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命运多舛(6)古歆的努力/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长的医院走廊。

王薇走过去,坐在古歆的旁边。

古歆转眸看了王薇一眼,默默的又将头埋了下去。

王薇叹了口气,说道,“我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儿,但看你爸激动的样子也知道事情不小。”

古歆点头。

是事情不小。

很有可能,古氏就这么晚了。

几辈人的家业,就这么活生生的砸在了她的身上。

“可是天大的事情,也是人最重要。”王薇一字一句。

古歆咬唇。

她以为,此刻王薇出来是责怪她的。

毕竟她让她爸都气到住院了。

王薇主动拉着古歆的手,“小歆,别太难过,如果你哪一天你这样气坏在床上,你想过你爸的感受吗?”

“我只是觉得自己真的很笨。”古歆说,声音很轻很淡。

是真的觉得自己很愚蠢。

“谁说你很笨了。”王薇否定,“你只是太善良了而已。”

古歆苦涩一笑。

居然还有人这么安慰自己。

“我一直很喜欢你的性格,对朋友对亲人两肋插刀,对待不喜欢的人爱恨分明,你大大咧咧,所以从不斤斤计较,我真的不希望看到一个,满脸忧愁的小歆,这不是我认识的你。”

“小妈。”古歆叫着她,“谢谢你对我的肯定。可是……”

王薇看着她的欲言又止。

“有可能公司因为我,会破产或者会被别人抢了去。”

“就是这点事儿吗?”王薇询问。

古歆抬眸看着王薇。

这还不算大事儿吗?!

“钱乃身外之物。一家人平安不应该更重要。”王薇说得严肃,“我也没想着你爸的钱才嫁给你爸的。”

古歆微笑了笑。

这样的小妈陪着她爸,也算是好事儿。

她还真的很怕王薇当他爸没钱了就弃他而去,这样,他爸不就更惨了。

“小歆。”王薇说,“咱们尽全力听天命。”

“嗯。”古歆点头。

尽全力听天命。

如果一切真的没办法挽回,她也没办法。

她深呼吸,微微一笑,“谢谢你小妈,我心情好多了。”

“傻瓜,我们不是一家人吗?”

“第一次觉得有妈的孩子真的很好。”古歆靠在王薇的肩膀上,“你说你就比我大了不到5岁,怎么这么有母性光环?”

“你在说我老了?”

古歆笑着,“我在说你很有女人味。”

“怎么听怎么觉得你是话中有话。”

“赞美还怀疑我。”古歆嘟嘴,嘟嘴,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幽幽的说着,“小妈,以后我爸就交给你照顾了。”

“我嫁给你爸,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我觉得我这辈子做过最好的决定就是,让我爸遇到了你。”

王薇嘴角微笑着。

真的是很善良的一个人。

“真的,小妈。”古歆一字一句。

王薇点头,“而我也觉得,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到你和你爸。”

家在就好。

只要家在,就好。

古歆靠在王薇的身上,靠了好一会儿。

“你去陪我爸吧,他应该担心死我们了。”古歆开口。

“你呢?”王薇听她口吻,还不想进病房。

“我出去尽全力。”古歆从走廊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王薇说道,“给我爸说一声,我去处理公司上的事情,虽然可能能力不强,但我会加油的。你让我爸多休息,休息好了才能上班。”

“辛苦你了。”

古歆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从这一刻开始,家的重担就全部压在她的身上吧。

她会尽力。

但如果效果不好,她不怨任何人。

只怪自己,遇人不淑。

她坐着出租车回到了公司。

公司此刻人心惶惶,看着她出现,在一起聊着八卦的人才三三两两的散开,而不得不说,公司上班的人也越来越少,中层干部大多都离开了,电视台看上去,危机四伏,加上董事长突然晕倒,更是让流言蜚语到达了顶端。

古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秘书敲门而进,“古经理。”

古歆抬眸看着秘书。

秘书拉出一抹笑,“董事长还好吧。”

“还好。”古歆说。

秘书突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谁都知道电视台这几天真的发生了剧烈变化,大概谁的心情都不太好,就怕自己问太多,反而踩到了古经理的雷区。

“你来公司几年了?”古歆询问。

“我?”秘书吃惊,“我来公司差不多有7年了。从大学毕业就到这里了。”

“意思是公司的所有运作,你应该都很清楚。”

“大概清楚吧。”秘书不知道古经理要做什么?!

