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命运多舛(3)文妍的结局/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试着努力喜欢你!”翟安对着文妍,声音很大,很急。

文妍身体上有的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

她看着翟安。

翟安坚定的点头,“文妍,我答应你,我试着努力去喜欢你。”

“真的吗?”文妍问他。

“真的。”翟安说,“我从不说谎。”

文妍笑了,在天台上,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她说,“我说,你真的为了古歆,什么都可以做吗?”

翟安抿唇。

“我现在放了古歆,你们不会把我送去监狱吗?”文妍讽刺无比。

“我不会。”翟安一字一句,很肯定。

“但是翟奕会。”文妍甚至没有看翟奕,眼神就这么放在了翟安的身上,“他会。”

“你有他的把柄,他不敢轻举妄动。”

文妍怔了一下。

翟安说得很对。

她手上又翟奕的犯罪证据,他不敢这么做。

但还是不行。

翟奕可以不送她紧监狱,但可以分分钟暗杀她。

明知道她手上有东西可以威胁他,现在还这么的让他难堪,以他瑕疵必报的个性,肯定会杀了她。

“我会保护你。”翟安似乎是看出了文妍的心思,肯定无比。

“翟安。”文妍看着他,“古歆真的不值得你这么付出。”

“和她没关系。”

“你别骗我。”文妍哑然一笑,“因为很爱很爱你,所以才会看得很清楚,你爱的人是谁。”

翟安抿着唇。

古歆那一刻似乎是往翟安身上看了一眼,看着他熟悉的模样,看着他脸上也有着难掩的焦急,是真的在担心她吗?!

她心里有些乱。

当然,此刻最大的恐惧还是来自于文妍的不受控制。

她明显的感觉到文妍的情绪,在很不受控制,越是这般,很多惨不忍睹的事情就会越容易发生。

她心里一紧,不敢有太多的举动。

翟奕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直在审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所以看到了古歆的眼神,看到她看着翟安,分明……他咬牙,这个时候是想办法怎么将古歆救下来。

眼眸微动。

他看到站在他右前方的翟安,在背后用手给他指示。

翟奕眼眸一紧。

翟安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文妍,不管我爱的是谁,但我很清楚,我一定不会和谁在一起!”

“是吗?”文妍问他。

“我说过,我不会对你撒谎。”

“可是,我真的见不得古歆得到幸福,真的。我觉得她很不值得拥有,她凭什么在伤害了你之后,还能够这么理所当然的一脸幸福的嫁给翟奕?”

“现在你不是让他们产生隔阂了吗?”翟安劝慰。

文妍冷冷一笑。

这一刻是真的有那么一秒成就感。

古歆咬唇。

说不出来的感受,五味杂陈。

“文妍,想要找平衡其实有很多方法。”翟安劝说,“你相信我,我可以帮你。”

“为了古歆,你真的什么都愿意。”文妍笑得讽刺,但那一刻明显情绪得到稍微的控制。

因为,有点被翟安说服。

因为,有点想要相信翟安会努力喜欢她。

一天不行。

一辈子可以吗?

总有一天也会发现她的好。

翟安也能感觉到文妍的情绪变化,他说,“文妍,过来。”

文妍,过来。

这是翟安第一次这么深情款款的给她说这种话。

即使。

即使,他的目的并不单纯。

即使,可能说这句话,为的不是她。

但她信了。

她真的很想相信他,然后当一切都没有发生的重新开始。

她甚至拿着手枪指着古歆额头的那只手都稍微送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是想要放弃的。

想要放弃的那一秒。

文妍眼眸陡然一紧,拉着古歆往边缘走去,“翟奕你别过来!”

古歆感觉到身体的恍惚,忍不住尖叫了声。

是真的,很恐怖。

她甚至不敢往外看。

翟奕在一步之遥的距离,陡然停了下来。

他看着古歆的模样,咬牙。

翟安捏了捏手指,在让自己平静。

翟奕太激进了。

他的手势分明在告诉他让随时准备而不是这般突然靠近。

他刚刚才平复文妍的情绪,就因为他的突然而又紧张了起来。

翟奕不可能看不懂他的手势,就算看不懂,现在的局势他也清楚并不是他可以主动靠近的时候,此刻更应该的是让文妍稍微往回走,到了一定安全位置之后,才是翟奕可以出动的时候,他负责保护古歆,而他负责将文妍带到身边!

