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逼近(1)恐吓/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吵闹的文城电视台大厦楼下。

古歆就这么感觉到一个鸡蛋,直接砸在了她的身体上。

真的,有点痛。

远远地鸡蛋抛过来,是真的很痛。

而原本无比杂乱的现场,那一刻因为古歆被人扔了鸡蛋而突然安静了下来。

古歆眼眸直直的看着不远处,然后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衣服带着鸭舌帽的男人,一闪而过。

这些年代,真的很少有人被扔鸡蛋。

她是不是很倒霉。

而她真的没觉得自己做过什么。

记者媒体都围困着古歆,但那一刻没有说话,气氛反而还变得有些尴尬。

古歆回眸看着面前的记者,压抑着说不出来的愤怒,“我自认我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而遭遇现在的报复,我会追求到底!”

说完,直接坐进了自己的小车内。

这次倒是非常的顺利。

记者也都面面相觑,没有上前阻挠。

话说,是谁砸的鸡蛋?!

不会是哪个媒体哪个报社吧?!

不管如何,作为新闻工作者,怎么都不可能做这种极端的事情!

古歆坐在小车内。

整个人真的已经崩溃到极致。

她大声的尖叫了两声。

司机开着车,简直不敢大声呼吸。

简直是疯了都?!

她居然,她活了24岁,居然居然被人砸鸡蛋!

被人砸了鸡蛋?!

报道出去,让她怎样在人前耀武扬威?!

好吧,她承认,她很长一段时间耀武扬威不起来了。

她深呼吸,将自己的情绪控制。

回到古家别墅。

别墅内,他爸在家里面养着。

她小妈陪着他,基本24小时不离身,就怕他一个想不通,高血压老毛病又给发了。

她回到客厅的时候,古正英和王薇在看电视,一转头就看到古歆有些狼狈的样子。

两个人都顿了一下。

古正英连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不是那些无聊的人。”古歆无所谓的说着。

不过鸡蛋的味道真的很难闻,太腥了!

“你怎么样?”

“没什么没什么,又不缺胳膊少腿的,你别担心了。我上楼洗洗就是。”古歆表现得很无所谓。

古正英却满脸心疼。

“古老头,真没你想的那么委屈。我捉摸了一下,我之所以会被人报复,也是因为我们的反击是有作用的,大体还应该值得庆祝!”

“……”有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女儿,古正英觉得好像也不是坏事儿。

他就这么看着古歆一脸无所谓的上了楼。

“老古,你就应该随了小歆的性格,你看她,想的多开阔。”

古正英微笑了一下,却还是叹了口气。

有时候古歆也会伪装。

古歆确实在伪装自己的情绪。

她一点都不觉得这时间值得庆祝的事情。

要让她逮到这个人,她绝对弄死他!

玛德!

古歆狠狠的将自己洗漱干净,换上干净的衣服,还喷了香水。

躺在床上,拿出手机看新闻就看到了今天自己被砸鸡蛋的事情。

明显是被人报复了。

有些人说“自作孽不可活”,有些人却很愤怒,觉得对方手段太恶劣,简直是毁三观,没素质!

古歆就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就成为了八卦新闻的头版头条了,仿若自从和翟奕的婚礼那一刻开始,她就一直活跃在各大娱乐频道,那些想要制造新闻的明星,会不会嫉妒死?!

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房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古歆打开房门,看着古正英站在门口。

“爸。你找我?”

“吃晚饭了吗?”

“我居然都忘了。”古歆讪讪一笑。

这段时间事情太多,多到她都觉得自己没办法控制自己的生活节奏了。

“爸上来让你下去吃饭。”

“哦。”古歆点头,然后跟着古正英一起下楼。

他们已经吃过了。

因为她回来得有些晚了,王薇又怀了孕。

她一个人坐在偌大的餐桌上吃饭,她爸陪在她旁边,被他看得,真的是浑身不自在。

“爸,你有话就直说吧,你这么看着我,我瘆得慌。”

“爸不过就是想要多陪陪你。”古正英无语。

“你别骗我了,你有那时间多陪陪小妈吧,她才怀孕,最需要人安慰。”

“小歆,爸是觉得委屈了你。”古正英重重的叹了口气,“爸做得不好,却让你受到这些待遇……”

“我们不是一家人吗?”古歆问他,“难道我是你捡来的?”

