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首次相见/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地球不会因谁而有所改变。不管你经历了多少悲剧,天也不会因为你而塌下来!

陆漫漫第一次觉得,这句话其实很有心灵鸡汤的作用。

她从床上起床,看着文城的清晨依然阳光明媚,空气清爽。

她伸懒腰到浴室洗漱。

然后折腾了一番离开自己的卧室。

人只要活着,没有什么是真的过不了的坎。

所以,她会努力活下去。

她下楼,看着王忠在准备早餐,莫璃坐在沙发上盘腿看电视。

看着她起床,莫璃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这么早就起来了?昨晚没失眠?!”

失眠了。

但规律的生活习惯让她又按照原来的作息时间醒了。

陆漫漫没有回答莫璃的问题让莫璃有些无趣,她继续看着电视。

陆漫漫直接走向了玻璃餐厅。

大概不久。

这里就不能用了。

文城的夏天还是很热,清晨的阳光照耀在身上,也会很毒辣。

她默默地看着玻璃橱窗外,生机勃勃的一幕。

有时候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云淡风轻,还是会有些心理情绪,但至少也不会真的天崩地裂。

等了一会儿。

王忠将早餐呈上。

陆漫漫不快不慢的吃着。

莫璃坐在她旁边,也这么不快不慢的吃着,边吃边看她。

“既然离婚了,你干嘛不搬走?”莫璃又问。

似乎是真的有点招架不住如此沉默而压抑的气氛。

“你哥不让我走。”

“意思就是,他和你离婚了,还这么强迫着你?”莫璃说。

陆漫漫擦了擦嘴角,笑得有些讽刺,“你哥说不强迫我?”

“这还不算强迫?!”莫璃这个三观如此不正的人,都觉得这事情不妥。

莫修远却也能做得理所当然。

“要不你劝劝你哥吧。”

“陆漫漫你很腹黑耶!明知道我哥现在的身份,你把我往火坑里推是不是?!你以为我傻啊,我还不是看你笑话而已。”莫璃冷冷的说着,“我做梦都盼着你被我哥抛弃然后你生不如死的样子。生不如死看来是看不到了,不过看你这么霸气的一个女人生活得如此憋屈,我觉得也够了。”

陆漫漫就知道莫璃三观不正。

她不快不慢的将早餐吃完,离开。

莫璃看着陆漫漫的背影,越发的不能理解这个女人到底都在想些什么了。

昨天离婚,到今天。

完全是太正常了,换成其他任何一个女人,至少发疯也得有两秒吧,她居然如此淡定,淡定得仿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这种人,不是很可怕吗?!

亦或者,很可悲?!

因为理智的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所以在压抑。

其实人不能给你太压抑,太压抑,真的容易疯?!

她要不要提醒一下陆漫漫?!

好在,她心肠不好,她才难得去搭理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陆漫漫坐在沙发上,其实有感觉到莫璃的视线。

她其实也不是那般淡定,她只是觉得对比起来,比起硬碰硬更会得不尝失,莫修远这种人,她就算币他也没用,还不如,让时间来冷却,只要他不动了杀她之心,她就觉得自己还是有办法,让自己活得更自由。

这么想着。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陆漫漫看着古歆的来电,接通。

反正这个女人给她打电话无非就两件事儿。

第一就是她心情不好,需要找人发泄,而她是不二人选。

第二就是,又有了什么八卦新闻。

“古歆。”

“漫漫,你看今天的新闻了吗?”古歆询问。

陆漫漫觉得自己猜得果然很准,淡淡的说了句,“没有。”

“莫修远在医院。”古歆说,“说昨晚上被紧急送去了医院。”

“哦。”陆漫漫应了一声,“他怎么了?”

“不知道,媒体说是劳累过度。”古歆说着,“我以为你知道,而且是在文城医院,你没有陪着吗?”

“在文城?”

“嗯。”古歆点头,“你真的不知道啊?”

