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命运多舛(8)逼到极致/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城电视台董事长办公室。

古正英情绪渐渐得到稳定。

古歆一直在旁边陪着他,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

现在的局势对于古氏而言真的很严峻。

内忧外患。

已经不只是他们现在想的那么简单。

就算是让内部重新运作起来,对外,文城电视台也可恶到了极致。

这还是北夏国这么多年来,娱乐圈第一次将矛头指向某个电视台,且一呼百应。

公众人物的影响力真的很惊人。

一时之间,文城电视台被各个网站贴吧封杀抵制,网民要求文城电视台负责人出面当众道歉,要求文城电视台将亏欠明星的所有包括精神和身体上伤害做出相应的赔偿!

公关部收到无数电话,一些来自于媒体报刊,一些来自于他们自己的赞助商,各种质疑的声音,疯狂来袭,古氏陷入无止境的黑暗。

办公室内。

古正英一直在调整情绪,但脸色一直都无法好转。

古歆坐在他对面,看着他父亲压抑的情绪,此刻似乎也找不到什么头绪,让他整个人显得很低沉。

而现在的情况真的不只是钱能够解决的。

在发生事故之后不久,陆氏陆漫漫的父亲就给她爸打了电话,说如果有需要,他们会提供资金。

当时他爸还有些激动,也很感激,但越来今天后面的发展,越是觉得,钱也只是徒劳。

现在如果大把的将钱拿出来用于股市,股市稳住了,电视台还是没办法运作,如果赞助商在此刻再全面毁约,钱再多也是白费,被人抵制不被认可找不到解决途径,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古氏文城电视台转让他人。

古正英突然从自己办公椅上站起来。

一天了。

从早上的突发事件到现在的不停发酵,一天时间,他们没有想出更好的应对措施。

现在回应媒体,顺了媒体的意承认了自己的过错,那只会让新闻发酵得更加厉害,或许所有人还会更加抵制,觉得古氏真的是十恶不赦。如果反对媒体所言所行,外界更会认为电视台执迷不悟,到现在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过错,根据人的反抗心理,矛盾会更加尖锐。

在没有更好的方法面对媒体的时候,只得选择沉默。

可是有时候沉默太久,也会让外界揣测太多,而且还会让有心制造新闻的人更加的肆无忌惮,没完没了!

古正英深深的叹了口气。

现在天色都已经黑暗了。

他转头,看着古歆,“先下班吧。”

“爸。”古歆看着他。

一天时间,她脑海里面想得不多。

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只是这么陪着她爸,然后任由一切不停的蔓延,不停的伤害。

“这么待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下班吧。”古正英说。

古歆咬唇,跟着他爸下了班。

现在电视台内部也因为今天的新闻而对工作很怠慢,之前古歆安排的工作,刚开始那一刻大家或许都还有些激情,但现在又爆料了这么多,不管是谁,都没办法精心下来,为一个不知道前途甚至于即将倒闭的公司而无怨无悔。

新闻火爆了一天。

第二天。

文城电视台的所有节目收视份额猛将,很多收视率排名前三的节目,直接跌倒了收视率倒数第一,甚至是破了所有电视台的最低收视率底线,古氏集团的股份,也在一开盘就狂跌,一发不可收拾。

而在第二天下午三点多。

文城电视台门外开始有人游行,要求文城电视台高层或者负责人对新闻做出正面回应。

记者媒体很多,全部围困在电视台,水泄不通。

古正英站在自己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一幕一幕。

古歆也看到了。

昨晚上大家大概都是一夜未眠,今天一早,两个人气色都不太好。

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电视台起死回生?!

矛盾已经这么被传播了出去,还能怎么办?!

古歆的电话在此刻响起。

古歆看着来电,看了一眼他父亲,转身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好在,今天就算事态如此严峻,他父亲也没有很激动,不知道是事先吃了扛兴奋的药物还是怎样,整个人不像昨天那么吓人。

她走出办公室外好几步,才接通电话,“翟奕。”

“古歆,你们家坚持不了多久了。”翟奕说,“越到后面,只会越不值钱。”

“我不需要你的好心提醒。”

“我们好好谈,我不会不念旧情。”

“够了翟奕,你想要怎样就怎样吧!我不会受你任何诱惑!”古歆狠狠的一字一句,说完猛地将电话挂断了。

是。

她笨,她自己引狼入室,所有都是她咎由自取,都是她的错。

她认了。

不过就是倾家荡产,不过就是让古家几辈人的家业毁在了她的手上,不过就是不能大手花钱大手吃肉了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她以后少吃点少穿点少花点就行了,她对物质追求真的没多大!