“你这孩子,说什么话!”古正英忍不住低骂了一声。

“既然我是你亲生的,既然我们是一家人,谁还计较谁比较委屈吗?”古歆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角,无比严肃的说着,“我能够给你分担我会觉得很开心,你别一直把我保护到象牙塔下,我也要学着长大。”

古正英那一刻是真的很安慰。

老眼一红,“小歆,你能这么想,我也觉得这么多年,对得起你母亲了。”

“爸,你都再婚了,就不要时不时把你前妻放嘴边了,女人都会吃醋的。我知道你还记得我妈就行了。”古歆微微一笑。

说话还是那么大大咧咧。

但古正英真的觉得古歆比以前要懂事很多,心里也一阵安慰。

“好啦,你赶紧上楼陪着小妈吧,你在旁边我真吃不下。”古歆催促。

古正英叹了叹气,又叮嘱她多吃点,起身离开的时候突然又想到什么,“今天爸看了你发的微博,是什么意思?凌晨1点见,是有什么猛料要爆的吗?”

“我不知道,都是翟安的安排。”古歆真的是不知道。

而显然,翟安让她那么做的时候,根本也没有给她解释原因。

古正英想了想,觉得既然所有一切都交给翟安在负责,他也不想插手了。

何况现在的身份,他倒是没什么资格插手!也就起身离开了。

古歆看着她爸的背影。

有时候是真觉得,一家人能够这么平平安安的生活在一起就真的够了。

没有什么比生离死别更让人悲伤,她一直这么勉励自己!

刚吃完饭。

古歆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喂,你好。”

“你好,我们诚达快递公司,麻烦请古小姐签收一个包裹。”

“我没记得我买过什么东西啊?”古歆纳闷。

“请问你是古歆古小姐吗?地址是……”快递员一个字一个字的重复着,在核对信息。

古歆诧异,“你在什么地方?”

“在你家大门口。”

古歆是真觉得快递员挺辛苦了,现在都已经晚上8点了,天都黑尽了,快递公司还在送货。

她也没有想太多。

走出别墅大门,签收了包裹。

包裹还有些大。

她抱着回到客厅,上楼。

走进卧室,就一边拆开这个包裹。

是什么东西?

她到底什么时候在网上买过东西了。

这么一边想着,一边将箱子扯开了,拆开外包装后,是一个包装得极好的礼品盒子,她伸手揭开盖子……

“啊……”古歆猛地一下扔了,整个人往后退了两步。

是真的被里面的东西吓住了。

她脸色猛地发白。

惨白。

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缩,狠狠的靠在墙壁上。

那个礼品盒里面装着一个七窍流血的婴儿。

鲜血淋淋,看上去无比恐怖。

不……

不。

她捂着自己的头,真的是被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吓得不知所措。

吓得几乎崩溃。

她身体发抖,发抖。

完全无法想象,自己刚刚看到的是什么。

身体摩擦着墙壁,整个人很久都无法平静。

是谁这么对她。

是谁这么对她?!

她猛地跑出卧室,整个人跌跌撞撞的跑动2楼楼梯上,是想要求助佣人来帮她处理掉那个邪恶的东西,她刚准备大叫,那一刻又突然安静。

如果她现在让人来帮她,那么她父亲肯定就会知道她被人报复。

而他父亲肯定就会觉得是自己对不起她。

现在他父亲就放不开,要是知道她遭遇了更多的事情,肯定更放不开。

她沉默着,沉默着,终究还是转身回到房间。

她深呼吸,压抑着心里的恐惧。

走过去,走到那个礼品盒的面前。

她狠狠地看着那个礼品盒里面躺着的狰狞的婴儿。

仔细一看就会知道,这其实是一个假的,是一些恐怖吓人道具而已。

她将礼品盒狠狠地盖上。

然后抱着礼品盒下楼,走出别墅将礼品盒扔进了大垃圾箱里面,回来的时候,整个人完全就不是自己了。

她又狠狠地洗了澡,狠狠地清洗着。

她其实不想去想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一幕,但那一刻,脑海里面还是会自然而然的浮现着,浮现着上次自己流掉的那个孩子,她已经很久没有再想起了,她已经很久很久不去想了……

