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命运多舛(4)转折/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家别墅。

古歆躺在自己的大床上,就这么默然的看着大床上空的水晶吊灯在眼前璀璨闪烁。

脑海里面终究有太多无法平息的事情,阵阵在脑海里面回荡。

文妍为什么会选择自杀?

文妍为什么会选择自杀?

她闭上眼睛,闭上眼睛后,脑海里面的影像更加清晰了。

她猛地睁开眼睛,捂着自己的头。

真的很难受。

无法压抑的难受,不管她多想自己坚强。

她拿起刚刚放在床头充电的手机,开机。

开机。

无数个短信无数的未接来电跳了出来。

她点开拨打键,按下陆漫漫的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大概是在等她的电话。

“漫漫。”古歆叫她。

“你怎么样?”陆漫漫询问。

“很不好。”古歆直白。

她可以给所有人伪装着坚强,但是对陆漫漫,她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她很需要安慰,她觉得心里很难受。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陆漫漫问她。

当时。

她已经离开了酒店。

因为莫修远特殊的身份,还因为自己确实怀孕,折腾了大半天身体也有了些疲倦,就先离开了。

离开后不久,就听说文妍跳楼自杀了。

给古歆打电话一直不接。

后来,也就关机了。

她就一直守在电话旁边。

她很清楚,古歆只要想要接电话,只要想要打电话,第一个选择的人一定是她。

而她也不想,当古歆需要安慰的时候,而自己错过了这个时间。

所以即使现在很晚了,她依然还在等古歆。

就这么等了下来。

古歆咬着唇,将事情说了清楚,“中午吃过午宴之后,文妍叫我去天台上,合成了一张她和翟奕的裸照。我上去后,她就给我说了很多,说上次我中药的事情,说孩子失去的事情,说所有的事情都是翟奕一手策划。然后还用枪指着我的头,说要和我玉石俱焚。然后死之前想要见见翟安,然后把翟奕也叫了上来。”

陆漫漫就这般安静的听着。

听着古歆还算平静,还算吐词清楚的话语,“翟奕和翟安上来后,文妍就更激动了,好几次都要拉着我跳楼,我也吓的要死。翟安就一直在劝文妍,说会好好和她在一起,说会努力试着爱她……原来翟安和文妍,就根本不是我们看到的那样,他们没在一起。”

“嗯。”陆漫漫应了一声。

“文妍一直很激动,完全没办法听翟安的一字一句。后来翟安看文妍没办法控制了,就说他陪着文妍死,让文妍放了我……其实我当时,当时很难受,我不想翟安死,真的不想。”古歆咬着唇。

到此刻,想起那个画面,还是会眼眶通红!

“然后呢?”陆漫漫问她,似乎是在用话题让她分散她不受控制的情绪。

“然后,我就和文妍也争执了几句,真的做好了和她一起死的准备。哪里知道文妍又突然说不杀了我,突然就放了我,然后对翟安说,让他永远都别和我在一起,永远都不能娶我。还说,她用死的代价,让翟安记住对她的承诺。”古歆说,一直说得难受,但终究还是没有停下来,继续道,“然后文妍就跳下去了,一个人跳下去了。翟安其实拉住了文妍,我看到翟安用最快的速度,将文妍拉住了。文妍却还是推开了翟安了手,掉了下去,整个街道上都是血。鲜艳的血。”

“你不用描述得这么详细。”陆漫漫说。

“是不是吓到我干女儿了?”古歆问她。

“……”陆漫漫真觉得突然有点少根弦的古歆也真的是极好的。

“后来我们就被叫去了警局,大概是询问文妍的死是自杀还是她杀。6点多钟离开了警察局,翟奕带我回去,而我,现在了回到别墅。漫漫……”古歆欲言又止,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翟奕亲手杀了我的孩子。”

