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两全(2)一个为民一个为己/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修远别墅。

古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

一觉睡足的感觉真的太爽了。

她伸懒腰,从陆漫漫的大床上起来,然后下楼。

楼下,陆漫漫不在。

莫璃翻来覆去的看新闻频道,是被娱乐节目伤透了心?!

她现在觉得肚子好饿。

一边下楼一边找王忠,“王管家,能给我弄点吃的吗?饿死了。”

王忠在房间做清洁,看古歆起床,连忙说着,“莫太太给你留了饭菜了,我这就去给你弄热了端过来。”

“嗯。”

古歆直接坐在了饭桌上等待。

莫璃转头看了一眼古歆,心情不爽。

干嘛一起床就指使王忠,回头又看了一眼王忠,看着他还很殷勤的样子,心里更不爽了。

她回头看电视。

就中午那会儿看到她哥,都一个下午了,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国家大事儿。

心情暴躁的将遥控器一扔,转身走向了古歆。

古歆看着莫璃,随口说了句,“你也饿了?”

“你以为我是猪吗?”

“我随口问问,口气这么大,谁招你惹你了?”古歆难得搭理莫璃,习惯性成为低头族,玩手机刷新闻。

新闻新闻。

古歆抿唇,看着这两天莫修远在新闻上还有些活跃。

才当时统帅,自然会有很多大小新闻。

一开始都是一些政治上国家新闻相关,这会儿居然开始宣扬他的个人事情了,比如一个小小的为女士开车门的举动,就被媒体吹捧得很厉害。

可说起个人私事,却决口没有提到他的妻子陆漫漫。

莫修远和陆漫漫的婚姻几乎是众所周知。

仔细一想,从那天莫修远陪陆漫漫产检被曝光后,媒体从来没有提起过陆漫漫这个人,而且以她对媒体新闻的一个敏感程度,那则新闻貌似就上了一天半天就再也找不到相关,以北夏国最爱凑这种热闹的人,不可能会放掉这么重要的一则新闻,是官方故意让其冷却?!

古歆锁眉,看得很仔细。

莫璃觉得自己完全被人忽视了,心情很不美丽,声音大了些,“古歆,你当自己家呢?!”

“行了,你哪边凉快哪边去。别没事儿找茬了。”古歆头都没有抬,翻阅新闻,“我现在没心情和你斗嘴。”

“谁稀罕和你斗嘴吗?我没事儿找事儿做吗?神经病!”莫璃嘀嘀咕咕的骂了两句。

正时,王忠将饭菜断了过来。

“古小姐,可以用餐了。”王忠说,恭敬的地上筷子。

古歆接过来,笑了下,“谢谢。对了王管家,漫漫呢?”

“莫太太应该是在外面后花园散步。”

“好,谢谢。”古歆点头,放下手机吃东西。

莫璃就这么看着王忠如此恭敬如此低微的模样,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不是滋味,来自什么地方。

反正就一肚子怒火的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走了。

古歆转头看了一眼莫璃。

王忠也看着她。

这大小姐的脾气,真的是说发就发。

他也拿捏不准啊。

“王管家,听说你和莫璃是结婚扯证了的?”古歆一边吃着饭菜,一边问道。

听漫漫提起过。

当时真觉得莫璃这小丫头片子绝了!

王忠此刻脸色明显僵硬,缓缓说道,“古小姐,这都是莫小姐闹着玩的,等闹过了就好了。”

“谁说她是闹得,我看她挺在乎你的。”古歆看着王忠,“姻缘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不就相差了20来岁嘛,你看我爸和我小妈,不也恩恩爱爱吗?你年龄也不小了,要真喜欢,就别和莫璃浪费时间了,男人该主动要就主动。”

王忠连忙摇头,“莫小姐哪里是在乎我,就是一天拿我打发时间。我对莫小姐更是,把她当成统帅的妹妹,不敢越界半步。”

“反正你听我劝就是了。”古歆也不是一个很喜欢苦口婆心的人,有时候甚至会很不耐烦。

王忠也不多说,点了点头。

心里倒是没有没有听进去。

古歆吃了饭之后,就去后花园找陆漫漫。

陆漫漫坐在亭子里面,看着面前的花花草草,感受微风吹拂。

看上去挺美的,古歆转念觉得,要自己每天这样被圈在这么一个奢华的笼子里面,有一天应该会疯。

她走过去,坐在陆漫漫的旁边,“你一天就这么打发时间?”

“偶尔会看看书。”陆漫漫说。

“没得抑郁症,也算是你修养好。”

陆漫漫觉得古歆这句话说得真的挺好。

“莫修远这段时间回来过吗?”

