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两全(3)我理解你/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墅内。

僵硬而压抑。

莫璃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两个人,又莫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让她觉得很不是滋味,总之,她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想要她哥回来,也真没自己想象的想要看到他们俩关系到这个地步。

她突然又觉得有些无趣。

是不是有些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实现的事情,真的成真的时候,也会乐极生悲。

她看着陆漫漫一脸平静的重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

而他哥还是那样,没什么情绪,倒是显得一身很是疲倦。

这么过了大概有二十来分钟。

莫璃第一次觉得王忠还是有点用的,至少他现在出现让她哥去吃饭,打破了整栋别墅都不流淌的气息,让气氛稍微缓和了些。

莫修远去了饭厅。

莫璃狠狠松了口气。

而她在她松气的那一瞬间,似乎发现陆漫漫也这么不自觉地松了口气。

和她一样觉得有些压抑吗?

和她一样觉得她哥的气场很强大,强大到让别人会产生畏惧感吗?!

她心目中的陆漫漫不应该如此!

她以为的陆漫漫应该依然,雄赳赳气昂昂,就算是他哥如此的身份,也不至于让她喘不过气。

还是……

她真的太看得起陆漫漫了?!

陆漫漫不过也是个平凡人而已。

只是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让她有种恍惚的觉得,陆漫漫似乎是不想要靠近她哥,因为排斥,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畏惧情绪。

她皱眉。

皱眉,审视着陆漫漫。

陆漫漫感觉到视线,回头看了一眼莫璃。

莫璃被陆漫漫这一眼倒是看得心虚,她猛地回神,然后看似自若的离开了客厅,往自己房间走去。

大厅中就只剩下她了。

不远处的莫修远在静静的吃着饭菜,王忠在旁边伺候着。

唯一高兴地应该就是王忠了,王忠一直跟在莫修远身边,大概也了解莫家的一切,有可能还经历过一些,所以才会在莫修远顺利当上统帅之后,这般理所当然就接受了。

她捉摸着,莫璃都有些接受不了。

否则不会这般乖巧,然后还会默默的逃离。

一个身份的转变,要多久才会让身边的人,全部都去适应。

她坐在沙发大概十多分钟,莫修远吃完午饭后过来,他脸色有些不太好,手似乎还捂着自己的胃,看样子大概是胃病犯了。

王忠找了些胃药过来,让莫修远吃了。

莫修远吃过之后似乎缓解了很多。

脸色也渐渐好转了些。

陆漫漫也不知道自己此刻应该做什么,就这么陪着莫修远,陪着这个,偶尔会想起回来一趟的男人。

两个人都很沉默。

其实陆漫漫看得出来莫修远很困了,但他却硬是没有离开客厅回房休息,只是这么坐在沙发上,偶尔会看她一眼,偶尔就这么面无表情的显得很冷漠。

“你要不要回房休息?”陆漫漫终究还是问了。

这么待在客厅,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到底又有什么意思啊?!

“我等会儿要走。”莫修远说。

原来一会儿就要走。

她点了点头,“那你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吧,我让王忠帮你那一床被单出来。”

“不用了,我就是坐坐。”莫修远继续说道。

陆漫漫真的无言以对了。

她确实找不到什么词语,让彼此可以不那么尴尬。

她想了想,决定死一般的沉默,反正他一会儿要走。

坚持一会儿就好。

“你有什么想要问我的吗?”莫修远突然开口。

“啊?”陆漫漫有些诧异。

“这段时间我的新闻有点多,你有没有什么想要问我的?”莫修远重复,没有半点不耐烦。

“哦。”陆漫漫应了一声,“问你什么你都会回答吗?”

“应该。”

“你现在是不是很忙?”陆漫漫问。

“是。”他答。

“会像现在这样,半个月,一个月回来一次?”

