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逼近(2)翟奕的下场/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午6点。

古歆下班去见翟奕。

她总是把人想得太单纯,总是觉得,就算翟奕太坏,也不会坏到要杀人灭口的地步。

不管是曾经她的孩子流产还是任何,她心里面一直觉得,翟奕至少不会真的杀人。

所以她去赴约了。

经历了这么多,仿若总是学不乖。

她坐在尊尚咖啡厅,翟奕早就在等候着,两个人对立而坐。

“吃什么?”翟奕问她。

“皇家小牛排。”

翟奕点了餐。

等待服务员上菜的空隙,两个人又安静了很多。

古歆就这么看着翟奕,看着他还是和印象中一样,也没有什么改变。

人也不会在这么短时间就改变得彻底。

而他们,却真的有点物是人非。

翟奕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小歆,我们为什么走到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古歆抬眸看着翟奕,有些讽刺的笑了笑,“这不应该问你吗?”

“为什么你就如此的不能接受,由我来管理古氏,以后不还是属于我们孩子的吗?”

古歆实在是有些不想多说。

翟奕似乎到现在都还想要来说服她,说服她将古氏让给他。

他就真的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可耻吗?!

她说,“翟奕,你永远都站在你的立场上去对待一件事情,你想过我吗?想过我的感受吗?想过你将古氏纳为己有了我爸又算什么?!我不在乎,我本来对抱负心就不强,我习惯依赖别人,但是我爸呢?!我爸是个男人,他也有他的事业心,你从他手上拿过古氏,他会怎样?!会被万人耻笑吧,耻笑他亲生女儿引狼入室!”

引狼入室?!

翟奕自嘲的笑了一下。

现在起,古歆对他就只有这样的形容了吗?

他有些沉默。

古歆也真的不想再对翟奕发脾气,何况,古氏也不是他们家的了,今天翟安来签了合同,古氏的大头全部在翟氏手上,只是对外还未来得及公布而已,她现在也没有什么资格对古氏有指手画脚的资格,倒是,她今天来的目的,是为了询问恐怖道具的事情。

“翟奕,你可以不用送恐怖道具给我吗?”古歆一字一句,没有委婉的直白道。

翟奕看着古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做了都不愿意承认吗?”

“如果我做了,我就会承认。”翟奕说,“而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古歆蹙眉。

她狠狠地看着翟奕,看着他似乎并没有撒谎的样子。

她其实不太相信,因为翟奕太会算计。

如果不是他一开始就抱着目的和她结婚,他们也不会走到今天的地步。

“我没必要骗你。”翟奕说,“而我也没有这么无耻,用这样恶劣的方式来吓唬一个女人,这种手段,我觉得太低端,而我不屑。”

古歆审视着翟奕。

确实,这种低端的手段,翟奕根本就不可能使用。

那么会是谁在报复自己?!

只是普通的一个,有可能她得罪的人?!

还是说,就是某个明星的忠实粉丝,比如赵琦琦?!

古歆有些若有所思。

此刻,晚餐被服务员送了上来。

两个人都吃得有些食不知味。

古歆真觉得对着翟奕没有办法再自若的相处,她放下只吃了一丁点的牛排,说道,“你漫漫吃,我先走了。”

“古歆。”翟奕一把抓住古歆的手。

古歆看着他。

排斥得很明显。

翟奕说,“现在就这么不愿意和我多待一分钟吗?”

“没有人愿意和杀死自己孩子的男人相处,何况,这个男人还意图用非人的手段去强奸我,我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没心没肺。”说着,古歆抽离翟奕的手,起身离开。

翟奕放下刀叉,放了一些钱在餐桌上。

古歆看着他的脚步。

“我们一起离开。”翟奕说。

“翟奕,我们就不能好聚好散吗?”古歆狠狠的看着他。

“我只是做我觉得应该做的。”翟奕一字一句,很坚定。

古歆咬牙。

她不想和翟奕纠缠,所以不想废话。

两个人坐着电梯从餐厅离开。

到达电梯后,古歆往外走去,叫出租车。

吃饭时间,她也不想司机饿着肚子等她,就让他先回去了。

而她也觉得自己吃不了多久,所以不会太晚也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她站在街道上招揽这出租车,正准备招揽一辆出租车的时候,手臂突然被翟奕强势的拉着,然后带着她往翟奕的车上走去。

古歆很反感,“你放开我,翟奕,我不需要你送!”

