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命运多舛(1)如期而至的婚礼/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歆和翟奕的婚礼,终于如期而至。

经历了如胶似漆的相爱,到被迫的分手,再到破镜重圆,然后到婚礼延期,最后到了初六。

初六。

叶半仙说是一个宜嫁娶的黄道吉日。

古歆坐在别墅的自己的房间内,坐在偌大的化妆镜前。

周围很多工作人员,全部都在帮她悉心的梳妆打扮。

她就这么默默地看着自己有些不太清醒的样子。

她昨晚失眠了。

人到了一定岁数,是不是总是失眠。

她精神不济的坐在那里,任由化妆师在她脸上在她身上折腾。

她其实现在还有些恍惚,感觉婚礼来得太快。

实际上,他们的婚礼已经拖了太长时间了,如果不是发生意外,1年前就应该结婚。

如果1年前就结了婚,中途没有发生这么多这么多的事情,她应该还是那个没心没肺活得肆意潇洒。

命运捉弄人。

她信命了。

她深呼吸,叹了口气。

“新娘子怎么还要叹气。”化妆师笑着说。

“我叹气了吗?我不过就是呼吸大口了点,喘不过气。”

化妆师又是这么一笑。

这个化妆师已经帮古歆化两次了,第一次是她嫁给翟安的时候,这一次是她嫁给翟奕的时候,果然都是孽缘。

化妆师和古歆这么一来二往也熟了些,两个人还能边化妆边聊天。

古歆也不会觉得这么枯燥。

妆化了一半。

陆漫漫突然出现在了别墅。

古歆左右看了看,看着陆漫漫挺着将近6个月的孕肚,身边真的就只有她一个人,她是怎么做到出来的?家里面那么黑压压的一片保镖还挡不住陆漫漫这么一个人吗?!

陆漫漫自若的走过去,“看到我很惊奇吗?”

“我以为我出现幻觉了?你一个人?”

“王管家送我来的。”

“他胆子这么大?”古歆瞪大眼睛。

怎么看怎么都觉得王管家分明就是莫修远的忠实崇拜者,怎么可能背叛了莫修远?!

“你别胡思乱想了,我们是自由出入的。我现在可以自由出入了。”陆漫漫重复强调。

“真的?莫修远这么快就想通了?来来来来,告诉我你用了什么损招让莫修远妥协的?是不是那啥?话说你都快6个月了,你不怕对咱们小公主有……”

“想哪里去了!”陆漫漫敲了敲古歆的脑袋。

古歆不悦,“人家今天新娘子。”

“是啊,新娘子还这么不上道的估计也就只有你了。”

古歆嘟嘴。

化妆师在旁边笑了笑,“古小姐你给人的感觉真的很欢乐,总觉得有你在的地方,一般都不会太寂寞。翟先生娶到你,真的是赚。”

被人表扬,古歆还是很有虚荣心的。

眼神看着陆漫漫,一副很得意的样子。

陆漫漫实在受不了古歆了。

没见过这么容易满足的人!

明知道化妆师也是为了恭维而已。

古歆其实不是不知道。

但是她觉得人生就是应该寻找欢乐,即使有时候是在苦中作乐。

梳妆完毕。

古歆的婚纱挑选的都不是那种特别繁琐的,反而是简单又有些俏皮,绝对没有那些所谓好多层好多层荣华富贵富丽堂皇,她的长相驾驭不了那种婚纱,反而会让自己显得太俗气,所以干脆,她的主婚纱,也并不是那么传统。

陆漫漫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看着古歆此刻的装扮。

恍惚还能够想起她第一才结婚的时候,当时被迫和翟安,由始至终都在发脾气。

这次……

这次大概,也没自己想的那般,舒坦吧。

陆漫漫莫名还有些幸灾乐祸。

“你在笑什么?”古歆一转身就看着陆漫漫自己在那里笑了笑,“是觉得我真的倾国倾城吗?”