“是。”

“我看你这段时间经常在接见国外的一些重要领导人,身边跟着的外交官都是南玥椿?”陆漫漫继续问。

“是。”莫修远抬头,看着她。

陆漫漫说,“你和她关系好吗?”

“嗯。”莫修远应了一声。

没有回答是。

一个语音词,陆漫漫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

“我差不多就这些想问了,其他你的事情,我也搞不太明白。”陆漫漫说道,嘴角还拉着一抹笑容。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

她说,“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其实我大多都能接受。”

“比如?”莫修远扬眉。

“比如,你和南玥椿关系很好什么的。”陆漫漫低笑了一下,“她是南部长最小的女儿,据说南部长对她宠爱有加。你如果想要拉拢南部长,稳定你的政权,应该不得不和她搞好关系。毕竟,比起南之沁和南之薰,南玥椿更适合你,清清白白,也没有什么八卦新闻。不管如何,南之沁和南之薰都要么结婚过要么有过未婚夫,还都是和政权扯上过关系的人,而南家也没有其他适龄女青年了。”

陆漫漫说着,看了一眼莫修远。

莫修远紧抿着唇瓣。

紧抿着。

好半响,又是应了一声,“嗯。”

陆漫漫实在不知道他的嗯代表着什么意思。

“我倒是有点困了,我想回房间休息了。”陆漫漫说,站起来准备离开。

“陆漫漫。”莫修远叫她。

“嗯?”

“你会恨我吗?”莫修远一字一句问她。

“重要吗?”陆漫漫询问。

莫修远看着她。

“其实,从你将我送到秦正箫那里去的那一刻,我就在猜想,我们以后可能回不到从前了,但那个时候还抱着希望,劝自己,你是因为背负着那么大的深仇大恨,才会做很多极端的事情。而且我曾经也承诺过,你助我斩妖除魔,我送你锦绣前程!我实现了我的目的,自然应该帮你实现你的追求!更何况,我想也许经过时间的洗涤,很多事情就会淡忘,所以我以为,我还是可以和你重新来过,毕竟我觉得我真的很爱你。”

“可是……”陆漫漫咬了咬唇,大概是在让自己放松情绪,“阿离那晚上死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有种错觉,觉得我们之间应该就有了隔阂了。所以当你出现后,第一时间将所有全部放在阿离身上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错觉是真的,你应该也有那么一瞬间的埋怨我,而我也不得不告诉你,当时阿离是因为怕我被秦正箫强奸,才会以死的代价,做了这么极端的事情。”

莫修远心口一紧。

强奸。

他不知道,什么强奸。

“你带着阿离出去,然后送我和翟安离开,由始至终,没有多说一个字。我真的可以理解你的感受,如果是我的亲人这么突然去世,我可能比你还要崩溃,我甚至会一蹶不振。但是你知道,有时候人的理智和情感是两回事儿,我认可你的一切,但我情感上接受不了你对我的忽视,而我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强大,凡是都可以自己忍下来,我也需要一个肩膀可以依靠。其实那晚上,我也经历了很多生不如死的事情。”

“我知道。”莫修远说。

而当时,他确实是故意忽视。

因为阿离的离去。

甚至那句“阿离的死和你无关”也是在之后,在他平复了心情才说出来。

他其实有些后悔,当时没有立刻说出来。

导致……陆漫漫应该心里有了芥蒂。

“这些想来也都不重要了。”陆漫漫深呼吸了一口气,“我现在还是怀了你的孩子,而我也诚心的不希望,孩子生下来没有父亲。”

她说得很明白。

如果可以,他们能在一起就在一起。

就算貌合神离也可以勉强。

但是……陆漫漫等了很久。

等了很久,也没有得到莫修远的回复。

她想,她把她要说的已经说出来了,至于其他,莫修远想要怎样那都是他的事情,而且他现在身份特殊,他决定的事情,她也反抗不了,倒不如,静下心来,把一切看淡点更好。

她起身,这次没有想过得到他的允许,打算回房。

刚走了两步。

莫修远突然开口道,“漫漫,我恐怕无法实现我对你的诺言了。”

