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她真的斗不过莫修远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想你应该不会相信,但我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病房内,深深的响起南玥椿一字一顿的声音。

她其实很排斥,也不太想听。

可嘴长在别人的身上,她也阻止不了。

她就这么看着南玥椿,看着她似乎是有些愤怒的模样。

“从你得厌食症的那一刻开始,莫修远就一直寸步不离的陪着你,不管是吃饭睡觉还是处理公务,你不会知道现在内务那帮人对莫修远有多大的意见,你不会知道,我父亲都亲自给我打电话来问我,莫修远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是不是想让莫家的江山就这么再次毁了去?!而这些流言蜚语以及各种质疑且各方压力,莫修远不会不知道,他选择忽视。忽视就忽视吧,这都没什么,在莫修远心目中他想要让你好好活着想要让你为他生儿育女这种正常男人最本质的需求我可以理解,我甚至觉得也没有什么可以去阻止和质疑的,毕竟他爱你爱了这么多年,而他又真的做了这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他应该尽自己努力对你多付出一些。”

“我真的看不下去的是,他对自己身体的不管不顾。莫家,曾经辉煌一时的莫家,用了几辈人的血肉,终于得到的江山,现在人丁单薄,现在唯一还有的人只有莫修远自己,只有他而已。他的身体有多重要他自己不会清楚,但因为你,却一直在糟蹋。你应该不知道莫修远的胃病发了是吧,他每天在你面前吃着饭菜,看上去一点事儿都没有,却不知道他背着你的时候在呕血,背着你的时候吐得和你一样撕心裂肺,他每天也在输水,有时候甚至一边输水一边处理工作。而他每次选择输水的地方都是他的手臂,而你大概也注意不到,这么热的天,他一直穿的长袖衬衣。”

南玥椿说得有些激动。

但好在,应该是外交官的素质还在。

说话清楚明白即使情绪波动也不会显得很极端很咄咄逼人。

她似乎是让自己缓了口气,又说道,“我承认我给你说这么多并不是想要让你和莫修远重归于好,你们和好了对我也没有半点好处,我只是想要让你能够真的理解一下莫修远的难处,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必弄得大家如此的不堪!”

“这句话你应该对着莫修远说。”陆漫漫看着南玥椿,“如果他能够选择在动我们陆家的时候放手,我们彼此不会把彼此逼到这个地步!我不会真的有,不想要这个孩子的冲动!”

“陆氏。”南玥椿冷笑了一下。

陆漫漫看着她有些不屑的表情,整个人脸色并不太好。

“说起陆氏,我本来还想给你留一个遐想的。现在却突然觉得,对比起莫修远默默为你做的这么多,你这种生在福中不知福的人,真的没有资格被这么保护着。”南玥椿看着她的模样,讽刺无比的说着,“你真的以为陆家家业就真的理所当然是你们家的,理所当然是你父亲合法继承的!”

“你要说什么!”陆漫漫脸色一冷,情绪明显有些波动。

“怎么,有些事实不敢听了?”

“我为什么要听你在这里搬弄是非!”

“我没那么龌龊的要在你面前造谣,我也怀了孩子,我也要为我的孩子积德的!”南玥椿狠狠说道。

陆漫漫冷眼看着她。

“说真的陆漫漫,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一个大企业一个大家族,怎么可能越过自己儿子将家业直接传递在自己孙子辈身上,纵观北夏国几千年历史,这样的案例少之又少,你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我爸能力卓越,我爷爷碌碌无为,我二叔更是小人之心只会逍遥过日,我爸再合适不过。”陆漫漫有些激动。

“合适,但是合法吗?!”南玥椿反问她。

“南玥椿,我对你本来没有敌意。”陆漫漫狠狠看着她。

“我对你也没有敌意。”南玥椿直白,“甚至于我觉得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当然,我现在也觉得这样的想法有些多余,为了一个男人,没有谁会大度到这个地步。”

“你出去吧,我不想听你说下去了。”陆漫漫说,“我需要休息。”

“陆漫漫,有些事情可以当做没有发生,但有些事实就是真实存在。”南玥椿没有离开,没有离开,铁了心要把事情说到明处,“当年你太爷爷过世,家业直接通过遗嘱交给你父亲,越过了你爷爷,陆家这么多年从此落在了你们家的身上,你爷爷和你二叔处处为难,你想过为什么,你父亲一直对他们宽容忍耐吗?那是因为你父亲心虚!”

