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明白人都看得出来,他更爱你/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从陆氏大厦离开。

她让自己尽量平静的面对所有一切。

她想只要人还活着,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时间这个东西本来就很残忍,谁都不会是谁的一切!

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下午6点了。

大厅中。

莫修远坐在沙发上,好好的睡了一个下午之后,整个人显然已经精神了很多。

莫璃也坐在沙发上,应该是浑身不自在。

她看着陆漫漫从外面回来,还狠狠的松了口气,总算不用单独面对她哥了。

想着今天下午自己从房间看完漫画出来就碰到他哥然后和他哥一言不发的就在沙发上至少坐了一个小时她就莫名觉得憋屈得很,口气突然又很不好的吼着,“陆漫漫,你挺着这么大个肚子去什么地方了?这么晚了才回来。”

陆漫漫看了一眼莫璃,没有说话。

莫修远也这么看着陆漫漫,终究也没有说话。

房间内还是很安静。

甚至有些窒息。

莫修远自己可能也想不到,有一天他会让身边的人,这么的压抑。

王忠刚好做好了晚饭,“统帅,陆小姐,莫璃,吃晚饭了。”

三个人直接去了饭厅,围坐在一张大桌子上。

今晚的晚餐明显比平时更丰富,且确实很滋补。

王忠在饮食方面的天赋真的叫出神入化。

三个人都吃得有些安静,王忠就恭敬的在旁边站着,看着他们吃自己做的晚餐,也很有成就感。

“王管家。”莫修远突然开口。

“是,统帅。”

“都单独做了一份打包吗?”

“做了。”王忠说,“需要我现在送去南小姐的医院吗?”

“嗯。”莫修远点头。

“是。”王忠退下。

陆漫漫看了一眼王忠的背影,默默的继续吃着晚餐。

整个饭席间,真的是没有什么声音,莫璃觉得自己这么能装这么能忍的人,在她哥和陆漫漫面前,完全就特么的不是一个档次,当年她真是抽风了才想着要去陆漫漫斗,被她没有斗死,都是万幸了。

她三两口吃完晚餐,然后放下筷子,“你们慢慢吃,我吃饱了。”

也没有等他们有任何反应,莫璃就又离开了。

离开直接上了2楼。

偌大的一楼,就只有陆漫漫和莫修远。

莫修远以为陆漫漫不会和他说一个字,自己也吃得稍微快了些。

“莫修远。”陆漫漫却突然开口了。

“我今天去医院见了南玥椿。”

“我知道。”莫修远说。

陆漫漫淡笑了一下,叶恒应该会说。

“不是叶恒说的。”莫修远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心思,“有其他人给我汇报。”

意思就是,他身边真的很多眼线。

陆漫漫也没什么特殊的情绪,也知道现在她做什么事情,可能也都在莫修远的眼皮之下,她说,“我去和她谈合作,求她放过陆氏,她说一切都是你说了算。”

莫修远抿唇。

“一定要收购吗?”陆漫漫看着他,问他。

“嗯。”莫修远说,“因为当年文城的经济枢纽掌握在文部长的手上,所以秦家人一直迟迟不敢动文家,导致文家越来越猖狂!”

“我们对你会有威胁吗?”

“不会有,但可以更利于我巩固。”

“所以是势在必行了!”

莫修远点头。

“当初,你让翟安来帮我让陆氏渡过难关发展起来,手机行业现在一帆风顺,也是你之前就摆好了一个局,让我往下跳的是吧?!”陆漫漫问得云淡风轻,有时候就只是为了想要一个大答案而已。

“我说不是,你会信吗?”

“不知道。”陆漫漫耸肩,她不知道她还能从莫修远的口中信任什么。

莫修远声音有些低沉,“所以,就当是吧。”

就当是吧。

有时候连解释也不想多说了吗?!

陆漫漫放下碗筷,擦了擦嘴角,“你慢慢吃。”

“漫漫。”莫修远叫她。

其实她更希望他叫她“陆漫漫”。

她嘴角还稍微往上扬了一下,“什么事儿?”

“今晚我会留下来。”

“这是你的地方,你想要做什么,我可以拒绝吗?”