翟奕没有说话,蛮横的拉着她走进自己的小车内,然后强势的将她塞了进去。

古歆狠狠的看着翟奕,看着房门被关得死死的。

她怒视着他,“和你在一个单独的空间,我会恶心。”

“马上就不会了。”翟奕说得很冷。

古歆皱眉。

那一刻再粗心大意也会觉得现在的气氛有些不对。

她就这么木讷的看着翟奕突然拿出来一张手帕,然后猛地托着她的后脑勺,在自己还未来得及反抗的时候,手帕直接捂在了她的鼻子和嘴唇之间,她闻到一股奇异的味道,随后,就突然没有了任何知觉!

在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她真的很想骂自己白痴,白痴,白痴!

一次又一次的被翟奕这么算计,自己却毫无半点觉悟!

死了都活该!

而她,没死。

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是一片有些荒凉而空旷的黑。

她动了动身体,才发觉自己手腕被桎梏在身后捆绑住,脚踝也被狠狠的捆在了一起。

她有些惊吓,在准备发生的一瞬间。

身边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嗓音说道,“醒了吗?”

古歆猛地回头,一回头就看到坐在她不远处,大概也有1、2米距离的一个人影,而这个人影在抽烟,烟头的光亮一明一暗。

“翟奕,你疯了吗?!”古歆怒吼!

翟奕将剩下一大半的烟蒂熄灭,然后突然开了一盏浅灯。

灯光打亮,彼此的模样清晰可见。

古歆似乎还看到地上一堆的烟头,怪不得总觉得什么烟雾呛得要命。

她狠狠地看着面前的翟奕,看着他走过来,蹲在她面前,说,“古歆,我真的不想这么多你,如果你能够妥协,如果你不这么倔强,我们可以很幸福的。”

“够了,我不想听到这些话!”古歆愤怒无比,“我真的受够你的不折手段了!翟奕,我一直以为至少我们这么多年,我是了解你的,至少我觉得你不会坏到这个地步,我果然太高估你在我心目中的‘好’!”

对于古歆的质控和怒骂,翟奕嘴角只是微微上扬了一下,似乎已经不太在乎这些,他说,“如果顺利,我不会伤害你,我的目的很简单,只是让你父亲将股份转让给我,让我顺利接手古氏而已……”

“所以说,你永远都不是翟安的对手。”

提到翟安这个名字,翟奕的脸色明显变化得很彻底。

一股毫不掩饰的愤怒,似乎是根深蒂固。

古歆就这么看着他,看着翟奕的情绪,“我爸已经将手上大部分股份转让给我翟安,不,准确说是你们父亲。现在古氏的董事长是你父亲,而非我父亲,你就算做了这么多又有什么用?!我爸手上还有那么丁点的股份,对你而言有什么鸟用?!”

翟奕的脸色冷到极致。

所以做到这个地步,到头来,还是晚了一步?!

他一直以为,就算是翟安出手了,但至少不会这么快,不会这么快古正英就会想通将股票给划拨了出去?!

凭什么古家人愿意将股份毫不保留的给了翟安,凭什么就不能这么给我!

翟奕突然猛地掐着古歆的脖子。

古歆一痛,大吼着,“你放开我!”

翟奕的手指却越发的用力,逼近的脸颊在背光的情况下显得尤其的狰狞恐怖,“是不是你让你爸给翟安的,是不是你让你爸将股份转给翟安的?!是不是你爱上翟安了!说!”

古歆被翟奕的你到弄得呼吸不顺。

脖子处一阵疼痛,身体在那一刻也仿若抽空了一般。

她觉得如果下一秒翟奕不放开她,她就会死在这里。

而翟奕,最终放手了。

古歆猛地咳嗽,然后大口大口呼吸。

刚刚面临死亡的恐惧感,在此刻无限制的扩大,她那一刻终于真真正正的体会到,翟奕有可能杀了她!

