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两全(4)两难全/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墅内。

陆漫漫就这么默默的看着莫修远带着汪海洋出现在别墅。

此刻王忠在别墅大厅打扫清洁。

看着莫修远突然回来,连忙迎上前,“统帅,你吃午饭了吗?”

其实现在已经下午3点了。

不过有时候莫修远深更半夜回来的时候,还会让王忠做晚餐。

不规律的没吃饭,也很正常。

莫修远摇了摇头,“我吃了,你先回避一下。”

王忠一怔。

连忙答应着,然后离开大厅。

这几天莫璃都没有回来,大概是也住烦了这个地方,如果想通了,应该就不会回到这栋别墅了。

以前从没这么羡慕过一个人的自由。

现在,有点羡慕。

她抬眸,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坐在沙发上。

汪海洋坐在沙发旁边茶几的凳子上,然后非常公式化将自己上手的黑色文件袋放在茶几上,从里面抽出一份一份文件,似乎是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

陆漫漫沉默的看着汪海洋的一举一动,反而没有看身边的莫修远。

耳边,却陡然听到了莫修远的声音。

陆漫漫还是转头看着他。

他说,“漫漫,我们离婚。”

陆漫漫喉咙微动。

意料中的答案还是会觉得有些唐突。

有些,始料不及。

她其实刚刚隐约瞄到一眼汪海洋的文件中写着“离婚协议书”。

她点了点头,“好。”

莫修远深深的看了她一会儿,转头对着汪海洋,“你开始吧。”

“是,统帅。”汪海洋恭敬无比。

他一本正经的说着,“今天受统帅的委托,和陆漫漫谈关于你们之间终止你们目前的婚姻关系,根据《婚姻法》第三十四条,婚姻期间,女方在怀孕、哺乳以及生育后一年或中止妊娠期6个月内,男方不能提出离婚。但如果女方主动提出离婚,或男方有法院不得不受理的的请求,根据双方自愿原则,法院受理或双方自愿,解除婚约。”

陆漫漫看着汪海洋。

看着他说得专业无比。

“莫太太,本次离婚,统帅希望是由你提出来。”汪海洋说。

莫漫漫恍然。

统帅也是人,也不能触碰法律。

特别是这个时候更不能爆出负面新闻,对他影响不好。

她转头看了一眼莫修远。

莫修远没有说话。

陆漫漫似乎是思考了一会儿,想了想回答道,“需要什么程序吗?”

意思是,答应主动提出离婚,需要什么特殊的程序吗?

汪海洋那一刻反而愣怔了一秒,大概是没有想到陆漫漫会这般的干脆,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想通并很理智的明白一切。

他说,“这里有一份离婚申请书,麻烦你签字。”

说着,汪海洋递给陆漫漫一份文件。

陆漫漫看这里内容。

内容无非就是她陆漫漫因为莫修远经常聚少离多,对其感情越来越淡,不想因为孩子影响到自己的婚姻生活,所以在自己怀孕期间,希望和莫修远接触婚姻关系云云之类,没有写什么莫修远的过错,也没有写什么自己的不对,看上去很官方。

陆漫漫拿过王海洋的笔,签下了自己名字。

汪海洋似乎是转头看了一眼莫修远。

莫修远依然沉默。

一式两份。

陆漫漫签好字后,拿给了汪海洋。

汪海洋让陆漫漫盖了手印,将签好字的放在了一边。

“这里是一份离婚协议书,已经给统帅过目了,莫太太你仔细看看。”汪海洋恭敬的递上。

陆漫漫有时候觉得,看或者不看又有什么意思。

反正,统帅都认可了。

她还能有什么改变。

莫修远是统帅,从他坐上这个位置后,他们之间就没有什么绝对的公平公正。

但是那一刻,她还是放开离婚协议书,很仔细的看着。

前面的内容都很是模板,没什么实质内容,陆漫漫就看双方协议事宜。

莫修远一些动产不动产,包括什么古董,什么证券,什么上市股份。虽然没有直接的给现金,但所有财产一起,预估价格在8亿左右。

还真的是一个无比庞大的数字。

陆漫漫抬头看着莫修远。

莫修远薄唇紧抿,“有什么要求你提出来?”

