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4)野心暴露/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翟安带着文妍离开婚礼大厅。

因为喝酒,翟安没开车,而是叫了一个酒店的代驾。

两个人坐在车后座。

翟安闭着眼睛,脸蛋有些红。

文妍转头看了一眼翟安,默默的没有说话。

他们的相处模式也就是如此,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保持着绝对生疏的距离,翟安从不越界。

车子先到达文家大院。

文家大院,早就少了昔日的辉煌。

曾经还有专业军人在此站岗,现在,剩下的就是一座空空大院子。

她爷爷被送去了国外,从此,文城没有了文部长。

她爸在监狱。

她哥去世。

唯一还在这栋大院里面住着的,只有她和她母亲。

她目前现在整日以泪洗面,大概也是过不下去这样的生活了,好几次都想要搬走,如果不是她质疑她留下来,她母亲应该早就回了娘家,打算是彻底和文家人划分界限。

有时候她其实真的不明白那句话,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刚开始她爷爷还没有倒下的时候,她妈还能安分守己的在家里等着她爸出狱,眼看着文家彻底的没落了,她妈也真的坚持不住了,如果不是她还留在这里,苦苦相求,大概,她妈早就远走高飞。

心里说不出来的苦涩。

她突然觉得报应这种东西,真的来得太快。

曾经文家的辉煌,文家在暗地里做的那些被逼事儿,终于也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而她没想到,自己会成为这一切最大的受害者,至少他爷爷出国了,看不到听不到文城人的流言蜚语,至少他爸在监狱,早就已经看透了人生,至少她哥也去世了,去世了,凡是都已经终结,至少,她妈还能够划清和文家的界限,毕竟她不姓文。而她,文妍,姓文,还活着,还留在文城。

“文妍。”翟安突然开口,睁开眼睛看着文妍准备下车。

文妍转眸看着他。

“很多人都会经历很多不开心的事情,不是什么事情都一定要去计较要去比较。安于现状,知足常乐。”翟安说,声音很轻,分明,在提醒她什么。

文妍喉咙微动。

她也不笨,知道翟安的暗示。

不过就是怕她,找古歆的茬而已。

她嘴角淡淡一笑,“我什么都不会做。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已经够惨了。”

说完,下了车。

翟安看着她的背影。

就是因为很惨,所以才会不平衡。

文妍的性格他很清楚,这么多年不管他多故意的疏远他们之间的距离,但认识久了,就自然而然知道了对方的秉性。

他让司机开车离开。

刚刚古歆叫他,他不用想也知道,古歆想要给他说什么,无非就是解释她朋友说的那些话,他其实并不太在乎,有时候听多了,自然就没有多少感觉了,而且这些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比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杀伤力小太多了!更何况,他不想让文妍误会,误会他们之间还在藕断丝连。

文妍嫉妒心太强,家里的事故加上感情的不顺,很容易就会被逼急。

而那些悲剧他不想发生在他能够见到的世界里。

车子停靠在他的公寓。

他按下入户电梯,回家休息。

他不善于喝酒,好像是怎么练都练不出来,就喝了一杯而已,头就晕了半天,他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让自己睡了过去。

习惯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他似乎越来越习惯,一个人,就这么孤身一人。

电话响起的时候,大概已经是晚上了。

翟安看着外面的天色。

是这段时间太累,还是那杯酒的效果,他一觉居然从中午睡到了晚上,中途半点都没有醒过来,不是急促的电话铃声,他估计自己得睡到第二天早上。

他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看着来电,接通,“妈。”

“在哪里?”

“家里。”

“你到别墅来,我有话给你说。”

“现在吗?”

“否则你想什么时候来?”

“好。”翟安无法拒绝。

他起床,简单洗漱了一番,也没有吃晚饭,就直接开车去了别墅。

她妈估计是才从宴会上回来,妆都没卸,就带着翟安去了她的卧室,很严肃的看着他,“翟安,我觉得我今天有点受打击!”