陆漫漫脚步停了停。

停了停,说,“嗯,我理解你。”

莫修远觉得心口有些痛。

陆漫漫这么聪明,一定知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而那句“我理解你”,他竟然觉得,像刀一样,锋利。

他在客厅坐了很久。

一个人。

客厅很空荡,而他原本定的4点30离开去机场,现在已经快5点了,却迟迟没有离开。

有时候,他其实到希望,陆漫漫可以不那么坚强。

不那么坚强,就不会怕……那么快就失去。

终究。

他还是离开了别墅。

别墅外的黑色保镖很多,那是当时他怕她处境不安全,怕她像阿离一样的去世,所以极端的找了很多人过来,来回巡逻,而现在,虽然政权不稳定,但不至于有人还会来暗杀她,所以在离开的时候,让黑色保镖统统撤离了,就剩下5个人的团队,来回站岗而已。

陆漫漫站在外阳台上,看着莫修远离开。

很隐蔽的回来,身后却还是跟着两辆黑色轿车。

他现在的出行,早就已经和平常人不同了,不管自己想要多低调。

而在他走了之后,黑色西装也成队的开始离开。

离开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她不需要在莫修远的掌控之下了。

莫修远不再掌控她,换种说法就是,他们彼此自由了。

她拉过窗帘。

回到床上,休息。

她需要平复心情。

而最好的平复方式就是睡觉。

睡觉,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想。

她一直坚信,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

古正英和王薇从国外旅游回来。

而回来后,两个人真的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王薇真的怀孕了。

用试纸测过了,两条扛。

也去医院做了抽血检查。

确定是怀孕了。

但因为孩子太小,所以得过几天才会去打B超看孩子情况。

这个消息,倒是让一家人很是高兴。

古正英估计也没想到,自己就真的还会有除了古歆之外的其他孩子,其实一时半会儿还有点接受不过来,倒是古歆,没心没肺的,接受得比谁都快。

王薇怀孕了,自然更不能上班了。

古正英看现在电视台发展得不错,翟奕对电视台也确实上心,也没有将太多精力放在上面,有时间就会多回来陪陪王薇。

所以。

现在整个文城电视台大小事情基本都是翟奕说了算,有些要上决策的,董事会也大多会听取他的意见,明星得到所有人一致的信任,王董事见风使舵的转变,其实让古歆是有些,说不出来什么滋味的。

她记得那天在重新上翟奕项目的董事会上,王董事虽然依然酸言酸语,但在最终决策通过的时候,没有正常人该有的动怒和难堪,就嘀咕了一句,“反正董事长的决定,在董事成员持平的投票情况下,我也只能接受。”

古歆当时是打算看到王董事狼狈不堪的,以解自己的心头之恨!很显然,她当时的幸灾乐祸并没有得到满足。

王董事不像她想的那样激动,就这么,接受了……

接受了。

没有翻浪。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古歆回神,“进来。”

“古经理。”秘书走进来,“刚刚翟总监秘书过来传话,说晚上有个宴会,让你陪他一起参加。本来是邀请董事长的,董事长因为有事儿不能出席,就让你们去了。听说是文城的一个娱乐圈慈善宴会,很多明星都会参加,也邀请了我们电视台。董事长准备了慈善款,让你和翟总监一起去现场。请帖在翟总监那里。”

“哦,好。”古歆点头。

反正一天闲着也是闲着,何况她也真的好久没有参加这种宴会了,心里还痒痒的。

她看了看时间,捉摸着下午也应该去梳妆打扮一番了。

这么想着,提着包就准备下班。

刚走到门口,就撞见了翟奕。

翟奕看着她,“翘班?”

“我去打扮一下,不是今晚有宴会吗?不算翘班,我也是为了我们电视台的招牌形象。”古歆笑了笑。

“我陪你一起。”

“你也翘班?”真是破天荒啊!

