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被拒绝/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说明,你真的不爱古歆了是吗?”翟奕冷笑着问翟安,“要不然,在昨天我离开之后,你大可以平安无事且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古歆带走了,还需要今天这一出吗?你为了利益,也开始不折手段了!果然我们流着的都是翟家的血液,龌龊又恶毒!”

翟安对于翟奕的指控,显得很平静。

他平静的看着翟奕此刻愤怒到有些青筋暴露的又极力在忍耐的模样,开口道,“我只做我觉得正确的事情,至于你怎么看待那是你的事情,我不在乎。而我还想提醒你,别做太过极端的事情,你目前法院能够有的你犯罪的证据只有绑架罪,绑架罪。而北夏国是以结果论来判定刑期的,古歆现在安好无事,你的刑期不会太长,保重。”

“你什么意思!”翟奕狠狠的说着,“你这是在可怜我?!”

“怎么想都随便你,这是我觉得我可以做到的最大限度,其他你好自为之,就算你忍受不了被世人的嘲笑而选择了自杀或者其他,我都不会有任何一丁点情绪变化,那都是你咎由自取。”

丢下这句话,翟安真的离开了。

翟奕整个人的愤怒不言而喻,他狠狠的看着翟安的背影,感受着自己此刻的极大的悲哀。

是。

他当时被警察逮捕的那一瞬间,是真的很想自杀,然后一了百了。

他斗不过翟家人也不想翟家人对着他看笑话。

但是此刻。

此刻他却突然不想这么做了!

上次文赟这么自杀他觉得他愚蠢之至,而他自杀后也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同情,反而还有人觉得他是懦夫,被万千人所看不起,有过前车之鉴,他不会让自己落得如此下场!

……

第二天一早。

翟奕被捕的消息就流窜了出来。

大街小巷,铺天盖地。

得到这个消息想要失声大哭的估计就是被蛊惑的那帮董事以及赵琦琦本人。

翟奕都已经落网了,她的所有希望全军覆灭。

唯一的希望就是可以博得媒体同情,显然,此刻找不到任何途径。

古歆看着新闻一边倒,看着古氏又瞬间成为了那个被人拥护和支持的集团,觉得有些欲哭无泪,她真的开始觉得媒体是一群最没有原则而又最看重利益的人,她突然觉得媒体人其实很悲哀,而她莫名还有些小冲动,想要改变现在媒体界的一股不良之风。

显然,就是自己脑袋充血,神经抽风!

她洗漱完毕准备下楼之时,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未知号码,诧异的接通,“你好。”

“你好,我们是文城公安支局,希望你可以到公安局来做一个简单的笔录,以指控绑架你的嫌疑人翟奕。”

“现在吗?”

“上午十点,我们需要你的一份完整的笔录。”

“好。”古歆点头。

有些事情就是应该有一个结果。

翟奕会让自己步入如此万劫不复的地步,也是他自己的命!

她下楼。

楼下,古正英和王薇在饭厅吃早餐,看着她下来,连忙招呼着她去吃早餐。

古歆真的觉得,她爸那老头子有王薇陪着,真好。

总觉得好像在他父亲身上经历过什么生死离别的事情,莫名就是有个冲动,想让他爸能够在步入晚年时享受完他的人生!

她走过去。

佣人将她的那份早餐放在她的面前。

“小歆,你多吃点,看你这段时间都折腾瘦了。”

“再胖点就嫁不出去了,现在流行这种美。”

“……”古正英哑口无言。

是不是经历过任何事情,她女儿都能在第二天满血复活!

古歆微微一笑,说着,“我等会儿要去公安局作笔录。”

“什么笔录?”

“就是指控翟奕的那些犯罪事实。”

“需要我陪着吗?”古正英有些担忧的问道。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我对翟奕也算是真的死心了。”古歆深深的叹了口气,“谁让自己命不好。”

“谁说你命不好了?!”古正英脸色一沉。

“叶半仙说的。”

“他鬼扯!”

