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命运多舛(9)翟安,我杀人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爱你,翟奕。”古歆的声音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

翟奕就这么狠狠的看着她,看着她。

“我也是现在才发现,原来我真的不爱你了。”古歆说,“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你,因为你太功于心计,因为你太追求名誉,因为你把你的事业放在了你人生的第一位。当时如果你不拒绝我,当时如果不是为了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拒绝和我在一起,拒绝和我发生关系,我不会对你一次又一次的心寒,而到了现在,其实我还很庆幸。庆幸好在我不爱你,否则我不知道我还可以用什么来支撑我活下去的动力!”

“你知道你这么说意味着什么吗?”翟奕狠狠的问她,“古歆,你还是太单纯。”

“对,我没有你们那么多心思,可以隐瞒着就算不喜欢也会表现得喜欢,就只为达到目的不折手段。我做不到,我今天找你,我也承认我是真的被你逼到了极限,我们家现在一团糟,我希望你可以高抬贵手,我还是单纯的以为,你会看在我们这么多年感情的份上别做得这么绝,我果真还是太自以为是,我果真还是太看得起你了翟奕!”

说完,古歆拿起自己的包,起身离开。

最后一次,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她再也不会以为,以为翟奕还会有感情,她再也不想求他。

不值得自己这么做。

她脚步刚离开,刚走到大门口,还未拉开房门。

手臂突然被人狠狠的抓着,猛地一下将她整个人抵触在墙壁上,彼此响起很大的举动,古歆就这么直直的看着翟奕,看着他阴森的脸颊,逼近着,对视着她的眼神。

“你做什么?!”

“古歆,我说了你真的太单纯了,你知道你刚刚说的这一番话,触碰到了男人的底线,对你而言,很不安全吗?”翟奕一字一句问她。

“翟奕你放开我!”

“你爱我了是吗?”翟奕问她,一字一句问她。

“不爱!”

“爱上翟安了?”翟奕的脸色越发的阴冷,越发的恐怖。

古歆不说话,咬牙不说。

“沉默就是默认了?!这么多年兜兜转转,这么多年我在你身上花了这么多心思,这么多年我爱你爱得这么深这么认真,你到头来还是选择了翟安?!古歆,你不觉得你也很残忍吗?!”

“残忍这个词语,真的不适合你说出来!比残忍,这个人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比得过你!”

“是吗?!”翟奕嗜血的眼眸,带着狰狞,“确实,我真的是世界上最残忍的男人,所以我现在就算对你做什么,也不过依然只是在残忍而已,我还需要考虑你的感受吗?”

“翟奕……啊……”古歆尖叫。

身上的衣服,被翟奕狠狠的拉扯着,蛮力很大,几乎是在撕裂!

“你住手翟奕!”古歆反抗,身体在不停的扭动。

但是整个身体被翟奕狠狠的抵触,他一只手将她两只手狠狠的捏在一起,勒出一道道红色手印,而她不停的反抗只会更加刺激翟奕的兽性,他弯腰,唇亲在她的唇瓣上。

古歆一惊。

猛地一下用力。

翟奕猛地放开她,看着她嘴角的血渍,来自于他受伤的嘴唇。

“很恶心吗?”

“很恶心。”古歆一字一句!

“当初让翟安上的时候,什么感受?”翟奕问她,“会比现在更爽吗?”

“够了翟奕!你他妈的放开我!”古歆情绪崩溃到极致,几乎是撕破了喉咙喊出来的!

“你知道我当时上文妍的感受吗?我当时逼迫着自己将你送到其他男人身下,然后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情欲和文妍发生关系,你知道我当时的滋味吗?!文妍说她很难受,你说你生不如死,那么我呢?!我才是那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人,但是你永远都理解不了,你理解不了我想要的什么!而现在……现在就算对你产生了伤害,我也顾虑不了。要恨,咱们一起恨!”

话音落。

他再次俯身,唇压在在她脖子上。

狠狠撕咬。

古歆承受着他咬在她身上的疼痛,古歆承受着他的侵犯。

她记不得当时和翟安上床什么滋味了,她只知道,现在真的才是,经历着人生最大的悲哀!

她感觉到翟奕的手不规矩的在她的身上游走,不规矩的拉扯着她的衣服裤子,感觉到他的身体,在不停的靠近,然后不停的往她身上靠近……

她忍着他的侵犯,忍受着,猛地抓到玄关处放着的一个花瓶,那是当时她挑选的,说每天这里都要养一束鲜花,这样才会让家看上去更温馨更浪漫。

她媚想到,会派上这样的用场!

