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命运多舛(10)翟安接手/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静的夜晚。

安静的房间。

古歆直直的看着翟安,看着他这么近在自己面前。

翟安回视着她的目光,显得,淡然了很多。

他说,“吵醒你了?”

“我没有睡着。”古歆摇头说道,只是闭着眼睛在努力让自己睡着而已。

“早点睡吧,翟奕没事儿。”翟安说。

说着,起身站了起来。

一瞬间,拉远了彼此的距离。

刚刚隐忍着想要的靠近,现在,更加无法靠近了。

古歆看着她高大的身影,“翟奕没事儿吗?”

“嗯,没事儿。”翟安很肯定。

古歆还是松了口气。

不管如何,不管是正当防卫还是其他,杀人的事情她真的不敢做。

她真的做不出来。

“谢谢。”

“嗯。”翟安应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

离开,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关过来,如此安静的夜晚,她听到门上锁的声音。

她就这么默默的看着紧闭的房门。

翟安可以对她保持着生疏的距离,可以对她风轻云淡。

而自己,反而很想,很想重新开始。

她抓着翟安的床被,捂着自己的头在睡觉。

沙发很柔软。

因为太柔软,其实并非那么舒服。

她翻来覆去翻来覆去,不知道多久才睡着。

真的睡着之后,又猛然的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面梦到了文妍,梦到她鲜血淋淋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然后用双手掐着她的脖子,满脸阴森的对她说,“不准碰翟安,不准碰翟安,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啊……”古歆猛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突然身处的环境让她有点不知道此刻在什么地方。

脑海里面一直浮现着文妍疯狂的模样,一直浮现着她鲜血淋淋的样子。

不。

她捂着自己的头。

别出现在我面前,文妍你别出现在我面前。

“古歆。”身边,突然响起翟安低沉而磁性的嗓音。

古歆抬头,木讷的看着面前的翟安。

看着他坐在自己的沙发边上,眼眸一直看着她崩溃的模样。

翟安。

翟安!

古歆猛地一下搂抱着他的脖子,猛地一下亲吻着他的唇瓣。

翟安一怔。

在还未来得及反应的下一秒。

古歆已经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身体直接压在了他的身上,急切让自己靠近,靠近他的身体,唇瓣狠狠的亲吻着他的唇瓣,小舌头完全是疯狂的直驱而入,那一刻似乎是在寻找安慰,那一刻似乎是想要子啊他身上需求心安。

古歆整个人贴在翟安的身上,手不规矩的往翟安的身体内。

此刻,她身上的大浴袍也这么松松软软的滑落至两肩,里面无法遮体的衣服,在不停的磨蹭在他的身体,很急切的想要做什么,做什么……

“古歆。”翟安猛地一下将她推开。

古歆看着翟安的模样。

翟安表情严肃,“醒一下。”

以为,她在梦游吗?!

以为她此刻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她猛地上前,双手搂抱着他的脖子,嘴唇直接靠近他的颈脖,深深的吮吸着他的味道……

“古歆。”翟安再次将她推开。

推开。

这次让自己保持了适当的距离。

古歆咬唇看着他。

满满的情感,这一刻剩下的就是满身的空虚。

她没有哭没有闹也没有任何情绪,那一刻看上去像个木偶一样。

翟安转身离开。

古歆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

曾经自己是怎么样推开翟安的,当初自己是怎么将翟安推开自己身边的?!此刻遭遇的一切,能怨得了谁!

今晚她怒吼着翟奕,说是他自己破坏了他们的感情。

那一刻,其实她也觉得,是自己破坏了自己和翟安的感情。

而她有多厌烦翟奕,大概翟安就会有多厌烦她。

这种滋味,其实她懂。

就如晚上翟奕想要侵犯她,她宁愿杀了他也不愿意,被他触碰。

“擦擦脸。”翟安突然又回来,突然又出现在她面前。

古歆抬头看着他,看着他手上多了一根湿毛巾。

古歆默默的接过。

毛巾是凉的,大概是真的想让她清醒一下。

她是不是也应该庆幸,至少翟安以为她神志不清。

她接过毛巾,擦了擦,揉着自己的眼睛。

“做恶梦了吗?”翟安问她。

“嗯。”