“你说我拿你威胁翟安,有用吗?”翟奕开口,声音莫名的很平静。

前一秒分明已经气得很不得杀人。

这一刻,去能够真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翟奕到底是个什么人?!

翟奕到底在人前人后,是伪装得有多彻底?!

她狠狠地瞪着翟奕,狠狠地瞪着他。

翟奕突然从地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古歆,“你别想着逃跑,这个地方很偏僻,几乎没有人烟,而外面我养了两头猎犬,除了我之外,你出去就会被咬死。”

古歆怒视着翟奕,那一刻却不敢多说。

她真的怕了翟奕。

这的怕了这个,她或许从认识开始就不认识的翟奕。

翟奕转身离开。

远远的背影,就这么消失在她的面前。

她听到大门关过来的声音,而这些声音,阵阵回荡在空旷的废旧仓库里面。

她左右环视。

其实她一个人很怕。

她从小就怕黑,怕孤独,这么荒郊野岭,她更怕。

又听说外面有猎犬,她心里的恐惧更是到了极限,她从小就怕狗,再小的狗也能让惊叫连连,此刻,却被人扔在这个地方,到处,安静得如死寂一般!

她不敢轻举妄动,也不知道现在到底几点了,她不知道自己这样睁着眼睛到底多久才会到天亮。

今晚的夜色又出奇的黑,透过废旧仓库那个小小的窗户,看不到任何光亮。

她紧抿着唇瓣,是真的为自己的愚蠢感到悲哀。

分明翟安叮嘱过她让她不要被翟奕约出去见面,可最后,她却自己送上了门。

要真的死在了翟奕的手上……

她身体一阵惊吓。

活着的人对死亡的恐惧,真的是可以让人无助又崩溃。

她紧咬着牙,努力控制自己想要平静也无法平静的内心。

夜晚越来越深。

她不知道翟奕去了什么地方?!

她猜想,翟奕应该是出门寻找翟安去了。

可是现在的翟安,还会真的为了她放弃什么吗?!

她觉得自己都不敢肯定,翟奕为什么还要去做这个的赌注。

赢了不说,输了,就真的身败名裂,还会接受法律的制裁……

而她,有可能就会成为陪葬品。

心里的悲哀说不出来,现在就只有等……

……

翟奕离开了偏僻的郊区,开车直接离开,回到市区后,直接给翟安打电话。

那边接通,“翟奕。”

“古歆在我手上。”翟奕说。

那边似乎捏了一下手指。

“想要让她活还是想要让她陪着我死,你自己做决定。”

“翟奕。”翟安声音冷了些,“这么伤害古歆,你觉得值得吗?”

“没有什么值不值得,在我看来,我努力了这么多年到这一刻都没有得到我所想,我已经到了极限,我劝你不要报警,反正我抱着要么死要么得逞的心在做这件极端的事情,如果你报警了,我大不了就和古歆一起死,至少让你和古歆阴阳相隔,你们永远别想在一起!”翟奕说的语气有些急,口齿依然清楚。

翟安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怎么会觉得我会受你威胁。”

“因为你喜欢古歆。”

“翟奕,当初古歆那么喜欢你,现在你觉得她还喜欢你吗?”翟安反问他。

翟奕眼眸一紧。

“同样的道理,我现在和她的感受一样。而我之所以还愿意这么去接触古歆,只是因为我需要她来帮我得到古氏而已。从很早之前,你就和爸商量要拿下古氏,但因为没有那份势力就把希望寄托在了你和古歆的婚姻上,而我之所以会在你们结婚前夕突然想要和古歆在一起也只是因为听到了你们的对话而想要保护古歆,当时我很爱她。”翟安继续说道,“后来婚姻的不幸让我越渐的抹掉了对古歆的感情,你以为爸真的无条件的让我进翟氏取缔你的位置吗?那是因为我答应了他,一定会拿下古氏集团,他权衡一二,觉得我比你更值得他信任,再加上我确实是他最爱女人生的儿子,所以自然对我更偏心一些,也就放弃了你,让你自取灭亡!”