“你怎么了?”翟安看着她妈,“你是怕我爸找个年轻貌美的?像古叔叔那样?”

“你想哪里去了!”温情责备,“我和你爸……算了,我的事情你就不要多想了,我现在郁闷的是你的个人问题。”

“我挺好的。”

“翟安,文妍和古歆是我的黑名单,以后你别和文妍在一起了。她和我们本来就道不同不相为谋!”

“我没有要跟她在一起,只是……”

“没有只是。”温情直接打断他的话,也不听他解释,“明天我会让你爸将文妍调走,去其他部门,以后别跟在你身边了。”

“妈,我的事情我知道解决。”

“等你解决的时候,估计我都已经被活活气死了。”温情是真的有些生气,“还有就是古歆,古歆和翟奕都快举行婚礼了,你赶紧给我忘了她。”

“我没记着她。”翟安解释。

“你什么性格我清楚得很,别给妈撒谎。”

“那你要我怎样?”翟安实在是无语。

其实想来他也才24岁,谈婚论嫁什么的本来就还早,上次那段婚姻,真的纯属意外。

“我现在就是把话给你说明白了,赶紧和文妍一刀两断,赶紧忘了古歆那小丫头片子,其他女人妈随便你!”温情说得明白。

翟安点头。

反正他也执拗不过他妈,凡是就顺着她。

“翟安,妈也是为了你好。这两个女人真的都不适合你,你别这么委屈了自己,妈看着心疼。”温情说得有些感伤。

翟安拉着她的手,“妈,我知道怎么让自己过得更好,你别担心了。你看现在我们一切不都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表哥也顺利当上统帅了,咱们莫家终于得以平反了不是吗?”

“说起你表哥,我也是揪着一颗心!现在你表哥刚当上统帅,表面上看上去风光无限,其实我们都知道现在内部情况恶劣得很,你表哥实权基本没有在自己手上,还有好长一段路得走。这段时间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突然的事情,你表哥昨天还给我打了电话,说暂时不把我们的身份曝光出来,他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能耐,保护我们安危,不想我们参与其中。”

“表哥在经历过二表哥去世的事情后,更加谨慎了。”

“我理解他,也从来没想过一定要恢复自己莫温情的身份,我只是仅仅想要看到我们莫家重新崛起而已。”温情叹了口气,“我就怕你表哥一个人承受着这些压力,太苦。以前还以为有阿离,阿离一直以来都是往政坛方面培养的,在很多政权管理上,或许比你大表哥更顺手,可惜可惜……原本他们两兄弟可以互相扶持互相弥补,现在,终究就只有阿修一个人奋斗了。”

“我当初不应该说离开就离开,要不然现在也能够帮帮表哥。”翟安有些自责。

“傻瓜,人各有命,谁都不能怪谁,妈现在就指望你平平安安。经过阿离的事情后,妈也算是想通了,妈真的是怕亲人离开了!”温情说着,眼眶陡然又红。

翟安安慰了一番。

好久,才脱身,离开别墅。

他还没吃饭,是真的有些饿了。

他往楼下走去,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大门口,古歆和翟奕回来,两个人脚步都是错乱了,看得出来,古歆在努力的扶着翟奕,扶着他上楼,歪歪倒倒的一步一步,两个人没有从楼梯上滚下去,也是奇迹。