现在。

翟奕这般的急切……

他只能用心急则乱来诠释吗?!

翟安冷静,冷静下来,说道,“翟奕,你往后退一点。”

翟奕看了一眼翟安,没有举动。

文妍看着翟奕的模样,“不是标榜自己很爱古歆吗?现在这模样,可半点都看不出来你爱她!你是巴不得靠近我,然后将我推下去,至少就没有人再指控你,你也不管我是不是拉了古歆垫背是吧?!”

翟奕脸色陡变,狠狠的看着文妍,“有这种龌龊思想的人只有你!文妍你这辈子变成这样,也真的够了!”

说着,还是退后了。

文妍冷笑着对着翟奕。

她突然心里很爽,很爽翟奕对她这般,先要杀她又无可奈何的模样,当初自己被他利用时,不也是这种滋味吗?!现在想起,真是大快人心的舒坦。

“文妍。够了。”翟安说,一字一句诚恳的说着,“别再固执了,闹到这个地步,翟奕和古歆也不可能毫无芥蒂,古歆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幸福,你的报复,差不多就行了,没必要真的搭上自己的性命。”

“你还在劝我。”

“是,我在劝你。”翟安说,“为什么你就不相信,我劝你是为了你好?并非为了古歆。”

文妍看着他。

古歆那一刻也看着他。

“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活着。”翟安说,认真的看着她。

好好活着。

可是,她不想活了。

“我承认,你跳下去后,什么都一了百了,没有了你现在的苦楚,没有了你现在的难受,可是,你转念一想,你既然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是真的会去畏惧的?流言蜚语?那些重要吗?古歆经历的流言蜚语并不比你少,甚至你今天的举动,已经将她推向了风口浪尖,如果她提出和翟奕悔婚,你想过她徘徊自我和翟奕两兄弟之间,按照北夏国的伦理道德,她是一个什么身份的存在吗?!”

文妍在认真的听。

翟安说话,真的很有说服力!

“至于爱情。”翟安说,“爱情,古歆也并不比你顺利多少。她这么喜欢翟奕却还是被迫和我结婚,被迫我和发生关系。这种滋味就像你当时被迫和翟奕发生关系时,一样的心情,她也生不如死。到现在,好不容易他们修成正果,你却突然说了这么说让她崩溃的事情,她经历的爱情,你觉得美好吗?”

所以翟安,一直在帮她找平衡了!

文妍就这么直直的看着翟安。

翟安喉咙微动,“古歆真的没有你想的这么幸福,你无需嫉妒她。”

“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很有道理。”

“文妍。”翟安往前走了一步。

文妍警惕的看着他。

“我现在走过来,你别紧张。我就站在你一步之遥的距离。”翟安说,一边说,一边往前。

文妍看着翟安的脚步,一步一步靠近自己。

他说到做到。

真的在一步之遥的地方,绅士的停了下来。

他看着自己。

眼眸就看着自己,没有看古歆一眼。

这一刻,她恍惚觉得,翟安很爱自己。

她心口在微微的跳动。

“我现在伸手,你自己过来。”翟安将手伸了出去,就在她的眼前,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

那么白净而修长的一只手,就这么放在了她的眼前。

曾经做梦都想要的温暖,就这么触手可及。

“过来。”翟安说,声音温柔,磁性。

文妍觉得自己真的很容易受他蛊惑。

一不小心,就会真的让自己的心不受控制的,被他影响。

不。

已经晚了。

到了这一步,真的晚了。

翟安可以努力试着去喜欢她,她也相信翟安会这么做,但她突然不想委屈了他。

不想,委屈了翟安逼着自己喜欢她。

这么美好这么美好的一个男人,真的不应该为了任何人,将就自己。

她突然带着古歆,往后退。

后面,就是没有护栏的天台,是酒店准备改造的顶楼餐厅,此刻正在规划建设。

古歆感觉到文妍的举动,整个人一下紧绷到不行。

她看着面前的翟安,看着她,此刻却不敢说一个字。

她真的很怕,很怕自己就突然消失在他们面前……

心里的惊恐,在无限的扩大。

无限的扩大……

“文妍。”翟安大声叫她,此刻如果他突然靠近,结果只会是,文妍拽着古歆往下跳的趋势更快。

文妍听到翟安在叫自己,却还是在一步一步,往后挪动。

没有停留。

“文妍,你这么喜欢我,我陪你死,你放开古歆!”翟安开口,狠狠地说,“没有了古歆,没有了任何人,我陪你一起!”

