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江湖路远,不必再见/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吧,他想对我说什么?”陆漫漫看着翟安,问他。

翟安抿唇笑了笑,承认道,“嗯,是表哥叫我过来的。”

陆漫漫唇角,有些薄凉的笑了一下。

“他其实只是让我过来陪陪你。”翟安说,“没说让我劝你什么。”

而他,也真的没有什么是觉得可以劝她的。

感情的事情,别个谁都说不清楚。

也感受不到。

“我只是刚刚来的时候,听王管家说,你妊娠期厌食症。”翟安询问。

“大概吧。”具体,她也不清楚。

医生没给她说。

只给莫修远说了。

在外人心目中,她还是那个属于莫修远的陆漫漫。

而在她心目中呢?!

这个人早就应该,烟消云散。

“我知道你是一个理智的人,但有时候你可以试着发泄。”翟安看着她明显过于苍白的脸色,“至少,不要在这段感情里面,真的伤了自己。”

“已经伤透了。”陆漫漫对着翟安,微微一笑。

说这种话的事情,还灿烂的笑了一下。

“真的已经伤透了,所以才会压抑自己去接受。”陆漫漫停顿了一下,“这种滋味,你应该也懂的,在古歆身上。”

翟安突然有些无言以对。

“不过古歆比莫修远好,至少不会打着‘还爱’的幌子,在你的世界继续为所欲为。他不会知道,这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把我所有对他还有的眷恋一点点消磨掉,直到,什么都不会剩下……”

“那是因为他知道他真的彻底的会失去你,所以才会用这种手段把你留下。”翟安静静的说着,然后看着陆漫漫,又说道,“当然,我不给我表哥说任何好话,我理解他其实你也理解,但我们站的角度和体会的感受不一样,所以我能够真的理解而你只是强迫理解。到现在,你们走到这个地步面对现在的一切,我大概只能说是造化弄人,其他,我不知道还能用什么词语诠释。”

“造化弄人?”陆漫漫重复着翟安的话。

如果一切都可以用造化弄人来解释,那么人定胜天这些词语到底又是什么意思?!

“算了,就当是吧。”陆漫漫真的觉得很累,不想再钻字眼了。

“其实,他现在并不比你好过。”翟安说。

至于怎么不好过,他没有具体说出来。

陆漫漫也没有问。

两个人有些沉默的空间,翟安似乎也觉得话题有些压抑,他想了想说道,“翟奕下周要开庭了。”

“这么快。”

“嗯。”翟安说,“听说在里面很配合。”

“那也挺好的。其实上一世的翟奕,也不见得有多好过。这一世有这样的结局,对他而言或许还是好事儿。”

“你每次一说上一世我就想笑。”翟安笑着,努力让气氛不会那么尴尬,“总觉得就像是做梦一样,而我还很信你。”

“因为都是事实。”陆漫漫很严肃。

“好吧,都是事实。”翟安附和,又想到什么,“对了,你看到今天的新闻了吗?”

“哪一方面的?”

“就是你爸在商场现在很火很有威望的那些新闻评论。”

“看到了。”陆漫漫说,“这算是我能够尽最大的努力给他做到最好的结局,我的极限。”

“已经算是很惊人的极限了。一般的人不说有不有你的睿智,就是遇到这种事情能够像你一样冷静的也少之又少,我其实还很纳闷,为什么我当初没有先喜欢上你。”翟安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我们太像了啊!”陆漫漫笑了笑,似乎是想起了曾经青梅竹马的事情,“所以都会很喜欢没心没肺又时时刻刻都会给人带来快乐的古歆。你应该庆幸,我不是男人。否则估计小时候就已经头破血流了。”

翟安似乎也在想着那个画面。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气氛变得很轻松。

友情就是这样,不会给你太过强烈的感觉,但总是在关键时刻,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对了,需要我叫古歆回来陪陪你吗?”翟安说,“她跟着拍摄组全国走。”

“不用了,让她自己多锻炼吧,难得突然认真了起来。何况,我真不觉得我此刻一定要有人陪着。”

翟安无奈的笑了笑,“也许,翟奕上庭的时候她会回来。”

