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天枰(2)漫漫,你做好准备/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剧组发生明星艺人过敏事件后的一周时间。

古歆跟着拍摄组从山城离开,回到文城耽搁了一天,又跟着拍摄组去了襄州录制,一副打算死磕拍摄组的节奏。

翟安在这一周也特别忙。

忙着在股市上动手脚。

忙着想方设法让翟弘的持有的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硬是拿了百分之十五出来拯救古氏的股市动荡。

至此,翟安有了古氏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

而翟弘仅百分之二十。

且还有百分之十抵押给了银行。

翟弘手上真正持有的股份,开始报警。

翟弘反应过来的时候,也发现自己似乎是被谁算计了,也怀疑过翟安,但翟安的不动声色以及半点表现都没有让他还抱着侥幸相信着他,且对于庞大的资金流,他确实不相信翟安能够有那份能耐!而且目前翟氏和古氏,均没有人站出来说谁持有的股份比他多,他也就理所当然的觉得自己依然是两家公司的最大股东。

况且媒体这段时间也把他吹嘘得很厉害,说他一时之间成为了文城四大家族中两大家族的董事长,爆发力惊人。他很享受这种荣誉感,翟奕的利益攻心大概就是遗传与他,不折不扣。

所谓成也自大,败也自大。

翟弘享受着这份荣誉,就更加怕自己的荣誉突然消失。

翟安也抓住了他这方面的短板一针见血,古氏的股市但凡有一点点动荡,翟弘都会变卖一些股票出来,融入更多的资金去让股市升值,他迫切的想要让古氏集团在他的带领下,更有价值,也就更会得到更多人的追捧。

到现在为止。

翟安成了翟氏和古氏暗中最大的股东。

从进入翟家商场那一刻开始,从他答应帮助他表哥开始,他实现了他的第一个承诺。

实现了自己在商业上,崭露头角。

而在两家公司的股票都在自己手上后,翟安却反而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有成就感。

他表哥开始让他收购第三家。

其实不难。

因为合作紧密,他毁约,他赔偿,陆氏会因为他们终止了手机系统的供应,坚持不过半年时间。

即将7月的天。

终究热了起来。

翟安将最后一个收购方案写完,看着方案有些发呆。

他点好保存,从自己的办公椅上站起来。

上午十点,外面的阳光已经毒辣,照耀着的文城也变得更加璀璨了起来。

他终究还是拿起电话,拨打了过去。

“翟安。”那边声音温和而动听。

翟安隐忍的唇角,开口道,“漫漫,你做好准备。”

陆漫漫窝着手机沉默了一会儿。

她很聪明。

他让她做好准备,肯定知道他要对她做什么。

当然她不相信翟安是自愿来对她怎样,如果是被迫,如果是他人要通过他的手段来对她做什么,不用想也知道,是打算在商场上对她动手脚了。

她料到了。

从莫修远选择和她离婚那一刻开始,她就料到,总有一天会重蹈上一世的负责。

文城四大家族财阀之手,这个身份太招摇了。

“漫漫?”翟安没有听到那边一丁点声音,又开口。

“哦,我在听。”陆漫漫说,“没什么,我理解。”

理解?

翟安反而有些不能理解。

“如果没有猜错,你现在应该掌握了翟氏和古氏了吧,准确说你应该是两家公司的最大股东了。莫氏财团就不说了,本来就是莫家的,之前莫修远就给我说过他持有大量的股份。文城四大家族,就剩下我们陆氏了,他不可能还会让这种大财阀这么嚣张的活下去,他会想办法收购了,将所有的经济大权掌握在他自己人的手上,巩固经济,也是巩固政权的一个有力手段!”陆漫漫说得清楚。

翟安无力反驳。

还好。

陆漫漫比较理智,仿若什么事情都可以接受。

“其实不能接受。”陆漫漫突然开口,“我说能够理解,却真的接受不了。我是不是给你说过我比你们都多活了7年?我多活的那7年,就是以我被他杀以及我们陆家破产而结束。重生一世,我是想要改变这种命运,可惜事与愿违。莫修远最残忍的地方在于,他会让我眼睁睁看到我上一世都不敢面临的事实,血粼粼的发生在我面前。”

“也或许他有苦衷。”翟安试图劝说。

“每个人都会有苦衷,当年文赟害死我,也有他的苦衷。他为了找到更好的政权依靠,他为了得到更大的经济利益,他为了让他们文家这么多年更上一层!如果重生一世我会因为他的苦衷而原谅了他,那你觉得我这辈子还可能遇到莫修远吗?!”

