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5)得逞/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让我成为董事会成员之一!”翟奕说,说完,看着古正英和古歆。

两个人都沉默了。

这么突然的建议,自然是没办法让人一时之间就接受得过来。

翟奕笑了一下,“也是我突发奇想。只是觉得,如果我成为了董事成员之一,我们就多了一票,在双方持平的情况下,董事长有决策权。我想得比较单纯,可能考虑不周的地方,叔叔你别介意。”

古正英回神,“不会,你也是为了大局着想。”

口上这么附和着,心里其实也有自己的小心眼。

成为董事自然就是想要古氏的股份,古氏的股份,他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给了别人。

“但是这件事情我还要细心考虑一下。”古正英说得直白。

没有答应,没有拒绝。

而是这么委婉的,给了彼此退路。

翟奕笑了笑,“我只是建议而已,叔叔不用有任何负担。”

“不会,你做好你自己的,其他事情我会考虑。”

“嗯,那我先下去了。”

“我跟你一起吧。”说着,古歆就准备上前跟着一起走。

“小歆,你跟我去一趟我的办公室,我有话给你说。”

“现在吗?”古歆皱眉。

“嗯。”古正英很严肃。

古歆看着翟奕,“那你自己走吧。”

“嗯。”翟奕笑着,看上去没有任何情绪。

一走出会议室,整个人脸色就变了很多。

他眼眸一紧。

古家的股份他要定了,就算他不要,翟弘也不会放过,与其便宜了翟家人,倒不如先下手为强。

他大步离开。

古正英带着古歆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古歆看着她爸,忍不住问道,“你叫我来这么久也不说话,我昨晚喝酒今天宿醉,真的很难受,你就不能让我回去睡个好觉吗?”

“小歆。”古正英看着她,“你告诉爸,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翟奕。”

“啊?”古歆纳闷。

“认真地回答,你是不是真的决定和翟奕一辈子?”

“怎么突然这么问?”古歆低着头玩手指头,懒洋洋地说着,“都答应和他结婚了,我又不是拿婚姻当儿戏,当然是想要和翟奕过下去了。”

“翟奕今天说的话,我想你也听得明白。”古正英说,“他看上去无所谓,实际上是想要实权。企业很现实,有股份就有了权利,如果我划拨一部分股份在翟奕头上,翟奕成为了董事会成员,任何事情自然就有了发言权。这两天翟奕在董事会上被人欺压大家也有目共睹,如果我现在不做出点表率,翟奕以后在董事会上更加没办法立足,凡是,有了一次就会有二次,有可能以后翟奕的很多项目,都会被董事会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否认,而且很多的决策项目,翟奕都没办法参与,说直白一点,他在我们古氏就是一个局外人的身份。”

“而翟奕是一个对工作很有追求的人,他不甘于他现在的处境。”古正英一字一句。

他很明白,翟奕今天的话,不是突发奇想。

而是在试探,他在他们古氏的身份!

“爸的意思是……你愿意给他股份?”古歆问他。

他爸对股份有多看重她是知道的,现在居然主动这么说,倒是真的让她很诧异。

她原本没想过的。

而且刚刚翟奕说要成为董事会成员之一的时候,她其实还有些反感。

但终究,也只是转瞬即逝的情绪。

转念也觉得她爸说得很有道理,翟奕是一个对工作追求很高的人,不可能让自己一直这么委屈下去,他需要得到认可,这是他做人做事儿的原则。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翟奕的性格。

一个人的性格,其实很难因为谁而改变。

她也从来不要求他为自己改变,爱情本来就是平等的。

谁愿意多付出一点就多付出一点,不应该用一个标准去衡量,自愿就行。

她揉了揉自己的头。

觉得思维有些跳跃。

她爸现在在说,关于划拨股份的事情。

她认真的看着他爸。

他爸又是一阵沉默,沉默着好久叹了口气说道,“翟奕也是个不可多得的成才,如果他真心是愿意帮我们古氏打理一切,没有什么其他心思只是为了利用我们古氏的平台证明自己,倒真的是一件好事儿,我担心的是,他胃口太大,要的不是古氏一点点,而是古氏全部。翟奕这个人的人品如何,爸不多说,但作为商人,翟奕绝对可以称作为不折不扣!”

