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不习惯陌生人住这里/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偌大的大厅内。

阵阵回荡着,古歆的声音。

她一口气骂得特爽。

今天经历的一切都是悲剧,大悲剧,好不容可以这么爽的把自己想骂的都给骂了出来,别提多解气。

只是骂完之后。

她能说,她特么后悔了吗?!

她也不想死。

就算有那么一瞬间觉得生不如死,此刻也真的不想死。

肿么办?!

现在这样的局面,肿么扭转。

她僵硬的转头看着陆漫漫,看着她,救助的眼神很明显。

她刚刚真的是抽风,抽风才会这么口无遮拦的,她就说她这种人真的不能见大官,一见面就得惹来杀身之祸。

她咬着嘴唇。

听候发落。

安静的大厅,反而没有半点声音,反而安静到感觉连颗针掉在地上都会有响亮的声音。

要不要这么尴尬?!

二楼上的莫璃那一刻都真心佩服古歆的勇气,给她天大的胆子,她也不敢这么直白的骂她哥,就算偶尔,偶尔也有那么一秒不予赞同他对陆漫漫的方式,但真的敢这么把心里话说出来的,她服古歆!

压抑无比的环境。

陆漫漫正欲开口。

莫修远却突然拿起电话在拨打,“叶恒,你到我别墅来一下,现在。”

古歆一听莫修远打电话,整个人都不淡定。

谁不知道叶恒是黑社会啊。

不会,现在在莫修远面前当差,已经从非法“黑社会”变成了合法“黑社会”了,但性质真没变,都是干些杀人放火强奸民女的事情……

她一屁股坐在陆漫漫身边,拉着陆漫漫的手,明显在讨好。

不管怎样,陆漫漫和莫修远也曾经是夫妻,怎么也爱得山无棱天地合过……

现在,多少能帮她说说好话吧。

陆漫漫那一刻没说。

真的一句话都没说。

古歆也不敢开口直白,就这么眼巴巴的望着陆漫漫。

其实陆漫漫刚刚开口也只是想要送古歆离开,莫修远的电话,分明也是这个目的。

只有古歆这个二货不知道,估摸着还以为自己会被杀人灭口了。

也挺好的。

吓吓她,让她明白对待某些人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

比如现在她对莫修远,就尽量不招惹,尽量不温不怒。

十来分钟。

叶恒气势冲冲的赶了过来,对着莫修远带着恭敬,也有些急切,“统帅,发生什么事情了?”

“把古歆送回家。”莫修远吩咐。

“吓?”叶恒看着莫修远。

这货是开玩笑的吧。

他这么急急忙忙的刚过来,以为发生了天大的事情,比如陆漫漫一气之下突然用菜刀砍了莫修远什么的,现在居然告诉他,让他来送人回去。

他能说他心情很不爽吗?!

很不爽。

他转眸狠狠的看着古歆。

哥现在可在逍遥。

逍遥你丫的懂吗?!

古歆被叶恒这么一看,心更虚了,连忙说道,“我可以自己回去!”

叶恒的脸色更难看了。

古歆更被吓唬到了,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说什么送回家,其实就是在说杀人灭口然后随便找个地方埋了……

越想越恐怖。

她连忙说道,“刚刚我其实也不知道我说了什么,我刚刚好像突然出现了我第二个人格,到现在都还有些恍惚,也不知道这几天是怎么了,可能睡眠不太好,呵呵……”

干笑得,还有些假。

莫修远似乎不想再听古歆啰嗦,使了个眼神给叶恒。

叶恒上前,直接拉着古歆的手臂。

古歆吓得大叫,“你放手,你要敢杀我,我做鬼都不会放开你!”

叶恒难得搭理,大步离开。

古歆挣脱不开,转头又恶狠狠的说着,“莫修远你丫的就是阴险小人,你丫的就是不够大度,你……啊!”

古歆被叶恒狠狠的捂着嘴。

丫的劳资死之前说句真心话都不行吗?!

古歆被叶恒狠狠的塞进了他的小车。

叶恒开车离开。

安静的车内,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古歆就这么满身防备的一眨不眨的看着叶恒。

“哥知道自己长得帅,你也不用这样看我。”叶恒反而一脸轻松。

“你是不是要杀了我?”

“我疯了吗?我又不是杀人狂魔。”叶恒翻白眼。

这柴火妞脑袋瓜里面都想些什么破玩意儿。

“你真不杀我?”

“我做什么要杀你!”叶恒反而觉得莫名其妙。

“我刚刚骂了莫修远啊。”

“你骂他什么了?”叶恒最喜欢听莫修远的八卦了,觉得这样心里解恨。

他已经烦透了这分差事儿了。

但又……对。

责无旁贷。

谁让哥这么有能力!

古歆看叶恒真的不想死要杀她的模样,将刚刚骂莫修远那席话一五一十的重复了一遍,仿若骂一次,爽一次!