她深呼吸,深呼吸,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没什么。

没什么,她还能够好好劝劝他爸。

这都是些身外之物,这都是些身外之物!

古歆咬牙推开他爸的房门,一推开,就看到他爸倒在了地上。

她整个人一阵惊吓,惊吓着猛地跑过去,“爸,爸……”

古正英脸色惨白。

她怎么叫他都没有了任何反应,看上去真的很吓人。

古歆连忙大声叫着外面的秘书让叫救护车,整个人恐惧到一直都在不停的颤抖,颤抖。

救护车匆匆忙忙的赶到。

救护人员将古正英做了简单的紧急处理后,抬上担架抬入救护车内。

文城电视台又是一顿乱,外面被记者被游行人员的堵得水泄不通,救护车进来倒是没有受到多少阻碍,出去的时候,所有人都将救护车围住了,有些人高呼着让文城电视台做回应,记者也一拥而上,想要得到最新的消息。

救护车一直无法顺畅前行。

古歆看着他爸虚弱无比的样子,看着他难受的将眉头皱在一起,呼吸变得缓慢不堪。

她猛地突然打开了救护车的后门,走了出去。

所有人看着她出现,一拥而上。

古歆几乎是被人直接抵触在了救护车的门板上。

她狠命的推开记者。

用自己弱小的身体,推着面前的人,离开了几步。

她的轨迹,也让游行的人和记者跟着她前行,救护车才有机会,缓慢离开这个潮乱的地方。

“古小姐,对于你们家现在面对的情况,你是不是应该做出你的回应?!”

“古小姐,关于赵琦琦指控你们电视台对她的苛刻条件等行为,是不是确有事实?!”

“古小姐,听说现在古氏股份跌宕得厉害,电视台内部也几乎瓦解,古氏随时面临着破产的危机是不是真的?”

以上是记者扑面而来的问题,还算有媒体人士的职业道德。

而那些故意游行的人,明显就恶毒了很多,“古歆,你让你爸还赵琦琦以及所有受伤明星一个公道!你让你爸出来当众道歉!”

“古歆,你们家做这种伤天害理欺压明星的事情,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古歆,你一直徘徊在翟家两兄弟之间,水性杨花,你们家是不是就是这种风水?!”

“古歆,文妍死在了你的婚礼上,是不是你逼死的?!你不觉得你很贱吗?!”

一件事情发酵在另外一件事情上。

古歆就这么看着面前的人。

很多。

如果不是门口保安看着她突然下了救护车连忙将她护了起来,此刻,估计被人群已经踩死了。

她脸色惨白。

在闪光灯下,看上去更加没有了血色。

她说,“我现在说再多你们也不会相信,我还能说什么?!我只想问,你们口口声声为明星主持公道,口口声声说什么大义凛然,我爸被你们逼得两次进医院,就在刚刚还生死未卜的时候,你们堵救护车是什么意思?!是想要逼死我爸是吧!是觉得我爸就是罪该万死,就是连去医院的资格都没有!就只有你们,就只有你们是正义的,我们都是恶魔是不是!”

声音,在后面几乎是歇斯底里。

“我告诉你们,我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们!”古歆吼完,用极尽撕裂的声音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她忍得已经到了极限。

极限。

她狠狠地看着所有的人。

所有人那一刻也这么虎视眈眈的看着她。

她说,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说道,“被你们这种无形的杀人武器害死的人,北夏国也不在少数,你们就不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害怕吗?!你们进这一行当初抱着什么心态,现在你们又变成了什么样子!为了钱财为了夺得大众的认可,什么事情都可以扭曲,什么都可以无中生有!我真觉得莫修远应该好好看清楚你们媒体人的面孔,制定法律苛责你们媒体人的一言一行,所有人的杀人事实不是只有亲手杀人才叫杀人,诬陷诽谤致人死亡也应该枪毙!让你们这群埋没了良知的人,得到该有的惩罚!”

