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如果现在不要这个孩子会这样?/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漫漫上班一周。

一周,莫修远没有再出现在别墅。

她不知道这几天他是一直陪着南玥椿还是去了帝都处理他自己的事情,她没有过问也没有资格过问。而她现在唯一能做的想要做的也只是,尽量保全陆氏的一切,不管是口碑还是资金财政,她没办法改变莫修远的决定,但她理智的只想要让这个结局来得不那么惨烈。

她坐在偌大的会议室里。

会议室里面坐着的都是管理层,陆漫漫挺着大肚子坐在他爸旁边,偌大的会议室安静无比。

陆漫漫微起身。

她的孕肚已经很明显,走路其实都有些费力。

但是此刻,她还是努力的站了起来,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了些。

“今天开会,有个重要事情要和大家宣布。大家先不要恐慌,我们陆氏能够给予大家最好的选择和出路,感谢各位同事在这里为陆氏付出的一切,陆氏能够走到今天的地步,都是你们的功劳,在此,我作为陆家子孙代表陆氏,谢谢你们!”说完,陆漫漫挺着大肚子,深深的鞠躬。

陆子山就这么看着自己女儿,有些心酸。

本来今天这一切理应由他来的,但是漫漫说不想他对着自己管理了这么多年的手下鞠躬卑微,由他来帮她完成最后的解散工作,而他答应了。

这么多年,从没想过自己会有如此狼狈的一天。

但不得不说,漫漫这一周做的事情,比他这一年的贡献还大。

这就是他女儿的能耐。

可惜。

遇人不淑。

如果漫漫嫁给的只是一个纯商人,以她现在这么年轻就有的这份能耐,她之后完全可以颠覆整个北夏国的经济。

陆子山有些无奈,却也只有忍了这股气。

民不和官斗,历史使然。

他重重的叹了口气,看着原本安静得一颗针掉地上都能够听到的会议室,在陆漫漫鞠躬的那一刻,瞬间就哗然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会突然严重到这个地步。

所有人莫名其妙的看着陆漫漫,看着她好久,才直起身说,“陆氏要被翟氏合并了。”

“真的吗?”一个高层惊呼。

“不可能吧,我们不是在合作吗?”

“怎么会这么突然?”

“真的假的?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翟氏到底哪里来的能耐,可以一口气吞并两家上市且名列前茅的公司?”

嘈杂的声音,此起彼伏。

陆漫漫给了他们一定的时间去接受这个事实,而后才缓缓的开口道,“翟氏会收购我们陆氏,我和我爸以及几个董事会将手上的股票转让给翟氏翟安,从此以后,会由翟安来带领大家。”

“陆总,我们陆氏可是四大家族之首。”一个高层忍不住的说道,“你还是统帅的夫人。到底是什么原因,就让翟氏来收购了我们集团,我觉得你应该给我们一个合理的答案。”

“决策错误。”陆漫漫直言,从不推卸自己的责任。

“决策?”

“我太信赖翟氏翟安了,我们的手机软件全权从翟氏供应,而我预估的是至少10年时间,翟氏会和我们合作下去,所以没想过成立专门的软件公司来单独给我们供应软件,导致我们现在的生死全部掌握在翟氏的手上。翟氏现在要撤回对陆氏的独家合作,陆氏没办法在有效的时间重新开发新的软件重新开始,而现在北夏国的软件市场一直掌握在翟氏翟安手上,翟安几乎已经垄断了整个北夏国的软件发展,我们想要找另外的厂家提供支撑也是在天方夜谭。”陆漫漫说得直白,“至于你们所谓的统帅夫人,我会告诉你们,陆氏的存在就是对政权是一个极大的威胁,所以陆氏不能存在!”