“我不知道该如何劝你。”翟安耸肩,无奈。

“不用了翟安。”陆漫漫真的很平静,“没杀我,我算是万幸了!”

“表哥不会杀你!”

“谁又知道?!”陆漫漫讽刺的挂断了电话。

莫修远说过的话,又有几分是真的可以信任的。

他说他结婚就没有想过离婚?!

他说总有一天他会清清白白的回到她的身边,和她双宿双飞。

结果呢?!

她到底还可以信他什么?!

信他还爱着自己,对自己有着隐忍吗?!

她只觉得她曾经经历的一幕一幕,就这么又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原来她真的没有那份能耐,改变自己的命运。

就算经历不同的人,还是会经历一样的遭遇。

她情绪真的有些波动。

真的被牵扯到一些波动。

她捂着自己的肚子,总是在情绪紧张的时候,会止不住的子宫收缩,肚子会变得特别硬,特别不舒服。

“王管家。”陆漫漫叫他。

王忠在一边打扫卫生,听着他叫自己,连忙走过来,“陆小姐。”

“麻烦送我去一下医院。”

“是哪里不舒服吗?”

“嗯。”陆漫漫点头。

尽管看上去很平静,实际上,脸色已经有些不太好了。

王忠连忙扶着陆漫漫出门,坐在小车上。

他一路开车去医院,扶着陆漫漫走进去,经过一系列检查,又是输水。

她都觉得有些对不起肚子里面的宝宝,仿若怀孕这一路,不仅在心情上受到影响,还让宝宝在身体上也受到影响,医生都给她说了几次了,让她放宽心,让她注意情绪和心态,以她现在的情况,真的很容易早产。

而早产的孩子,各方面身体条件都比不上成熟的孩子。

她躺在医院的大床上,看着天花板,有些若有所思。

输完水,又是下午了。

医生再次叮嘱了她的情况,才让她离开。

她走出医生办公室,走在长长的走廊上。

远远地,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不对,应该是两个。

只是有一个被那一个横抱着,步伐有些急促。

而那个被抱着的人脸色不好,身体很虚弱的靠在那个人的身上。

生病了吗?!

陆漫漫眼眸微动。

去了国外这十多天,回来就生病了。

她就这么蓦然的看着莫修远抱着南玥椿,看着他急速的往前走着,身边跟着一些黑色保镖,然后逐渐的开始在清场。

做爹很明显,气势很大。

她想她也是被清场的那一员,所以抓着王忠,让他扶着自己往电梯走去。

擦家而过。

陆漫漫终究停了停脚步。

她转头看着莫修远小奔跑的抱着南玥椿走进了妇产科。

妇产科。

产科……

所以。

是怀孕了吗?!

怀孕了还让她四处奔波,莫修远做得也太不称职了。

她在王忠的搀扶下,离开了医院。

王忠看着车,一边开车,一边透过后视镜看坐在后座的陆漫漫,总觉得陆小姐太冷静了。

刚刚和统帅擦肩而过的时候,陆小姐好像连半点反应都没有。

他当时都忍不住想要问统帅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医院,南小姐怎么了?!

“别猜测了,认真开车。”陆漫漫说,“我现在唯一的的支柱就是,把孩子顺利生下来,尽量让自己身边的人,活着。”

王忠有些无奈。

以前的陆小姐,分明不是这样的。

以前的陆小姐,分明很有气势的。

现在……

统帅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车子到达别墅。

陆漫漫吃过王忠做的饭之后,回到房间休息。

她现在需要休息。

医生说,睡觉可以让身体得到更好的放松,但也不能让自己一天睡得太久,任何事情适量即可。

她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睡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清醒了。

感觉是被梦吓醒的。

很久不曾想过的上一世被车祸撞死的画面,又这么狰狞的浮现在了自己面前,别说是什么先天性预兆!