“南玥椿!”

“那是因为,那份你太爷爷的遗嘱是你父亲找人修改过!”南玥椿说得清楚明白,“我会告诉你,不只是我知道,莫修远也知道,我父亲也知道。因为那个帮你父亲改遗嘱的律师,是我父亲的得力助手,当然,你父亲并不知道,还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还以为这个律师已经拿着他的钱出国逍遥!这么多年,我们家之所以没有动你们家一分一毫是因为你们家对我们家而言不存在绝对的威胁,不仅如此,我们家一直留着你们家的犯罪证据是觉得或许有一天会派上用场,你知道政坛上的人总是会多方面给自己留更多的余地,这是策略。”

“够了!”陆漫漫真的有些动怒。

“我以为你不会发脾气,看来只是没有踩到你的软骨。”南玥椿似乎并不在乎她的情绪,继续说道,“我说的还有很多。比如,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莫修远后,莫修远当时的反应。我记得上次你来医院找我的时候我就给你说过,我和莫修远的关系是我在帮他,我是站在莫修远的这边,所以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莫修远更好,我当时之所以要告诉莫修远这个事实就是怕有一天我父亲拿陆家来威胁他,我才会提议让他先把陆氏收购了,而他在考虑了整整一天之后,答应了。我想你应该想象不出来,当时莫修远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内心是经历了些什么!”

“而为什么要事先就收购了陆氏集团,我说到这个地步你应该知道原因的,此刻,我却不胜其烦的愿意给你说得更清楚明白一些!那是莫修远为了保护你,为了将你保护起来!”南玥椿声音有些大,说得掷地有声,“莫修远收购陆氏,我父亲会认为他在拉拢他的政权他在对我们南家表态愿意和我在一起,就跟和你离婚一样!这样一方面是真的可以放松我父亲对他的警惕同时还能让他的政权得到更好的巩固,这当然也是我最大的目的,而另一方面,莫修远最大的目的却是想要把这件事情从此以后就隐藏了下去,而且到此刻我可以非常明确地告诉你,我父亲为了试探莫修远早晚会用陆氏集团来考验他,与其我父亲动手,莫修远先发制人,就算用了被你误会被你曲解被你所报复的方式,但最终让你父亲留得一世清白。”

“我猜想他应该也会算到,你会用更好的方式让你父亲功成身退。果不其然,你真的用了很好的方式,让你父亲安然无恙且还万人敬仰。这点我真的很佩服你,但对比起来,我更加佩服莫修远的大智慧。莫修远是我见过这个世界上最伟大最睿智的男人,我对他的喜欢,可能就是从对他的认识开始,认识越深,喜欢越深。”

“而我真的有点嫉妒你,嫉妒你比我更早认识这个男人!”南玥椿说,“否则,我不会让他爱上除了我之外的任何女人!”

南玥椿有些激动的情绪对比起陆漫漫冷静得吓人的模样。

她总是不动声色的接受一些,真的有些会让人打击过度的事情。

“说了这么多陆漫漫。”南玥椿似乎是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声音又显得平静了很多,“我只是希望你别这么惩罚莫修远,我只希望你知道,他做的一切到底都是为了谁,而他不说出来那是因为他不想毁了你父亲在你心目中的高大的形象,任何一个女儿都算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样子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父亲不那么完美,就算那个父亲其实十恶不赦。这种滋味,我也体会过,我本来不想让你来尝试!”

陆漫漫冷笑了一下。

她可不觉得南玥椿有这么好心。

两个女人,和同一个男人产生感情纠葛的时候,没有谁会真的大度到这个地步。

她会说出来,一方面或许真的是为了莫修远,另一方面却是真的想要让她明白,让她知难而退,她有那个魄力接受他爱着这个男人的所有一切,包括他爱着的另外一个女人,这份气度,会让她,自愧不如。

有时候聪明人不会用平常人的手段,会用一些让你自卑的方式,无形的驱逐你离开。

陆漫漫很平静,对着南玥椿说,“你走吧。我和莫修远的事情,对你而言,你也只是个外人而已。”

南玥椿的脸色微动。

陆漫漫这句话,就是在让她表现出来的大度和风范,凸显得目的性十足。

南玥椿从沙发站起来,“陆漫漫你保重。”

“你也是。”