“嗯,他就是鬼扯。”古歆笑了笑。

想着要是他爸和叶半仙干上,也妥妥的很有喜感。

“你以后别听算命的乱吹嘘,都是瞎扯扯骗人的。”古正英再次开口说着。

“好啦,我知道了,我也就是多个寄托。否则有时候自己东想西想的,还不得把自己憋死啊。”古歆说得无所谓,“我不说了,吃完饭还得赶着去公安局。”

“嗯。”

一家人和乐融融。

吃过早饭之后,古歆让司机送她去了公安局。

笔录录了1个半小时,古歆把自己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说得详细,警察的话她也一一的回答着,整个过程真的很平静。

完事之后,她准备离开。

离开的时候,为她录笔录的警察说道,“翟奕说想要见见你。我们不强迫你答应,但建议是你可以去见见他,毕竟你们之间关系特殊,上庭的时候我们也希望翟奕可以配合,尽快将这个案子了结。”

古歆犹豫了两分钟,点头道,“好,我去见见他。”

警察说了声客气的话,带着古歆去了拘留所。

古歆就这么见到了一扇玻璃之隔的翟奕。

就经过一晚上的拘留而已,翟奕整个人的血色很惨白,连胡渣都长了出来,显得有些潦倒。

两个人对立而坐,彼此拿起挂在一边的电话。

翟奕对着她笑了一下,“我以为你不会来的,只是抱着侥幸。”

“我不是为了你,而是不想为难了公务人员,他们让我劝你,在法庭上多配合,他们早点结案。”

翟奕沉默着沉默着。

古歆看着他的模样,没有那么心善到,被他绑架被他害死了孩子,还能用正常的眼神看他。

“如果没有什么其他事情找我,我先走了。”古歆显得很淡漠。

“你和翟安还真的很像。”翟奕突然开口道,“他昨天晚上来见我的时候,也是这样,总是不给我任何沉默的机会,似乎是不想多看我一秒钟,而我却很想对你拖延点时间。”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古歆看着他,“我们之间还有什么是可能的?”

翟奕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嘴角的笑容真的很凉,他说,“确实不可能了。所以我到现在,已经落到这个下场,也只是想要对你说声对不起。”

“不用对我说,法律会帮我处罚你的。因为再没有什么私人情感,所以我不想把我的私人感情浪费在你的身上。”古歆眼眸紧紧的看着翟奕,声音冷冷冰冰。

“你终究是变了很多。我一直以为,不管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不会做到这般的冷冷淡淡甚至是云淡风轻,这让我觉得我自己很悲哀。”翟奕脸上有些凄凉的情绪,显而易见。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古歆现在可以对他冷到如此地步,就算是恨也好吧,至少她还对他有情绪波动,而现在她给他的感觉只是,陌生人一般。

古歆看着翟奕的模样,对于他的自嘲,对于在她心目中她觉得翟奕一直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而言,现在这样真的会让人觉得很震撼,还会有怜悯,莫名的,她真的没有半点多余的反应,能够来看他,也真的只是不想为难了工作人员。

翟奕看古歆依然沉默,仿若他不管表现出怎样的一个窘迫她似乎都不在露出任何担忧的情绪,心里是真的有些凉,凉透了的感觉,他说,“昨天翟安来见我,对我说了很多。”

古歆眉头微皱。

说到翟安的时候,古歆就有情绪了。

他真的很不想承认,但他往下说了下去,“我真的有些打击,甚至说是有些始料不及的震撼,震撼翟安爆发的能力,所以问了他为什么会设下这么一大个局让我跳下去。他说从我被他逼着离开翟氏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开始算计我了。算计我的方式,让我佩服,但佩服的同事,我想到,为什么翟奕不用我撞坏你们的孩子而直接判我罪?为什么你知道吗古歆。”

“你想说什么?”古歆咬牙。

情绪明显波动。

翟奕看着她的模样,这一刻就算是挑拨离间,他也一点都感觉不到成就感,古歆的反应越明显,只会越说明,她对翟安的感情越深。他说,“因为他想要借我之手得到古氏。”

“我知道。”古歆说,“我知道你和翟安的方式不同,但目的都是一样的。”

“翟安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翟安了。我现在变成这样,也没想过还有机会和你在一起,我是真的念着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提醒你,翟安整个人早就变得彻底了,翟弘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商人,会算计的东西会心狠手辣做的事情比我狠几倍,就连我这个亲生儿子,只要没用只要没有利润价值就可以毫不留情的抛弃,翟安帮翟弘做事情,他能好到哪里去?!”