大多数人其实是听不懂她的深沉意思的。

所以大多数人都很茫然的看着她。

陆漫漫又说,“具体原因其实对大家而言不太重要,因为这不贴身到各位的个人利益,而我接下来就是要交代,和你们息息相关的利益问题。这几天,我连续加班只是想要将伤害放到最低,给予大家一个更好的出路。希望你们能够理解陆氏的无可奈何。”

说道自身利益,显然,大家又安分了下来。

陆漫漫使了一个眼神给张翠。

张翠点头,开始分发早就做好的文件。

“按照合同法,公司倒闭由其他新公司接手,新公司同样接手原公司员工,同时原劳务合同依然有效。而我和翟氏翟安沟通过,他会招聘他新的管理团队来全权管理陆氏所有的工作,高层员工会在半年来进行彻底更换,当然,中低层员工不会改变,毕竟中低层员工对整个公司的运营起不了决定性作用,所以中低层员工可以安心的继续留下来,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在在座的各位。”

所有人又开始不淡定了。

陆漫漫声音稍微高昂了些,“你们先看你们手上的这份合同文件,看了之后再发表个人的意见不晚。今天我会一个一个回答你们所有人的问题,最大限度做到你们能够满意。”

所有人才又低头看文件。

陆漫漫在他们看文件的时候,继续说道,“翟安会换掉高层干部,也只是因为我和他私交的关系才会提前给我透露,而我也争取过了,但一朝天子一朝臣,他终究会选择更换,所以大家留在陆氏对你们自身发展并不是特别好,而我针对你们各自的情况利用我自己以前的一些私交关系做了其他公司的沟通,你们每个人都会有一个相应可以去应聘准确说可以去上班的公司,年薪和你们现在差不多,部分高层还有年终分红。”

拿到那一份合同文件的时候,其实所有高层干部都是震惊的。

如果没有错,陆总仅仅只来了公司一周。

一周时间,是怎么做了这些详细的合同方案出来的,里面包括的不仅仅只是一份劳务合同,还有他们所有人的优势劣势,适合的岗位以及结合他们的实际情况除了工作因素还有家庭因素已经给他们寻找到的合适岗位,而这份岗位年薪,职责,甚至未来规划和发展方向都给他们做了深入的分析和解剖,完全不亚于专业机构需要花至少半年时间才能够做出来的评估报告。

“除了你们看到的,最后还有一篇,有一个信封盒子,里面装有根据你们年份以及对陆氏付出而会给予你们支付的一笔赔偿金。这份赔偿金不用感谢我,这是我让翟氏提供的,毕竟半年后的裁员也是他们支付,他们没有意见,我只是做了一个顺水人情。”陆漫漫说。

所有人翻到了最后一页,一页上有一张卡片,卡片上贴着他们的赔偿金。

真的是一笔不菲的费用。

刚刚听到消息那一刻的所有愤怒在这一刻似乎都已经消失了。

没有哪个企业在自己自身不保的情况,会先考虑员工的利益,会想让员工找到更好的出处!

跟了陆氏这么多年,这次是深深的被陆氏现在的行为所感动。

一个高层站起来,突然说道,“陆总,我也不是一直在陆氏上班,也跳过几次槽最后才到陆氏,在其他公司这么多年,也有面临经营不善而倒闭的,但从来没有遇到向您们这样,这般的为我们考虑,我看到这份厚厚的文件,我真的不知道能说什么。陆氏,没办法继续经营下去不是你们的错,此刻我却很想,如果陆氏还在,我愿意鞠躬尽瘁为陆氏工作一辈子!”

陆漫漫其实也有些感动。

她笑了笑,不想在这样的场合太过伤感。

其他人听着这位高层的言语,也都沉默着,似乎是真的对陆氏充满了深深的感激。

陆漫漫稳了稳情绪,“这一切都是我爸的想法。也真的谢谢你们对陆氏的肯定!其实,大家都知道,陆氏是我们陆家几辈人的心血,从明天开始,这里就挂名为翟氏集团,陆氏的一切就会随着时间而消失。我们无法给我们陆家的列祖列宗交代,但我们至少希望在面对你们的时候,是坦然而不是卑微。谢谢你们给予陆氏的肯定,也希望在未来你们可以发展更好!”

全场响起剧烈的声音。

那份掌声,带着尊重。

她转头看着他爸,看着他爸红了眼眶。

可能没有想到,在这一刻,会到得到所有人的理解,甚至是支持感激和尊敬!