这句话,真的让文妍怔住了。

不只是文妍。

古歆也完全傻了,刚刚的恐惧还在胸口不上不下,现在突然什么感觉都没有,脑海里面只有翟安说什么,陪死的声音。

翟安看着文妍,“你带着古歆死,何不如我陪你。不是想要和我在一起吗?这样,我们就永远都在一起了,这样,我和古歆阴阳相隔,就永远都不可能了,这才是你最想要的结果!”

“你愿意陪我死?”文妍问他。

“我愿意。”翟安说,说着,往前靠近。

靠近的那一刻,似乎是刺激到了文妍。

文妍拽着古歆,又往后退了一下。

这一下,两个人的脚似乎都已经踩在了边缘,脚后跟都已经镂空了,只有脚掌,还能够面前的支撑自己的动力。

“文妍。”翟安往旁边走去,走去,直接走到了天台的边缘,整个身体有一半已经支了出去。

分明很恐怖的举动。

翟安却一脸坦然。

他说,“我说话算话!”

话音落。

“翟安!”

“不!”

文妍和古歆,同时尖叫。

古歆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够了。

真的够了。

她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不受控制,她看着面前的翟安,看着他好在,还没有跳下去,她说,“你别这样翟安。”

别这样。

她真的受不了。

她无法想象,翟安如果真的陪文妍跳下去了,她会怎样?!

她会真的,生不如死。

“文妍报复的是我,文妍觉得我不值得拥有一切,我认命了。我这辈子也确实做过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比如糟蹋了你的感情,比如亲手杀了我们的孩子。”古歆说,眼泪不停,觉得整个人都痛得难受。

翟安看着古歆,看着她的模样。

古歆说,“翟安,文妍说得很对,你值得任何人爱。别为任何人糟蹋了,别委屈了自己和谁交往,也别固执的将感情放在我的身上,我真的配不上你的爱。到现在,我不知道还能给你说什么,大概就只有,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还有……”

还有。

我爱你。

她咬牙,猛然闭着眼睛。

脑海里面有很多画面。

母亲的去世,父亲的呵护,翟安和漫漫的陪伴,和翟安的婚姻,失去的那个孩子,父亲的再婚,她和翟奕的婚礼……

自己的经历的一生,就在自己脑海里面,闪逝。

也不过,昙花一现。

她身体往后,往后。

“想自杀吗?”文妍突然将古歆往前走了一步。

分明是往前的举动。

但还是让翟奕和翟安,都紧张了一下。

古歆狠狠的看着文妍,狠狠的看着这个女人。

“你够了文妍!我也想明白了。不就是一睁一闭的事情吗?不就是死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凭什么让你得逞,让你这般的耀武扬威折磨我们所有人,我告诉你,我现在不怕了!”

“看不出来,你还能有这份魄力!”文妍冷笑。

“你也别啰啰嗦嗦了,如果想要死,就赶紧的,我还想要早点去投胎,别耽搁了我轮回的路!”古歆狠狠的说。

“如果我说,我可以不杀你,你会不会有所期待?”文妍问她。

“不会!”古歆冷言,“你的话,我现在连标点符号都不会相信!”

“我真的不杀你了。我怕我杀了你,翟安会恨我,恨我一辈子!”文妍说,说着,看着翟安。

翟安分明也已经到了有些崩溃的极限。

隐忍在平静脸颊下的情绪开始有些波动,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在天台上僵持了这么久。

这么久。

谁都会按耐不住。

“翟安,如果我不杀古歆,你会不会对我有所隐忍?”文妍问他。

“会。”

“如果我不杀古歆,你会答应我,不娶古歆吗?这辈子都不娶她,这辈子都不和她结婚吗?”文妍继续问道。

“会。”翟安根本没有犹豫。

古歆抬眸看着翟安,看着他僵硬的模样。

“翟安,你不会撒谎的是吗?”