“是啊,你太倾国倾城了。”

“虽然你说的心不甘情不愿,但我信了。”

没见过这么自恋的。

古歆这么在镜子面前臭美了一番,然后规规矩矩的坐在了大床上,等着翟奕来迎新。

古歆的伴娘团都是她的那些酒肉朋友,穿上一致的粉色和蓝色伴娘裙,聚在一起就开始叽叽咋咋闹个不停,整个房间都充斥着让人有些崩溃的声音,根本停不下来。

一些人在伸着脖子站在阳台上打探看婚车是否到来,一些人在房间内秘密商量,应该怎么为难新郎官。

反正古歆的整个房间,闹到不行。

古歆觉得自己都有些受不了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结婚,她感觉这帮伴娘团完全把她忽略了,就想着怎么玩去了!

这么不会顾忌新娘子的感受……

好吧。

其实她也是如此。

她转眸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估计觉得也是有些吵闹的,整个人是远离她那帮伴娘团的,自己在稍微一个远的角落,就这么默默的看着这些人,精神好到仿若是根本就没有累的时候。

她轻轻的托着自己的肚子。

不知道是不是这里太欢快了,让她的宝宝也开始有了点动静。

她低头,轻轻抚摸着,嘴角笑了笑,“如果是女孩儿,一定不要像妈妈这样的性格,其实像干妈这样就好。”

太过理智的人,生活得并不见得很快乐。

这是她第一次有这种感悟。

她看着偌大的房间里面伴娘团的吵闹不休,笑得没心没肺,突然是有些羡慕古歆的这帮朋友,可能彼此朋友之间也只是很浅薄的朋友情,不会如她和古歆这般感情深厚得就跟两姐妹一般,但至少,她们在任何场合,都可以利用起来然后让自己玩得很好。

不需要顾虑太多人的感受。

活得很真实。

“漫漫。”古歆招呼着她。

陆漫漫转眸,走向古歆的大床边,坐下。

“如果觉得太吵,要不你下到楼下等着,别吵到我干女儿了。”

“没,她挺喜欢热闹的,不信你摸摸。”说着,陆漫漫就将古歆的手拉过来,摸着她的肚子。

真的能够感觉到有个小生命在里面挪动。

古歆觉得有些惊奇,“她在里面动这么厉害?!”

“偶尔。”

“你会难受吗?”

“还好,习惯了。”陆漫漫也这么摸了摸肚子,“如果长时间她不动了,我还会担心。”

“真的嘛,感觉生命太神奇了。”古歆感叹道,“你说她现在知道她是在参加干妈的婚礼吗?”

陆漫漫真觉得这种幼稚的问题,她没办法回答她。

古歆一直抚摸着她的肚子,忍不住说道,“莫修远应该很兴奋吧。”

陆漫漫抿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他这么期待你和她的孩子,现在孩子在肚子里面活蹦乱跳,他高兴惨了吧。来,八卦一下,咱们北夏国的统帅在第一次摸到自己的孩子胎动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会不会特别的滑稽?”古歆八卦的问道。

陆漫漫其实很想说,莫修远还没感受过。

这么说饿了之后,依照古歆这种八卦体质肯定会问个刨根究底,她实在是不想去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她和莫修远现在的关系,所以她只是笑着说,“不告诉你。”

“一脸嘚瑟劲儿。”古歆瘪嘴,“我结婚了,不久后还不是会有孩子。”

“是是是,你什么都有。你看有了帅气体贴的老公,有了新妈,不就还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救你最幸福了,就你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你说我是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我会更高兴。”

陆漫漫忍不住翻白眼。

正时。

一个伴娘突然大声吼了句,“新郎到了,我去,好长一串马萨拉蒂!”

伴娘吼了一声,其他的伴娘图一下就拥在了外阳台,瞬间就开始火爆了。

伴娘团各司其职,如火如荼,房间闹得更厉害了。

“漫漫你等会儿往边一点,这群人更土匪似的,还少根弦,别到时候把你磕着碰着了。”古歆是真的很担心。

结婚现场特别是迎新的现场本来就会不受控制。

陆漫漫点头,“放心吧,我比你更会保护我自己。”

古歆瘪嘴。

陆漫漫微笑了笑,但不得不说,等会儿确实应该会很热闹。

她左右看了看。

然后起身走向了一边,一边,也能看到他们这么闹腾。

而她觉得自己的情绪很久都没有兴奋起来了,所以莫名是有些想要融入其中。

就在这个时候。

房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里面的伴娘开始尖叫了。

古歆捂着自己的耳朵。

卧槽,她的伴娘团就不能矜持点吗?!妈的搞得不是她结婚,是她的那帮伴娘团结婚似的。

她都没这么兴奋。

“谁?”一个伴娘在门后大声吼着。

“翟奕。”

“新郎官吗?”