他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无法压抑的情绪终究有些波动,他说,“谢谢各位一直以来对陆氏的付出,真的谢谢。更是感激各位倒现在还依然愿意这么来理解我们集团,理解我。人这一辈子,利益利润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希望,得到认可。得到社会得到自己身边人的认可!有你们这份宽容,我……”

陆子山情绪有些失控,那一刻有些说不出来话。

陆漫漫站在他父亲旁边,就这么深深的看着他,她没办法上前真的给他过多的安慰,她做了这么多,也只不过是为了减少伤害,但并非没有了伤害。

她完全能够理解他父亲现在的心情,谁都希望能够一直这么让家业发展下去,发展得更加辉煌,谁都希望可以光宗耀祖,不辜负列祖列宗的期待。

而她。

让他爸愧对了这一切。

会议室再次响起剧烈的把掌声。

声声回荡。

会议持续的时间很长,没有箭弩拔张,到最后反而是一个交心大会,互相安慰互相鼓励,也算是大家最后坐在一个会议室里面,一起面对彼此,而后就各奔东西,陆氏也没有再组织一次最后的聚餐,能散就一起散了,至于后悔是否有期,看时间的造化。

会议结束后。

他爸回到了他自己的办公室。

一个人坐在里面,坐了很久。

陆漫漫在外面等了他很久,终究还是推门而进。

房门好在没锁。

否则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激动到直接撞开。

她看着他爸有些孤独的背影,此刻天色已经黑了下去,但他却没有开灯,有些孤冷而瘦弱的身影在外面的霓虹灯下,隐隐若现。

“漫漫。”陆子山有些苍老的声音,开口叫着她。

“爸,不早了,妈在家等你。”陆漫漫提醒。

“明天,这里就不是我的办公室了,明天开始,这里就不再是陆氏了。”

“对不起,爸。”陆漫漫道歉。

“你做的已经够多了。”陆子山说,“爸从来没有责怪过你,只是终究有些接受不过来,这么大一个家业就这儿毁在了今天。就这么在今天,画上了一个句话。”

陆漫漫抿唇,那一刻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

“说来,爸应该谢谢你。”陆子山说,还勉强让自己笑了笑,“不是你,陆氏不会在股市毫无动荡的情况下,由翟安收购了去。这里几个亿的亏损,是你让我们的利益得到最大,从而才能够给我们的高层员工更大的便利。也是你,让所有高层在离开的时候,对陆氏还有感动对陆氏还有留恋对我还有感激。爸看太多了,那些因为企业倒闭而撕破脸面翻脸不认人的员工多不胜数,能够这般和平的让他们离开,也算是给了爸最大的安慰。漫漫,到头来,真的只是委屈你了。”

“能够让你和妈开开心心的,就是我能够想到最大的幸福。我看过别人的家破人亡,也亲身感受过生死的滋味,也可以想象如果你们失去了我或者我失去了你们会是怎样的悲哀!”陆漫漫走过去,因为肚子很大,所以直接弯很远的腰才能够从后面趴在他爸的背上,抱着她爸的脖子。

小时候很喜欢爸爸的背,觉得有宽广又有安全感。

现在,心目中高大的爸爸,不知道何时,已经开始老去。

她将头靠在他爸的肩膀上,“爸,只要是一家人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爸唯一的欣慰就是,在这起事故中,你比爸更勇敢。”陆子山用手拍了拍陆漫漫的手,重重的叹气,“我真的为我女儿骄傲。”

“爸。”陆漫漫靠在她的肩上。

她现在其实很怕他爸爸说这样的话,反而会让她更加的情绪波动。

分明是自己做了错事儿,反而还会得到表扬。

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有时候倒是希望被狠狠骂一顿也好。

“爸今天坐在这里这么久也想明白了很多。没有当时那么不能接受了,毕竟老古也面临着和我一样的悲剧,我也找到了一个平衡点。”说着,陆子山还稍微笑了笑。

人大概都是如此。

总是需要找一个心理平衡。

“更何况,这么多年,我一直觉得不怎么对得住你母亲,虽然结婚的时候我们是自由恋爱,但在你还小我的事业期还在往上的时候,基本没有好好陪过她。这么多年,她虽然不怨我,我心里也有个谱,也想在这后半辈子多陪陪她,带她到全世界去看看。”陆子山说,“漫漫,人到了一定岁数,就想着好好的平安的度过下一生。爸不知道你和莫修远现在处于什么关系阶段,既然莫修远选择了离婚也就选择了他的前程和未来,爸不逼你但希望你可以过你自己最想要的生活,就像你给爸说的,我的愿望也很简单,就希望看着你和你妈能够平安幸福!”