“我为什么一定要知道。”

“你和莫修远之间出什么事儿了吗?”古歆难得这般敏感。

陆漫漫想了想,“后面点再告诉你,现在不方便。”

“怎么了?”古歆蹙眉。

她可是什么事情都会和她分享的,她居然满足自己。

“你别想东想西了,我不是瞒你什么,而是觉得现在你不适合知道。”

“为什么我不适合?”古歆皱眉,“话说不可能是莫修远那厮已经在外面有人了吧?!”

“……”古歆的思维总是跳跃得让她没办法接下去。

“难道是真的?!”古歆声音高昂了些,“谁,南玥椿?!”

“我不知道。”陆漫漫说。

她也不知道莫修远的那个谁,到底是谁。

“你就这么忍了?陆漫漫,你丫的现在在怀孕,莫修远做这种事情你不吵不闹半点都不发怒吗?”古歆分明很激动。

陆漫漫就说,现在不适合她知道了。

知道了这妞就是会这般不淡定。

而她其实很想要静静。

“你在听吗?陆漫漫。”古歆声音带着些不爽。

“在听。就是你想的那样,莫修远或许在外面有人了。”

“麻痹!”

“你别激动了,我们离婚了。”

“什么?!”那边估计已经懵逼了。

半天反应不过来。

“我们离婚了,你不要说出去,现在不是时候对外公布。”

“莫修远找你离婚的?”古歆压抑着愤怒,问她。

“大约是吧。”

“这个杀千刀的,就不怕天打雷劈吗?”古歆咬牙切齿。

“他也有他的苦衷,其实我理解他。”

“理解什么啊理解,发生天大的事情,抛弃自己的妻儿就他妈的是罪不可赦。陆漫漫你简直是疯了,还会站在他的立场上说他有苦衷,要我是你,早就和他拼命了!”古歆说得激动无比。

“你别把我想得太善良,我说的是我能理解有没有说可以原谅。你别担心我了,看看你家的股市一塌糊涂,还是好好找翟安让他尽快帮你们家起死回生吧,有那个闲功夫,别浪费在了八卦新闻上。”

“漫漫。”古歆突然非常深情的叫着她。

陆漫漫最受不了古歆的煽情了。

“你别太难受……”

陆漫漫翻白眼,古歆跳跃性的思维,她真的不予苟同。

“我忙完了就过来多陪陪你。”

“我没你想的那般脆弱。这个世界上的渣男那么多,谁让我碰到一个又一个,我认命……”陆漫漫打着电话的声音,突然被面前的一幕哽咽了住。

欲予而出的话,就在喉咙里,咽了下去。

“漫漫?”那边突然没有听到陆漫漫的声音,连忙叫着她。

“嗯,我有点事儿先不说了,你忙你的。”

“喂。”

陆漫漫已经挂断了电话。

因为此刻,她看到莫修远了。

看着他脸色惨白的出现在大厅,后面跟着的是叶恒。

陆漫漫放下电话,从沙发上起来。

她是不是真的太高估莫修远,她以为至少他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出现在这栋别墅。

转念。

刚刚听古歆说莫修远生病了,看脸色,好像是身体不太好。

她也没说话,就看着莫修远直接去了二楼。

叶恒看了一眼陆漫漫,也跟着去了二楼。

莫璃此刻刚吃过早饭出来,看着莫修远的背影也有些懵逼了。

昨晚上不是才收了两大箱子的东西离开吗?她当时还以为她哥老死不会来了。

这才过一晚上,到底什么情况?!

她看着陆漫漫,无声的问她。

陆漫漫回视着她,她怎么知道?!

莫璃实在想不通,索性自己回了房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她才没那么傻去蹚浑水。

客厅又恢复了安静。

陆漫漫坐回沙发上,拿出手机翻阅。

手机上弹出的新闻确实是莫修远住院的情况,媒体一致的口吻都是劳累过度。

以前就不说了。

陆漫漫敢肯定,这次莫修远绝对不是劳累过度。

她其实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绪,只是在很平常的想着一些问题。

转眸。

就看到叶恒从二楼上下来。

仔细看,叶恒的脸色也不太好。

叶恒下楼后也没有急着离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坐在陆漫漫的旁边。

陆漫漫看着他。

他看着叶恒。

两个人有些沉默。

叶恒不像是包得住话的人。

所以没多久,叶恒终究忍不住开口道,“昨晚上他喝醉了。”

“哦。”原来是喝酒进了医院。

陆漫漫点头。

“胃出血。”叶恒说,“你知道他胃很不好的,上次还做过胃穿孔的手术,医生说再这么折腾他的胃,以后真的不好养。”

“嗯。”陆漫漫继续点头。

她就听着。

虽然不管她什么事儿了。

“昨晚上他跟我说你们离婚了?”