“现在凌晨2点多,如果你要回去,我送你。”翟安说。

古歆点了点头,“嗯。”

她要回去。

她怕在这个地方,单独和翟安在一个屋檐下,容易不受控制。

他自觉性没有那么强。

翟安点了点头,起身又回去换了一套外出服。

古歆也将身上滑落的睡袍紧紧的穿上,不让自己的肌肤露在外面一点点。

两个人从翟安的家离开。

深夜,到处一片冷清。

古歆坐在翟安的副驾驶室,看着前面街道。

翟安认真的开着车,没有开口说话。

翟安本来话就不多,也不知道从几何开始,对着她几乎就没有了话语。

车子开得不快不慢,不快不慢的行驶在宽广的街道上。

“翟安。”古歆突然叫他。

“嗯。”

“你知道我们家的情况吗?”古歆幽幽的问他。

“嗯。”

“之前给漫漫打电话,说我可以求助你。”古歆说出来,唇瓣紧咬了一下,“我只是随口说说。”

翟安似乎是转头看了她一眼,缓缓还是认真的开车。

车子终究听到了古家别墅。

古歆小车,道谢。

翟安开车离开。

古歆就看着翟安的车尾灯在自己面前消失。

有些感情错过了,就真的无法再挽回了吧。

经历过文妍的事情之后,翟安应该对她彻底没有了感情,翟安应该对自己,彻底的死心了,而后,就算找全世界任何一个女人,大概也不会再和她重新开始。

她转身走进别墅。

别墅也已经冷清,而且她爸还在医院,王薇应该也在医院陪着他。

她回到自己的卧室,脱下翟安身上的浴袍。

镜子里面,破烂的衣服里,在颈脖处,肩膀处都有深深的吻痕,而身体上,也有和翟奕反抗时,留下勒痕。

她洗澡。

狠狠的将自己身上的洗得干净。

她恶心翟奕在她身上做的一切。

很恶心。

洗完澡之后,就这么湿润着头发躺在自己的大床上。

看着头上的水晶吊灯发呆。

总觉得一切的一切,都变得好乱。

凌乱不堪!

而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在这样的混乱中坚持多久。

她不知道翟奕明天的报复又会达到怎么样的境地!

她闭上眼睛。

真的不想了。

一夜睡得很不踏实。

但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上班已经迟到。

但她却谜一般的淡定。

也或许真的被逼急到某个境地,也就真的激动不起来了。

她简单洗漱又小化了一个淡妆让自己脸色看上去不那么憔悴,然后才下楼去上班。

上班上班。

也不知道这个班还能上多久。

她莫名还很佩服自己这种,对事物的接受能力。

真的已经完全的在接受,接受遭遇的一切。

谜之淡然。

走进文城电视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刚坐定,秘书就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古经理,翟经理今天一早来了公司。”

“翟经理?翟奕还是翟安?”

“翟安。”秘书说,“现在在董事长办公室。今天一大早来的,当时董事长不在,他还在接见厅等了好一会儿……”

古歆已经直接冲出了办公室。

秘书看着她的模样,连忙跟上她的脚步。

古歆直接到了她爸的办公室内,猛地推开房门。

房间内,翟安果然坐在那里,坐在他爸办公桌对面,似乎是在很认真的和他爸谈事情。

这个时候翟安和她爸谈事情……

而他爸没有激动,没有情绪?她是不是可以理解成,翟安是在帮他们古家?

“小歆,把门带上,你先出去。”古正英声音严肃了些。

古歆再次看了他们一眼,咬牙,将房门关了过来。

秘书看着古经理的模样,连忙说着,“翟经理突然出现在公司,找董事长谈事情,是不是打算帮我们古氏渡过难关?”

她不知道。

也不敢太过期待。

她怕自己接受不了心理的反差。

她坐在董事长外面的休息室里等待。

听秘书说翟安来了很久了,现在都已经11点了,应该也谈了很久了,为什么这么久了,还不出来?!