“我只是很诧异,你为什么给我这么多钱?不是我提出离婚的?”陆漫漫真的用的很正常的口吻,但怎么听怎么觉得最后一句话很讽刺。

莫修远抿了抿唇,说,“如果平分我的财产,你会得到更多。给你的只是一小部分。”

“我可以不要吗?”陆漫漫问他。

莫修远没有说话。

“我只是问问。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给我,我就留着。”陆漫漫淡淡然的说道。

“你以后有用。”

有用也不用你的。

陆漫漫又往下看,看到孩子的抚养权问题。

她说,“孩子的抚养权归你吗?”

莫修远点头。

“可以商量吗?”陆漫漫询问。

莫修远再次沉默。

“所以你给我看这份协议书,还让我仔细看,也就是让我接受你的所有安排是不是?”陆漫漫问他。

莫修远终究,点了点头。

陆漫漫其实还是有情绪波动的。

她其实没办法还这么云淡风轻的和他谈下去,之前的还好,她也能忍了,孩子的事情,她真的觉得莫修远做得有些过分。

她不反对孩子是他们共同所有,但怀胎十月一直陪在孩子身边的人,不是莫修远。

硬生生的,却让她生了孩子,交给他。

有点讽刺。

“其他所有一切我都可以接受你的安排,包括你给我多少钱,你让我主动提出离婚,甚至让我对外发布消息称我们之间的离婚是因为我单方面的过错我都会做。但是孩子的事情,我希望我们可以有所商量。”陆漫漫还是这么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

就算没得那个身份谈条件,但她真的很想争取。

“你说。”莫修远薄唇微动。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她其实不太能够那捏得准莫修远的性情,特别是当上统帅之后,他们之间相处的时间少之可怜,说过的话更是少到离奇,她不知道他在这短短的额几个月时间,是不是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想来,如果没变,也不会走到这儿地步。

她鼓起勇气,“你喜欢女儿是吗?”

“嗯。”

“如果生的女儿,孩子抚养权归你。如果生的儿子,我来养。”这是陆漫漫能够给自己想到最大的筹码。

莫修远说喜欢女儿。

如果是女儿,她想就算她怎么请求,也无济于事。

如果是儿子,至少他对儿子没有这般渴望,所以或许还有谈条件的资格。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

看着她很认真的,真的很认真也很理智的在和他谈离婚条件。

没有赌气,也没有意气用事。

他喉咙微动,“好。”

突然的一个“好”字,让陆漫漫其实有些诧异。

这份不确定因素,莫修远居然没有怎么犹豫就同意了。

这可是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她能拿过抚养权。

她转头连忙对着王海洋说道,“麻烦你修改一下。”

“楼上书房有电脑和打印机。”莫修远提醒。

“是。”

汪海洋离开客厅。

客厅中,就剩下陆漫漫和莫修远两个人。

两个人显得有些尴尬。

从此之后,原本可以最亲密的人,就可以再无瓜葛。

她真希望肚子里面怀的是男宝,之前因为莫修远很喜欢女孩儿怀孕期间其实还很有压力,她也很想很想给莫修远生个女儿,然后看着他宠坏女儿的的模样……

现在。

很想有个男孩。

一定要是个男孩。

她默默地在想着些事情,也没有在意莫修远就坐在自己身边,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情绪变动。

汪海洋上去了十来分钟,下来。

两份修改的婚姻协议书,再次放在了陆漫漫的面前。

陆漫漫认真的看了一遍,转头问莫修远,“你要不要再看看?”

