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原来只是很排斥他/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修远和南玥椿离开了文城。

下午5点离开,6点的飞机。

如此,病房中就真的只剩下她,以及陪着她的一系列的医务人员。

她其实不喜欢医务人员这么陪在她身边,但她不想引起和莫修远的矛盾。

至少他顺从他一些,他就不会急着回来,而她就可以不用频繁的面对他的出现。

晚饭此刻。

由这里的医院高级厨房为她定制。

不管她多厌食,一日三餐必不可少,就算是每次都吐得撕心裂肺。

她看着面前的营养餐点。

看着工作人员在她面前其实是显得有些惶恐不安的。

只因为她现在和莫修远“特殊”的身份,所以别人就会对她产生畏惧感。

她表示自己现在可以很平静的接受,莫修远真的已经高人N等的地位。

她拿起筷子,坐在病床上,吃了起来。

她夹了一块青菜吃进去。

护工都已经准备好了垃圾桶放在她的旁边,准备着每次她吃餐时都会有的呕吐,意外的是,陆漫漫这次没有身体上的反胃,连她自己都很惊讶,虽然食不知味,但真的没有生理性的呕吐。

所有人看着她,都惊讶了。

她又夹了一丝鸡肉,咀嚼。

真的没有反胃的感觉。

整个病床中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似乎是不相信莫太太突然就不呕吐了,在统帅前脚离开,这一刻吃东西就没有了半点的呕吐感,感觉就像是奇迹。

陆漫漫也觉得自己似乎是发生了奇迹。

她强迫着自己在毫无胃口下,吃了整整一碗饭,以及足够多的肉和菜。

吃完之后,医生就已经赶了过来。

妊娠期的很多症状也有来得快消失得快的情况,比如孕反就很神奇,有些人可能也就孕反那个一天两天突然就消失了,难道莫太太就是这样?在妊娠期厌食症经历了2周左右,突然奇迹般的消失了。

“没有呕吐感了?只是胃口不太好?”医生再次确定答案。

“嗯。”

“那我们继续在坚持一段时间,在自己胃口可以接受的情况下,也不要吃得太多,合适就好,你不用担心你和胎儿的营养情况,我们会绝对保证的。”医生恭敬的交代。

“好。”陆漫漫顺从的点头。

“一般这种情况都是有好转的倾向,莫太太你一定要多放松心情,心情很容易影响胃口这个就算是正常人也是这样,更别说你是非常时期。如果有什么需求你一定要及时提出来,我们医院能够满足的,一定全力满足。”

“谢谢。”

“心理医生那里,我建议你继续再跟踪治疗几天,就当是在你住院期间,解一下无聊也是好的。”

“好。”

“那我不打扰陆太太你休息了,稍微晚点我会根据你摄入的营养再会适当输入一定营养液,直到你摄入的营养能全部满足你的身体需求为止,就不用在进行输液了。”

“那时候我可以出院了吗?”

“会根据你恢复情况评估的,你放心莫太太,如果真的痊愈,会让你出院的。”

“谢谢你医生。”

“我应该的,你好好休息。”

“嗯。”

医生离开。

陆漫漫吃了晚饭,从病床上站起来,走动着。

走得很慢,很慢。

躺太久了,连走路都觉得有气无力。

她其实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能吃东西了?!

是真的因为莫修远已经离开了,才会让自己身体本能没有了那么强烈的排斥……

果然是。

很排斥,莫修远。

……

翌日。

古歆早早起床。

古正英和王薇一般不会睡懒觉,看着古歆这么早就把自己梳妆打扮好然后就准备吃早餐出门的模样,都有些惊奇。

“今天你去哪里?”古正英询问。

“我去上班。”

“哦。”古正英恍然,“小歆你果然长大了。”

古歆实在无语。

最烦古老头这种好像她傻了一辈子突然傻正常了表情。

她认真的做一件事情,需要表现得这么夸张吗?!