“嗯。”陆漫漫点头。

她知道。

“我没办法和他在一起了,但是今晚我没有心情和他谈更多。我脑海里面整个心里面都只有翟安,只有他从始至终,冷漠而又孤寂的脸颊。我想着他就会觉得心口闷疼,怎么都没办法舒展开。所以和翟奕分别后,我去了市中心医院太平间,去找他。我想他应该都会去那里,他真的太善良了,他应该会内疚文妍的死。他应该会将文妍的死,归根结底在自己的身上。而我去的时候,看到了文妍的母亲,她母亲歇斯底里的哭着,辱骂着翟安。我真的觉得死,是人生最大的悲哀,我想不管我遇到了什么事情,也不会自杀的。”古歆一字一句。

陆漫漫抿了抿唇。

那是因为,你真的没有到彻底绝望的时候。

“后来文妍的母亲看到我之后,也开始对我打骂,还掐我脖子。翟安救下了我,然后送我回去。送我回来,我真的很想给他说点什么,我真的很想安慰他一下,我真的很想他不要这么难受,可是我才说话,他就说,不需要我的安慰。”古歆一想起,就心口一痛,简直不能呼吸。

“你要给翟安一点时间,这件事情太突然了,谁都接受不了。”陆漫漫安慰。

“我和翟安是不可能了是吗?”古歆突然问她。

陆漫漫不说话。

她不能下结论。

因为很多事情都会有变数。

曾经她以为会爱她至深的人,现在不也可以为了很多其他所谓的身不由己,而选择对她冷漠吗?

所以,她越发的觉得,感情真的不是她想的那么纯洁和干脆。

上一世吸取不了教训。

这一世,还是这般的飞蛾扑火。

要真的是有什么不好的结果,那也是她自己的咎由自取,她怨不得任何人。

上天明明给了她一次机会让她明白爱情,她却,不自知!

没有得到漫漫的回答,古歆叹了口气,“时间不早了,我就是给你说说然后心头稍微好受点了,你早点休息,你还怀了宝宝。”

“古歆。”陆漫漫叫着她,“我现在唯一能够给你说的就是,你要学会自己坚强。因为从此之后,不知道还会有谁在你身边帮你,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包括爱情。”

“嗯。”古歆点头。

所以,她真的不能在象牙塔下,一辈子了。

通话结束。

古歆木讷的躺在大床上。

漫漫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包括爱情。

是不是就意味着,翟安已经不会再爱了,至少对她。

心里面还是会难受。

有些东西,当你越想要隐蔽,越想要让自己不在乎的时候,就会越发的觉得,真的已经完全掩饰不住!

鼻子一酸。

无声的眼泪流了一床,枕头湿润了一夜。

以后,以后她应该怎么做……

……

陆漫漫放下电话。

电话里面的古歆虽然情绪不太好,但比她想的要坚强。

至少没有一打通电话,就开始疯狂的哭,她似乎在学着隐忍自己的情绪,说到难受的时候,也会适当的调整自己。

古歆应该也在学着长大了。

她放下电话。

转眸,看到莫修远从浴室出来。

莫修远很忙的。

她以为今天在参加了古歆的婚礼,午宴后就会离开,当时他们离开宴会厅,她坐在他的专车上,她以为是她送他去机场,却没想到她将她送了回来,送回来就送回来吧,也没想过他会留在别墅,更没想到他一待就是一天,到现在已经晚上了,他没有打算离开,而是找了他的睡衣,去浴室洗了澡,出来。

显然,是准备在这里过夜。

过夜。

陆漫漫突然觉得这个词语有些陌生。

她往里面挪动了一点点,留出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莫修远看她打完了电话,开口道,“古歆给你来电话了?”

“嗯。”

莫修远顺手将她手上的电话拿了过来,然后关上了静音,放在了她的床头边上,有些远的位置。

陆漫漫看着手机,默默的没有说话。

“睡吧。”莫修远说。

陆漫漫躺下,躺进了被窝里面。

灯光黑暗。

随后,身边的位置也躺了下来。

彼此隔着一小段的距离,因为床真的很大。

陆漫漫闭上眼睛,让自己心平气和的睡觉。

她真的可以心平气和的,但是肚子里面的宝宝今天有些闹腾。

她入睡的时候,总是在里面动来动去。

她翻身,是以为自己的睡姿不太对。

可是翻身之后,还在还是不停的动着,和平时不太一样。

她想要忍耐一下的。

想着可能动一会儿就好了。

但这么沉默了不到两分钟,还是没办法真的放心下来,因为孩子真的动得太厉害了。

她从床上坐起来,掀开被子。

“你去哪里?”莫修远一把拉着她的手臂。

“孩子在肚子里面动得厉害,我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我怕是缺氧。”陆漫漫直白。

“孩子,动……”莫修远重复,随后说着,“我陪你一起。”