“不用了。”

陆漫漫直接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两份。

她签好字后,递给莫修远。

莫修远就这么木讷的看了一会儿陆漫漫纤细的亲笔签名,然后拿过签字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两个人盖上手印。

“因为你们特殊的身份,离婚协议书生成之后,我会以委托人身份去民政局办理你们的离婚手续,不超过一周时间,将离婚证交到你们手上。”汪海洋很公式化的说着。

“嗯。”莫修远点了点头,“你先离开。”

“是,统帅。”汪海洋整理文件,起身,走了。

走的时候,貌似也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因为莫修远在不敢表露什么情绪,在走那一刻,终究大概也有些可怜她的遭遇。

想来,她现在的遭遇应该在外人眼中是很惨的。

估摸着她要是给古歆说了这个时候莫修远为了前程似锦一统天下抛弃了她,她会气得跳脚。

反而。

她很平静。

因为真的一切都可以理解。

她理解莫修远这么做的所有,所以不会失去理智真的很恨他。

有时候怪也只能怪自己,性格如此。

“我收拾东西离开。”陆漫漫不想让彼此的气氛太过僵硬,开口说道。

如果没有记错,莫修远给了她很多财产,但没有将这栋别墅给她。

这栋别墅对他或许有非凡的异议,她也不强求。

何况她也不缺钱,住哪里不是住。

住这里,反而闹心。

这么说着,陆漫漫准备起身上楼去收拾东西。

刚坐起来,手臂突然被莫修远狠狠的握住。

陆漫漫转头看着他。

莫修远抓着她手臂的手,没有松开,而是让她坐下来。

她皱眉,看着他。

“我没想过你搬走。”莫修远一字一句。

陆漫漫在捉摸,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所以一时半会儿也没有接话。

“你依然住在这里。”莫修远说得更加直白。

然后没有加后缀。

比如说,在怀孕期间。

谁能保证,如果她不在他眼皮下,她万一生了个女儿就这么远走高飞了怎么办?!

心里在默默的想着很多事情,飞速的揣测莫修远想要表达的意思。

“你是说,我怀孕期间继续住在这里吗?”陆漫漫心平气和的询问。

反正也就4个来月时间,她面前这勉强着,也能坚持。

“不是,是一直。”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陆漫漫看着他,一字一句。

“就是,你以后一直在这里,我会经常回来。”莫修远这次说得,够清楚了。

所以说。

他们离婚了。

而他,还是觉得她应该属于他。

在他突然一个心血来潮的时候,回来宠幸她一番。

她告诉自己不能情绪波动。

毕竟她是准妈妈。

她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对莫修远发脾气,他是统帅。

按照古歆的口吻就是,搁在古代,她还得给他行大礼的。

她隐忍着隐忍着,看着面前的莫修远,“我想拒绝。”

莫修远薄唇紧抿。

“莫修远,我们之间好聚好散,我不想恨你。”陆漫漫看着他,“我真的不恨你,我知道你背负了什么,知道你这么做为了些什么,我真的理解你在我怀孕期间不得不选择和我离婚,甚至于,或许你对我感情还在,但为了某些政治原因,你也被逼无奈。这些,你的迫不得已我真的都知道,所以我可以这么心平气和的被你抛弃。就算我真的很想给孩子一个健康的生长环境,但我不怨你。”

莫修远紧捏着的手指,在微微用力。

“当初阿离是因为我才真的去世的,我心里也一直有愧疚。所以真的不会埋怨了你因为你们莫家的江山而辜负了我对你的一往情深,其实感情在国家大爱面前,真的也不算什么,我会难受一阵子,但绝对不会是一辈子。我会调整自己的心情,调整自己的人生,重新开始。对于我这样的人,爱情很重要,但生命更可贵,所以我会很努力的生活下去,不会浪费老天多给我一次机会。”陆漫漫说了很多铺垫,说了很多以为自己可以勉强能够说服莫修远的话。

就如刚刚她说的“生儿子生女儿抚养权”的问题,她希望莫修远可以点头答应。

现在想来。

刚刚之所以这么干脆,大概就是因为,反正不管如何她都在这里。

不管是生儿子生女儿,只要是他想要看了,回来看一眼就行了。

主导权还是在他手上。

她其实算不过莫修远的。

“而我做不到,当你的情妇或者小三。”说了那么多,陆漫漫一字一句。

沉默的莫修远,眼眸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陆漫漫,看着她认真的表情,看着她终于也有些无法忍受的情绪,即使在控制。

他说,依然说,“你就留在这里。”

所以说了那么多,都是白搭了!

