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翟安的正面反击/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氏新闻发布会现场。

古歆其实很紧张。

她今天穿着纯白的裙子,随意的扎了一个马尾,脸上不施粉黛,皮肤看上去很好,但因为自然唇瓣在灯光下血色不足,导致她看上去很憔悴的模样。

她深呼吸,深呼吸,在后台让自己放松。

今天的记者来的很多,听说有上百家。

翟安到底是通过怎样的关系,将文城的媒体以及全国各地的媒体都给招揽了来,气势磅礴!

她脑海里面一直在重复着昨天翟安给她看的那些内容,甚至于,在昨晚睡觉前都还背诵,只听说睡前记忆很重要,容易记得更牢,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记得更好,但恍惚觉得,自己是真的都背下来了。

后台化妆间。

古歆一个人不停的心里活动,房门突然推开

古歆怔了一秒。

以为是工作人员让她出去。

没想到是一直都在外面此刻突然进来的翟安。

翟安倒是把自己武装得很好,穿着休闲套装,还带着口罩。

是不方便让自己曝光吗?!

她诧异的看到他。

翟安直接走向她身边,问她,“准备好了吗?”

古歆点头,“没有准备好,也得准备好啊!”

都到这个时候了,难道她还有退缩的机会!

她默默地调整自己的情绪,默默地深呼吸,默默地让自己放松。

“没你想的那么吓人。”翟安看着她的模样,提醒,“里面很多记者都是买通了的,就算你说得不好,他们也知道怎么给你报道。”

“哦。”古歆点头。

原来,他其实也没有对自己抱很大希望,是自己想太多。

翟安带着古歆出去。

古歆的身边还是跟了两个西装革履的黑色保镖,终究还是怕现场秩序混乱,不管如何,古氏召开新闻发布会,之前的矛盾就是来自于媒体之间明星之间,所以现场也有可能,出现矛盾冲突。

两个人停下脚步。

面前的大门内,就是上百人的记者群体,推开这道门,无数的闪光灯就会直接照耀在她的身上。

她咬牙。

翟安看着她在调整的情绪,说,“进去吧。”

古歆点头,点头,然后猛地一下将大门拉开。

一拉开,扑面而来的闪光灯疯了一般的照耀在她的身上,她甚至觉得自己那一刻有些眼瞎。

等慌神过来的时候,翟安也不知道何时离开了自己身边,自己身边只剩下两个黑色保镖,显得有些孤苦伶仃。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了翟安在身边,总是缺乏安全感。

但是既然都到了这个地步……

她深呼吸,走了进去。

周围引起躁动的声音。

古歆抿紧着唇瓣,走到新闻发布会的主席台中间。

她坐定。

身边没有主持人,就是她一个人,已经旁边站了两个黑色保镖。

她看着台下这么多双眼睛一直盯着她,看得她一阵紧张。

脑海里面飞速在想昨晚背的开场白是什么,真的是一到紧张时刻,什么都说不出来了,真是要了她的老命,她现在完全是懵逼的和媒体,大眼瞪小眼。

眼眸突然一顿。

她看到离自己较近在前排的地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手上拿着摄影机,看上去很专业的在给她拍摄。

那一刻,她看到他比了一个手势,看到他嘴唇在说,“放松。”

她眼眸微动。

翟安昨天说会看着她,原来就真的是会看着她。

其实她也不知道翟安会不会用摄影机,但看上去很专业。

那一刻,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好想就没那么紧张了,以后上台表演节目就是,看到熟悉的人在下面坐着,就会突然好很多,她在一片期待声中,终于开口道,“很感谢大家来参加古氏文城电视台的新闻发布会,我是古歆。”

全场的视线一直放在她的身上,此刻更是认真的听着她说话的内容。

古歆说,“今天我在这里,是为了回应关于前期各家媒体报道我们电视台苛刻明星,签订不平等条约甚至在真人秀的节目上为难嘉宾的事情。这件事情从发生开始,也有几天了,这段时间文城电视台一直处于非常消极的状态,而今天之所以会是我出席这个新闻发布会,也是因为我父亲现在的状态很不好。”