手狠狠的握着花瓶。

狠狠的一下。

“哐!”一个用力,从翟奕的头上,直接砸了下去。

周围都安静了。

翟奕的头上在流血,花瓶碎了一地。

古歆捏着花瓶的瓶颈处,玻璃渣进了她的手心,也在流血。

翟奕顿了一下。

身体的本能让他放开了古歆。

此刻眼前有些眩晕。

真的有些眩晕。

他想要继续,但身体在不受控制的往下。

他捂着自己的头,感觉到血一直在往外流。

古歆就这么傻了一般的看着面前的翟奕,看着他突然倒在自己的面前。

他一直用手捂着头,脸上的血色在积极变化。

所以她要杀人了吗?!

所以她现在是杀人了吗?!

她扔下手上还剩下的玻璃碎渣,猛地打开房门跑了出去。

杀了就杀了。

杀了就一了百了。

她不后悔!

她真的不后悔

她猛地按着电梯,猛地按着。

身体都在发抖。

身体在不停的发抖。

她身上其实已经破烂不堪了,身上的衣服都被撕裂得几乎遮不住里面的文胸和内裤了,但此刻自己却全然不知一般,跑向公路招揽出租车。

因为是晚上,出租车开近了才发现异常,想要离开,古歆已经坐了上去。

司机看着她恐怖的模样,忍不住说道,“小姐,要不要我帮你报警?!”

报警!

不。

不报警。

报警她就要去坐牢了。

她只说,“快走,我们快走!”

“去哪里?”司机看着她惊吓过度的模样,连忙问道。

古歆说了一个地址。

然后抱着自己发抖的身体,一直在让自己冷静。

车子停到了目的地。

古歆身上没钱,包还放在翟奕的家里。

司机也没问她要钱。

反而还关心的说道,“真的不需要给你报警吗?”

古歆已经大步跑走了。

跑进了小区,疯狂的按着电梯。

周围有回来的人,看着古歆模样,看着她凌乱不堪的样子,看着她身上的血渍,都惊恐的往后退了两步。

电梯到达。

古歆上去。

其他人不敢进去。

古歆按下楼层。

电梯一路到达目的地,古歆拍打着房门。

使劲的拍打。

她此刻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此刻不知道该怎么办!

所以,还是想到了他。

还是想到了翟安。

翟安打开房门,就看到古歆惊慌失措的模样,她一看到翟安,猛地一头栽了进去,一头栽在他的怀抱里,“翟安,我杀人了!”

翟安眼眸一紧。

“我杀人了,真的杀人了。”古歆说,说出来,身体抖动得更加厉害了。

不受控制的,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刚开始有一秒觉得一了百了,现在现在,只有害怕。

全身都在害怕。

翟安带着古歆进去,让古歆坐在沙发上。

古歆身体在抖。

知道翟安或许并不想这么被她抱着,所以还是规矩的放开了他,只是紧紧的搂抱着自己的身体,努力想要让自己冷静。

翟安看着古歆的模样,眼眸看着她衣衫不整,看着她脖子处肩膀上落下的吻痕。

他说,“你杀了谁?”

声音真的很平静。

这份平静和稳重,让古歆那一刻莫名好像也不那么慌了。

她抬头看着翟安,看着他干净的模样,看着他就蹲在自己面前,近在咫尺。

她想要伸手去摸他白皙的脸颊,想要感受他的温度,想要寻求点支柱,但是她不敢,她怕翟安会一手推开她。

“我杀了翟奕。”

“他对你做了什么?”

“他想要强奸我,我去求他放过古氏,然后我们吵架了,他突然就想要强奸我,我就杀了他。”古歆说,说着,将自己的手摊开,“我手上都是血。”

“是他的还是你的?”翟安问她,一字一句,很冷静的在问她来龙去脉。

“我不知道。”古歆说,“我不知道,我当时拿着花瓶,就这么砸了下去,砸在了翟奕的头上。他头流了血,我不知道我手上的血怎么来的,我真的不知道……”

“是玻璃扎的。”翟安说,眼眸看着她手心中,还有的玻璃碎渣。

“大概吧。”古歆点头。

她也不知道。

大概是这样吧。

“你走的时候,翟奕怎么样?”翟安问她。

“他倒在地上,脸色不好。然后他一直捂着自己的头,头在流血……”

“翟奕不会死。”翟安说,“他不会死,花瓶只是将他砸痛了而已。”

古歆看着他。

“何况就算是他死了,你也是正当防卫。”翟安说,“你不会有罪。”

“正当防卫?”