她又开始有些情绪波动到毛毛躁躁了。

总是改变不了自己这样的个性,总是没办法让自己好好的冷静下来。

又等了将近一个小时。

11点50分。

翟安出来,古正英亲自送他,送到门口。

翟安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在门外的古歆,看了一眼,依然有礼的对着古正英说道,“希望以后合作愉快。”

“谢谢你们翟氏的鼎力相助。”古正英一字一句。

所以,翟安是真的在帮他们家吗?!

因为她?

还是因为她吗?!

她心口有些颤动,紧张到不知所措。

古正英也看到了古歆的身影,连忙说道,“小歆,你帮我送送翟安。”

“哦。”古歆点头。

点头,看着翟安。

看着他依然是不动声色的模样。

她起身大步走向翟安。

翟安走向电梯。

古歆就和他并肩而站。

电梯到达。

翟安进去。

古歆也跟着进去,让后帮他按下了LG的楼层。

翟安伸出准备按下电梯的修长手指,默默的收了回去。

古歆就这么抬眸看着翟安,仔细一看就看到翟安脖子上的那抹淡淡的吻痕,痕迹很浅,但……在他白皙的肌肤上依然醒目。

古歆脸有些红。

红润的低着头。

电梯到达。

古歆送翟安到了大门口。

翟安上车的那一瞬间,突然开口道,“你别对我期望太高。”

古歆怔怔的看着他。

“我有我的目的,你回去问问你爸。”翟安说,说完,坐在驾驶室,将车子开走了。

我有我的目的?!

翟安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不是她理解的那样?

不是她所想的,昨晚上她提过让他来帮帮古氏,他才来帮忙的吗?!

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她转身大步的回到大厦内,然后直接去了她爸的办公室。

古正英似乎是知道古歆会来见自己,也没有做什么事情,仿若就是在等她。

看着她进来,让她将房门关了过来。

古歆坐在她爸的对面,刚刚翟安的位置,忍不住问道,“翟安来做什么?”

“来收购古氏。”

“……”古歆那一刻,突然说不出一个字。

整个人就这么木讷的看着她爸。

所以刚刚翟安说“他有他的目的”,而他的目的就是这个吗?!

还以为,还以为……

还以为他对自己真的还有半点念想!

“爸尽力了。”古正英叹了口气,“终究这份家业,保不住了。”

“翟安和你怎么谈的?”古歆询问。

“我将我手上的一大半股份按照市面价值全部转让给他,由他来接手古氏的一切。从而让电视台起死回生。对比起来,我宁愿给翟安,也不愿意给了翟奕。”古正英说,“反正都不得不做这个决定,既然翟安愿意来接手这个烫手山芋,我也只能抱着庆幸,希望在翟安的手上,文城电视台能够真的重新崛起。”

古歆那一刻反而有些沉默了。

这么几辈人的心血,她爸就真的做了决定。

是真的,真的知道,古氏再这样下去,撑不起来了吗?!

而现在唯一还有翟氏愿意来接手,总比,到最后那一刻,被迫无奈的真的如了翟奕的意。

不得不说,这样的方式,或许会更加的刺激到翟奕,自己架好的桥,就这样给翟安铺路了,翟奕最恨的人就是在翟安,翟安有一次从他身上碾压了过去,他只会生不如死。

可是。

就算翟奕得到了相应的打击。

对她而言,又真的有什么影响吗?!

终究而言,她还是清楚明了的知道,翟安做的一切果真和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翟安要的不过就是等价交换。

她嘴角淡笑,“爸,没有了就算了,小妈也说了,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在一起就最好。”

“爸也知道。”古正英说,“只是觉得这么多年,多少还是有些扫了面子。我是真没想到,自己会被翟奕给玩死,我一直以为,翟奕不管多阴险多狡诈,至少我在商场上的时间比他多我不可能遭了他的道。是我自己太没有把翟奕当时回事儿了。”

“爸,你在我心目中永远都是最棒的。”古歆深深的说着,“不管你能不能赚很多很多钱,你在我心中就是这么高大,坚不可摧!”