古歆洗完澡将自己包裹在被子里。

本来想要早早睡觉的。

越睡,越是会想得更多。

干脆,坐起来,耍手机。

她突然想起翟安让她发的微博,说什么凌晨1点见。

凌晨1点会出什么大事儿?!

古歆就这么一直等着。

好几次困得想要睡觉,刚躺下来,整个人就又不淡定了。

这个报复她的人,肯定是身边熟悉的人,否则不会那么一针见血的知道,她最恐怖的是什么?!

而那个人……

她就算再笨,也能够猜到。

她咬牙,继续等着新闻。

等到凌晨1点。

突然有人在她最喜欢逛的一个贴吧内爆料,说,“各个视频平台上传了最新的古氏集团的视频证据,地址如下,坐等各位大神的深扒!”

古歆连忙点开地址。

然后播放了一则视频。

视频的内容就是之前赵琦琦拿出来的视频内容,但这次的视频内容很显然,比之前的那个更加完整。

古歆当时也想过找到导演组和后期制作将完整的视频版本拿出来,不过当时几乎所有人的都不再听他们的,而他找到后勤拿到的原始,也是之前就经过处理的,想来翟奕是早就做好了足够的准备。

只是她没有想到,原本已经流失了的视频,怎么又会出现在在公众的视野。

而这样的视频,分明就已经直白的反驳了赵琦琦对电视台的指控!

视频中将工作人员和明星之间的沟通以及最后达成一致曝光得淋漓极致,不只是对其他明星如此,对赵琦琦更加照顾,当时赵琦琦还是这么多明星之中,最不起眼的那个,但电视台导演组依然一视同仁,不仅如此,现在凡人真人秀节目也是,当时让赵琦琦他们需要完成深夜森林攀爬,不仅有工作人员陪同,之前还有工作人员提前制定好了路线,根本就不存在任何危险。

如此轰动的视频之后。

很多不明真相的民众就会知道,到底是谁在故意挑拨是非了。

赵琦琦微博上的人数瞬间长了500万,而这500万人群,几乎是疯了一般的对她咆哮和咒骂。

第二天一早。

赵琦琦关了微博。

大概也是遭受不住网友对她的血喷。

而且她对此,没有做任何正面的回复。

这样的举动,反而是让民众更加的指着赵琦琦的所做作为。

简直是人神共愤,根本就不值得任何人同情。

很多赵琦琦的粉丝开始暴动,觉得自己拥护的明星居然是这样搬弄是非,居然为了让自己炒作起来做这种恶心的事情,还要求赵琦琦出面道歉,要求赵琦琦的团队,出面解释!

新闻蔓延。

古歆坐在办公室,第一次看到古氏的股份得到了稳固。

没有一下跌停,虽然开盘有些小跌。

而在小幅度跌下之后,开始猛涨。

完全是逆袭的,在低迷了这么久之后,第一个涨停板!

古歆其实是有些激动地。

她很想要给翟安打电话,但又觉得,翟安大概也不想听她说太多,所有一切都是他在掌控,他当然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翟安坐在翟氏办公室,确实是在看古氏的股份。

这是他预料之中的事情,发生后,还是会有那么些成就感。

他关掉股票软件,在深想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他故意在这个时候,在新闻最热潮的时候将这些证据拿出来,就没有想过给对方任何翻身的机会。

房门外,翟弘敲门而入。

翟安看着他,恭敬道,“爸。”

“翟安你果然没让我失望。”翟弘说,“今天开始,古氏是不是就可以翻盘了?”