“爸,谢谢你。”陆漫漫抱紧着陆子山。

“傻孩子。”陆子山口吻温和,“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以后这里的一切,就让它成为我们的一段回忆,从此以后,我们就要过我们重新的人生了。”

“嗯。”陆漫漫放开陆子山。

其实,她鼻子也已经哭红了。

她吸鼻子笑了笑,“走吧。”

两个人一起走出了陆氏大厦。

当时,已经冷清。

冷静的大厦门口,突然出现了一道一道烛光。

大厦大门口的地方,突然霓虹灯光消失。

而那一道道烛光开始点亮在他们身边。

陆漫漫和陆子山就这么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员工,他们手捧蜡烛,围在他们周围。

有些感动和情绪就会在这一瞬间,迸发。

陆漫漫转头看着他爸,看着他爸的眼眶又那么毫无预兆的红了,看着他爸无法压抑的情绪,真的毫不掩饰。

这是对他们的送别。

员工能够自发的组织做到这样的行为,已经真的很让人感动了。

他爸回忆起自己这么多年在陆氏的一切,应该也会欣慰。

陆漫漫默默的退出人群。

看着他爸在烛光中央,看着他最后还有的那份辉煌。

她眼眶也带着泪水,然后提前走了。

她坐在小车内。

司机看着门口大厦突然的异常的举动,回头对着陆漫漫说道,“陆小姐,你不需要再待一会儿吗?”

“不需要了,这里是应该属于我爸的荣誉,送我回别墅。”

“嗯。”

陆漫漫坐着车离开。

身后的一切越来越远。

一切,就当又告一段落了。

她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腹部。

不知道你还好不好。

她看着窗外一幕一幕在眼前闪逝。

文城,越来越不是一个可以让人将息的城市。

车子一路到达别墅。

当时已经不早了。

但王忠一直在别墅等她。

王忠这段时间很累,忙着照顾南玥椿,每天必须准时准点的三餐送到,然后每晚不管她多晚回来,他依然会陪她到最后,还会给她准备一碗营养滋补汤,真的是很尽职尽责的管家。

“陆小姐,这段时间你太辛苦了。”王忠都忍不住有些抱怨,“这对你和孩子都不好。医生说了,你身体尽量多休息,不要操劳。”

陆漫漫脸色真的很不好。

她勉强笑着,“今晚之后就不会这么辛苦了!”

“我去帮你把汤盛出来,你等我一会儿。”

“谢谢。”陆漫漫声音很轻很柔。

她就这么看着王忠离开的背影,看着他在自己面前越来越迷糊的背影。

终究有一刻的支撑不下去,缓缓倒在了地上。

这就是她身体的极限了吧。

她婚过去之后,就感觉自己抽空了一般,什么都没有了。

王忠是端着汤出来,才发现陆小姐晕倒在地上,整个人完全被惊吓,手上的汤也被他打倒,响起剧烈的声音。

楼上的莫璃听到声音连忙出来,就看到王忠特别惊慌的跑向躺在地上的陆漫漫。

整个人也吓了一跳,连忙跑下楼。

“王忠,发生什么事儿了?陆漫漫晕倒了?”莫璃又急又快的问道。

“是晕倒了,我,我马上叫救护车……”王忠努力在让自己冷静,拿着手机的手都在发抖。

他就说今天陆小姐回来时,脸色苍白得吓人。

他以为只是因为劳累过度。

“王忠,你快点,陆漫漫大腿间有血,不知道是不是流产了……”莫璃急呼。

王忠转头,就看到一点血渍顺着大腿间流了出来。

这才6个多月……

6个多月,不会真的发生意外吧。

王忠拨打着急救电话,努力将事情说了清楚,然后不到20分钟,救护车急急忙忙的赶到,王忠和莫璃陪着陆漫漫一起去了医院。

陆漫漫虚弱的模样真的很吓人。

身体冰冷得,仿若不存在这个世界,而惊恐的还是大腿间的血渍,和她白皙的大腿,形成了项目对比。

会不会真的出事儿?!

莫璃有些心惊。

如果出事儿了,她哥会不会很自责很难受!

她那一刻反而有些恨不得他哥气死。

这段时间连她这么畸形的人都觉得,她哥实在是很残忍。

救护车到达医院。

陆漫漫被送去了急救室。

王忠和莫璃在走廊上焦急的等候。

王忠整个人都不淡定,他在走廊上来回疾走,分明就是停不下来的节奏。

莫璃看得心烦,这么一个大男人,就不能稳重点吗?!

