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莫修远,我的能力有限/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病房内。

陆漫漫抿着唇,看着他身上的污渍,“抱歉。”

莫修远却不在意,只是拿起餐巾帮她擦拭嘴角。

陆漫漫没有拒绝。

身体对食物的排斥也让她有些说不出来的惊慌。

“先别吃了。”医生说,“我给你输点营养液,保证你的身体需求,再观察看看,是不是因为昨天动了胎气导致你的胃口受到影响,虽然这样的事情临床上几乎没有发生过。但万事都有先例,莫太太你别紧张,保持愉悦的心情最重要。”

“嗯。”

医生交代完又亲自看着护士帮她把点滴液输上,才离开。

离开的时候叫上了莫修远。

整个病房又安静了。

陆漫漫躺在床上,沉默了好久。

好久。

电话突然响起。

她怔了一下,接通。

“漫漫,醒了吗?”那边传来他爸的声音。

“醒了。”

“在家里吗?”

“嗯。”陆漫漫嘴角一笑。

有时候,人类需要一些善意的谎言。

“今天有我们的新闻,虽然翟氏在今天正式宣布陆氏被他们收购,但新闻上吹捧更多的却是我们陆氏这个集团,甚至引起了北夏国商业界的一个轰动,轰动并不只是来自于我们这庞大的集团突然被收购,而是我们的经营理念以及人道主义道德规范,商界还自发的要求推选为我为文城业界的商业主席,说这个职务非我莫属。”

“爸你是在得意吗?”陆漫漫尽量让自己的情绪高昂。

“你这孩子,爸只是有些高兴,是真没想到,还会被人这么所肯定。”陆子山说,“这都多亏了你!”

“爸,你都说够多了这种话了。再说下去,我就又要自责死了,不是因为我,咱们陆家世世代代的企业怎么说倒闭就倒闭。”陆漫漫说着,遂又问道,“那你怎么打算的?准备继续再干几年当当官什么的?”

“算了算了。爸昨晚都给你妈说了要陪她游山玩水了。”陆子山笑了笑,“没那个奋斗激情了,还当什么官,爸就盼着好好养老了。爸打电话来就是给你说一声,爸现在心情很好,已经定好了下周陪你妈出去走走,你别担心爸了知道吗?”

“嗯。”

“我陪你妈去做美容了,她催得厉害。”

“你顺便也做做,看你老得都快当我妈的爸了!”

“你这孩子!”陆子山宠溺的责备着,“不说了,记得有空回家。”

“好。”

挂断电话。

陆漫漫嘴角的笑容却在唇边僵硬。

能够让身边的人这么幸福开朗的生活下去,真的很难很难。

而她真的很庆幸,至少这次她做到了!

可是下一次?

再下一次呢?!

她到这一刻总算还是觉得,她的能力有限。

真的有限。

……

医生办公室。

莫修远坐在办公室内,面对着医生。

医生对他尊敬,一本一眼的给他说着陆漫漫的病情。

“统帅,莫太太的情况很有可能是妊娠期厌食症。”医生说,“妊娠期会出现很多突变性症状,包括妊娠期高血压,妊娠期糖药病等一些列常见的妊娠期反应病症,妊娠期厌食症这种情况临床上真的很少,说直白一点,这种症状初期就是叫孕反,是很常见的一种现象,孕反严重就叫厌食。而大部分人的孕反期是在3个月前,第4个月就会好转,那个时候胎儿也已经稳定。极少数人会在临产的时候产生这种症状,而这种所谓的妊娠期厌食症会在妊娠期结束后自然消失,所以不能算得上疾病但对孕妇而言却非常危险。孕妇比其他正常人更需要摄取营养,仅仅靠营养液支撑是完全不行的。”

莫修远默默的听着,不发一语。

医生继续说道,“莫太太的情况来得很突然,我不敢百分之百的肯定就一定是妊娠期厌食症,但现在的症状确实让人不得不怀疑。我从医20多年,这是我遇到的第二起这样的症状。第一起还是在十年前,当时医学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孕妇在临产的时候,胎儿在腹中夭折……”

莫修远脸色有些微动。

医生顿了顿,连忙说着,“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我们院的医疗已经提升了很多了,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出现。而我也在当年经历过那起临床病例后,一直专研这方面的课题,也去各国交流过相关临床案例。我们虽然没有多少实际经验,但理论方面已经非常成熟,保住莫太太和莫太太腹中的胎儿是没有什么风险系数的。统帅你可以放心。”

莫修远紧绷的情绪,却一刻都得不到放松,他有些低哑的声音开口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症状?”