古正英被古歆逗笑了一下,“爸真的很庆幸,生了你这么一个女儿。”

“我也很庆幸有你这样的爸爸。”

“小歆。”古正英拉着古歆的手,“爸还是将你的股份保留了下来,虽然刚刚翟安谈的时候,希望是将你手上的那一份一并转给他,爸拒绝了。”

古歆在让自己看上去,面不改色。

“不管古氏企业以后变成了谁的产业,但这毕竟是古家这么多年的家业,爸希望你可以继续在这里上班,也算是爸自欺欺人的觉得,古氏还有你在继承。至于你的下一辈再下一辈,爸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一切按照你的意愿就行。爸也真的老了。”

“谁说你老了,你年轻着呢,这不,才让我小妈怀孕了。老头子怎么干得出来。”古歆说得口无遮掩。

古正英本来严肃还带着些忧伤的脸,此刻瞬间就红了。

“爸,你想通想明白就行了,我的心情你不用管了,我反正从小就没心没肺的,很多事情过了就过了,我才没你这么纠结呢!你让我继续留在古氏上班,继续留在电视台,我其实也不反对,反正以我这样的性格想要在外面找工作本来也难,我又总不能在家里面当米虫一辈子让你和小妈养我。我只是觉得,翟安也不一定会让我留下来上班。我这么三脚猫的功夫,没有拖后腿都是好的了,翟安哪里还敢用我。他要是掌权了,第一件事情肯定就是辞我。”

“不用担心,翟安答应了。”古正英一字一句。

“啊?”古歆诧异。

“这个面子,翟安还是要给我的。”古正英说,“在谈古氏股份的时候我基本没有怎么为难过翟安,就唯一提了两个要求,第一个就是保留你的那份股权,第二个就是让你继续在电视台上班。当然,我没有要求翟安一定要给你一个什么职位,毕竟,爸也不知道你的能力该把你放在什么地方?”

“所以说我有可能,有可能就会成为基层员工了?”

“是这样的。”

“古老头,有你这样坑你女儿的吗?”古歆怒吼。

她怎么着也是千金大小姐,怎么着也没有受过太多委屈啊!

她一想到自己被人指使着到处跑就真个人都不好了。

不带这样的!

古正英忍不住笑了笑。

看着古歆依然活力四射的样子。

现在,就算是一切都没有了,就算是几辈人的基业毁在了他的手上,他似乎也想通了很多,昨天王薇开导了他一个晚上,他本来还没有彻底的放开,现在看着古歆这般毫不在乎的样子,也觉得是自己想得太多。

今天早上翟安给他恭敬的打电话时,他就料到翟安来找他是为了什么了。

果不其然,翟安代表翟氏想要来收购了古氏。

他认识翟弘很多年,翟弘一直有野心,一直在蠢蠢欲动,现在有着这么好的机会,不可能会放手。

而他也不想挣扎了。

能够让古歆继续留在这里,能够让电视台辉煌的发展下去,尽管不是自己在亲自管理,也算是能够想到的最大限度了。他也接受了。

“小歆,以后就要靠你自己了。爸相信你。”古正英说得很认真。

“哦。”古歆点头。

她其实都不太相信自己。

而且此刻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去基层,整个人就真的不好了。

怎么说她也是股东,董事会股东参加的时候,她还得在办公室内坐着呢,翟安应该不会做得那么绝吧?!

话说。

现在最应该关心的不应该是电视台此刻的窘迫吗?!

她为什么就能够这么肯定,翟安一定会斗过翟奕?!

如果翟安斗不过,那不一切还不都是白瞎。

她离开她爸的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内。

电脑昨天被她砸坏了,现在面前就是空空的一个办公桌。

她让秘书帮她去领了一台新的笔记本,然后让技术人员将她原来的资料拷贝出来,此刻拿出手机,习惯性的看新闻。

一看,就看到媒体辱骂她的头版头条。

昨天她爸去医院,她大众发飙,就知道这些媒体人不会放过她。

什么“无教养”,什么“辱骂记者”,什么“态度恶劣”,什么“古氏有今天都是败她所赐”……

很多很多负面标签。

全部都贴在了她的身上。

古歆咬牙切齿的看着。

这群贱人,就真的半点良心都没有了吗?!