“是!”那边声音又大了些。

古歆听着声音好像有些奇怪,不像是翟奕的声音。

当然,她的那些伴娘团和翟奕不熟,也听出来。

“想要接新娘子吗?”

“想得都要发疯了!”外面故意的说着。

说出来,里里外外都笑个不停。

“新郎官好奔放!可是我们新娘子今天可矜持了,你想要娶回去,就一句话可不行!”

“那要几句话?”外面的人反应极快。

“你别误导我的意思!赶紧的,先把红包塞进来。”

“那你总得留缝啊,你让我变魔术,给你变出来吗?!”外面大声说着,引来一阵附和声。

“谁知道你们外面这么大一帮男人安的什么心。我们都是些柔软女子,要真开了门,你们不冲进来啊,不行!我们才不上当!”

“姑奶奶,那你说怎么办吧!”

“现在发红包的方式又不是只有现场红包,来来来,咱们进一个群,抢红包就行了!”一个伴娘突然大声吼着。

这真的是够狠啊!

外面的人貌似都已经懵逼了。

好半响才说,“姑奶奶,不带这样玩的。”

“新郎官你太小气了,可是娶不到我们新娘子的。反正我先建一个群。然后给你么说群号,新郎官自觉的加进来!”说着,那个伴娘就建了群,然后大声说了群号,对着古歆一屋子的伴娘说着,“赶紧的,大家加进来,今天得好好的捞新郎官一笔。”

古歆无语。

能低调点不?!

说这话能低调点不?!

她恍惚看到了自己在陆漫漫面前的模样。

这特么的,很二好不好!

一群人进了群。

古歆也进了,陆漫漫凑热闹的也进了。

群里面除了新郎官翟奕,很多伴郎团的也在里面。

从现实中的吵闹直接蔓延到了网络上,里面的不停地说着发红包发红包。

第一个红包出来。

888元。

10个。

5秒抢完。

“新郎官,太扣了吧,才888?!怎么着开门红也应该8888啊!”伴娘说着,“何况你自己人还强走了一半!不行!”

“姑奶奶,你到底想要怎样?!”

“你再发一个出来,就一个,包12个,刚好够我们的房间里面的人。要你们伴郎抢了,嘿嘿嘿,就得这么一直发下去!”

“行!”门外一口答应,“兄弟们,别抢啊!”

说着,就又出来了一个红包。

红包也是888元。

所有人准备抢的时候。

那个带头的伴娘说着,“别抢完了,剩两个,有些人有强迫症,必须得看到红包被抢完才会舒坦,否则会一直心心惦记着,指不定就有伴郎团的人手贱呢!”

“卧槽,你这招也太损了吧。”一个伴娘说着,“古歆,你丫的怎么会有这种阴的朋友。”

“去你的。”那个使坏的伴娘说着,“好像你不是我朋友似的。”

“我特么结婚的时候你最好已经嫁为人妇了,否则我怕我嫁不出去……”

伴娘团斗嘴,吵闹一片。

古歆简直无语,这样也能自娱自乐。

不过也倒是,因为有这帮没心没肺还自来熟的朋友,今天的婚礼倒是难得热闹,全程跟踪拍摄的摄影师以及化妆师等工作人员,都被这帮二货逗笑到不行。

“姑奶奶,你倒是把红包抢完了啊!”“新郎官”在外面焦急的说着。

“莫非新郎官有强迫症!没没没关系,还剩下两个,你们抢了吧。”

“你这是在害我!”“新郎官”说得故意。

“哈哈,你今天大婚之日,别这么说,能害你的可不是我,是我们新娘子,晚上的时候,你们就深深的彼此伤害……”说着,全屋子的人都笑了。

古歆翻白眼。

能矜持点吗?!