“那你多吃点,别饿了。”古正英关心的说着。

“我知道了,你们别管我了,自己吃吧。”古歆一边吃着早餐,一边不耐烦的说着。

她现在突然很想王薇早点把小包子生出来,古老头一天神烦的个性,因为不上班更加啰嗦了,最好是早点多一个人出来,为她稍微也分担一下。

她三两口把早餐吃完了。

吃完之后,就直接出了门。

她犹豫了一下,终究去车库自己开了一辆小轿车。

很多曾经的事情该放下的时候就应该放下,她不会像漫漫一样的隐忍承受然后一直受伤,她看着漫漫那样子都难受,所以她要让自己率先的重新开始。

她刚开始开车出门的时候有些慢。

脑海里面也会浮现很多,当初撞车的画面。

好在,因为本来开车开得就不太好,所以全神贯注的情况下,那些画面也渐渐消失。

她将车子停在电视台楼下,然后去上班。

她去的时间正好是上班高峰期,所有人看着她,然后各种注目礼。

有什么好看的?!

姐不过就是长黑了点而已,看什么看?!

她不爽的走进电梯,然后按下自己的楼层。

也不知道,自己那个办公室还是不是自己的,她捉摸着是不是应该先去人力报到,免得弄得自己一身尴尬时,电梯就已经到了,想了想,还是出去了,反正推开办公室的门坐着其他人的时候她不过就抱歉的说声走错了就行了。

又不少块肉。

她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外的秘书还没来。

她特么到底是推开不推开啊?!

咬牙,推开了。

推开里面,没有人。

干干净净的,看上去每天也有人打扫。

她走进去,里面和她之前离开时没什么变化,如果是真的有其他人坐这个地方,应该会变化的才是,这么想了想,终究还是做到了自己原来的办公椅上。

麻痹的第一次觉得这么舒服。

她逍遥了一会儿。

房门外突然被人敲门而进。

她看着自己的秘书,在自己还未开口说话的时候,秘书突然就眼眶一红的哭了出来,那演技简直可以彪影后的节奏。

“古经理,你总算回来了,我都以为我马上要被辞职了,你知道我上有老下有小还有兄弟姐妹要照顾,我不能丢了这份工作啊,你不能说走就走置之不顾,你不应该这么对我……哇……”

她到底都做什么了。

秘书这么一哭。

她觉得自己屁股坐这个位置都有些如坐针毡了。

难道这位置已经不是她的了。

她尴尬的尽量让自己保持平和的从座位上站起来,蹑手蹑脚的离开自己的办公桌,靠近秘书。

秘书哭得西哩吧啦的,看着古经理突然靠近,那一秒收了一下,“古经理你做什么?”

古歆拉着秘书,小声的问道,“这办公室是有其他人坐了?”

“没有啊。”

“还是我的办公室?”古歆确认。

“是啊。”秘书点头如葱。

“那你丫的哭魂啊你!”古歆爆粗口,“劳资以为坐错了正各种尴尬啦!”

“我哭是因为你的不负责任,你说走就走,现在电视台忙得跟疯了似的,谁都在忙,就我,就我,跟一个闲人似的每天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他们忙天忙地,我自己拿着这份薪水都心虚,但又没有人安排我什么工作,你如果再不回来,翟总要是突然发现了电视台还有我这么一个闲人在,我不被开除才奇怪了!”

古歆翻白眼。

就这点小事儿。

“古经理,这次你回来不会走了吧!不会这么一声不吭的走了吧。”

“你当我缺钙啊,就爱瞎蹦蹦。放心吧,这次不走了,我他妈也怕突然工作丢了。”古歆大大咧咧的又坐回了自己位置上,突然也有些惆怅,“不知道我能做什么啊,你说要是翟安真把我们俩给忘记了,要真的想起了,我们不得被开除啊……”

一听开除两个字。

秘书又不淡定了。

她到底为什么就跟了这么一个不靠谱的经理。

“行了行了,一来就哭,跟奔丧似的,太晦气了。出去给我泡杯咖啡进来,我想一下我接下来该做什么。”

“哦。”秘书点头,出去了。

不一会儿,泡了一杯咖啡进来。

古歆打开电脑,看着电脑发呆。

她能做什么呢?!