用尽所有力气吼完最后一句。

古歆猛地掰开面前的人,大步的离开。

这一刻,媒体新闻记者和游行队伍就这么看着古歆愤怒无比的样子。

人在逼急了的时候,真的会做一些极端的事情,这个时候,倒是真的不敢有人招惹。

古歆坐在出租车上。

情绪还处于极度崩溃极度想要发泄的地步。

她咬牙,对着出租车司机说道,“去市中心私立医院。”

刚刚她发泄了一通,不用想也知道,她这么骂了媒体这么不顾形象的吼了那群人会得到怎样的下场,她从来都做不好一件事情,她从来都没有办法让自己好好的冷静下来,深思熟虑后再去做一件事情,她就是学不乖。

现在本来就一团乱了,她的举动,只会加速他们古氏的灭亡。

她眼眶有些红。

身体有些压抑的颤抖。

除了哭。

除了大声地哭和发泄,她找不到任何可以让自己冷静下来的方式。

可她又在一直隐忍着不哭。

不哭,学着控制自己的情绪,学着渐渐长大。

终究一路到达了市中心私立医院。

她将所有情绪放下,然后担忧的跑进去找她爸。

她先去她爸的专属医生询问他爸现在情况,说送来后经过抢救已经送去了病房,一切稳定。

问起原因,医生说是因为抗兴奋的药吃得太多,心跳太慢,心律不齐,导致短暂性质休克,情绪低沉,才会最终晕倒,脸色惨白。

那种药本来就不能多吃。

吃多了不仅对身体有伤害,这种药物本来就是控制人情绪的,多吃,还有可能患上抑郁症。

任何事情都有双面性,都不能过度。

而他爸在使用这种药物的时候就知道药物的危害性,却还是怕自己太激动所以一直在不停的摄取。

医生说,她爸年龄也不小了,不能在这么三番五次的折腾了,谁都不知道会不会在某一次,就死在了急救室里。

古歆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往她爸的病房中走去。

她走进病房。

房门半掩,王薇拉着古正英的手,在哭。

声音很小,但明显在哭泣,她说,“老古,你真的是想要急死我和宝宝吗?说好的不要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说好的不要这样,没有钱财,我们一家人还在,你这么做,你让我们怎么活?!”

“薇薇,你别哭了,是我不好。”古正英有些虚弱的声音,显得有些苍老,“我也是怕自己太激动,所以就多吃了点。小歆从小就把我当依靠当天一般,我不想在她面前倒了下去,让她没有了安全感。以后不会了,你别哭。”

“你说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宝宝怎么办?小歆怎么办?小歆从小就在你的庇护下长大,小歆不跟着你去自杀啊!”王薇狠狠的说着,“你为了我们这一大家子人,就不能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吗?古氏企业,古氏企业就有这么重要吗?”

“是是是,是我不好。”古正英在柔声安慰,“但是薇薇……”

古正英声音突然有些哽咽。

古歆的心里一痛。

在她面前从来都是把自己弄得很强壮很有安全感一直觉得就是一座山一般不会倒的父亲,突然这一刻这么脆弱,这么虚弱。

她听到他爸说,“这是古家几代人的基业,毁在了我的手上,我百年之后,怎么去见我的那些老祖宗……”

声音明显已经哽咽不清。

“老古,你别这样想,他们不会怪你的,你尽力了!哎,你别哭了,你这么大把岁数了,哭起好难看……”

古歆默默的将房门关了过来。

她喉咙微动,一直在上下起伏。

一直在上下起伏。

她坐在长长的走廊上,抬头望着天花板,眼泪就顺着眼眶不停往下。

原来泪流满面就是可以这么一瞬间的事情。

她默默的在走廊上坐了很久。

她甚至鼓不起勇气去推开那扇病房门,她怕她爸又在她面前装成一副很坚强很高大的模样,仿若什么事情他都可以帮她一手遮天,可是,她爸真的已经开始老了……

她离开了医院。

离开医院,打车回到了公司。

折腾了一个下午。

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所有电视台的员工开始往外走,而她往里面走。

所有人都看着她,诧异的看着她。

但此刻谁都不敢冒了那个风头,也都识趣的低着头,离开,就怕殃及鱼池。

古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电视台变得很安静。

除了一些值班的同事,很多人都已经下班。

电视台看上去冷冷清清,真的少了昔日的辉煌。

她回到办公椅上,打开电脑。

她不知道能做什么。

她只是打开电脑,然后疯了一般的开始在电脑上寻找案例,寻找相应的案例分析,寻找怎么处理公关危机,她找了很多,很多国内外案例,但都只是直言片语,没有什么深入的东西可以借鉴学习,所以靠捷径想要成功,所以以为可以临时抱佛脚,真的只是投机取巧,真的只会得不尝失!