她看着莫修远。

手指紧捏,在让自己放松,放松。

“我不会强迫你做什么,你留在这里就好。”

“那怎么才算强迫?”陆漫漫真的忍不下去了,声音高昂了些!

莫修远看着她突然发怒的情绪。

“尊重我没经过我的允许不和我上床,这就不算强迫了?!”陆漫漫很是讽刺,讽刺的看着莫修远,“人不能这么自私!什么都按照你的需求来满足!”

“陆漫漫……”

“我知道你是统帅,你现在就算大权还没有真的握在自己手上,但南家人早就表态说要扶持你重新拿回你们莫家的天下就绝对不会对你动手,就算你现在没有实权也依然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身份,我不敢和你谈什么条件,发生什么脾气,我甚至应该默默的接受你的所有安排,但是莫修远,你要记住,我们结婚的时候,你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莫修远看着她。

“所以我们的婚姻是建立在彼此平等的身份下结成的,现在虽然变换了身份,虽然你已经高高在上,但我希望在这段短暂的婚姻里面,你不要让我觉得,我已经高攀了你!”陆漫漫狠狠的说着,“所以让我至少怀揣着我们曾经也幸福过离开,让我至少有个理由说服自己,那是因为命运弄人,不是我们感情破裂。”

莫修远没有回答,死寂一般的就是没有回答。

对她如此暴怒的情绪,就只是沉默的看着她。

不松口。

不松口,如果她要离开,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她捂着自己的肚子。

肚子又开始一抽一抽的紧了。

医生说,小腹紧绷是子宫收缩,对孩子其实是不利的。

要么胎死腹中,要么孩子早产!

她就是这么理智得吓人,到了这一刻,都到了这一刻了,她还是会想将他们的孩子留下来。

毕竟,当初真的很期待。

也为此努力了很多。

她的表情和神情,让莫修远发现了异样,完全是本能上前靠近她,大手也摸着她的腹部,“怎么了?”

“你别碰我。”陆漫漫说。

莫修远手指僵硬。

“不是说不会强迫我吗?那我现在让你不要碰我。”陆漫漫一字一句。

莫修远隐忍了一秒,大手离开。

陆漫漫抚摸着自己的腹部,是真的觉得紧绷得厉害。

医生本来就提醒过她不要情绪激动,而她,终究没有控制住。

她起身,从沙发上离开。

莫修远看着她的模样,看着她分明整个人很紧张脸都吓得惨白,却依然坚强的背影……

陆漫漫走向王忠的房间。

王忠打开房门,诧异的看着陆漫漫,又转眸看了一眼客厅外的莫修远。

“送我去一下医院。”

“统帅他……”

“你送我。”陆漫漫说。

王忠不再多说,连忙负责陆漫漫一起出了别墅大厅。

整个过程中,莫修远就沉默的一直看着他们,看着他们离开。

安静的别墅。

到处都物是人非。

莫修远起身,猛地冲出了别墅,然后看着大门口正准备启动的车子,他打开了副驾驶室的门,坐了进去。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的模样。

冷笑了一下,没多说。

王忠也这么怔了怔,还是开着车离开。

到达医院,陆漫漫去了自己的专治医生那里,经过检查,医生给她开了些点滴液,在让她的子宫放松下来,而她的心情,也而渐渐放松了些,就这么躺在病床上,看着点滴一滴一滴,输得有些慢。

而在病房房间陪着她的是莫修远。

他不发一语,就这么陪在她身边。

王忠大概是觉得自己在有些尴尬,所以出门外去等。

安静的房间内,陆漫漫突然开口道,“怀孕期间我可以住在你那里,甚至于,按照汪海洋的意思,生育一年内,我都住在那里。我们虽然聚少离多,但至少不会让外人知道你抛弃了我,不管怎样,在这个阶段离婚,就算是我主动提出来的,外界也会以为是因为你的身份原因强逼迫的我,对你而言没什么好处。北夏人民的口水都能够淹死你。”

所以她没想过离婚后对外公布任何消息。

这些消息,都是莫修远自己公布自己会处理。

现在他们离婚,到了一年半载后,大家对这段婚姻淡薄了,而她孩子也生了,莫修远再选择对外公布,时机正好。而她可以陪着他演戏,陪着他伪装下去,直到她觉得没用了位置。

“你多休息。”莫修远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就这么这么几个字。

多休息一个什么用?!