按照惯例,她是不是应该给人力说一声她已经在上班了,然后让人力去提醒一下翟安她现在应该做什么,虽说昨天是翟安让她来上班的,但他老人家现在是三个上市公司的负责人,一不小心就把她遗忘了也说不一定。

正打算给人力电话的时候。

秘书匆匆忙忙的进来,还有些激动。

古歆皱眉,“你又怎么了?”

“翟总说让你去他办公室。”

“翟安?”

“就是翟总啊,古经理你赶紧去吧,一定要把翟总吩咐的工作都接下来,我会全力帮你的。”

古歆翻白眼。

搞得他们真的恨不得卖身似的。

她狠狠地将面前的咖啡一干二净,然后又重重的深呼吸了一下,去了翟安的办公室。

她敲门。

办公室内,传来一个低沉而熟悉的嗓音,“等一会儿。”

哦。

她就这么安静的候在门口。

外面的秘书看着她,笑了一下然后叫了她一声。

古歆点了点头,忍不住询问道,“是有其他谁在里面吗?”

“嗯,策划部的经理在汇报工作,就你来的前几分钟才进去,应该是临时的,没有提前给翟总预约,古经理你坐一会儿,等翟总处理完了就见你了。”

“我站一会儿就行,大概也不会太久吧。”

“应该吧。”秘书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分明脸色都有点不对劲。

她眼神差看不出来,但等了足足2个多小时后,她算是明白了她那不好意思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了。

一直等一直等。

等到整整2个半小时。

翟安办公室的房门打开了,策划部的经理垂着头走了出来,古歆看着他的表情,又瞄了一眼坐在里面的翟安,分明气氛不是很好,她现在还需要进去吗?!

“古经理你稍等一会儿,我马上去给你通报。”

估计秘书也觉得她等太久了,速度快到她啦都没有拉住,那妞就进去了。

进去后一会儿就出来说道,“翟总让你进去。”

古歆硬着头皮进去了,嘴角带着标准化的笑容,“翟总。”

翟安在低头处理文件。

听到她的声音,包金钢笔的笔尖顿了一下,又自若的批注着自己的观点,淡淡的说了句,“坐。”

“哦。”古歆规规矩矩的坐他对面。

翟安继续在写着他的东西。

古歆也不知道他在写什么,反正看上去很认真。

不得不说,翟安认真工作的模样,还真的挺帅的。

睫毛有长,皮肤又细腻,鼻梁很挺,嘴唇很有型唇舌很好看,连写字的手都跟上帝偏心了似的。

她忍不住把自己的手爪子拿出来看了看。

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

“古歆。”翟安叫她。

“啊?”古歆抬头。

抬头那一刻才发现自己走神了,她看着他已经将他手上那份文件处理完了,似乎还叫了她几下。

她连忙把手放下去,“翟总。”

然后笑。

据说职场就是要笑。

“这是电视台最新要策划的一档明星访谈类节目。节目的整体规划已经在这个方案里面了,由你来全权负责这个栏目的策划。”

“我来负责?”古歆都觉得翟安是不是找错人了。

“你跟着拍摄组走了这么久,在电视台也上了将近1年的班了,由你来负责,应该不难。”

谁他妈说不难了!

她低头翻开厚厚的方案看着里面密密麻麻的字。

这里面都写了些什么鬼?!

还用专业英文,她看都看不懂!

“这档节目的定期是在两个月后,接档现在的百家讲说。百家讲说在同时间段各电视台的收视率不高,所以要用其他节目来替换,时间有些紧,你自己注意规划。”

“哦。”古歆懵懵懂懂的答应了。

不答应也没办法,她脑海里面突然就想起秘书说的,万一被开除了肿么办?!