“差不多。”翟安说,“我现在在梳理手上的一些管理制度,让古氏重新开始运作。现在只是对外,对内还有很多矛盾。比如古氏的人才流失,想要重新组织一个团队,需要时间。”

“让那些人再回来不就行了?!经历了这么一出之后,我相信他们也不敢再闹事儿了!”

“嗯,我知道,我会好好考虑的。”翟安点头。

虽然没有直接反驳,但并不认可他父亲的建议。

他并不觉得这些已经离开的人,可以让他们重新来过,机会不会一直都有的,他要的是忠诚!

“翟安,钱我都准备到位了,你先把股份拿到手。”

“好。”翟安答应着,“我现在就去古氏,先把股份的事情落实了。”

“嗯。”翟弘欣慰的点了点头。

这么多年,从自己不折手段接手了翟氏开始,就一心想要壮大翟氏企业收购其他家族的企业,现在终于在他步入晚年时期实现了。

他拍了拍翟安的肩膀,“好好干,以后这些都是你的。”

“嗯。”翟安笑了笑。

翟弘走出去。

走出去后,翟安拿起了电话,表情严肃了很多,“我爸翟弘抵押了多少股份在银行?”

“百分之二十三。”

“好,继续观察。”翟安挂断了电话。

果然是下了血本。

翟安想了一会儿,起身走出了翟氏。

他提前给古正英打了电话,然在到了古氏,古正英似乎也刚好到公司。

股份转让之前就有一个私下协议,而且一切都谈得很顺利,所以生死签约合同也没有花多少时间,翟安拿着合同转让书,让人将所有的钱转给了古正英。

至此。

古氏集团彻底的归属在了翟弘的私人名下。

翟安签订好了协议之后,离开。

走进电梯,坐了一层楼。

电梯停下,就这么看到古歆脸色不太好的出现在电梯口,手上似乎还拿着一个礼品盒。

不大不小。

总觉得在她手上有些格格不入,甚至于,她看到她的身体在微抖。

古歆咬牙。

是,她又收到了包裹。

这次是一只断了的手臂。

不是真的,但做工极好,第一眼绝对不会觉得是假的。

而这次,是快递员直接送到了她的办公室,由她的秘书签收的,签收给她送了进来,她其实已经知道里面有可能是什么了,但怕被人知道,然后传到了她父亲的耳朵里,就让秘书放下了,放下后,终究她还是忍不住拆开,她抱着侥幸觉得可能不是。

事实就是,自己果然把这个世界看得太美好了。

她差点没有真的被里面的东西吓死。

而此刻,她只是想要再次处理了而已。

她没想到,碰到了翟安。

翟安是找她爸说了事情吗?!

她脚步停在电梯口,没有迈进去。

“你先走吧。”古歆说,“我不赶时间。”

翟安看了她一眼。

在电梯门即将关过来那一瞬间,一只修长的手臂突然伸了过来,将她突然拉了进去。

古歆一阵惊吓,目瞪口呆的看着翟安。

翟安眼眸却紧紧的看着她的礼品盒。

古歆抱着礼品盒的手,稍微紧了些。

“是什么?”

“啊?”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翟安问她。

“没什么。”古歆说,“我自己买的小玩意儿。”

“你拿到哪里去?”

“我,我……放车上人,准备拿回家的。”古歆觉得自己真的不太会撒谎。

翟安的脸色稍微冷了些,他大手突然从她身上将那个礼品盒拿了过去。

古歆一怔,“你别打开……”

话未落音。

翟安已经打开了。

打开了,脸色明显也这么抽动了一下。

整个人表情分明一瞬间就变了。

古歆嘀咕着,“都说了让你不要打开了。”

“怎么会收到这种东西?”