她翻了翻身,背对着他,不再多说。

莫修远不同意的事情,她也不能驾着刀让他同意。

反而,还会殃及无辜。

输了一个下午的点滴。

陆漫漫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了。

当时,莫修远还没走,还跟着王忠一起,和她回到了别墅。

从今天开始,他们就不是夫妻了。

不管现在协议是否已经生效,但在她心目中,从她签字那一刻开始,他们的婚姻关系,就宣布结束。

所以。

如果现在莫修远还住在这里,还和她躺在一张床上。

她就是名正言顺的“情妇”了。

等他再婚,她不仅是“情妇”,还是活脱脱的一个“小三”!

“我今晚会走。”莫修远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心思,一字一句说道。

陆漫漫没有说话。

王忠此刻在快速的做晚饭。

下午的时候她吃了点餐点,所以现在这么晚了其实也不算太饿。

想着如果不吃,今晚上也睡不到一觉天亮,还是强忍着,和莫修远在一个沙发上,等着王忠开饭。

王忠还是很利索点。

很快就做好了满满一大桌子菜,然后恭敬的叫着他们过去吃晚餐。

两个人刚坐下。

房门外,莫璃突然回来了。

回来后就看到了莫修远,本来脸上还有些过多情绪的女人,此刻都收敛了很多,乖巧的叫着莫修远,“哥。”

“吃饭了吗?”莫修远问她。

“吃了点,但可以再吃点。”

“坐下来吧。”

“哦。”莫璃乖巧的入座。

她左右审视着她哥和陆漫漫,总觉得这两个人今天有些怪怪的。

虽说桌子是真的很大吧,但也不至于一个人一个方向,硬是拉出了彼此最远的距离吧。

她转头看着王忠。

王忠也表示自己一脸不知所措,只知道今天下午两个人谈了些事情,谈得不愉快。

“我和你哥离婚了。”陆漫漫一字一句。

她实在是受不了莫璃这种直勾勾的眼神。

“什么?!”莫璃完全是不能相信的瞪大了眼睛,“意思是说,你还是被我哥抛弃了?在你身怀六甲的时候?”

我哥也太狠了点吧!

陆漫漫点了点头。

嘲笑吧。

反正她也不觉得莫璃能给她带来什么莫大的影响。

莫璃是真的准备嘲讽一番的,但看着她哥的眼神,就默默的不做声了,低头扒饭。

话说陆漫漫真的是强啊。

这个时候被抛弃了,居然还如此的一脸淡定。

如此淡定。

要是她,早就暴走了吧。

还要什么孩子啊!

打了得了。

一顿饭,吃得大家各怀心思。

陆漫漫真的没什么胃口。

她放下筷子,说,“你们慢慢吃,我吃饱了。”

“莫太太。”在旁边估计站着的王忠忍不住开口道,“你吃太少了……”

“我没怎么饿,如果晚上真的会饿,你帮我准备两份糕点放在我房间我半夜吃。”

“哦。是。”王忠点头。

陆漫漫从桌椅上站起来,“王管家,以后别叫我莫太太了。”

王忠一怔。

他当然是听到刚刚她说的和统帅离婚的事情。

“叫我陆小姐就好。”

说完,起身离开。

叫我陆小姐就好。

莫修远握着筷子的手,在微用力。

莫璃就这么直直的看着自己大哥,此刻硬是说不出一句话。

而又感觉现在气氛真的在极具变化,让她浑身不自在。

她总觉得,他哥主动要和她说话然后还让她来吃饭,也就是为了让她来调节他们的气氛,虽说,没什么鸟用!