“那爸你到底怎么想的?”古歆皱眉。

看着她爸似乎比她更加纠结。

“所以我想问你,你是怎么想的。”古正英说,“爸听你的,你说你给就给,你说不给就不给。”

“我说老头子,你不要推卸责任好不好?分明是想要留住翟奕这个人才,又怕他野心勃勃自己驾驭不了?!到时候如果决策错误了,还可以栽赃陷害在我的头上,我才不要做这样的决定,你爱给就不给,不爱给就算了。我和翟奕的感情,也不会因为一些公事而有所影响。公私分明,这样的原则我还是有的。”

“你真的不打算为翟奕争取一下?”古正英问她。

古歆咬唇。

心里其实还是很想让她爸划拨股份给翟奕的,刚刚王董事的盛气凌人她也真是咽不下那口气,恨不得找到一个更好的方式让他一败涂地,但仔细一想,翟奕如果真的拥有了他们古氏的股份,以翟奕这么强势的人,很有可能就真的会做一些极端的事情,而她控制不了。

倒不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儿。

这事儿,就这么忍了过去。

“爸,我不争取,你自己做决定。”古歆说得肯定。

古正英看着古歆。

总觉得自己女儿,好像有那么一刻成熟了很多。

不是说她的答案让他觉得她好像变了,而是她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明显是想了想,是认真的想了想。

以前她最嫌麻烦的一个人,最不喜欢考虑太多,但现在,也开始学着思考了。

古正英那一刻有些欣慰,笑得慈祥,“那爸听你的,暂时不给。”

古歆也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感觉好像很对不起翟奕。

她深呼吸,“没其他事儿我先出去了。”

“身体不舒服就回家修养吧,别逞强了。”

“我才不逞强呢!我现在就回家了。”古歆说着,转身走出了他爸的办公室。

本来就打算的开完董事会回家。

她确实需要休息。

这么想着,刚回到办公室准备拿包离开,房门外秘书就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有些着急的模样,“古经理不好了,翟总监那边好像出了点事情。”

“什么事情?”古歆看着她。

能不能让她消停一会儿。

“好像是翟总监下面的人和翟总监在争吵,大体是答应了他们节目会上黄金档的现在改到了凌晨,对翟总监表示很不满。”秘书说,“现在好多人在翟总监办公室里面,感觉都要打起来了,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我马上去。”古歆连忙跑了过去。

远远,就听到翟奕的办公室传来吵闹声。

一个男员工大声的说着,“翟总监,我们也真的是够拼了,因为你说这档节目会放在黄金档,我们都是拼命地没日没夜的加班,就想着能够将这个节目做好,小齐他老婆生孩子他都没有及时赶回去,差点闹得离婚也先把工作放在了第一位。我们这么多人的心血,从最开始策划到找适合的人群,再到拍摄场地的选择,环节的设定,助阵嘉宾的挑选,哪一件事情不是大家辛苦弄出来的,遇到困难的时候,大家有退缩过一步吗?!本以为这个节目可以在黄金档播出,也不枉我们这么多人辛苦这么久的成果,现在你突然宣布说,这个节目挪到了凌晨,反而让军旅节目在黄金档,那个节目大家不是没看过,完全就是在复制粘贴,根本就没有心意,我们实在是想不通,凭什么?!”

很激动的情绪。

其他人似乎也开始起哄。

翟奕被围困在里面。

这还是第一次,底下的员工,集体抗议高层领导,面对面,指着鼻子说。

“我尽力了。”翟奕在努力解释,“但是董事会有董事会的考虑,也是我自己自信心太膨胀了,让你们也认定了这个节目会上黄金档,给了你们希望让你们失望,我很抱歉。”

“翟总监,我们要的不是你的道歉,而是一个说法!你说如果是其他更优秀的节目,比我们更优秀的节目取缔了我们,我们不会这么激动,只会接受,接受自己的不足。但是现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哪个节目更好,哪个节目用的心血和精力更多,哪个节目更容易一炮而红?!”员工很是激动,说的话,也无比的高昂大声。

翟奕叹了口气,“具体,我想到时候董事会也会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的,现在我也很无奈,还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好!我们就等董事会的解释吧。反正,如果没有一个让我们可以心平气和接受的答案,我们也可以集体辞职!”其中一个员工狠狠的说着,“我们不愿意给一个盲目的集团做着盲目的事情,浪费人生价值,可耻的行为!”