他就站在那里。

显然,两个人经过他身边时,都没有看到他。

他默默的站了一会儿,直到翟奕的房门关了过来,两个人一起,进了一个房间。

进了一个房间……

他离开的脚步,突然又倒回了过去,透过半掩的房门,看到房间里面的翟奕和古歆都醉醺醺的模样,因为停留的脚步还有些久,所以看到了翟奕吐了古歆一身。

古歆无语的走进了浴室。

翟奕带着歉意,却还是因为酒醉严重,躺在那里,迷迷糊糊的睡着。

他转身下楼,然后叫了一个佣人上去收拾,自己离开了别墅。

离开别墅,坐在小车上,点火,熄灭,点火,熄灭。

他抬头看着那个窗户,看着那盏灯还一直亮着。

他突然放开方向盘,彻底的熄灭,双手放在后脑勺,就这么靠在了背椅上。

男人也会有自己的劣根性。

他也是一个普通的男人,所以很想知道。

翟奕和古歆是不是,真的住在了一起。

他等了大概有半个小时,他想该发生事情都可以发生了,没再犹豫,点火准备离开。

刚启动车子,就看到古歆裹着一件白色的睡袍,从里面歪歪倒倒的走了出来,看上去还有些滑稽,因为她自己估计觉得自己小心翼翼在走,实际上,走姿已经惊人了。

他将车子停靠在她的脚边。

古歆愣愣的看着他,估计是喝醉了,所以在努力的让自己看清楚面前的人。

“我送你。”他开口。

她看上去更加懵逼了。

“刚刚准备离开的时候,看你扶着翟奕回来,这边不好打车,想着或许会送你一段。这么长时间我以为你会留宿,本打算走了,又看你出来了。”他说,说出来自己都觉得……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其实,他就是在等她。

他看着古歆还处于完全茫然的状态,也真的是被此刻迷糊但眼神直直的古歆看得很不自在,他直接下车将她直接带进了副驾驶,让她坐了上去。

古歆还是这么望着他,好半响说不出一个字。

她现在是在梦游吗?!

翟安突然这般主动。

今天在她爸的婚礼,他是多高冷的?多高冷的?!

丫的还有两副面孔啊!

“回你家别墅?”翟安开车,看上去很平静,声音也是如此。

所以胡思乱想心跳砰砰砰的人,就只有她而已了?!

她咬唇,“翟安,你后悔过吗?”

翟安一怔,捏着方向盘的手微用力。

“我现在有点醉了,所以有些话,想要趁着酒意说出来。”古歆继续。

天知道她现在头痛得要是,但是理智清楚得吓人。

翟安紧抿着唇,看上去很认真的在开车。

“我这段时间老是去找叶半仙算命,我老觉得我总是碰到你和文妍,然后我晚上会失眠,我每次都想要在叶半仙那里讨点什么辟邪的东西,但每次去了之后,叶半仙都说我命不好,然后什么东西都带不走,然后就还是会莫名其妙撞见你和文妍,叶半仙说,那是因为心里在乎才会有这种错觉。”

“我觉得叶半仙其实说得有道理,如果我不在乎你和文妍,把你们当空气,你就住我家隔壁,我也不会把你当回事儿。”古歆说,说到这里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翟安。

翟安回眸看了她一眼,两个人一秒的对视。

翟安回头继续开车。

“翟安,你是真喜欢文妍吗?”古歆一字一句,很认真的问他。

她本来不打算说太多的,真的不打算,就想要自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下去算了,反正她也能自欺欺人的觉得,她和翟奕害死好好的,她和翟奕的感情还会好好的。

今晚。

今晚当她抽风吧。

她抽风的时间也不少,多一次不多。

翟安一直认真的开着车。

那一刻,听得很清楚古歆的问题,但那一刻,却没有回答。

古歆等了好一会儿,好一会儿,转眸看着车窗外,“没什么,我就是随口问问。”

翟安紧抿着薄唇,依然沉默。

有时候沉默真的很让人崩溃,古歆在控制自己,不暴躁不急躁。

车内很安静。

古歆觉得好在自己头痛,头痛欲裂,所以还能稍微忽视心口的压抑情绪。

她靠在后座上,眼眸看着窗外。

文城的夜景也看得乏味了,她闭上眼睛,假装在睡觉。

这样,彼此就不会这么尴尬了。

她其实还很庆幸,刚刚什么都没有说出来,说出来,就真特么的丢人丢大了,别看她一副厚脸皮的样子,其实她自尊心也很强的。

车子一路平稳的停到了她家别墅门口。

她其实没有睡着。

但那一刻就是不想下车。

她这个人就是报复心很强的,总觉得在什么地方吃瘪,就应该在什么地方讨回来。

而她现在装睡不下车,翟安也拿她没办法,只得这么陪着。

浪费点他大好的夜晚时光,也当自己发泄了。

这么想着。

她果真睡得很“舒服”。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她觉得自己也真的装不下去了,比耐心,她可没有翟安的一半。

她睁开眼睛回头。

一回头,就看到翟安突然靠近她。

然后两个人距离很近。

近到。

她感觉到了她唇上,他的唇。

翟安刚刚是打算亲她吗?