陆漫漫回到卧室。

刚吃完饭,其实不适合躺着,所以她勉强让自己站在外阳台上,稍微走动了一下。

医生说子宫容易紧绷,建议不要走太多路,很容易造成早产,而她也听说,如果想要顺产就要都走动走动,这样才会顺得比较顺利,而她很要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给孩子最好的先天条件。

她走了一会儿,觉得子宫又开始有了紧绷的痕迹,也就不再多走,躺了下来。

躺下来后,一会儿就得到了缓解,她也稍微松了口气。

这么躺了十来分钟。

卧室的房门被推开,莫修远出现在房间内。

陆漫漫此刻在看孕儿大全,转眸看了一眼莫修远。

莫修远也看着她。

而后,两个人都默契的转移了视线。

莫修远走进了衣帽间。

陆漫漫也没太在意,继续看书,虽说有点看不下去。

大概20分钟左右,莫修远收了两大箱子的东西出来。

陆漫漫转眸看了一眼。

所以说,是莫修远搬走了,不是她。

她不知道今天下午的争吵有没有什么作用,是不是就是直接导致他会这么做的原因,但她还是庆幸,庆幸他会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

住在他的房子内,见不到他,也还能自欺欺人自己恢复了单身。

他拖着两个大箱子,往门外走去。

陆漫漫看着他的背影,松了一口气。

刚吐完气,就看到莫修远又返了回来。

陆漫漫抿唇。

莫修远大概也看到了她刚刚的表情,刚刚的表情分明是,很想他离开。

是啊,她就是很不想见着他,她也不想掩饰。

“你照顾好你自己,有什么需求,还是可以给王管家直说。”莫修远开口。

“嗯。”陆漫漫点头。

“刚刚医生给我说,说你怀得紧,容易早产,最好是多卧床休息,不要走动太多。”

“嗯。”陆漫漫继续点头,其实有些不耐烦。

“我……”莫修远抿唇。

陆漫漫看着他,“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

莫修远似乎是唇瓣动了动,终究没有再说出一个字,转身离开了。

这次离开,给她把房门带了过来,大概是真的走了。

这次一走,也指不定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一个月后?三个月后?还是说等着孩子出生。

她放下手上的育儿大全,她捉摸着总有一天她可以解脱,现在不需要和莫修远关系搞得太僵硬,现在他不放手说明他或许还有些不心甘,毕竟离婚这件事情应该也真的不是他情愿,但时间久了,有些朝夕相处自然就会有了真感情,而她这么冷冷淡淡,早晚会让他失了兴趣。

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她多作点,就会从那个善良聪慧的女主角变成邪恶的女二。

也就留不住男主的心了。

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陆漫漫洗完澡正准备睡觉,莫璃突然敲门而进。

陆漫漫真是不待见莫璃,忍不住说道,“我想要休息了。”

“我也不嘲笑你被我哥抛弃了。”莫璃一字一句。

还说不嘲笑,不嘲笑需要说这么直白吗?!

“话说我刚刚看到我哥提着两大箱子离开了,是不打算回来了吗?”

“你问他,干嘛问我!”

“我不是怕他嘛。”莫璃直白的说道,“你不知道我哥走的时候,脸色有多难看,我不敢靠近。”

“那你觉得我脸色好看吗?”陆漫漫问她。

“反正对比起来,我老觉得好像是你抛弃了我哥,而不是我哥抛弃了你。”莫璃似乎在思考,觉得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她哥喜欢陆漫漫,完全就是喜欢到命里面去了。

怎么能够说分手就分手呢?!

“我只是很容易接受,你知道男人越是觉得我不在乎就越会没有成就感,主要是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损,我要是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你哥就不会这么黑着一张脸了。所以说我确实是被抛弃了,只是男人的劣根性才会让你误会了。”