“嗯,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就要你配合我,将公司重新运作起来。这几天可能会连续加班,你做好心理准备。”

“是。”秘书真的没有见到过这么认真的古经理,不知道她说的话是不是认真的,反正就这么有些胆战心惊的答应了。

总觉得这样的古经理有些怪怪的。

“别这么看着我,人都会学着长大的。”古歆打开点头,又看了一眼下午开盘的股市。

真的是惨不忍睹。

她眼眸顿了顿,似乎在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说,“你现在帮我把这段时间电视台所有的在播放的节目提一份详细的列表给我,字段包括开播时间,结束时间,收视率,收视份额,同比其他同一时刻其他电视台的竞争优势,同时,将每个电视节目中的插播广告以及收费金额,对于有赞助商的节目详细赞助商的基本信息和提供当初签订的合同。另外,对于现在手上我们在筹备的节目,准备接档的哪一个节目都需要给我一个详细列表,注明进度在什么地方!”

秘书听得有些懵逼。

第一次觉得古经理说话可以说得如此有头有绪。

但不得不说,秘书也是经过专业特训才能够到现在的位置的,而且当时董事长为了让古经理更好的在公司学习,他可是用了整个古氏最好的秘书配给古经理,谁说这段时间跟着古经理工作上有些怠慢,毕竟,能力还在。

秘书下一秒就恭敬道,“是,我马上去准备。”

“越快越好,我希望是今天之内。”

“嗯。”秘书点头。

很久没有这么高强度的工作了,她突然找到了工作的激情。

秘书转身离开。

古歆又拿起了电话拨打,“吴主管,你好,我是古歆。”

“你好古经理。”

“现在你手上有什么重要的工作吗?”

“古经理你有什么需求您请说。”吴主管连忙恭敬道。

他是人力主管,这个时候古经理找到他,肯定不是什么闲事儿。

“你帮我统计一下这两天来上班的所有古氏员工。应该考勤就能够看出来,对于无故缺席的给了我一份名单,注明他们的工作职责,以及现在正在负责的项目。没有无故缺席的员工,也给我一个详细的工作简历,我需要重新用人。”

“是。”那边连忙恭敬无比。

“今天之内做得到吗?”

“可以。”

“麻烦了。”

“我应该的,古经理。”那边恭敬道。

古歆微点了点头,将电话挂断了。

她靠在自己的办公椅上。

现在她能够想到的就是,怎么解决内患。

翟奕是通过掌握了古氏的内部力量而对他们实施打压的,她必须先让公司正常的运作下来,才能考虑接下来对外的一些方式方法,而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这么做之后,会有多大成效。

但她第一次很想要努力一下。

真的努力一次。

当天。

古歆在办公室加了一个通宵的班。

晚上7点过,秘书才将所有她交办的事宜整理出来,交给她,然后陪着她,看了一个通宵。

很多她不明白的地方个,需要秘书来解释,所以整个过程真的很慢。

而与此同时,晚上8点,人力部也将这段时间公司的职工上班情况及公司所有职员的一个简历给了她,然后按照她的意思开始分类,商量。

三个人昼夜不停。

直到第二天上午10点,古歆才将所有她想要的信息整理了出来。

古歆伸了伸懒腰,秘书和吴主管都已经累得靠在桌子上睡着了。

她其实真的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们。

但这个时候,她说不出让他们先回去休息的话,因为她一个人处理不来。

处理不来太多的事情,甚至有些专业的东西她看不太懂,所以需要他们的意见。

她悄声的从会议桌上离开,打开会议室的门,出去。

还是有很多员工上班的,走的那部分人,都是些管理,所以一般的职员还是都在。

她穿过大办公室,走向茶水间。

里面本来有两个员工在喝咖啡,转头看着古歆出现,都恭敬的叫了她一声,然后匆匆将咖啡喝完,离开了。

古歆深呼吸一口气。

她给自己泡了一杯速溶的,喝得有些快。

是想自己尽快的提升。

现在公司所有人看她都跟看怪物似的,以前她其实在公司的人缘还很好,因为她从不管工作上的任何事情。

喝完咖啡,去简单洗漱了一下,还稍微补了点妆,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了些。

走了一圈,她回到会议室。

秘书和吴主管都醒了,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古经理,刚刚一不小心睡着了。”

“辛苦你们了。”古歆淡淡一笑。

两个人面面相觑,只说应该的。

古歆也不多说,对着吴主管开口道,“你马上发通知,让这些人到市场部大会议室开会,半个小时后。”