能矜持点吗?!

卧槽!

搞得她很奔放似的。

里面说完,外面也笑得厉害。

古歆脸有些红。

猪一样的队友,真是猪一样的队友。

陆漫漫反倒觉得,今天的婚礼,因为是古歆的婚礼,所以倒真的是前所未有的欢快。

性格不一样,婚礼给人的感觉,真的不同。

吵吵闹闹的房间里面。

突然响起一阵尖叫声。

“啊!啊!”一个伴娘大叫,“新郎官翻墙进来了!”

其他伴娘连忙往外阳台看着。

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门外,没有人守着外阳台,所以根本不知道,新郎官居然还有这么一招。

太腹黑了。

那么外面那个和她们一直嬉笑的就不是伴郎官了!

卧槽,简直是浪费姐姐们的感情。

翟奕是知道古歆的朋友不好对付,所以从开始一来的时候就想好了策略。

一些人在门口分散注意力,一些人帮他翻墙。

果然。

门口处,分明半点没有要开的痕迹。

“新郎官,你太阴了,这样都想得出来。”伴娘团逼近。

翟奕心情还是很好,他笑着说,“别生气,都准备了大红包的,见者有份。”

说着,后面翻进来的伴郎连忙将红包递给翟奕,翟奕亲自一个一个递上。

伴娘接过,这么一摸,真的是厚得不要不要的。

翟奕一边发红包,一边指使跟他一起的伴郎去看门。

伴郎眼疾手快,将房门打开了。

“啊……新郎官你居然用调虎离山!”一个伴娘尖叫。

外面的浩荡大军全部都挤了进来。

守门之战以对方太阴险而失败告终。

房间内,突然就比之前多了几倍人。

陆漫漫刚开始还能够稍微靠近一点,现在真的是不敢靠近了,这么多人,大家玩得又嗨,多少是没办法注意到其他的,她往后退了几步,退了几步。

身后,突然被一只手臂环住。

陆漫漫惊讶的转头。

一转头,就爱看到了莫修远。

她左右看了看。

她一直都在房间里面,也看着人群进来的,但她真的没有看到莫修远出现。

现在的莫修远,穿得比较休闲,和他平时西装革履的样子完全不同,还戴了一顶鸭舌帽,捂着口罩。

不知道是不是上次武装被人很快撕破,这次看上去貌似要,严谨得多。

至少刚刚那一瞬间,在人群中她真的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不是这么近距离,不是有感觉到他熟悉的气息,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认出来。

“我陪你下去。”莫修远熟悉而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说道。

陆漫漫抿了抿唇,看着整个房间里面的拥挤和吵闹,点了点头。

莫修远护着陆漫漫穿过人群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新郎和新娘的身上,没有人发现他们,没有人看出来,莫修远。

莫修远带着陆漫漫下楼,直接走出客厅,走向了外面的小车。

小车内,司机恭敬坐在驾驶室等候。

莫修远打开车门,让陆漫漫坐了进去。

自己也跟着她坐在了后座。

坐下之后,莫修远将自己的帽子和口罩摘了下来。

“你怎么来了?”陆漫漫询问。

“来文城有点事情,顺便就来参加古歆的婚礼。”莫修远说。

“哦。”陆漫漫点头。

车内似乎又有些尴尬了。

两个人独处的空间,总是让人有些说不出来的压抑。

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多久。

她转眸一直看着外面,不用想也知道,此刻别墅里面依然是吵闹个不停的。

古歆的魅力就在于此。

可能她自己都没有发现或者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魅力所言。

等了可能有20来分钟,翟奕就将古歆从别墅里面抱了出来,直接走向主婚车,后面跟着浩浩荡荡一群人,看上去很有气势。

古歆就这么温顺的靠在翟奕的怀抱里,画面很美。

陆陆续续的,所有人开始坐进了婚车。

陆漫漫看着人群,回头看着莫修远,“如果你忙的话,我坐婚车过去。”

“不忙。”莫修远说。

陆漫漫看着他。

莫修远对着司机直接说道,“跟着婚车就行,别靠得太近。”