莫修远不说话。

陆漫漫又笑了笑,“你要住就住吧。”

说完,就起身离开了饭桌。

莫修远一个人坐在饭桌上,吃饭。

其实食不知味。

但肖尘走的时候特别叮嘱,必须要多吃点东西补一下自己,这段时间太过劳累会直接导致缺乏营养,而他现在真的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莫家,莫家,就剩下他。

他吃得很慢,终究还是吃完了。

吃完后去客厅沙发上休息,一走过去,陆漫漫就从沙发上离开,上了楼。

物是人非,就是这种感觉吧。

莫修远坐在沙发上,默默的看着天花板发呆。

曾经那些在这栋别墅留下来的欢乐和甜蜜,真的就像放电影一般,变成了过往云烟。

陆漫漫实在不想和莫修远待在一个地方。

她会很不自在。

她不敢拒绝他,但不代表自己会一直迎合。

当然,如果莫修远要求,她也不得不从。

她去浴室洗完澡,出来,躺床上休息。

随手拿起一本育儿百科,看得入神。

房门外不知道何时,被人推开。

陆漫漫眼眸看了一眼,看到莫修远出现在卧室里面。

她就知道,莫修远说的留下来,绝对不是为了随便找个房间休息。

她放下育儿百科,躺了下去,睡觉。

其实有点早,平时也没睡得这么早。但想着明天还要去公司,早点睡也好。

她闭上眼睛,让自己睡在了大床的一侧,剩下的床空间,至少还能轻松容纳三个人。

莫修远看了一眼大床上的陆漫漫,转身去了浴室。

他那天因为陆漫漫的刺激,将自己在这里的东西都收走了,当时想的真的是,没有必须不回到这里来,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将僵硬到这个地步,他也很想彼此可以冷静一下,也许时间可以磨平他们之间的棱棱角角,可坚持了不了几天,就会自我找各种理由回到这里!

回到这里,就算是面对她的冷漠也好。

他洗完澡,围了浴巾出来。

他去国外的行李搬回了这里,所以还不至于没有衣服穿。

走出浴室的时候,卧室就剩下一盏浅灯了。

他尽量让自己动作很轻的去衣帽间换上了睡衣,又擦了擦头上的水渍,让头发彻底干了之后,才掀开被子,躺在了陆漫漫的旁边。

陆漫漫一动不动,似乎是睡着了。

莫修远因为下午睡得太多,现在睁着眼睛,半点都没有想睡的欲望。

心里却有着强烈的欲望,想要抱抱她。

他压抑着自己的冲动,终究是让自己睡在离她很远的地方,两个人一人一侧。

其实陆漫漫也没有睡着。

她入睡没这么快,特别是莫修远还在这个房间,她睡得不会那么安稳。

好在。

莫修远没有靠近,没有做任何事情,她还可以当他不存在。

一夜。

在两个人各怀心思中,终于入睡。

第二天一早。

陆漫漫的闹钟响了一声,很轻微的一声,她关上了。

转头,看着莫修远还在床上睡觉。

睡得很远。

她掀开被子,轻脚轻手的起床。

不想打扰他,也不想面对他,所以才会这般。

她去浴室简单洗漱了一下,然后换了一套孕妇装,走出卧室。

楼下,王忠正在准备早餐。

似乎是没有想到陆漫漫这么早就起床了,有些惊讶,“陆小姐,你今天起床很早。”

“嗯。我要去一趟公司。”陆漫漫说。

“这么早就去公司做什么啊?你应该好好在家里面养胎的。医生说了让你多休息。”

“我自己的身体我很清楚,你不用担心。”陆漫漫笑了笑,“现在可以吃早饭了吗?”

王忠一怔。

脸上有些难为的神色。

陆漫漫眼眸微动,“这不是为我准备的?”