“是。”翟安说,“文妍,我答应你所有一切!”

“那你记住,你这辈子都欠我一个人情,天大的人情。为了你,我放弃了我这辈子最想要做的事情。”文妍突然松手。

真的松手了。

真的将手枪,从古歆额头上离开。

古歆心惊的看着文妍。

谁不怕死。

不可能不怕。

只是逼急了,只能让自己这么的去接受。

“而我,以死的代价让你记住,你答应我的承诺。”文妍往后,往后。

纵身一跳。

一跳。

翟安猛地一下往前扑了过去,整个人都已经到了天台的边缘,一把将文妍拉住了。

文妍看着翟安的模样。

整个人已经腾空。

古歆根本没有看清楚,刚刚那一幕是怎么发生的。

一般的人都看不清楚,包括翟奕。

翟奕也很惊讶,翟安为什么动作可以快到那个地步。

甚至于,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那一秒,已经将文妍拉住了。

“翟安,不用救我。”文妍说。

翟安没有放手。

“这是对我最好的解脱,我真的不觉得,不怕死,就可以面对任何困难,对我而言,死了才真的一了百了。而我,只希望你记住,你住你对我的承诺……”文妍说,说着,用另外一只手,狠狠的挣脱着翟安的手。

翟安本来就没有多少支撑力,周围没有可以让自己着力的地方,另外一只手只是狠狠的抓着地面,骨节都已经发白。

“放开我。”文妍一用力。

用力那一瞬间。

两手指间,本来就有着汗渍,汗渍很容易让手心滑落。

文妍就这么在他眼前,一路往下。

他看到她的大声再说,“翟安,别和古歆……”

“哐哐哐!”

话音未落,下面突然响起剧烈的声音。

很大,很恐怖。

下面就是街道,街道上的车辆突然都停了下来,交通一时之间完全堵塞。

翟安一直趴在那里,整个人仿若石化了一般。

石化的看着地上,其实看不清楚的一幕。

只隐约能够看到,街道上的鲜血,流了一地……

天台上的古歆和翟奕,也这么惊讶着,似乎无法接受,刚刚的一幕就在自己眼皮下发生。

文妍真的自杀了。

文妍真的,自杀了。

古歆看高高的楼层下面,看着翟安,看着他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此刻不知道应该有什么情绪。

她此刻甚至不知道该不该开口说话。

“古歆。”身后,却响起了翟奕的声音。

古歆转眸。

“我们下去。”他说,主动牵起她的手。

十指相扣。

她低头看着他们的手,那一刻,那一刻,终究推开了他。

翟奕看着古歆。

古歆说,“翟奕你先下去吧。”

“小歆。”翟奕叫她。

“我冷静一下。我们的事情……冷静一下。”古歆说,很直白。

翟奕就这么看着她。

终究,转身先离开。

天台上,灿烂的阳光照耀着文城这座繁荣的城市,照耀在他们的身上。

她垂眸看着依然还保持着刚刚姿势的翟安,看着他僵硬到,真的没有半点反应,大概是,没想到文妍真的因为他,在他面前,跳楼自杀。

翟安是一个心善的人。

翟安是一个心善的人……

所以,心善的人,总会有很多,很多很多的内疚。

她想要叫他。

想要叫他,可是发不出来声音。

她不知道她该用什么身份去叫他的名字,她不知道她突然开口,翟安会不会对她说,“你走!”