如果她不回头,是不是就能够抓住,翟安偷亲她的举动。

心里在各种暴走崩溃,她干嘛要睁开眼睛,她干嘛要睁开眼睛,她到底是那根神经抽风了,要这么去睁开眼睛。

她现在真的肠子都悔青了……

其实翟安不是偷亲她,而是打算帮她抽调安全带,然后叫她下车。

此刻不早了。

酒醉的人,还是应该睡在床上。

然而他并没想到,自己弯腰靠近的时候,古歆会突然回头。

两个人的唇,碰到了一起。

他眼眸微动,看着古歆的眼眸直直的看着自己。

似乎也被这样的事情,吓到不知所措。

他回神,看上去自若的离开她的唇瓣。

离开的时候,似乎感觉到她舌尖的一丝触碰,很轻,恍若错觉。

古歆看着翟安离开。

看着他坐直了身体,回到自己的驾驶室。

刚刚,在她准备主动的时候,他又离开了。

而她,现在也鼓不起勇气再去主动。

她打开车门,准备下车。

“古歆。”翟安突然开口,声音分明还有些沙哑。

“嗯?”古歆看着他。

“刚刚……”

“我知道我睡觉的样子挺迷人的,所以做为正常的男人会一不小心动了小心思其实我也可以理解,身体反应都是不受控的!放心吧,我不会用有色眼镜看你的。”古歆说得还很慷慨,“你早点回去吧,不早了。”

翟安看着她的模样,实在不想戳穿她。

她的睡相真的不好,偶尔还会流口水……

他抿唇,直白道,“刚刚我只是为了帮你取安全带。然后叫醒你回家。”

“……”你丫的就装吧。

反正姐不信。

“还有,其实我和文妍之间……”翟安正欲开口。

电话突然在此刻响起。

他看着来电,那一刻古歆也看到了。

偌大的屏幕上,文妍两个字特别醒目。

麻痹的她不是喝醉了吗?此刻干嘛看得这么清楚。

她瘪嘴,看着翟安接通电话。

“文妍。”

“翟安,你到我家来,到我家来,我妈自杀了,我妈要自杀,我不知道还能找谁……”那边一接通电话就开始哭,似乎是真的到了不知所措的地步。

“你平静点,我马上过来。”翟安脸色变得严肃了些。

古歆蹙眉,只听到文妍在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了?”

“你先下车。”

“哦。”古歆下了车。

下车后,翟安就开着车走了,很快。

古歆看着翟安的车尾灯。

也不需要追着问答案了。

一个电话就让他这么激动,她也没辙了。

她转身走进别墅。

她拉扯着身上的白色浴袍。

如果翟安对她还有半点在乎,应该会问她身上的衣服。

但是他没有。

如果翟安在乎她,在她说她后悔了时候,翟安应该会有所反应。

但是他没有。

如果翟安不喜欢文妍还可能喜欢她,在她问他喜不喜欢文妍的时候,他不会选择沉默。

而他真的很沉默了。

甚至于,在最后他们无意接吻的时候,他主动离开了,没有她那般……有一瞬间的脑门充血,想要更加深入。

所以种种迹象。

翟安果然已经是别人家的男人了。

别人家的男人……

她能说,这真他妈的是多么痛的领悟吗?!

好在。

好在,她没有问出来“你后悔你曾经说的那句,除了我,翟奕的东西你要定了吗?”

以后,就算烂在自己肚子里面长霉了也绝对不再说出来!