“也许吧。”陆漫漫附和着。

翟安在病房陪了她大半个下午。

接到公司的紧急电话,才离开。

翟安其实应该很忙,三个公司,同时运作,神仙也会变得疯狂。

翟安离开后,病房又安静了下来。

一个人面对着偌大的病房,陪同的护士护工都被她叫了出去,说有事儿会叫她们。

她就这么一个人,一个人看着天花板发呆。

她不知道自己会在这里住多久,也不知道莫修远会什么时候出现,她此刻除了还有仅存的活着欲望,真的没有任何可以值得期盼的事情,有时候甚至觉得宝宝在肚子里面动的时候,都没有了当初的悸动。

她真的不知道这是不是意味着什么……

而她就这么感受着,时间度日如年的滋味。

房门外突然又被人推开了。

陆漫漫转头,看着莫修远。

看着他又出现在了病房。

她收回眼眸。

总以为他会很久不会出现,但每次都这么唐突的出现在她面前。

他坐在她的病床边。

她看到她白色绷带缠着的手背,还看到他另一个手背上有点滴针眼的痕迹。

刚刚翟安来的时候说,他现在并不比她好。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漫漫。”莫修远说,“把孩子生下来了。”

陆漫漫眼眸紧紧的看着他。

“我会在你怀孕这段时间,尽量陪着你。”

“算是对我的弥补吗?”陆漫漫问他,声音很清冷。

莫修远沉默着,说不出来一句话。

“莫修远。”陆漫漫垂下眼眸,不去看他的模样,只是清清淡淡的声音,冷冷冰冰地说着,“我记得我好想给你说过,我以前经历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我会知道,失去亲人是什么滋味,想象着亲人在难过是什么滋味。而我也给你说过,我能力有限,我能够保护的人能够做的事情真的有限,对于这个孩子,生下来后,我会怕我没有这个能力让孩子生活得更好。我怕我保护不了这个孩子!”

“由我来保护。”莫修远看着她,深深的说着,“我来保护你们。”

陆漫漫笑了一下。

不是嘲笑。

只是心寒。

到现在他还不明白,她真的不敢对他有任何期待吗?!

就算生个女儿。

就算女儿留给他,她也不觉得,女儿会快乐的生活下去,女儿会无忧无虑毫无危险的生活下去。

她真的是怕了。

怕有一天,她的孩子也成为了政治的牺牲品。

那个时候,她估计再也没有任何可以努力坚强起来的理由,她不知道那个时候的自己,会变成怎样?!

所以……

她有了不要这个孩子的打算。

不是,突然奇想。

不是,意气用事。

“莫修远,我们好聚好散吧。”陆漫漫一字一句。

莫修远的手指不自觉得紧捏,隐忍着的情绪,在不停的压抑。

“从你出手收购陆氏那一刻开始,我就真的觉得我们不可能回到从前了。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出于什么目的有多惊天地泣鬼神的理由,我想我们之间都已经走到了尽头。至少,在之前,在我心目中你和文赟是不一样的。但现在,我却没办法骗自己,没办法欺骗自己说你至少比文赟更爱我。”陆漫漫抬眸看着莫修远。

看着他紧绷的脸色,似乎一直在忍耐的模样。

她说,“莫修远,我们不要这个孩子了,我们分得彻底一点。以后,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从此江湖路远,不必再见。”

窒息一般的空间。

空气似乎都是冷的。

安静得没有任何一丁点声音。

两个人的沉默,在彼此之间,毫无声息。

好久。

久到,时间似乎都已经停止。

莫修远开口道,“我不答应你。”

陆漫漫咬着唇,看着他。

“我以前就说过,这辈子我不会放你一个人,天涯海角,生死离别,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很自私,我的东西我不会让任何人碰,就算残缺了我也不想丢给别人。”

“一定要这样吗?”

“我知道我很残忍,但是陆漫漫,我不会放手,绝不放手!”莫修远狠狠的说着,“你不吃东西,你吃不下东西,没关系,我会让医生一直帮你输液,我会让医生照顾你,现在医学很发达,想要保住你肚子里面的孩子,轻而易举。”

陆漫漫冷冷的看着莫修远,看着他如此模样,看着他突然残忍的模样。

“对不起。”莫修远说。

说对不起。

却就是不会放手。

“我只想你能够陪着我走下去!”莫修远有些波动的喉咙一直在上下起伏,他伸手拉陆漫漫的手。

陆漫漫脸上的排斥甚至是厌烦,显而易见。

莫修远却还是将她的手狠狠的握在了自己的手心里,她手很凉,凉的让他心惊,他将她的手带到他的心脏处,让她冰凉的手心紧紧的贴在他白色衬衣上,“别这么推开我。”

“你只会让我的心渐发寒。”

“我帮你捂热。总有一天,我会帮你捂热!”