记者齐齐的看着她,暂时没有人发出一丁点声音。

古歆抿了抿唇又说道,“在回应我们古氏的负面新闻之前,我在这里想简单阐述一下电视台目前的情况。”

说了几句话之后,古歆似乎得心应手了些,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恐怖,也就冷静很多,她继续说道,“在爆料出我们电视台真人秀的节目苛刻明星,让他们做一些不能完成的任务之前,大家可能都知道,电视台已经处于非常紧绷的状态,因为翟奕总监的辞职,电视台中层干部相继离开,电视台的运作几乎处于崩溃状态。我试图在我父亲接受不了打击晕倒住院的情况下,想要通过我的努力重新开始。显然我少了那份能耐,电视台依然止步不前,甚至就传出了赵琦琦指控事件!”

“这些事情的发展直接导致我们古氏的股份一直在持续低落,一开盘就跌停的弧度让人很惊恐。那一刻我们也意识到,媒体的力量是有多强大,媒体可以引起的共鸣是有多杀伤力,第一次让我认识到,我不能做一只鸵鸟,不能让自己缩在自己的身体内,不去让其他人好好的认识一下自己。”

古歆似乎是故意停顿了一下,才又开口道,“刚刚给大家说的,翟奕总监的离开,导致电视台就已经断了工作链。我也不隐瞒大家,翟奕之所以会离开是因为我和他的婚姻没有维持。你们知道,前期文妍在我婚礼上自杀的事情,给了我很大的触动和阴影,而文妍在临死前给我说的一些话让我也没办法和翟奕继续,因为是私人事情,我希望能够保留。所以在结婚当天,我们就选择了好聚好散,自然,翟奕离开了古氏。离开后,百分之八十的中层干部相继离开。如果说这样的举动只是一个很平常的更换领导人而下属追随离开的举动,那么在中层干部离开如此内患严重的情况下,又这么巧合的有明星公众人出面指证文城电视台的可恶加深外患就并非表面那么简单。而我说了那么多,只是想要表达,古氏是被有心人故意冤枉的。我们对待明星不管是谁,一向是尊重的,所有的真人秀节目都是按照明星的标准进行支付,我不否认真人秀节目会有一些高难度动作,但对于每个动作电视台都有买相应保险,同时,还会给予明星额外的费用补贴。”

“我实在不明白赵琦琦为什么会突然指着我们电视台说我们对她不不够好,要知道,赵琦琦是通过文城电视台的真人秀节目才真的走上一线的,电视台不说一定想要明星们的感恩,但最基本的人文道德还是希望明星们能够遵守。当然,我也不否认,赵琦琦在我们现在播出的真人秀作为明星嘉宾出席的出场费确实较她现在的身价而言偏低,那也是各个电视台的一个不成文的潜规则,赵琦琦是我们一手捧红,给我们一定的优惠,不管是作为我们电视台而是作为赵琦琦经纪公司一方,都并不是一个需要上纲上线的事情,根本就不值得这样的为自己炒作。”

“与其说是赵琦琦在给自己炒作,不如说是,有人故意在后面推动黑手。古氏的股份一直在下跌,古氏内忧外患几乎面临破产,这并非只是娱乐效应,而是商业效应!这是有人想要收购古氏而在暗中操控。我没办法让赵琦琦出面来给电视台洗脱证明,也没办法让那些在不知何时就被人收买现在已经离职的各层干部回来作证,我只能用我最诚恳的态度讲事实说出来,不想我们古氏勤勤恳恳这么多年一夕之间就被人非议到这个地步,不想古氏一直热衷于慈善事业现在反而被人诬陷得这么决裂。”古歆说完,看着下面蠢蠢运动的记者,说道,“我要将的就这么多,有什么可以现场提问,我能够回答的,一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还请,大家不要急,一个一个来。”

记者一听说可以提问,马上就有人举手示意。

古歆点头。

“古小姐,刚刚听你说了这么多的,大体意思就是,之前电视台的负面新闻全部来自于有心人刻意为之,那个有心人是你说的翟奕吗?”