陆漫漫抿了抿唇,没有多说。

两个人穿上面衣。

陆漫漫一直保持着冷静,手放在肚子上,似乎是在安抚里面的宝宝。

从怀孕开始,就一直在看怀孕相关的一切。

所以知道,孩子过分的动得厉害和突然的不动,都是很危险的预兆。

莫修远亲自开了车出门。

现在是晚上9点多,文城的夜晚才刚开始而已。

陆漫漫坐在后座,一直在让自己心情平复下来。

平复。

然后默默的安抚着宝贝。

车子到达市中心医院。

下车后,两个人直接走向了妇产科。

直接VIP专项,24小时服务。

陆漫漫进去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医生连忙让她躺在床上床上进行了胎心监测,而后又打了腹部B超看宝宝的情况。

整个过程中,陆漫漫一直在和医生交流,说着孩子这段时间的一点一滴,包括往常孩子的胎动情况,自己的饮食等等。

而从始至终,莫修远插不进去一句话。

因为,在他的脑海里面,陆漫漫说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是空白。

都是无知的空白。

医生检查完了之后,让陆漫漫躺在病床上,吸氧。

医生说,“孩子确实有缺氧的表现,好在莫太太你来的及时,如果今晚拖过去之后,明天来就真的不知道情况会怎样了。一般孩子胎动太快和太慢都是不好的预兆,有些人以为孩子动得快是孩子活泼,其实不是,很有可能是因为他在里面不适,所以才会异常。当孩子剧烈运动后,接下来的阶段就是不太动了,而这个阶段就真的是很危险了。”

陆漫漫默默的听着。

“莫太太,虽然孩子过了4个月后基本就到了稳定期,但还是不要情绪太过激动,这对孩子影响很大。”医生叮嘱道,“你要尽量保持愉悦的心情。”

“嗯。”

“等这点氧气吸了之后,我再帮你看看她胎心情况,如果没什么了就可以回去。总体而言,孩子都是健康的,别担心。”

“谢谢医生。”

“不客气,那我先出去了,有事儿就叫我。”

“麻烦了。”

医生离开。

离开的时候看了一眼旁边的莫修远。

统帅啊,统帅!

终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离开了。

离开后,偌大的高级病房里面,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她其实还好,她一天没什么事情做,就是这么耽搁一下也不会觉得太疲倦,而且第二天还能睡个饱,但是莫修远,他应该事情很多吧,从今天早上看到他就觉得他满身疲倦,到现在这么晚了,却一直没有休息。

“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陆漫漫说,“我让王忠过来陪我。”

莫修远看着她,说,“我陪你。”

陆漫漫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多说。

两个人就是这般沉默而僵硬。

一直到了晚上11点。

医生在测了胎心,确定已经恢复如常了,再叮嘱了些,才让他们离开了医院。

莫修远依然开车,开得很稳。

陆漫漫眼眸看着窗外。

现在街道明显冷清。

周围都很冷清。

陆漫漫其实很想和莫修远说点话,她其实是怕他太疲倦了,可能会有些精神恍惚,但就是怎么都开不了口。

准确说,她不知道他们之间能说什么?!

说孩子?!

说感情?!

说工作?!

说生活?!

仿若没有哪一样,真的可以给彼此分享。

“我还好,不太疲倦。”莫修远突然开口。

陆漫漫抬眸看着他,然后默默的没有说话。

“孩子什么时候胎动的?”