“总有一天……”陆漫漫冷笑。

总有一天,我们会彼此失去!

……

那一次的谈判。

以失败告终。

陆漫漫没有料到莫修远会如此坚持。

更没有料到,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莫修远寸步不离。

她换了病房。

换成了更高级的单独的一栋别墅氏的度假病房。

他在她的病房处理公务,他在她的病房吃饭睡觉,他在她的病房一直陪着她,不挪动一步。

医生确诊她是“妊娠期厌食症”,每天都需要输入大量的液体维持她的营养,但她还是瘦了,身上的肉就奇迹般的,越来越少,连肚子似乎也小了很多,可医生却说,宝宝很好,宝宝很健康。

莫修远说得对。

现在医学很发达。

想要保住她的孩子,轻而易举。

她这么做,能换来什么?!

她怕她父母有一天看到她,会哭。

会因为她自己的作践而伤心。

所以她在和莫修远相处的这一周时间,第一次主动开口说,“帮我找个心理医生吧。”

当时的莫修远刚处理完国家公务相关事宜,内务大臣亲自到病房来拿他的审批文件,从帝都千里迢迢赶到文城,只为了一份他亲手签发的国务内审文件。

其实莫修远办公的地方和她的病床还是隔开了一个房间,来这里拜访莫修远的国务院大臣都只知道她生病了,却没有人知道她到底严不严重,到底是生了什么病,她想,朝政上应该会有一些质疑的声音,对莫修远这种不理智的处事行为。

不管如何,也不应该把办公地点挪到医院,挪到病房,且还不在帝都。

可是,这些对她而言也不太重要。

她要的不过是,自保而已。

莫修远听到陆漫漫说的话之后,整个人是有些愣怔的。

这是一周以来,她主动开口给她说的第一句话,所以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陆漫漫以为他没有听到,再次重复道,“帮我找个心理医生。”

“嗯。”莫修远点头。

有些激动的情绪,那一刻却只有一个简单的音符。

“你也不用守着我了,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不会选择自杀。”陆漫漫一字一句。

莫修远那一点点喜悦的情绪,就这么僵硬在脸颊上。

“我想,我可能是心理原因。”陆漫漫忽视他的表情,直白道,“而我没办法自我调整,所以我觉得或许心理医生可以帮我。”

莫修远点头,“好,我去找心理医生。”

“谢谢。”生疏的一句,谢谢。

总是能够随时随地,拉远他们之间无法跨越的如鸿沟一般的距离。

莫修远走了出去。

陆漫漫淡漠的看着他的背影。

总有一天,也会失去耐心的。

她闭上眼睛,静静的在等待着心理医生的到来。

下午时刻。

那个名叫Lee的心理医生出现在她面前,高高大大,带着斯文的眼睛,长得很帅,笑着的时候会露出一口白牙,他说他已经35岁了,可看上去才20出头,他说那是因为他一直保持着一个阳光而积极向上的心态。

陆漫漫可以对着任何人笑,唯一不会再有笑容的,就是对着他。

莫修远看着他们轻松地聊天,默默的退出了房间。

陆漫漫终究还是理智的,终究还是会选择对她最好的生活方式。

而他,真的不知道该喜该悲。

心理医生定时地点,上午下午各来一次。

每一次都会和她交谈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她会很真诚的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他听,她是很努力的在让自己往好的方向走,很积极很配合,但效果一点都不明显。

每次吃饭还是吐。

吐得撕心裂肺。

不管王忠多么用心的烹饪换了多少种做法,陆漫漫一吃就吐,无法控制。

陆漫漫真的瘦了好大一圈。

这是古歆跟着拍摄组出去了大半月后回来看到时,陆漫漫给她的第一感觉。

古歆以为自己已经够狼狈够惨了,在拍摄组这段时间的跟拍中,吃不好睡不好,生活条件也不太好,还要照顾明星艺人拍摄组的工作人员,她简直觉得自己生不如死,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她爸都差点认不出来了,因为去了一趟高原地区,回来晒黑了一圈,看上去真是特别柴火妞,自己对着镜子的时候也差点吓哭了。