“嗯,正当防卫。”翟安一字一句告诉她。

古歆那一刻,似乎平静了些。

平静着,慢慢的让自己心跳慢了下来。

翟安起身。

“翟安,你去哪里?”古歆一把抓着他。

翟安看着她的手。

古歆猛地放开。

“对不起。”她只是条件反射,只是有点希望他可以留下来陪她一会儿。

“我去帮你拿件衣服。”翟安说。

古歆低头,低头,似乎才发现自己衣不蔽体,如果不是文胸和小裤还在,就真的全曝光了。

她手挡了挡,将头埋得更低。

翟安去房间里面给她找了一件大的浴袍,浴袍可以裹住她全部身体。

又去客厅抽屉里拿了医药箱,让她把手心撑开,一点一点的将她心中的玻璃碎片取了出来,消毒,然后包扎。

整个过程,古歆稍微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平静的看着翟安做完一切之后,换了一身外出服,准备出门。

古歆看着他模样,站起身准备跟着出去。

她猜想,翟安是打算送她回家。

能够做到这样,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今晚你就在这里睡吧。”翟安突然开口。

古歆愣怔的看着他。

“你心情平复了再回去。”翟安说完,打开大门就准备离开。

“翟安。”古歆叫着他。

翟安停了停脚步。

“你是去外面住吗?”

因为她在,所以他不方便。

“我去看看翟奕的情况。”

翟安说完,就将大门关了过来。

古歆坐回在沙发上。

这里是她和翟安住过一段时间的房子,没有了她,他的地方还是这样。

还是这样,没有什么改变。

唯一有改变的,却变成了自己……

变成了现在这样的而自己!

……

翟安开车离开,直接去了翟奕的住处。

自从翟奕和古歆结婚后,翟奕就搬了出去,那个地方他们都去过,虽然翟奕不情愿,但终究因为是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给他们说了地址。

他猜想事发地应该就是在这个地方。

依照翟奕的个性,古歆找他谈事情,他如果还想挽留古歆,就会选择这个地方。

他停好车,走进电梯。

到达楼层后,敲门。

很用力的敲门。

敲了将近10分钟,翟安准备拨打火警电话准备撬门而入,房门突然打开。

翟安看着翟奕。

看着他脸色虽然差了点,至少整个人还活着。

甚至于,头上还包扎了一下,包扎的地方,有些血红的痕迹。

他低头,看着玄关处还未来得及清理的鲜血。

所以这里就应该是案发地了。

“你来做什么?”翟奕问他,狠狠的问他。

“古歆说她杀了你,我只是来核实一下,你是不是死了。”

“古歆去你那里了!”翟奕狠狠的一字一句。

“嗯,去我那里了!”翟安很平静。

翟奕青筋暴露,拳头紧捏。

翟安说,“做到这个地步,翟奕你该收敛了。”

“你少在这里风言风语!你以为你是谁?在世英雄吗?我劝你,我的事情你少管,我和古歆的事情你不要插手!”翟奕威胁,“现在古歆不能理解我不代表以后不会,等我一切顺利了,古歆还是会和我在一起!你想要趁虚而入,你想都别想!你可别忘了,文妍死的时候给你说的话,你可别忘了,当时文妍用死的代价让你答应她的事情!”

翟安脸色未变,薄唇微动,“我就是来看你死没有,没死就提醒你一句,好自为之。”

说完,转身离开了。

如此云淡风轻的态度,如此波澜不惊,真的让翟奕气得牙痒痒的!

他就不信,翟安能够一直这么耀武扬威下去!

他就真的不信!

他斗不过翟安,斗不过翟家!

等他将古氏拿到手之后,在好好的和翟家人狠狠的算准!

此刻。

从翟奕家门离开的翟安,开着车。

开车离开,车子比来的时候开得慢了很多。

他其实猜到翟奕不会有事儿,除非真的运气太好砸中了命门,所以不可能一个空心的玻璃会真的将人随便就砸死了,是古歆自己被自己吓到了。

可终究,还是过来看了看情况。

这段时间翟奕对古氏的紧紧相逼,他看得很清楚。

也在寻找时机。

想想也差不多了。

翟奕最大的失败就在于,他太过执着,太过急功近利,对于自己认准的东西,太过心狠手辣。

这种不留余地的做事方式,只要找到一个点,就很容易全盘皆输。

他一边想这些事情,一边将车子开回了家。

推开房门。

客厅沙发上蜷着一个人。

身上依然裹着他超大的浴袍,睡着了。

他沉默的走进去,从房间里面抱出来一床被子,盖在她的身上。

他其实知道古歆一般会睡得很沉,很不容易被人吵醒。

但是此刻,他这是稍微一点点小举动,突然就让她惊醒了。

她的眼眸直直的看着他。

翟安也回视着她。

两个人四目相对。

那一刻,古歆真的很想,靠近……

二更求月票!

求月票。

至于剧情吗?!

翟都觉得是小虐的!

狂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