇报,最新的一档娱乐节目。”

“那也可以在我们开完会后再来。并董事会都是内部最机密的一些数据和信息了,一个外人在这里,终究不妥吧。”王董事分明就是故意的。

古歆有些不爽了,正欲开口。

“是我太唐突了。”翟奕从座位上站起来,不卑不亢,脾气还很好,“我先出去等候,打扰到各位董事,抱歉。”

说着,翟奕就走了出去。

古歆看着翟奕的背影。

转眸狠狠的看着那个王董事。

翟奕大概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的讽刺吧。

翟奕的自尊心分明很强。

她咬牙。

古正英看了一眼会议室的门,转眸,回到正题。

虽然王董事明显是在故意针对,但说得有理,古正英也只得顺着翟奕的台阶下去。

他主持着会议,按照例会形式,将整个公司的一个业绩和运营情况以及股市效益做了一个简单的展示。

本来这种会议差不多也就1个小时就能结束。

今天硬生生的是开了2个半小时。

一下子就开到了中午12点。

古歆看了看时间,外面翟奕还等着汇报工作呢。

她心情有些不爽,就看着王董事故意在没事儿找事儿的,不停的在会议上找茬,分明就是在耽搁时间。

“各位董事,马上12点了,翟总监还有外面候着有工作要汇报,是不是现在可以让他进来了,免得耽搁了各位董事中午吃饭的宝贵时间。”古歆难得压下怒气,说得还很温和。

王董事似乎经古歆这么一提醒,才突然开了开墙壁上的时间,“居然就到12点了。”

“是啊,今天王董事难得兴致很高,提了很多宝贵意见。”古歆看似赞美的话,其实各种讽刺。

王董事故意听不出来,笑了笑,“总得为公司尽一份力气。不过也倒是,确实耽搁了大家的宝贵时间,现在也12点了,我想就这么结束了吧。”

“翟奕还有工作要汇报。”古歆说,口吻明显不好了。

“等下午吧,现在大家都等着吃饭。古歆,你年轻还好,饿一顿半顿的没事儿,像我和你爸这种上了年纪的人,不按时吃饭,胃遭不住。”

“谁不知道你们下午都去喝茶都去打牌去了,翟奕这个节目,下周就要上档了,到现在都没有得到你们的最终决策,到时候时间上有了延迟,这是砸了我们电视台自己的招牌。”古歆声音激动了些。

不知道这群人是不是故意针对翟奕。

按照一般的进度,节目的最终播放应该在董事会决策前两周就要确定,现在都临近了,还没能过决策,她都开始觉得时间不够了,这些人不可能比她还淡定。

就是故意的。

因为翟奕直接是空降,当初就有人对此很不满意,而且还有个前提,前提就是几年前王董事的儿子想要进公司,当时就没能给他安排一个好的职位,到现在他儿子都辞职不干了,还在耿耿于怀。

所以不管翟奕多么努力反正这帮老头子就是故意看不惯。

在公司的流言蜚语也很多,翟奕一直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古歆我知道你担心你未婚夫,不过做事情总得有个公私分明吧。公司有公司的规章制度,董事长一句话,我们下午谁敢去喝茶打牌。但不得不说,现在我真的是没办法陪你们饿着,都是些老骨头了,进医院恐怕是难得出来。”

“我说你……”古歆真的很想发脾气了。

“行了小歆。”古正英开口,“王董事也有他的道理,再忙的工作,身体最重要。你们先吃饭,下午2点,董事会继续。”

“古歆,你以后是要继承你爸家业的人,多跟你爸学学为人处世,还这么单纯一股劲儿,到时候可不要怪王叔叔没有提醒你,公司不是你想的那么好管理。”王董事丢下一句话,率先走了。

古歆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老不死的!

拽什么拽!

不就是持有点古氏的股份嘛,还没她多呢,嘚瑟个什么劲儿。

古正英看着自己的女儿,“你去给翟奕说一声,下午2点。让他在准备充足一点,董事会对他有意见,把自己事情做好才是关键,其他,你们别多想。”

古歆不爽的点头。

她走出去,翟奕在门口等她。

“怎么了?”翟奕反而笑着逗她。

“都是那帮老头子,气死我了。翟奕,你的汇报工作挪到下午了,我爸说让你再准备充分点。”

“嗯。”翟奕点头。

“不好意思啊,让你等了一个上午,结果还来这么一出,都是王董事那个老头子,他就是故意找茬。”古歆骂骂咧咧。

“我没事儿的,你别气坏了自己。中午了,我陪你去食堂一起吃饭。”

“嗯。”古歆点头。

中午过后。

吃过午饭,都各自午睡了一会儿。

下午2点。

董事会会议室,缺席了3个位置。

其中就有王董事。

古歆冒火。

打电话,那边说的是高血压犯了,暂时起不来。

其他两个人也是说老毛病发了。

分明就是故意的。

古歆看着坐在最角落的翟奕。

董事会决策,缺席了2人以上都不行的,更何况现在是3个人。

“算了。”等了足足半个小时,古正英直白,声音中带着威信,“后天上午9点半,如果明天三位董事还是因病不能出席,董事会决策照常继续,决策内容让他们补签!”

董事长,毕竟有董事长的威信。

能够容忍一次二次,第三次,根本就不需要再容忍下去。

“耽搁大家时间了,散会。”

其他董事陆陆续续的离开。

古正英转头看着翟奕,“你别有太多想法,我知道怎么处理。”

“谢谢董事长。”翟奕恭敬道。

其实,不用多想,明知道是董事会在故意针对。

古正英先走了。

剩下古歆和翟奕。

翟奕看着古歆都快气哭了的样子,反而哄着,“好啦,商场上这样的事情我见多了,别把我想的太脆弱。何况,是金子,早晚都会发光,除非你不信任我。”

“我才不是不信任,就是知道你有多辛苦,才会恨不得掐死那帮老头子。倚老卖老,也不看看时代的进步,都得靠咱们年轻人。”古歆还是气呼呼。

“所以总会有出头的一天的,只是时间为题。别不开心了,明天你爸结婚了,正好节目没有过,我还能有时间,陪你早点下班,回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翟奕你真的没什么吗?”古歆关心的问他。

“真的没什么。”翟奕将古歆搂抱在怀抱里,似乎是用行动在说明自己真的很好。

而在古歆看不到翟奕脸颊的时候,翟奕的脸颊上,闪过一丝,邪恶的笑!

他真的没有什么。

因为一切,都是故意的!

嗯,亲们记住了,宅如果没有在题外说什么二更,就不会二更的。

别傻兮兮的苦等了。

另外,进群。

你们知道,明天就有好东西了。

好啦,暗示就这么多,自己想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