“这个……”王忠有些吱吱唔唔,又似乎是下定决心咬牙说道,“统帅吩咐我在南小姐住院期间一日三餐的给她送去营养孕妇餐点,我以为你按照平时的时间起床就没有提前给你做早餐,这一份是南小姐,我正打算送去,如果陆小姐你要吃,我先给你吃,我再给南小姐做就是。”

陆漫漫就这么听着,嘴角似乎还笑了一下,“不用了,别为难了你。我出去买点什么吃就行了。莫修远交代的事情,你还是别违背了他。”

“外面的东西不安全,要不我等会儿给南小姐送了之后,再做一份送到你公司怎么样?”王忠询问。

“不用这么麻烦,等会儿莫修远醒了你又还需要照顾他的饮食,我自己能解决。”陆漫漫说,看着王忠说道,“其实我现在也不是你的什么谁了,你不用对我这么好。”

“陆小姐,终究你还怀着统帅的孩子……”

“南玥椿也怀了,你更应该照顾好那个孩子。”

陆漫漫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似乎是看到了2楼上的莫修远,看着他站在2楼楼梯口上,也没有任何表情的就看到她除了大厅的门。

看着他消失在自己面前。

他其实是一睁开眼睛没有看到陆漫漫在自己面前就条件反射的起床然后打开房门寻找她的身影,然后在2楼上看到了陆漫漫在和王忠说完,陆漫漫可以对着谁和颜悦色,那个谁,已经不包括他了。

他下楼,走向王忠,问道,“陆漫漫说去哪里吗?”

“去公司。”王忠看着莫修远,显得尤其的恭敬,“她说要去公司,早饭都没吃就说走。”

莫修远沉默了两秒。

“统帅,我现在准备好了南小姐的早餐,是现在送过去,还是给你做了早饭再送过去。”

“先送去吧。”

“是。”王忠离开。

现在其实还真的很早,早上7点而已。

一般情况,他们吃早餐的时间应该都在8点半左右。

王忠边走边在想,自己是不是自己规划不好,明天一定要重新规划。

……

陆漫漫坐着轿车一路又到了陆氏大厦。

依然齐刷刷的目光全部放在她的身上,大概都很诧异,为什么她会这么早来公司。

昨天来那么一会热大家猜测的是陆总无聊了,所以来走走看看,今天比上班时间还稍微早的来公司,应该不会无聊到这个地步吧?!

陆漫漫没有搭理周围人的视线,坐着电梯一路往上。

电梯到达自己原来办公室的楼层,昨天她让他爸通知后勤的帮她重新清理了和打扫办公室,她去的时候,办公室已经干净如新。

而她刚坐到自己的位置,房门外就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进来。”

张翠抱着文件走进来,是真的很惊奇她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不是传言都说,她至少要生完孩子才会来,还有人说生完孩子也不一定回来了,毕竟现在是统帅夫人!以后就是一国之母,这么高大上的身份,怎么还会回到公司来上班。

可事实就是,陆总孩子都没生就回来了。

“抱歉,让你从总经理助理的位置下来,临时当我秘书。”

“我荣幸之至的陆总。而且能够升到总助的位置,也是你一手提拔,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张翠连忙表明决心。

陆漫漫淡笑了一下,“嗯,那我就不煽情了。你坐下,我有事情和你说。”

“嗯。”张翠连忙点头。

“现在我们集团和翟氏快要闹掰了,闹掰的意思就是,翟氏会放弃和我们陆氏的一个软件合作。而放弃和我们的软件合作,也就意味着我们公司将会面临破产的危机。供应链得不到满足,没有商品可以销售,我们就只有等死。”陆漫漫一字一句,“而我们想要重新找系统供应商也是不现实的事情,如果不出我所料,翟氏应该已经开始自己做手机这一块的市场了,他们要接手我们陆氏的所有产品重新开发!我们在商场上就再也没有了一席之地。”

“企业不能这么无耻的。”张翠不相信的说着,“我们现在和翟氏合作得这么好,几乎都是在共赢。如果不是我们,翟氏股份不会升到那个地步,现在听说翟氏的董事长翟弘还收购了古氏成为了最大股东,不是这一年半载我们陆氏给予他的支持,他怎么可以一跃做出这么惊天动地的事情,现在还被媒体吹捧得厉害!”