“你到底想说什么!”翟奕脸色阴沉无比,被翟安这么讽刺,他恨不得杀了他。

“你想要对古歆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我本着人道主义提醒你,不要把自己真的往毁灭的道路上走,那只会让你更加的惨不忍睹,对其他人其实没多大影响。”说完,那边猛地将电话挂断了。

毫无留恋。

翟奕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他猛地将手机让在驾驶室内,响起剧烈的声音。

很好。

一次又一次的,被翟安刺激到这个地步!

一次又一次的让自己,真的不受控的暴怒,恨不得真的亲手杀了翟安。

但这一刻,他没有慌乱,没有意气用事的真的做什么极端的事情,即使这一刻已经到了情绪崩溃的极限,他还是可以理智的冷静下来,冷静下来觉得翟安只是在故意激将。

故意激起他的愤怒让他自己乱了阵脚,从而被趁虚而入。

这个时候,他应该保持理智,保持理智,给点时间让翟安消化。

给点时间让翟安反悔。

他将车子开回家,本来打算打了电话就直接找翟安的,却没想到被他拒绝,他回到他们所谓的新房,他知道古歆怕黑,知道担心,他想的是今晚如果达成所愿就放古歆回去,而这一切真的不怪他,要怪就怪翟安吧!

此刻的翟安,手机紧捏。

他狠狠的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在等待下一个电话的响起。

不到两分钟,那边电话拨打了过来,“翟先生。”

“嗯。”

“我们已经确定了古小姐的地方,在北郊区外的一个荒废仓库里,现在我们的人在这地方,没发现周围有什么其他的人,倒是有两条黑狗守在门口,如果翟先生说此刻进去,我们马上就可以进去将古小姐救出来。”

“不慌。”翟安说,那一刻其实也稍微安下了心。

他其实料到翟奕在逼急了的情况下会对古歆出手。

所以让叶恒给他的人之中,也有人专门在暗处,跟踪古歆的的一举一动。

好在,自己没有存在什么侥幸,侥幸的觉得翟奕不可能真的和古歆撕破脸到这个地步。

而他还是太低估了翟奕对利益的追求。

“你们别打草惊蛇,一直待命在周围,有什么行动,我会吩咐你们。”

“是。”

叮嘱之后,翟安将电话挂断。

他没想过把事情做得太绝。

而有时候,有些底线,真的不能碰!

……

翌日一早。

一早。

新闻突然爆料出一则新闻。

新闻内容很简单,赵琦琦经纪公司发声,说赵琦琦之前在媒体上诉说的和古氏恩怨的行为都是她自己的行为,和公司无关,且目前公司正在对赵琦琦一事儿进行调查和深究,如果事实违背了社会道德违背了做一个艺人的基本准则,公司将会和赵琦琦节约,同时要求她赔偿相应节约费用。

新闻一出。

到处一片哗然。

似乎再一次说明,赵琦琦指控古氏电视台一事儿,存在诬陷。

一时之间,更多的人更相信了古氏集团的清白,站在了古氏集团的立场上,开始讨伐赵琦琦的所作所为。

而与此同时,还曝光了一则视频,视频在文城电视台楼下,在那天古正英昏倒救护车到现场救援时被媒体堵得水泄不通的画面,那则视频也在印证着,古歆当时新闻发布会上的内容句句属实,而在视频曝光后不出半个小时,就有当时参与的媒体公开出面道歉,表示对于迫切想要得到最新新闻采访内容而做出的不正当采访行为很是愧疚,表示了对古氏集团的歉意,同时对作为新闻工作者而引起的社会不良反应深表自责。

陆陆续续的新闻,几乎已经彻底的洗白了古氏。

翟奕狠狠的看着新闻内容,整个人真的无法控制。

他本以为,翟安会松手,不会松手,至少也会有那么一秒的隐忍。

但是没有。

第二天一早,他看到的新闻全部都是翟安丝毫没有半点畏忌的继续做着他自己的事情,对于昨天晚上他以为的那些事情,都没有发生,没有给他主动打电话,反而这么明显的在告诉他,他的所作所为!