“你现在有资格指责别人吗?”古歆狠狠的说,口吻中很是讽刺。

讽刺中,仿若也在掩盖一些自己不能接受的事情。

“我没有指责他,我只是希望你看清楚翟安这个人。其他的商场利益算计我就不多说了,想开一点也许你还能接受,但他也拿你来做赌注,这样的男人真的不值得你托付终身。”

托付终生?!

古歆觉得这个字眼甚是不妥。

她现在想都没想过。

“我绑架你,你知道翟安为什么会这么精准的找到吗?那是因为他提前就在你身边安排了眼线,就是为了让我自觉地跳下去,但他没有考虑过你的安危,如果考虑了,就会在我昨晚离开后就将你救走,而是通过这种方式,抓住我的证据,让我被绳之以法!”翟奕说得透彻。

古歆听得,也很透彻。

她就说,昨晚上为什么翟安会打电话安慰她爸,还说得这么的斩钉截铁。

他大概已经忘了她很怕黑。

他大概是不知道,一个人被绑架后内心会是怎样的崩溃。

何况,他们都觉得,她没心没肺。

“他用这样的方式让你坐牢,挺好的,至少是我想要的结果。”古歆甚至嘴角还拉出一抹笑。

一抹坚强的笑容。

翟奕就看着古歆有些反常但真的在努力接受的模样,其实心里是有些难受,毕竟这个女人他爱了很久也爱得很深,他说,“对不起古歆,我不应该给你说这么多。”

古歆淡笑,不语。

此刻,大概也是说不出来一句话。

“翟安可以很早之前就送我去法院接受法律的制裁,但他没有,而是一点一点通过我的手得到他所有然后再一点一点用他的高明来讽刺我的无能,你想一个正常的男人在知道自己的孩子被谁害死之后第一时间是不是就应该去报警,而他没有,他设么这么大一个局让我来跳,他心里阴暗的程度真的难以想象。我们还是亲兄弟,我做事情虽然不留余地但我绝对不会这般折磨!”

“够了翟奕。”古歆说,“你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要离间我和翟安的感情而已。”

“为什么到现在你还觉得我是这样……”

“我没办法用平常人的视线来看你。不过翟奕,如果这是你的目的,我想你成功了,你安心在里面渡过你的刑期吧,希望你出来的时候,价值观人生观甚至你整个人不要再这般扭曲!”古歆说得狠烈。

说完之后,这次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翟奕嘴角邪恶一笑。

他想,他离间成功了。

古歆可以嫁给任何男人,但是绝对不能嫁给翟安!

绝对。

这是他人生的底线。

他宁愿古歆恨他一辈子,宁愿古歆和他一样受尽折磨,也不能看到他们,幸福美满!

古歆从拘留所出来。

她坐在小车内。

她觉得有时候在知道一些事实真相的时候,真的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

她知道翟安对她没什么了。

但她不想被人这么一次又一次的提起。

她其实心很累。

她其实很想……很想稍微幻想那么一下下。

就算有时候也觉得这种幻想永远都不会成真。

她坐在小车内,迟迟没有开口说话。

司机终究忍不住的恭敬问道,“小姐,我们现在是回别墅吗?”

“不。”古歆说,“我要去另外一个地方。”

然后,古歆说了地址。

司机不敢违背,尽管出门的时候老爷有交代让他一定要在结束后立刻就把小姐送回去,可是小姐脾气不太好,他不敢得罪。

车子往目的开去。

古歆看着面前的小区。

看着小区内熟悉的一切。

她其实在车上停留了很久。

停了很久,蓦然,打开了车门,走了进去。

她没想过曾经这么决然的离开,现在会这么想要重新踏入。

风水轮流转,她终于理解前人的这句话,说得真是有道理。

她走进公众电梯,然后停留在那扇门前。

她隐忍着,敲门。

今天在周末,如果不出意外,如果翟安没有加班,应该就会在这里。

如果加班去了……

她敲了很久的门。

果然。

翟安不在。

也是。

翟奕现在这样,翟安应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接手,比如古氏目前虽然有起死回生的迹象,但终究也变得支离破碎,如果不需要一套完善的管理措施,根本就没办法让电视台重新正常运作起来,而这需要时间。