陆漫漫看着叶恒,“是他提出来的。”

“哦。”叶恒那一刻好像不知道能说什么,就这么应了一声。

然后两个人的气氛有些尴尬。

就是这样的。

离婚后。

她的朋友就成了她自己的朋友了,而他的朋友,也就成了他自己的朋友了。

这就是界限。

“陆漫漫。”叶恒又开口道,“其实他也不好受,他有他的难处。”

“你是想说什么?”陆漫漫嘴角淡笑了一下。

“你别怨他,也别恨他。他很久没有像昨晚那么喝酒了,我看着都怕。”叶恒说,“叶半仙要是知道我陪着他这么糟蹋他自己的身体,我真的会被叶半仙打死。”

“如果你只是想要让我对莫修远放下成见什么的,你就不用多说了,我没恨他。”陆漫漫一字一句,“我很清楚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也没有和他吵闹不休,我也没有真的做什么极端的事情。”

“但是昨晚上……”

“可能是他觉得有些对不住我,然后才会发泄。”陆漫漫说得直白。

叶恒也无话可说。

“你放心吧,莫修远不会真的毁了自己的身体的。”陆漫漫看着叶恒,看着他明显有些担心过度,“他有他极大的抱负,而他很清楚,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经过昨晚上那一出之后,他会更加爱惜自己的身体,你别杞人忧天了。”

叶恒听着陆漫漫说的话。

虽然说得很平静也貌似很有道理。

但怎么听都觉得很讽刺。

是在讽刺莫修远为了江山社稷,为了自己的政权可以不择手段吗?!

那一刻,他还真的无言以对。

“你是准备在这里陪着他吗?”陆漫漫询问。

“不,我先回去了。昨晚上陪着他我也一宿没睡,现在回去补眠。”叶恒说。

说着,就起身准备离开。

陆漫漫看了叶恒一眼。

“他其实对你……”

“剩下的话你可以不用说。”陆漫漫直接打断他的话,“对我起不了什么作用。”

叶恒抿了抿唇,闭嘴,然后耸肩离开。

陆漫漫真的太理智了。

因为太理智,看得更透彻,所以会更知道,爱或者不爱,结果大体都是一样的。

陆漫漫看着叶恒离开。

王忠也是看到莫修远和叶恒出现的,忍不住上前说道,“莫太太……”

陆漫漫看着他。

“不是,陆小姐。”王忠连忙改口,“统帅怎么了?”

“大概是生病了。”陆漫漫说道,“你帮他熬点粥吧,胃不好。”