她深呼吸。

没有大吵大闹没有情绪崩溃,只是去浴室洗漱了一番,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下楼。

她下楼,是打算走别墅里面稍微走动一下。

一个人把自己关在一个房间里面,在自己心情也特别不好的情况下,很容易把自己逼疯。

她下楼,一步一步下楼。

然后看到了客厅沙发上坐着的莫修远。

莫修远转眸看了她一眼。

陆漫漫也这么直直的看着他。

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彼此,终究是莫修远将视线转移了。

陆漫漫笑了一下,笑容其实是有些凉的。

她按照自己的步伐,走到了莫修远的沙发旁边坐下。

莫修远满脸疲倦,大概是真的累了。

她甚至还看到了他眼眶中的红血丝,很明显。

“累了就去休息吧,这是你的地方。”陆漫漫突然开口。

莫修远身体似乎是顿了一下,说,“我就是坐一会儿。”

“那你随便坐。”陆漫漫真的很平和的说着,说完,起身就准备离开。

“南玥椿今天出现在医院其实是……”

“怀孕了,我知道。”

去产科,很明显了。

莫修远僵硬的身体,还是点了点头。

陆漫漫笑了一下。

这其实没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他们离婚了,他有了其他女人的孩子,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她现在可以坦然的接受莫修远的一切,只要不是对她产生根本利益的事情,她都可以接受。

而她无法接受的只是,他将手段用在她的手上。

比如。

要了她家的公司。

比如。

要了她的孩子。

比如。

要了她的命。

她觉得这都是一步一步会成为现实的事情。

“怀孕的人会比较脆弱,你去陪着她吧。”陆漫漫突然开口说道。

莫刘远看着她,看不出来他深邃的墨绿色眼眸都在想什么,只是听他说,“你呢?”

我?!

我已经过了那段脆弱期了。

她说,“我稳定了,第四个月开始胎儿就稳了。”

“医生说你容易早产。”莫修远开口,应该是去问了她今天看的医生情况。

“医生还说我情绪不能激动。”陆漫漫直言。

莫修远抿唇。

“放过我放过我们家行吗?”陆漫漫问他。

第一次,用如此委婉甚至是带着些请求的口吻。

莫修远喉咙微动。

那一刻显得很沉默。

沉默是金。

陆漫漫讽刺的一笑,“算了,我求你,估计还没有求南玥椿有用。”

莫修远的手指紧捏。

陆漫漫直白道,“你现在所有的一举一动都在南家人的监控下,他们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也身不由己。”

分明用的很平凡的语调,但却就是觉得满是讽刺。

这比当时古歆口无遮拦的骂他,更有杀伤力。

有时候伤人的话语不是靠那份语气,也不是靠那极端的字眼,而是说出口的那个人是谁。

“你好好休息。”莫修远突然站起来。

大概是,大概是。

受不了她的冷嘲热讽了。

她表现得很恭敬,“你慢走。”

莫修远转身离开。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莫修远走出去,走出去……

走出去,走到大门口。

脚步还未彻底的踏出大厅,猛地一下,突然就倒了下去。

“咚!”

响起剧烈的声音。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他。

看着他脸色似乎真的很差。

她如果此刻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莫修远死在自己面前,是不是会引起国愤。

而她,还真的没有走过去。

反倒是里屋似乎听到剧烈响动的王忠急急忙忙的跑出来看情况,一看就真的吓一跳,连忙跑过去检查莫修远的情况,“统帅,统帅你醒醒。”

陆漫漫远远地看着。

看着莫修远似乎是动了动手指,然后给王忠虚弱的说了句什么。

王忠连忙点头,然后背着莫修远往楼上跑去。

速度很快。

这个时候不应该送医院吗?!

真死在了这里,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王忠背着莫修远上楼后一直没下来,陆漫漫真怕莫修远会死在这里,起身还是上了楼。

房间内。

她刚睡过的那张大床上,莫修远眉头紧皱,王忠在旁边帮他擦拭身体,看上去是很慌张。

十多分钟吧。

肖尘赶了过来。

王忠退后,让肖尘给莫修远看病。

莫修远一直在昏睡中,肖尘叫了他几声都没有醒过来。

王忠急得不行,连忙问着,“统帅怎么了,怎么都叫不醒。”

“他是太困了,没什么大事儿。”肖尘检查完了之后,也松了口气的说着。

“只是因为太困?”王忠完全不信。

太困,就可以走路都睡着吗?