“这个问题,我不是不愿意回答你,但我想之后你会知道,现在不适合在如此场合中说出来。这触犯到法律相关,我相信法院会给所有人一个公平公正的交代。”

“古小姐的意思是,现在你们古氏的情况已经牵扯到官司吗?”

“可以这么说。”古歆点头。

这些都是套路。

都是她死记硬背的东西。

“古小姐。”另外一个记者举手开口道,“之前你有辱骂媒体,很多难听的词语,现在还在各大新闻上来来去去,甚是活跃,我还无意发现有人开贴骂你,说你毫无教养,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那次的事件……我不否认你们媒体人想要报道最新新闻的急切,这也是你们本职的工作确实无可厚非,但即使到这个时候,就算心平气和之下,我还是会对你们媒体人太过追求新闻效应而采取的不妥当行为,比如,当天我父亲在办公室晕倒送去医院的过程中,救护车迟迟不能动弹,这样不礼貌不文明甚至有些野蛮的举动,我并不觉得可以提倡,所以就算再来一次,按照当时紧急的情况下,我还是会这么做。”

“古小姐的意思是,当时是因为记者媒体人阻挡了救护车离开,你才会突然失控的吗?”

“我用人格保证,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我可以接受所有人的爆料和监督。”

“为什么事实如此,古小姐却不做任何回应?”

“我对谁回应?非议我的都是你们媒体记者,我指控你们说你们对我惨不忍睹,按照人之常情,谁会受理我的请求,写出来的新闻,指不定会更加不堪。”

“那么现在突然愿意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不是为我,而是为我父亲。”古歆说,说着,在努力的酝酿情绪。

翟安说,这个时候就要情动。

这个时候就是最好的点,需要得到媒体的同情。

但是她真的哭不出来。

刚刚前一秒还说得这么畅汗淋漓,她都佩服自己说得如此的顺畅,现在这一刻让她马上哭出来,那不是要她命的吗?!

她努力的酝酿情绪,即使眼眶没红鼻子没酸,还是让自己看上去很难受的样子说道,“我不想我爸因为我而蒙羞。如果资深一点的记者应该都会知道,从小我和我父亲相依为命,他为了我,甚至在今年才二婚。一直怕我真的受了委屈,一直怕我活得不开心不快乐,怕对不起我早年去世的母亲。而这几天古氏的情况一天比一天糟糕,我们古氏几代人的心血眼看就要毁在了我爸的身上,我爸本来就有些支撑不下去,一次又一次的晕倒在办公室,这些我爸还都能理性接受,但对于媒体对我的诬陷,我爸真的不能淡定,一说起就高血压陡升,试问,你们之中应该也有好多人是当了父亲的,如果有人辱骂你们的女儿辱骂你们的儿子,你们会怎样,你们会觉得难受吗?”

“我不想让我爸难受。现在我小妈怀孕,才不到3个月,胎还未稳,就这么一天在家和医院两头奔走照顾我爸,我实在看不下去,所以今天出面澄清所有的事情,我只希望你们可以凭着你们公平公正的原则来写今天的新闻,我真诚的希望你们可以不忘初心,将事实还原,而非为了娱乐效应夸大其词甚至是扭曲事实。”古歆说得很诚恳,“古氏发展到现在,我和我爸都没想过一定要起死回生,但不管如何,不管我们遭遇到了什么,我们只希望,我们能够不辜负社会不辜负国家,做到问心无愧。”

全场有些哑然。

古歆说的话,倒是让他们之中某些人开始有了些反思。

那天的事情其实在座的有些记者清楚所有的来龙去脉,也确实是因为当时他们阻止了古正英的救护车才会导致古歆不顾形象不顾场合的发飙,而当时为了出气,也为了让新闻的矛盾点吐出而故意将某些字眼抹掉,一味地指着古歆的不是,其实很多真的有点良知的媒体人还是会对新闻之后产生的对古歆极其不好的负面效应而有所内疚。