“就前面回来一次,你知道的,陪我产检。”

“之后就没回来了?”

“毕竟他在帝都,怎么可能这么频繁。”陆漫漫倒还是理智。

“那他经常给你打电话吗?”

“不经常。”

准确说,没打过。

“漫漫,你其实应该搬去帝都,夫妻分居不是什么好事儿。”古歆提醒。

陆漫漫笑了一下。

第一。

莫修远没有让她去帝都,提过一次,也只说不强迫她跟着自己。

第二。

她不会开口说去帝都,那个地方她有阴影。

所以,他们注定两地分居。

“古歆,你说我和莫修远配吗?”陆漫漫突然问古歆,很认真的模样。

古歆也很认真的思考的一下,摇了摇头,“以前觉得天作之合,现在觉得身份诧异很大。我想过我身边很多人的很高身份,但我从没想过,莫修远会当上统帅,这完全是已经超出了我能够接受的上线。总觉得一国之帅,神秘而不可高攀。不是我等商界的凡夫俗子可以玷污的。当然,你是陆漫漫,你和我不一样,你毕竟能够经历得起大风大雨,可以有那个容纳天下的大度,我想等时间久了,等我习惯了,你们就会相配了。”

陆漫漫笑了笑。

她以前也以为自己很大气,可以有容纳天下的大度,现在才知道,这份胸襟她真的没有。

她现在觉得自己最可悲的地方就在于,她不能主动对莫修远说再见,但也没有那个能力让他来靠近自己,这种不上不下不近不远的貌合神离,她也不知道自己有一天是不是真的会被逼疯了去。

“漫漫。”古歆很认真的看着她,“虽然我很想让你和莫修远组成一幅和谐的画面,但我脑海里面总觉得莫修远的世界离我们好像越来越远,远到有点触碰不到。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就算是打了一个喷嚏,都可以是一个国家新闻,这是我们不管故意制作多大的娱乐噱头都不可能达到的效果,而且从今以后,他心系的是整个北夏国,不是我们的一己私欲。搞政治的和搞商业的,一个为民一个为己,从来都不在一条平行线上。”

“什么时候开始,这么会分析了?”陆漫漫问她,情绪真的没怎么波动。

大概是,想的比古歆更深刻。

“不知道,大概是这段时间心情不太好,所以总是会有很多消极的思想,所以就会往不好的方向想。我也就是随口说说,你别太放在心上。毕竟你和莫修远还是相爱的。”

陆漫漫从座椅上起来。

5个月的孕肚让她身体开始有了细微的不方便。

她说,“我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也就是听天由命。”

古歆看着她。

“莫修远是统帅,我的选择就只有一个,顺从。”

古歆心里觉得有些难受。

是啊。

因为莫修远身份变了,所以陆漫漫没办法反抗,没办法去要求莫修远做任何事情。如果莫修远选择让陆漫漫在他身边并肩而坐,不是现在这样将她放在文城的大宅子里,而是带着她一起走在国人的面前,也或许,陆漫漫的心态会有所不同。

可莫修远终究的选择没有把她正式的带出去,就意味着,莫修远的政坛相关,是不需要陆漫漫的涉足。

古歆脑袋不聪明,不知道莫修远为什么会这样,可不管为什么,这样的举动其实是对漫漫很大的伤害,而漫漫现在还能够心平气和的面对一切一切只是因为她很理智,理智的知道怎么样的生活方式对自己最好。

真的和莫修远撕破了脸,又能到什么好处?!

“好了,你自己的事情都一团乱糟糕了,还有心情来担心我。”陆漫漫走出亭子。

古歆跟随其后。

“我很好,心态一直很好。”

心态好的人,都是逼出来的。

她看了看时间,“不早了,我回去了。”

“嗯。”

“你要是无聊了打电话给我,我陪你。”

“嗯。”

“你说你一个人在这家,算什么事儿啊,莫修远那个王八蛋。”古歆终究忍不住咒骂了句,还是走了。

陆漫漫看着古歆大步离开的背影,转头看着这么黑压压的一群人。

谁知道这算什么事儿!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好在。

还有个小东西陪着自己,偶尔这么动动的时候,也不觉得时间太难过。

……

第二天。

翟氏的高层会议。

最终以董事会持平的票数又以董事长的建议将翟奕的项目定了下来,定下来之后,翟奕就抓紧时间做最后的尾声工作,整个电视台如火如荼。

古正英第二天带着王薇出国蜜月旅行。

古歆送的他们,看着他们离开,看着王薇对古正英的照顾。

心里莫名有些说不出的感触,带着些酸酸的味道。

她妈在的时候,说不定也是如此。

现在妈,有人帮你照顾我爸了,你也该安心了是不?!