……

翌日。

古歆被闹钟叫醒的时候,真的是很想杀人的有木有?!

她不起床。

打死也不起床。

姐姐都要困死了,而且明显今天的宿醉很严重。

她捂着被子,让自己什么都不要想的继续睡,身体最重要身体最重要。

睡了不到两分钟,她猛地掀开被子,一脸暴躁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以前的自己就算发生天大的事情也能高枕无忧的睡得坦然无比,现在到底是肿么了肿么了,有一点点事情,心里就不安稳,一不安稳,就算是躺在床上也睡不着。

她气急败坏的从床上起来,去厕所洗漱。

一漱口,就哗啦啦的将昨天的所有东西都给吐了出来,吐得还很多。

她呕吐了好一会儿。

觉得黄疸水都快被自己吐光了,才稍微舒服点的又漱了漱口,化了个小妆出门。

楼下,她爸和她小妈在饭桌上吃早餐。

新婚第一天,恩爱着呢。

她走过去,就算是上了妆,也不难看出她的憔悴。

古正英看着自己女儿模样,皱了皱眉提,有些责备的语气说道,“昨晚上喝多了?都说了女孩子不能喝太多酒,而且你都快结婚了,身体不养好,怎么生孩子。”

“我又没说这么早要孩子。”古歆嘟嘴。

“你不要孩子你这么早结婚做什么?”

“爸是因为想要孩子才这么早结婚的吗?”古歆反问他。

古正英觉得自己这一刻,竟然无言以对。

王薇在旁边笑了笑,“好了老古,你就大方给女儿承认,我们是有计划要孩子的。”

“真的吗?”古歆激动的问道。

“你不开心?”王薇看着古歆异常的模样。

“开心啊,免得我爸一天催我要孩子。”古歆贼笑,“小妈你要加油哦,要为我们古家开枝散叶!”

“也要你爸加油才行。”王薇说着,脸还红了一下。

“我爸不行吗?”

“也还挺好……”王薇说。

“咳、咳。”古正英故意咳嗽。

女人是什么事情都会搬出来聊天的吗?

王薇看着古正英的模样,舔了舔舌头,和古歆不再多说。

古歆也识趣。

这么私密的事情,还是两个人分享就好了。

简单吃过早饭。

古歆就和他爸去上班了。

这周上完。

下周,他爸就会和王薇一起去国外蜜月旅,时间是半个月。

总算到老了,让她爸终于也能好好的享受一回了!

到达文城电视台。

古歆走进自己办公室,让秘书给她泡了杯咖啡醒酒。

宿醉的感觉绝对比当天醉难受一百倍,她现在真的是病怏怏的,病怏怏的坐在办公椅上,一点精神也提不起来,胃里面还难受得要命。

秘书敲门而进,“古经理,董事会十分钟后开始,提醒你现在要上楼开会了。”

“一定要去吗?”古歆问她。

秘书懵逼。

董事会,公司最高领导会议了,当然要去。

“算了,出去吧,我知道了。”古歆也觉得自己问得多此一举,当然要去了,不去,翟奕的节目方案,不知道又会出什么幺蛾子。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一口气的从办公椅上坐了起来,然后离开办公室,直接去了董事会会议厅。

她来的时间有点晚,所以基本上所有的董事都到齐了。

不管如何,董事长的威信还是有的,都还是不敢真的触碰了他的底线。

古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抬眸看着翟奕,看着他脸色也不太好的模样,此刻应该是故意在让自己精神奕奕,所以勉强还看不出来昨天那个醉的要死的人是面前的这个男人,反到是她,真的软绵绵到提不起半点精神。

会议开始。

古正英说了说这个会议的目的,然后让翟奕开始讲解他的节目。

翟奕说话很有感染力,天生的领导者风范,整个过程,他铿锵有力的将节目的要点讲解得淋漓尽致,其实这档节目已经算是国人娱乐圈的一个创新了,真人秀都已经烂大街的综艺秀,总算将“真人”二字放在了平民百姓上!这样的创举,如果做得好,又会是一片争相模仿。

