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感情的天枰(1)/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歆陪着导演组去了山城。

这是一座建在山上的城市,到处小巷石板,到处高楼大厦,到处霓虹灯光。

整座城市给人的感觉繁荣中夹杂着古色古香。

很多艺术家喜欢在这里流连。

古歆觉得自己毫无艺术细胞,就是一个俗人,估摸着这种地方适合漫漫来,不是她。

她无聊的看着剧组的拍摄。

看着大家玩着游戏,挑战项目。

消磨时间的方式很多种,干嘛非要用这样的方式。

她的抱怨反正也没人听得到,她离开文城的时候,她爸还很欣慰的说她总算是长大了,终于可以为工作出差。

她能说她特么的就是被发配边疆嘛。

等着剧组终于收工。

其实都已经华灯初上,晚上8点了。

她饿到现在,山城人民爱吃辣椒。

正和她意。

她捉摸着今晚去吃火锅,一个人无趣,就去约导演。

导演说他不吃辣椒。

古歆也不强迫,倒是这期的明星嘉宾乔甜听说古歆要去吃火锅,跑过来说着,“咱们一起去吧,我也爱吃辣椒。反正明天拍了就收工了,今天稍微放纵一下。”

“不太好吧。”古歆看着乔甜一脸兴致。

毕竟她是明星,万一被人认出来引起躁动,那还得了。

“这地方明星来得少,很多人都认不出来我的。我们找个环境好点的地方吃就行了,没事儿,我以前也经常溜出剧组去吃东西,正好这两天经纪人不在,有他在又要不准我吃这样不准我吃那样了。走吧走吧。”

古歆耳根子软,而且也确实没有找到人陪吃,就答应了。

两个人离开剧组,去外面吃火锅。

古歆看着乔甜比她还能吃,是真的敞开肚子在吃。

这是有多饿啊?!

简直就像刚经历过灾荒似的!

两个人吃完之后,古歆也不敢逗留,带着乔甜回去了,还特别把她送去了酒店安顿好了之后才离开的。

想着真人秀真不能出什么纰漏了,再出纰漏,估计古氏就被她折腾没了。

这么回到自己的房间,洗完澡敷面膜正打算睡觉,房门外突然响起工作人员的敲门声,急急忙忙的说着,“古小姐你睡了吗?刚刚乔甜送去医院了,说是食物中毒,今晚上就你跟着她在一起,她都吃什么了?!”

古歆猛地打开房门,说着,“我们就吃了火锅啊!”

“你怎么带着她去吃火锅啊,明星都很注重吃的,这么辛辣的东西,基本是禁止吃的。”工作人员真的是有些捉急。

“那现在,我们去医院看看。”古歆也有些被吓到了。

“走吧。”

古歆急急忙忙的和工作人员一起跑去了医院。

医院里面乔甜在急救室里面。

王导和其他工作人员都在医院走廊上等着,古歆也等着,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总觉得自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

乔甜被推了出来,所有人连忙赶了过去。

“怎么样医生,是食物中毒吗?”王导连忙开口问着。

古歆也这么眼巴巴的看着医生。

“也算是吧。不过没中毒那么严重,是食物过敏。乔小姐对胡椒过敏,现在全身都起满了红斑,还好,正常过敏范围,输点水,吃点药,大概一星期就能够恢复。”

“需要一星期?!”王导忍不住开口道,又转头看了看乔甜完全过敏得无法看的脸颊。

他们明天还有点尾声没有拍摄完!

古歆整个人也不好了。

乔甜欲哭无泪,“我也不知道我胡椒过敏,以前经纪人都不准备我们吃太燥热的东西……”

“算了,你先养病吧。我给你经纪人打电话了,应该连夜会赶过来。”王导说着。

“不是吧!”乔甜哭死。

她不被经纪人骂死。

她转眸看着古歆。

古歆才真觉得自己生无可恋了。

第一次跟着剧组出来做事情,就捅这么大的篓子出来。

“你跟我来。”王导把乔甜安顿好了之后,叫着古歆。

古歆跟上他的脚步。

“乔甜肯定不可能再拍摄了,这事儿我也兜不住。”王导说,“明天乔甜还占大头,如果突然没有了她根本就没办法录制了。”

“你给翟安说了是吧。”

“我也没办法。先给他汇报了,之后怎么安排,看翟总的意思吧。”

“嗯。”古歆点头。

古歆深更半夜才会到酒店。

整个晚上都是睡不着的。

也不知道翟安会怎样,应该是对她失望透了吧。

第二天。

因为乔甜的事情,剧组的拍摄工作就耽搁了,而又没有接到上头的最新通知,所以拍摄组暂时放假一天,在山城自由活动。

一大早,古歆去找王导。

敲开房门就看到翟安在王导的房间。

她顿了顿,准备离开。

“古歆,你过来。”翟安叫她。

古歆咬唇过去。

翟安这么早就到了这里,是不是也是昨晚连夜赶过来的。

“我现在在和王导商量这期节目的录制工作,你坐下来听一下。”

“嗯。”

翟安转头对着王导,脾气是真的很好,他说,“我们现在的情况是,乔甜不能拍摄了,可下面的内容又非她不可。时间上我们也很紧。”

“是。我昨晚上也想了很多,换明星其实也可以。”王导说,“到时候就说乔甜突然生病中途停止了拍摄,由其他嘉宾来代替她参加。”

“人选好了吗?”