“还不是被人报复了。”古歆说得倒是轻松,“我现在拿去扔了,你还我吧。”

翟安却没有任何举动。

古歆看着他,看着他分明脸色不太好。

分明被吓到了。

却就是不把东西还给她。

想来,翟安应该也忍得很辛苦吧。

一般人看到这种东西,都会条件反射的扔掉,然后整个人会尖叫。

翟安除了脸色难看点,没其他举动。

“什么时候开始的?”翟安突然问她。

看她的表情,不像是第一次收到。

“昨天晚上。”古歆老实的回答,“昨晚上出公司大门就被砸了鸡蛋,后来回家就收到一个包裹,一打开就是一个七窍流血的婴儿,然后……今天又收到了这个。”

翟安看着她的模样。

古歆低垂着头,“可能是翟奕吧,他应该很气愤,我和他对着干。”

不可能是翟奕。

就算翟奕现在气得恨不得杀人,但他不会对古歆如此报复。

电梯突然到达。

古歆伸手,准备去拿过那个礼品盒。

翟安却突然大步离开。

抱着礼品盒,走得很快。

古歆就这么看着翟安的背影。

这是,他打算帮她处理吗?!

说真的,这一刻有些受宠若惊。

翟安还是会有那么一丁点在意她吗?

还是仅仅只是出于人道主义。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想!

……

翟安将礼品盒扔掉之后,坐在自己的专用轿车内。

司机开车离开。

翟安拨打电话,“叶恒。”

“翟安,你破天荒了居然主动给我打电话,老实说,是不是想哥哥了?是不是觉得哥哥特别无聊所以想要来安慰一下哥哥,你不知道,在统帅跟前当差,真的不是人干的事情,我不是怕叶半仙气血攻心,我真就回来做我的叶大爷了,这体制内的东西,真的是要人命!你看哥哥一天穿的人模狗样的……”

“表哥现在需要你的支持。”翟安开口,直接将叶恒的所有话都给堵死了。

叶恒顿了顿,口气瞬间恢复冷淡,“那你找我什么事儿?”

“你帮我安排几个人,我有用。”

“你做什么?”叶恒诧异。

“古歆被人报复了,我先查一下,是谁在做!”

“你还放不下那柴火妞?!”叶恒询问。

“不是。”翟安一字一句。

但没有做其他多余的解释。

叶恒似乎是不相信的笑了一下,“等会儿我让人过来找你。”

“嗯。谢谢。”

“兄弟之间就不多说了。”叶恒倒是很大气。

正准备挂断电话的一瞬间,叶恒突然又开口道,“翟安,你知道阿修和陆漫漫离婚了吗?”

翟安一顿,“不知道。”

“他们真的离婚了。”

翟安抿唇,“为什么?”

“具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阿修是被迫无奈,主要原因应该是南家人逼的太紧,阿修没办法。捉摸着可能是障眼法,只是现在想要先顺了他们的意思,而后等握了大权,就应该不受威胁了。”

“这只是你单方面的想法,亦或者说,只是表哥单方面的行为。但是对于漫漫而言,这事儿就是个定局了。”翟安说,说得很明白。

叶恒却突然有些听不懂。

谈情说爱的事情,他本来就没多少慧根,捉摸着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陆漫漫以后不管什么原因都不会再原谅阿修了吗?”

“嗯。”翟安点头。

和陆漫漫从小一起长大,陆漫漫的性格他很清楚。

被人这么背叛,再加上经历的上一世悲剧,就算他表哥有天大的理由也绝对不会让陆漫漫回心转意。

他其实觉得,到最后,受伤害的应该是他表哥。

但既然他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既然选择和陆漫漫离婚,他自己也应该很清楚,最后自己会面对什么。

“那阿修不是很可怜?他这么爱陆漫漫?!”叶恒忍不住说道。

换成是他,他本来就对感情看得不重,对谁都能够得过且过,反正也没有遇到真心的,唐夭夭也不过是让他有些添堵,但真的没有到非她不可的地步,所以他其实是有些不能理解爱情到底是什么,可以让人这般难受。

不过那晚上看到阿修在魅吧的发泄,他想他就算没多少情感,但多少还是用正常人的眼光看得出来,阿修的痛苦。

隐忍着,被迫却不得不那么做的,痛楚!

阿修自己大概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坐上统帅的位置。

而后发生的事情,就真的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控之内!