她蹲坐在地上。

因为不想离开。

怕离开了,就鼓不起勇气再来。

她突然想起文妍,想起那个爱翟安爱到骨里面去的女人,是不是也是这般,经常在这个地方等他回来。

翟安翟安……翟安真的和其他男人都不一样。

他会爱,深爱。

也会不爱,一点都不爱。

换成其他男人,文妍这般的付出,文妍为了他甚至愿意去死……但是翟安还是不为所动,因为不爱,就真的一点都不会爱。

她搂抱着自己的双腿,将头埋在两膝之间。

等了很久。

等了很久很久。

她觉得全身都已经坐得酸痛无比,然后突然感觉到大门从里面打开了。

打开。

她抬头,看着居高临下,手上拿着一包垃圾袋的翟安。

翟安也这么看到了古歆。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的。

入户电梯和公众电梯的门口不一致。

所以他下午加完班回来,并不知道古歆坐在他家门口。

两个人对视了一秒。

翟安将垃圾袋扔进了公众垃圾桶里面。

古歆就看着他来来回回的脚步。

那一刻反而哑然到,说不出一句话。

“你找我?”翟安问她。

“嗯。”

“进来吧。”翟安丢下一句话,然后先走了进去。

进去好一会儿,古歆才走了进来,脱掉鞋后,赤着双脚,显得有些拘谨。

古歆也不想自己这般拘谨,刚刚蹲坐在太久,她是花了好长时间才站起来让自己看上去自若一点,却没想到,出现在和翟安单独的空间,还是这般的手脚无措。

她转眸,看着饭厅摆放的几样家常小菜。

翟安是在自己作晚饭吗?

饭桌上,有着淡淡的饭菜飘香。

“吃过了吗?”翟安问她。

“没有。”

“过来一起吃吧。”

“谢谢。”古歆还是坐了过去。

其实,来这里不是为了吃饭的,但她真的饿了。

中午一直饿到了晚上。

翟安做的饭菜不算特别好吃,但也不算难吃,很家常的口吻。

两个人的饭桌也安静无比,古歆不说话,翟安是怎么都不会开口的。

她默默地的放下碗筷。

翟安抬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继续吃。

古歆就坐在饭桌前看着他,看着他吃饭尤其优雅尤其好看的样子,看着他修长的手指握着筷子,骨节分明……

她突然想起小的时候,想起小时候翟安握笔的样子。

他的钢笔字写的铿锵有力,老师经常拿他的作业本做表扬,而她总是写的张牙舞爪,然后总是被拿来做对比。

想起来,当时她很讨厌翟安。

觉得这个男人就是天生下来给她添堵的。

所以对翟安,从小欺负到大。

翟安也不会太计较。

而现在……

她看着翟安的模样,看着他近在眼前的模样,再也回不到以前了。

翟安似乎并不注意到古歆的视线,他吃完饭之后,放下碗筷,起身收拾饭桌。

收拾完了之后,就开始亲自洗碗。

而她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开放式厨房内,翟安修长而清爽的背影,就是看着他这么一个居家的小举动,就莫名有一种很想哭的冲动,她收回视线,在控制。

分明,她并不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

她安静的坐了一会儿。

翟安似乎是忙完了厨房的一套之后,洗干净手,脱掉了围裙,坐在了她旁边。

她抬头看着他。

“找我什么事儿?”

“我今天去见了翟奕。”古歆说,“上午去录笔录的时候,警察让我去劝劝他。”

“嗯。”

“他说,你做的所有一切其实都是想要通过他的手,得到古氏集团。”古歆直白。

翟安薄唇微动,没有说话。

“还说,昨晚上你就知道我的落脚地,但是你没有将我救出来,是因为你想要当场对翟奕进行犯罪证据的逮捕。”古歆说得平静,即使内心情绪其实波动很大。

她说,“我就是想问问你,是不是真的不太喜欢我了?”

不太喜欢。

他如果回答“是”。

她还可以自欺欺人的觉得是不太喜欢而不是不喜欢。

她等了很久。

其实可能也就一两分钟。

只是有时候很紧张很迫切的想要等待某个答案的时候,会觉得度日如年。

她眼巴巴的看着翟安。

看着他依然冷漠的样子……

她知道她曾经伤害他很大,知道自己曾经做了很多错事儿,知道自己曾经罪无可恕,但是她希望,他可以给他点机会。

时间滴答滴答。

一直滴滴答答。

翟安沉默的模样,让她有些慌。

越来越慌。

她突然跪在沙发上。

跪着,就可以和他坐着差不多高,就可以不用这么仰望着他,而是平视。

翟安眉头稍微动了动,看着她异样的举动。

她双手突然勾在她的脖子上。

翟安眼眸垂下,看着她的手臂。

“你不想回答没有关系,你不推开我就行了……”古歆说,说着,就真的将整个人靠了过去,唇瓣直接往他的唇上靠近!