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翟奕将自己的节目进行了汇报,很详细,很精彩。

至少有好几个董事都是一直赞同的。

“时间紧迫,这档节目在本周的疯狂大作战结束后,就会上这个节目,所以希望大家不要耽搁时间,直接对这个节目进行决策表态。我个人认为是很好的,之前也看过这个节目的一些剪切录制,效果很好。”古正英先表明自己的立场。

其实董事会成员,一个用9个人的重要董事成员,除了古正英和古歆,其他人基本都不坐班的,也就是有董事会议的时候开会决策什么的,所以很多时候,董事会的决策都会根据董事长的意思。

“我其实不太赞同。”上次故意缺席的王董事,突然直白的开口。

古正英眼眸一紧。

这段时间,王董事倒是活跃得很,似乎对他的决定,处处都是针对。

“现在各大综艺流行的都是真人秀,都是明星真人秀,真人版的谁都不认识谁愿意看?我们也不是地方小台,在北夏国这么多电视频道上,我们的份额可是全国居首的,一做不好,砸了招牌,以后还有谁愿意看我们的节目?况且了,我们也就是刚刚把综艺做好,现在求稳而不是求什么创新,你们难道不知道,现在一创新,必死吗?娱乐圈现在还能够消费明星真人秀,为什么不继续?!我记得除了翟总监现在这档节目在候选外,还有一档节目是之前就一直在准备的明星军旅真人体验,这个节目,董事长又准备放在什么地方?”

“王董事,军旅真人秀这个节目我觉得嘘头不足,因为其他几个电视台都做过相关部队的真人秀节目,效果平平,所以暂时是考虑不放在黄金时段,主要还在网络上播放和凌晨播放,而翟奕这个节目,我觉得比较有市场。”

“董事长,我能怀疑你是为了扶持翟奕而故意将我们之前筹备的节目停滞吗?我并不觉得因为其他电视台有了军旅类我们就不应该做了,何况军旅的明星我们请的都是些多大牌的明星?!你好意思放在凌晨吗?你反而放几个不知名的普通人放在黄金档,董事长,我真没见到几个电视台会这样做的?这不是选秀,这是真人秀!”王董事分明就是故意引起事端。

古正英脸色不太好了。

王董事抓着他护短说他偏袒,他倒是有理说不清。

倒是古歆实在听不下去了,“王董事,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就应该随波逐流而不是引领时尚了?!我就说这么多年为什么我们电视台一直不温不火,原来就是因为有你这种死板的董事成员!”

“古歆,你说话还是要尊敬一点!我比你大了一倍,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你就仗着自己是董事长的女儿,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我怎么为所欲为了,发表自己的意见不可以?王董事不也在发表自己的意见吗?就你能够质疑董事长的决定,我就不能质疑你的决定了吗?真是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了?!”

“我难得和你一个丫头斗嘴。现在我们也不耽搁时间,就两个决定。第一是支持军旅真人秀节目放在黄金档,将翟总监的节目放在凌晨。第二是支翟总监的节目放在黄金档而我们的军旅真人秀放在凌晨。大家都表个态。”王董事不想和古歆啰嗦,直白道。

古正英也不想多说,“大家表态吧。支持翟奕的节目放在黄金档的,请举手示意一下。”

然后。

整个董事会会议室,就只有古正英、古歆以及两个一向不管什么决定都誓死追踪董事长的两个董事举了手,一共也才4个人。

古歆有些不太相信这样的结果。

她看着其他几个董事。

看着王董事,一脸得逞的笑。

“董事长,其实大多数人还是觉得,稳中求胜更好。虽然年轻人有创新的精神有自己的想法并不是坏事儿,但有时候平台可以不给那么高。你想要扶持你的未来女婿,先用凌晨这个档期来试试水也不见得不是好事儿。多磨练一下年轻人,否则容易自信心膨胀?是不是,古歆。”

古歆狠狠的看着面前王董事。

这般故意挑衅她,真的是气气气死她了!