“我也是为了电视台的招牌形象。”

“孺子可教也。”古歆自然的挽着翟奕的手臂,两个人一起离开。

秘书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忍不住感叹,真是天生一对。

翟总监这么辛苦,古经理这般清闲,这样才是绝配。

总觉得翟总监真的是好男人。

据说,当初古经理阴错阳差嫁给了翟安,翟总监一直默默等待,古经理和翟安离婚后,翟总监为了古经理离开了翟氏,来古氏重新开始,真的是不折不扣的好男人,古经理简直太有福分了!

古歆坐在翟奕的小车内,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谁在背后说了?!

她揉了揉小鼻子。

翟奕关心的问道,“感冒了吗?”

“没有。”

“这才5月份,别穿太少,春捂秋冻。”

“嗯,我捉摸着刚刚就是有人在骂我。”

翟奕笑了笑。

别看古歆看上去挺时尚的,对很多流行元素也抓得比较牢,应该很少有人想到,她其实还挺封建迷信的,她总说命格天注定,任何人都是改变不了的,当然,他肯定不会认同,在他看来,人定胜天。

他从不认命!

车子停到文城最奢华的国际商场,两个人相拥着走进去,到达礼服区。

古歆选了一条绿色的长摆裙。

不得不说,古歆身材还是很好的。

几乎是,身上没有多一块赘肉,而该有的地方,绝对是前凸后翘。

古歆老说是她活力一百分才会有这种好身材。

而且上帝是公平的,长相一般,总得有一样优势。

虽然她还是有些埋怨,上帝把陆漫漫弄得太完美。

她换好衣服就去化妆。

翟奕也选了一套黑色的燕尾服,穿上之后,依然的器宇轩昂。

而就在翟奕在休息区等候古歆的时候,抬眸看到了翟家人出现在这里。

翟家人。

包括翟弘,温情和翟安。

一家三口。

多温馨的画面。

他眼眸就这么抬了一下。

他总是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搬出翟家别墅而让翟安住进去,好让他们一家三口团团圆圆!当然,他哪里可能这么好心,他对翟家并不甘心,所以有时候就算不情愿,也得这么缠着翟家不放!

要膈应,大家都彼此膈应吧!

“你在这里?”翟弘问他。

翟奕有些冷漠,应了声,“嗯。”

“一个人?”

“我等古歆。”

翟弘往化妆间看了一眼,问道,“晚上的宴会你和古歆去?”

“嗯。”翟奕一直不冷不热。

“这段时间你名声倒是很好。”翟弘说着,口吻似乎是有些讽刺。

“没有你,我一样可以发展得很好。”翟奕一字一句。

翟弘没什么特别的情绪,“那祝你好运。”

翟奕不发一语。

对于这么一家人,他其实冷漠多于一切情绪。

翟弘带着温情去挑选礼服。

翟安反而停了停脚步。

翟奕看着他,扬眉,“你有话和我说?”

“珍惜你现在的发展。”翟安说得很轻。

“还需要你来提醒我?”翟奕讽刺一笑,“别以为你仗着翟弘的关系在翟氏把我赢了去,就真的以为你比我能干多少,如果相同的平台,没有谁偏袒谁,你并不是我的对手,翟安!”

“我也并不见得你有多高明。”翟安不动声色,“你用我的方式来达成你所愿,你又能聪明到哪里去?”

“你听谁说的?”