这到底都困到了什么地步?!

几天几夜没睡觉吗?!

简直无法想象。

“刚刚统帅晕倒之前,还做过什么吗?”肖尘询问。

“好像没做什么?我当时在房间做清洁来着,然后就看着统帅回来了,他让我避开,我就避开了。而后我听到响动的时候统帅就已经摔倒在地上了,当时陆小姐在客厅沙发上,眼睁睁的看着的。”

“两个人吵架了吗?”

“没特别听到。”

“也有可能是身体发困加上气血攻心。”肖尘说,“否则,应该也不至于以统帅这么自控的人,会真的困到就这么倒了下去,大概也有情绪的影响。”

“那会没事儿吗?会不会是脑淤血,要不要去医院照个片什么的。”王忠还很担心。

“不用了,脑淤血症状不一样。就让统帅睡一会儿,睡醒了应该就好了。现在先不要打扰他。”肖尘收拾着东西,叮嘱。

“哦。”王忠连忙点头。

两个人准备从房间离开,转身就看到站在门口的陆漫漫。

“没什么大碍,只是身体太疲倦,需要大量的休息,莫太太不用担心。”肖尘一字一句说道。

陆漫漫淡笑了一下。

说真的,那只眼睛看着她担心了。

她说,“辛苦了,肖医生。”

“应该的。”肖尘笑了笑,又转头对着王忠吩咐着,“这几天统帅劳累过度,一方面是因为休息不够好,另一方面也可能是身体营养更不上,你做点滋补的醒来之后让他吃点。”

“好。”

两个人就这么一边说一边离开了。

陆漫漫看着房间内貌似真的睡熟的莫修远。

她转身,还是也下了楼。

下楼后,肖尘也没有离开,大概是打算莫修远醒来之后,再问问情况。

王忠听说统帅需要滋补,就开始投身在厨房中了。

至于莫璃,这两天突然转性了似的,躲在房间里面看漫画,倒也没有出来祸害别人,家里发生了事情,关在房间里面,估计也不知道。

她想了想,拨打电话。

“你过来莫修远的别墅接送我一下。”

“是的,大小姐。”那边恭敬道。

找不到司机,只有让自己原来的司机过来接她。

她起身走出了别墅大厅。

肖尘似乎是有些诧异她的离开,但也没有多问。

王忠一直在厨房忙碌,根本没有注意到陆漫漫已经走了。

她坐在家里的专用轿车上,“去医院。”

“是,大小姐。”

陆漫漫去医院看看南玥椿。

她说过的,求莫修远还不如求求南玥椿,指不定他们还有条件可谈。

到底医院。

询问了一番。

找到了南玥椿的病房。

病房中有黑压压的四个保镖,看上去人高马大的。

她还是走了过去。

四个保镖虎视眈眈的看着她。

陆漫漫也没见过这些人都是谁,自然,他们也不认识她。

根本是半点条件都不谈,说不准进就不准进。

莫修远倒是把南玥椿保护得严实。

她脑袋转了转,拿起电话给叶恒拨打,“叶恒。”

“陆漫漫,你找我?”

“我现在在医院,你能来一下吗?”

“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有点事儿找你,你到VIP特供病房区来,我等你。”

那边有些莫名其妙,还是答应了。

叶恒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

刚走近。

门口四个保镖恭敬的一致喊道,“叶长官。”

长官。

陆漫漫忍不住笑了笑。

倒也真的和自己想的一样,这些人应该都听令于叶恒。

叶恒根本没搭理四个保镖,直接走向陆漫漫,“你找我做什么?”

“南玥椿在里面,我先去见见她,但他们阻止我不准我进去。”

“南玥椿你不是跟着统帅去国外了吗?”