“又是胃病犯了吗?”王忠有些担忧。

“你去问他吧,具体我也不知道。”陆漫漫说。

王忠觉得陆漫漫对统帅真的很冷漠啊。

不过也觉得理所当然。

莫名其妙被离婚,不冷漠才怪。

王忠回到厨房熬粥。

王忠照顾了莫修远很多年,好不容易给他养好的胃,现在又这么破烂了,不知道王忠心里会不会很难受。

她就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

随随便便看一些娱乐类的节目。

人在情绪低落的时候,真的是需要让情绪得到宣泄,否则很容易得抑郁症。

她看了大概有一两个小时。

楼上的莫修远一直没有下楼。

莫璃也一直窝在自己的卧室。

王忠在厨房忙东忙西。

就她,坐在客厅沙发上,感觉自己好像有点无所事事。

而就在自己实在觉得很无聊很想要回房间躺一会儿时,房门外突然来了一个女人。

她们应该彼此认识。

但是她们却从未见面。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她。

看着她一身利索的职业装打扮,高挑的身材,配上时尚的妆容。

分明很老练很成熟的穿着,在她身上,就是别有一番风味。

有外媒评价,说南玥椿是北夏国最有女人味的女人,作为北夏国最出众的外交官,独领风骚。

这么一看,外媒好像也没有夸张。

南玥椿也这么看着陆漫漫。

女人见面,不动声色的的第一时间就是暗自打量,然后暗自比较。

在南玥椿的心目中,陆漫漫应该是霸气十足的,以前看过她一些新闻,出现在财经频道上,总是一副很自信很有气势的模样,言行间透着些说不出来的女强人味道,但又不会觉得太过强势,加上长得就让人过目不忘的倾城脸颊,说是北夏国最美的女人,也真的不为过。

只是此刻。

此刻不施粉黛,明显孕味十足的女人,少了那份商业气息的干练,没有了那么明显的气势,就显得,稍微逊色了很多。

“你好,我是南玥椿。”南玥椿主动开口道。

“我是陆漫漫。”陆漫漫说,口吻平静。

其实,倒真的没有想到,第一次见面,会这般。

这般,说不出来什么滋味。

“我到文城有点事儿,听说统帅生病了,就过来探望一番,你别介意。”南玥椿说得公式化十足。

搞得他们好像很单纯似的。

陆漫漫指了指楼上,“他在上面休息。”

“那我去看看他。”

“嗯。”

南玥椿上楼。

陆漫漫看着她的背影。

这样的女人,这样身份强大的女人,才真的正配莫修远。

而且就这么简短两句的对话,可以感觉得出来南玥椿是真的大气的,这种女人,还很能虏获男人的心。

好吧。

她承认她其实有点点的不爽。

女人也有女人的小心思,比如莫修远和她离婚,她是巴不得莫修远找个女人比她差了十万八千里,这样至少她还有那么点小骄傲,觉得这个男人不要了自己也再也找不到更好的了。

可惜。

事与愿违。

南玥椿比她想的,好太多了。

果然有时候媒体也不是很夸张。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有点好笑,然后走出了别墅大厅,去了外面的花园走动。

医生虽然说让她尽量少走动,但也没说不能走动。

她一直摸着自己的小腹,如果真的紧绷了,她就回去。

在后花园走动了大概有20来分钟,又在凉亭里面休息了一会儿,用了大概40来分钟的时候,回到客厅。

回到客厅,就看到莫修远坐在饭厅吃王忠给他准备的养胃餐点,而他身边坐着的南玥椿。

南玥椿陪着他,两个人貌似是在说事情,表情看不出来此刻的事情是好是坏,也有可能,是他们平时的相处模式。

她转眸看了一眼,上了楼。

大概两个人也看到她这么出现,视线不由自主的放在了她的身上,她选择忽视。

忽视着回到自己的房间。

房间内,大床上还有睡过的痕迹。

好吧,其实她真的没有这么矫情,但此刻就是有些接受不了,接受不了,但也不好意思现在喊王忠上楼来换被套。

她走向衣帽间,坐在大大的化妆镜面前。

不知道他们多久离开?!

按照现在的情况,应该会走得很快吧。

她转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看着自己平静的模样。

看着自己还是那个自己,就是好像圆润了点。

也没怎么长胖,王忠的饮食真的太好了。

大概那份圆润也是来自于她怀孕后的孕味,自然而然少了那份气场。

她微叹了口气,就这么无所事事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彩妆还有些乱七八糟的金银首饰。

这么一看,自己的珠宝还挺多的。

当时莫修远送了她很多,结婚的时候送的,后来本来想着要还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没有还了。

她无聊的清理了一番。

然后眼眸突然看到了一对耳环。

那对耳环是莫远离送的。

说是,他们母亲唯一留下的饰品。

她看着,还是会因为想到莫远离而有那么一瞬间的心酸。

她都没办法一时之间忘记莫远离。

更别说,莫修远了。

她正打算收起来,放在最深的一个小宝箱里面,有些东西风尘了或许更好,她不想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曾经遭遇的一切。

身后,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陆漫漫透过化妆镜,看到南玥椿突然出现在衣帽间的门口,身体靠在门上,看着她。

陆漫漫转眸看了看她身后。

“统帅不在。”南玥椿说,“在书房处理点事情,就我一个人。”

陆漫漫收回视线,在整理那对耳环,显得漠不关心。

南玥椿抬起脚步走到她身边,眼眸看到她手上的那对耳环,看着她此刻平静的模样,蹙眉看着她,似乎是在审视,开口道,“怀孕后就会像你这样吗?”