“我的建议是,让我们下一期的嘉宾提前来。”

翟安点头,“我去沟通一下。”

“好。但是时间上,我们这边很紧,因为还涉及后期剪切,我们都是新的团队,还需要磨合,所以时间要留的更加充裕。”

“我知道。”

“还有翟总。”王导开口道,“现在乔甜的经纪人闹得很凶,昨天半夜给我打电话让我们剧组给个说法,不管怎样他们是在我们这里出事儿的,我昨晚搪塞了一番,今早又开始闹,我也招架不住了。”

“这事儿我来处理,你安抚其他工作人员及真人秀嘉宾,准备好接下来的拍摄。”

“好。”

翟安又和王导说了些事情,才带着古歆一起离开了。

古歆跟在翟安的身后,整个垂得很下去。

两个坐上翟安在剧组的临时轿车内,让司机开车去医院。

这个时候肯定是去看乔甜。

车子边开,翟安边给上一期嘉宾的经纪人打电话说提前来录制节目的事情,好说歹说,对方似乎才答应说可以谈,但都没有一口答应说可以。

打完电话,差不多也到了医院。

翟安又带着古歆去医院。

到乔甜住的病房门口时,翟安叫住她,“古歆,你知道我们进去做什么吗?”

“解释。”古歆说。

“不是,是道歉。”

“其实不是我的错,当时我出去吃,是乔甜死活要跟着我一起去,我当时也有拒绝……”古歆试图为自己解释。

“我会告诉你,你说的这些都没用!我们和明星签订的协议中,安全条约写的清清楚楚,明星在拍摄期间不管做任何事出任何问题都是我们电视塔的责任,更别说,是你带着她一起出去的。”

古歆咬唇,她没想这么多。

翟安也不再多说,推开房门。

里面乔甜还躺在床上,脸蛋简直惨不忍睹。

经纪人这么冒火似乎也理所当然,毕竟明星是靠脸吃饭的!

“大伟哥。”翟安主动招呼。

大伟看了一眼翟安,脸色不见好转,声音还很讽刺,“翟总亲自来,真是受宠若惊。”

“出现在这种事情也是我们的疏忽,我们会给予乔小姐和经纪公司相应补偿的。”

“补偿?我们甜甜要是脸毁了,你用什么补偿?”

“消消气,医生说了,只是普通过敏,一周时间就能完全好。”

“你知道这周耽搁了我们甜甜多少通告吗?!”

“我知道,我们都愿意承担。”翟安说得诚恳。

“你这么说,虽然我气没这么大了,但怎么都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大伟哥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我们可以满足的,尽量都满足。”

“我这个人也直率,也不喜欢拐外抹角。我手上有一个艺人,不温不火的,但也确实是吃苦耐劳有实力,就差点火候。我是希望,你们后面几期节目,拿一期来让她做明星嘉宾。”

翟安有些沉默。

这种谈判倒是经纪公司最喜欢的伎俩。

一般名气大的艺人在签约的时候经纪公司都会塞一个不太火的艺人,就是为了不放过任何机会的给自己经纪公司的艺人更多表现的机会。

“不行?”大伟看着翟安。

“不是,主要是后面几期节目都已经确定了明星嘉宾了,有点为难。”

“我不介意我们家夭夭和另外的明星一起参加,且出场价格方面,我不会要求太高的。”

“好。”翟安点头。

都说到这个份上,再拒绝,彼此都挂不住面子。

大伟听着翟安答应,才稍微脸色好了些,“还是翟总通人情。我手上的艺人叫唐夭夭,回头我就让她准备一下。”

“唐夭夭?”古歆问他。

“你认识吗?古小姐。”

“呵呵,算是吧。”古歆笑了笑,转头看着翟安。

翟安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

“认识就更好了,夭夭还要你们多多帮助,她其实很有潜力。”

“嗯嗯,很有潜力。”古歆连忙点头。

大伟听到这么夸奖自己艺人心情又好了很多,还主动和他们聊了会儿天,亲自送他们离开。

离开医院。

古歆又跟着翟安坐在小车内。

车子直接开向酒店。

古歆下车的时候,翟安叫住她,“给你二十分钟收拾,我们的飞机还有五十分钟。”

“什么?”