“是,统帅。”司机恭敬无比。

婚车在所有人坐定之后,从古家别墅离开。

莫修远的车子远远的跟在后面。

而后面的后面,还跟着两辆小轿车。

大概,都是莫修远的贴身保镖。

陆漫漫看着6月已经有些辣的太阳,靠在后座的座椅上,不说话。

莫修远也不说话,就这么陪着她。

陆漫漫也不知道莫修远突然赶回来参加婚礼,是为了什么。

古歆也不是他的朋友,他其实犯不着这么千里迢迢。

想不通,不想了。

有时候想得越多,反而会被自己给逼疯。

车子走走停停,一路欢快的到达了郊区外最大的教堂。

教堂已经布置得唯美如画。

婚车到了之后,古歆被送去了化妆间补妆换婚纱,翟奕在外面招呼客人。

古歆坐在化妆镜前,脸上的笑容都已经快僵了。

她揉了揉自己的脸颊。

她特么突然有些后悔自己找了10个伴娘,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根本就是要把戏台子踩踏了的节奏,她实在受不了了,“喂,你们出去嗨皮去,等会儿婚礼仪式的时候再蹦出来就行了。”

“不用我们陪着?”伴娘团都是些爱玩的人,此刻巴不得出去看看情况!

“去吧去吧,让你们陪我得疯。”

“那我们出去了。”

说着,伴娘们就结伴着,陆陆续续的走了。

古歆终于缓了一口大气。

她从深呼吸,拿起电话给陆漫漫拨打。

也不知道这妞刚刚什么时候从别墅就没见到人了,挺这么大个肚子,不知道安全到了教堂没有。

这么不放心的拨通了号码。

刚拨通。

古歆就看到化妆间的门被人推开。

古歆眼眸顿了顿。

她依然自若的打着电话,那边接通,“古歆。”

“漫漫你到教堂了吗?”

“到了。选了一个好位置。”

“哦,我就是问问。话说我在化妆间,伴娘都被我撵出去了,如果你嫌外面太吵就进来休息一会儿,这里有沙发可以躺躺。”难得古歆自己都佩服自己,这么体贴。

“不用了,外面挺好的。”陆漫漫拒绝。

古歆觉得自己的一片好心就这么……

“不太方便进来。”陆漫漫补充。

“不方便?”

“莫修远在我身边。”

“莫修远来了!我去,我的婚礼统帅亲自参加?”古歆嘚瑟,“真有面子。”

陆漫漫附和的笑了笑。

“那你好好陪好我们统帅大人。”

“你别张扬了,张扬了,你婚礼也会混乱的。”

“知道知道。现在统帅是在微服出巡,不会曝光了他身份的。”古歆一脸贼笑。

陆漫漫不用想也知道此刻古歆的模样,“那不说了,挂了。”

“嗯。”

挂断电话,古歆抬眸看着离自己不近不远的文妍。

这倒是不请自来。

想了想,翟安肯定会来,不管如何,也是沾亲带故,翟安来,带着文妍,理所当然。

她正对着化妆间的镜子,化妆师在帮她补妆。

“恭喜了,古歆。”文妍说,声音中有些讽刺。

“谢谢。”

“你说你命怎么就能这么好?”文妍问她。

古歆笑了笑,“好人有好报。”

文妍冷笑着,对古歆的讽刺不太在意,她一步一步走进古歆,站在她旁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发现我还真的很嫉妒你?”

“翟安挺好的,好好珍惜吧。”古歆直白。

“翟安挺好的……翟安是挺好的。”文妍重复着,声音越发的冰冷,“但不是我的。”

古歆顿了顿。

她看着文妍的模样,“分手了?还是只是吵架在闹脾气?!”

“如果我说我和翟安从头到尾都没有在一起过,你会不会觉得很爽。”

“逗我玩的吧。”古歆心口真的在跳动,和平常不一般的心跳频率,但是整个表情,却看上去无比的自然,甚至有些夸张,“想要膈应我的婚礼,倒是什么招数都想得出来!”