“古小姐,能再问你一问题吗?”一个记者说道。

“你说。”古歆勉强让自己笑了一下。

整个过程真的没有哭。

她转眸有看了一眼翟安。

在说,她哭不出来。

翟安没有强迫他,表现的很冷漠。

古歆有时候反而觉得自己,在人前的时候,真的不太容易哭,注定不容易得到大众的怜悯。

“你和翟奕分分合合这么多年,你们的婚姻却是结婚就立刻离婚,其中原因我想并非古小姐刚刚说的那样云淡风轻,你能简单的说明一下,你们分手的原因吗?我想大家都不愿意听到,法院会给出一个合理的交代等字眼。”记者的问题,有些咄咄逼人。

古歆知道这不是翟安安排。

因为没有这个答案。

翟安在之前也给她提醒过,他没有那么大的能耐买通了所有的记者,所以现场有些问题,是需要她自己回答的。

她看着那个记者,在做片刻思考。

她没办法如漫漫如翟安甚至翟奕那般完美回应,但她也开始学着去想,不会再不经大脑的随口就说。

她这么沉默了两分钟,记者都开始有些躁动不安了。

古歆开口道,“翟奕和我之间的分分合合矛盾很多是一方面,这方面我真的没办法做正面回复。但另一方面,我想也是大家最感兴趣的一方面,也就是感情问题。我和翟奕的感情真的在如此的折腾下已经彻底变质,而我不愿意承认我爱了这么多年等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就真的不再是我所爱,所以我决定和翟奕结婚,用婚姻来让我重新找回曾经爱恋的感觉,不得不说,这样的举动其实很愚蠢,结婚当天文妍在临终前给我说的一些翟奕的负面信息,我出奇的没有特别愤怒特别的难以接受,反而有些释然。而这份释然,让我真的明白,我坚持着的一切,不过只是我主观的固执坚持而已,真正的内心是,真的不爱了。”

“是你变心了?”

“感情真的经不住折腾的,人不能太作,太作就容易失去。这是以过来人的身份,提醒大家,如果遇到自己心爱的男人或者女人,就好好的对待吧,别让对方真的失望!失望了,怎么挽留就于事无补。”

“古小姐是在感叹你和翟奕的感情,还是说在意有所指,比如你曾经也有过的一段婚姻,和翟安……”

“只是对翟奕的感情感叹。没有其他更多的八卦新闻,你别多想了。”古歆微微一笑。

记者也这么笑了一下。

第一次觉得古歆还挺好相处,也不是传说中的那种,典型的上流社会贝娇宠惯了的任性小姐。

“其他,如果没有其他,今天的记者招待会就到此结束。真心的希望各位媒体能够如实报道,我没想过通过这次发布会能够真的让古氏有所改变,但我希望,我可以给我父亲一个好的交代,他即将步入老年,我希望他后半辈子可以活得至少不被人指指点点。”

古歆站起来,深深的鞠躬。

然后,在保镖的护送下离开。

她本来就很娇小,在保镖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娇弱。

翟安透过摄像机,就这么看着古歆的马尾在自己面前消失。

周围的人记者媒体相继离开。

翟安却稍微迟疑了一点。

他只是突然想起曾经读书的时候,古歆很喜欢扎一个马尾,有时候豪迈起来,像一个男孩子,而就在那么一堆男孩子之中,就她的马尾,尤其的醒目。

他转眸看着现场几乎已经全部离开。

他让现场的工作人员将他把东西收好,然后走了出去。

没有随大流离开,而是转身去了后台。

今天的新闻只是一个开端而已。

只是让媒体从第一印象中有那么点同情古氏,会不会一边倒,这个新闻发布会显然不会成为关键。

他敲开后台休息室的门。

古歆坐在里面,刚开始在现场除了前面几句话有些紧张外,整个过程看上去还很放松,最后的那个问题也很巧妙的回答了自己的感情,且恰到好处的点到即止,没有给媒体人更多制造八卦的机会,现在这一刻,却突然看到古歆,明显是紧张过度的模样。

总是这般。

总是有很多出人意料的情绪。

古歆看着翟安出现,连忙问道,“我刚刚该表现,怎么样?”