她猛地一下将自己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挥在了地上。

地上响起剧烈的声音,就跟她现在的情绪一样。

冷静不下来。

完全没办法让自己冷静。

她能做什么?!

她可以做什么?!

她迫切的希望自己可以做点什么!

她第一次真的恨自己,恨自己这么蠢!

恨自己,这么这么蠢。

她狠狠地捂着自己的脸,眼泪顺着手指的缝隙不停滑落。

她除了哭,只会哭。

她没有漫漫的睿智,没有她的能力。

可是。

现在谁能够帮她。

让漫漫挺着大肚子来帮她吗?

她觉得自己真的很自私。

万一,万一翟奕将矛头又指向了漫漫,怎么办?!

她现在分不清楚,到底谁更加厉害,也分不清楚翟奕的阴险狡诈到了什么地步。

她如果还不小心连累了其他人……

她猛地一下拿起自己的手机,手指都在发抖,手指都在发抖的按下电话号码。

那边接通,声音温和,“小歆。”

“翟奕,我们谈谈。”

“我等你很久了。”那边温柔一笑。

越是这般云淡风轻,越是这般好心温暖,越是让她,恨到极致。

可是现在,现在她只能忍着内心的情绪说,“尊上咖啡厅。”

“不,地点由我选。”翟奕说。

“你说。”

“我们新婚的房子里面,结婚后到离婚,你一次也没有来过,而我就算离婚了,也一直住在这里。”

古歆紧抿着唇瓣,缓缓,“我马上到。”

“好。”

挂断电话,古歆从自己的办公椅上起来。

地上的电脑已经被她砸坏,她看了一眼,离开了办公室。

楼下,文城电视台的周围也已经安静。

发生了下午的事故之后,在她疯了一般的发泄之后,媒体和游行队伍都离开了。

或许是觉得主人都不在了也没有什么好折腾,所以从医院回来到现在离开,大厦周围都显得很是冷清。

此刻,也过了下班高峰期,车流量不大。

她坐着出租车,没怎么堵车就已经到了目的地。

很讽刺的地方。

她从没想过,她还要踏进去一步。

现在,她还是为现实低下了头。

她按下门铃。

如果密码没变,她知道,那一刻,却固执的想要和里面的人撇清所有的关系。

房门打开。

翟奕穿着居家服,身上还围着围裙。

古歆看着他一派居家一派悠然自得的模样,心里的情绪在无限的翻滚。

“进来吧,你的专用拖鞋在旁边的鞋架上,我在做晚餐,马上就好。”

翟奕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进去了。

古歆看了一眼玄关处拖鞋,终究还是换上了。

她走进去。

当时买的是精装房,所以一切都是装修好了点,就只有一些家具是他们自己挑选的。

现在面对这一切,感觉很讽刺。

而此刻,饭厅的饭桌上,放着一束玫瑰,一盏蜡烛,还有已经开好在醒酒的红酒,饭桌两边分别摆放好了两份西餐餐具,明显是在准备烛光晚餐。

翟奕从开放式厨房出来,煎了两份牛排,分别放在了两份餐具里面。

他说,“没吃晚饭吧,过来坐。”

古歆喉咙微动。

翟奕是料到今天她回来找他了是吗?

所以才会提前就准备好了一切,让她再次感受她的愚蠢和白痴。

让她再次深刻的体会到,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算计之内,她永远都逃不过他的手心?!

“不吃吗?”翟奕看她没动。

古歆走过去。

翟奕绅士的为她拉动椅子,待她坐定之后,才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尝尝吧,看看我的手艺如何。”翟奕示意她吃牛排。

“翟奕,我没有胃口。”古歆一字一句。

她现在想要杀了面前的男人,她吃他做的东西,只会是生不如死。

“你这样我真的很难受。”翟奕看着她的模样,“你知道我不太会做饭的,但想着结婚后我们住在一起,偶尔也能够给你惊喜,所以就在百忙之中报了一个厨艺班,学成了一样,就算是拿手菜也好,只为你一个人做。我想也许你会感动。”

“翟奕,这样真的有意思吗?”