“跟着我回文城。”

“哦。”古歆点头。

然后赶紧下车,急急忙忙的收拾行李,急急忙忙的跑下来。

打开车门坐进去那一刻,呼吸完全不顺。

翟安也就看了她一眼,带着她去了机场。

因为时间特别赶,到了机场几乎是小跑上的飞机。

累的真的是够呛。

飞机坐了2个小时左右,到达文城机场。

接着,马不停蹄的直接赶去了一个饭局。

饭局是下一期嘉宾的经纪人,翟安请他吃饭,也是为了谈明天进组录制节目的事情。

在餐厅包房等了半个小时左右,嘉宾和她的经纪人到。

翟安将事情说了一遍,又给对方提高了至少一倍的出场费才勉强答应。

接着就是吃饭,喝酒。

反正北夏国的饭局,从来都缺不了酒水这种东西。

翟安喝得还有些多。

古歆知道他酒量不好,就开始帮他挡酒。

但这些都是酒桌上的精儿,哪里不知道她的意图,而且古歆的酒量在圈子里面也是传开了的,就死拉着翟安喝。

翟安也不拒绝。

反正应该喝了超出他平时几倍的酒量。

到最后,送走嘉宾和经纪人后,翟安就去厕所吐了。

吐得撕心裂肺。

古歆在厕所外等他。

他吐得似乎有些多。

而且在里面待了很久才出来。

出来的时候,脸色都已经惨白了。

古歆上前准备扶他。

“不用了。”翟安有些冷漠。

古歆觉得自己有些尴尬,就这么陪着他一起离开餐厅。

天色已经黑暗无比。

城市灯光倒是很亮。

她跟着翟安上车。

翟安似乎很不舒服,整个人眉头皱得很紧。

一路上古歆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总觉得自己好像给翟安惹了很多麻烦。

车子先到了翟安的住处。

古歆也知道翟安不会让她送,就没有下车,看着他下车只说了句,“对不起,翟安。”

翟安抿着唇似乎是沉默了几秒,他说,“古歆,你的工作表现会直接影响你能不能继续留在古氏工作,这次的事情你也知道自己捅了多大一个篓子出来,到现在都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需要去努力,且浪费了很多人力物力。”

古歆低着头。

第一次被翟安这么严厉的批评。

虽然知道自己做得不太好,但一路过来翟安也没有真的责备她,她都以为,翟安很包容。

包容只是因为,懒得多说吧。

“自己多想想吧。”翟安打开车门离开了。

古歆就看着他的背影。

酒醉的感受她比任何人都懂,简直生不如死。

她控制情绪。

觉得这个时候忧伤会变得很惨。

本来就觉得自己很无能了,再真的这么放弃了自己……

她承认她很容易自暴自弃。

她平静的对着司机说道,“麻烦你送我去机场。”

“机场?”司机诧异无比。

“嗯,去机场。”古歆重复。

她去山城。

做事情,总得有始有终!

……

翟安真的是头痛欲裂,天旋地转。

他躺在床上,是真的很难受。

这件事情发生得有些突然,他是在接到通知后就放下手上的事情赶到了山城,几乎整夜没有休息,而后又马不停蹄的一直在处理工作,他的习惯没办法在其他地方比如车上,飞机上睡觉,所以相当于,24小时没有闭眼了。

今晚,大概也没办法好好入睡。

明天的事情已经排满。

他忍着想吐的冲动,看着电话铃声响起。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通,“表哥。”

“翟安,翟氏和古氏的收购情况怎么样了?”

“现在正在暗地和我妈做百分之八的股份转让,转让后我就有百分之三十三的股份,相当于就是翟氏最大的股东。至于古氏集团,我已经和古氏其他股东谈了相当于百分之十的股份在手上,大头现在在我爸那里,有百分之三十五,我正在通过一些手段,让我爸用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变卖一部分出来,不出所料,大概这周内就可以得手。”翟安尽量让自己说得清楚。

“你抓紧时间,把两家公司的拿到手。之后,还有收购另外一个。”

“还要收购谁?”翟安询问。

那边突然有些沉默。

翟安这么聪明的人,自然一下就能够想到。

他抿唇,“表哥,真的需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那边依然很沉默。

沉默,其实不是犹豫,只是不想说出口而已。

翟安也不多说。

有些事情,他站在感情的天枰上,也不得不,做出选择。

二更求月票。

别催了。

从此之后,到这卷结束,都是漫漫的大剧情了。

别你们闹得头大。

宅去歇会儿!

再吼一声月票。

淡胭脂《豪门婚宠之诱妻入局》

“身败名裂的滋味如何?”

参加前男友婚礼,准新娘宋妍附在她的耳畔,轻声问道。

苏浅暖抬手给了她一巴掌。

“不如你来告诉我,这一巴掌的滋味如何!”

面对众人惊愕的眼神,苏浅暖巧笑嫣然。全场寂静。

唯有一欢快鼓掌。

“不愧是本少爷的女人,够威武!”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俊美男子坐于轮椅之上,眉目飞扬,恣意慵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