说着,古歆给了吴主管一份名单。

吴主管连忙接过来,“是。”

“你去准备一下会议室。”古歆又对秘书说道。

“是的吴经理。”

“真的辛苦你们了。”古歆真的觉得很抱歉。

“古经理,你不要这么说,公司出现了问题,我们都应该患难与共的,不存在辛苦,只要能够帮你帮公司渡过难关,其实累点真的不算什么。”秘书由衷的说着。

“谢谢。”古歆真诚的说着。

秘书微微一笑,“到时候古经理记得用工资补偿就行了。”

古歆点头,“一定。”

三个人离开小会议室。

古歆回到办公室休息了一下,在默默的梳理等会儿要说的事情。

不多一会儿,秘书敲门而进。

手上多了一份早餐,“吃点东西吧。”

“谢谢。”

“不用,刚刚我也给吴主管带了一份去,自己也有。不管怎样,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秘书笑着说道。

“嗯。”

秘书离开。

古歆看着面前热腾腾的稀饭。

所以这个世界上,其实真诚相待的人还是很多的。

她虽然毫无胃口,但还是将面前的粥吃得一干二净。

身体最重要。

王薇说了,钱乃身外之物,平平安安才是真。

上午11点。

古歆召开紧急会议。

接到通知的员工大约有20人。

古歆坐在最中间的位置,看着坐在周围有些无措的同事,就这么看着她。

她默默的深呼吸,知道自己在重要场合,其实很容易怯场。

她咬牙,开口道,“今天紧急召开大家的会议,主要是对电视台运作的一个重新管理。我相信大家也都清楚现在电视台的情况,我也不隐瞒大家,目前的情况就是,现在电视台中层干部离开了百分之八十,电视台现在很多项目处于停滞状态,情况很严峻。”

“是因为翟总监吗?”一个同事终究忍不住,问了出来。

“是。”古歆也不隐瞒,“他的离职,带走了大部分电视台的重要岗位人才。”

“不能让他再回来吗?”

“不能。”古歆一字一句,一字一句的说道,“而我今天召集大家开会,就是在古氏面对现在最严峻的时刻,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没有侥幸可言,也不会有翟奕的回来,只能靠我们自己。”

下面的人有些哗然。

公司重要中层管理包括高层都走了一部门,基本上整个电视台都成了人才空壳状态,怎么可能靠自己回得来。

“我们并不比别人差多少,现在就是一个机遇和挑战,我希望你们不要退缩。当然,我也不给你们退缩的机会,你们就是我选定的人,不能改变!而我之所以选中你们真的是觉得,你们可以。”古歆一字一句。

整个会议室现在都是质疑的声音,而她,只得这么去安抚。

即使自己都觉得,有些虚假。

所有人都看着她。

“现在,我先将我们现在最急切需要处理的几件事情告诉大家,随后再做一个明确的责任分工。”古歆按照自己的节奏,大声说着,“目前我们还有的优势在于,我们之前的市场份额一直很高,目前有的节目也还能支撑至少半个月时间,特别是新出的真人秀节目,目前才三期,还有将近2个月的播放时间,完全可以支撑起我们电视台的一个黄金期收视率,这个时间可以充分的让我们对接下来的节目进行思考和准备。”

所有人认真地看着古歆,听着她的言语。

“而我们面临的危机就在于,我们手上很多项目都是之前已经离开的人在负责,现在需要你们来接手。这是第一件事情。第二件事情是,目前很多即将到期的节目,但我们时间紧急来不及准备新节目的情况下,需要考虑是否是重播我们之间有的授权节目,还是说立刻拉拢第三方进行谈判,引进不太火热但勉强可以短时间播放的节目,这都需要做详细的大数据分析。第三,电视台签订了很多广告插播,还有一些长期赞助商,不久这些人就会蠢蠢欲动,我看了我们的合同,有些合同签得比较极端,比如牵扯到了收视份额,也就是说收视份额低于多少,相应的广告费用会减半甚至可以终止合同,如果我们少了电视台没有了广告费,所有资金都会断裂,而后的所有运作才真的是举步维艰,所以这些需要专门有人来跟进和公关,稳定供应商的情绪。”

古歆一边看着下面的人,一边看着自己做的笔记。

不做笔记,自己说不出来这么有条理的话。

她说,“现在,我开始分工。”