“不信吗?”文妍说。

“不信。”古歆一字一句,“我有眼睛,我看得明白。”

“我倒是觉得你有眼无珠。”

“文妍,你疯了吧!”古歆有些怒火。

化妆师看着古歆,不敢再补妆,识趣的退后到了一边。

“见不到我好过,故意说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这人这么恶毒,就不怕死了之后下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吗?!”古歆狠狠的说着。

文妍看着古歆有些激动的样子,眼眸一抬,“你这么不受控制,突然这么激动,莫非是你喜欢上了翟安?!”

古歆咬牙,“文妍,我现在马上和翟奕结婚了,我不想听你胡言乱语,也不想看到你。我劝你真的别招惹我,我惹毛了,什么都不顾,反正我也够奇葩了,再多奇葩的事情,在我身上也不过如此。”

“所以你会逃婚了?!”文妍问她。

“我疯了我逃婚!”古歆冷冷的对着文妍,“我和翟奕既然能够走到现在,既然可以重新走进婚姻的殿堂,我疯了为了你的故意挑唆而逃婚!文妍你知不知道你这个人心态真的很有问题,你知不知道你见不得别人好也是一种病,得看心理医生的!”

文妍讽刺的冷笑了一下,转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说了句,“我和翟安都没发生过关系,真的。”

关我屁事!

古歆愤怒的看着文妍离开的背影。

故意的吧。

这个女人故意看不得她好过,所以故意用翟安来刺激她,想让她出丑想要她狼狈不堪。

如果她真的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就真的是,遭了文妍的道。

指不定,还会被她抓着一直笑话。

文妍真以为,她已经笨到那个地步了吗?!

更何况。

她既然都已经走到了现在,既然都已经和翟奕步入了婚礼殿堂,她就做好了,成为翟奕妻子一辈子的准备,她没觉得自己会反悔,从不觉得自己会反悔。

那些到了婚礼当天才后悔才选择逃婚的狗血戏码,永辈子都不可能发生在她的身上!

……

文妍离开古歆的化妆间。

走出去。

走了两步,看到迎面而来的翟奕。

翟奕似乎是打算去看他的新娘,没想到在这里会撞见文妍。

而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翟奕的脸色一下就很不好了。

文妍反倒是笑了一下,笑得很讽刺。

“你怎么在这里?!”翟奕一字一句。

“我来恭喜古歆。”

“少来这一套,你到底什么目的!”翟奕狠狠的说着,声音压得很低。

“就是你想的那种。”

“文妍,你别招惹我!”

“你也别招惹我!”文妍看着翟奕,“我们彼此都有彼此的把柄,说不定我也可以选择玉石俱焚!”

“你疯了!”

“是啊,不幸福的人就是会发疯的。”文妍说,“你找到我合作,其实就应该料到,我会有这么一天!”

“我可没想过,你们文家会这么的一败涂地,甚至于所有的好处都被陆漫漫一个人得了,包括,莫修远当上了统帅之外,可真的是,当时选错了人。”

“你以为你又有多能干!”文妍看着翟奕,“选错了人也是自己眼光不好,怨得了别人吗?”

“以前的事情,我们就到此为止,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大家老死不相往来。”

“就这么想要撇开我?!”文妍笑得讽刺,“利用完了,现在又这般春风得意了,所以我就一文不值了。”

“你一直价值不高。”

“行。”文妍也不计较,就这么狠淡薄的看着翟奕,“我们走着瞧。”

“文妍,我劝你别动心思,后果不会是你想要的!”

“大不了就杀了我呗,我活着其实也就这样,对人生真没什么兴趣。”文妍毫不在乎,转身就走。

刚走了两步,突然想到什么的回头,“对了,刚刚见了古歆,貌似她现在更喜欢翟安。”

翟奕的脸色急剧变化。

文妍笑得讽刺,“你从来都只是,翟安的手下败将!”

翟奕紧捏着拳头,看着文妍离开!

心里的愤怒不言而喻!

古歆更喜欢翟安!

怎么可能?!

他压抑着怒火,转身往化妆间走去。

房间内,古歆的脸色明显不好。

转眸,看着翟奕出现,勉强的拉扯出一抹笑容,“翟奕,你过来了。”

“嗯,过来看看你。”翟奕此刻也是一脸温柔如水,他走过去,从后面弯腰搂抱着古歆,“刚刚碰到文妍了,她来气你了?”