“商场是无情的。”陆漫漫似乎不想解释太多,“而现在我们目前要做的就是,怎么保证我们在宣布破产之前,得到最大的剩余价值,不只是我们陆氏的资金,还有我们陆氏的人才。”

“陆总真的是已经到了无法挽留的地步了吗?!你不是和翟总关系很好吗?他就不能出面说一下,翟总人还是很好的,我好几次和他打交道,他看上去和他爸不一样。”

“这次的始作俑者就是翟安。”陆漫漫看着张翠,“所以求谁都没用。”

“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他也是迫于无奈。”陆漫漫解释,“算了,不说其他了,我有几项工作分配给你,你做好就行。”

“嗯。”张翠点头,点头那一瞬间,又陡然想起什么,“陆总,你老公可是统帅,翟氏真的不要命了要来动你?!”

“这层身份你也别想了。原因我就不解释了。”陆漫漫不多说,“你现在认真听我给你的安排就是。”

“哦。”张翠觉得莫名其妙,还是听从指挥。

“第一,让综合部具体核算我们现在陆氏的一个股票价值,以及我们整个陆氏现在在外界的一个评估价值是多少?!在全国甚至全世界的一个综合排名。第二,核算我们现在目前所有的项目投资和收益情况,我需要一个详细的清单。第三,我们目前陆氏包括总公司以及所有子公司一共有多少员工,每一个岗位的员工的收入大概在什么地方!第四,翟氏毁约,具体需要支付我们多少赔偿费?!”陆漫漫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些所有,我希望你在三天内给我。”

“好。”张翠点头。

虽然工作量很大,但很多都是有现成数据,只需要归总梳理一下就行。

“今天给你说的事情,目前只有董事长和我们两个人知道,你不要大肆宣扬了出来!免得引起了内部的恐慌,人才方面的去向我会做一个最全面的考虑,不会让你们留宿街头的。”陆漫漫承诺。

“是,我知道了。”

“出去忙吧。”

“嗯。”

陆漫漫看着张翠离开,又拿起了电话拨打,“翟安。”

“漫漫。”那边对着她,说话时都底气不足。

其实没什么,她是一个理智的人,她不会将所有责任怪罪在翟安身上。如果换一个身份,她也会这么做。

“我找莫修远谈过了,知道收购我们陆氏的事情是势在必得。所以我也不为难你。”

“抱歉。”那边还是有些自责。

“而我现在需要你给我一周的时间,这一周的时间,我需要处理我们公司内部的一些事情。我只想把对所有人的伤害降到最低!”

“好。”那边一口答应。

不需要请示一下莫修远吗?!

陆漫漫也不矫情,“谢了翟安。”

“不应该对我说谢谢,你这样让我确实有些难受。”

陆漫漫笑了笑,“那就难受着吧,我心里也能好受点。”

那边笑着说,“不管怎样漫漫,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我们之间的关系,可以撇开我表哥。”

“嗯。”

两个人闲聊了一会儿。

真的没有经济上那些争锋相对。

因为两个人都明白,现在的对立关系只是因为形势所逼,和感情无关。

陆漫漫挂断电话后,就开始投入工作之中。

陆氏如此大的企业,涉及到的通讯行业和手机行业。手机行业已经发展到了鼎盛,通讯行业开始走下坡路。陆氏也没有将重点放在通讯之中,反而是让通讯行业的收入降到最低以拉动手机行业的发展。所以说如果手机行业这一块领域破产,那么整个陆氏就会面临破产。而陆氏现在还有这么多对外的营销,各个对外的持久性承诺,一旦破产,这些全部都无法实现,陆氏的口碑会一蹶不振。不仅如此,陆氏的员工也很多,收购后的陆氏应该会重组到翟氏企业名下,人才方面翟氏会用他们自己的团队,她也不能让陆氏员工就这么失业或者就这么突然降人一等。

她想,对她父亲而言,就算是陆氏不在了,就算是陆氏已经成为了别人的,也希望陆氏在大多数人心目中,是一个好公司,陆氏的领导人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人活在这世上,本就追求那份荣誉。