但她真没想到,陆漫漫过得比她更不如意。

她给陆漫漫打电话说自己回来了说要去看她时,她说她在医院。

她以为只是简单的养胎,没想到看到的会是如此憔悴的一个漫漫。

她来的时候,她正在吐,吐得撕心裂肺。

看上去很吓人。

她也看到了莫修远,就站在陆漫漫身边,看着她吐,看着她吐……

吐过了之后。

医生开始给陆漫漫输液。

纤细的手又瘦了一圈,而且两个手背上都是针孔青青紫紫的痕迹,据说留置针漫漫过敏。

她坐在漫漫的病床边,其他工作人员包括莫修远都离开了。

就生下她们两个,不知道是不是在给他们彼此说话的时间。

“怎么突然这么文静了,都不像你了。”陆漫漫反而主动开口,说着的时候,还笑了一下。

“漫漫。”古歆看着她,“你瘦太多了。”

“妊娠期厌食症,一吃东西就吐。”陆漫漫说,“现在就只有靠营养液。”

“为什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是因为莫修远吗?”古歆问她,“是因为他你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或许吧,我自己也不太清楚了。”陆漫漫看着古歆。

“妊娠期的病,过了妊娠期就会好了是吗?”

“医生是这样说的。”

“哦。”古歆稍微松了口气,突然又说,“那孩子还好吗?”

“医生说很健康。”陆漫漫笑了一下,“是个很坚强的孩子,每次这么一想的时候,心口就会突然一痛,觉得有些对不起这个孩子,但又无能为力。”

“妊娠期间,治疗不好了吗?”

“我在努力,但效果不明显。”

“漫漫。”古歆忍不住拉着她未输水的手,紧紧的握在手心,“你这样我看着很心疼。你总是这样,有什么事情总是不愿意说出来,不像我,当时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要死要活,但第二天就会没心没肺的又活了下去。我爸在我小时就说,遭遇同样的打击,我更容易做冲动的事情但绝对会自我调整得更快,而你会很理智却受伤程度比我更大!”

“是啊,性格这种东西很难改变。”陆漫漫不得不承认。

这点,她真的服古歆。

天都快塌下了了,睡了一觉就会忘记。

而她,不会觉得天会塌下来,只会选择默默的忍受,别人看到的永远都是她一脸的云淡风轻。

“听说陆氏被翟氏合并了?”古歆突然想到什么,问道。

这还是她昨天回来后她爸告诉她了。

她真的很后知后觉。

以前总是抱着手机玩个不停,总是可以最快的得到新闻信息,这段时间因为跟着拍摄组出去,基本很少时间刷手机,有段时间因为没有4G信号,2G也难得刷手机,也就真的有好长一段时间摆脱了低头族这个称号,没想到,就错过了这么大的新闻。

陆漫漫点头,“嗯,我们陆氏和你们古氏一样,最终都在翟安手上了。”

“翟安为什么连你也不放过?”古歆忍不住说道。

“和他没有关系。”

“是,莫修远?”古歆有些激动。

“还不算太笨。”陆漫漫看着她的表情,忍不住笑了一下。

“我滴个去!这货简直太特么的杀千刀了!”古歆爆粗口。

陆漫漫往门口看了一眼。

古歆一惊。

不会丫的又被莫修远这货给听到了吧。

她猛地转头,好在,门口处谁都没有。

“陆漫漫,不带这么吓人的!”古歆抱怨。

“就是提醒你一下,上次还没有吸取教训吗?要上次莫修远真的让叶恒给你点教训,你就是叫叶恒大爷也没用!”

古歆嘟嘴,“心里的正义天使就是会这么蹦出来,用了洪荒之力也控制不住。”

正义天使?!

不得不说,古歆整个人还是挺积极向上的。

陆漫漫此刻却真的不想多说莫修远相关,她转移话题,“翟安说翟奕快上庭了。”

“嗯。”古歆点头,“明天,否则我也不会这么急着赶回来。”

“你要出庭?”

“毕竟我是受害者。”古歆说,“我也是接到公安机关的通知才赶回来的。”

“现在对翟奕什么感觉?”