“很久了。”陆漫漫说。

那一刻,将那句“在你送我去秦正箫别墅的第一天”咽了下去。

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没必要死缠着不放。

而刚刚医生也给她说得很明白,心情要放松,这是准妈妈该有的最好的心态。

车内又恢复了平静。

车子一路平稳的到了别墅。

莫修远给陆漫漫打开车门,下车。

陆漫漫其实还是挺荣幸的,毕竟莫修远是统帅。

他们一起走进别墅。

别墅大厅已经安静无比。

有些昏暗的沙发上,王忠在那里安静的等着他们,看着他们回来,连忙上前,“统帅,莫太太,你们回来了,孩子怎么样?”

离开的时候王忠在,所以知道个大概。

“没什么,刚刚吸氧了。”陆漫漫说,“不早了,王管家你早点休息吧。”

“是。”王忠点头。

陆漫漫起身上楼。

莫修远看着她离开的脚步。

陆漫漫对王忠,都比对他更亲。

他抿了抿唇,跟上了陆漫漫的脚步。

折腾了大半个晚上,陆漫漫实在是困了,直接躺在被窝里面,迷迷糊糊的就睡了。

睡意来得很快。

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学会了秒睡。

而睡着之后,似乎是感觉到了一只温热的大手轻轻的覆盖在她的肚子上。

大概是在感受,孩子的胎动。

可是晚上的她真的太困了,太困了,困得根本就抬不起眼。

直到,一觉睡到自然醒。

她睁开眼睛。

然后往身边看了一眼。

莫修远果然不在了。

能够这么回来陪她整整一天,还在她的床上留宿,真的已经极限了。

她懒洋洋的起床。

起床洗漱,下楼。

楼下莫璃在玻璃餐厅吃早餐,吃得心情并不太好,王忠在旁边陪着她。

摊上莫璃,王忠这辈子也真的是够折腾了。

王忠转眸看着陆漫漫下楼,连忙上前问道,“莫太太,我帮你将早餐端上来。”

“谢谢王管家。”

“不客气,我应该的。”王忠甚至是恨不得早点离开莫璃。

莫璃看着王忠逃也似的背影,忍不住嘀咕道,“我又不是饿狼,还能吃了他吗?怕什么怕!”

陆漫漫坐在莫璃的旁边,也习惯了这个女人的存在,所以倒还真的没有了当初对她的排斥,反而觉得,家里面有个人这么和自己斗斗嘴,或许还真的不用那么寂寞。

“我哥走了吗?”莫璃转头看着陆漫漫。

“大概吧。”

“你不知道吗?”

“我醒了他就不在了。”

“陆漫漫,我觉得我哥应该要抛弃你了。”莫璃一字一句,也没有太幸灾乐祸,倒是很认真的在看她的表情。

陆漫漫回眸看了一眼莫璃,“谢你提醒啊。”

就这样?!

不应该脸上表情很复杂吗?

不应该气急攻心吗?!

总得有点异样情绪吧。

这女人,要不要这么淡定。

还说什么谢谢。

她才不是好心。

她只是……

只是。

只是为了看笑话而已!

两个人还算和谐的吃着早餐,完了之后陆漫漫会去沙发上坐一会儿,看看手机新闻,然后会去外面走动走动。

医生说如果要顺产就得这么多走走。

她还是想要顺产的,听说对孩子有好处!

此刻吃完了早餐,陆漫漫坐在了沙发上,然后看新闻。

不用想也知道,今天最大的新闻内容是什么?!

显然。

文妍在古歆婚宴上的自杀事件。

媒体吹得很多,各种天花烂坠的原因,但大多数人还是相信,是为情所困。

确实也是为情所困。

可这个世界上为情所困的人多了去了,也只有文妍,会选择这么极端的方式,这么惨烈到有些让人瞠目结舌!