她这样还算好的。

当然,当然不可能有南玥椿此刻这般,浓妆艳抹,意气风发,气质突出。

一代新女性的代表。

让人不自觉的被吸引了眼球。

“你找我有事儿?”陆漫漫是真的不想和她闲聊,是真的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去陪衬她的得意,所以对她有些不耐烦。

“你和统帅离婚了?”南玥椿收回审视的眼神,淡然的问道。

“难道你以为他是骗你的?”他,当然指的是莫修远。

“不,我只是提醒你一下。”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都是聪明人,何必兜兜转转。”陆漫漫整理好自己的珠宝盒,转头看着南玥椿。

南玥椿看着她淡薄的神情,红颜的唇角似乎是往上扬了一下,“统帅和你离婚了,你应该知道,他为什么会和你离婚,而他接下来会找的人是谁?”

“我知道是你。”陆漫漫说得直白。

是真的不想和这个女人废话太多。

她只是看得很开,但不代表,就没有心。

所以不想忍受着这些没必要的刺激。

她还没有那么喜欢自找虐受。

“可以说我们只是政治结合,他选择我,成为南部长的女婿,将大权拿到手上,比他自己这么去奋斗至少节约了10年时间,而这10年时间变数太多,谁知道最后他是成为傀儡还是真的成为一统之帅!”

“我想你应该不只是为了给他洗脱抛妻弃子的罪名,亦或者也不应该只是为了炫耀你能够给莫修远带来的好处?”陆漫漫扬眉。

她是真的没那份闲情逸致去听她这些东西,她觉得很累,也觉得很无趣。

很多东西,她比他们想的更明白。

“统帅对我而言是政治婚姻,但是我对他不是。”南玥椿说。

所以,这才是重点吧。

陆漫漫抿唇笑了一下,“然后呢?”

“我就是告诉你,我和统帅在一起,就不是为了逢场作戏。”

“所以是不是需要我给你表个态什么的?”陆漫漫看着她,反而还笑了一下。

南玥椿眉头皱了一下。

是没想到陆漫漫刻意这般不动声色。

她这么聪明的人不可能感觉不到她的挑衅!

陆漫漫从化妆凳上站起来,站在南玥椿的面前,“我祝福你和莫修远,白头偕老。”

南玥椿狠狠的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眼眸看向她的身后。

南玥椿回头,看着莫修远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们身后。

她看了一眼陆漫漫。

陆漫漫笑了一下。

其实刚刚才出现,就听到她说“祝他们白头偕老”,前面那些带着挑衅带着威胁的话,莫修远一句都没听到,但她就是不说,就是不告诉南玥椿,让她自己去揣测吧。

“叶恒在外面等我们。”莫修远说。

对着她们说的,但明显是对南玥椿。

“嗯。”南玥椿嘴角一笑,笑着走了出去,走向莫修远。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的身影,看着他们还真的很配的模样。

她眼眸动了动,真的是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绪在波动。

倒是,宝宝在肚子里面踢了她一下。

她猛地摸着肚子,感觉到肚子里面的颤动。

莫修远似乎看出了陆漫漫的一丝一样,看着她的手摸着自己鼓起的肚子,“你怎么了?”

陆漫漫抬眸,“没什么。”

“肚子不舒服?”