如果陆氏不在了,但她爸的光辉形象还留在陆氏员工心目中,这样,至少也会让她爸也会稍微欣慰很多。

这其实也是她经历了那多活的7年从古氏当年被翟氏收购重组得出的经验教训,当时古正英一面面临着自己家族企业被人收购,一面还面临着自己当时的手下员工对他的质疑和抱怨,在多重压力和多方面的否定下,古正英最后才走上了那条道路。

陆漫漫深呼吸。

但愿,她能够在这拖延的一周时间内,真的可以为陆氏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这么一直工作到下午下班。

整个过程一直在办公室处理手上的事情,吃饭几乎都是将将就就。

其实也不能说她不好好吃饭,主要是王忠的手艺和食堂的饭菜简直是两个极端,她也确实是被王忠给口味养大了,一般的东西吃着都有些食不知味。

到下班的时候。

已经是下午6点了。

她稍微又挨了一会儿,主要是不想和人群拥挤。

直到6点半,感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打开办公室的门离开。

张翠还在处理文件。

“辛苦了。”

“陆总慢走。”张翠恭敬道。

陆漫漫点头,离开。

张翠应该放在哪里?!

继续留在重组的陆氏中,还是给她另谋高处!

陆漫漫一边思考着问题,一边下楼做到自己的小车内。

想这些事情,到达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过了。

这个点,大家大概都已经吃过晚饭了。

她走进大厅。

大厅中,这次多了南玥椿。

还真是。

她有一种她是不是不应该出现的错觉。

“你回来了?”南玥椿和她打招呼。

陆漫漫点了点头。

“还没吃晚饭吧。王管家帮你留了。”

“谢谢。”陆漫漫看了她一眼,没有在客厅停留,直接去了饭厅。

王忠连忙去厨房将留好的晚饭放在陆漫漫的面前。

陆漫漫不快不慢的吃着。

“王管家你吃过了吗?”陆漫漫问他。

王忠摇头,“等你们吃完了我再吃。”

“坐下来一起吃吧。”陆漫漫说,“反正就剩下我们两个了。”

王忠有些犹豫。

想着其实统帅不在的时候,他们都是一起吃得,也就没有再多拒绝,坐下来陪陆小姐吃饭。

“王管家,南玥椿什么时候来的?”

“今天下午吃过午饭之后,非要跟着我一起到别墅,说在医院憋着要发疯,还说容易得抑郁症,我征求了统帅的意思,他原本也不打算答应的,但南小姐质疑要来,统帅就妥协了。”

“哦。”陆漫漫点头。

“不过你放心陆小姐,南小姐晚上会回医院的,医生叮嘱过,这段时间南小姐都要在医院观察养胎,她因为前段时间没怎么注意,这几天胎儿没有特别稳。”

“嗯。”陆漫漫应了声,一直吃着王忠煮的饭菜,笑了笑,“我发现我好想真的很习惯了你做的饭菜。”

王忠得到认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陆小姐喜欢就好。”

“我猜想,南玥椿应该也会很喜欢你的。”

“陆小姐什么意思?”

“没什么,吃吧。”

“哦。”王忠点头,又突然想到什么,“其实统帅本来打算等你一起回来吃饭的,不过因为南小姐的身体,然后南小姐非要统帅陪着吃饭,他们才会先吃的。你别在意。统帅最在乎的还是你。”

陆漫漫只是点了点头,其实只是为了应付他一下。

真的在乎,也不会逼她成这个样子了。

两个人吃了好一会儿,吃完之后,陆漫漫走出饭厅,在犹豫着要不要去客厅打声招呼再上楼的时候,南玥椿突然开口叫她,“陆漫漫。我突然有点事情想要找你。”

说着,就起身,动作有些大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大步走向陆漫漫。

莫修远心急手快的一把抓住南玥椿,口吻有些责备,“你动作慢点。”

看上去是有些严厉的语气,但满脸的关心,真的有点辣眼睛。

陆漫漫就这么淡漠的看着。

然后看到坐在一边莫璃有些狠毒的眼神,莫璃这小婊砸就是见不得她哥对任何人好,不管她哥现在有多高高在上,但她似乎都改变不了根深蒂固从小到大不可撼动的思想。

“我会小心的。”南玥椿有点不好意思,声音也很小。

莫修远放开她的手臂。

南玥椿动作稍微小了很多,慢慢的走向陆漫漫,说道,“我们去楼上说。”