“出去忙吧。”

“嗯。”古歆起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给翟安将房门关了过来。

关过来的时候看着他低头在处理电脑办公,感觉翟安果真是你自己很远了。

转身欲走。

脚步突然又顿了下来。

真是冤家路窄。

怎么就碰到了翟安的母亲温情了。

温情显然是来找翟安的,她第一天回来上班第一次被翟安叫上来就给撞见了,这狗屎运也太好了点。

“古歆?”温情看着她,眼眸眯了一下,眼神又往翟安的办公室房门上看了一眼。

“翟夫人,你好,好久不见啊。”古歆满脸笑容,主动讨好。

温情觉得自己脸部有些抽筋。

“你是来找翟总的吗?他在,刚好里面没人。”古歆继续说道,声音别提多软绵绵的温柔了。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她干嘛和自己老板的母亲过不去。

温情觉得自己不只是脸部抽筋,整个全身都要抽筋了。

这古歆是脱胎了还是换骨了,简直是让人毛骨悚然。

她看着古歆,一字一句问道,“你抽风了?”

你才抽风了!

你全家都抽风了。

古歆有些绷不住的脸上还是笑着说道,“翟太太说我抽风了就抽风了吧,所以我现在要抽着离开了,翟夫人你自便。”

然后飘走了。

快速的飘走了。

温情看着古歆的背影。

真是撞鬼了。

古歆这是转性了还是……生病了!

管他的。

她转身直接推开了翟安的办公室。

翟安抬头,看着自己母亲,“妈,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你是不是就打算累死在工作上了。”

“这段时间有些事情不太顺,所以加班多了点。”

“只是多了一点吗?!”温情脸都变了,“我是有多久没看到你了,每次让你回家你都说加班,我听秘书说,你通宵都几个晚上了,你是准备突然猝死在办公室,然后死了就被评一个什么最佳劳模模范吗?!你就让我每天对着你那牌子,供着吗?!”

“……”翟安实在是说不过他母亲,所以选择了沉默。

“你今晚有空没?”温情开门见山。

“你都说道这个份上了,我没空也得有空啊!”

“晚上我给你安排了一场相亲宴,你别给我说不。”

翟安是真的很想拒绝,但也知道此刻拒绝他母亲估计会暴走,也就点了点头,“好。”

“给我认真点,妈帮你挑选了很久的。”

“哦。”

“别这么敷衍我。”

“我会好好和对方谈的。”翟安保证道。

“那还差不多。”温情说着,“告诉你翟安你别以为你现在身价很高叫什么钻石王老五,顶多也是个二手的。二手的钻石都不值钱,你别要求太高!”

有这么评价自己儿子的吗?!

“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我送你吧。”

“不用了,你通宵加班我害怕你疲劳架势拉我陪葬!”温情说得直白。

翟安真是无言以对。

“我去看看陆漫漫。”温情突然说着,声音也没有了那么箭弩拔张,还稍微显得无奈了些。

“你去看漫漫?”

“嗯。”温情叹了口气,“阿修搞成这样,我也终究是放心不下。”

“不用我陪吗?”

“不用了,我就是去看看她,放心吧,你妈做事情有分寸。”

“漫漫人真的挺好的。”翟安重复。

“不需要你提醒,我有眼睛看得到。”温情瞪了自己儿子一眼,这段时间对他的不满已经到了巅峰了,所以语气自然不好。

翟安也不把自己往刀锋上撞了。

“晚上记得准时点,6点半,别迟到了。我走了。”温情离开时不忘叮嘱。

“妈你慢走。”

温情离开了翟安的办公室。

走进电梯,才下了一楼,电梯就被人按开了。

古歆看着里面的温情。

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是该进啦还是该进啦还是该进啦?!

“你要不要进来!”温情沉声问道。

“哦。”古歆回神进去。

温情看着古歆的模样,忍不住嫌弃道,“你要是有陆漫漫一半的好,我也可以欣慰点。”

古歆听着温情的话,头顶上飘出无数个草泥马。

她好不好,管她什么事儿。

顶多不过你丫的现在和我关系不就是老板的母亲嘛,搞得跟她妈似的。

她当没有听到。

脸上还泛着白痴的笑。

电梯到达办公楼层。

古歆走出去。

关上房门那一刻,脑袋瓜突然又抽风了,说了句,“陆漫漫这么好不还是被你侄儿给抛弃了吗?!”