“今天回来了。”

“统帅也回来了。”

“现在在别墅,你要不去看他吧。”

“不了,我还是陪你进去吧,万一你们之间有个三长两短,我家就算株连九族我也赔不起。”叶恒虽然吊儿郎当了些,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原则性很强。

他带着陆漫漫敲开了南玥椿的病房门。

南玥椿在输水,脸色不太好,身体似乎很虚弱。

她大概以为是莫修远回来了,估计也没想到会见到自己。

陆漫漫说,“我本来不想来打扰你休息的。”

南玥椿勉强笑了一下,“但你还是来了。”

“我就是来找你谈谈条件。”

“你随便坐。”

陆漫漫还是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她现在大腹便便,站着也真的很累。

“我和莫修远的关系你现在也看到了,你那天说的话我也思考了很久。”陆漫漫开门见山,“你不和他逢场作戏,我也你不想和他藕断丝连,我们其实是站在一个立场上的。”

“所以?”

“我希望我们可以合作,只要保我一世安全,只要保我身边家人的平安无事,我愿意帮你。”

“帮我什么?”

“帮你得到莫修远。”陆漫漫说得直白,“如果没有猜错,莫修远现在应该对我还有情。”

“是很有情。”南玥椿点头,也不急不躁。

“给我点时间,我可以让他对我毫无留恋。”陆漫漫一字一句。

“很心动的条件。”南玥椿点头,不得不说陆漫漫真的很有谈判技巧,反正就是很能一针见血的找到被人最大的需求点。“但是,我感觉我没办法和你谈这个条件。”

陆漫漫眉头一紧。

“你太小看莫修远了。准确说,很多人都太小看他了。”南玥椿说得认真,不像是在敷衍她,“收购你们陆家集团的事情,我没办法帮你。”

“你是说这是莫修远的决定和你以及你们南家没有关系?”陆漫漫问她。

“别激动。”南玥椿说,“我承认这是我的提议,但做不做是他的决定,我左右不了他。”

陆漫漫狠狠的看着她。

“我承认我有些嫉妒你,所以想要让莫修远对你更决裂一点,但不得不说,收购你们陆家是对他政权的一个有力巩固。我这么给你说吧,我其实不是站在南家人那边,我是站在莫修远这边的,我在帮他,帮他从我们南家人手上彻底的拿回属于他的军权。”南玥椿说,“而这份帮他拿回军权的行为,不是因为我对他有感情,而是因为我需要。”

陆漫漫承认,她此刻想不明白南玥椿表达的意思。

“我也不想解释太多,解释太多了,估计就达不成我所愿了。”南玥椿说,“你还是走吧,我不会和你合作,不管你用什么条件引诱我。”

陆漫漫就这么狠狠的看着她。

她很清楚,她和南玥椿的条件谈崩了。

南玥椿这么明显的拒绝,显然没有任何可以回旋的地步。

她转身欲走。

没必要把自己弄得太狼狈,反正结果无论如何都是这样!

“对了。”南玥椿突然对着陆漫漫的背影说道,“我其实怀孕有几个月了。”

陆漫漫停了停脚步。

“不过不想让自己过上孕妇的生活所以平时并不太注意。这次跟着莫修远去国外,由始至终孕反很明显,所以我们才会提前完成了行程回国。回来后直接到的文城,我猜想也是莫修远想要有多的机会见你,否则我们应该会直接去帝都。而因为我身体情况很不好,医生建议不要转院,所以我可能会在这里住上十天半个月。莫修远应该又有了说服自己的借口去你那里。没关系,你帮我多招待他一下,出国访谈这段时间为了让时间更紧为了让我能够尽快的回国养胎,他几乎拼了全力,我看着都心疼。”南玥椿说得不快不慢,情绪也波动不大。

“他在别墅晕倒了。”陆漫漫说,“不过放心,只是疲劳过度。”

“我就说,他怎么会放心你来这里见我。”南玥椿嘴角一笑。

“你好好养胎吧。”陆漫漫丢下一句话,离开。

南玥椿就看着陆慢慢的背影,觉得这个女人真的很不可思议。

如果不是身份不对,她其实也可以和这个女人成为朋友。

可惜。

造化弄人。

现在他们在抢一个男人。

准确说,她在抢陆漫漫的男人。

她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明显已经有些微凸了。

医生说,一般过了三个月才会为凸起来。

她算了算,嘴角蓦然一笑……

……

陆漫漫走出南玥椿的病房。

叶恒由始至终都跟在她的身后。

然后由始至终就跟隐形人一样,半句话都插不进去。

女人之间的战争,还真的不动声色的腥风血雨。

“叶恒。”陆漫漫停了停脚步。

叶恒站在她身后,也停下了脚步。

“今天的事情,你别给莫修远说。”