所有人都很安静。

“第一个专项工作,继续开工我们现在筹备的项目。项目负责人分别是策划部的章程,你负责统筹整个项目工作,做好分析报告,有取有舍,现在的情况不需要全部开工,解决最困难的,再循序渐进,而你需要在明天之前给我一份你考虑的详细清单,说明你这么考虑的原因。”

“是。”章程点头。

虽说有些压力,但此刻却莫名觉得很有动力。

“你右手边的5个同事都是你的小组长,希望你做好他们的分配工作。”

“是。”

古歆又转头看着另外一个同事,“魏孝。你负责第二个专项工作,也就是目前我们即将到期的节目准备。目前你紧急要做的就是规划好所有节目的到期时间然后找到可以接洽的节目,你得和章程多沟通,看你们档期是否可以接洽,在无法接洽的时候,你得想办法让我们的节目连贯起来,且不能太敷衍。我希望你在明天也能给我一个你详细的统筹安排。”

“嗯。”魏孝点头,“我会尽全力的,古经理。”

“你右手边3个同事,都是你的小组长。”

“谢谢古经理。”

“最后一个,公关安排。”古歆说,“因为牵扯到我们目前能否运作的最重要环节,由我亲自负责,乔弘你协助我。”

“是,古经理。”

“当然,你右手边剩下的同事,都是我们的专项组成员,整体牵头工作由我来,但具体的分配和实施,由你全权负责,会议结束后,我们马上召开一个会议,对我们的工作做一个详细的分工。”

“是的。”乔弘点头。

“最后。”古歆看着他们,“吴主管。”

“古经理。”吴主管回应。

“从今天开始,你做好每个同事的加班记录,详细到小时。按照工资三倍的原则到月底核算入工资表中,同时,根据各个同时的岗位,按照低岗高用的原则,对他们进行岗位补贴。”古歆一字一句。

“是。”吴主管点头。

“古氏是否能够度过危机,就真的看你们了。我不多说太多煽情的话,只说,如果这次古氏挺过去了,你们都是功臣,古氏不会亏待了你们!”

会议室的所有人都坚定无比。

古歆再次说了感谢,宣布散会。

散会,就召开了公关部的项目成员开会,将目前手上重要的合同全部做了一个分工,每个人跟进不同的广告赞助商,不能出错差。

一直到下午2点钟。

项目组开会结束。

所有人叫了外卖吃饭。

古歆也吃了点。

然后又开始埋入自己的工作之中。

第一次感觉到时间真的不够用,真的不够用。

特别是,在下午6点,接到了翟奕的电话。

“古歆。”那边声音低沉,有些暗哑。

“你想说什么?”

“期限是明天,明天如果你们再不表态,我会再进一步。”

古歆咬牙。

一晃,都过了两天。

她揉着自己头,转动的办公椅,看着落地窗外,华灯初上。

“我听说你爸住院了。当天董事会就高血压犯了。”

“你消息很灵通。”

“我还知道,你这几天在主持电视台的工作。”翟奕一字一句,“但是古歆,其实都是徒劳,如果在我没来古氏之前你能够有这番突然的能力,或许什么事情都不会有,我也做不到这个地步,可惜,你现在真的晚了,古氏的一切全部都已经掌握在我的手上,我随随便便一个举动,就可以让你们古家的资产,动荡个几个亿。”

“而你们家有多少亿够我折腾!”

“行了翟奕,你想做什么你就做吧,我没那个能力挽救我家的企业,那是我的能力问题。至于我做不做,那是我的态度问题,我不受你威胁!”

“何必这么为难自己!”翟奕似乎有些心疼,“听说你从昨天下午开始,就一直在上班,通宵达旦。”

“我不需要你的好心。”

“如果你可以放下成见,我们重新在一起,我的一切不也是你的。”

“你都不这么认为,为什么强迫我这么认为?”古歆问他,很是讽刺,“当时我们结婚,为什么你还要古氏的一切掌握在你自己手上,你怎么不说我的东西就是你的?!”

“我需要那份荣誉。”

“刚好,我现在也需要。”古歆说完,就准备挂断电话。

“古歆。”翟奕叫着她,“你真的斗不过我,你现在所有的安排所有的加班真的只是白费,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和我好好谈谈,利益怎么分配,股份怎么划拨。我对你有感情,不会做得太绝情的……”

“哐!”