“你多陪着他吧。”翟安说,“表哥是个很理智的人,就算心痛得要死,该做的事情还是会做。”

“这不更悲剧?!堂堂一国之帅,连自己喜欢的人都得不到?!不仅如此,还得委屈着自己去做一些言不由衷的事情!”叶恒更加想不明白了。

“这个位置,不是如外人看到的那般光鲜亮丽,你现在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觉得爽吗?”

“我仿若瞬间懂了。”叶恒嘀咕着,“翟安你丫的是哲学家啊?!”

翟安笑了笑。

两个人随便再聊了些,挂断了电话。

翟安看着文城的街道,看到川流不息的车辆。

这个城市早就,物是人非!

他又拿起电话拨打,“漫漫。”

“嗯?”

“听说你和我表哥……”

“嗯,离婚了。”陆漫漫说得很淡定,真听不出来任何情绪。

“我就是随口问问。”翟安笑了笑。

陆漫漫也这么笑了笑,将话题转移了去,“这几天是你在帮忙操控古氏吗?”

“差不多。”

“你和古歆之间?”

“漫漫。感情的事情真的不能强迫。”

“你是在说你还是在说古歆?”

“说我们彼此。现在经历了这么多,很多事情看淡了很多。”

“如果真的看淡了,就不会设下这么大一个局了!”

“我没你想的那么好心。”翟安说,眼眸一直看着外面的街道,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有我自己的目的。”

“不管如何,至少结果是我们都想要看到的。”

翟安也不再多说。

“翟安,能够走到这一步,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和古歆在一起。她虽然没心没肺了一点,但人是真的很善良很单纯的,我总觉得应该有个人这么陪着她。”

翟安笑了笑,“古歆需要的是自己长大。”

陆漫漫觉得自己那一刻,反而无言以对。

“不说我了,你以后呢?”翟安又把话题拉扯了回来。

“你觉得我以后该怎么办?”陆漫漫反问他。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表哥大概真的会失去你了。”

“你表哥现在让我住在他的地方,说有空会回来看我的。”陆漫漫说得平静。

口吻中,不难听出很是讽刺。

翟安也觉得自己好像安慰不了,他只说,“他只是很怕失去。”

“翟安,我如果说我现在不想听到任何人劝我什么,你是不是就不会再说了?”陆漫漫很显然不喜欢这个话题。

“嗯,我不说了。有什么需求的时候,给我说一声,没有了表哥那层身份,我们感情还在。”

陆漫漫笑了笑,“好。”

“不打扰你了。”

“嗯。”

陆漫漫挂断电话,嘴角的笑容渐渐隐退。

她也以为她会和莫修远这么一辈子,她也以为曾经莫修远说过的那些山盟海誓是真的,她自己都以为,重生一世不会再这么倒霉,还很庆幸,自己遇到了莫修远……

现在想来。

当时越发的心安现在就会越发的讽刺。

她低头,又看到哪一条彩信。

都已经离婚了,还需要这么每天一条吗?!

……

翟奕看着现在铺天盖地的报告。

整个气得发抖。

刚刚接完了一个董事的电话,对他各种职责。

他手上之所以这么多股份根本就不是他在董事手上购买的,而是写了委托书,由他在特殊阶段接手管理而已,他只是想要利用这些股票从而得到古氏。

得到古氏之后,再将股份还回去,同时再重新分配一些股份出去,以给他们增加利益。

如果不是靠这些利益驱使,也不会有股东真的愿意帮他,古氏大多数中层虽然跟了他,还是有一部分是部分董事手上的,才会让古氏突然走得这么彻底。

现在如果突然翻牌,一切就全部功亏一篑。

翟奕眼眸紧了紧,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接通。

翟奕声音粗暴了些,“赵琦琦,你搞什么鬼,把微博打开,你关了不就是让人觉得你理亏了吗?!你做事情能不能经过点大脑!你以为这样就眼不见为净了?这样只会让别人觉得你承认了对方的指控!”