“我没这么八卦。”

“谢谢。”

“倒是,你真的放弃阿修了?”口吻这么淡薄,大概也是真的死心了。

想来如果换成他,他也会死心。

“我倒是很想放弃。”陆漫漫重重的叹了口。

“好好给阿修说吧,他虽然现在冷漠了点,但也是情势所逼,你给他说,他不会太为难你的。”

陆漫漫讽刺的笑了笑。

当耳边风吧。

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两个人走出医院大门,陆漫漫坐自己的车离开了。

叶恒也坐自己的车走了。

陆漫漫没有回去别墅。

说真的,如果可以她一辈子都不想再踏入那个地方,她让司机载着她去了陆氏大厦。

很久没有出现在这个地方。

她的出现,几乎是引起了细小的冲动。

甚至有人叫她“统帅夫人”!

是不知道,她早就是下堂妻了吗?!

她很自若的直接走向他爸的办公室,敲门。

里面应了一声。

她推门而进。

陆子山看着自己女儿有片刻的惊讶。

“漫漫,你怎么来了,这么大肚子,就应该在家休息,你妈知道了,又得说我。你看看你,快过来坐。”陆子山连忙负责自己的女儿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就怕把她累着。

陆漫漫其实眼眶有些涩。

从小父母对自己就好,她也一直以为自己会孝顺他们一辈子。

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她说,“爸,如果我们陆家的企业不保了,你会不会接受不了?”

“你说什么?”陆子山明显一怔,“好好的,怎么不保了。你这孩子,一定是怀孕了胡思乱想了是不是,你妈当年怀孕的时候也是这样,都说这是孕妇的情绪反应,偶尔会出现幻觉,你别自己吓自己了。”

陆漫漫抿了抿唇,“爸,我说的是真的,莫修远要动我们陆家。”

“什么?!”陆子山明显激动。

“我和莫修远早就秘密离婚了。”

“什么?!”陆子山似乎打击更加过度了。

他不相信看着自己自己如此平静的女儿,看着她冷静的模样,“莫修远这么忘恩负义,当初你怎么对他的,他现在爬上了高峰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抛弃你?!爸和他拼命去!”

“爸。”陆漫漫死拽着他,“你别激动。你听我慢慢说。”

“我真是没办反冷静下来,我真的很想找莫修远对质去!他现在在哪里,帝都吗?我马上让秘书订机票过去!”

“爸,爸。你别这样,别这样。”陆漫漫拉住激动无比的陆子山,“想冷静一会儿,事情很复杂,我慢慢给你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抛弃妻子这种男人,就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原谅。”

“我不是让你原谅他,而是让你接受我们现在接下来会需要去接受的一切,我知道是我很不好,是我遇人不淑,是我当初不吸取教训重蹈覆辙,我其实觉得这些都没什么,估计是命不好,但爸,我真怕你和妈受到伤害,我真怕失去你们,其他我都不怕!”陆漫漫也突然有些激动,激动的情绪,有些无法控制的泪崩。

她其实很少哭。

有时候在遇到自己真的在意的事情时,还是会忍不住。

她现在真的什么能接受,唯一无法接受的就是家人的安危。

她是真的怕她爸面临上一世古歆她爸的事情!那样,她估计也会选择和古歆一样的方式。

似乎到现在,她才真的能够理解当年古歆的万念俱灰。

被自己最爱的男人,弄得家破人亡的滋味,果然不是人可是承受得了的。

陆子山看着陆漫漫真的激动了,整个人反而就没敢有太多情绪,坐下来陪着她,口气也平稳了很多,“漫漫,到底怎么回事儿?”