千万别从棺材里面爬出来,说我找了狐狸精抢了爸,你知道的,爸这辈子为我,也太辛苦了。

她离开机场,回到电视台。

现在所有人都忙着最新节目的上映工作,基本所有人都在围着翟奕转,他在古氏真的已经有了自己的一番能力展现,更多的人对他表示了肯定。

而且节目上映的当周六晚上的黄金档期,收视率直接破表。

完全是破了《疯狂大作战》保持的综艺节目开播收视率,话题人数也翻了三分之一。

文城电视台再次从各个地方电视台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家家户户很多人都习惯性锁定的电视频道,电视台的主持人,幕后工作人员等等,身价在娱乐圈直接上升,趋势很明显,甚至于纵观整个月龙泉,文城电视台就觉得没有请不到的明星,不仅如此,大多数艺人在有自己的电影或者新专辑的时候,做的第一站宣传绝对会选择文城电视台。

文城电视台现在炙手可热。

功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全部都记在了翟奕的头上。

很多媒体对翟奕进行了夸奖和宣传,对他的能力,毫不掩饰的大嘉赞赏。

那个曾经离开翟氏而有过一段事业低迷期的翟奕,再次意气风发。

而让自己的翻身之举,也不过仅仅花了半个月时间。

就是这半个月时间,古氏的股份也因为翟奕的大火直线上升,势头很强。

半个月时间,除了文城电视台节目被人追捧,翟奕的能力再次被人肯定之外,国家统帅莫修远的新闻也持续不断,大的是国家政治政策,小到他平时的一些生活细节。

有心人会发现,但凡谈到小的生活细节时,总会跟上外交官南玥椿的名字。

很多八卦的嘘头,没有一家媒体敢详细追踪报道,不仅媒体不敢多加评论,民众也因为局势刚动荡摸不清楚现任统帅的风格不敢随便传播谣言,所以如此明显的莫修远“出轨”行为,居然就被这么大个国家给默许了。

“渣男!”古歆看着今天最新的新闻,忍不住怒骂。

居然还当着国内国外这么多媒体的面直言夸奖南玥椿,说她不仅知性,智商情商还双高。

妈的。

他们家的漫漫才是好不!

让漫漫站在南玥椿身边,分分钟甩她一个文城好不好!

卧槽,眼瞎了吗?!

莫修远这男人太贱了。

妈的出轨都可能出得这么理所当然!

她将手机扔在办公桌上,真不知道漫漫看到这些新闻,会怎么想。

还是会这么忍着,不闻不问?!

陆漫漫确实就这么不闻不问了。

她就这么淡薄的看着新闻,然后淡薄的看着,刚刚还出现在新闻上的男人,突然就出现在了这栋别墅里面。

莫璃多粘莫修远的,这次莫修远回来难得的安静,似乎也因为莫修远的身份,开始有了自觉性,开始谨慎言行。

这个家,因为莫修远突然的回来,而变得僵硬了那么几秒。

他转眸对着王忠,“我还没吃午饭。”

现在已经是下午3点半了。

王忠似乎才回神,“我马上就去做。”

说完,又补充句,“统帅。”

似乎是,为了表示他的尊敬。

莫修远脸色微动了动,没什么过多的情绪,他转身走向了沙发。

沙发上,莫璃和陆漫漫也在。

莫修远坐在了那个单人沙发上,感觉是有些累,他靠在沙发背椅上,在闭目养神,脸上的疲倦显而易见。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起身准备离开。

“你去哪里?”没有睁开眼睛,莫修远直白的问道。

“看你很累,去帮你倒杯温水。”

莫修远身体似乎是顿了一下,他缓缓睁开眼睛,低沉的嗓音说道,“谢谢。”

陆漫漫淡笑了一下,起身走向饮水机。

两个人之间,明显的生疏。

连莫璃都觉得,这完全不是她之前看到的她哥和陆漫漫的相处模式,以前多溺啊,两个人在一起完全是辣眼睛,虽说现在这情况是她做梦都想要有的状态,但终觉得……家里好压抑。

又是大半月没有回来的她哥。

感觉这次回来,更加有陌生感了。

她转眸,转眸看着陆漫漫,看着她将温水端了过来,放在莫修远面前的茶几上。

她突然觉得,这世界上她要真的能佩服一个人,那个人绝对是陆漫漫,非她不可。

从不觉得一个人的忍性一个人的沉稳能够到这个地步。

分明刚刚前一秒,她们俩一起看了那则“暧昧”新闻,她现在居然可以如此,平静而淡然。

达拉达拉。

二更驾到。

月票跪安即可。

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