“没什么。”陆漫漫回答得很快很肯定。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她。

“宝宝在肚子里面叫嚣,需要安静。”陆漫漫直白。

莫修远眼眸动了动。

南玥椿此刻站在莫修远的身边,大概是看得很清楚他现在的神情,她主动的挽着莫修远的手臂。

莫修远回眸看了她一眼。

南玥椿嘴角一笑,显得很亲密。

分明刚刚南玥椿口中提起莫修远的时候是叫的“统帅”,应该感情还没有好到这个地步,现在突然这般主动,她其实还真想看到莫修远突然推开南玥椿的样子。

显然。

自己又想多了。

莫修远只是这么任由南玥椿挽着自己,然后转身离开。

两个人都离开了。

房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她坐回到自己的化妆凳上。

肚子里面的宝宝动了几下后,现在安静了下来。

是不是觉得很憋屈?!

陆漫漫默默的问着宝宝。

但是没关系,妈妈忍得下来。

这其实不算什么,以后悲剧的事情只会更多。

如果这点就没办法接受,她也真是白瞎了那多活的7年。

“陆小姐。”卧室门外,突然响起王忠有些急切的声音。

“怎么了?”陆漫漫起身,走出衣帽间,走向连着的卧室,打开房门。

“刚刚统帅离开的时候让我上来看看你,你怎么了?”

“没什么。”陆漫漫说。

他还真的以为,她在骗她吗?

“真的没什么?”王忠不相信的问道。

“没什么,不过……”陆漫漫说,“你帮我换成被单吧。”

“这是我两天前才帮你换的。”王忠说。

“我知道。”

王忠点头,“那好吧,我马上帮你换。”

“谢谢。”

王忠转身下楼,又将干净的整洁的床单抱了上来。

很人的铺床。

陆漫漫就在旁边看着他,看着他对待家务无比熟练的模样,说道,“王管家,你怎么持家,还是应该找个人好好过一辈子的,否则真的糟蹋了。”

王忠一听陆漫漫的意思,脸有些红,“我其实也没什么多的想法。”

“你喜欢莫璃吗?”

“啊?”王忠脸更红了。

“如果不喜欢就直说了出来,没人能够强迫了你。”

“其实莫璃也还好……”王忠显得有些尴尬。

所以是喜欢莫璃了。

陆漫漫笑了笑。

其实仔细一想,两个人的性格真的正好。

莫修远的安排是很出人意料,但不得不说,确实是有那个天分,对待任何事物的统筹性。

这辈子,大概他唯一没有想到的是,莫远离会死在他的面前。

她让自己不去多想,就这么看着王忠整理着她的床被。

“陆小姐。”王忠突然开口道,“刚刚统帅和南小姐离开的时候,给我说了件事儿。”

“什么事儿?”

“说让我跟着统帅去帝都。”

陆漫漫抿了抿唇。

“不是统帅的意思,是南小姐的意思。”王忠连忙说道。

是谁的意思,又有什么差别。

“没什么,你自己做决定吧。”陆漫漫说,又补充道,“前提是,他们给你做决定的机会。”

“统帅没有说话,所以我也没有答应。”王忠说,“我还是想要照顾你,将统帅的孩子平平安安的生下来,等你做完月子我再考虑跟着统帅去帝都。他胃确实很不好,不好好调理,以后会更糟。”

“你不用顾忌我的感受。”陆漫漫说,“你本来就是莫修远的人,跟着他理所当然。

“陆小姐,你和统帅就真的不可能了吗?我看今天南小姐挽着统帅离开的,她说什么事情,统帅也不反驳,刚刚统帅吃饭的时候,南小姐一直陪着,统帅还让我专程给南小姐盛了一碗,看上去很照顾她。”

陆漫漫真的觉得王忠跟着莫修远这么多年,还真是没有学到他半分的精明。

这种如此详细的亲密事情,就不用给她说得这般清楚了吧。

她又不是古歆那么缺心眼,真半点情绪反应都没有。

她抿了抿唇,情绪稳定,“我都和你家统帅离婚了,能有什么可能。你家统帅现在需要势力帮他稳固政权,就算身不由己但也得如此。”

“哦。”王忠点头。

“都整理好了吧。”陆漫漫看着整齐的床铺。

“好了。”

“我要休息一会儿,你出去吧。”

“是。”