陆漫漫真觉得自己很不想应付南玥椿。

但看她如此积极,她也不好当面拒绝,特别是当着莫修远的面。

两个人一起上楼,然后走进了陆漫漫的房间。

到达房间后,南玥椿开门见山,说得很直白,“陆漫漫,我其实很喜欢你一样首饰。”

陆漫漫看着她,“你可以让莫修远帮你买,他其实很有钱。”

“我知道,但我喜欢你手上那一样。”

陆漫漫讽刺的笑了笑,“就这么喜欢抢别人手上的东西?”

“我觉得那应该是属于我的。”

是。

现在莫修远都是属于你的,他送的东西,都应该是你的。

她走进衣帽间,坐在化妆镜前将那堆曾经莫修远给她的价值连城的饰品都拿了出来,“你看上什么都拿去吧,但别怪我没提醒你南玥椿,太作了,很容易让男人反感的。”

“谢谢你的好心提醒。”南玥椿不在乎的一笑。

然后开始认真的挑选她想要的饰品。

陆漫漫就坐在旁边,看她在不停的寻找。

她蹙眉,“你要是不好选择,你都可以哪去。”

她留着也没用。

虽说价值连城,但很多也都是有价无市,她难得找人处理,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不管如何,南玥椿终究有一天就是统帅夫人了,以后万一有个什么照面,至少也不会故意为难了她。

“那对耳环呢?”南玥椿找了一圈,突然问道。

“什么耳环?”莫修远送她的东西,全部都在这里了。

她不记得还有什么耳环,是莫修远送她的!

“就是比较仿古的那种,我那天看你收拾你的首饰盒的时候,看过一眼,中间有一刻小的淡黄色宝石。”南玥椿形容。

陆漫漫想了想。

随即想到。

她说,“那对耳环绝对没有你现在看到的这些值钱。”

“你觉得我很缺钱吗?”

“而且那真的不是莫修远送我的!”

“我也没有说过一定要拿走莫修远送你的东西。”南玥椿一字一句。

陆漫漫眼眸微紧的看着南玥椿,“我没必要骗你,那对耳环真的不是莫修远的东西。”

“所以你是不打算给我了?”南玥椿看着陆慢慢的模样,“没关系,我让莫修远来问你要。”

根本没有给陆漫漫任何说话的时间,南玥椿转身就走了。

所以。

她算是得罪了南玥椿了。

过了大概2、3分钟。

莫修远出现了。

她看了看莫修远身后,南玥椿倒是没有上来。

陆漫漫直白道,“南玥椿看上的是阿离送的那对耳环,但她似乎并不相信,以为我是不愿意给她,你可以给她解释一下,这里的首饰你可以全部给她。”

莫修远抿了抿唇,“你把那对耳环拿出来吧。”

陆漫漫看着他。

莫修远说,“阿离的那对。”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他,好久,她起身,从化妆镜的另外一个盒里面拿出来那对耳环,她是不想混乱了,所以单独收纳的,想着莫修远的东西要么还给他要么就会去拍卖了,阿离的东西,她还能留着。

她将耳环递给莫修远,“拿去吧。”

莫修远看着如此平静的陆漫漫,那一刻反而没有伸手接过。

眼眸只是紧紧的看着那对并不出彩但却唯一是他们母亲生前用过的东西。

陆漫漫看着莫修远的模样,“不用觉得对不起我,当初阿离送给我的时候,也是说这个东西是你母亲的东西,留着给你们的妻子的。阿离说他不爱他女朋友,所以就送给了我,以为我会是你的……”

陆漫漫顿了顿,“总之,阿离的本意是送给你的妻子,拿给南玥椿,也不算是违背了他生前的意思。”

莫修远终究还是接过了。

接过去后,狠狠的捏在手心里。

其实耳环还是有棱角的,这么紧捏着,手心应该会痛。

“今晚你就别留下了,多陪陪南玥椿吧,我也累了,想要一个人休息。”陆漫漫说,“你走吧。”

莫修远抿紧着唇瓣。

还是这么一直看着她,看着她平静的模样。

陆漫漫的平静让他其实有些恐慌。

他很怕她动气,怕动了胎气,但又很怕看到她如此冷漠而生疏的样子!感觉一切都已经不在乎了。

他猛地一下,突然将陆漫漫抱进怀里。

所以这是给了一巴掌,再给她一颗糖吗?!