“普通感觉。”古歆自若地说着,“我和你不一样,不会真的特别的恨了谁。翟奕做了这么多伤害我的事情,过了一段时间我就又坦然了,只觉地以后他的生活就是他的生活,而我的生活就是我的生活,没有交集就行了。”

“你爸果然说你说的没错,是挺没心没肺的。”

“漫漫!”古歆不悦,“我这叫自我调整好不好,谁像你这样,不知道心里多阴暗。”

陆漫漫笑了笑,“是,就我阴暗你太阳光了。”

“那是,以后娶我的老公会幸福死的。”

“你还会相信爱情吗?”陆漫漫忍不住很想问她。

“为什么不相信,虽说再婚就是第三婚了……”每次说到第三婚,古歆还是觉得自己真特么的打击过度,她顿了顿,“但我相信我的白马王子还在远方等我。”

陆漫漫真挺羡慕古歆这么二的性格。

两个人聊了些家常,又说了些八卦。

古歆在下午很晚了才离开,说明天上庭完就过来陪她。

其实不得不说,有古歆在自己身边,多少真的会被她的性格所感染。

她总是在想,如果孩子会在。

如果孩子会平安的生下来,孩子的性格一定一定不要像她!

……

翌日。

文城最高人民法院。

古歆作为受害者原告方出庭。

翟奕被工作人员带了出来。

翟奕头发都剪了,穿着囚服,少了曾经很多光辉。

她真觉得自己真的不恨翟奕了,否则也不会在看到他的时候这般的云淡风轻。

她往观众席上看了一眼。

然后看到了翟安。

看着他坐在那里,穿着白色的衬衣。

有时候真觉得翟安清流得就跟不食人间香火的上仙一般,但仔细一想,文城的龙头产业现在都在他的手上了,他会有的阴谋算计也不会比一般人少,甚至于,更多。

她收回视线。

收回视线那一刻没有看到,那个看上去如清流一般的男人往她这边看了一眼,转瞬即逝。

审判很顺利。

翟奕对他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古歆在庭上当场原谅了翟奕对她所做的一切伤害,且对法院的判刑无意义。

原本应该很轰动的翟奕犯罪案,其实就只用了2个小时时间自己就宣判了,判刑为4年6个月,立即执行。

翟奕被带走了。

翟奕的辉煌就这么在他真的进入监狱那一刻,终于落下了帷幕。

不知道以后出来翟奕会变成什么样子,而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谁都不知道最后是不是彼此就会因此,天各一方。

古歆随着人流离开。

翟安也随着人流走了,他走得比她快。

她走出法院的时候就远远的看了他一眼背影,而后,就消失不见了。

离开了文城这么长时间,她很久没有去上班,都不太知道,自己的位置在什么地方,都不太知道,电视台是不是有了新的改革。

她坐着家里的小车去陆漫漫的医院。

陆漫漫这样,她也不打算再去拍摄组了,而且一切都真的拍摄很顺利,她其实没有什么很重要的作用一定要去那里,仔细一想,当时也不过只是为了逃避某些事情某些人而已。

到达市中心私立医院。

她大大咧咧的往陆漫漫的高级病房走去。

真的是特别高级。

陆漫漫的病房根本就是一个小别墅,就在私立医院隐蔽的后山里,一栋一栋的,周围还有很多人站哨,那架势,估计也就陆漫漫可以享受,据说那地方就是给政坛重要官员专程修建的,今年才完工吧,陆漫漫应该是第一批入驻的。

她通过一些列的检查才被放行进去。

古歆走在陆漫漫病房的走廊上,远远就看到了翟安。

翟安在陆慢慢的门口。

似乎是听到声响,回头看了一眼古歆。

两个人四目相对。

古歆连忙转移了视线,显得有些尴尬。

翟安却突然走向她。

古歆硬着头皮看着他,嘴角笑了笑,“很巧啊,来看漫漫的吗?”

“嗯。”

“怎么不进去?”古歆询问。

“我表哥在里面。”

“哦。”古歆点头,“那估计是不怎么方便,我下次再来。”

说着,转身就走了。

“古歆。”翟安叫住她。

古歆停下脚步,回头,“怎么了?”