昨天是什么原因她会这么肆无忌惮的骂他们,半字不提,只说是想要接受采访却遭到她的一阵奚落……

麻痹!

古歆猛地一下将手机放在办公桌上。

秘书此刻正在让技术人员帮古歆装电脑,生生的被古歆突然的动作惊吓住,“古经理?怎么了?”

古歆抬头看着自己的秘书。

火气很大。

“你是看新闻什么的吧?!我们都知道古经理昨天生气是因为什么,这些媒体习惯了捏造事实,你别太放在心上。”秘书安慰道。

古歆就这么直直的看着自己的秘书。

那一刻她突然在想,是不是以后她还得听秘书的差遣。

整个人一阵激灵,脸上突然笑了一下,声音还温柔了些,“没事儿,让他们说吧,我最不怕的就是流言蜚语了。”

秘书后背一凉。

古经理今天突然的和颜悦色,这是准备要做什么?!

她还是规规矩矩的上班吧,勤勤恳恳的上班吧。

……

翟安从古氏离开,直接到了翟氏。

他走进翟弘的办公室,敲门而入。

翟弘有些急切的问他,“怎么样?”

“古叔叔愿意将他手上一大半的股份转让给我们,目前翟奕手上的股份约有百分之二十八,而我们可以从古叔叔手上拿到百分之三十五。”

“他只愿意转让这么多出来吗?”

“他手上不多,有部分留在了古歆手上。古歆是古叔叔最大的牵挂,也算是他自认为对古家还有的一丝交代,如果我们质疑的要让古叔叔将古歆手上的那一份拿出来,可能物极必反。”

“你说得对。”翟弘一字一句,“不能太急功近利,等先把古氏收购了,再慢慢对其他人下手。”

“嗯。”翟安点头。

“话说翟安,你怎么能够想到隔山观虎斗的方法?!这完全是少了我们很多事儿,不仅如此,还节约了一大笔钱。古正英现在是巴不得让出了翟奕的其他公司接管了古氏,至少不会入了翟奕的意,这样还能赚了一笔人情。”翟弘是对翟安赞许有加。

之前在古氏处于动荡的时候,翟弘就几次让翟安出手去收购股份,当时明知道翟奕在不停的收购,但翟安就是按兵不动,让他好几次都忍不住对翟安大发雷霆,翟安给他的答案永远都是,他有分寸,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

果然。

等到这个时机。

翟安就真的给他拿回了这么大一个项目。

让他真的是又惊又喜。

“古叔叔手上的股份,我按照市面价值提升了零点的零一个百分点。”翟安说,“即使我不这么做,古叔叔也会转染给我们,但我想着本着人道主义的原则,终究对我们以后接管古氏是有帮助的。不管如何,古氏是古叔叔这么多年带领过来的,他对员工的一席话比我们新来驾到的更有效,这有利于我们更好的接管。”

“你考虑得很周全。”翟弘这个时候对翟安是无比认可。

应该是说什么都是对的。

不过也确实是一个有效的管理手段。

“现在就等待资金了。”翟安说,“我和古叔叔谈的是一周时间钱到位,然后签订股份转让合同。”

“钱的事情,我已经在筹备了,你放心。一周后绝对不会少。”

“嗯。那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出去了。”

“翟安。”翟弘突然叫着他,“你和古歆之间不会再有什么瓜葛了吧?”