果然,是自己真的太看得起翟安了。

是自己以为翟安还是那个曾经小时候,不管他怎么欺负他都不敢反抗!

是他自以为翟安会像小时候那么心慈手软!

他疯狂的笑了。

疯狂的大笑!

做了这么多残忍的手段,隐忍着自己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果真,一切还是都败了!

都失败了!

他再也找不到更好的方式威胁翟安,手上再也没有任何筹码去做交易。

电话在此刻,反而此起彼伏的响起。

她看了一眼。

都是那些当初因为利益说信任他的那些董事,现在都开始暴动了吧……

是他,也会暴动。

是他也会怀疑他的能力。

他猛地将手机砸了个粉碎。

他甚至可以想象,在接下来不久,那些董事就会陆续发声,指责他的过错,赵琦琦也会在自己现在的遭遇下,拉着他垫背,而后,他就真的千夫所指……

他猛地拿起车钥匙,离开了家门。

他开车开得很快,很疯狂。

他知道这个时候,很有可能翟安会找人跟踪他,所以他将车子其实是开去了一个反方向,然后再神不知鬼不觉的用另外一辆车开着去了目的地。

到这一刻,就算是自我安慰,他也不想翟安得了上风。

他停好车,猛地打开仓库的大门,走进去。

古歆在仓库做了一晚上,脸色的憔悴显而易见。

他印象中的古歆从来都不会有如此惨白的模样。

这个女人,一向都爱笑,一向都大大咧咧,所以很多时候看上去都是活力四射,仿若没有烦恼。

当时,被他吸引的,就是古歆的性格。

有时候觉得像天使一般,让他很暖。

而现在,他居然要将天使毁灭。

从此以后,不是他的天使,也不会是其他人的天使。

古歆眼眸直直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翟奕,他尽管一直在控制一直在隐忍,古歆还是敏感的发现翟奕此刻的愤怒,应该是绝望的愤怒。

她心里一紧,不开口说话。

昨晚上的经历她已经不想回忆,但凡外面一点点细微的举动都可以让她整个崩溃,而后却又出奇般的淡定了,一直到天明时刻。

天亮了,不知道多久,翟奕出现了。

出现后,让她越发的觉得,自己现在如履薄冰。

所以人世界最可怕的不是鬼,而是人!

人心,最恶!

“你现在最想要做什么?”翟奕突然开口,有些暗哑的声音,在控制情绪波动。

古歆直直的看着他。

“你现在最想做什么?我或许可以满足你。”翟奕重复。

“你到底想要怎样!”古歆问他,狠狠的的问他。

够了。

她受的折磨已经够多了,她真的不想再这么承受下去。

“我要杀了你。”翟奕一字一句。

古歆整个人一惊,后背一凉。

油然而生的恐惧让她整个人有些崩溃。

“别怕,我会和你一起死。从此以后,我会一直照顾你,我想阴曹地府,应该就没有这么多的,利益可争了!”

“翟奕,你到底是疯了吗?”

“是啊,被翟安逼疯的。”翟奕冷笑着,“他逼疯了我,而我只是想要做我觉得值得的事情。”

“你真的是个疯子!”古歆咬牙切齿。

“那些都不重要了,现在我就问你,你有什么想要做,而我可以满足的!”

“没有!”古歆怒气的说着,“我想要做的事情,你永远都满足不了!”

“而我,倒是有我想要做的事情而你恰好可以满足的。”翟奕一字一句,而后突然蹲下身体,靠近她。

她此刻在仓库的角落,背后就是墙壁。

想要逃离都没有地方可逃。

她狠狠的看着的翟奕,看着他就这么逼近自己。

“你要做什么?”古歆厌恶的看着他,满身的排斥。

“你知道的。”翟奕说。

说着,手指扯着她的衣服。

“有意思吗?翟奕,到这个地步了,做这种事情,你觉得还有意思吗?”古歆问他,看着他的手指,已经开始往她的衣服里面,蔓延。

一股恶心的滋味油然而生。

“没意思。”翟奕说,冷冷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就是这般直白的说着,“我只是觉得,爱了这么多年,真的连碰都没有碰过,死了都不心安。”

古歆冷笑。

冷笑着,就这么木然的感受着翟奕的靠近。

所以终究,她还是得和翟奕发生关系了是吗?!