她当时是怎么让自己嫁给他的?!

现在反而没有冲动想要离婚!

她果然是心里有问题,她自己都理解不了自己!

“你别在我面前走了,给我哥打电话了吗?”莫璃问他。

王忠一怔,“我忘了。”

莫璃翻白眼。

这种事情都会忘?!

王忠连忙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没有接电话。

王忠打了两个未接来电,那边依然没有接通。

“统帅不接电话。”

“他会悔死的。”莫璃狠狠的说着。

王忠点头,觉得莫璃说得很对,尽管莫璃的语气不够尊敬。

急救室的灯亮着。

陆漫漫觉得自己一直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

只感觉自己好像坐了很快很快的一列列车,列车急速的在轨道上行驶,周围的风景转瞬即逝,怎么都看不清楚。

而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手术室内,那耀眼的手术灯光。

“莫太太你醒了吗?”身边一个好听的护士声音,温柔的叫着她。

“我在哪里?”

“这是医院,你今天突然晕倒了,然后动了胎气,现在医生正在帮你急救,你放宽心,一会儿就好了。”

这么一想,才想起自己在别墅内晕倒了。

“如果现在不要这个孩子会怎样?”陆漫漫真的很虚弱,所以这句话问出来,声音很轻很轻。

但手术室里面很安静,安静到没有一丁点声音。

所以医生护士还都是听到了。

所有人似乎都惊了那么一秒,“莫太太你加油,孩子都6个多月了,什么都成型了,你别放弃。医生会尽力帮你的。”

陆漫漫抿了抿唇。

是啊。

孩子都6个多月了。

6个多月了。

急救室里面待了半个多小时,医生护士推着她出去,她手上挂着点滴。

医生说还好,虽然有流产的倾向,但送得即使,现在基本稳定了,没有再有流血信号,而且孩子的胎心虽然弱了点,总算也是正常范围内。

好好养一段时间,孩子平安生下来,不会太难。

陆漫漫就这么蓦然听着医生给她说的这些所谓的“好消息”,手术室外的王忠和莫璃激动地询问着医生,然后陪着她去了病房。

原本身体很累,精神很差。

躺在病床上却睡不着。

现在也折腾到了晚上11点多。

莫璃和王忠还在病房中陪着她。

莫璃不停的念念叨叨,说什么她要是流产了,她哥就真的逍遥了然后她会彻底被抛弃云云之类的,她听得心烦,估计连王忠都听不下去了,拉着莫璃说道,“你先回去吧。”

“为什么?”莫璃看着王忠,“我就要在耳边随时随刻提醒陆漫漫,她是有多愚蠢。”

王忠无语。

明显陆小姐现在需要休息而不是需要你的忠言逆耳!

他这次其实是真的觉得,莫璃虽然毒舌了些,但真的是在为了陆小姐好。

方式方法不太对。

不过陆小姐是聪明人,她应该看得比自己更明白。

“王忠,你送莫璃回别墅吧。”

“可是陆小姐,你一个人……”怎么行?!

“没什么,有护士和护工,一个人也行。”

王忠还是有些犹豫,想了想说道,“陆小姐,要不我给你父母打电话让他们来照顾你?”

“不用了,不要给他们打电话,我不想他们担心我。”

“那我给统帅的母亲打电话?”

“真的不用。”陆漫漫一字一句,“你和莫璃离开吧,我想睡了。”