说完,那个带头的就转身走出了翟奕的办公室。

其他人也离开了。

办公室外好多看热闹的人,也都自觉地走开。

古歆看着散开的人群,看着办公室内坐在办公椅上,有些无奈的翟奕。

整个人少了些意气风发,显得有些颓败。

翟奕曾经是多么的辉煌,当时还上过最具影响力的商业杂志,全国最有权威之一,以最年轻的企业家身份。

现在……

现在,却被自己的手下,逼到这个地步。

翟奕转眸,似乎看到了门口的古歆。

古歆也这么看着他。

她主动走了进去,关上了他办公室的房门。

办公室内。

“刚刚你都听到了?”翟奕问她。

看着她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的椅子上。

古歆点了点头。

“我很理解他们,他们真的很辛苦,辛苦之后就想要得到相应的回报。而现在,显然一切的发展和自己意想的差距很大,所以激动了点。”翟奕说,“而我现在有的情绪也只是,没能够真的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总不能告诉他们,是董事会针对我吧!”

古歆抿着唇。

翟奕笑了笑,“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还是会做好我自己的本分。”

古歆有些沉默的坐在翟奕的对面,好半响才开口说道,“奕,你会不会很不甘心?毕竟这个项目你也付出了很多努力。”

“不甘心肯定是有的。”翟奕说,“不过我没他们那么激动,我想机会可以慢慢来,总不能也辞职不干吧。我既然答应了到古氏来上班,自然就不会轻易放弃。自然就不会让你失望,说好了替你分担的,只可惜,就公司现在的情况,确实有些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就是在说自己没有实权吧。

想起翟奕刚刚被自己手下员工紧紧相逼,想起他的日夜辛劳。

她觉得自己真的狠不下心了。

她捉摸着她要是给漫漫说她真的准备将股份划拨一份给翟奕,漫漫肯定会说她愚蠢,但她就是这样的性格,有时候真的没办法拒绝一些,她心里面认可的事情。

无论如何。

翟奕是因为她,才放弃了翟氏的一切。

她现在,不应该让他遭遇这些所有种种。

她淡淡的一笑,“我让我爸划些股份给你吧。”

翟奕似乎是不相信的看着古歆。

古歆说,“反正都是一家人,翟奕我相信你。”

翟奕看着古歆,久久才说道,“小歆,谢谢你的信任。”

“嗯。”古歆点头,“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找我爸。”

“小歆,我不会白要的,你爸爸手上的股份,按照市面价值,他愿意划拨我多少,我就用多少钱来购买。”翟奕说得清楚。

“好。”

古歆离开翟奕的办公室。

她在想,有时候自己的不坚定,也许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天崩地裂的事情也说不一定,虽然明知道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还是会,走下去。

她又走进了古正英的办公室,然后将情况说明。

古正英看着她,好久,“既然你下了决心,我就按照你说的做。现在爸手上的股份百分之四十一,加上你手上的百分之十就是百分之五十一,其他7个董事平均百分之七,最低的百分之四点三,我划拨翟奕百分之五。”

古歆点头。

“百分之五对翟奕而言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我手上就还有百分之三十六。”古正英说,“你也别太担心,爸看着的,实在不可控了,还能收回来,也不会有你想得那些事情发生。”

“爸谢谢你。”古歆真诚的说着。

“傻瓜,都是一家人。爸只要知道,你是真的认定了翟奕打算和他一辈子就行。”

“嗯。”古歆狠狠的的点头,“翟奕对我很好,感情也很真,以前经历了那么多,最后他还愿意为我付出等我这么久,我也没有道理辜负他。”

“别勉强就好。”古正英和蔼的一笑,“下午我让律师过来将股份划拨了,明天一早我再组织一次董事会议,将翟奕的事情落实了,后天一早我和薇薇就要出国旅行了,我走这段时间,小歆你多留点心,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可以打电话给我说。”

“你和小妈玩开心一点。最好是能够带个球回来。”古歆邪恶一笑。

“球?”

“就是baby。”古歆直白。

古正英无语了。

隐约,脸还有些红。

大叔害羞起来,还真真挺可爱的。

她爸其实也是老来一枝花。

“我先出去了,今天真的有些不舒服,我回去休息一下。”

“好。”

古歆走出古正英的办公室。

又走向了翟奕的办公室,将他爸说的下午划拨股份的事情给翟奕讲了。

翟奕只说,会竭尽全力,不会让她失望的。

她信了。

她总是很容易相信一个人,估计这就是为什么,她活的会比别人更轻松的原因,她是真的不想浪费时间去怀疑别人有更多的心思,虽然很蠢,至少活得不累。

解决忘了一切。

古歆终于坐着车打算回家休息了。

她真真真的难受死了。

坐在车上,却突然半点都不想回去。

她想了想,给司机说了个地址,去找陆漫漫。

车子听到别墅,古歆每次穿过那群黑压压的保镖的时候,都后背一凉的感觉。

真不知道莫修远那厮是怎么想的,莫非是怕陆漫漫长了翅膀飞走了?!