她看着他残忍的模样,真不知道是自己瞎了哪只狗眼,当初会爱他爱得以为全世界就只有他这么一个男人!

她表情冷漠,身体的不为所动让翟奕有些愤怒。

他猛地一下掐着她的脖子,原本就被他昨天勒红的痕迹,此刻是更加的狰狞,而他手上的力度却半点都没有怜香惜玉,古歆一阵抽痛,却咬着牙根没有叫出一声。

“这儿视死如归的表情,你知道我很厌恶的。你这样让我觉得,你在对翟安守身如玉!”翟奕狠狠的开口,一字一句冷冷的说道,“而我,最讨厌的就是,翟安能够拥有的东西,而我没有!”

“你到底想怎样!”古歆尖叫。

真的已经逼疯了。

她真的已经被翟奕逼疯了。

她讨要他的触碰,讨厌他的亲吻。

她会生不如死!

倒不如现在死了算了,翟奕为什么非要这么折磨她一番!

“唔……”古歆的吵闹,直接让翟奕猛地封住了她的嘴唇。

而她还未反应的空隙,已经让他的舌头直驱而入。

她准备咬他的瞬间,下巴处又被他手指狠狠的禁锢着,力度大到她根本就没办法咬紧牙关。

她只感觉他的唇,在她唇瓣上撕咬,甚至牙齿咬破了她的嘴皮,一阵疼痛。

从来没有此刻这般,很想杀了面前这个人。

那一刻她仿若突然理解了为什么,人真的可以逼到做一些自己原本根本不想去想象的事情。

她眼眸微动。

微动的那一刻,突然看到一道身影,突然看到大门口多了一道身影。

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而她突然的愣怔让亲吻着她的翟奕也有了些本能的反应,他猛地放开古歆,转头,一回头,那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翟安,一脚狠狠的踢在了翟奕的身上,硬是将他踢出了一段距离。

下一秒,翟安猛地蹲下身体,将古歆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带到了自己身边。

整个动作又快又急。

甚至是一气呵成。

就算翟奕此刻也反应过来想要去桎梏古歆,也已经晚了一步,就这么站在和他们一步之遥的距离,对视着他们。

翟安的身后,已经超出了翟奕能够理解的范围,而他还未来得及质疑任何问题的时候,门外突然冲进来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手上拿着枪,一瞬间将他围困住,紧紧的包围了起来。

翟奕眼神中的愤怒,毫不掩饰。

他薰红的眼眶狠狠的怒视着翟安,看着翟安根本没有将实现放在他的身上,看他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的模样,此刻,翟安只是在帮古歆手上和脚上的绳子,解得很认真。

解开后,他起身,对视着古歆鲜红的唇瓣。

唇瓣上的鲜红她的血渍。

翟安用手指轻轻的擦了一下。

古歆有些吃痛的颤抖着。

翟安收回手指,然后带着古歆离开。

由始至终,没有解释一句,由始至终,表情都很淡定。

仿若翟奕被他如此打败,如此算计,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份自傲,毫无得意的自傲,反而让翟奕恨得更深。

对翟安而言,他就如此的不堪一击吗?!

破旧的创库,翟奕被警察拷走。

翟安带着古歆,坐在了他的副驾驶室。

两个人都有些沉默。

翟安开着车,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古歆抿了抿唇。

抿唇的那一刻,唇瓣有些痛。

她忍了忍,说,“谢谢你翟安,我真的以为会被翟奕杀掉。”

翟安捏着方向盘的手,稍微紧了些。

“本来你之前提醒过我让我不要去见翟奕,我总是不听话。”古歆说,低着头,是真的觉得自己做得很不对。

他其实知道古歆会去见翟奕。

她就是不知道,什么叫做防人之心。

古歆看翟安一直没有说话,也不再多说。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一路的到了古歆家的别墅。

古歆下车,看着翟安。

翟安似乎也回头看了她一眼,还是开车离开了。

古歆深呼吸,走进别墅。

因为消失了一天,她爸和她小妈都激动到不行,特别是看到她脖子上和嘴唇上的伤痕后,古正英硬是心疼得要命,“是谁绑架了你,小歆,是谁?”