然后古歆就看着温情脸色极度不好的模样。

好在电梯门关得快。

古歆深呼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这辈子估计永远都改不掉,不冲动的毛病了。

她起身去人力室拿档案。

策划一个栏目,挑选工作小组的人才很重要。

……

温情到了陆漫漫的病房。

当时陆漫漫正在吃午餐。

吃得不多,但也不少。

温情是听说,她不是有妊娠期厌食症吗?!

这样看上去,不是吃得好好的吗?

但不得不说,整个人比她以前见着的时候,瘦了好大一圈。

看着都让人有些心疼。

陆漫漫其实也没想到温情会出现,一个人会出现在她的病房里。

温情还是那个温情。

感觉岁月没有怎么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这段时间大概是什么都差不多尘埃落定,不管是莫修远还是翟安那边,都多少让她不用这么焦虑,整个人的气色又好了些,对比起现在有些苍白的陆漫漫,真的是容光焕发的节奏。

“阿姨。”陆漫漫主动叫她。

温情点头笑着说,“姑姑来看看你。”

她用的姑姑。

陆漫漫笑了笑,那一刻也不想和温情争执这个称呼,只说,“吃过午餐了吗?这里的还不错,要不要一起试试?”

“本来没打算这个点过来的,结果就这么耽搁了。那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陪你一起吃。”

“嗯。”陆漫漫点头。

然后让工作人员多准备了一副碗筷。

两个人坐在病房的小型饭桌上吃饭。

温情一边吃饭,一边帮她夹菜。

陆漫漫笑着说谢谢,也将她给自己夹的菜都给吃了下去。

两个人吃完午饭后。

温情陪着陆漫漫去外面走了走。

这里修建在山上,绿茵很好,就算是已经到了文城比较炎热的夏天,中午时刻走在树荫下,也不会觉得太热。

两个人走了一会儿,坐在了一个凉亭里面。

风很清凉,吹拂着让人觉得很舒服。

“医生说你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吗?”温情问她。

“如果没什么意外这周应该可以。”

“看你瘦了好大一圈,怀孕还是要把自己养胖点好。”

“嗯。”陆漫漫点了点头。

“漫漫,其实我知道你受了委屈。”温情无奈的口吻,叹了口气,“谁都没想到最后发展成了这样。”

陆漫漫笑了笑,没有插嘴。

没有插嘴不是默认温情的话语,而是不想再为这种事情而纠结。

“阿修的父母去世得早,她的亲人也就阿离我和翟安,阿离的去世对他打击很大,但也不得不把家里的重担给扛了下来。这段时间你经历的事情,姑姑都知道,其实很早以前就想来看你的,但又总是犹豫,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总觉得,咱们莫家亏欠了你。”温情主动拉着陆漫漫的手,和蔼可亲的说着,“姑姑也不劝你一定要理解阿修的难处,就是别为难了自己,你是个好女孩,当年你,古歆和我儿子翟安青梅竹马,我倒是希望翟安能够喜欢你,结果还是看上了古歆那个柴火妞,搞得自己身心俱伤。后来听说你和阿修结婚,我当时真的是很欣慰,觉得阿修找到你,是他的福分。”

“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是阿修的第一个孩子,不管是男孩女孩,对阿修来讲都很重要,姑姑是真的希望你可以好好的生下来,也算是给阿修父母的一个交代。当时阿修父母死的时候,是我带着阿修和阿离埋葬的,当时在他们坟前就给我大哥和大嫂许下了承诺,一定要重振我们莫家的江山,一定要让阿修和阿离都找到自己的幸福,陪伴他们结婚生子。漫漫,算是姑姑求你了,好好生下孩子,好好和阿修过,他真的不会辜负你的。”

“我还是叫你阿姨吧。”陆漫漫开口道。

温情一听,心都凉了一半。

“你放心,我会好好生下这个孩子的。当时是想过不要这孩子是觉得我没有那个能力保护好他,是怕成为了牺牲品。但是现在,我也想明白了,不管这孩子的以后未来会怎样,至少生存的资格我可以给他。我不会那么自私的因为自己觉得自己不够强大就剥夺了生命的权利,我会让这孩子平安生下来了的。”