“很好。”

“真真的吗?”

“嗯。”

古歆忍不住笑了。

就是这么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

这样的人在商场上,其实并不适合。

他转眸,“没什么了,你早点回去。”

“你呢?”

“我有我的事情。”翟安保持着生疏的距离。

“哦。”古歆点头。

然后心里其实有些默默的,不是很舒畅。

她想,就算简单庆祝一下也好,此刻不正好马上无法时间吗?!

她眼巴巴的看着在翟安离开,离开的那一刻翟安似乎是停顿了一下。

就这么一个细微的动作,也可以让在古歆心跳加速。

她咬唇。

咬唇,听到翟安说,“翟奕给你打电话,你可以不应约,甚至可以不用接电话。”

“啊?”古歆没想到,翟安的思维跳跃也这么快。

翟安对于她有些懵逼的模样没有再多说,直接离开了。

古歆叹气。

人真的不能太作。

太作,这就是下场。

她起身,在保镖的护送下离开,没有直接回别墅,而是去了公司。

按照以前她肯定没心情上班了,现在反而,反而不自觉得就到了这里。

在食堂简单吃过午饭之后,到自己办公室。

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就认真的看这段时间电视台的一个收视情况,不看还好,看了心情更不好了,简直惨不忍睹。

下午时刻。

今天上午记者招待会的新闻,大肆的在各个平台上播报。

还算写实的报道着,没有故意扭曲。

当然也没有刻意的阿谀奉承就突然一边倒的认为,古氏在这起时间上没有任何原因,都是以一种坐等之后结果的方式来平和的看待这起事故,难得有媒体可以这般的不极端。

当然媒体不极端,不代表民众不极端。

还是有很多难看的字眼在新闻下,让原本很平和的一条新闻变得尤其的突出。

有负面的指责当然也有正面的赞赏。

总之就是矛盾点很多,反而让这条新闻火得一塌糊涂。

而且新闻上就跟古歆说的一样,留下了很多悬念,很多人更想要看到,真相大白的一幕!

古歆反反复复看了新闻几遍。

她不太清楚这则新闻到底气到多大的作用,看上去,好像也没有给古氏挽回什么,尽管没有让矛盾加深。

她总觉得,翟安应该还有其他安排的。

这么想着。

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咬牙。

果然是翟奕。

翟安果然会料到,翟奕会给她打电话。

她不接吗?!

想了想,咬牙接下了。

她没有对不起他,所以她没必要避他不及。

“喂。”

“古歆。”那边声音显得冷漠了很多,“你是真的显然给你们古氏,马上倾家荡产吗?!”

“你不用威胁我。”

“我不想做得这么绝对,我们之间的感情我并不觉得和你说的那样云淡风轻,至少我对你还一直很爱,深爱。但是现在,你真的让我对你很失望,你知道你这样做,是在自寻死路吗?”

“翟奕。”古歆捏紧了手机,“我现在不在乎在你心目中是不是已经失望,甚至不在乎你对我的任何情绪,因为不在乎,所以对我而言,你也就是一个平凡人而已。你不需要用你来威胁我。”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在说,你对我就是彻底的不爱了。而我对你还有的隐忍,而我从来不轻易付出的感情,也真的是可笑之至的举动。”

“你的隐忍?你隐忍了什么?”古歆问他,真的是有些好笑,还有些无可奈何。

他对自己到底隐忍了什么?!

如果真的有隐忍,她也不会对他这么的放下。

古歆一字一句开口说道,“翟奕,每个人的感情都是感情,不是因为你生性薄凉生性冷漠,你的感情就值得被人更加看重,感情的价值都是一样的,我没觉得你会高人一等!”