她将新闻关掉。

连她都想不到文妍会选择自杀,上一世两个人因为在一个屋檐下接触很多,她的性格,真的不像是会自杀的人,但人的性格变化真的会因为环境的影响而影响,到真的觉得生无可恋的时候,选择死亡也不得不说是一种解脱。

她深呼吸,从客厅离开,默默地走在别墅后花园里。

手机的短信似乎是响了一下。

她低垂着眼眸,点开。

点开。

木讷的看了一会儿,然后又默默的删除了。

其实这几天,也不是第一次收到这样的短信了。

她习惯了。

……

古歆真的是睁着眼睛看着天亮的。

她从床上起来,走进浴室,满身疲倦。

脸上的憔悴,她想就算是顶级化妆师都没办法容光焕发。

她觉得自己老了十岁。

深呼吸,还是坚持让自己洗漱,打起精神,换了一套衣服,化了一个淡妆。

她下楼。

楼下,她爸坐在客厅,似乎是在故意等她。

抬头看着她起床,虽然脸色不好,但整个人很平静,默默的松了口大气,整个晚上他也睡不着,就怕古歆会想不开。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古正英询问。

其实这么久才起床,心里早就急得不行了。

但又怕自己去开门反倒是让自己女儿不自在,也就这么一直在客厅里面等着,等得很不淡定。

“不想睡了。”古歆直白道,“吃了早饭就去上班吧。”

“你今天要去上班?”

“嗯,要去。”古歆点头。

“多休息几天,爸不扣你工资。”

“谁稀罕你给我那点破工资!”古歆翻白眼。

古正英哑口无言。

两个人坐在饭桌上,佣人呈上早餐。

古歆吃得食不知味,但还是勉强让自己吃着。

古正英一边打量着古歆的模样,一边若有所思的吃着早餐。

古歆抬眸看着她爸,“你到底想说什么?”

“小歆啊,现在外面人多口杂的,虽说当着你的面也不敢说什么,但是背地里讨论要是你听到了多难受,爸觉得你还是在家休息两天,正好你小妈怀孕了不上班,你们还能做个伴,你俩年龄也差不多,也能有话题……”古正英说得委婉。

“要陪小妈你自己陪去,自己的老婆交给别人你也不害臊!”古歆说,还能这么伶牙俐齿。

虽说脸色不好,但精神还算不错的。

也让古正英微微又放了点心。

他开口说道,“爸也不是为了你好,老婆我当然会自己陪了。”

“老头子我不得给你提醒一下,我小妈可是比你小了将近20岁,你得有点危机意识知道吗?!危机意识!你不多花点心思把小妈看牢了,指不定她就跟着哪个小鲜肉给走了,你哭都哭不出来!”古歆一字一句。

“……”好吧,他女儿还是那个女儿。

不管遇到多大的事情,一晚上之后就又能生龙活虎。

果然自己担心得一晚上的事情,是自己多虑了。

也好。

大大咧咧不那么计较的个性,至少不会委屈了自己。

“好了,我吃完了,你赶紧的,这个月我还想要拿全勤呢!”古歆嘀嘀咕咕。

整个人看上去,又是那么没心没肺。

“你不是不在乎我给的那点工资吗?”

“但自己应该得的那份我干嘛不要!”古歆擦了擦嘴,又催促道,“快点吃,快点吃!”

“好啦好啦。”古正英宠溺的应付着。

然后三两次将早餐吃完。

两个人一起走出了别墅。

一路上古歆还是和原来一样,偶尔和古正英斗斗嘴,偶尔也会假装睡一下。

古正英看着正常的古歆,才真的又放了心。

到达电视台。

古歆其实是知道周围有很多异样的目光。

古正英也发现了,看她女儿似乎没有发现的样子,想着平时古歆也大大咧咧的,应该是察觉不到,也就没有表现出来有什么。

古歆先下了电梯,到达自己的楼层。

回到自己办公室。

整个人的伪装就有些装不下去了。

她抿唇,抿唇。

秘书敲门而进,“古经理,今天有个会议,本来是以为你不会来上班的,所以没有提前给你说,下午2点的一个部门会议,翟总监主持。”

“翟奕来上班了吗?”

“来了。”

“嗯。”古歆点头,“出去吧。”

“是。”

秘书离开。

离开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一眼古歆。

古歆抿了抿唇,然后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

她觉得有些该说清楚的事情,应该说清楚了!

啊啊啊啊~

中秋节快乐!

宅又晚更了!

下午二更弥补。

大约在6点钟,不见不散。

么么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