“王管家。”陆漫漫叫着他。

王忠看着她。

“如果真喜欢莫璃就主动点,她脾气是坏了点,三观也确实有点问题,但至少,她还是有一个优点的。”

“什么优点?”王忠急忙的问道。

“她够年轻。”

“……”

陆漫漫嘴角一笑,“出去吧。”

“是。”

王忠离开。

房间内,又剩下这么一个人了。

她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有些发呆。

终究,还是有些情绪波动,在内心深处,翻滚。

但就是,给人感觉可以死一般的不惊波澜。

……

古氏大厦。

古歆看着依然狂跌的股份。

翟安不会真的只是说说而已吧,现在他们家半点没有起死回生的迹象。

而她也不敢太激动的去找他爸,怕他爸又一个顺不了气给晕了过去,当然她现在也不敢去主动找翟安,翟安对她如此冷冷淡淡,她哪里还有什么资格,去要求他做什么。

反正。

有点憋屈的日子,真的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好过。

她捉摸着等她从这个位置上掉下去后,日子会更不好过!

想着想着。

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心还稍微漏跳了一拍。

沉着。

冷静。

她咬牙,深呼吸接通,“翟安。”

“我有有点事情找你商量,你在哪里?”

“我在办公室。”古歆说,又补充了句,“文城电视台。”

“半个小时后我过来。”

“我等你。”

古歆挂断电话,心跳砰砰砰的。

话说翟安找她做什么啊?!

是说公司的事情吗?!

一定是公司的事情,不要多想。

她这么魂不守舍的在办公室等了半个小时。

果然是半个小时,不多不少,翟安敲门进来。

她看着他,看着他一脸公式化的模样,收了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不至于太过轻浮。

“明天会有个新闻发布会,关于你们电视台对于这段时间的新闻做一个正面的回复。”翟安将面前的一个文件放在古歆的面前,“你看看里面的内容,大体你要说的话,需要准备的东西我都已经整理好了。”

“哦。”古歆接过来。

她就说,肯定是谈公事。

她认真的看着文件里面的内容,忍不住询问,“明天我出面,不是我爸?!”

“嗯,你出面。”翟安说,“我会在旁边看着你。”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古歆对自己真的没有那么大的信心。

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一个人坐在最中间的位置,她其实怕自己会出糗。

“你出面最合适,你父亲需要静养。”翟安说得清楚。

其实也就是博同情牌。

古歆点头,“那我试试吧。”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拒绝不了。

古歆翻了翻里面的内容,问道,“我就是背这些台词就够了吗?”

“哭会吗?”翟安问她。

“啊?”古歆抬头看着他。

“当着媒体的面,没办法滴眼药水,所以要现场哭,你能行吗?”翟安一字一句。

“……”她不是演员。

而且她这么没心没肺。

情绪来得没这么快!

“你想点悲伤的事情。”翟安说。

“我一紧张什么事情都想不到。”古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

真的不要对她要求太高。

她怕自己做不到。

“不用太担心,现场我会帮你想办法。”翟安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心思,说道。

“明天上午10点半吗?”

“你不要穿得太艳丽,稍微憔悴一点,明天打的苦情牌,我们需要给媒体表达的是,我们是受害者。”翟安提醒。

“嗯。”

“你仔细看看,如果还有什么不懂,可以给我电话,我现在去找你父亲,谈谈接下来的一些事宜。”翟安叮嘱着,就起身离开了。

古歆就这么看着翟安的背影。

还真的是好公事公办的样子。

心里说不出来什么滋味,她低头,仔细看里面的内容,然后死记硬背。

从小就不喜欢背书,从小就不喜欢学习类相关,现在也只得被迫无奈。

她咬牙,让自己全神贯注。

其实她不太清楚,翟安到底可以通过怎样的手段,让电视台能够起死回生。

如果真的只是哭一场就可以的话,也真的是太天真了……

当然,她不是质疑他。

她只是突然很想学学,他们为什么可以这么厉害,而自己,真的什么都想不到,什么也做不来!

嗯嗯,每天可能都会晚那么半个小时,亲们见谅。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