估计骂的太认真,没估计叶恒的感受。

叶恒分明脸色有些奇怪。

她连忙捂着嘴,“我,我,我就是随口说说,无心的。”

叶恒脸色依然扭曲。

古歆一把抓住他的手臂。

他抓着方向盘的手都在发抖。

这是要杀人的前兆吗?!

“哥,你别杀我,我是你爸的干女儿你就是我干哥了,我们是一家人,你别动杀念……”

“啊哈哈……”叶恒终究忍不住,疯狂的笑了出来。

他丫的是忍得太辛苦,所以全身才会颤抖,所以脸色才会狰狞的好不好。

他本来想要忍着等古歆下车了才笑的,但是实在是忍不住了。

他完全可以想象莫修远被人指着鼻子骂的时候是丫的什么表情。

简直不能太爽。

古歆被叶恒笑得有些懵逼。

直愣愣的看着他。

叶恒笑了好一会儿,“妹,哥认你这个妹妹了,以后有什么想要哥帮忙的事情,你尽管说。”

“真的?”古歆觉得叶恒反转得太快了。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那你帮我揍一顿莫修远吧,我看他很不爽了,你说他怎么就能够这么渣呢?说不要我们漫漫就不要了,这货太不要脸了,当初漫漫帮他的时候,他丫的到底良心都被狗吃了吗?!”古歆咬牙切齿。

“妹,这事儿哥真的帮不了你,哥也怕株连九族,到时候你也跑不掉。”叶恒说得直白,边说边笑。

想起莫修远吃瘪的样子,就特么的能让他乐上三天三夜。

“也是,我们还是别这么把自己往刀口上送。”古歆点头,觉得叶恒说得有道理,“那要不,你把翟安送我床上,我爽一次。我明天被他伤得,天崩地裂天旋地转天都塌了!”

“……”叶恒真觉得他“妹”脑子有问题。

“开玩笑的。”古歆勉强的笑了笑,“有时候不注意就要把心里话说出来,你别介意。”

“你被翟安拒绝了?”叶恒问她。

古歆点头。

“活该。”

是,她活该。

反正传出去她想要吃回头草什么的,肯定会被人笑掉大牙!

“我等会儿得去恭喜一下翟安,终于摆脱你这个大祸害了。”

“叶恒,你到底站谁那边的啊,我可是你亲戚,你妹妹!”古歆说,觉得好像有点站不住脚,又补充道,“你爸都承认了的,我叫他干爹他也没反驳。”

谁不知道你是强迫的,叶半仙每听到一次“干爹”,估计就会少活一天的节奏。

“你知道翟安的身份吗?”叶恒突然有些严肃。

“你说是莫修远的表弟?”古歆询问。

“所以他算得是上‘皇亲国戚’了。而且他之前还跟着我和阿修一起去培训过,身手了得,大概能耐应该比你见到过的任何一个保镖都强,格斗和枪法是好得吓人。不仅如此,他也是天才型的智商,估计有着莫家血缘的人都聪明得跟仙似的,反正我在智商方面真的是自愧不如。另外,你也知道的,他在摄影方面和绘画方面也是信手拈来,简直是让人不能太羡慕!最重要的,还长得这么帅,虽说没莫修远帅得这么刺激,总之也是人上人。”

“你给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古歆蹙眉。

这货转性了,这么去夸奖别人。

“就是告诉你,你配不上翟安。”叶恒一字一句。

古歆嘟嘴。

她从小到大,还真的没有过这种觉悟。

总觉得不管多高高在上,不管多倾国倾城的人,只要她喜欢,她就从来没想过配不配!

被叶恒这么一打击。

她突然有些失落。

心情很不好。

“你也别太灰心了,收敛点脾气还是可以嫁得出去的。”

“谁稀罕你这么安慰!”古歆不爽。

叶恒将车子停在了古家别墅大门口,“古歆,哥给你说一句真心话。我们当初都觉得你就一柴火妞怎么都配得上翟安,翟安却一如既往,爱你爱得心都快痛死了。而现在,你既然已经推开他了,他既然已经放手,你就别再想要得到他了!他心很纯的,越是纯的心,被伤害了就越难复原。哥劝你死了那条心。”

古歆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叶恒。

叶恒的正经就维持了那句话之后,而后启动车子,嘀咕着“我他妈的真觉得自己酸”,然后一跃而出。

死了那条心……

她觉得她完全被这句话震得头痛欲裂。

叶恒这种人都看得出来,翟安不会原谅她了,她还在努力个什么劲儿。

她摇摇晃晃的回到家,觉得一切都很空洞。

整个人都抽空了一般。

她爸看着她回来连忙上前。

“爸,你别靠近我,我怕我会暴走。”

“……”古正英就这么看着古歆一脸古怪的回到房间。

回到房间,古歆走进浴室。

一抬头看着自己真跟鬼差不多的模样,倒也是把自己吓了一大跳。

刚刚她就是这个模样指着莫修远鼻子骂的吗?!