“好啦,结果很明显,我想董事长也知道应该怎么做了,没其他事情,我们就散会了。”王董事说着,率先走了。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离开。

偌大的高级会议室里面,就剩下古歆,翟奕和古正英。

古正英脸色也不太好。

这还是第一次,董事会驳了他的面子,当场拒绝了他的决定。

“其实没关系,王董事说得也有道理,我毕竟是新人,而且这个节目确实有些大胆,放在黄金档确实有些冒险了,凌晨档也可以。”翟奕反而安慰他们说道。

古歆看着翟奕,心里其实是知道翟奕有多难受的。

为了这个节目,没日没夜的加班了这么久。

当时说婚礼改期,翟奕没有拒绝大概也有部分原因是在筹备这个节目,婚礼改期还能够多点时间,他几乎每天都在为这个节目奔波劳累,甚至第一期的录制,他全程跟踪参与,后期的剪辑更不用说了,一遍又一遍的反复看,反复修正。

“爸,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古歆转头看着古正英,“你也知道,军旅节目因为有大牌明星,有些观众为了明星可能还会在深夜去看的,还能有点收视率,但是翟奕这个节目,每期就一个明星嘉宾,号召力哪里够,要真放在凌晨,就真的沉了下去!你也看到了,这个节目其实很成功的,我真觉得明星真人秀已经看烦透了,而且都是那么几个人翻来覆去的参加,我也会有审美疲劳啊!”

“小歆,爸对翟奕的节目也很满意,但是你也看到了,董事会成员9个人,就4个人同意,我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能仗着自己是董事长就真的一手遮天!一直以来董事会都是最高决策层,都是需要得到一致通过才能够实施,我要是质疑按照我的要求做,董事会成员可以将我告上法庭的!”

“所以就任由王董事这种小人多作怪?!”古歆气得牙痒痒的。

这种老顽固,早就应该退休了,还在公司待着干嘛?!

不仅没有做出贡献,完全是在拉后腿!

“这次就只有委屈了翟奕。”古正英说,“下次我们就可以多留个心眼,还是应该提前和其他董事做好沟通,也是我疏忽了,我以前也没被这么质疑过。”

古歆嘟嘴。

她爸都这么说了,她能有什么办法。

翟奕附和着,“没事儿,正好趁着这次机会,历练一下。”

“就真的没办法打击打击一下王董事那老头子吗?这么耀武扬威的,看着就生气!”古歆嘀咕着,心里很不平衡。

这么好一档节目,说不要就不要!

窝火!

“其实……”翟奕欲言又止。

古歆看着他,“你是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不是,只是听你说想要报复一下王董事,我倒是灵机一动的想到一件事情,但是现在……”翟奕似乎是有些难以启齿,“我觉得不应该说出来,以后再说吧。”

“怎么了?”古歆蹙眉。

古正英也有些憋着气,倒是很想听听翟奕有什么想法,“你直接说就是,马上就是一家人了,别这么见外。”

古歆也在旁边点头。

有什么好的方法,你倒是说啊!

翟奕看着他们,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字一句说道,“让我成为董事会成员之一。”

话一出,古正英和古歆都有些愣怔。

翟奕看着他们的模样。

这一招还是跟翟安学的。

当初翟安是怎么把他撵出翟氏的。

现在,他就用什么手段,将古氏纳为己有。

他不是为了报复翟安,报复翟安没必要将古歆拉进来,他只是想要掌权,只是想要让世人看到,他翟奕,就算没有了翟氏这个平台,他依然风光无限,他依然能力非凡。

当然,最大的目的还是,利用古氏的一切最终去对付翟氏。

和翟家人的账,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他要一点一点,还回去!

好啦,今天是没有二更的。

所以亲们不用等了,么么哒。

求月票。

让宅到12名吧,12名,就是榜上有名。

13名,妥妥的很憋屈有木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