“当时我做的科研,结合国外的一些临床试验,分析出来两种原因,一种是生理的,一种是心理的。我十年前遇到的那个病人就是生理性的,没有遭遇到任何打击没有发生任何情况,突然就产生了强烈的厌食症状。而莫太太的,我现在不能肯定是生理还是心理。莫太太昨晚送到医院的时候就有些胎儿不稳,在我帮她作保胎手术的时候,她居然问我们护士说现在不要这个孩子会怎样……”

莫修远紧紧的看着医生。

“不知道是不是莫太太当时太难受了,所以才会这样说。总之,国外有多起这种案例,也有生理和心理的,我现在会和那边的医院做对接,确保莫太太和胎儿的安全。在此期间,建议莫太太一直住在医院,如果一直处于妊娠期厌食阶段,就会每天输入供她和胎儿的营养液液,当然也为了方便如果有什么临时事故发生,我们能够第一时间进行救援。”

“嗯。”莫修远点头,“麻烦了。”

“统帅,应该的。”医生恭敬的说着,“不过,在医学上,我们很注重患者的心情。莫太太经历了这么多,心情肯定不会很好,建议统帅多陪陪她,让她心情放松下来。而且,如果是心理原因,心情就是至关重要的因素影响,可以的话,我会建议统帅你找位心理医生和她聊聊,也让我们能够更快的确诊原因。”

“嗯。”

听完医生的交代,莫修远离开了医生办公室。

他一步一步走得很慢的到了陆漫漫的病房,推开房门,陆漫漫在看手机。

脸色分明很不好。

看着手机的唇角,却在微微上扬。

感觉到有人进来,她转眸看了一眼,上扬的唇角就这么隐退了下去。

即时知道她不愿意他的出现,他坐在她的病床边上。

陆漫漫漠然的看着他。

“刚刚医生说,你可能有妊娠期轻微厌食症。”莫修远说,用了轻微两个字,是希望能够减轻她的担忧。

陆漫漫依然很冷漠,只是这么看着他,就像对待一个陌生人。

“这种症状临床上不多。”莫修远又开口道,“我帮你找个心理医生。”

“你是说我心里有问题了。”陆漫漫问他。

莫修远喉咙微动,“漫漫,不要太强迫自己。”

“你想说什么?”

“对我的不满你可以发泄出来。”莫修远说,“别这么压抑自己。医生说你的妊娠期反应可能是生理的也可能是心理的,我却更觉得,是心理作用。”

陆漫漫讽刺的一笑,“你凭什么就能够这么肯定我是因为怨恨你?!或许我只是有点怨恨我自己!”

“都是我的错,是我不择手段是我残忍冷血,是我要在我们最美好的时候为了前程为你利益为了政权抛弃你,我罪不可赦!这些都是我的错,你为什么非要强加在你自己身上,你看错了人你嫁错了人那不是你的原因,那是因为我伪装得太好,那是因为我太功于心机!和你没有关系!”

莫修远突然的异常和暴动依然让陆漫漫保持着平静,保持着冷漠。

她说,“也只能说我计不如你。”

“就不能不这样吗?陆漫漫,你就不能像个正常的女人吗?!”莫修远狠捏的手指,分明是青筋暴露的在压抑,“你到底要怎样你可以给我讲,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可以对我发泄,你不要这样强迫你自己,你不要这么强迫自己不行吗?!你就不能对你自己更好一点?!”

“我觉得这是对我最好的方式。”陆漫漫一字一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要让自己过得更好,我不吵不闹没有情绪只是觉得,我应该这样,应该这样让自己平静的接受一切,我能力有限,我能够真的保护的人不多,我能够真的让我身边的人平安无事的能耐就这么一点……而我甚至在想,我现在还是不是应该坚持要这个孩子?”

莫修远暴动的情绪,在那一刻突然安静下来。

眼眶甚至都已经红透了,整个脸色突然变得死寂一般。

他狠狠的看着陆漫漫,看着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平静,平和甚至有些,冷漠!