她自己想想都觉得恐怖。

好在,还活着回来了。

她擦了擦脸上的花得乱七八糟的妆,越擦越觉得心酸,干脆又一屁股坐在卫生间里面,嚎啕大哭了起来!

长这么丑,看着都想哭……

然后。

如此鬼狐狼嚎的声音,就这么在整栋别墅内阵阵回荡。

此起彼伏。

“真的不需要去安慰一下吗?”古正英实在受不了了,问道。

“让她痛快发泄吧!不发泄才真的严重了,能发泄至少不会有什么三长两短。”王薇说。

三长两短……

“好啦,老头子,睡觉了,明天你见到的就会又是那个阳光的天使了,相信我。”

但愿如此!

……

而此刻的莫修远别墅内。

莫修远和陆漫漫,就这么在一个大厅下,彼此坐在彼此的沙发上,不发一语。

古歆走了之后。

反而更加压抑了。

陆漫漫其实不太知道莫修远怎么又回来了。

收了那么大两箱子东西,不应该三个月半年的不出现吗?!

这才,三天?!

陆漫漫想着些事情,就突然听到莫修远的声音,他说,“我要出国一段时间,大概,半个月到20天。”

对她而言,去国外去帝都,有什么差别。

“嗯。”陆漫漫应了一声。

“叶恒不会跟着我去,他会留在文城……”

“南玥椿跟着你是吗?”陆漫漫问他。

莫修远沉默了两秒,“嗯。”

“她是外交官,应该的。”陆漫漫笑了笑。

莫修远知道陆漫漫什么都清楚。

“今晚,我先住在这里。明天下午直接从文城国际机场离开。”莫修远开口道,时候是为了缓和彼此有些尴尬的气氛。

“南玥椿啦?”

“嗯?”

“她会陪着你从这边一起走吗?”陆漫漫问他。

“嗯。”莫修远点头。

“那你去住酒店吧。”陆漫漫说。

莫修远看着她。

“会比较方便,我不习惯陌生人住在这里。”

“南玥椿不会住在这里。”莫修远直白。

“我说的不是她。”

莫修远心里一怔。

所以说的是他了。

“当然,也不想南玥椿因为你在这里而来这里找你,我现在不太喜欢和她面对面,觉得自己少了些底气。你和她去酒店睡吧。”陆漫漫实在不想看到南玥椿。

何况,她稍微作点,男人多少会失去兴趣。

睡?!

莫修远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也没觉得自己用词不对,她说的睡也只是住的意思,没其他深沉意思,当然,如果有什么意思,那也是顺其自然的事情,吗修远既然选择离婚,也就选择顺应了南家,顺应了南家,要不要顺应南玥椿,有什么差别?!

“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要走,就早点去酒店休息。”陆漫漫说着,就起身离开了。

走了几步。

回头还是看着莫修远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她沉思了一秒,还是转身回来了。

莫修远其实是有些诧异的。

他抬眸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停在他面前,“孩子是你的,要看看再走吗?”

莫修远一怔。

陆漫漫弯腰,有些费力的直接拉过他的手壁,避开了他的手指,然后将他的手放在了她的肚子上。

莫修远就这么感觉到她圆鼓鼓的肚子,还有些温热的温度。

“上次你离开的时候,很担心宝宝的情况是不是?”陆漫漫说,“宝宝很好。”

莫修远只觉得,手心间,都是她身上暖暖的感觉。

而在那一刻。

他手指的地方,突然动了一下。

莫修远看着她。

其实,他有偷偷的感受过,在她某次睡着之后,他几乎摸了一个晚上。

可是当时,孩子还太小,动的不太厉害。

这次,真的是很明显的触动,他感觉他手指下的肚子,都鼓出来了一块。

“正常的胎动。”陆漫漫说,对着他说道,“宝宝很好动。”

“嗯。”莫修远点头。

然后,手指轻轻的在他肚子上,轻轻的抚摸鼓起那个地方。

他不知道是宝宝的小手还是小脚亦或者是小屁股小脑袋,他是真的觉得,很暖。

心都暖化了。

安静的彼此,莫修远抚摸了好一会儿。

宝宝似乎是感觉到自己父亲,动得比平时都大了些。

“动得这么厉害,你会难受吗?”莫修远问她。

“一般不会。”陆漫漫说,“但是太长,会担心是不是缺氧,就像上次一样。”

“哦。”莫修远不自觉得将手收了回去。

总觉得,自己摸着的时候,动得更厉害。

陆漫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慢走。”

分明有些触动,但在这一刻,却反而有苦说不出。

莫修远点头,然后起身离开。

陆漫漫看着他的背影,也转身上了楼。

如果没有这个孩子。

或者,他们之间就什么都不是了。

二更求月票!

明天不出意外继续二更补充亲们!

所以赶紧的,说宅是亲妈。

妥妥的亲妈!

群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