“翟奕。”古歆坐到沙发上,反而很平静,“爸你放心吧,以后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翟奕被警察逮捕了。”

“这个翟奕真的不是人,当初我还真心待他,现在想来,真是瞎了狗眼!”

“是我瞎了狗眼。”古歆不得不承认,遇人不淑。

古正英以为古歆在难过,连忙就不多说了,反而还安慰道,“小歆,算了,我们就当吸取教训了,现在你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一家人平平安安才最重要。”

仿若,现在也只有用平安来安慰自己了。

古歆笑了笑,“我没事儿,上楼洗个澡休息一下,你们别担心我。”

“嗯嗯,那你上楼休息吧。”古正英温和的说道,“对了小歆,昨晚你没有回来,是翟安主动给我打电话让我别太担心,说今天会把你送回来,要不然爸早就跳脚了,回头得感谢一下翟安。”

古歆怔了两分钟。

昨天晚上翟安就知道了吗?

知道了,还给她爸打了电话,是因为今天一早才找到她吗?

可是他怎么知道,她一定安全!

她真的不想想太多,想太多真的太累……

……

翟安送走了古歆,开车去了拘留所。

翟奕落网。

现在被派送到了这里,暂时关押。

等真的判刑后,才会转移去监狱。

翟安通过一些手续,见到了翟奕。

两个人面对面。

翟奕脸色明显阴沉,他说,“这个局你设了多久?”

“没多久。”翟安说,“从逼着你离开翟氏开始,但没想到用这样的方式结束。我原本打算成全你的古歆的。”

“成全?你以为我会信你?!”翟奕冷笑。

在他心目中,翟安既然能够算计到这个地步,就觉得也是阴暗小人!

翟安说,“要不然,我大可以用你故意撞古歆导致她流产的证据叛逆入罪,我也不需要花这么多时间。”

“我怎么觉得,你只是为了利用我的手得到古氏?!古正英愿意将古氏无条件给你,也是因为我给你搭了一座好桥!翟安,你真的比我想的阴险太多。”

“我说了,我并没打算这么做!”翟安似乎并不想解释。

解释太多,他也不会相信。

他更不会相信,其实他真的把他当过兄长。

算了。

这些对比他们现在关系,说了又有什么用。

“来看看你,只是因为觉得,你或许有什么想要问我,而我,可以回答你。也让你输的得心服口服。”

“你现在是在显摆了?显摆我这么多年的勾心斗角,却最后落得被你算计的下场?!”

“如果没有想问的,我就走了。”翟安不想多说,转身欲走。

“翟安。”翟奕叫住他。

是,他确实有很多想要问的。

他不明白自己做了这么多,为什么到头来居然会输在翟安的手上,他从没想过,他连一个翟安都都不过,他心不甘。

翟安回头看着他。

“为什么你手上会有更多的视频软件,我当时做了彻底粉碎的,我不相信你在我工作人员之中参杂得有间谍,我不相信你有那个能耐!”当时是他亲自挑选且认真筛选的,根本就不可能。

“我知道你肯定会进行彻底粉碎处理,所以我让我一个朋友在古氏的所有电脑上都安装了自动还原软件,我想你再谨慎也不会谨慎到不用古氏的设备来删减粉碎。所以,在你进行粉碎的时候,相应的还原软件就会自动的将你的视频发送至我的电脑上。”

翟奕咬牙。

翟安就是一早就让他自己往下跳?!

如果不做这一部份粉碎,到还不会,就将视频这么发送了出去。

“古歆你是怎么找到的?”翟奕询问。

“知道你会拿她威胁,所以提前在她身边安排了人,你昨晚落脚的地方,在你给我打完电话后下一秒,我就已经知道了。”

“而你昨晚不动,只是因为你想现场抓我证据?”翟奕狠狠地说着。

而他,就这么跳了下去。

不过。

翟奕冷笑,“也说明,你真的不爱古歆了是吗?”

抱歉抱歉!

明天一定早点更新。

周五快乐。

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