“你以为我想吗翟奕!我真的是被你害死了!你说什么只要我帮你你就会把我捧到国际巨星的头衔上去,我真实瞎了眼了去相信你,做了这么多捏造事实的事情!我现在被经纪公司封杀,不允许我再出面做任何活动,微博的事情不是我关的,也不是我经纪公司,是被黑客黑的,到现在位置我经纪公司都没有找到破解的方法!”赵琦琦说得火大,“我真的鬼迷了心窍才会帮你,我真是瞎了狗眼!”

赵琦琦比翟奕还要激动。

翟奕紧捏着手指。

他做事情已经够严谨了,当时拍摄真人秀节目的时候,就将原始的所有视频关键部分全部都删除了,而且做了彻底的粉碎,不可能会被人重新利用起来,而且那些东西都是他觉得百分之百可信的人经手且自己当面按着操作的,不会出现内贼也不会是失误!

所以,对方在此刻可以拿出这份证据只能说明,对方在他起心之时亦或者之前,就已经有了这份打算,而且是算准了他会怎么做,就等着他上钩!

翟安!

翟奕气得牙痒痒的。

一定是翟安。

他真是没想到,翟安的心思已经细致到这个地步,翟安是不是从他离开翟氏开始,就一直在他手上动手脚,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等着他跳下去!

“翟奕,我告诉你,我这次要是真的栽了,你也别想好过,我会告诉全世界,我之所以会这么做全部都是因为你的谗言,我会让你和我一样身败名裂,我会让你跟着我陪葬!”赵琦琦完全是崩溃的。

现在好不容易混到现在的地位,突然就从天上掉到地上,这滋味,真的不是人能够忍受的!

她要是完了,其他人也别想好过。

说完,就把电话猛地挂断了!

翟奕狠狠地捏着手机。

此刻的愤怒并不比赵琦琦低,只是更会忍耐而已。

他手上还有很多可以通过媒体的力量来指责古氏不为人道的东西,因为此刻突然的曝光,让他根本就没办法拿出来!

翟安就是有那个能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他现在找不到更好的方法去应对,而这段时间的不有效应对,就会导致事态更加偏向于翟安,更加偏向于古氏集团,他不仅得不到自己当初想要,或许还会因为某些不淡定的人比如赵琦琦,拉着他下水,彻底完蛋!

他怎么可能让翟安得逞。

怎么可能让姓翟的人,这么得意!

他眼眸微紧,狠狠地拿起电话,拨打,“古歆。”

古歆是真的不想接翟奕的电话,她咬牙,“什么?”

“我们见面谈谈。”

“谈什么?”

“你就不想,我放手吗?”

“你会吗?”古歆有些讽刺,“你会真的放手吗?而且到了现在,你放不放手,对我而言也没多大作用,现在势头都已经转向我了,我为什么还要来得到你的那些所谓的好心?!”

“所以你是真的对我半点感情都没有了吗?”翟奕问她,其实那一刻听不太出来他口里面的情绪。

“你对我还有感情?”古歆讽刺无比。

“我承认我在利益面前没办法妥协,但我对你的感情,真的没变,就算我拿走了古氏,我也会等你,我不会再娶其他女人。”

“你说这些话就不觉得心不安吗?翟奕!”古歆狠狠地说着,“其他不说了,利益我们不谈,你给我送的恐怖道具是什么意思?不就是在报复我吗?报复我现在对你的反抗!”

“恐怖道具?”翟奕蹙眉。

“怎么,做了不愿意承认了。”

翟奕沉默了思考了一会儿。

他确实不知道什么恐怖道具。

倒是。

他说,“我们见面,有什么事情当面说清楚。”

“你想玩什么花样?”

“我只不过想要和你好好谈谈,我不想大家最后鱼死网破,我对你一直有所保留!”

“保留?!”古歆冷冷地说着,“这次又打算邀请到你家去吗?”

“地点你选。”

古歆犹豫了一下,“尊尚咖啡厅,今天晚上6点半。”

“好。”那边点头。

古歆挂断了电话。

她不想去见翟奕,根本不想再和他废话。

但她也真的不想收到这些东西。

现在通过快递,以后或许会通过更多她意想不到的方式!

嗯嗯。

漫漫的剧情不着急啊!

等咱们翟安完美的把翟奕KO掉!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