他一直以为,这个孩子还可以代表着陆漫漫对他的一丝依恋,哪怕一点点也好。

哪怕还有那么一点点他们彼此的牵挂也是好的。

他身体真的在微微抖动。

那是被突然打击过度后,有那么一刻的接受不了而产生的身体反应。

他起身。

就这么起身,身体往后退,往后然后离开了病房。

离开病房后,莫修远将陆漫漫的房门关了过来,似乎是不想让她看到他此刻的模样,他狠狠的靠在外面的走廊上。

眼前的一切有些模糊。

模糊不清。

那一刻甚至感觉到天旋地转。

他捂着自己的心口。

这种痛,已经没办法用言语来形容。

原来心口的伤,真的和身体的伤不一样,这么不一样……

“阿修。”耳边,突然响起了南玥椿的声音。

莫修远没有回头。

“你怎么站在门口,陆漫漫怎么样了?刚刚问王忠他也不回答,我进去看看她……”

话音落,手还未推开病房门。

莫修远猛地一下将南玥椿一把抓住。

手心的力度很大,抓着她的手臂很用力。

那一刻真的觉得痛。

刺骨的痛。

“阿修……痛……”南玥椿眼眶一红。

莫修远薰红的眼眶还有那嗜血的眼眸让南玥椿心里一怔。

她从来没有见过莫修远如此模样,而这个模样,分明很想……杀了她。

“我还怀着孩子……”南玥椿开口。

那句话,让莫修远突然反应过来一般,猛地一下放来了南玥椿。

放开那一刻。

耳边突然响起剧烈的声音。

那是一拳,一拳狠狠的撞击到墙上的声音。

而莫修远似乎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一拳一拳,疯狂的在墙壁上,她甚至都看到墙壁上染上的血痕,而他的手背更是血肉模糊一边!

心里在压抑,身体在发泄。

整个人看上去很狰狞。

南玥椿就这么站在旁边,看着他隐忍到极致的模样。

她不知道莫修远和陆漫漫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争吵,但能够让莫修远把自己逼到这个地步,除了陆漫漫,谁都没有这个能耐!

VIP病房的走廊很安静。

周围也没有什么人。

不知道多久,莫修远似乎是发泄够了,他停了下来。

停下来后,却没有离开,而是直接坐在了陆漫漫病房外的走廊上。

南玥椿默默的坐在他的旁边,看着他红透的眼眶无神的看着天花板,看着他手背上的血,顺着手心往下滑落。

她发现自己找不到任何语言可以去安慰他,也说不出成全他们的的话,她就这么默默的陪在他的身边,然后感受着他心里的难受,感受着他忍耐的情绪。

安静的走廊。

突然传来一阵呕吐声。

南玥椿猛地转头看着莫修远。

看着他突然蹲下身体,不停的呕吐。

身体在不停的呕吐,剧烈的抽搐。

“阿修,阿修你怎么了?”南玥椿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

之前的身体发泄虽然狰狞但都不会有此刻这般的恐怖。

她看着他不受控制的呕吐模样,看着他脸色在急速惨白,惊慌的往走廊上跑去叫医生。

一大群医生护士连忙跑了过去来,扶着莫修远去了急救室。

走廊上一片混乱。

混乱之后的走廊上,在刚刚莫修远蹲下来的地上,分明有几口血液,是从胃里面呕了出来的……

这才是,“呕心沥血”。

……

病房内,

陆漫漫不知道门外都发生了什么。

她隐约听到什么声音,隐约又听到什么错乱的脚步声,但因为房间隔音效果极好,所以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想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她想她会在医院住很长一段时间。

虽然医院并不是一个很吉利的地方,但她反而觉得这个地方比她住在别墅,更好。

在医院躺了一个上午。

输完水后她还洗了个澡,然后在外阳台上站了一会儿。

因为天气太热,她也没有待多久。

转身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房门外翟安走进了来。

手上捧着一束花,站在病房中央。

陆漫漫笑了笑。

翟安也笑了笑,“真怕你不愿意见到我,今天我才将你们家的公司,狠狠地整顿了一番!”

“已经是你们家的了,准确说,已经莫家的了。所以你怎么做,那都是你的事情。”陆漫漫无所谓的说着,看着他手上的百合,“送我的?”

“希望你会喜欢。”

陆漫漫笑着接过来,然后放在了一边的床头上。

“身体怎么样?”翟安看着她的模样,询问。

“还好。”陆漫漫总是不会说自己难受,总是不会给别人带去太多负担。

陆漫漫和古歆的性格完全不同。

古歆不惹事儿,就不叫古歆了。

而跟在她屁股后面默默帮她的人,永远都是站在她身边的陆漫漫。

“你突然过来,是谁告诉你的?”陆漫漫躺回床上,选择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问翟安。

翟安笑了笑。

陆漫漫当然知道是谁。

“你说吧,他想对我说什么?”

------题外话------

二更求月票!

虽然晚了点,没有功劳有苦劳。

宅爱你们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