她就这么静静地陪着他。

一直陪着他。

阳光依然零零落落的照耀在他们的身体上。

下面的街道越发的拥堵了,很多人围了过去,闪烁着灯光的警车来到了现场,然后没多久,顶楼上多了几个警察。

一个人恭敬的上前说道,“麻烦你们跟着我们回一趟警局。”

翟安终于从地上起来了。

他表情还是那个表情,不动声色,没有过多的情绪。

只是嘴唇有些发白。

很明显的白。

他们被带去了警局。

包括翟奕也去了。

他们分别在三个不同的地方进行询问。

而翟奕和古歆的婚礼,也在文妍突然的死亡中,变得混乱不堪甚至中途停止,午饭后的娱乐没有了,晚宴也没有了……

这个世界上,估计所有奇葩的时间都会这么讽刺的发生在她的身上,她身上此刻还穿着大红礼服,此刻还画着唯美的新娘妆,即使到现在,也已经乱到不行了。

她被询问了将近2个小时。

她把所有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

警察做了记录,然后让她离开。

她走出询问室,门外翟安和翟奕似乎也同时走了出来。

此刻已经是下午6点过。

夕阳已经开始笼罩着整个文城,让一切变得昏黄,渐渐变得黑暗……

警察局大门口。

一群记者已经拥挤在了那里。

他们的出现,瞬间让文城的记者们都疯狂了。

这么离奇的事件,怎么会少了八卦媒体的存在。

“两位翟先生,古小姐,请问文妍突然的死亡是怎么回事?”

“文妍突然在翟先生和古小姐你们的婚宴上跳楼自杀,是因为什么?”

“翟安先生,文妍是你的女朋友,她为什么会在你面前自杀?”

“古小姐,听说文妍在你们的婚礼上就让你不要嫁给翟奕,而后就突然跳楼身亡了,这其中有什么原因和牵连吗?”

记者围得他们水泄不通。

卡门的和闪光灯不停在他们面前,一片混乱。

三个人都很沉默,沉默的没有回答任何问题。

古歆就看着翟安突然扒开了记者。

因为记者很努力的在围困他们,所以翟安也用了全力。

力度大到,甚至让一两个记者不稳的倒在了地上。

而他没有半点歉意也没有半点停留的走了。

曾经的翟安,很有教养的。

现在,大概是真的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古歆远远看着翟安招揽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整个过程,没有任何情绪,没说一句话。

古歆回眸。

回眸,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翟奕护在了身体内,然后翟奕也在努力的扒开记者,然后带着古歆出去,走出去,也招揽了一辆出租车,两个人坐在车上,一切都很安静。

突然一切都安静了。

车子一路到达目的。

古歆往前看了一眼,这是他们的婚房。

翟奕买的一套城区的小区房,地段很好,所以寸土寸金。

他们结婚后,自然就应该单独住在一起。

当时选房子的时候,还是他们一起去的。

名字写的是他们两个人名字。

翟奕说,这是他们夫妻第一个共同财产,虽然她没有出一分钱。

现在,这套共同财产,却显得很是讽刺。

她甚至能够想到,里面应该也被翟奕精心装饰过了。

“小歆,我们到了。”翟奕看她没有任何动静,提醒道。

古歆转眸看着翟奕,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模样。

“有什么,回家我给你解释。”

“不了。”古歆说得直白,“我想先回家,回我自己的家。”

“小歆,别这样,我们好不容易……”

“就是好不容易,所以要好好想想。”古歆说,“你下车吧,我自己回去。”

翟奕沉默了一秒。

终究觉得现在,现在应该并不是解释的时候。

他说,“我送你。”

“我想静静。”古歆说,“让我静一下,可以吗?”

翟奕喉咙微动,“嗯。”

然后,下了车。

他下车后,车子就往前开了。

翟奕紧捏着拳头,青筋暴露!

他万万想不到,文妍会做到这个地步!文妍真的会因为爱一个人,做到这么疯狂的地步,他大不了以为文妍会在他的婚宴上发疯,故意让他的婚宴鸡犬不宁,他果真是太低估了,爱情对一个人的伤害。

就如此刻……他突然有的感受。

突然体会到古歆对他的冷淡,他心口的撞击!