王忠看了看陆漫漫,想着莫璃在这里真的很影响陆小姐休息,而且医生也说了,陆小姐此刻真的需要大量的休息,所以还是带着莫璃离开了。

离开后。

整个病房就变得更加安静了。

陆漫漫看着点滴液一滴一滴流入自己的血管内。

王忠说了很多人来陪她,唯独没有提到莫修远。

不会是王忠疏忽了。

她不用想也知道,她发生这种事情,王忠第一个会打电话给谁。

心情也说不出来有什么触动,就这么蓦然的感受,越渐冰凉的内心。

那夜。

终究还是睡着了。

醒来之后,外面的天已经亮了。

VIP房间的大阳台外,阳光照耀在窗帘上,剔透的帘子随风摇摆。

她眼眸垂下,看着自己的手,被一双大手握住。

手指的形状和触感,都很熟悉。

她转眸,看到了坐在自己身边的莫修远。

看着他似乎脸上连胡渣都有了,整个人看上又憔悴又疲倦。

“醒了吗?”莫修远问她,声音很低沉。

陆漫漫没有回答。

而是微动了动手指。

莫修远抓着她手心的手,还是放开了。

“身体感觉怎么样?”莫修远又问她,声音放得很轻,就怕吵到了她。

此刻的陆漫漫,脸色并不好,苍白的脸颊上,仿若只有那双漆黑的眼眸,微微眸动着,才不至于让她看上去一点气色都没有。

“你怎么来了?”陆漫漫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他为什么来了?!

这句反问,排斥的意思很明显。

“抱歉,昨晚上我没有接到王忠的电话。”莫修远说,“来晚了点。”

陆漫漫真的觉得自己并不是想要他的这份答案这份自责。

“我有些饿了,王忠过来了吗?”陆漫漫冰冰凉凉的说着,对他的排斥感毫不掩饰。

“早饭在这里。”莫修远从病床上站起来,然后起身去拿起床头的那个保温盒。

他打开保温盒,盛好一碗粥。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他,然后将盛好的那碗粥放在了她的面前,用勺子舀了一勺,喂她。

“王忠去南玥椿那边了吗?”陆漫漫询问。

莫修远沉默着,微点头。

“你应该去那边,让王忠过来吧。”陆漫漫直白道。

“先吃早饭。”莫修远说。

忽视心里面各种情绪,声音温和。

陆漫漫不张嘴,就看着他。

看着他在她面前,有些不堪的模样。

莫修远终究放下手上的小碗,然后起身出去了。

一会儿。

王忠出现在病房,关心的问道,“陆小姐你醒了?”

“嗯。”陆漫漫微笑了一下。

笑着,脸上看上去就不会那么惨白了。

“现在都早上9点多了,你以前不会起来这么晚的,还吓了统帅一跳,就怕你不醒来了。昨晚上统帅是凌晨3、4点连夜从帝都坐飞机赶到的,直接就来医院陪你了,陪了你一夜。早上我送早餐来的时候,统帅让我放在这里,自己一直陪着你,我就去了南小姐那边,南小姐也知道统帅来了,但不敢让统帅去陪她,吃饭的时候都在生闷气。”王忠分明是在说莫修远的好话。

分明是在说,莫修远对她多好。

她听着,却激不起半点异样的情绪,就这么冷静的听着。

王忠觉得自己一个人说得也无趣,又转移了话题,“陆小姐,我喂你吃早饭。你身体太虚了,医生说一定要尽量让自己多吃点东西。”

“嗯。”陆漫漫点头。

王忠拿过小碗,喂她。

陆漫漫吃了一口。

以前她很依赖王忠做的饭菜,这一口下去,反而猛地一下,剧烈反胃。

王忠吓了一跳,连忙拿过餐巾纸给陆小姐。

陆漫漫呕了一下,全部吐了出来。

胃里面还有些抽搐,拉扯着肚子,很明显。

“陆小姐你怎么了?”

陆漫漫这样呕了好一会儿。

按理说,她早就过了孕反期,准确说,她其实没有怎么孕反过。

王忠连忙放下碗筷去叫了一声过来。

又去洗手间给她拧了一张热毛巾,让她擦拭嘴角和手心。

医生急急忙忙的赶到,第一时间是挺孩子的胎心。

而陆漫漫这细微的响动,再次让莫修远出现在了病房,安静的陪伴着。

王忠倒是为了避嫌,在房间外等候。

“胎心是正常的。”医生说,说着松了口气,“莫太太你肚子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

“就只有反胃吗?”

“嗯。”

“你再勉强自己吃点东西试试。”医生建议。

陆漫漫准备伸手那床头边上的小碗。

莫修远已经拿了过来,然后舀了一勺放在她嘴边。

当着医生护士的面,陆漫漫也不想太作。

张嘴吃了一口。

吃下去那一瞬间。

身体的排斥很是明显,猛地一下又呕吐了出来。

这次直接吐在了莫修远的身上。

------题外话------

今天有二更。

今天有二更。

宅真的觉得这段感情里面受伤最大的不是漫漫。

不信我们往下看。

群么么。

6点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