不要推开。

不要推开,以后我会弥补我曾经做的一切。

也不会计较,翟奕说的一切。

因为,是她不对。

是她先说离开,是她先推开他,所以现在翟安会这样对她,她可以理解。

可以接受。

她的唇瓣,靠近他的唇瓣。

轻轻的一吻,还未印下去。

翟安的纤细的手指,隔开了他们彼此的唇瓣。

所以。

是被拒绝了。

心,碎得一塌糊涂。

但是她没哭。

也没闹,没有让自己看上去很狼狈。

她反而笑了一下。

笑着很主动的放开了翟安,“没什么,我知道了。”

翟安看着古歆强忍着欢笑的模样。

分明眼眶都在泛红了,但还是努力的再让自己坚强起来。

“你别记心上,我也只是……”古歆红着眼眶说,“我也只是觉得大家需要一个结果,否则这样不清不楚我会觉得很困扰。那个,我先走了,谢谢你今晚的晚餐,以后你就是我们家大老板了,还请高抬贵手多多关照。”

说着,古歆从沙发上站起来,还给他很恭敬的弯腰鞠躬。

翟安紧抿的唇,那一刻隐忍在身下的手指在微有些颤抖。

古歆赤脚离开了。

穿鞋子的时候还有些错乱。

她打开房门,关上房门。

房间比刚开始更加安静了。

翟安整个人靠在沙发上,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看得有些发呆。

有些感情大概是错过了……

……

古歆一走进电梯,身体就真的控制不住的大哭了出来。

她刚刚忍得有些辛苦,现在这一刻就有些一发不可收拾。

还好,这个小区一层楼也就两户人家,而且都是电梯入户,公用电梯反而没有人。

她疯狂的哭了很久。

哭得有些天崩地裂。

她其实是想要控制的,是想要自己用最成熟的方式来学着让自己的情绪不失控。

但是刚刚经历的一切让她真的压抑不了。

她压抑不了,想要释放出来。

她甚至没有按下电梯,就这么关在电梯里面哭了很久,哭得自己都觉得自己好像死了老公似的……

确实也是“死”老公。

当知道这个“老公”是别人的而不是自己的,更死有什么区别。

似乎是找到了借口,古歆哭得更加凶猛了。

她整整哭了估计有半个小时,才擦了擦眼泪,妆都花完了跟鬼似的,按下电梯一层,离开。

她走向小区大门口。

决定等翟安的时候,就让司机离开了。

还特地给她爸打了个电话她司机才赶走。

她招揽了出租车。

出租车问去哪里?

她选择去陆慢慢哪儿。

不为什么。

就是受伤了,就喜欢去她哪里寻找点安慰。

陆漫漫真的很有母性光环,小时候没妈,总觉得陆漫漫就可以照顾她一辈子了。

车子听到目的地。

古歆大大咧咧的走进别墅。

别说她现在有多狼狈,反正她在陆漫漫面前,没形象的时间多了,陆漫漫还说她睡相特别不好,能有多丑就有多丑?!

她总觉得陆漫漫在骗她。

她走进大厅。

大厅的气氛明显和她平时觉得的不一样。

她走进去。

走进去就看到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

全客厅的人肃然起敬。

她就算只看到那个男人的后脑勺,也知道是他们北夏国的一统之帅,莫修远。

这还是他当上统帅之后,她第一次撞见。

那一刻,撞见了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她没见过这么大的官,她要不要叩拜,不,现在不叩拜了,鞠躬应该要吧。

脑袋里面飞速转动。

沙发上其他人也似乎都看到了古歆。

包括陆漫漫和莫璃。

陆漫漫眼眸动了动,眼神在示意她离开。

古歆心领神会。

觉得自己是应该避避,她这个人口无遮拦,万一真的得罪了统帅,那还不得斩立决。

这么想着,转身欲走。

“古歆,你是撞鬼了吗?脸抽得跟钟馗似的!准备捉鬼去?”莫璃突然大声开口道。

莫璃很不喜欢古歆。

当然,她不喜欢任何除了她妈之外的其他女人。

古歆也不喜欢莫璃。

她最看不起这种娇滴滴的白莲花,人前人后两副面孔。

本来心里一肚子火,此刻根本就是想都没想的把情绪全部发在了莫璃身上,“是啊,我就是化身钟馗来捉你这千年祸害的。”

“你说谁是祸害!”