她大步走进别墅。

莫璃无所事事的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边看电视一边抱怨着,“都是明星真人秀,要不要有点创意,看得人都乏味了,北夏国的人就没有半点创新意识吗?过度消费有什么意思!”

“没意思。”古歆突然接嘴。

莫璃转头看着她。

她说自己的,这女人擦什么嘴。

“下周我们电视台有一个百姓版本的真人秀节目,你或许可以看看。”

“你在给你家电视台做宣传吧!”莫璃一脸不屑。

“看不看随便,我也是好心提醒你,怕你这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人,在家里面憋死了。”

“古歆,你能不能好好说话!”莫璃尖叫。

“对你不能!”古歆笑得一脸高兴,“谁让你长得就一副,苦瓜脸。”

“你才苦瓜脸!”你丫的全家都是。

古歆似乎没心情和莫璃斗嘴,起身大步的往楼上走去。

陆漫漫不在大厅,一般就在卧室休息。

她推开陆漫漫的房门。

陆漫漫果然坐在大床上,在看育儿经。

抬眸看着古歆,还有些诧异,“你怎么过来了?”

“怕你闷得慌,过来陪陪你。”

“是你自己闲的慌吧。”

“我就是闲的慌!”古歆嘟嘴,掀开陆漫漫的被子就上了床。

陆漫漫其实很想提醒她,让她至少梳洗一番,莫修远这个人有轻微洁癖,转念,反正莫修远也不会回来。

回来的时候,被单都重新换了。

而且今天的古歆明显是脸色不要,不用想也知道,她爸昨天大婚,昨晚她肯定也是喝嗨了,今天还能这么起床去上班,也算是奇迹。

她睡在陆漫漫的旁边。

很久没有和陆漫漫睡在一起了,小的时候就爱和她一起睡,好长一段时间都住在漫漫的家里面,她爸叫都叫不回去。

现在一晃,彼此都已经长大成人到,身边有了其他人了。

陆漫漫看了一眼捂着被子睡觉的古歆,掀开被子起床。

“你去哪里?”古歆看着她。

她就是想要她陪陪自己。

“我看你要睡觉了,去把窗帘拉过来,你不觉得光线太亮吗?”

“哦。”古歆应了声。

有些感动,就是这么在心里面,说不出来。

陆漫漫将窗帘拉了过来,房间黑暗了很多。

5月的天气正好,不冷不热。

古歆就这么看着窗帘随着风在静悄悄的摇摆,感觉到陆漫漫也这么躺了下来,似乎是打算陪着她睡一会儿。

她突然开口道,“漫漫,我让我爸给了翟奕百分之五的股份。”

陆漫漫顿了顿,“好久的事儿?”

“今天。”

“所以你现在在不开心?”陆漫漫有些费力的躺了下来,躺在古歆的旁边。

“不是。”古歆摇头,“有时候觉得翟奕这么帮我,给他点股份也是应该的,何况也是形势所逼。”

“那你今天的情绪来自什么地方?”

古歆翻身,回头看着陆漫漫,“为什么我什么事情你都能够发现?”

“我也很困扰。”陆漫漫微微一笑。

“昨晚上。”古歆说,“我趁着酒意,和翟安说了些事情。”

“说什么了。”陆漫漫倒是突然很有兴趣。

“我就说我有些后悔了,然后啪啦啪啦还说了一堆,然后还问翟安,是不是真的喜欢文妍。”古歆全盘托出,对于漫漫,她真的不想隐瞒了自己的情绪。

“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翟安丢下我,还是去找文妍了。”古歆直白。

“如果翟安回答的是,他不喜欢文妍,你会怎么做?”

古歆一怔。

“会重新选择翟安在一起吗?放弃翟奕?”

“我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就不应该问这样的话,你现在是成年人了,对自己没说过的一句话就应该负责。”陆漫漫很认真,“而我现在很认真的在提醒你,如果你真的愿意放弃翟奕而选择翟安,我很支持你和翟安重新在一起。但如果你没有下定决心这么做,我不希望你去打扰翟安,这对他而言,只会是再次伤害,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儿。”

“其实翟安也不太喜欢我了。”古歆无奈的一笑。

“如果还喜欢呢?”陆漫漫逼问。

好吧。

就算如果还喜欢,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下定决心,真的和翟奕说再见。

总觉得翟奕为她付出了太多。

她这个人虽然没心没肺,也没有绝情到那个地步。

她深呼吸,“算了,我还是睡觉吧。”

“古歆。”陆漫漫叹了口气,“感情的事情真的没有谁可以帮你,你心里怎么想的,都是你自己最清楚。别真的为了谁,勉强了自己,这是一辈子的事情!”