“那女人真的有毛病。”古歆毫不掩饰愤怒,“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

“别搭理她。她从来就嫉妒你,现在家道中落,自然更见不得我们过得更好!”翟奕安慰着,“而我们报复她的最好方式就是,让她看到我们比任何人都幸福,让她气死吧。”

“你也这么坏。”古歆微微一笑。

“这是以牙还牙。”翟奕温和的笑着,“别受她影响了,今天我们大婚,我喜欢看到你笑容满面的样子。”

古歆深呼吸了一口气,“我这道行,哪里是文妍三言两语就能够刺激得了的。放心吧,我没事儿。”

翟奕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那我出去招呼客人了,你休息一下,今天有得累的。”

“我知道。”

翟奕再次亲了亲她的脸颊,才转身出去。

出去之后,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拿起电话直接拨打,“帮我找人盯紧了文妍,有什么异常举动,马上通知我。”

“是。”那边恭敬道。

翟奕眼眸一冷。

文妍,劝你别再我婚礼上做什么极端的事情,否则别怪我不给你们文家留后。

他打完电话,脸色稍微缓和了些,走出去招呼客人。

而在他刚走的地方的一个墙壁后,翟安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只不过是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然后安静的参加完这个婚礼,没想过会碰到翟奕,而他自然的隐蔽了起来,是真的不想在今天的日子和翟奕有任何冲突,却没想到,听到了翟奕的电话。

他想了想,大步往外走去。

走在有些人多的地方,宾客很多,侃侃而谈。

他寻找着文妍的踪迹,找了一圈,终于在一个角落看到了文妍,看着她坐在礼堂的最角落,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人越来越多的大礼堂,此刻被精心布置的大礼堂。

翟安走过去,坐在她身边。

文妍看着他,笑了笑,“翟安,你还愿意坐在我旁边。”

“我只是来提醒你,翟奕找人在盯你。”

文妍冷笑,“我不在乎。”

“有些人的底线,真的不能碰。”

“你的底线就是古歆吧。”文妍问他。

翟安眼眸微紧,“别让自己万劫不复!”

“我真的不在乎。”文妍说,“现在家不像家,喜欢的人终究不能爱上自己,你觉得我还有什么,是真的可以留恋的!倒不如,和翟奕玉石俱焚,也算是成全了你和古歆,你觉得如何?!”

翟安狠狠地看着文妍。

文妍笑的更灿烂了,“你会感谢我的!”

“我不会。”翟安一字一句,“和古歆离婚,就从没想过会和她重新在一起,我有我的原则,没你那么多心思。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让翟奕和古歆在一起!”

文妍就这么怔怔的看着翟安。

看着他,真的不知道此刻应该有什么情绪,“为什么?你不是很讨厌翟奕吗?你不是喜欢古歆吗?这么做,你有什么好处?!”

“不是做每一件事情都需要用利益来衡量的。我不需要得到任何好处,就这样。”翟安说,说完从文妍身边离开,“能够说的就这么多,你好自为之!”

翟安离开了。

文妍看着翟安的背影。

很荒唐不是吗?

翟安分明还喜欢古歆,却说,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翟奕和古歆在一起。

她冷冷的笑着。

她理解不了。

也没办法接受翟安的理论。

她得不到幸福,她要所有人都得不到幸福。

她得不到的人,任何人也别想得到。

她恨古歆,所以她让古歆和她一样,痛苦不堪。

她眼眸一冷。

12点的钟声响起。

教堂里面所有人全部安分的坐了下来。

神父站在中间位置,一派庄严而神圣。

翟奕西装革履神采奕奕的出现,站在神父的旁边,现场响起欢呼声。

紧接着。

新娘出现。

新娘挽着他父亲,站在红地毯的一头。

全场响起婚礼进行曲的声音。

唯美的,悦耳的声音,萦绕在偌大的教堂里。

全场屏住呼吸,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新娘的身上。

都放在了古歆的身上……

呼呼。

今天没二更了。

宅还是求月票。

求月票……

你们就知道一天虐我。

平时也就20、30条的评论。

昨天硬生生的破百了。

小宅的玻璃心,碎了一地,你们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