“明天开始到电视台上班。”

古歆是顿了几秒才点头的。

她当时在想翟安的话中有没有什么意思,是不是觉得她很不靠谱,去拍摄组也是自己说去就去,根本就没有给他汇报过,而他也不会拉下身份说她的不对,毕竟两个人之间还是有些尴尬关系存在的。

她点头的时候又说了句,“好,明天我准时上班。”

翟安没再开口。

古歆就这么脚步有些快的走了。

翟安看着她有些小跑步的背影,回头又看了看房间。

确实不太方便。

他也这么离开了。

而此刻的病房内。

陆漫漫躺在病床上,莫修远坐在她旁边,然后在很认真的削水果。

削好了之后,分成了一小牙一小牙的,然后放在陆漫漫能够触手可及的地方。

“听说今天南玥椿要出院了。”陆漫漫看了一眼苹果,真的毫无食欲,所以也没有拿来吃。

“嗯。”莫修远点头,“今天下午6点的飞机,回帝都。”

“你会陪同一起吧。”

“嗯。”莫修远说,“安顿好了她之后,我就回来。”

“其实我倒希望你不回来。”

莫修远抿了抿唇,“你休息一会儿吧,等会儿医生过来给你做身体检查。”

故意忽视她的话,然后起身离开。

陆漫漫就这么看着莫修远的背影,看着他打开房门出去。

她回眸又看到了他放在她身边的那盘苹果,明知道她吃什么都吐,削给她又有什么用。

她拿起来,倒在身下的垃圾桶。

那一刻,离开的莫修远又突然转身回来,就这么看着陆漫漫将水果全部倒进了垃圾桶里面。

陆漫漫也没想到莫修远会这么快出现,所以也真的没想过当面将他的东西扔掉。

但扔掉就扔掉了。

她把水果盘放在一边,看上去很自若。

“王忠会暂时跟着去帝都。”莫修远对着陆漫漫,“大概一周时间。”

“没什么,反正他做的饭菜我现在也吃不下,南玥椿要用就随便用吧。”

莫修远也没有再多做解释,这次真的离开了。

陆漫漫躺在病床上。

很长一段时间,她和莫修远似乎都没办法好好说话。

总是一两句话就可以让彼此冷场,所以真的更多的时间,在彼此沉默。

她这段时间在这里,最多的时间就是躺在床上,偶尔会走动走动,走了一会儿,因为基本没怎么吃东西,光是营养液的营养让她也没有多少力气,也就还是会更多的时间躺在床上,然后昏昏欲睡。

所以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不知道南玥椿是什么出现的。

她其实也就睡了可能不到20分钟,这一刻看到南玥椿,倒是真的清醒了。

南玥椿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似乎是在等她醒来。

现在她醒了,南玥椿却也没有说话。

陆漫漫反倒是主动开口道,“你找我有事?”

“有点事。”

“你说吧。”

“今天我就要离开文成了。去帝都养胎。医生说我现在胎儿基本已经稳定,不需要一直待在医院。”南玥椿开门见山。

这个女人似乎不太喜欢兜大圈子。

大概是外交官的谈判习惯。

“我知道,王管家给我说过,也在莫修远那里得到了证实。”

“王管家也会跟着我去帝都,我身体需要他来调养,既然你已经用不上他了。”

“用不用得上,也不过你们一句话。”

“陆漫漫,我今天来找你,其实并不是为了显摆我在莫修远世界的地位如何,我只是来告诉你一声,你这么糟蹋你自己的时候,你这么每天输水维持你的生命营养维持你的生命性能的时候,莫修远也在这么做。”

陆漫漫看着南玥椿,不发一语。

“我想你应该不会相信,但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

------题外话------

被标题党期盼了是不是?!

啊哈哈。

小宅偶尔就是这么坏。

毕竟江湖路漫漫,修远兮!

今日二更,骚年们,等兮。

《暖妻之老公抗议无效》大雪人

我积攒一生的好运,都是为了遇见你——苏静楠!

苏静楠是一个倒霉的女孩儿。

出生被遗弃,婚礼被抛弃,合作又被放弃……

晏涵逸,黄金单身汉,号称滨海市最神秘最富有的商人,外界只知道他有一个深爱的女人。

然而,就是一个集样貌财富智慧深情于一身的男人,竟然在跟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领证了!

【相亲篇】

苏静楠:初次见面,晏先生,我们都清楚今天的目的,那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如果你觉得可以,那我们下午就去领证吧?

晏涵逸:(∩_∩)下午我有个重要会议,不如现在就去!

本想着先发制人,怎么结果跟她想象的差这么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