“你说你怎么能这么淡定?你是不爱我哥吗?”莫璃询问。

陆漫漫嘴角笑了一下。

爱或者不爱,现在而言还有什么意思。

她突然也有点想去找叶半仙算个命,一生两世,就是遇不到良人。

就是以被抛弃的下场结束。

还都是在怀孕期间。

这一世唯一的好处就是,莫修远没有心狠手辣到真的杀了她。

想来,杀了她才是最好的。

名正言顺,就不需要搞那么多花样出来了。

这么想着,心里不免一惊。

政治上的人有多心狠手辣,她在文赟文家人的身上是体会得淋漓极致,会不会莫修远突然在哪一天,想明白了就对她动手了……

越想越有些后怕。

整个人有那么一秒的不平静,让她在努力思考,怎么才能够全身而退。

“你在想什么,怎么不回我!”莫璃脸色一沉,口吻很不好。

“没什么,不早了你去睡吧,我困了。”

“陆漫漫,你这女人到底是不是女人啊,这么大个肚子被人抛弃,你现在就应该哭,大哭,哭給全世界看啊,你装什么清高大度?!”莫璃突然怒吼,仿若是吧心里的情绪给发泄了出来。

陆漫漫看着莫璃,她装清高装大度碍着她了?!

“算了,我这辈子估计都看不到你崩溃的样子了!”莫璃离开她的房间,有些气呼呼。

真的是心理畸形啊。

非要看别人惨不忍睹的模样才会高兴吗?!

她躺好,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睡觉。

脑海里面就浮现莫璃说的“你现在就应该哭,大哭,哭給全世界看……”

刚开始没哭没闹,只是觉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不难接受。

现在,她揣摩着伴君如伴虎的意思,更不会做什么极端的事情。

只是心里还是压抑着难受。

如果换成古歆的性格就好了。

以后千万别这么敏感。

她摸着自己的肚子,不管男孩女孩,以后不要像妈妈这么,看上去聪慧,实际上,大智若愚。

蠢的。

她默默地调整情绪让自己睡着。

以后,小心谨慎,得过且过吧。

……

别墅外。

莫修远坐在别墅门口的小轿车内,停了很久。

叶恒坐在驾驶室,一直不敢开车。

他能说,他们都已经这样坐了半个小时了嘛。

分明说好今晚不走的,他正打算在文城好好的嗨皮一夜,刚走进夜场就被一个电话给打了过来,说今晚回帝都。

他的所有安排,所有安排全部都泡汤了。

泡汤就泡汤了吧。

他现在做的这份差事,他也认命了。

但这么一直坐在这里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啊!

有那个时间,不如放他去玩一会吧。

他真的都要逼疯了。

陪着莫修远自从当上统帅之后,整个人就真的没有多少自己时间了。

以前虽说也是随叫随到,但特么的没这么频繁啊,特么不会在自己某个想要那啥的瞬间,突然就被叫走啊!

今晚本来还想好好享受一下的。

说来。

唐夭夭那女人还真的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回了娱乐圈,今天回来也没见那女人回来。

算了。

人各有命。

唐夭夭不会珍惜他这个全身贴满都是钻石的男人,是她眼拙!

他没那个好心提醒她,自己的选择有多愚蠢。

“叶恒。”安静的小车内,莫修远突然开口。

叶恒忙的回神,“是。”

“我和陆漫漫离婚了。”

“啊?”叶恒一惊,“你们离婚了?为什么?”

当初,分明经历了很多。

现在平静了,不应该珍惜彼此,然后共建山河,携手同行吗?!

那句话怎么说的?!

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还有那句糟糠之妻不能弃。

脑海里面想了很多词语,叶恒都觉得自己特有文化,但因为是莫修远,因为是统帅,一个字都不能显摆,一个字都不能质疑的。

“你刚刚从哪里过来的?”莫修远突然询问。

“啊?”

“你刚刚从哪里过来的!”莫修远口吻冷了点。

“魅吧,怎么了?”

“那去魅吧。”

“你要做什么?”

莫修远冷冷的看着叶恒。

叶恒识趣的闭嘴。

一边开着,心里一边嘀咕着,你丫的要去早点说啊,哥也不会让那帮妞各回各家各找各大爷去啊!

终究,他是君。

他是臣。

他不敢真的抱怨。

今天又晚了那么一丢丢,呼呼。

那啥那啥,宅今天不会冒泡的,你们找我也找不到的,我隐身了。

你们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