“漫漫你是个聪明的孩子。”

“我反而很想自己能够傻一点。如果傻一点,就想着至少莫修远是喜欢我的就行,所以我们没有婚姻关系所以就算他在外面逢场作戏也可以自欺欺人。可惜我性格做不到那么傻白甜,我深深的知道,莫修远现在对我做的了些什么,而我在忍受些什么。”陆漫漫对着温情,看着她有些难过有些无奈的模样,“你作为莫修远唯一的长辈,我真心希望,你可以劝劝他,强扭的瓜始终不甜。”

温情看着陆漫漫,看着她坚定的模样。

终究是点了点头,“我会试着劝劝,不代表会有效。因为阿修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不是意气用事。”

“但这件事情却是。”陆漫漫很肯定。

温情无奈,又是重重的叹了口气。

阿修有多喜欢陆漫漫,她只是听说也似乎能够感受得到。

他这样的性格,只要动心了,就会是一辈子的事情。

就绝对是一辈子的事情。

如果真的失去了陆漫漫,他也不知道阿修以后的路,还能走成什么样子……

行尸走肉吗?!

心口一痛。

阿修从小到大,受到的心灵打击受到的心里创伤她不知道该用多大的面积来形容合适,她只知道,他好不容易遇到陆漫漫好不容易遇到这么聪慧一个女人陪在他身边让他真的像个正常人一样会对未来有了期盼,现在……

又这样了。

就又这样了。

温情陪了陆漫漫一个下午,离开了医院。

以后真的不知道,他们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

古歆坐在办公室加班。

她喝了一杯又一杯咖啡。

秘书也陪着她加班。

做一档节目真的不容易,特别是对于新手古歆而言。

古歆拿到栏目后,第一件事就去把人员定了。

好在人力还真的没有为难她,似乎还提前做好了准备似的,很顺利的就帮她人才给选定了。

选定之后。

她就和秘书坐在一起讨论分工的事情。

一边按照策划文案上分工,一边秘书还得耐心的给她讲解部分专业英语的意思。

古歆一边听着一边记下笔记,还会跟着秘书念两句,免得发音不准被人笑话。

两个人一直工作到了深夜。

一晃神,就到了晚上8点了。

古歆一身腰酸背痛。

秘书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站起来,动了动自己僵硬的身体,“下班吧,明天继续,总能这两个月连续这么加班下去。”

秘书其实很想提醒她,有时候为了做一档节目,就是连续加班半年的时间都有。

她怕古经理没有了乐趣,自己工作又不保了,连忙附和着,“嗯嗯,我们下班吧。”

“都没吃晚饭,我们一起去吃饭吧,一个人也挺无聊的。”古歆建议。

“你请我?”秘书眨巴着眼睛。

“看你这么抠门,我请你啦,你想吃什么?”

“我很好养的。”秘书笑眯眯的说道。

“我又不养你。”

“……”

两个人离开办公室,古歆开车载着秘书一起去餐厅吃晚餐。

她挺喜欢吃牛排的。

而且最喜欢尊尚牛排。

两个人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走向坐窗边的位置。

还未到达,两个人脚步都这么僵了一下。

“翟,翟总?”秘书叫着面前的人。

翟安也看到了她们。

古歆怔了一秒,也连忙恭敬道,“翟总,很巧。”

翟安点了点头。

“你们慢用,我们就不打扰了。”古歆笑着说道,想了想又不充了句,“我们刚加完班。”

怎么着,也应该让老板知道,他们很辛苦。

“辛苦了。”

看吧,至少博好感了。

古歆和秘书一起走向另外一头靠窗边的位置。

其实一个位置和另一个位置还是有距离的,他们这隔了好几个位置,距离很远了。

秘书一直侧头往那边看,一脸好奇,“那是翟总的女朋友吗?都没怎么看清楚长相,刚才没好意思盯着看,但这么看背影,身材挺好的,气质也好。”

古歆是背对着做的,被秘书这么一说也勾起了好奇心,刚才她也没好意思盯着别人看,此刻也忍不住回头。

一回头。

那女人没看清楚,倒是和翟安的眼神对了一下。

她连忙转过来,觉得自己有些做贼心虚。

“古经理,你说翟总什么时候有女朋友的啊?都没听说过。公司一大帮妹子还盯着他的,现在又要毁了一片芳心了。”秘书叹气,“其实我也是他的后宫团一员。”

后宫团,要不要这么夸张?!