“有些事情,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翟安冷然。

其实,他是听陆漫漫说的。

古歆给漫漫说了之后,漫漫就给他说了。

没有用什么感情色彩的将事情阐述,也没有得到他的回应,反正就是在传递一件事情。

他知道,陆漫漫的意思是在说,在古歆的事情上,她不强迫任何人,该怎么做,那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陆漫漫真的很会为别人思考,真的很会照顾别人的情绪。

这样一个女人,他表哥不应该辜负。

可惜……

有些事情,太多的事情,大概都会身不由己。

“又开始威胁我?”翟奕眼眸一紧。

翟安回神,平静道,“翟奕,野心太大,也容易一不小心全盘皆输。”

“笑话。”翟奕冷冷的说着,“我还不需要你的指手画脚。有那个能耐,倒不如好好听翟弘的话,劝你别走了我的后尘!当然,翟弘从小就喜欢你,就算你不听话,估计翟弘也会纵容你。”

翟安不再多说。

他转身离开,去礼服区。

翟奕看了一眼他们一家三口。

真的是很刺眼。

回眸,看着古歆已经打扮完毕,从化妆间出来。

出来就看到了翟安以及翟弘和温情。

她突然想起自从那次那晚上他爸结婚她酒醉坐他车回去之后,就好像再也没有撞见过翟安了,叶半仙果然说得很对,当你不在乎一个人的时候,就不会觉得这个人老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阴魂不散了!

“走吧。”古歆就看了一眼,转眸对着翟奕说道。

翟奕对着她一笑。

古歆主动挽着翟奕的手臂,一起离开。

离开的时候,翟安往回看了一眼。

看着两个人亲昵的背影。

薄唇微抿了抿,不动声色的继续陪着温情挑选衣服。

温情选了一件枣红色的换礼服,去了换衣间。

翟弘看着温情进去,表情一下就严肃了起来,对着翟安有些严厉道,“古氏的收购案,一点进展都没有,现在还在翟奕的掌控下,发展了起来。翟安,你不应该坐以待毙。”

“爸,我知道我在做什么。”翟安说,“我现在等的就是翟奕出手。”

“什么意思?”

“翟奕出手,我们才能够趁虚而入。你放心吧,以翟奕的性格,要的绝对不是一个打工者的身份,而我只需要盯紧他就行了,要不了多久,古氏的股份就会有所动荡了。”

“你确定?”

“嗯,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迟迟不有所行动的原因,有人做嫁衣,我们不需要大费精力。”翟安一字一句。

“好,我信你。”翟弘对这好长一段时间翟安惊现的商业能力,还是持着肯定态度。

“但是爸。”翟安说,“收购古氏企业,钱很重要。我们唯一的优势就是,我们应该比翟奕更有钱。”

“你放心,我早就和各大银行进行了联系,要用钱的地方你提前说,我会让银行拨款。”

“嗯。”翟安点头。

让银行拨款,翟弘肯定也是用自己的股份做了相应的抵押。

翟弘这次的收购肯定不会是以翟氏的名义,如果以翟氏的名义,那么收购回来,其他董事也会分红,他这么野心勃勃的人,肯定是想要纳入自己的私人名下,因为纳入私人名下,所以没有那么多的公款用来周转,自然就会利用到自己的股份。

这份野心和翟奕其实真的是如出一辙。

两个人如果都不那么极端,也许就不会被人算计。

就不会被他算计了。

翟安不动声色,安抚了翟弘的情绪后,给自己随便挑选了一件。

今晚他们也会去参加娱乐圈的慈善宴会。

因为这段时间翟氏的产品基本都在各个电视台作为赞助商的身份出现,所以和娱乐圈的联系自然就越深了些,会收到这种邀请也是理所当然。

选好礼服,温情上少妆,一行人去了宴会现场。

他们去的时候,已经很热闹了。

这次的慈善宴会没有特别的形式,就是在中途进行慈善捐款,然后在结束的时候汇报一下捐款数量,其他时候,更一般的宴会差不多。

古歆和翟奕先到。

这段时间文城电视台真的是很火爆。

很多大牌明星,几乎是主动上前打招呼的。

古歆和翟奕一一应付着,这种被人追捧的感觉,还是舒坦得不要不要的。

她果然虚荣心很强。

古歆看着面前络绎不绝的人群过来,肚子有些小饿,在翟奕耳边亲昵的说了声,翟奕宠溺的笑了笑,让她过去吃点点心,他应付完了就过来。

古歆悄然离开。

翟奕被一群人围困着。

她走向餐点区,看到了一个熟人。

“夭夭?”古歆叫她。

唐夭夭一怔,回头,惊讶道,“古小姐,你也在?”