“小歆。”翟奕直白道,“我知道你今晚来的目的,但我希望,你满足我的需求,我不过是想要弥补我们曾经的遗憾。”

“所以我不好好的和你吃完这顿饭,你不会和我谈古氏的事情了?”古歆直接的问道。

“是。”

古歆低头,拿起刀叉。

翟奕看着她的模样,说,“别吃太快,我去开音乐。”

古歆捏着刀叉的手,在微微用力。

她忍下。

忍着,让自己放下。

偌大的房间内,响起钢琴的轻音乐声音,很浪漫。

翟奕打开音乐之后,将灯光熄灭,现在只有桌子上的那盏红色蜡烛,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翟奕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围裙,一步一步走到古歆身边,“跳支舞吧。”

古歆看着翟奕,看着他的模样。

她就是永远都看不懂,看不懂他们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为什么笑得这么真诚,却会有这么恶毒的心思。

她放下刀叉,和翟奕随着音乐舞动。

翟奕很享受,陶醉在这样的浪漫之中。

古歆陪着他,隐忍着全身的排斥,陪他亲昵的跳舞。

他的手放在她的腰上,不规矩的游走。

古歆没有反抗,任由他的动作侵犯着她的身体……

“还要多久?”古歆问他。

一曲又一曲。

翟奕嘴角蓦然一笑,“忍不下了?”

古歆不说话。

翟奕放开她,还是绅士的送她入座。

两个人对立而坐。

翟奕举起红酒杯。

古歆和他碰了碰壁,然后一干二净。

翟奕看着她的模样,缓缓,就抿了一口放下了。

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看着她不停的在克制,不停的在强迫着和他伪装。

他其实,更想看到她不受控制的模样,至少在他面前,她还是原来那个她……

这么伪装,是说明他们的距离已经远到,挽回不了吗?!

他的沉默。

而她却没有半点反应。

只是不停地在吃着他煎的牛排,没说好吃也没说难吃,脸上的情绪也看不出来味道如何。

几分钟时间。

古歆将一大块牛排全部都咽了下去。

她抬头,说,“需要把红酒都喝完吗?”

她问他,看着还剩下大半瓶的红酒。

如果他说是,她应该会抱着瓶子一口气一干二净!

他突然放下刀叉,起身走向古歆。

古歆看着他。

看着他弯腰,随手抽出一张餐巾纸,靠近她的嘴角,在帮她擦拭嘴上染上的一点点黑椒酱。

古歆就这么看着他,没有反抗没有表情。

翟奕一边帮她认真的擦拭,一边说着,“让你别吃这么快的,对胃不好。”

“翟奕,我只想问你,我们的谈判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什么时候?”翟奕嘴角一笑。

一笑。

他突然再压低了一下身体,将唇靠近她的唇瓣。

她往后推了一下。

彼此之间,还有一小段的距离。

翟奕看着她。

古歆的眼眸也这么看着他,“是不是这么做了之后,我们就可以往下谈了?”

翟奕看着她。

看着她面无表情的模样。

“还是说,如果我陪你上床,是不是你就可以放过古氏了?”古歆一字一句问他。

问得很直白。

翟奕眼眸一紧。

脸色情绪很明显。

“所以你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来找我的?”翟奕问她。

“否则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对你?求你大发慈悲放了我们古氏?跪着求你,还是怎样求你?”古歆冷冷的问他。

“够了!”翟奕站直了身体,离开了古歆。

古歆仰着头看着他。

“古歆,我对你的喜欢从来没有减少,我要的不是你这般来对我,来故意委曲求全!我只希望你可以理解我,然后帮我实现我的价值,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我的所有成就都有你的那一份?”

“真的很可笑啊翟奕。凭什么你的一切就需要我来付出代价,凭什么?!”古歆狠狠的问他,情绪也在极度崩溃,“你在实现你的价值的时候,你想过我要付出什么吗?!”

“古歆,你为什么就不能理解我!你以前真的没有这么钻牛角尖的!”

“你真的当我缺心眼吗?!翟奕。”古歆狠狠的问他。

“就不能为了我委屈一下吗?以后我会用我的全部来弥补你,我这辈子只会爱你一个人。我们还会有我们的宝宝,我们的孩子,我的一切不都还是我们自己的孩子的吗?以我的能力,可以让古氏发展得更好,为什么就不能让我来主导!”

“为什么?”古歆说,冷冷的说,“大概,因为我不够爱你!”

翟奕心口一痛。

“不对,应该说,我不爱你。”古歆说得深深切切!

好啦,宅会二更。

所以会求月票么么哒!

来吧来吧,月票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