……

古歆坐在出租车内。

窗外是已经黑暗的天空。

周围都是车水马龙,灯光璀璨。

她默默的坐在哦小车内,想了很多事情,又似乎觉得什么都想不明白。

叶半仙说她命不好。

原来是真的命不好。

仿若每一段婚姻,都是这么力不从心,都是这么身不由己。

可真是很命苦。

她苦涩一笑,对着司机说道,“去市中心医院。”

“好。”司机答应着。

车子一路到了目的地,古歆付款。

付款,下车。

刚刚在警察局,听说文妍的尸体被送到了这里的太平间,似乎是在做尸检。

而尸检的结果,仅仅就是,跳楼自杀。

她脚步走向阴冷的地方。

这里冷清,还带着些幽暗。

整个长长的走廊上,没有一个人,显得很是狰狞。

这一刻古歆倒是不怕了,有时候就是会因为某些情绪而对一切都看得坦然了。

她的脚步停在天平间的门口。

“啪!”一记响亮的把掌声,在如是安静的太平间,无比的清脆。

古歆看着面前的人。

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一个是文妍的母亲,哭得眼眶都已经肿了,一个是翟安。

而那一巴掌,是文妍母亲狠狠甩在翟安脸上的。

很用力!

翟安白皙的脸颊上,红了一遍。

“我当初是怎么对你说的翟安!我当初把文妍交给你的时候,你怎么答应我的?!她为什么会自杀,你告诉我,她为什么突然会自杀,为什么会在面前跳楼!你告诉我!”文妍的母亲声音很大,歇斯底里,整个人都已经崩溃到,似乎无处发泄!

翟安只是这么一直沉默,沉默无语。

“够了!真的是够了!老天爷真的是嫌我不够惨,嫌我经历的悲剧还不够多吗?儿女双亡,丈夫入狱!”文母失声痛哭。

哭得天崩地裂。

整个太平间都是她崩溃的声音,何其悲剧。

古歆终究走不进去了。

她不太会处理这种太过感伤的情绪,她最怕的就是面对,人的悲剧。

她会处理不了自己,其实还算脆弱的神经。

她转身,欲走。

后面,突然听到一个尖叫声,“古歆,你给我站住!”

是文母撕裂的声音,那般惨烈。

古歆停了停脚步。

停下来那一秒,文母就猛地一下冲到了她的面前,狠狠的抓着她的手臂,手指甲都已经嵌入了她的皮肤内,甚至越来越用力,“都是你,都是你害死我了女儿!都是你害死文妍的。”

是。

都是她。

“为什么你没有跟着去死!为什么你还会活着,你该陪葬的!”文母说得激动,激动的猛地掐着古歆的脖子。

古歆一阵窒息。

文母却越来越用力,“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这个祸害。不是因为你抢了我女儿的翟安,她就不会这么激动,就不会做这种傻事儿,这世上最应该死的人就是你!”

古歆推不开文母。

文母现在的力气她根本就反抗不了。

就在自己都快要窒息的那一瞬间,一个蛮力突然将他们分开了。

那一下力度,那一下力度让文母猛地一下摔在了地上。

古歆也不可避免的往后退了几步,靠在了一边的走廊墙壁上,真的有些痛。

文母坐在地上。

坐在地上,尖叫。

“你们这对狗男女,总不会有好报!我告诉你,翟安我告诉你,你要是和古歆在一起,我女儿就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她会日日夜夜的在你们的床边,看着你们,狠狠的看着你们……让你们不得好死!”

文母恶毒的诅咒声,声声的回荡在太平间内。

翟安带着古歆离开了。

身后的声音,越来越小。

医院大门口。

翟安将古歆塞进了一辆出租车。

翟安也坐了进来。

古歆往旁边挪动了一下,然后眼眸看着车窗外。

安静如斯。

沉默而压抑。

车子停在了古歆家别墅。

翟安下车,为她打开车门。

古歆看着翟安,下车。

刚下车。

翟安就准备坐上车离开。

“翟安。”古歆拉着他。

翟安转眸看了她一眼。

“文妍的死……”

“和你无关。”翟安直白。

这句话,是她想说的。

“翟安,你不要太内疚。这是文妍自己选择的……”

“我没有内疚。”翟安说,“也不需要你的安慰。”

也不需要你的安慰。

不需要……

古歆咬着唇,咬着唇看着他。

翟安动了动手臂。

古歆抓着翟安的手臂,却在用力。

翟安沉默了一秒,而后,将她的手推开。

用力的推开。

古歆的手心,一空,握着的只有一团空气。

翟安已经坐着车子离开了。

扬长而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似乎看到的都是翟安的背影。

翟安离去的背影。

命运捉弄人,他们之间就应该这么,阴错阳差吗?!