翟安看着翟弘。

翟弘笑了一下,“你妈很关心。”

这一刻,翟安反而觉得,不是温情很关心,其实是翟弘怕他,怕他因为古歆算计自己。

所以在利益面前,不管多亲密的关系,都会因为利益而有所间隙。

他说,“放心吧,我和古歆没什么了。”

“那就好。古歆不适合你。等这段时间忙过了,就让你妈给你好好的介绍几门相亲,你的个人问题,爸一直放在心上的。”

“谢谢爸。”翟安点头

“出去忙吧。”

“嗯。”

翟安离开。

离开的脚步顿了顿。

而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他将房门关了过来,然后拿出电话走到窗台边,拨打。

那边接通。

翟安说,“关注到翟弘翟董事长将自己名下的股份抵押给了哪个银行,抵押了多少,价值又是多少。”

“是,我会关注到的。一有信息,会立即汇报。”

“嗯。”

翟安将电话挂断。

他需要将古氏和翟氏都拿在自己手上。

他母亲说的,莫家不嫌钱多,将北夏国的商场经济窝在自己手上,也是对他表哥的一个帮助,至少在经济方面,表哥不用太费心,特别是在这个关键时刻!

更何况……

他也有他自己的目的。

……

陆漫漫坐在别墅沙发上,就这么看着这两天古氏的新闻,一天比一天多,一天比一天疯狂。

古歆真的是命中犯小人。

叶半仙说得果真没错。

她拿起电话,给古歆拨打。

好奇这个女人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新闻,居然没有给她打电话抱怨。

还是说。

真的被打击过度。

终究有些不放心的,给她打了过去。

“漫漫。”那边接通,声音有些低迷。

“我看到你的新闻了。”

“那些都是王八蛋,贱人,碧池!”古歆咒骂。

精神还不错。

可能也没有什么大事儿。

“淑女点。”陆漫漫忍不住一笑。

“淑女不起来。”古歆狠狠的说着,“真想让这一个个报道我非法事实的报社,全部都瞬息间破产!”

“行了。”陆漫漫安抚着,“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你反正被媒体也不是一次两次的诽谤了,又不少块肉。”

“你不知道流言蜚语可以杀人的吗?”

“至少对你不会。”

“你就这么看得起我?”古歆扬眉。

“是相信你。”陆漫漫一字一句,“我真的没有想到,经历了这么多后,你还能够这样精神奕奕,我觉得我有点佩服你。”

“真的?”古歆有些得意。

“真的。”

“能让你佩服我也知足了。”古歆重重的说着,而后又叹了口气,“其实没你想的那么能耐,我也是被逼疯了之后,突然就冷静了下来。”

“怎么了?”总觉得古歆话中有话。

“你知道我们家被翟奕逼得惨吧。昨天我爸又晕倒了,我一气之下就去找翟奕,然后翟奕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大体意思就是我将古氏拱手相让,还是对他一心一意,支持他理解他。我特么的当时差点没有杀了他。后来我捉摸着估计我也求不了翟奕,怎么都求不了,所以打算离开,离开的时候差点被翟奕强奸。”古歆用非常明亮的口吻说着。

陆漫漫却并非觉得古歆当时的感受,会这么的风轻云淡。

“我真的很厌烦翟奕碰我,就拿起一个花瓶将翟奕砸了。然后翟奕就倒在了地上,我吓得要死,莫名其妙就去找了翟安。”古歆说。

“你和翟安和好了?”陆漫漫询问。

古歆总觉得陆漫漫在幸灾乐祸,分明是故意的。

“你明知道我们不可能了。我昨天晚上也就是,也就是……本能吧。”古歆也不隐瞒什么,又说道,“反正翟安对我是又生疏又有距离,但好在帮我回去看了一眼翟奕,结果那祸害没死。我还真的以为我杀人了呢。”

“嗯,然后呢?”

“然后今天早上,翟安突然来电视台找我爸,然后谈了些事情,谈收购古氏的事情。你知道我爸其实也很倔强的,到这个时候宁愿把公司给任何人也绝对不可能给了翟奕,所以一口就答应了。所以不多久,我们古家就是翟家的了,而我就是翟家的员工了。”

陆漫漫对于古歆的自嘲,忍不住笑了笑,“你爸还好吧,有没有很难以接受?”

“应该有点难受吧,但不是不能接受。刚开始翟奕对我爸紧逼的时候,是真的让我爸分分钟气血攻心。仔细一想,翟安其实得到的结果是一样的,但却让我爸欣然接受了。”古歆这么一说,忍不住问道,“漫漫,你觉得翟安是不是技高一筹?!”