陆漫漫也没有反抗,任由莫修远突然反常的举动,突然这么狠狠地抱着她,感觉怕失去。

莫修远真的抱了很久。

久到,南玥椿都有点的等不下去了,她上楼进入房间,就看着他们相拥的画面。

脸色明显不太好,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南玥椿上来了。”陆漫漫提醒。

莫修远身体一顿,而后,放开了她。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转身对着南玥椿说道,“给莫修远了。”

南玥椿应了一声,“阿修,我们走吧。医生打电话催我回去,说我在外面太久了。”

莫修远看了一眼陆漫漫,“你多休息。”

陆漫漫笑了一下。

真的只是很单纯的一个表情符号而已。

她就这么蓦然的看着莫修远和南玥椿一起离开。

阿修。

果然关系还是近了好多。

陆漫漫坐在房间的沙发上,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小腹紧缩,真的是很不好的预兆。

她在默默调整自己的情绪。

强迫自己不要有情绪波动,强迫自己冷静的去处理这段时间突如其来的事故,等一切结束了,就会告一段落了!

她这么休息了一会儿。

小腹稍微缓和了些。

莫璃突然推开房门,看着陆漫漫坐在沙发上,分明还一脸放松的表情,整个人就莫名有些说不出来的怒火,声音也高昂了些,“老公都被人抢了还能这么逍遥,你到底爱我哥吗?你真没看到南玥椿离开时候那个娇嗔样儿,我都看不下去了!”

“莫璃,我是看在我们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份上提醒你,你最好别对南玥椿动手脚,到时候真有个三长两短,莫修远也袒护不了你。”陆漫漫一字一句。

“她有什么了不起?!”

“就是很了不起。有些人从出生开始就比别人高一等,南玥椿刚好就有这份运气,你如果还想好好活着,就自己安分守己。”

“陆漫漫,我一直很好奇,你到底是用怎样的心态接受这样一个事实的。不愤怒,不急躁,还能提醒别人,你就真的半点都不恨,半点都不怨吗?!我哥做这事儿,你要真的和我哥闹掰了,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会站在你这边的,你何必这么憋屈。”莫璃狠狠的说着,“这个阶段,我哥应该更怕你耍横吧,你还这么任由他欺负你?!”

“我需要用命去赌吗?”陆漫漫看着莫璃,“我闹大了,他不过被人非议一段时间,而你想过我闹过之后的命运没有?”

“你真的太能忍了!”

“学着点吧,以后你也用得遭。”陆漫漫笑了一下。

“我才不会用!”

“以后你还想跟你哥住一起,就是南玥椿和你在一个屋檐下了,你不忍着点,吃亏的就是你自己。”陆漫漫说。

“鬼才想要和这种人住在一起!”

陆漫漫其实是有些累了,她说,“我要休息了,你先出去吧。”

莫璃看着陆漫漫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自己作死吧。”

陆漫漫没什么情绪。

“如果我是你,我如果不和我哥对着干,至少你也应该表达你的情绪,或者弯弯腰也好,也会让南玥椿这个骚货上门来挑衅,明白人都看得出来,我哥更爱你!”

吼完这句话,莫璃就冲了出去。

估计真的觉得她是,无药可救了!

------题外话------

罪过罪过,更新太晚了!

唉唉唉啊~

推荐文文《重生之宠妻如命》/安酥

1V1,双宠,大家多多支持~

上辈子的崔静嘉就是个弱软的小包子。明明有大好生活等着自己享受,却非要作死的把自己弄进太子府,最后一命呜呼。

重活一世,命运却好像和她开了个玩笑,逃离了太子爷却撞上了楚弈言。

黑心世子爷爱上娇弱萌包子,世子爷觉得宠着宠着怎么就放不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