“我在很正常,你在不太正常吧?”古歆上下打量着她,穿得还这般暴露。

虽说身材恢复得不错,总之也是有夫之妇,应该还在哺乳期吧。

“我……”唐夭夭咬牙,“能不能我们去外面说。”

“好。”身为八卦爱好者,古歆最是拒绝不了这种邀请。

两个人走向后花园。

此刻后花园几乎没人,大多数人都在宴会大厅中交际着。

唐夭夭和古歆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唐夭夭说,“我已经回娱乐圈了。”

“叶恒那二货允许你回来?”

虽然叶恒不拘小节,但看着自己老婆在荧幕上和其他男人卿卿我我,她可不觉得他会那么大度。

“我们俩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也只是意外怀孕而已,叶公子对我和对他其他女人其实是一样的,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是嘛!”古歆似信非信。

“是啊。”唐夭夭坚定道,“我现在就想要靠着叶公子的潜规则上位,娱乐圈真的不太好发展,光是靠本事我当然知道也有成功的,但过程太辛苦了,如果能走后门,我当然愿意用捷径。”

“这倒是。”古歆觉得唐夭夭说得还是很有道理。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唐夭夭这个人真的很会看清形势。

不清高也不太世俗,反正就知道自己要什么。

整个人有着很明确的目标,不说一定要为了达成目标而不择手段,但至少,会知道怎么利用自己的优势去实现。

“我和叶公子其实是隐婚。叶公子不希望别人知道我和他在一起,我个人其实也不希望别人知道。这样会影响我的戏路或者以后的一些绯闻炒作。所以还请古小姐不要张扬,而后,我会和叶公子办理离婚手续,到时候会当这段婚姻没有发生过。”

“那叶初呢?”古歆忍不住问道。

“各自尽责吧。”唐夭夭有些无奈,“我尽量做好我母亲的责任,至于叶公子……算了,我对他也没什么要求。”

“好吧。”古歆点头,“反正那是你们的事情。倒是……”

古歆想了想。

唐夭夭看着她。

“有机会我让你来文城电视台参加节目。”古歆说。

“真,真的吗?”唐夭夭有些激动。

“我说有机会,如果可以我肯定帮忙。”

“真的谢谢你古小姐。”

“别客气,都是一家人。我不那啥,认了叶半仙当干爹嘛?!”古歆颤颤的说着。

唐夭夭忍不住笑了笑。

就不明白,古歆为什么会这么迷信。

她有时候都觉得,叶半仙说的……很悬乎。

两个人聊着天,还算也快。

翟奕出来找她,“小歆,你在这里,我找了一圈。”

“哦,我和唐夭夭聊点事儿。”古歆说,补充道,“这里安静点。”

“刚刚碰到一个熟悉的记者,他说想要采访我们一下,你方便一起去吗?”

“一定要去吗?”古歆最烦这些采访了。

“为了咱们电视台,偶尔曝光一下是有好处的。你都说了,我们是电视台的招牌,哪里有招牌躲在暗处的。”翟奕劝说。

古歆硬着头皮答应了。

两个人亲昵的离开。

唐夭夭看着他们的背影。

总觉得古小姐还是和翟安更配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她和他们不是太熟的原因,所以真的能够很客观的一眼看出,私底下古歆和翟安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彼此其实是有情的,完全就不是表现出来的那般冷漠……

好啦。

今天又有二更。

你们不给月票,宅也会吼。

还有,亲们一定要相信宅,宅真的是亲妈亲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