“不只是一筹,是高了好几个分贝!”陆漫漫笑了笑,“现在知道翟安的能耐了吧!”

“你想说什么?”古歆蹙眉。

“我想说你其实也不是那么笨,还能够想到翟安比翟奕更胜一筹。”

“真当我傻啊!”古歆瘪嘴。

之前没太觉得,现在琢磨一想,翟安不就是坐等渔翁之利吗?!

不太费力气,还不怎么得罪人。

她爸现在琢磨着还挺感激翟安,虽说也知道翟安的目的,总之,无论如何也出了一股恶气!

人这一辈子,还不就是为了一口气活着。

“你心里怎么想的?”陆漫漫询问。

“什么心里?”

“翟安收购你家,你心里有想法吗?”

“我这个人很能知足常乐的,也知道物竞天择,我技不如人,别人来拿走我家的东西我也没办法,就算气死了也没办法,何况我真觉得,只要我爸能够想开,我就心安了。”古歆说得直白,“我个人对这些追求不高。但我爸执意我留在古氏继续上班,有可能我以后会被人当小妹使唤,我现在正在讨好我秘书呢,就怕那女人公报私仇!”

“你这样的性格挺好。”陆漫漫由衷额说着,“你爸既然让你留下你就留下吧,多学点也是有好处的。”

“否则我也不能真的反抗了他,我爸现在好不容易让气顺了下来,我也就多迁就他一点。”

“那行吧,我就问问你的情况,看你还能这么二我也就心安了,有空就过来坐坐,反正我一天很闲。”陆漫漫准备挂断电话。

“莫修远经常回来吗?”古歆八卦的问道。

“你找他有事儿?”

“没,虽然昨天我一气之下对媒体吼了句,说让莫修远改法律来着,当时也是一个气血攻心,没经大脑,说真的,我觉得我现在要真的正面碰上莫修远,我会全身不自在,我没见过统帅这么大的官,不知道该怎么相处才好!你说要放在古代,咱们见着莫修远还得叩拜不是?!”

陆漫漫笑了笑,“我也是。”

“嗯?”

“不说了,你忙吧。”

陆漫漫将电话挂断了。

古歆还能够这么神采飞扬,说明她整个人的状态至少还是好的。

其实上辈子的悲剧也是来自于古歆的父亲,因为他父亲当年接受不过来翟奕的咄咄相逼,觉得对不起自己列祖列宗最后选择了自杀,而古歆父亲的自杀直接刺激了古歆的所有神经,在以为是自己害死了她爸,弄得古家家破人亡的情况下,也选择了自杀。

悲剧就这么接二连三的发生。

陆漫漫想到这里,心里还是有些压抑。

但不得不承认,翟安真的很有水平。

上一世的剧情没有改变,古氏依然没有留住,但人却全部都留了下来。

翟安真的比她想的更聪明,而且这么大一个局,他仿若抓准了每一个步骤,走了下来,一步不差!

现在,就看翟安最后怎么让翟奕,身败名裂了!

而后……

翟奕,翟安和古歆会怎样?!

或许就是,翟安的一念之间。

陆漫漫现在也不知道翟安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

有些感情,确实强求不来。

她这么想了一会儿,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回房小睡个午觉。

刚起身。

就看到莫修远又回来了。

她其实以为那天的不愉快会让他消停一阵子。

没想到,还是又回来了。

而这次回来,身边多了一个人。

她也认识的。

王海洋。

王海洋是律师。

当时因为给莫修远打赢的那场官司,名声大噪,现在已经跻身为金牌律师了,在北夏国炙手可热。

而现在,现在跟着莫修远突然出现,为了什么?!

大概她也清楚为了什么。

有时候反而真的很羡慕古歆少个筋的性格,否则也不会对一件事情理解得如此的清楚明了。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又坐回了沙发。

她想,这事儿,应该会多谈一会儿吧!

晚了点更新。

么么哒。

下次会注意。

明天开始就是漫漫的正剧情了。

抱歉等久了。

小宅卖萌求票闪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