“莫修远身份特殊,其实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他还有个弟弟,本来该他弟弟来完成他现在经历的所有,结果是他弟弟死了,不管前因后果,死的时候确实是为了保护我!”陆漫漫挑要点说,简单明了。

陆子山真没想到自己女儿经历了这么多。

“而后莫修远代替他弟弟当上了统帅之位,接着就是你们看到的这样,他为了巩固政权,一边在迎合南家拿回自己莫家当权势力,一边想要把经济紧紧地掌握在自己手上,而翟安现在在帮他操控经济方面,目前翟氏和古氏大头的股份都在翟安的手上,莫氏更不说了,之前就被莫里斯掌握着,莫里斯也是莫修远的人,莫修远的财富相关都是莫里斯在帮他负责管理和投资。”陆漫漫说得平静,尽量让自己平静的去分析现在的情况,“所以文城四大龙头企业,就剩下我们陆家了,陆家再掌控到他自己的手上,相当于北夏国一大半以上的经济枢纽都在他手上,掌握了经济,政权就不远了。”

陆子山听着,整个人很不淡定,一方面觉得莫修远太功于心计,他女儿被他这样的糟蹋,另一方面也觉得漫漫的情绪太平稳,不应该这般不骄不躁,至少让莫修远堵心一下也好,他养了这么大的女儿,他清楚的知道,她绝对不会对莫修远做过于极端的事情,反而会平静的接受,从她现在还怀着莫修远的孩子就知道,她女儿是打算把这个口咽了。

漫漫就是太理智。

理智的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怎么做?!

有时候他反倒还希望她可以发泄出来,至少不会让心里这般难过。

“现在我们能怎么办?”

“我们的手机软件是翟氏提供的,翟氏只要一句话,我们供应链就会缺失!手机行业又是一个更新换代无比快速的行业,耽搁的那个时间,就可以让我们分分钟被其他企业取缔。加上,通讯业很早之前就是一个敏感行业,当时之所以我想要从手机市场抓手,一方面考虑通讯业到了夕阳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国家一个信息管控安全,就有可能从私有变成国有,还有着冠冕堂皇的理由,让我们不得不放手。”陆漫漫看着她父亲,深深的说着,“我们现在唯一还可以做的就是,怎么在这次的被收购中,获取最大的利益。”

“就真的没有任何辗转吗?莫修远就真的会做到这么绝对!”

“爸,你觉得我们现在还有什么资格去和他做交换条件?政治上的人,哪个不是为了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而不折手段的?”

“就不能看在你肚子里面的孩子份上?”

“他不动手杀我,就算是对我最大的恩赐了,我还期盼用孩子威胁他吗?”

陆子山气得跺脚。

当年他就说不应该让漫漫去接触文家人,现在倒是沾上政治,甩都甩不掉了!

“爸,我现在只是很怕你和妈打击过度,我现在只希望你们不要因此而太难过太伤心甚至做太过极端的事情,你们可以责怪我,但不能真的放弃什么!”陆漫漫说得有些难受。

陆子山看着漫漫,“说什么傻话,都不是你的错!”

“我从明天开始来公司上班,不管如何,我要给我们家争取最大的利益。”

“可是你怀着孩子……”

“这是我唯一能够想到,可以弥补你们的方式,其他,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你这孩子,爸和妈不会怪你,只是陆家的产业……”陆子山重重叹气,“真没想到,文城如此辉煌的四家家族,会全部栽到一个人的手里!”

陆漫漫也没想到。

真的没想到,这个人是,莫修远!

------题外话------

呼呼。

看吧看吧。

一写漫漫的剧情就被炮轰。

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宅都说了不写悲剧了,而且,宅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这段感情里面,受折磨最大的绝对不是漫漫。

推荐好友心之音的文<豪门重生之百草医仙>

内容简介:

女主连翘,本是豪门千金,前世却被亲人生生害死,

原来她只不过是她同父异母弟弟妹妹的人体器官供应者而以。

含恨归来,她已不再是普通的凡间女子,原来她还是……

拥有两世记忆的她誓要将欺她害她的人血债血偿。为人道也为天道!

神迹医术,肉白骨,活死人。医人无数,桃李满天下!

修功德,惩恶人。明面是赫赫大名的神医。暗中是鼎鼎有名的百草门创始人!

侦破国际人体器官贩卖集团,帮助受苦受难的生活贫困的人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