“很好。”那边冷笑着,“很好古歆,本来还打算给你点时间去让你好好考虑我们之间的问题,好好的考虑一下让我来帮你们家完成你们的家业,显然,我是太自以为是了。”

古歆真的是不想和翟奕说太多。

以前真的没有觉得翟奕这么的自以为是。

以前真的没有觉得翟奕这般的觉得自己与众不同。

其实,有什么不同。

从小的遭遇不同?!

他的遭遇来自于什么?来自于,他从来不会用一颗平常心去对待身边的一切。

她说,“翟奕,很多事情我都不想计较,也都想要以和平的方式结束我们之间的一切,所以到最后这一刻,我想要我是想要提醒你一句,别做得太过了,该放手的时候就放手。到时候,很容自己害死自己。”

那边已经猛地挂断了电话。

古歆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默默的叹了口气。

她真没想到,感情可以消失得这么快,这么彻底。

而她在放弃翟奕毫无所恋的情况下,居然也会想到翟安,想到翟安或许对自己,就跟自己对翟奕一个样。

这都是命!

她让自己努力的投入工作之中。

其实没有了爱情,还有很多感情的。

比如亲情。

她希望可以让她爸,安度晚年。

……

翟氏大厦。

翟安在办公室处理文件,然后看了看下午爆出的新闻。

这样的结果和他想的一样,甚至之前,他就故意让部分媒体写不主观的新闻报道,剩下的悬念,让大众自己揣测,这样才可以让古氏的新闻一直活跃在大家眼前,这样的活跃,不太负面的新闻,至少可以稳住古氏的股份,不会被有心人彻底的搞了下去。

他太理解翟奕的做事风格了,很有可能,在他得不到的时候,他会毁了也不会让其他人占了便宜。

而他现在要做的,不仅是要从翟奕手上拿过来,还得让自己之后的管理不那么举步维艰。

这么想着。

他放下手机,一步一步在筹划,接下来所有的步骤安排。

房门在那一刻,突然被人推开。

翟安抬头,看着翟奕怒火冲天的模样,看着秘书在身后,实在是委屈无助的样子。

“你先出去。”翟安让秘书离开。

秘书如释负重,走出去甚至还给他们关上了房门。

翟安放下手上的东西,站起来,“找我有事儿?”

“你在帮古氏?”翟奕一字一句。

翟安点头,“是。”

虽然做得很隐蔽。

但翟奕手上肯定有还留在电视台的眼线,所以肯定会有人通知他,他去过古氏见古正英以及古歆。估计当时只是在怀疑,而且也不知道他们都谈了些什么内容,今天的新闻这么曝光了之后,就完全可以肯定,一定有人在暗中帮古氏,能够帮古氏的人,最大嫌疑就是他,当然不是因为他和古歆之间的感情而意气用事,而是很早以前,翟弘就有意想要将古氏收购。

翟奕没有想到可能是,古氏都到了这个地步了,翟氏还愿意来趟这个浑水。

“怎么了,想要和古歆破镜重圆?!”翟奕冷冷的一字一句。

“你明知道不是。你明知道是因为爸的原因。”

“翟安,我怎么都觉得你在假公济私!”翟奕狠狠地说。

翟安不想解释,“随便你怎么想。”

“你真的以为你就这样让古歆开个新闻发布会就能够让古氏起死回生吗?”

“那你现在这么激动,不是因为真的被威胁到了吗?”翟安冷漠的问他。

翟奕冷笑,“还真的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告诉你翟安!不管是古歆还是古氏,如果真的凭大家本事儿,你根本就不可能是我的对手,除非,你耍什么阴谋手段!”