“我说你啊!你就是祸害,你不是祸害,你丫的巴着人家王管家不放干嘛?!王管家这辈子都毁你手上了,我都替他的大好人生心疼。”

“你闭嘴!”莫璃尖叫,“我和王忠感情好着呢,我很爱他。”

一边的站着的王忠脸红了。

古歆一脸讽刺到甚至不屑,表情你再说,你丫的尽情装吧。

莫璃一肚子火大,她突然长沙发上蹦起来,跑到王忠面前,垫脚搂抱着他的脖子,一个吻就印了下去。

全场安静了。

王忠整个人都不好了,脸红得已经好冒泡了。

莫璃还这么吻了好一会儿。

莫名觉得这种滋味,也还挺好的。

吻过之后,她转头得意的对着古歆,“看到了吧。”

古歆咧嘴一笑,“反正和我也没半毛钱关系,我也不吃亏。”

莫璃整个人一怔。

她丫的这是被古歆算计了?!

分明都知道,她根本不喜欢王忠还这么投怀送抱!

“古歆……”莫璃尖叫。

莫修远声音一沉,“行了。”

莫璃赌气,但不敢再多说。

“你们先回房去,我们有事情要说。”莫修远冷漠的声音,显然那句“我们”是只得他和陆漫漫。

莫璃嘟嘴,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

王忠也跟上了莫璃的脚步。

古歆识趣的也准备转身回去,刚转身那一刻,觉得好像有些憋屈。

她为什么来见自己最好的朋友,需要这么的不是滋味?!

她又没有招谁惹谁。

古歆离开的脚步突然转了个弯,直接坐在了沙发上,陆漫漫的旁边。

莫修远眼眸微动。

我知道你是统帅,你瞪什么瞪!

我胆子是小,但特么的我也有傲气!

就是不离开。

莫修远看了一会儿古歆,看着她明显是刚刚哭红过的眼眶,明显是妆到花得有些狼狈的模样,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

古歆一脸防备。

这货是准备抽他吗?!

莫修远只是打算先给他们时间。

古歆以这幅面容出现,铁定是因为遇到些事情了。

“莫修远!”古歆叫住他,“你去哪里?”

莫修远转眸看着她。

“我告诉你,我任你很久了,你转什么酷!”古歆拼了。

反正也没有什么比今天被翟安拒绝更悲剧的事情了,她也管不了那么多,倒不如发泄出来更好。

她大声的狠狠的说着,在陆漫漫根本来不及阻止的情况下,噼里啪啦的就吼了出来,“当上统帅很了不起吗?你成为了一统之帅全北夏国的人都得听你的你就可以水性杨花勾三搭四了?!看不起我们漫漫了,看不起我们这种财阀集团,一心想要找个有着政治背景的人助你一统江山是吧?!”

“你果然是渣啊,人渣!当初陆漫漫被你撞了之后我他妈的就觉得她脑袋撞坏了才会找你结婚,今天我他妈的真觉得她是脑袋有问题才会真的爱上你这种败类!还要给你生儿育女,还要留在这里听你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你当这里是什么了,你的行宫?你当我们漫漫是什么了?你的宠妃?!你还真把自己当皇帝了!你丫的可别忘了,你虽然是统帅,但是北夏国的法律从上上上上几百年就已经实施一夫一妻制了,你现在的一举一动,就他妈的是在败坏道德败坏民风,你他妈的就应该浸猪笼!”

震荡的声音,声声的回荡在别墅大厅。

连还未离开的正走到二楼上的莫璃和王忠都目瞪口呆了。

这妞是真的不要命了吗?!

是真的不要命了吧!

好啦好啦,是宅的不对啦。

又放了各位亲的鸽子。

宅二更弥补,好不好好不好?!

嗯,我听到你的声音了,你们在欢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