“对了,不妨再给你说一声,我之所以要带走王忠其实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莫修远,我会让他在帝都养一段时间身体才会回来。你不心疼他没关系,我会照顾他……”南玥椿停顿了一秒,遂说道,“一辈子。”

说完之后,南玥椿看门离开了。

南玥椿这段时间穿着有些宽松的衣服,所以她看不出来她是不是已经有些出怀了,只是看她走路的方式,貌似小心了很多。

房门关过来之后。

房间内又剩下了她一个人。

刚刚南玥椿给她说的信息量确实有些大,让她真的有些喘不过气。

她不是没有怀疑过当年她太爷爷直接将继承权给他父亲的事情,不管怎么恨铁不成钢,他爷爷是太爷爷的独子,理应就应该由他爷爷继承,至于他爷爷愿意提拔自己哪一个儿子,那也是他爷爷的事情,太爷爷应该不会直接插手,顶多不过,立下遗嘱让器重他父亲。

要知道,直接越过自己儿子将继承权给自己孙子的事情,真的会让自己儿子颜面无存,这是有多伤自尊的事情她及时对她太爷爷没印象也觉得一个在商场上打拼了这么多年人是绝对不会做出来的是奇怪!

可就算能够想到这么多,她还是觉得他父亲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所以不会做这种犯法的事情。所以一直很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份自己的家业。

现在想起,当初她爷爷和她二叔咄咄相逼的时候,她父亲确实是一直在宽容,甚至上一世,他父亲也因为心软的让她爷爷和二叔的插入和文赟勾结导致陆家破产,这一世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强烈反击,她父亲应该也会这么纵容,只因为,有那么一丝心虚?!

可是。

不论如何,这就是她父亲。

她一直尊敬的父亲,而她父亲也努力的在她面前扮演着合格而伟大父亲的形象,她也不能真的让他知道,他曾经犯过的错误就这么被人给挖了出来。

他现在能够这么愉快的享受被人尊重被人敬仰的滋味,就够了。

要是真的被撕曝光了出来……

她不能想象,她父亲是不是可以接受得过来!

到现在。

她是真的觉得,她和莫修远斗不过了。

以为抓住了他的卑鄙,到头来,却是她的不堪。

她转眸,看着房间外,莫修远推门而进。

他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开始收拾自己的一些东西,收拾得不多,大概想到的是,还会回来。

沉默的房间,陆漫漫开口道,“南玥椿说你胃病犯了。”

莫修远收拾东西的手僵硬了一下,“嗯。”

“你多养养你的身体吧。你们家就剩你了,既然已经决定为了阿离为了你们莫家过上现在的生活,你就应该保重好你自己。”陆漫漫说得不缓不急,情绪平稳。

“南玥椿给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说你身体很不好,让我别这么对你。”

莫修远就这么看着她,似乎对于她说的话,有些不太相信。

分明刚刚他出去哪会儿之前,他们孩子箭弩拔张。

现在,是他错觉吗?!

他没觉得陆漫漫那么难以靠近。

“对了,你在帝都多住一段时间吧,王管家在那边,正好可以调理你的胃,不用急着赶回来。”陆漫漫说得直白,“孩子的事情,我也做不了手脚。”

“就这么不想看到我吗?”

“至少让我们彼此给彼此点时间来消化,发生的事情这么多这么突然,既然我逃离不开,既然你不放我走,我也不想我们每次见面除了尴尬就是沉默,甚至充满排斥。所以我需要时间自我调节,而你的出现会让我没办法真的安静下来!”陆漫漫说这些话的时候情绪真的很稳定,而且很认真,“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会继续和心理医生治疗,我说过,你不杀我,我就不会死,我会很认真的活下去。”

他不知道,他是不是应该庆幸,陆漫漫不是一个只为爱情而活的人。

他说,“我会养好我的身体的。”

他似乎是在给她承诺,他也会很认真的活下去!

其实。

养不好养得好,要不要好好活着对她而言也不是那么重要,一句托词而已。

而她也只是为了顺应他所以真诚的笑了一下,“那你好好养身体,慢走。”

在驱赶他走的时候,就是用的这种温和的口气。

不管陆漫漫心里真实想法是什么。

能够这般和颜悦色,对他而言,其实已经很满足了。

他要的不过就是,能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看到她。

------题外话------

二更,求月票。

求么!

小宅遁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