“你不用刻意来提醒我,放心,我不会把你故意引起事端让古歆流产的罪证拿出来,我既然之前就说过我不会说出来,就绝对不会用这个来威胁你。”

翟奕冷冷的看着翟安。

他说得这么隐晦,他居然都猜得到。

“而我……”翟安抿唇,顿了顿,看着翟奕脸色变化,无比沉着地说着,“而我,不需要那些手段,依然可以凭我自己,不依靠翟氏一分一毫将古氏掌握在自己手上!这次,我会让你知道,曾经,很小很小的曾经,我之所以一直被你欺压并不是因为我比你笨,而是我在可以让你!”

“让我?!”翟奕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被如此质疑和讽刺。

他从来不承认自己比翟安笨,他只会承认,自己没有翟安幸运而已。

他至少没有一个能让翟弘喜欢的母亲!

这是天命,和他自身毫无关系。

而他绝对不可能让翟安,一次又一次的踩在自己的头上。

他冷哼了一声,“翟安,记住你说的话!”

“记得很清楚。”翟安一向不动声色。

翟奕冷冷的看了一眼翟安,大步离开。

翟安就这么平静的看见翟奕的背影……

以前翟奕一直觉得他的能耐都是因为有翟弘的撑腰,都是因为他投机取巧,都是因为他命好!

现在他要让他知道,他的能力和他的出生一样幸运!

半下午时分。

赵琦琦发表个人申明,说古歆故意扭曲事实,同时还提供多方的视频,将之前某些明星在完成高空动作时的委屈曝光了出来。真人秀本来就会有些危险,不可厚非,有时候明星身临其境的时候,自然会有情绪波动,但并非报道的那样,是所谓的逼迫,反而,在明星无法完成某项工作的时候,现场工作人员会给予足够的时间甚至进行开导,直到明星愿意自己下来为止!

那些内部消息,外界是看不到的,看到的只有赵琦琦一个又一个的新闻爆料点,所谓眼见为实,大家都相信现在看到的。

古歆看着新闻,本打算下班的,此刻都气得火大。

她怒气冲冲的坐在办公室里面,就不明白一个刚刚爬上一线还摇摇欲坠的明星怎么就这么大的胆子?!

翟奕按照搞鬼?!

说什么隐忍,说什么还有感情,在利益面前,都他妈的是白瞎!

古歆咬牙切齿。

电话在此刻响起。

古歆猛地接通电话,“翟安。”

“现在你去你的微博上面更新一下,内容我已经发到你的短信上了。”

“哦。”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古歆连忙点打开短信,一条未读信息点开,“人在做天在看,赵琦琦女士,我很想问你,你这些对于我们电视台而言是绝对机密不能外泄的视频是怎么得到的?有人帮你,还是有人在给你出谋划策?!没关系,我不追究你的刑事责任,我们今晚凌晨1点见。”

古歆莫名其妙。

这是要爆猛料的节奏?!

她也不怀疑,就这么复制粘贴,然后发了出去。

一发出去,瞬间引起了轰动。

是人都知道,这是古氏准备反击的信号。

无数媒体记者围堵在古氏楼下,还有些围堵着赵琦琦周边,网上也是一片热闹非凡,很多评论留言在古歆和赵琦琦的微博下,两个势头,矛盾很尖锐。

站在古歆立场上的人觉得古氏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就是要让那些制造是非的人,真相大白,就是要让那些不安好心的人,愧疚致死!

而站在赵琦琦立场的人觉得古歆只是在放空料,故意将矛盾转移,故意让人误解,其实根本拿不出来什么证据,还说古氏就算拿出的证据也是捏造的事实,那句什么“人在做天在看”的话,希望古氏集团别自己作死。

古歆觉得自己真的不能看评论了,得气死。

她关掉手机,关掉电脑下班。

楼下有些记者,但在保安的护送下应该不难离开。

她咬牙,走出去。

外面的记者蜂拥而至。

古歆不做任何回应。

翟安没有让她回应,她不敢乱说话破了翟安的计划。

正艰难的走到自己的车门前。

突然一个鸡蛋猛地一下砸在了自己的身上……

卧槽!

亲们都淡定一下。

路漫漫其修远兮。

今天先更新古二妞的剧情,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