“嗯。”古歆点头。

点头,捂着被子睡觉。

陆漫漫的话也就只能说到此。

平时看古歆雄赳赳气昂昂,其实内心,比谁都容易心软。

两个人一起躺着睡了会儿。

陆漫漫一天睡得多,没多久就醒了,而且她得起床吃午饭。

古歆此刻睡相极差,但睡着的样子让别人看上去很满足。

这个女人就是有那份能耐,长相不是特别出众绝对不会让人惊艳,但就是从内心深处,让人觉得舒服。

她没叫醒她,知道宿醉睡眠是最好的醒酒药,自己先下了楼。

楼下,王忠在忙碌着准备午餐,莫璃也不知道自己和自己在较真个什么,拿着电视遥控器,不停的换台,满脸的情绪写在脸上,这和在莫家时那个乖乖女,简直是天壤之别。

以前的自己或许还会将这一幕给拍下来拿给姜雨烟看看。

现在反而觉得,莫璃要自己作,就作吧。

怀孕后,对一切似乎都看开了很多。

她走向沙发等着开饭。

莫璃似乎是看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好看的电视,将遥控器扔在了沙发上,嘀咕着,“都不知道什么破电视节目,怎么会有人看的?!”

陆漫漫当没听到,眼眸看着电视。

看着电视那一秒,顿了一下。

莫璃也看到了。

此刻无意换到了北夏国的官方新闻频道,然后看到了莫修远似乎是在出席什么重要的外交活动。

新闻上一直播报着相关新闻。

新闻内容无非就是一些积极向上的东西,什么统帅不辞辛劳,什么统帅又接见了某国某国领导人什么的。

她抿唇。

眼眸看到了莫修远身边的一个女人。

其实挺出名的。

北夏国南部长最小的一个小女儿南玥椿,今年仅25岁的年龄,比南之沁和南之薰都小,现在却是外交官中出类拔萃的一个,也是南部长这么多子女旗下,唯一一个没有留在国防的人。曾经对她有过一些追踪报道,因为人特别低调,接受采访的时间不多,只知道在外交官的行业中,很出众。

“我哥身边的女人是谁啊?我哥居然还亲自给她开门!”莫璃不悦,嘴里说出来也是酸味十足,“我哥可是堂堂的统帅!这女人也太不知趣了吧,还享受得这么理所当然!”

陆漫漫没有说话,就这么淡淡的看着屏幕。

“喂,你都没有半点反应的吗?”莫璃一个人觉得抱怨得无聊,怒吼着。

“能有什么反应。”陆漫漫倒是看得很透,“都说了你哥现在是统帅了,北夏国最高领导人,我有反应又能怎样,还能奢望你哥千里迢迢的从帝都赶回来解释一番?”

莫璃皱了皱眉头,貌似觉得陆漫漫说得很有道理。

她哥现在是统帅了。

统帅……

她到现在都觉得太不真实。

以前只知道他不是爸爸妈妈的亲生儿子,但真没想到,他居然是莫家的后裔,然后还真的坐上了那么高的位置。

心里其实并不会因为她哥成为了统帅而变得有些高兴,这样反而让她和她哥的距离更远了。

当然。

她觉得心里最不是滋味的应该就是陆漫漫了。

曾经还能够呼来换取的男人,摇身一变成了一国之帅。

不用想也知道内心多憋屈。

所以一想到有人比她更难受,她也就平衡了。

“话说,我哥现在很久都不回来一次,你怕不怕我哥抛弃你?”莫璃突然很有兴趣。

“你不就等着这一天吗?”陆漫漫起身,似乎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也不想听到电视屏幕上,主持人对莫修远的绅士风度一番恭维。

她走向饭桌。

莫璃跟着也坐在了饭桌边上,看着王忠准备的可口饭菜。

她自己没发觉,那天突然心血来潮称体重,发现自己居然在这里居住的两三个月时间,胖了有快5斤了。

完全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王管家,坐下来一起吃吧。”陆漫漫说。

王忠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就一起吃饭了。

当然,每次陆漫漫都会这么叫他一声。

他这个人太拘谨了。

其实想来,他们这一屋子人的身份还不都一样吗?

对于莫修远而言,对于他如此高的地位而言,其他人,还需要分什么等级!

今天有二更。

请求二更送月票!

卖萌撒娇抱大腿!

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