“对了古经理。”秘书八卦细胞就跟飞跃了起来似的,“当初你和翟总是结过婚的,当年你们为什么会离婚的?”

“能不这么八卦吗?这是私事。”

“下班时间就是谈私事啊。”秘书和古歆这么久的相处,也知道多少知道了古歆的性格,所以胆子也肥了很多,一脸好奇的说道,“我们其实都很好奇,你和翟总离婚是什么原因?!真的是你对翟奕旧情难忘?但是大家怎么都觉得,翟总比翟奕更好啊!”

“我能不回答嘛!”

“不要这么吊人胃口的。”秘书死缠烂打,“满足一下后宫团的好奇心。”

古歆翻白眼,“就不说,让你们这群后宫团气死。”

“古经理你是吃醋了吗?”

“吃了个大头鬼!”

“其实大家都觉得,你有点那么配不上翟总!”

“我说林巧巧!”古歆叫秘书的全名。

林巧巧收敛了一下,“别动怒嘛,都是八卦。”

“谁让你八卦我了!谁让你没事儿来八卦我,我长这样我哪里丑了?!”

“没说你丑啊,就是翟总更帅一点……”

“不一个意思嘛!”古歆火冒三丈。

真是气死了!

她以为就叶恒那二货不懂才会说她配不上翟安,这么着,是大部分人都觉得她高攀了翟安了!

卧槽!

越想越气。

“古经理你别生气了,反正这世上也没几个人配得上翟总。你还是在大多数人之上的。”林巧巧连忙补充。

古歆转动眼珠子,觉得这丫说得似乎很有道理。

心情顿时又舒坦了些。

“古经理,其实我们后宫团的妹子还有一个很好奇的地方。”林巧巧声音小了些,看上去贼兮兮的一脸,“翟总在那方面行不行?”

“哪方面?”

“你说男女之间是哪方面?”林巧巧一脸八卦样儿。

古歆无语,脸还有些红,“能不这么无聊吗?”

“你就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吧,我其他都不问了,就只问这一个了,以后也不调侃你和翟总了我发誓。”林巧巧一本正经的说着,“其实我们都觉得翟总可能那方面不太行,所以一直保持单身,所以你才会放弃这么大好一块玉石去找了一破石头……”

形容词可以稍微好听点吗?!

古歆觉得自己要不说说,林巧巧这妞会扭着她不妨。

她捉摸着,不管如何翟安是她老板,她有那个义务维护老板的形象,何况也是事实。

她想了想语言,说道,“很好,翟安那方面很好。”

“真的?”

“我干嘛骗你,我们第一次的时候,做了四次。每次都很激烈。”古歆说,似乎还在想当时的情况,感觉真是好久远的事情了,“我其实都被吓到了,翟安给人感觉就那种好像那方面很弱的样子,其实当时我跟你们想法一样,我还觉得他可能长得很不健全。我真没想到他那里尺寸还有些惊人,大概有这么大这么长……”

古歆还用手比划了一下。

古歆比划着,就看到秘书挤眉弄眼的。

丫的这妞眼睛抽筋吧。

这什么表情。

林巧巧估计实在忍不住了,她怕古经理会一个口无遮拦把细节都给描述了,现在居然还在比划尺寸,关键是,翟总在她身后啊。

她猛地一下从桌子上起来。

古歆真觉得这丫的不是眼睛抽筋是全身都抽筋。

正欲冒火。

就听到林巧巧这妞突然视死如归认命的叫了句,“翟总。”

对着她身后叫的。

古歆整个人愣住了。

她想那一刻她应该只有一个感觉。

生无可恋!

------题外话------

今天不二更了,达拉。

至于国庆会不会二更。

亲们静候消息。

群么么。

顺便预祝大家国庆节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