古歆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种好心,只会让她恨不得杀了翟奕。

她不需要他的怜悯。

就算一无所有,他也不稀罕他一点点的施舍。

而电话的另一头,翟奕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眼眸的冷漠以及嘴角的笑容,更加的阴冷了。

他狠狠的捏着手机。

就算如此,古歆也不会妥协一步吗?!

就算如此,古歆也不会想着来求他一次吗?!

他真的不信。

他不信,古歆会坚持得了多久。

他重新拿起电话,拨打,阴森的声音狠狠的说着,“实施明天的计划。”

“是。”

翟奕挂断电话,嘴角嗜血一笑。

古歆,不是我太残忍。

而是你,不会好好珍惜!

古氏办公室内的古歆,也因为翟奕的一个电话,气得火大!

她真的不知道翟奕怎么还能够这么理所当然的说出这些话?!

是不是坏人,都会觉得自己所任何事情都是对的!

是不是坏人都会觉得自己做了稍微一点点事情,就成了好人了?!

真是可笑之至。

让她放弃,让他对她妥协,做梦都别想!

她咬牙切齿。

电话在此刻突然又响起。

她看了一眼来电,深呼吸,狠狠的调整了一下情绪,开口道,“爸。”

“小歆,你还在公司?”

“嗯,加会班。”

“我出院了。”

“那你在家多休息。”

“小歆,你别太辛苦了,早点回家,明天爸来上班,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处理,听你小妈说,你昨天一夜未归,我为了我的秘书,说你加了个通宵的班。”

“爸,你别担心我,我还年轻,身体还好。”古歆说道,“你才是需要好好养身体。”

“再年轻,也不禁不住这么折腾的。”古正英有些责备的口吻,“别太倔强了,听爸的话,早点回家,我们等你回家吃饭。”

古歆看了看天色,想着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安排,现在加班急也急不来,点了点头,“好,那我马上下班。”

“嗯,我让厨房做你最爱吃的姜爆鸭。”

“谢谢爸。”

古歆挂断电话,深呼吸一口气,打开办公室的门。

门口处,秘书还在加班,看着她出来,连忙起身,“古经理,有事儿吗?”

“没什么事儿,我先下班了,辛苦你们了。”

“那古经理你慢走。”

“你昨天也加了一个通宵,如果不是太紧急的事情,就别跟着加班了,回去多休息,时间还很长,一下就把自己累坏了,对以后不是好事儿。”

“我知道的,谢谢古经理的关心。”

古歆不再多说,点了点头,先下了班。

她坐在自己的专用小车上,就这么默默的看着开始黑暗的天色。

高强度的工作了这么久,真的有些困了。

特别是突然静下来的时候,分分钟都有可能睡着。

她深呼吸一口气,拿起电话,“漫漫。”

“古歆,怎么了?”听口吻,很疲倦。

“你相信我昨天晚上加班加了一个通宵吗?”

“公司出事儿了?”

“看来你真的很少关注商业新闻了。”

“偶尔会看一点,但看得不多。只知道,你们家这段时间股市动荡得有点厉害。”陆漫漫说,是真的这段时间看新闻很少,何况,她总觉得,古歆的事情,有个人或许比她更关心,所以她不需要花太多精力。

“哦,我让翟奕辞职了,然后他开始报复我,现在我们家的的重要人才都被翟奕给挖走了,一团乱。我爸还差点被翟奕气得翘辫子,好在送医院及时,抢救了回来。”

“现在古叔叔怎么样?”

“我小妈陪着,还好。”古歆说,“漫漫你知道吗,我觉得我让我爸再婚,真的是再明智不过的选择!至少在这关键事情,在我状态也不好的情况下,我小妈还能够安慰我爸。”

“不得不说,你确实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陆漫漫由衷的说着。

上一世,如果不是古叔叔自杀,古歆也不会走上这条路。

这一世不管如何,古叔叔又多了一个期盼,应该不至于,像上一世那般不受打击,何况就如古歆所说的那样,有人一直陪着,在古歆自己状态不好的情况下,至少有人看着古叔叔。

确实是好事儿。

“漫漫,你说我努力了能真的拯救我们古氏企业吗?”古歆其实对自己,没多大自信。

现在坚持的,也只是做自己觉得可以做的事情!

“我不知道。”陆漫漫直白,“但我觉得我可以给你一个提醒,你或许可以找找翟安。”

翟安。

古歆咬唇。

她连想,现在都不敢想这个名字!

好啦。

继续二更。

晚上6点,走起!

求月票!

卖萌撒娇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