她转身,走进客厅。

客厅中,古正英急得在大厅跺脚。

从去了警察局之后,古歆就一直失联,手机刚开始还能打通,后面就直接关机了。

不是古歆愿意关机,而是因为电话太多,自动关机了。

真的很多电话。

好多人都在给她打电话,好多人都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真的到现在都不明白。

她脑海里面只有文妍从天台上掉下去的画面,然后,翟安如死寂一般,冷漠的样子。

她抬眸,看着她爸和她小妈在大厅等他。

他爸看着她平安的回来,苍老的眼眶瞬间一红,完全是不受控制的,大步走过来,“小歆,你终于回来了,吓死爸爸了知道吗?!”

古歆被他爸抱进怀里。

仿若很久了,很久都没有再感受到她爸爸的怀抱了。

这一刻,大概是不受控制。

大概是真的想要好好的安抚她的情绪。

其实她还好。

她觉得她应该比翟安好。

可是翟安说,不需要她的安慰。

她将头埋进他父亲的怀抱,身体在微微抽搐。

古正英感觉到自己女儿在哭,心里更难受了,连忙安抚着,“别哭了小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爸一直陪着你呢,别哭别哭了。”

这么大一个人,还有自己父亲安慰。

古歆也觉得就只有她了。

她抽泣了几下,强忍着让自己不哭,她轻轻的推开古正英,“爸,我没事儿了,就是觉得有点委屈。过段时间就好了。”

“是啊,过段时间就好了。”古正英连忙哄着,说道,“小歆,爸想了想,要不你出去国外走走散散心,心情好了,想什么时候回来都行。你一个人不好玩,爸让你的朋友陪你去,爸给他们包吃包住包玩,要你不喜欢,爸陪着你也行。”

“爸,我哪里也不去,何况现在小妈怀孕了,你陪着她就好,我没那么脆弱,我能够忍受得下来。”古歆吸了吸鼻子。

她就知道她为什么老是长不大了。

但凡遇到一丁点事情,他爸就跟老母鸡护雏一般,恨不得帮她遮风挡雨,不让她受到一点点伤害。

人生怎么可能不受伤。

而她,怎么可能一直逃避。

现在就应该去面对了。

古正英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从小就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含在嘴里,从小就没受过什么大的委屈,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婚姻这条路上,这么不顺。

今天文妍突然跳楼身亡,所有人都不太清楚来龙去脉,只知道警察赶来的时候,古歆和翟安在天台上,明显是看着文妍跳下去的,翟奕貌似是和翟安一起去的天台,只是先下来,所以说按照时间推算,翟奕也在现场。

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

文妍会突然这么极端!

而现在,按理古歆是应该去翟奕那儿的,现在却突然回了这里!

他现在也不敢问,怕又刺激了古歆,只得这么干着急。

“爸,我上楼休息了,你和小妈也早点睡。”说着,就打算上楼。

“小歆。”古正英叫着她,“别多想,有什么找爸爸,爸帮你解决,别怕。”

“嗯,不怕。”古歆甜甜一笑。

从来从来都是在他们的庇护下成长。

现在,也该是自己独立的时候了!

月票!月票!歇斯底里。

荐情非缘浅文,《蚀骨疼爱》

为了重病在床的弟弟,她答应和他结婚,而他的要求是,他们只需有夫妻之名,无需有夫妻之实!

她微笑点头,很好,正合她意!

婚后篇

昏暗的房间内,叶欣萌咬牙切齿的看着身边吃饱喝足的男人,“两百够不?”

冷睿泽嘴角微抽,“有点多,不过我可以买一送一。”

叶欣萌委屈的揉着腰,“不要成不?”

“晚了!”

宝宝篇

帅气无比的包子双手插兜,将冷睿泽打量了一番后道,“你跟我长的还真像。”

冷睿泽眉头微挑,“小子,话说反了吧?”虽然第一次见面,可他知道这是他的种!

“我来是要告诉你,那女人要去相亲。”

于是,当叶欣萌走出门的时候,忽然被人一把扛在肩上,“我想我们应该先算算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